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8章 爱情有时徒有虚名(3)

贺敬轩不咸不淡的声音在她耳畔响起,“Kingsley不喜欢凑热闹。”

离贺敬桓只有几步之遥的时候,她顿住,她冷淡地看着那个她少时就视为兄长的男人,她始终不能忘记那个雨夜,他挡在门前对她狠道,不要妄想进贺家的门,姓陆的,不配进贺家的门。

她停在那里,不再前行。

贺敬轩拉着她的手腕,几乎是将她拽着到了贺敬桓眼前。

贺敬桓的视线很快从她身上掠过,他似乎不曾认识她一般,只是说了句,“坐吧。”

“我想出去走走,失陪。”

“她恨透了你,恨透了贺家。”陆心凉走后,贺敬桓淡淡说着,“你和Kingsley倒像是兄弟,一样的死心眼,都这么久了,还有什么放不下的。”

贺敬轩不说话,只是小口啜着咖啡。

“六年了,顾晓曼都有了未婚夫,你怎么能肯定陆心凉没有变心。”

贺敬桓看着这个弟弟,从小,他这个弟弟是极为优秀的,后来的一场事故,让他很长时间因为腿疾的缘故自卑而又脆弱,似乎也是那个时候,他认定了陆心凉。

贺敬轩呷了一口咖啡,“起码,我没有变过。”

陆心凉出了餐厅,刚走了没两步,就看见那个再熟悉不过的身影——不过这一次,他不再形单影只,而是有佳人相伴。

陆心凉看见他们两人没有交谈多久,那个女人就快步离开,她很匆忙的样子,离开的时候险些撞到自己。

陆心凉记了起来,她在CG周年庆典上见过这个女人。

似乎是贺敬桓的女人,更难得的是,是贺敬桓从未曝光在八卦杂志上的情人。

陆心凉走上前去,她看到慕远歌面无表情地站在那里,双手搭在护栏上,不知在想些什么。

“上次的事情,谢谢你。”陆心凉想起,CG黄钻被偷那么大的事情,是他替她解了围,而她至今还没有机会说一句谢谢。

慕远歌侧身,他望着陆心凉,目不转睛,墨玉一样的眸子里有温和的光。

陆心凉印象中,慕远歌从没这么认真地看过自己,她不知道慕远歌究竟是在看自己,还是透过自己看到了别的什么人。

“嗯。”慕远歌收回视线,纤美的十指在护栏上轻击着。

“你心情不好。”陆心凉问。

“嗯。”慕远歌答得干脆,没有丝毫的掩饰。

“找乐子去?”陆心凉狡黠一笑,朝慕远歌勾勾手指,在他耳边小声说了句什么。

然后她看见慕远歌勾起唇角,唇边浮出浅浅笑容,不知是出于无奈还是别的什么,总之,他笑了。

陆心凉生于富贵之家,难得没有养成骄纵的大小姐脾气,却有一些恶趣味。

对于钢琴,她没有过人的天赋,但是她听音的能力格外出色,记得当年贺敬桓开始学习钢琴的那段时间,她常常会悠哉地坐在一旁,等着挑他的错。

“升fa,升fa。”

“这个是D大调,升fa,升dao,你左手全乱了。”

贺敬桓时常会被她气得面红耳赤,然后一把将琴谱摔在地上,“那你来弹!”

每当这个时候,她就会很无辜地耸耸肩,“不会。”然后将贺敬桓气个半死。

后来她逐渐将这种恶趣味发展成一个爱好,每当心情不好时,就爱去餐厅或酒店大厅,一坐就是几个小时,听乐手弹琴,然后每一曲都要挑些错误出来,直到乐手发怒,甩手走人。

此时,陆心凉已经拉着慕远歌进了一间意式餐厅,餐厅中央的位置是一架黑色的三角钢琴,陆心凉安静地坐在一旁,看着乐手陶醉地弹奏着。

乐手弹奏的是《Ballade pour Adeline》,翻译名是《水边的阿狄丽娜》。

他弹得尚算流畅,但是也有一些小毛病。

陆心凉和慕远歌各点了一杯咖啡,然后静静等着乐手弹完。

陆心凉托着下巴,一边听一边摇头,终于一曲毕,她清了清嗓子,“C大调,没什么难度。整体来说还算流畅,但左手的伴奏不好,休止符没有停顿,右手的三十二分音符弹得也不够好,中间有一个降ti,你没降,弹得太急了。”

乐手被陆心凉说得面上一红,哗的一下站起来,正欲反驳,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他坐下来,定了定神,将手搭在琴键上,再度弹奏起来。

这一次,他弹的是《童年的回忆》。

或许是受到刚才陆心凉那番话的影响,这一次,他放缓了速度,可不知是紧张还是想要证明自己,他反而出错更多。

最后一个音符落下,陆心凉抬头看他,淡淡笑道,“你选的曲子都不难,可这一次,你连十六分音符都没有弹好,还不如刚才的那曲顺畅。”

“你这么本事,那你来弹!”餐厅中忽然有一个年轻女人站起来,瞪着陆心凉。

女人站起来的那刻,乐手走到她身边,有些怯懦地说,“子盈,我们走吧。”

被称作子盈的女人一手推开他,“走?我的脸都被你丢尽了,让你弹首曲子来哄我开心,竟然被一个女人批得一无是处,你算是什么男人,我以后都不想看到你!”

“子盈……”乐手又羞又恼地看着那个女人。

“滚,不要让我说第二次!”她指着那个男人,高傲地扬着下巴。

乐手灰头土脸地走掉,那个女人又转回头来,对陆心凉说,“你不是很本事么,能挑出他这么多毛病,那你上去弹啊!”

餐厅里已经有人对她和陆心凉的争执颇有微词,侍应生想上前制止她,却也是一副怯懦的模样,“郭小姐,你先坐下,这里还有别的客人……”

“怎么,他们嫌吵的话,可以现在走人!”

“我不会弹。”陆心凉的声音同时响起。

“不会弹?!”她走到陆心凉桌前,“不会弹就立刻滚出去。”

这时,坐在陆心凉身边的慕远歌突然起身,对面的女人看到慕远歌那一刻,整个人愣了一下,下一刻,她有些欢喜地笑道,“Kingsley?真巧。”她说着,视线掠过陆心凉,有些鄙夷的意味。

慕远歌侧头往钢琴的方向看了一眼,脑海中还是陆心凉刚才挑乐手错误的画面,他轻笑一声,似乎觉得陆心凉刚才的样子很有意思。

平时她总是一副莽撞的、冒失的模样,难得看到她这样古灵精怪的一面、有本事将别人噎地一句话也说不出。

“子盈,你的品位不如以前了。”慕远歌说完,和陆心凉扬长而去,只留郭子盈在原地瞪着两人离去的身影。

从意式餐厅出来,陆心凉回想起刚才的场景,忍不住笑起来,这时慕远歌在她耳边说了句,“刚才那个是TF郭启万的掌上明珠,郭子盈,你这次得罪她,她以后说不定会找你麻烦。”

陆心凉吐了吐舌头,“是她呀,这么小气?不过反正已经招惹上了,那就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吧。”。

离开餐厅后,两人又在大运河购物中心随意逛了逛,坐在贡都拉船上,穿梭在大运河间,陆心凉见慕远歌的心情似乎有所缓和,她又想起之前走秀的乌龙,便和慕远歌说起来,想要逗他开心,慕远歌见她这样卖力,一开始只是轻扯嘴角,配合一下,笑着笑着,到后来,他的心情似乎真的好了起来。

离开大运河购物中心,天色已晚,陆心凉的兴致却仍然很高,“去酒吧?时间刚刚好。”她说着,抬头看了眼墨蓝色的天幕。

墨蓝色的天幕,像是铺了一层蓝色的天鹅绒,细碎的星子洒在其间,散着星星点点的光。

没有得到慕远歌的回应,陆心凉扭头冲他笑了一下,她灿然的笑容凝在嘴角,小小的梨涡绽放在唇边,美得像是夏日初开的荷。

被陆心凉这样目不转睛地盯着,慕远歌轻笑一声,然后说好。

今夜的月似乎格外明亮,也格外醉人,陆心凉笑着把酒杯推到慕远歌跟前,“我都喝这么多了,你有点诚意,也陪我喝一杯。”

其实,她心情更不好吧。慕远歌看着微醺的陆心凉,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奶油味的百利甜酒,是陆心凉的至爱,可慕远歌显然并不太习惯这种味道。

“好喝么?”陆心凉托着腮,笑容甜得像是慕远歌刚喝下去的百利甜酒。

“你醉了,回去吧。”慕远歌说话间已经起身,走到陆心凉身旁。

他弯下腰,准备将陆心凉拉起来。

这时,陆心凉猛地抬头,她看见慕远歌的脸离自己那么近,似乎就要贴上一般。

“你是对所有人都冷淡,还是只对我这么冷淡呢?”陆心凉挥舞着手臂,标准的醉鬼模样。

“我跟你说什么,你都是一句嗯,多说两个字又不会怎样!”她愤愤地说着,嘟起嘴。

“上次虽然我昏迷了,但是我知道,是你救了我,是你把我从草坪上抱起来,我以为醒来第一个会见到的人是你。”

陆心凉絮絮叨叨地说着,她想,或许是夜色太醉人,连慕远歌平时冷然的一张脸也变得柔和。

迷迷糊糊中,她好像看见慕远歌对着她笑,而且笑得那么好看,那么温柔,她一下子有些晕,大脑好像当机了一样。

她双手鬼使神差地交缠在他脖子上,将他拉进,然后对着他的唇,印上了自己的。

他唇上有甜甜的酒味,是自己最喜欢的百利甜酒,陆心凉忽然伸出舌头,在慕远歌的唇上舔了舔,觉得味道很不错,于是想要探索更多。

对于这样突如其来的亲密触碰,慕远歌下意识地想要避开,谁知陆心凉却不依不饶地,不适应的感觉转换成了无奈,因为陆心凉娇憨的神态实在太像他养的宠物,而不像是正在告白的娇羞少女。

慕远歌拉开自己和陆心凉的距离,将她扶起来,谁知陆心凉还是不安生,在他怀里手舞足蹈的。

“你再闹我就把你丢进海里。”慕远歌按住陆心凉胡乱挥舞的手臂,厉声道。

虽然不知道这样的威胁对一个醉鬼会不会奏效,但他还是尝试了。

结果,陆心凉似乎是听懂了慕远歌的话,她停顿了一会儿,看着慕远歌,隔了一会,终于老老实实地靠在慕远歌怀中。

把陆心凉送回酒店已经是深夜,陆心凉此时已经睡得香甜,慕远歌将她放到床上,正要离开,却听见陆心凉喊,“慕远歌!”

她叫得有几分咬牙切齿,慕远歌暗暗好笑,这个丫头喝醉后简直像个话唠,这一下,估计又要埋怨他。

他在门口停下,等着陆心凉说话。

可他等来的不是陆心凉的埋怨,却是一句,“我好像有点喜欢你……”虽然只是醉话,可谁敢说,酒后的话就不是出自真心呢。

慕远歌听了,脸上的笑意渐渐隐去,踏出房间,带上门。

门口贺敬轩竟等在那里,贺敬轩幽幽的目光缩在慕远歌身上,似乎是特意在等他。

慕远歌不知道贺敬轩是否听见了陆心凉的话,也不在乎,他打了个招呼,便随着贺敬轩走了。

贺敬轩这么晚来找自己,不外乎是要解决CG庆典的遗留问题,比如Ada,比如Crystal的内鬼。

总之说到底,都是为了陆心凉。

“Ada你打算怎么解决?”贺敬桓靠在沙发上,虽然是深夜,他丝毫没有睡意。

他有失眠的老毛病,要是在平常,叶芳华还会给他按摩,帮助入睡,可前两天叶芳华因为他那句话生气后,就一直没再理他。

他想人果真是失去了才知道珍惜,从前叶芳华对他温言软语的时候他不以为意,可现在叶芳华冷脸对着他,他才越发觉得叶芳华对他而言,不可或缺。

“Ada算不上什么麻烦,过两天回香港我找盛世娱乐的林中天吃个饭,让盛世签了Ada,合约期越长越好,而且不能给她事做。”贺敬轩走进房间后,在靠着贺敬桓的另一侧沙发上坐下。

提起Ada,贺敬轩的语气瞬间冷下来,Ada去年势头很旺,后来被选中做CG女装代言人,之后Ada一直频频对他献殷勤,贺敬轩从来没有说过接受她,只是因为代言宣传的关系,有时会和Ada走得比较近,一来二去,Ada就被传为了他的新女友,就连Ada自己也以此自居,可在贺敬轩眼中,Ada什么都不是。

自从和陆心凉分开,他不否认,他的身边出现过很多女人,他也几乎不会拒绝,但他从未对任何一个人认真。

他的认真,只会留给她一个人。

贺敬桓听了,侧着头去看进来以后一直没说话的慕远歌,“Kingsley?”

慕远歌和贺敬桓对视一眼,开口道,“之后再让林中天找个理由告Ada违约,官司拖的时间越久就好。”

“耗她几年的工夫,最后还让她一毛钱都拿不到?这等于彻底废了她,你比敬轩还损,Kingsley。”贺敬桓笑得轻颤起来。

“至于Crystal的内鬼,等我回香港以后跟Daisy打个招呼,让她好好关照一下。”贺敬轩接着说。

慕远歌对贺敬桓、贺敬轩两人接下来的谈话毫无兴趣,便离开房间去了阳台,留下他们二人在房间。

慕远歌这样一走,贺敬桓、贺敬轩之间的气氛反而变得有些尴尬,贺敬轩打了个哈欠,打算回房休息。

“敬轩。”贺敬轩正欲起身之际,贺敬桓按住他,“陆心凉做CG的代言人我没有意见,她想做,做多久都行,但你不要指望娶她进贺家的门。”

“这是我的事。”提起这个,贺敬轩的语气立刻冷下来许多。

“贺家不希望看到陆心凉,同样的,陆家人也肯定不愿意再踏足贺家,这一点,你心里也明白。”

“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当初匆忙让我赶去接手澳门的工作,结果等我回来以后,陆伯伯一家人就离开了香港。”贺敬轩的语气有着不加掩饰的怒意。

六年前的一切对他来说都发生得那么突然,那么莫名其妙;他也曾多次追问当年的真相,然而身边人却统统噤口不语,有一次因为这件事,贺敬轩和父亲发生了激烈的争执,气得父亲当场晕倒;贺敬轩固然对真相执着,却也是个孝子,此后,只会悄悄去问贺敬桓。

可是贺敬桓从没有给他明确的回答;再后来,他试着去找陆心凉,只不过那时陆家早已离开香港,寻找起来简直像大海捞针一般,他找了很久只是徒劳,因为每每在他努力去找陆心凉的时候,贺敬桓总会在背后出手阻止他,只因为贺敬桓心中清楚,陆心凉和贺敬轩之间,再也没有可能,长痛不如短痛,既然已经分开,倒不如再不相见。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媚色逃妃媚色逃妃雪芽|青春冷血杀手夜景澜,死后意外穿越成为大玥王朝第一美人花媚奴。本来她是内定的未来皇后,可是,一道圣旨赐婚,让她一夜之间成了北安王轩辕卿尘的妻。北安王是大玥曾经废黜的太子,传闻他残暴嗜血,所娶的女子全都死于非命。新婚燕尔,他罚她一连三天夜夜跪在红鸾帐外欣赏他与侍妾欢好。为炼解药,他亲手害她深受剧毒痛苦伤身、伤心。她逃,天大地大,总有容身之处。他追,上穷碧落下黄泉,也要囚她在身边。他并不知如今的她,一张脸,两个人。今生得以续命,她岂会放弃得来不易的机会?可无论逃去哪里,他都如影随形,步步紧逼。
  • 丞相不敢当丞相不敢当天如玉|青春私生女谢殊被迫无奈女扮男装成为当朝丞相。皇帝为了遏制谢家势力,将武陵王卫屹之调回都城。然而卫屹之表面看似和谢殊争锋相对,私底下却主动与她示好。二人从争锋相对到兄弟相称,来往密切,实际上虚情假意。谢殊遭人劫持,卫屹之出于利益考虑救了她,发现破绽,对她的性别起了怀疑,但被谢殊机智地隐瞒过去。卫屹之不自觉地对谢殊动了心,愈发想要确定谢殊的性别,但每次谢殊都圆了过去。卫屹之确定心意,用尽方式追求谢殊,但谢殊根本不信他是真心。谢家家族内斗。卫屹之出手相助,发现了她的女子身份,不仅没有威胁利用,反而一直暗中相助,终于使谢殊放下心防,情愫暗生。然而紧跟着的皇权争斗又将二人拉到了对立面……
  • 你比阳光灿烂你比阳光灿烂新萌|青春卸下了青春偶像光环,她被重新打回原型,开始了一场现实的青春洗礼,直到他偶然出现,教会她如何变成天使。--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玩转魅色男团玩转魅色男团沫分离|青春龙钰学院“魅色男团”里面有着五位美如天神的尊贵王子:一个风流,一个冷漠,一个温柔,一个阳光,一个忧郁……他们桀骜不驯,玩世不恭。传闻,忧郁性格的王子被发现躺在自己最爱的玫瑰花园中,离奇地自杀身亡。虽然他是“魅色男团”中的忧郁王子,可也不用选择自杀这偏激的手法来诠释自己的这个称号吧!
  • 校园纯爱:少女杀手成贤夫校园纯爱:少女杀手成贤夫假杏人|青春(原题《痞夫有爱》,谨以此文留作青春纪念册)“痞子”其貌不扬,但主动、热情,因被误以为是窃书贼而相识的他,居然是校学生会主席,嬉皮笑脸,但也有安静好学的一面。作报告时,谦谦儒雅;学习起来,埋头勤奋。理性面对“痞子”,一拒他为了不可知的未来,二拒他为了让人烦恼的“桃花”。且看内腼腆、外滑头的痞子七十二变!花样年华里,优雅地中了爱情的十面埋伏。校园纯爱,散发一生的芬芳。
  • 谁的年华蹉跎了我的岁月谁的年华蹉跎了我的岁月刘小备|青春“槿,这人生,总是要经历点儿荒唐的事才算是经过了青春。”这是宋楠楠跟东方槿在一起时喜欢说的话。那时候,她们渴望有一个激情澎湃的青春,一场荡气回肠的爱情。在追求激情的过程中,东方槿的生活中先后出现了道貌岸然的学弟邵君、玩摇滚的承子念、来自韩国的上司李孝全以及被丈夫抛弃的开保时捷的女人谈谈。她的生活如愿地开始彻底“荒唐”起来。
  • 爱你就像病一场爱你就像病一场彩雪|青春一些人走了,又来了一些人。当初你和他那么亲密,一起叫一起跳,抱着哭抱着笑,当后来渐渐变成了屏幕两边的陌生人时,你看见他的名字不再紧张、激动、心潮起伏,他仅仅变成了一串串没有温度的宋体符号。这是爱,也是病。
  • 唯有深海与你同眠唯有深海与你同眠榛子壳|青春苏予唯的男友江裴突然失踪,无助的予唯开始踏上漫漫寻人路。此时,她遇到了金融才俊黎昕臣。黎昕臣对独立坚强的苏予唯产生好感,在寻人的路上,予唯遭遇种种挫折,无一不是黎昕臣向她伸出了援手。后来予唯慢慢知道了这些劫难背后的阴谋,同时她得知了黎昕臣深不可测的家庭背景,于是自卑的她选择独自离开。一个月之后,江裴打听到予唯在山区里支教,同时得知,黎昕臣在去往山区的路上,遭遇了泥石流……
  • 守护甜心的水漾爱恋守护甜心的水漾爱恋凝萱|青春小清新的文笔,故事里流露淡淡的情怀,十六岁开始的花季,青春里那个穿着衬衣的男孩,他额前垂着的发丝和一双水漾的眼眸,心动,心痛,有比阳光灿烂的笑容,有比珍珠珍贵的眼泪,记忆中的似水年华,是否有那么一句话打动过你的心?
  • 陌上花开,谁念缓归眷春深陌上花开,谁念缓归眷春深雷妍|青春这是一套民国才女经典作品系列,本册选录了民国才女林徽因的部分代表性经典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