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30章 虚迷幻境(1)

白二爷自左贤王府看到楚荞的留书,一路追寻而至,只是远远看到楚荞决然奔入虚迷幻境的影子,它如流光般飞掠过来,幻境入口却已经关闭。

它焦急地在山谷口来回寻找,却再也寻不到一丝楚荞的气息,她整个人被卷入那漩涡凭空消失,再无一丝踪迹。

二皇子燕祀眼看着自己原本计划的一切都已经达到目的,带着自己的人马悄然离去,打道回国。

这个阻止他登上太子之位的绊脚石已经除去,接下来,他该好好回去问候一下他的父皇,那个自出生都未曾正眼看过一眼他的父皇。

不知道,当他知道这个他一生寄予厚望的儿子已死,会是什么样的表情?

天际翻涌的乌云随着幻境入口的消逝,渐渐散去,山林旷野也缓缓归于一片死寂,只有呼啸的山风,卷起那些令人作呕的血腥味。

白二爷与诸葛无尘愣愣地站在那里,它不相信楚荞就从此消失,再也不回来,可是出身神域的它,比任何人都要了解虚迷幻境的可怕。

莫说一界凡人,便是现在的钱疯子去了,也不一定能有命活着回来。

“小白,我真的做错了吗?”诸葛无尘嘶哑着声音,喃喃道。

白二爷隐隐愤怒地望了望眉眼沧桑的男子,说道,“你要对付燕祈然,没有错,你先下手为强,也没有错,可你错在,不该利用她来对他。”

诸葛无尘默然,却已经幡然痛悟。

“你不知道,她给予你的有多么宝贵。”白二爷望向已经空无一物的山谷,缓缓说道,“不知道为什么,她从来不会真心去相信身边的任何一个人,可是她相信你了,且一直相信,可是,你毁了它,毁了这份她从未对任何人交付过的信任。”

诸葛无尘痛苦地闭目,良久,轻声问道,“这些年,你在她身边,她可有……寻过她母亲?”

白二爷不解,“楚家的人,不是除了楚荞,都问斩了吗?”

“她娘,应该还活着,当年就是她让楚荞引开追捕的官兵,从而逃脱,楚荞被追兵逼得跳下冰湖,几近丧命。”他静静地说着,却也知道,他已经犯下了不可饶恕的错误。

在被自己亲生母亲的背弃利用几近丧命之后,她即便孤身一人,也再没有去寻找过,她无法原谅牺牲别人,成全自己的人。

可是如今,他却做了当年那样残忍的事。

白二爷默然,依稀明白了那个明明小心翼翼珍惜着身边每一个对她好的人,却又不敢真心相信的女子,是多么的孤寂和害怕。

她却一直坚定而执着的相信着这个男人,即便违背良心一次次伤害他人,即便受尽天下人唾弃,即便一生躲躲藏藏度日,也相信这个人。

可惜,她最不想看到的一幕,却在眼前眼,残忍地重演。

诸葛无尘默默攥紧手中那一角破布,决然转身,朝着远方而去。

“你要干什么?”白二爷快速追上问道。

诸葛无尘翻身上马,望向极北之地的远方,“不是说,虚迷幻境存在于神域魔域和人间的交界处,找到那里,就能找到她。”

“找到她又怎么样?”白二爷沉声喝道。

诸葛无尘望向站在马头的白二爷,决然道,“我不能让她死在那里?”

今日之痛,他此生不想再经历第二次。

虚迷幻境的漩涡中,楚荞只觉自己身轻如燕般在飞翔,却不知自己该落向何方,她静静地望着前方,那些一直不愿想起的,关于燕祈然的记忆,却在此时,排山倒海地涌现在眼前。

一直以来,她的理智告诉他,不可以太过靠近这个危险的男人,他不会是她一生的归宿,他会是凤家将来的大敌,可是此时此刻,她却无法看着他独自死去。

即便,他的死……能够让她一生自由,让凤家免于危难,永绝后患。

呼啸的风声中,传来声声阴森吓人的嘶叫声,楚荞刚一清醒过来,便被漩涡中强大的力道强甩出去,好在她轻松过人才平稳落地,只是周围并未见到燕祈然。

虽然不曾来过这里,但也从白二爷口中知道这里的可怕,于是便将身上所有一切能成为武器的东西都放到随手可拿的地方,方才动身寻人。

这里看起来与外界无异,天却是灰蒙蒙的,没有太阳,也没有月亮,也没有白天和黑夜,巨树林立的森林,死寂无一丝声响。

楚荞行走的脚步声便显得格外清晰,总觉得背后有一双阴冷的眼睛在盯着自己,回头一看却又了无一物,握着短刀的手不由紧了几分,忽地看到前方枝从间一片耀眼的白,快步疾行前去,是一片雪白的衣角,熟悉的颜色,熟悉的花纹,是独属于宸亲王府所有的雪锦。

只是,这雪白却已经沾上星星点点的血迹。

他受伤了?!

楚荞四下张望,凭着异于常人的灵敏嗅觉,捕捉空气中微弱的血腥气息,一步一步追寻而去……

然而,只顾追人的她,全然不知在她的身后一双碧绿的眼睛正闪着寒光,水桶般粗装的青色巨蟒正盘绕在树上,悄然吐露着蛇性准备捕捉它今天的猎物。

明明那样庞大的身躯行动却无一丝声响,察觉到猎物因为焦急而渐渐放松警惕,悄然张口血盆大口,窜了出去准备一口将猎物吞食入腹。

楚荞敏锐地察觉到背后细微的声响,第一反应是燕祈然,却一转头看到一个巨大的蛇头连忙闪避开去,巨蟒一口咬上楚荞站立身后的古树,却又在转瞬间一个扫尾朝着楚荞闪避的方向扫来。

楚荞没料到身形庞大的家伙竟然行动会如此敏捷,一边闪避一边按下袖箭的机关,神兵山庄无往不利的利器,撞上巨蟒坚硬如铁的青鳞擦出火光,却未伤及分毫。

她仗着敏捷的身手绕着巨蟒上下翻飞,无论怎么出手,但对着坚硬的蛇鳞,她的攻击根本无济于事,反而更加激怒了它。

几番交手之后,她对上它那双绿光闪耀的眼睛,故意放慢速度,引得巨蟒狂扑而来,而就在三丈距离之明,最后一支袖间快如流光,射中蛇眼。

巨蟒中箭,惨嚎声中,一阵绿液喷溅而出。

楚荞气喘吁吁地落在树枝之上,还未得及喘口气,巨蟒仰着头,仅剩的一只眼睛冒着阴寒的绿光,无形之中散发的凶杀之气,让人胆寒。

楚荞握着短刀的手不由沁出冷汗,她不知道自己还没有那个幸运,能再一击而中。

这一次,巨蟒再度攻击,却不再急于将她吞食入腹,反而利用自己敏捷的蛇尾不断扫来,逼得楚荞不断闪避,耗尽体力。

激战近一个时辰,楚荞却寻不到一丝空隙能够再击中它另一只眼睛,趁着片刻缓慢了动作,它一个狂扫而来,她反射性的一闪,对方却张口血盆大口冲了过来,而她,再也无力躲开……

她绝望地攥紧手中那片破碎的雪白衣角,等待死神的降临。

却在此时,密林深处快若流光的一条人影闪出,一手接住她,一手长指间华光闪耀点在巨蟒头上。

“砰……!”

巨蟒被那轻轻一指的力道弹飞出去,撞上了一根参天的古木,扬起烟尘无数。

楚荞撞上温暖而坚硬的胸膛,耳边沉稳有力的心跳,一声一声也敲在她的心上,心底某个冰冷如荒漠的角落,有什么东西在悄然破土……

她不敢去抬头看他的面容,可是那笼罩而来的,清淡熟悉的药香,清晰的告诉她,这个人……是他。

是她一再背弃,一再辜负,一再逃离的丈夫……燕祈然。

半晌,燕祈然松开手,瞥了一眼不远处已经毙命的青鳞巨蟒,侧头伸出手,淡淡道,“东西给我。”

楚荞愕然抬头,“什么东西?”

燕祈然冷冷地瞥了一眼,手中攥着的破布,似是要告诉她,自己之所以过来,不是为了救她,只是为了找这块破布而已。

只是这理由,真的幼稚得可笑。

“哦。”楚荞将手中的白布递了过去。

燕祈然冷着脸拿回,还煞有其事的翻了翻,方才塞回袖中,而后转身准备离开。

“对不起。”楚荞望着男子明显瘦削的背影,说道。

如果不是她,他不会陷入如此困境。

一直以来,对于燕祈然的一再宽容,她不愿去深思背后的种种,可是此时,她似乎开始明白些什么。

“对不起什么?”燕祈然自嘲一笑,冷声哼道,“终究是我自作自受而已,怨不得你。”

他本是恨她的,恨她那般决然无情地离去,恨她离开她便迫不及待地到了诸葛无尘身边,恨不得将她抓回去,打断她的腿,让她再也出了不了宸亲王府一步……

然而,在这里再见到她,满腔的怒意,却又瞬间烟消云散。

楚荞抿了抿唇,不知再如何开口,只是愣愣地站在原地看着他一步一步走开的背影,却没有勇气再追上去。

燕祈然走了一段,扭头瞪了一眼还站在原地的狼狈女子,“还不走,想留在那里给那些东西当点心吗?”

楚荞愣了愣,连忙几步跟了上去,却又不敢靠他太近,隔着不远不近的几步跟着他,一路看到林中已有不少凶兽死尸,想来都是死在他手下的。

难怪自己进来之后,周围那么安静,虽然被青鳞巨蟒盯上了,但所幸没有遇到这些更为可怕的凶兽,否则只怕她早就丢了性命。

只不过,这些本就不属人间的凶兽,他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便杀了这么多,当真是强悍得让人难以想象。

“王妃失踪几个月,在左贤王府上,过是当真是逍遥自在,人都滋润了不少。”燕祈然一边走着,一边冷声道。

可是,明明身后的女子面容憔悴,疲惫不堪,哪里来得滋润。

楚荞知他心中有怨,对他的毒舌早已习以为常,没那个力气多做辩解,只是沉默地在后面跟着。

燕祈然半晌没听到后面的人出声,回头瞥了一眼,冷声道,“王妃不是要改嫁左贤王吗,怎么又跑这来送死来了?”

“嗯,我一不小心走错地方了。”楚荞懒懒地哼道,方才一番鏖战,已经让她体力尽失。

燕祈然嗤笑一声,哼道,“诸葛无尘是傻子还是瞎子,会让你‘一不小心’走错地方?”

他方才顺手探了她的脉象,明明真气逆流,筋脉受损,分明就是硬闯进来了,还敢说一不小心。

两人不由都沉默了下去,明明他是为寻她而来,明明她是担心他而追来,明明都牵挂着彼此的伤势状况,却又个个恶语相对。

燕祈然瞥了眼后面脚步虚浮的女子,停下脚步,就近靠着一株古木坐下,随手将一只药瓶扔给她,敛目哼道,“带在身上重死了,你拿着。”

楚荞接过打开闻了闻,知道是冶疗内伤的灵药,倒出两粒服下,瞥了眼佯装睡觉的别扭男人,疲惫地坐下,唇角却不觉中绽出一丝笑意。

虽然此刻身处险境,甚至可能再也无法从这里离开,她的心却因着几步之外还安然活着的男人,莫名宁静下来。

燕祈然闭着眼睛,唇角一丝无人可见的笑意,无声泄露了他心此刻喜悦的心情。

睿智如他,如何不知道她是在什么样的情况下跟进这里来的,如何不知道她又是为何而来……

半晌,楚荞定定地望着他染着血迹的衣袖,忍不住出声问道,“你……伤哪了?”

燕祈然没有出声,面容平静地靠着背后的树……睡着了。

数月以来的辗转难眠,奔波各地的追寻,他都不记自己何时睡过一个安稳觉,但在此刻,他想好好睡一觉。

在离她不远的地方。

楚荞见他没有反应,轻步走近,小心掀开他的衣袖,手臂上被凶兽咬过的伤口,虽然已经逼出毒液,伤口却依旧泛着青黑,显然余毒未清。

她轻轻自他怀中摸出止血的金创药,低下头去替他吸口伤口残留的余毒,柔软的唇贴上狰狞地伤口,一口一口将毒血吸出,直到伤口不再有青黑之色,方才小心地将药粉洒上伤口,从自己袖上撕下一块干净的布,轻轻包扎起来,而后重重松了口气。

她一抬头,却蓦然撞上那双不知何时已经睁开的眼睛,一时间怔愣在那里,不知如何是好。

他抬手轻轻擦拭着她唇上残留的血迹,皱着眉头说道,“知不知道,在来的路,我一直在想,真该挖开你的心,看看它到底是红还是黑,怎么能没心没肺到那个地步?”

楚荞抿了抿唇垂下眼睑,淡淡道,“既然知道我是没心没肺,何必还要来?”

他自嘲一笑,疲惫不堪地以头抵着她的额头,叹道,“偏偏我就是个贱骨头,知道你是个没心没肺的女人,我还舍不得。”

楚荞心头一震,却依旧沉默,信任于她是个太过奢侈的东西,在外面发生的一切,刚刚给了她一个惨烈的教训。

纵然此刻,难过心痛,却依旧固执地坚守着自己的心。

然而,此刻亲密得彼此呼吸交缠的距离,让她有此不自在,她起身想要退开,却被他一手扣住后颈,未来得及出口的惊呼,淹没在温柔地亲吻中。

久违的吻酝酿着无法言喻的甘美,他温柔却霸道地索取着她的唇,渴求着舌头交缠的气息……

她第一次,没有抵触他的吻,无声探手环着他的肩。

燕祈然身躯一震,松开她的唇,莫名低笑出声,静静地拥着怀中的女子。

半晌,他淡淡出声,“都说这里有来无回,也许我们就真的再也出不去了。”

他说的轻松,丝毫没有为困境而担忧的样子。

如果再也出不去,就在这个远离人世纷扰的地方相守终老,未尝不是一件幸福的事。

楚荞沉默,莫名地想是不是这样的他们,也算是一种生死相依呢?

“怎么了,舍不得你的姘头?”燕祈然面对她的沉默,毒舌的毛病又犯了。

楚荞皱了皱眉,烦燥地推开他,挣扎着要起身走开。

燕祈然紧紧揽着她的腰际,微微喘息着在她耳边警告,“别动了,除非你想在这里逼我要了你,要知道你已经冷落我很久了?”

楚荞顿时一张脸胀得通红,想要走却又挣脱不了他的桎梏,只好乖乖地趴在他的怀里,心中千百遍地咒骂着,禽兽!

燕祈然低眉瞅着她气鼓鼓的样子,好心情地笑了,靠着树闭上眼继续补眠。

林中归于沉寂,只有清浅的呼吸清晰可闻。

谁也没有再说话,谁也没有再提及外面的纷纷扰扰,再去想明日将要面对什么,只想远离尘的地方,只想在这一刻,静静感受彼此的存在。

虚迷幻境之外,诸葛无尘赶往极北之地的同时,白二爷决定冒死回去从钱疯子那里偷出天机境,天机境观前世今生,更可破碎时空,有了她要找到虚迷幻境的入口,就易如反掌。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扎纸匠扎纸匠潘海根.|青春扎彩匠,扎鬼纸,扎来鬼纸祭阴阳。扎纸匠,说通俗点就是纸扎手艺人,所扎之物大多是一些烧给死者用的童男童女,灵屋纸马之类的。扎纸这门手艺可是古时五花八门中的老行业了,古时五花八门中,七门调说的就是这种扎纸的人。对于这行,很多人认为扎出来的纸人纸马等物,只是卖与办丧事的人家。如果你是这么认为的,那你就错了,因为白天做的是办丧事生人的生意,到了晚上,做的可就是死人的生意。而我所要讲的,就是我做扎纸匠那些年见闻到的那些奇闻怪事……
  • 冷面王子,俏皮公主冷面王子,俏皮公主莫筱薇|青春蔺烟宜一百二十个不愿意,她堂堂蓟枫集团的千金大小姐,怎么会去一个破烂学校给一个什么男生送情书呢?一个是冷得像冰的萧海夜,一个是温暖如风的男神耿照齐,一大把追求蔺烟宜的男人她都没兴趣,这两个同时闯入她生活的男人,该选哪一个好呢?
  • 幸好我们曾遇见幸好我们曾遇见江雪落|青春彼时的乔小桥,是演艺圈的阳光御姐,事业爱情双丰收。机缘巧合,她先是邂逅枫国酒店总裁展锋,后又偶遇风流影帝周子安。她看似平静的感情生活,一朝风云变幻。看似蒸蒸日上的事业,竟也因这两段离奇邂逅变得危机重重。危机当前,素来腹黑狡猾的奸商,竟在关键时刻伸出援手;机遇在手,表面款款情深的影帝,原来另有一番曲折心意。有人说,人世间最难得的便是荣辱同担,甘苦共享,可谁知,情侣间最庆幸的不过是遇见了,就不曾错过。
  • 公主病王子改造计划公主病王子改造计划澄筱晚|青春自家老爸一声令下,将她踢出家门,去做一个富家大少爷的贴身保镖。 虽然她行为举止是偏男性化了点,可是她好歹也是女生!怎么可能让她去当一个男生的贴身保镖呢?这么说那个大少爷也太弱了点吧…… 等等,她要保护的人,不是个男的么?不是都叫他少爷么?不是个公子哥么?! 怎么摇身一变,变成一个比她还要漂亮妩媚的美女?! 好吧,她勉强答应做保镖好了,至少还能享受公主般的待遇,可是这个“美女”少爷处处针对她,赤果果的公主病啊! 害她得罪了一堆人,不计前嫌救了他之后,居然还要跟着他一起女扮男装转到男子学院! 到了男校也不得安宁,居然顶着“讨厌男生”的借口,霸占了她一半的卧室!还差遣她做这做那的,拜托,她是保镖,不是保姆! 不行,她受不了了! 公主病王子,从今天开始,改造计划正式启动!! ◇◇◇◇◇◇◇◇ 父亲是商界赫赫有名的任务,母亲是社交名媛,他出生非凡,却怎么也没想到居然染上了一种怪病。 喜欢穿女装,带有优雅花纹的裙子最佳,如果颜色还是粉粉的话,那就再好不过了。 不喜欢运动,不爱跟男生混在一起,只喜欢弹钢琴玩SD娃娃,顺便还看看各种言情小说。 直到遇见她,让他对女生原本的想象出现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哇啊啊啊~蜘蛛!” 结果她手一伸,拿起旁边的报纸,一拍。 “我不要穿这个,我要穿裙子!” 结果她二话不说,将他直接打包绑上几圈丢给其他人。 “粗汉子!我要吃甜食!” 结果她直接回了他一句:“小姐”,是否需要芥末? “我喜欢你了怎么办?!” 结果她瞪了他一眼,面无表情的,一脚将他踹到一边去。 这家伙,真的是女生?! ◇◇◇◇◇◇◇◇ 算是比较小白……不爱看小白文的慎入~ 亮点一句话概括:男性化的女主,女性化的男主…… 晚仔的读者群:251332050(敲门砖:任意角色名,没填验证的不加哟~) ↓↓↓↓↓喜欢的话,就请点击下面的加入书架吧↓↓↓↓↓
  • 风水异闻录风水异闻录老柒哥|青春风水师,也称为方士,即掌控方位的术士之意。方士所有的能力,都是通过掌控方位,凝结阵法,取天地灵力来供自己使用。凝结的阵法等级则从低到高分为了十级,分别是十方、九宫、八卦、七星、六合、五行、四象、三才、阴阳及传说中的圣元阵。方士的等级也是按其能凝结的阵法来恒定。
  • 龙族之子Ⅰ:学院危机龙族之子Ⅰ:学院危机月七公子|青春傍晚留校的少年秦澈因为变形怪钻进自己的手臂中而与异界的高等灵士白凌风结缘,为除掉手臂里的怪物,少年挣扎着随白凌风去往另一个世界——恒界。本以为只是简单的“治病”,谁知白凌风看上少年的天份,软磨硬泡之下,少年成了恒界灵能学院的一名灵士。在学院里,秦澈结识了很多伙伴,其中就有令他萌生情愫的夏雪琪,此外,秦澈还将另外两个性格鲜明的地球少年带进了灵能学院。中等灵士考核完毕之后,秦澈与伙伴们组成了除魔小队,开始了他们的任务生涯,期间,秦澈意外掉落山崖,保住小命后发现了神月青铜龙的巢穴,并获得了神龙的部分力量!这时,刚开始发生的一连串事件让他们起了疑心,经过调查,一个惊天阴谋慢慢浮出水面……
  • 王者之魔戒王者之魔戒胡城|青春第一次,两个人没能向对方说出自己的心声,也许也是最后一次……
  • 偷心诀偷心诀乐小昵 |青春传说,有笛声回荡的地方,就有情伤的人。那一年,她一身嫁衣跃入滚滚江河,成就一段流传列国的风月传说;那一年,她用十八年的记忆换取一阕偷心诀,偷尽世间男女的真心,却独饮忘川,记不住自己的孽缘。红尘痴缠,爱恨离殇。有多少真情泯灭在乱世天涯。她爱他,却没有爱的筹码,于是风中泣血,笛声四响,只为偷他一日来爱她。
  • 尘缘(全集)尘缘(全集)烟雨江南|青春仙界天河边的一块青石,因为听得一巡界仙人颂读天书九卷,得以脱却石体,修成仙胎。刚刚化成人形的青石,无意中纵走一只天妖,被降罪打入浊世,而那位巡界仙人也因此被清退仙班,在堕入轮回之前,两人相约百世。
  • 苍耳苍耳乐小米|青春首部关注“被拐卖儿童”的残酷青春小说,草根残酷青春代言人、眼泪女王乐小米里程碑之作,比《凉生》更忧伤,比《青城》更深沉。她的命运从来不由自己掌控,出生时遭母亲遗弃,6岁被人贩子拐卖至偏远山村。她如同平凡的苍耳,沉默地跟随,沉默地等待,却终被弃之天涯,再也找不到家;她流落红尘,颠簸辗转,命运却让她沦为一枚棋子,从此,陷入一场爱恨情仇纠葛的漩涡中,谁终能许她一世的温暖?以一个平凡女子的青春、爱情传奇为蓝本,关于“命运”的深入思考和探讨,关于人性的犀利剖析和透视。青春、爱情,一切的一切,都挣不开命运这张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