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求书
联名卡

第30章 于他,或许是眼里一颗沙(1)

1

佛说,天地之间没有绝对的难易,有心无心,一念之间。

安澜站在镜子前,想到的正是这样一句话。

周一的早晨,安澜起的很早,穿戴整齐之后,从桌子的抽屉里,最底层取出来一个牛皮纸袋,装进了自己的手袋里。

天堃的良性发展,决定了员工的忙碌充实,每周例行的会议,王工带着小马出席,十一点后,王工回来时,身边的小马一脸神采奕奕,比之于平时更显得容光焕发,究其原因,原来是小马会议上灵活的回答了总裁的问题,得到了总裁的褒奖,有提拔他为总裁高级助理的打算。

“行啊,你小子有能耐,这张嘴皮子今天我算是见识了,还真是厉害!”

王工夸奖着小马,小马却是谦虚的道:

“今天是巧了,刚好专业对口,又卖了个乖,如果不是王工您及时美言,我也没机会啊!”

旁边马上有同事伸出来脑袋道:

“等升了职,可别忘了我们,到时候记得请咱们组里几个吃顿饭!”

小马忙满口答应,最后目光落在了安澜的身上道:

“放心吧,我小马可不是忘本的人,我会记得大家的!”

安澜并没有怎么在意小马的目光,而是脑子里想着如何面对顾烶烨的事情,工作的时间过去,显然不智,中午过去,万一被人看到就不太好了,不如等到下班的时候。

如此决定完毕,有种上战场的感觉,面对一个对自己完全没有任何好感的男人,放下所有的自尊,请求他的帮助,无疑是一项挑战,顾烶烨冷漠疏离的态度,早已说明了他没有义务去同情和支持她,她曾经的手段和居心,或许早已被他鄙夷到底,但是即便如此,安澜还是选择了去面对。

停车库的拐角,安澜站在那边恰好可以看到了顾烶烨车子的位置,是那辆悍马,让安澜想到了顾烶烨那次的相救,如果他知道了坐在车上的人是她,或许顾烶烨不会出手的吧。

正如此想着,一道高大的身形,准时的出现在了安澜的视线里,笔直挺拔的他,看起来优雅从容,即便只是一个背影,也显得那么清俊无双。

再次面对他,需要足够的勇气和力量。

正好此时路飞不在,安澜深呼吸一口气,抓紧了手袋,走了过去。

“顾——”

“总裁——”

还没有喊出来顾烶烨的名字,就被一道熟悉的声音打断,抱着一摞纸箱的人挡住了自己的半边脸,安澜却知道了来人是谁,有些无奈的想要转身,但是顾烶烨已经转脸,第一时间看到了她。

安澜只觉得胸口一紧,准备好的所有的镇定的情绪,随着顾烶烨那如同清波似的眸光的荡漾,而有种摇摇欲坠的感觉。

显然,是那刻意压制的自尊在作祟,而顾烶烨那双眸子,却顷刻间深晦莫测,带着一抹审视,打量着她。

甚至从他唇角那抹似乎略带轻笑的表情中,感觉到了他的不出所料一般,安澜顿时有种被看穿的僵硬。

如此的顾烶烨,怎么会帮她。

开口,或许,只是自取其辱。

她以为可以委屈的自尊,在他面前,却不受控制的破土而出,想说的话,一个字都说不出来,抿紧的唇瓣,却是转身就准备离开。

“小安,你怎么在这里?”

嘭的一声,小马抱着的纸箱子,最上面一个掉了下来,但小马却在看到了安澜之后,第一时间转移了注意力。

“哦,我——”

安澜此时有些口拙,往日的镇定与漠然,此时显得狼狈,她出现在这里显然反常,小马不知道,但是顾烶烨想必已经清楚的很,虽然,她刚才什么都没有说,但是已经在顾烶烨的面前,尊严扫地了一次。

“怎么你一个人,杨秘书呢?”

顾烶烨的声音沙哑低沉,显然有些不满的味道,口吻里有些严厉。

“呃——杨秘书刚才崴到了脚!”

小马说这话时,机灵的看了安澜一眼,看着那边掉了纸箱子,却对正准备离开的安澜道:

“杨秘书疼的动不了,所以让我把所有的模型都抱下来,总裁,这刚好有我同事,不如让她跟过去好了。”

安澜错愕的看了小马一眼,却见得小马正看着自己的目光,带了一份热切:

“小安,不急着下班的话,帮帮忙吧?”

小马抱着纸箱子,有些费力的向后仰着脑袋,却是一派热心与期待,安澜想找个借口拒绝,却听得那边顾烶烨道:

“那就有劳这位同仁了!”

安澜没有料到顾烶烨会说出这样的话来,而是略微一怔之后,看着他高大的身形,已经打开了后面的车门,钻了进去。

安澜略微迟疑,还是走上前一步,帮着小马把那个掉了纸箱子捡了起来。

小马把所有的箱子都放进了后备箱后,看着一边站着的安澜道:

“去鸿艺会所,那边有沙盘展,来了很多大人物,我带你见识见识啊!”

安澜并不是没有感觉到小马的意图,这个年轻人,热情,积极,甚至不掩饰对她的好感,和以前刚一上大学时,新生入学那天,那些帮着她提行李箱,甚至恨不得帮她铺床叠被的师兄们没什么区别。

“走吧,上车!”

小马没有意识到安澜的迟疑,热情的为安澜打开了副驾驶座的车门,然后等安澜坐好,步伐轻快的绕到了驾驶座的位置,快速的发动车子,开了出去。

“顾总,这是我们小组的美女,对设计图纸很有天份呢!”

小马这样的年轻人,到哪里都不会冷场,和精明不多话的路飞相比,此时无畏于顾烶烨的权威,居然热情的介绍起来了安澜。

“嗯!”

顾烶烨的淡淡回应,透露着身为领导的惜字如金的气派,没有任何热情,小马见了也不觉得尴尬,反而看了安澜,笑笑,继续补充道:

“咱们总裁可是一位了不起的大人物,是建筑界的NO.ONE!”

面对小马的热情,安澜只得回答道:

“我也早听到过顾总的大名!”

说这话时,安澜没有任何吹捧讨好的成份,只是当她感觉到了有两道寒光射来时,怎么都觉得自己说的话,在顾烶烨的耳朵里,可能不过是别有目的了。

顾烶烨的沉默,让小马没有继续说下去,安澜的目光不自觉的投向了顾烶烨时,却发现他已经在闭目养神,既没有好奇她为什么会出现在天堃,也没有任何过份鄙夷厌恶的表情,这样的顾烶烨,冷漠雍容,就像是一尊神,在他眼底里,她只是一个不相干的人。

车子到达鸿艺会所的时候,安澜有些迟疑,毕竟这里是她工作过的地方,而当初顾烶烨说要和她订婚的话,这里很多工作人员想必是知道的,如今这个样子进去,只怕会惹来不必要的追问和是非。

“小安,帮我抱俩个!”

小马却没有给安澜退避的机会,帮助顾烶烨打开了车门后,转身打开了后备箱,递给了安澜俩个纸箱子,里面都是房屋建筑模型,倒是不重。

“待会儿几个老总,你们用心招呼!”

顾烶烨如此严谨的要求完毕,看都没有看他们二人一眼,率先进了会所,小马紧紧跟上,安澜滞后了几步,最后还是跟了进去。

幸运的是,顾烶烨直奔目的地,去了六号楼,一路上并没有遇到脸熟的人,至少没有遇到欧阳慧,这让安澜些微的轻松了一些。

就这样不计尊严和初衷的跟着顾烶烨进了六号楼,小马走路时不忘记左顾右盼,和安澜相比起来,显得更像是刘姥姥进大观园。

顾烶烨一进去,就被一名经理模样的人迎了过去,留下了安澜和小马摆沙盘。

“待会儿不仅有建筑界的老总,还有市里的领导们都来呢!”

小马显然热衷于见这些大人物,而安澜却在听到了这句话时,有些惊疑,大人物里,会不会有市长郭敏超,或者安雪蓉呢?

安澜想找个借口离开,但是这么大的沙盘,小马一个人要忙很久,而顾烶烨虽然形如路人,却并没有过份鄙夷的态度,让她不想就此错过这个机会。

沙盘摆好的时候,已经是将近晚上七点钟,当顾烶烨再一次出现在这里时,他的身边高矮胖瘦,已经多了几个很有派头的大人物,一个个春风满面,正与顾烶烨一边寒暄一边走了进来。

也在这时,鸿艺会所的门口,一辆甲壳虫小汽车里,走出来两个年轻的女子,一个比一个时尚漂亮,气质逼人。

2

“这就是本市最有名的鸿艺会所了,青青,和你们B市的富豪俱乐部比起来,怎么样,不差吧?”

眉眼间都透着灵活劲儿的美女,很是自信的模样,挽着身边如同百合一般的同伴儿,正毫无顾忌的朝会所里走。

会所内,安澜和小马仔细的又检查了一眼摆好的沙盘,一群人早就第一时间把目光递了上来。

“呵呵,顾总这三江汇海的项目今天算是让我们大开眼界了!”

这些人眼光毒辣,看着沙盘的目光里,有着挑剔,赞赏,微不可见的妒意。

“烶烨,你这盘棋下的可真大,咱们W市的龙头,不归你不行啊,这里是怎么回事,怎么连起了十栋楼,你不会在这里做居民区吧?”

面对那老总的问题,顾烶烨并没有开口解释,而一边的小马早就蹦了出来。

“黄总,您眼光真毒辣呀,一眼就看出来了,这里正是我们顾总特别要求的高级公寓区!”

那黄总看了,有些惊心,带着一抹难以置信:

“还是年轻人有魄力,这地方寸土寸金,以我这老眼昏花,肯定是建商场,你倒好,闹中取静,建公寓,这个成本下来,不知道多少人买得起!”

顾烶烨听了,脸上略微露出来一抹淡淡的笑,却是四两拨千斤的道:

“这里,像黄老这样身份的人,就该拥有一套——”

那黄总果然哈哈大笑,小马立刻和顾烶烨配合着,说了一堆身份和房子匹配的话来,其他几个老总听了,也纷纷表示要拥有一套,顿时,价值千万的房子,变成了紧俏货,而顾烶烨自信从容,完全没有因为这些老总们的捧场而飘飘然,而是又说了这些公寓的妙处,立刻让几个老总惊讶之余,更是心动不已。

“这里,对面是民国时期留下的洋行,这边是金明寺,这里呢,是城市博物馆,这些公寓,闹中取静,前面这些区域,全部是绿化区,而这些房子,百年之后,会成为这个城市的标志性建筑——”

安澜不自觉的把目光落在了顾烶烨的脸上,发现这个时候,他的脸上一改往日的冷漠从容,却是多了一抹少有的认真和热忱,那温柔夺魄的声音,略微拔高,却是更加悦耳动人。

“说的好,‘三江汇海’从顾总开始勾画蓝图的那天,我就知道,会一鸣惊人,也只有顾总能够拿下这么大的项目来。”

“是啊,后生可畏,顾省长教子有方!”

这些人圆滑精明,一顶顶高帽子给顾烶烨戴上的同时,不忘记提及顾省长,而安澜也注意到,这个时候,顾烶烨脸上又恢复了平静淡然的味道来。

“烶烨,这些地方都已经初见规模,可是最重要的心脏位置,怎么是一片空白,你这里打算怎么整,听说那块地现在天堃还没有收到手啊——”

安澜之所以不肯走,原因之一,就是要等到这一刻,这块沙盘最重要的位置,顾烶烨是如何处理的!

“是啊,顾总两年前应该就把这里收下来,现在只怕是水涨船高,不仅仅是翻倍那么简单了——”

那老总的声音还没有落下,就听得一道熟悉的男声响了起来,沉稳有力,却是带着几丝调侃。

“几位老总这可是多虑了,在W市,又怎么会有顾兄收不到的地——”

施楠珄领着一帮子男男女女进来时,安澜第一眼就看到了站在郭敏超旁边的安雪蓉,只见她正面带微笑,优雅大方的模样,摆着领导谱儿,环视一周,最后落在了站在了小马身后的安澜身上。

安雪蓉的目光一利,却是转脸看了一眼丈夫郭敏超,郭敏超马上笑着接着施楠珄的话道:

“这块地一直是市政府管理经营,现在有顾总为市政建设做出了巨大的贡献,已经向上级申请,经过领导们的一致建议,无偿交给天堃总建设计部署,为我市文明建设,再添一道风景!”

郭敏超官腔十足,笑容可掬,说出来的话让几位老总一怔,也让安澜的脸顿时变了颜色,愤怒的感觉油然而生。

果然,安雪蓉借花献佛,居然如此光明正大的把这块地送给了顾烶烨。

安雪蓉的脸上挂着大方的微笑,目光落下安澜时,却是冷的很,那目光,比之于陌生人更甚。

安澜的目光落在了顾烶烨的脸上时,只见得他面对如此大的好处,却是波澜不惊,哪怕四周如潮的恭喜,他依旧是淡然自若,回答的内容让安澜心头冰冷。

“既然领导们相信天堃,我带代表天堃向大家保证,一定拿出来最好的创意,完善W市的心脏工程!”

果然一个送的理所当然,一个接的无所畏惧,而从头到尾,没有人会在意那块地本应该属于谁,黑暗的人心,强大的权势,安澜握紧了拳头,心头一片悲冷。

后面的寒暄,安澜已经听不真切,只知道顾烶烨那张英俊的脸上,从容不迫的和领导以及老总们交流,只知道满堂欢笑,她却一身孤冷。

没有多久,以郭敏超为首的领导们率先跟着施楠珄上了二楼,然后,顾烶烨领着的一群老总们也跟着上去,有一只手臂推了安澜一把,是小马:

“小安,你发什么呆呢,总裁刚才看了你几眼呢?”

小马善于察言观色,虽然顾烶烨的举止很含而不露,还是敏锐的察觉到了,他以为顾烶烨会对安澜的失职不满,所以此时好心提醒,而安澜听了小马的话之后,却是不由冷笑了起来,顾烶烨看她估计是因为他心底里清楚,那块大肥肉是她无缘无力拥有的财产吧。

安澜冷然的跟着小马上去,后者的脸上略微疑惑安澜的情绪,却并没有追问太多,而是在看到了二楼的情景时,忍不住又扯了扯安澜。

“我还以为那天眼花了呢,原来顾总真的有美女相伴!”

小马的口吻里多少有些八卦的味道,而安澜抬头时,正好看到了顾烶烨的身边,不知道何时站了两个各有千秋的美女,一个端着香槟正在和施楠珄说说笑笑,另外一个站在顾烶烨的身边,咫尺的距离,优雅的仪态,温柔相望的笑容,恍若三月春花,又似夏日睡莲,眉眼如月,肤白似雪的女子,与顾烶烨一起,如同一对无可挑剔的璧人。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第三者第三者(美)阿尔弗雷德·希区柯克|小说选自希区柯克短篇故事集,包括《第三者》《翡翠项链》《逃亡》等十余篇短篇小说,文字简洁平实,情节曲折跌宕,结局却出人意料,并且往往让读者有一种身临其境的感觉。小说具有较高的可读性,富于现代特点,符合当下阅读习惯及阅读趋向,颇受年青一代欢迎。
  • 你我相逢在黑夜的海上你我相逢在黑夜的海上云五|小说我们对爱情最大的误解,是相信它无所不能。吕品知道,如果碰到Titanic那样的灾难,杨焕一定会是那个牺牲自己推她上救生艇的人。可惜他们生活的这个世界很平静,没有Titanic,没有火山海啸,只有日复一日枯燥重复的生活。在吕品遭受家庭毁灭性背叛时,只有杨焕伸出援助之手,青梅竹马的感情,却在多年后因为无处不在的巨大差异而黯然分手。
  • 藏地密码1藏地密码1何马|小说一支由特种兵、考古学家、生物学家、密修高手等各色人物组成的神秘科考队,悄悄从西藏出发,开始了一场穿越全球生死禁地的探险之旅,他们要追寻藏传佛教千年隐秘历史的真相……西藏,到底向我们隐瞒了什么?!
  • 行星奇境行星奇境(美)斯坦利·温鲍姆|小说温鲍姆第一篇小说《火星历险》发表在《奇异故事》1934年7月号上。这个故事讲述一个宇航员在火星表面的旅程,陪同他的是畏首畏尾的火星人忒尔。这部小说的文笔优美、风趣幽默。而且火星上的外星人就是真的外星人,忒尔就是一位真正的可信的非人类角色。温鲍姆被称赞为第一位写出有文学性、聪明的科幻小说的科幻作家。接下来两年,温鲍姆的故事源源不断地从他在密尔沃基家中的打字机上产出,登上《奇异故事》和《惊异故事》的版面,然后戛然而止。
  • 停车场的秘密停车场的秘密茅一百|小说在远离人群的地下停车场,有多少不为人知的秘密。我叫李布森,是一个地下停车场保安,让我带你们参观繁华都市落幕后的恐慌。
  • 天中故事天中故事孟宪奎|小说小说是想借助身边小事展现一下中原大地近十年来的真实变化,乡村灭亡是一个世界性的必然均趋势,会在近百年内实现,乡村的浪漫只存在于文人的笔下,乡土作家全部是离开农村后在回忆中写农村,真正的农村愚昧,落后,困苦,历史上的任何一次灾难如战争,自然灾害,瘟疫等农民农村的受害程度都首当其冲,历史必然向前,作者有一种理性的盼望灭亡又在回忆中无法割舍的感情。
  • 笨蛋没活路笨蛋没活路(美)马里奥普佐|小说这是一部只有普佐才能写得出来的绝妙小说,充满力量与智慧,将矛头直指美国的黄金城市——纽约、好莱坞和洛杉矶的黑暗与腐朽。作家梅林穷困潦倒,过气作家奥萨诺灵感枯竭、生活糜烂,科里则是天生的赌棍……这是一个光怪陆离的世界。在这个世界里,男人毫不顾忌地滥用权力,女人们则兜售着自己的性感,到处都是贪婪、性、暴力和背叛。在这里,只有最强者才能幸存,而笨蛋则注定没有活路。
  • 花神谱花神谱于娅琴|小说无论是花,还是人,甚至这世间的万物——都需要被细心地呵护,关切地凝视,都需要一颗温柔对待的心。
  • 大莫纳大莫纳(法)阿兰·傅尼埃|小说法国二十世纪十大必读书,法国有史以来最经典的成长小说。《大莫纳》讲述了:倔强、憨厚的十七岁少年莫纳来到乡村学校,成为班上的领袖,人称“大莫纳”。一次偶然迷途中,他来到一个神秘庄园,这里有穿戴奇怪的男女,古老的房子,五花八门的马车,简直是童话中的世界!更令他惊奇的是,这儿是孩子们称王称霸的天下!在庄园,他见到美貌绝伦的少女伊冯娜,一见倾心。她弟弟弗朗茨正准备举行婚礼,新娘却突然不见,随后,弗朗茨也失踪了。第二天夜里,莫纳离开了庄园。
  • 下辈子,再来爱你下辈子,再来爱你|小说爱情里,没有规则、没有输赢、没有对错、没有英雄、没有智者、更没有天才……在经典的爱情里,只会有两个傻瓜,牵着彼此的手,傻傻地爱着,傻傻地生活着,傻傻地渡过一辈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