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30章 郎骑竹马来(3)

在安晚婉要走的最后时刻,沈明醉突然伸手把安晚婉拉进了怀里,声音里满是疲惫,他在告诉自己最后放肆一次。

“晚婉……就这样,让沈哥哥抱一会,就这样……”他的悲伤让人不忍推开。

他低着头:“这个拥抱过后,从今以后……”

安晚婉突然害怕他说出什么从今以后他不会再打扰她,或者连他连她哥哥也不是的话,于是赶忙的接话道:“沈哥哥,从今以后我们就是兄妹了!”

“……”沈明醉的小心肝又猝不及防的抽疼了一下。

呵呵……兄妹……

他从她一直等待的夫君,变成了兄妹。

面上没有变化,依旧是浓稠得化不开的柔情,眼里却掠过伤痛,她总是能这么轻而易举的让他疼得死去活来。

他却拿她没有任何办法……

“嗯,兄妹……”他沉沉的应道。

被哥哥抱着的感觉真好,从此以后她有一个姐姐,又有了一个哥哥……

她终究没有失去沈明醉,虽然是以这种残忍的方式留住这段感情。

沈哥哥心里会不会痛,会不会怨她自私……

安晚婉决定不挣扎,就任由他抱着,让这个拥抱,变成他们之间最后的结点,虽然有遗憾,但至少是美好的。

世界仿佛刹那间静止,春风扶柳,小桥流水,他们相拥着……

安晚婉将这个拥抱当做是十六岁那年等待的结束,而沈明醉心中,这才是她十六岁那年苦等不到他的开始……

安晚婉回到晚秋阁的时候,已经是申时末了,轩辕倾城正安静的坐在葡萄架下的软榻上品茶,小桌上放了一壶泡开的龙井,随便呡着,手里拿着书卷,慵懒的看着,目光随着书卷上的句子移动,一行行品读。

听见了安晚婉回来的脚步声,他头也没抬:“回来了?”低沉迷人的嗓音……

“嗯……”安晚婉不安的应着。

他不会发现她和沈明醉见面了吧?

还抱在一起了……

安晚婉一边应着,一边走近他,小心翼翼打量他的表情,只见魅眼如丝,在字里行间流转……完全没有异样。

安晚婉这才放了心,呼……松了一口气。

还好,还好……

避免了一场浩劫。

“过来坐。”轩辕倾城看也不看安晚婉径直的说道。

他在这里已经等了她好久了,放她野了那么久,也该算算账了……

看他这么慵懒惬意的样子,安晚婉整个人慢慢挪过去,坐到了他身边,结果一坐过去就轩辕倾城就放下了手中的书,把她扯到了怀里,紧紧的拥着她。

他低头闻了她几下,立刻就不悦道:“他抱你了?”

专属于他的味道被冲散,其中还掺杂了一股清凉的草香味。

看着他脸色瞬间黑了起来,安晚婉突然心一沉,完了……果然……还是瞒不住。

“轩辕倾城,我……”该要怎么解释才好?

“我与沈哥哥……什么都没有。”害怕轩辕倾城生气,安晚婉只好慌张的解释。

轩辕倾城低头看了安晚婉一眼,闷哼了一声……“最好什么都没有。”

安晚婉赶紧对天发誓:“真的什么都没有。”

她已经明确的知道自己心里装着的是谁,绝不会做出什么令他失望与不开心的事情来,沈明醉只能是哥哥,永远……

她的夫君只有一个,那就是眼前妖孽般的轩辕倾城。

轩辕倾城听到了她认真的解释,对上她澄澈的翦水瞳眸,再看她一副急于撇清的样子,心情这才万分舒畅起来,唇角扯开一抹得意的笑,满意的往她脸上轻啄了一下,夸奖道:“这还差不多……也不枉我特地不去打扰你们。”

今天她失神落魄的走出晚秋阁,他便已经让蓝佑跟着她,关注着她的一举一动。

蓝佑看着她走进了晚香阁,呆了将近一个时辰,然后再出的晚香阁……

再看着她走到了未名湖,坐下来,遇到了沈明醉……

她已经是他煮熟的鸭子,他也不再担心她会飞走,更何况他们后天就要回轩辕府了,她与沈明醉也正需要个机会做个了断。

于是他便放任她去了,自己命人泡了壶茶,坐在葡萄架下等她回来……

不过,她竟果真没让他失望……

轩辕倾城看着安晚婉脸上此刻在乎他的神情,他心中竟有一丝的飘飘然。

臂上用力将她又往怀中搂了搂,“晚婉,我的好晚婉……呵呵,真乖。”

安晚婉顿时被他这几句极不正经的话羞红了脸,小手也邪恶的缠到他的腰上,狠狠的用力掐了一下。

她并未发现轩辕倾城眼中的浓墨。

随着惊蛰时节的到来,白昼越来越长,天黑的时间也越来越晚,安晚婉因为逛了将近一整天的安府,走了好几个园子,又在晚香阁里呆了那么久,睹物思情,心神俱耗,还与沈明醉说了那么多的话,结果不到傍晚的时候就累得打呵欠了,用过饭后一直趴在窗台上,看着暮色中的树叶,掐着天黑的时间,想要爬床睡觉……

轩辕倾城坐在书桌前,桌上又摆了一堆七七八八的东西,因为早晨与她做了晨起“运动”,结果起晚了,导致他一堆事情一直积着无法处理。

下午准备处理时,又碰上蓝佑回来禀报安晚婉与沈明醉私下相遇的事情,他又泡了一壶茶坐在葡萄架下等她……

结果一整天他什么都没做,只好抽了晚上的空,开始着手去做这些每日必做的‘例事’……

他随手翻开一本账册,准备开始看,眼尾的余光却扫到正趴在窗台上打瞌睡的安晚婉,不由得皱了一下眉:“晚婉……”

他低沉迷人的声音突然从她侧后方传来,吓得她又重重打了一个瞌睡,脑门直接叩到了窗沿上,传来一声闷响:“咚。”

脑袋与硬物相碰撞的声音,在这安静的环境里,显得格外的响……

看到安晚婉又犯傻了,轩辕倾城不由得拧了眉头:“累了就去床上睡觉。”

“唔……啊?嗯……”她嘴里喃喃哼出几声,可惜太困了,整个人神志不清,所以连自己在说什么都不知道……

轩辕倾城只好又合上了刚摊开的账册,起身走到窗前,他高大的身影立刻就盖住了她眼前的微光,将她整个人笼罩在黑暗之中。

安晚婉将睡未睡,阖着眼皮,只闻见浓重的龙涎香,便知道他已来到了自己身旁。

身子歪歪的向前倾,一下子便扑进了他的怀里,不安分的拱了起来……

轩辕倾城被她撩拨得欲火一阵阵袭来,但又看她一脸渴睡的样子,只好把她拥住,怒骂道:“安晚婉,你是猪么……”

吃饱了睡,睡饱了吃。

“唔……”听到他骂她,她想反驳却没力气,只能哼哼唧唧的出声。

心里却是甜甜的……

轩辕倾城无奈了叹了声气,把她横抱起来,朝内室走去,眼里皆是宠溺。

知道他抱起了她,安晚婉把头朝里一歪,感受到他胸膛的温暖,那一刻忽然觉得,即便是当猪也是一件美好的事情……

如果可以,她愿一辈子就这样腻歪在他的怀里。

长相厮守……

这样的念头在她脑海里冒出来,唇边也不自觉的溢出了一抹笑。

感觉到怀里的人又不安分动了动,轩辕倾城又加了力道将她抱紧了一些,脚步加快往床边去。

结果到达床边的时候,安晚婉已经睡着了……

这么短的距离就能令她睡着,只是在他怀里窝了这么一小会,她就能沉沉睡去,轩辕倾城只能无奈的看了看怀中的人,再将她轻轻的放下,替她盖好被子,返身走出去。

明日将是他留在安府的最后一天,第二天早晨便要启程回轩辕府,他交代蓝佑做的事情,应当也办好了。

果不如其然,莫约过了三刻钟,蓝佑便出现在他身后。

感受到了来人,轩辕倾城深邃如海的眸子并未有一丝的波澜,而是依旧盯着手中的账册,指尖轻捻过纸张,一页又一页,直到看完一本,他才对身后的蓝佑出声问道:“查得怎么样了?”

蓝佑压低了声音回道:“已经查好了……”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阑珊阑珊苏枕书|青春童年,在小镇的戏台下,佰草与林初染相识。之后佰草还见到了初染的好朋友沈家程,便蓦然心动。随后,进入一中的佰草拒绝了初中时一直暗恋她的纪天旻,并将对沈家程的心思深深埋藏心底。她看着初染与家程的亲近知心,只在心中默默用力。初染因为家事和性格而与众女生不和,佰草真心维护,却经常对她暗生醋意。因为佰草认为,自己的优秀才配得上家程……
  • 黑天鹅的咏叹调黑天鹅的咏叹调夏梓浠|青春应该和梓爱这样的公主在一起,颜瘦瘦是只丑小鸭,是永远不能变成天鹅的丑小鸭。...
  • 竹马钢琴师III竹马钢琴师III木子喵喵|青春为了能与她喜爱的男生并肩而立,拥有她梦寐以求的爱情。杨初末做了非常大的努力。在努力的过程中,她面对许多阻力和坎坷,但正是因为如此,她开始成长,变得坚强和勇敢。并且收获了世人羡慕的美好爱情。也许坏的爱情,会让人沮丧,令人心伤,但好的爱情教会你成长,让你变得勇敢、自信、闪闪发亮。总会有好的爱情。杨初末、慕流年,他们就是这样的爱情。【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一念情起(下)一念情起(下)九月如歌|青春那时候她是骄傲跋扈的二十二,他是意气风发的二十六。那时候触感冰凉,她挽着他的蜡像,穿着雪白婚纱对他宣誓,又换一套套的礼服,当着植物人的新娘子,无怨无悔地当着植物人的新娘子,然后告诉自己,从此,她是他的妻。
  • 青春里放荡不羁的幸福青春里放荡不羁的幸福乱世家人|青春他,阳光帅气,冷漠傲慢,放荡自大,却遇到了她,遇到了这个温柔体贴,善良却又对他泼辣的她,让他生气,让她笑,让他回忆的她,让他甘于改变自己的她,上天赐与他和她的缘分,让他两相遇,相知,相爱,而这中间又会经历多少的风风雨雨,曲曲折折……
  • 初熏心意初熏心意江雪落|青春人人都道当朝一品小侯爷心狠手辣野心勃勃,如今却成痼疾缠身的病弱公子被逐出京。明明是京城最大药堂家正室生的大小姐,却被小娘以及妹妹设计嫁与一鳏夫做小妾。他与她在各自人生最狼狈黯淡的时候相逢、相知,又在细水长流的日子中携手走过,彼此陪伴,一个是冷漠高傲的天之骄子,一个是脾性温驯的甜美娘子,他与她能否终成眷属,又将共谱怎样一段美好姻缘?一切尽在这本美食与悬念兼具的温馨小品。
  • 恶少离我远一点恶少离我远一点晗凝雪|青春“洛小沫,你就不要在想他了,他已经有女朋友了,你怎么还一直忘不了他呢,现在他都不会好好的看你一眼,你这样做不值得,你知不知道。”染雪儿大声的说道,染雪儿的话深深刺痛了洛小沫的心。“洛小沫,你还爱我吗?”夏梓枫问道。“对不起,现在我已经不再爱你了。”洛小沫面无表情的回答道。“洛小沫,我会让你爱上我的,一定会的,”严宇轩大声的说道。“洛小沫,我会让你付出代价的,我不会让你有好日子过。”“到底我该怎么办,是不是要离开所有的人。”洛小沫忧伤的说道。她洛小沫受到了许多的挫折,经历了许多的苦难。他严宇轩发誓要洛小沫爱上他。他夏梓枫想追回洛小沫。
  • 青春青春风轻哝|青春你不知道,我们这几个孩子都是被青春折磨长大的?各自带着伤口,一边笑着,一边哭着,追逐那个叫明天的东西。和孤儿没两样的凌依依,坚强;家财万贯的廖可,桀骜不驯;看似花心的小米,其实挺单纯;李可儿,李锋兄妹的计划很可怕;性格羸弱的班主任陆远舟,取舍难定。乃至恒霆,胡锐,阴暗的卫十一,暗算的戴玲,和神秘的研一。各有惨黯的青春,在这漩涡里挣扎,希望裂梦成锦。
  • 老婆有喜老婆有喜泛红甜言|青春那销魂的笑容 那细长的桃花眼 那健硕的身板 那酥麻的眼神 那冷峻的眉毛 安心吸溜方便面,“你说的是谁?” 乔然:“是我。” 安心:“你确定你说的不是食堂养的那个誓死不屈不肯就范拼命死吃的那头大白猪?” 乔然:“……” 这其实是一个腹黑辅导员看上了一个状似呆傻的女生,用尽五花八门的手段将其绑回家,而姑娘受尽折磨不堪忍受(乔然:你确定这是真话?o(╯□╰)o)最终屈服在腹黑男的淫威之下的悲伤逆流成河的故事。 安心:“你干什么总是缠着我不放,我又没钱又没车又没房又不会做饭又不会用洗衣机又不会修电饭煲又不会修电风扇又。” 乔然:“O(∩_∩)O我都会,所以你就应该跟着我。” 安心:“可是这些连我妈都会,我干什么跟着你?” 乔然:“……” 好吧,老实说这是一个有钱有势有貌的总经理看上了一个眼神单纯内心邪恶的无良女生而被折磨变成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悲伤逆流成河的故事。(乔然:你确定这是真话?o(╯□╰)o) 乔然:“安心心,还记得那个月黑风高的晚上吗?” 安心:“记得,就是你在练隔空吸功的那个晚上。” 乔然:“金庸里面描写这段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是这样说的吗?” 安心:“大底上是这样说的,主要是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要这样做。(娇羞状,请自行想象。)” 乔然(邪肆的笑):“为了搞大你的肚子。” 安心:“……” 精彩不容错过: 片段一:【你听说了吗?】 “看见没,这就是我跟你讲的金融系的女飞人,你不知道她多厉害,上次学生会会长跟她一起吃饭,大家不知怎么的就聊起这个话题,学生会会长不信偏要跟她比赛,结果输的很惨,伤心的当场就晕倒了。” “哎,你不信?那我再跟你讲一个,你知道我们体育部部长大块头吧?体育全能型选手,运动会包揽了多少个金牌。那天跟安心比赛的时候他既没有头痛脚热,也没有扁桃体发炎,也没有心脏病突发,可还是输给安心那个瘦弱的小身板儿了。” 安心:大家搞错灭,论家会系这么生猛的女生么。 乔然:从物种起源适者生存的进化论上看来,确有此人。 安心:如果上天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一定进化成恐龙。 乔然:为什么? 安心:更加生猛。 乔然:………… 片段二:【喵星人】 安心:“喵~喵~,听得懂吗?” 乔然无语。 菜菜鄙视:“你是喵星人吗?能沟通的了吗?别装有文化的人。” 安心不以为意,抢过喵星人放在手里继续“喵喵~” 乔然:“快,禽兽,松手,放开那猫咪!!!!” 安心:“…………先森您想~太多了。乔然:“隔壁的大白猪就是死在你的手里,惨状无与伦比,所以我不得不想太多。” 安心:“…………”(其实死在你的口里更多) 片段三:【乔哥哥后援团】 安心抱着小白(不是那只黑猫,是只黑狗),吃着薯片问正在做饭的某人(准备吃个醋)“听说,你有后援美女团?” 乔然:“你不知道?你不是粉丝吗?” 安心:“不记得。” 乔然:“哦,我是看你在那个什么美女团我才支持她们的活动的。”(咧嘴坏笑) 安心:“哦”(吃个醋好难o(╯□╰)o) 片段四:【老婆有喜】 安心吃了一块麦乐鸡后,似有呕吐之感,遂怒吼,“乔先森,你想毒死我。” 乔然马不停蹄丢了刀子甩了围裙跑过来:“怎么啦,怎么啦。” 安心:“我想吐。”(然后做呕吐状) 乔然沉思,“几个月没来月经了?” 安心:“不知道,不是你帮我记得吗?” 乔然无比兴奋,猛然抱起安心,“老婆,你有喜了!!!”
  • 重生之小麦加油重生之小麦加油解颐017|青春生命有太多的遗憾, 我只想拥有闪光的一面. 不要那么多,只要一些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