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30章

“琳儿,你的流星,还跟你玩藏猫猫吗?”傅筝回眸,已掩去了眼底的悲凉,故作欢快的玩笑道。

“他不玩啊,他说他是大男人,怎么能跟小丫头玩藏猫猫,然后我生气,我直接躲进去,他就只能来找我啦!”叶湘琳笑的亦欢,两颗虎牙露出来,煞是俏皮狡黠,“呵呵,流星有时还是很好玩的,我喜欢捉弄他,五皇嫂,我偷偷告诉你哦,去年夏天的时候,我在墙角逮了两只蛐蛐,然后悄悄钻进他的房间,把蛐蛐放进了他内衫里,结果啊,你猜怎么着?哈哈哈……”

“结果怎样?他发现啦?”傅筝情绪受了感染,颇有兴趣的问道。

叶湘琳止不住的笑,“结果流星穿衣服时发现了,还以为是侍候他的小太监失职,把那两只蛐蛐,生生的塞进了太监嘴里,逼的太监吃进肚子里了!”

“啊?竟然……呵呵,太好笑了,那可苦了太监了!”傅筝惊讶的张嘴,同样笑的乐不可吱,然而,嘴边的笑容,在眼帘里闯进一个人影后,渐渐消弭,直至殆尽。

“咦?五皇嫂,你怎么啦?干嘛不笑了?”叶湘琳停下笑,小脸抽搐着,看着傅筝木楞的表情,疑惑的顺着她的目光扭过头去,却是一楞,“二皇兄!”

叶羽宁的身影,越来越清晰,从林荫路上漫步而行,傅筝的大脑,在空白了近一分钟后,一旦反应过来,便急着想躲,结果,才一转身,便响起了他似笑非笑的话语,“恭亲王妃,可是你么?”

废话!

傅筝在心里暗骂一句,不得已停滞下步子,缓缓回头,堆起一个虚假的笑容,“我是平阳公主傅筝,请问你是……”他会装,难道她不会么?

闻言,叶湘琳欢笑道:“五皇嫂,这是我二皇兄海宁王,他很擅长书画,在大邺很有名气呢!”

“哦。”傅筝轻点头,目光偏移开来。

叶羽宁转瞬间便走近站定,朝着傅筝抱拳,笑容依旧懒洋洋的,“叶羽宁,公主称本王一声二哥便好,初次相识,若有唐突之处,还请五弟妹见谅!”

“……二哥!”傅筝几乎咬着牙,才从喉咙里挤出了这两个字,笑的连她都觉得假。

“二皇兄,你给琳儿的画像画好了吗?我还等着一睹为快呢!”叶湘琳拽住叶羽宁的宽袖,一脸期盼的问道。

叶羽宁点点头,“好了,瞧你猴急的样儿,二皇兄就怕今日进宫会被你缠上,昨晚赶工画好的,方才已令人给你送去兰溪斋了,还不回去看看?”

“真的哇!那太好了,我这就回去瞧瞧!”叶湘琳一听便激动了,兴奋的连蹦带跳,并把裙子一提,便转了方向跑去。

傅筝一急,“哎,琳儿——”

“对对,我怎么把五皇嫂忘了?”叶湘琳听到喊声,忙又跑回来,懊恼的拍着额头,尴尬的笑道:“五皇嫂,你跟我一起去兰溪斋吧!”

“好……”

“琳儿!”叶羽宁轻笑着打断,若有深意的瞥一眼傅筝,接道:“你去吧,二皇兄和你五皇嫂说几句话。”

傅筝立刻焦急,一把抓住叶湘琳的手,“我去看画像,海宁王有什么话,就现在说吧!”该死,除非她脑残了,不然怎敢单独和这个最无耻的男人呆一起?

“呵呵,五弟妹紧张什么?青天白日的,本王还能怎么……吓到你么?”漫不经心的话语,那拉长的语调,嘴角上扬的戏谑,叶羽宁轻拍着手中的折扇,看起来,很有几分玩世不恭的富家子弟样子。

傅筝忍不住哆嗦了下,眼中满是戒备,仍是摇头,“抱歉,海宁王,我今日累了,想先走了,改日再说吧!”

“五弟妹,你……”未出口的话,在眼角的余光突然触及到一角衣影时,嘎然而止,叶羽宁不着痕迹的松口道:“好吧,本王不勉强,五弟妹和琳儿快去吧!”

“谢二哥。”傅筝全然没注意到叶羽宁的眼神变化,听他放弃,心下一松,忙拉起茫然的叶湘琳往方才的方向走去。

叶羽宁原地伫立着,待她们的背影完全看不到了,才抬脚朝另一端行去。

碧波亭下的人工湖边,皇后白姝玉临风而立,娴静的面容,平淡的眼神,怔怔的望着那一汪碧水,思绪游离。

太监宫女全站在一侧的下方,摒息不语。

一道轻缓的脚步声,渐行渐近,在距离白姝玉一米远的台阶上停下,躬身参拜,“参见皇后娘娘!”

“海宁王!”

白姝玉一震,缓缓回身,看着叶羽宁,眸中闪过异样的情绪,“你,你回京了?”

“是,听闻皇后娘娘近来凤体欠安,夜里经常头痛无法入眠,臣特从京外灵泉山向灵泉寺的方丈讨了些治愈头痛的草药,听说效果很好,娘娘可试试。”叶羽宁面容平淡,从袖中拿出一纸包的药来,递向白姝玉,眸中却有一闪而逝的心痛。

白姝玉接过药,凤眸微垂,勉强挤出一抹笑来,“海宁王费心了,本宫这是老毛病了,海宁王无需惦记,这里风大,本宫这就回宫了!”

“是,臣恭送皇后娘娘!”

叶羽宁拱手,望着那远远而去的身影,久久的站在原地,久久的未曾说一句话。

兰溪斋。

傅筝借叶湘琳的地儿,小小的午睡了一会儿,待醒来时,床头坐的不是叶湘琳,却是皇帝叶迹舜!

“皇上!”

傅筝一惊,忙坐起身来,紧着下地穿鞋,想到这个男人竟坐在她身旁不知多久了,不禁一阵羞恼,语气有些不好的道:“皇上如何在这里?男女有别,皇上……”

“平阳,朕只是来看看你。”叶迹舜轻言,目不转睛的看着她,眸中渐升起一抹促狭的笑,“你睡着的样子,可比你醒来时好看多了!”

“呃,皇上你……你别胡说,我睡着的样子很端正的,又没有流口水,也不会说梦话什么的。”傅筝楞了楞,穿好绣鞋,站在床角,与叶迹舜保持了些距离。

叶迹舜缓缓而笑,“是吗?朕想说的是,你睡着时很安静柔和,一醒来就像身上长了刺,好像朕是坏人,在防着朕似的!”

“那……那还不是因为皇上有些无耻么?不然,不然我也不会……”傅筝结结巴巴的说着,声音越说越小,“无耻”二字,她已经说成了习惯,一张嘴竟说出去了,可是说了又收不回来,便囧囧的偏开脸,讷讷的补充道:“那个意思,反正皇上懂的,我,我是有夫之妇,皇上不可再跟我有肢体接触……”

“无耻?肢体接触?”叶迹舜的俊脸,隐隐在抽搐,俊眉不可抑制的上扬,没好气的道:“朕又不知你是平阳公主,朕当时还以为你是个哪里来的姑娘呢!怎么,朕在你眼里,就成了无耻之人吗?”

“反正……反正对我无礼的男人,都无耻!”傅筝撇撇嘴,声音又小了些,就是不看那脸成黑炭的男人。

叶迹舜忍不住拔高了音量,“那恭亲王呢?他跟你有肢体接触吗?”

闻言,傅筝脸偏的更厉害,整个脖子都快完全扭过去了,颊上迅速泛起了红,滚烫的令她感到羞囧,那个人岂止是跟她有肢体接触,吻她抱她背她,还在半夜偷偷把她的身子看光了……

“小心脖子扭断了!”见她如此,叶迹舜更没好气,脸色难看的很,“你过来坐这儿,朕又吃不了你!”

“你保证!”傅筝站着不动,警戒心极强的扔出话,事实证明,凡是姓叶的男人,是她要重点提防的!

叶迹舜气怒的站起身,冷瞪着她,咬牙道:“朕堂堂一国之君,你竟躲朕怕朕到如此地步,朕真是被你气死了!”

“皇上……”傅筝终于偏回脸,目光迎视上叶迹舜,看到他有些挫败的样子,怔了怔,步子往前移了两步,讷讷的小声道:“对不起,我只是,只是要牢记夫君的话,我是有夫之妇,要行为检点,不能……不能再做出有违妇德之事来,请皇上见谅!”搬出叶迹翎,这理由总该说服力极高了吧?

“夫君?恭亲王告诫你,要守妇德?”叶迹舜脸上的冷意,又增加了一分,垂在身体两侧的大手,渐握成拳,一瞬不瞬的盯着傅筝,毫无道理的质问,“你叫他夫君是什么意思?那天不是在叫他王爷么?你不是急着要他休了你,不愿做他的王妃么?”

他该死的介意,介意她那一声“夫君”,还说的那么自然,那么天经地义!

闻言,傅筝秀眉紧拢,只觉今日的大邺皇帝,哪里有些不对劲儿,许多事,都有悖常理,甚至有些无理取闹,召她进宫,是叶迹翎走之前定下的事,本该是再审她失贞之事的,结果到了慈云宫,却任何人都绝口不提,还设宴招待她,竟还要留她在宫里住,到了兰溪斋,他竟大驾光临,竟还坐在她的床头等她醒来,此时,话里话外,又让她不知所措,他究竟是什么意思?

“皇上,夫君说,是皇上开金口,让平阳暂为恭亲王妃的,那么夫君便言,只要平阳做一天王妃,便要谨守王妃的规矩,所以,平阳称一声夫君,也没什么不对。”

“平阳你——”

相对于傅筝的淡定,叶迹舜倒失了往日震慑朝堂的稳重,略有些急燥的原地踱着步子,未出口的话,憋在喉咙里,憋的他俊脸阴霾无比,却又不知该如何办,这个女子,让他兴趣深浓,不论这情深浅几分,至少眼前他很想得到她,她的傲气,让他有想要征服的欲望,这世上,还没有哪个女子,敢如她这般对他不屑!

傅筝茫然,“皇上,您大驾到此,是找平阳有事么?若有事,您派人传召平阳就好,不必亲自过来,让平阳受宠若惊……”

“平阳!”

叶迹舜滞下步子,回过头来,目光灼灼的看着傅筝,缓缓道:“你日后有什么打算?想真的做恭亲王的妾室,如此卑微的跟着他一辈子,还是……愿意永久的留在宫里,留在朕的身边?”

“什么?”

傅筝一震,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眸,如夜般漆黑的瞳孔中,满满的映着叶迹舜的脸,有一瞬,她以为自己幻听了,直到他走过来,轻轻的抱住她,那龙袍上的丝质冰凉扫过她的脸,她被贴在了他的胸口,聆听着他强而有力的心跳声时,她才蓦地清醒,他似乎……并不是在开玩笑!

“平阳,朕一言九鼎,只要你愿意,朕可以许诺于你,三千宠爱在你身,好不好?”叶迹舜光洁的下颚抵着傅筝的肩,嗓音低沉,却透着毫不迟疑的坚定。

有的人,只需一眼,便足以让另一个人,铭记在心一辈子,后来的后来,叶迹舜总是在想,若没有那个清晨的邂逅,他是不是就可以免去,一辈子的痛苦……

傅筝久久的陷在呆滞中,脑中嗡嗡作响,心跳,亦有些紊乱,不敢相信自己所听到的,不敢相信……以她现在的破败之身,竟还有男人愿意要她,这个男人,竟还是大邺天子!

“平阳……你在想什么?朕是真心对你说这些话的,你心中,究竟是怎么想的,你告诉朕,让朕来想办法,好么?”叶迹舜的嗓音很轻,似是怕吓着了怀中的人儿,柔柔的,带着安抚定心的力量。

傅筝游离的思绪,终于渐渐回笼,呼吸继而有些凌乱,从叶迹舜的怀里,猛的脱身出来,不敢直视上他的眼,微低着头,急急的道:“皇上,傅筝残花败柳,不配皇上如此,三千君宠,傅筝更是想都不敢想,请皇上恕罪!”

“若是你可以想呢?朕允许你想呢?平阳,朕既然想留下你,便不在乎你失贞,哪怕……哪怕你和恭亲王已经同房,朕也只要现在的你!”叶迹舜眸光紧紧锁着傅筝,一字一顿道:“朕要你抬起头,看着朕的眼睛告诉朕!”

“皇上!”

傅筝心中紧张起来,不安的缓缓抬眸,映入瞳孔的那双墨眸,深邃如海,炽热灼灼,她的影子在他眸中,清晰唯一,她不禁紧了紧呼吸,尽量婉转的表达出她的意思,“皇上,傅筝不愿想,无论夫君给傅筝什么样的地位身份,傅筝都愿接受。若他不写休书,傅筝便在恭亲王府过日子,若他写了休书,傅筝想带着丫环离开大邺,返回大周去。”她不曾说出口的是,就此,踏上寻找遥哥哥的路途,大周的京城,大周的皇宫,也要远远的离去了……

“平阳,你还回大周做什么?大周虽然是你的母国,但你出了这种事,你若回去,你父皇能饶得了你吗?大周的子民,能接受你吗?”叶迹舜生气,脸上是满满的怒容,大手伸出,紧紧的握住傅筝的柔荑,“听朕的,留在大邺,朕保你一世无忧,这有何不好?你为什么这么执拗?”

“不,皇上你……”傅筝语塞,想抽回手,叶迹舜攥的很紧,双颊不禁漫起一片红晕,结结巴巴的道:“关键还是……还是我,我对皇上只有敬重,没有男女之间的喜欢,所以不能留在皇上身边,皇上有那么美丽的皇后,还有万种风情的大小苏妃,何必……何必纠结于我呢?”

叶迹舜缓缓露出笑来,语气也轻快了许多,“朕就是喜欢,第一眼看到你就喜欢,理由朕以后告诉你,若你一时无法接受朕,朕可以等,在恭亲王离京的十日里,朕要你想清楚后告诉朕,如果你愿意,朕会和恭亲王摊牌,从他手里接走你,你一时不喜欢朕也不要紧,还有很久的时间,你可以试着慢慢去喜欢朕,朕会让你发现,朕比恭亲王会疼爱女人,他就是根冷木头,哪个女子也入不了眼,什么情调也没有,朕可比他好多了!”

“皇上……你先放开我,我……”傅筝脑子又凌乱,加大了力气甩他的手,他却始终紧握着,且专注的凝视着她,“你答应朕,朕就放手。”

傅筝完全心乱,“答应什么啊?”

“答应朕用十天的时间,给朕一个答案!”叶迹舜提醒她道。

傅筝立刻点头,“哦哦,好,我答应,我回去慢慢想。”

“呵呵。”叶迹舜轻轻一笑,果真松了手,而后从腰间解下一块玉佩来,放在傅筝的手心,贴近她的脸,低低的道:“你踩坏朕的玉佩,朕再赠你一块,若是这块玉佩你也踩坏,就做好无条件把你赔给朕的准备!”

上一章第29章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名门淑女名门淑女慕瑶慢|青春◆康若雅,本有着显赫身世的她却和外婆在乡下过着平淡的生活。a市名门只知康家有康宓薇,却少有人知道她康若雅。她就是那个可有可无的存在,是康家的耻辱! 无意中得知,自己从小的怪病是有原因的,好,真好!既然你们心虚难忍,那就好好算算这十五年的烂帐吧! ◆韩瑞,韩氏财团实际掌权人。集金钱、美貌、权势于一身的他是真正的天之骄子。这样的人本该是强烈的聚光灯,身边美女环绕、意气风发。然而,事实相反,韩瑞周围五米之内除了好友徐少杰再无他人! 商场上的韩瑞运筹帷幄、刚毅果断,年轻一代人中几乎无人与他比肩!可惜呀,在人们的印象中,这位才华横溢的商业巨子却是有病的!还是治不好的心理疾病! ◆本来无交集的两人却被一场宴会联系在一起。 宴会之上,一直一言不发的韩瑞,当着全场人的面为若雅解围,并且对若雅说:“我要你!” 全场为之震惊!媒体为之哗然!以为是麻雀变凤凰、病秧子对上药罐子,哪知却是真正的名门淑女、强强联合! ♥简介无能,文文实在。本文走温馨路线,宠文,喜欢的亲们可以先收藏O(∩_∩)O~。 在移动手机阅读平台上使用的名称为《财阀首席的名门淑女》
  • 堇色无恙支荷香堇色无恙支荷香灵犀无翼|青春沐堇秋家族白云庄控制江南经济,备受各方觊觎。 万俟芰荷闻知朝中在查白云庄,为了保护他,希望得到他的爱情进而劝服他。 谁知计划不如变化,白云庄的弃徒袁一鸣与芰荷展开一番暗战。天下大变,南曦弘光王朝抗北钺朝形式严峻。沐堇秋陪芰荷上晖州寻她的父兄,与北钺军激战,并得知芰荷一直骗他,愤然而去。芰荷腹中骨肉不保,安顿在赵由榔处。 沐堇秋一面光复皇室,一面寻找芰荷,经过多重磨难,终换来两情相守。
  • 复仇冷公主,要定你复仇冷公主,要定你宫惜水|青春踏进帝语贵族学院的一刻,命运就开始在他们三人中流转。冷酷霸道的他,“遇上我的那一刻起,夺了你的初吻。要定你,没商量。要报仇,我帮你。”温柔多情的他,“我这个人一向不喜欢和人争什么,但遇上你我想争一争。”被称为冷公主的她该如何选择?是他?是他?亲情,友情,爱情,她会如何处理?请拭目以待吧。
  • 撞上天真小千金撞上天真小千金小妖精洛雪|青春第一次相遇,他在众人面前留给了她一个冷漠的背影!第二次相遇,他竟然踩坏了她辛苦折成的纸飞机!!这也就算了,她可以好脾气的原谅,可是他竟然还将她可爱无敌的小飞机挥手扔进了身后的水池里淹死!!!莫哲轩是吧?这个仇她暮蓝雪记住了! 当冷漠的莫大少撞上天真可爱又邪恶无耻的暮家小千金,故事完美开场了…… 看两个豪门冤家怎么应对这场命运安排的“纸飞机情缘”!!!
  • 玩转魅色男团玩转魅色男团沫分离|青春龙钰学院“魅色男团”里面有着五位美如天神的尊贵王子:一个风流,一个冷漠,一个温柔,一个阳光,一个忧郁……他们桀骜不驯,玩世不恭。传闻,忧郁性格的王子被发现躺在自己最爱的玫瑰花园中,离奇地自杀身亡。虽然他是“魅色男团”中的忧郁王子,可也不用选择自杀这偏激的手法来诠释自己的这个称号吧!
  • 天行众8:幻龙之力天行众8:幻龙之力宴平乐|青春弑父之仇不共戴天,看雪尘大开杀戒!上有空军下有追兵包围让幻梦宗情势紧张,没想到此时残杀竟强行掳走了小宛,被带到北陀陵的她身上出现异变,苍焰赶得及救心爱的妻子吗……抢救小宛,深入绝杀极寒碉堡,冰封的水龙隐藏了什么惊人秘密?!夹在影舞、影雪中间的江雪,这次竟蹦出了个恋情“第四者”?!
  • 若纪若离若纪若离囡囝囚团|青春本书为长篇小说。丽人丽刀,那红衣少年,翩翩然立在她身前,搂着她腰上最有肉的部分!小土豆羞涩地低下头去,心中默念:“让调戏来得更猛烈些吧!”那一张风华绝代的面容啊,小土豆在心里流了一万吨口水,把红唇贴上去,笑容猥琐而凄凉。——我爱你,可是你太好,我爱不起。即使在爱情中,心怀卑微,小土豆也要实现一个伟大的理想——杀掉两个仇人,然后找个山头当土匪去,顺便,哈,只是顺便,拐个美男做押寨夫君!
  • 雪中悍刀行7:白发舞太安雪中悍刀行7:白发舞太安烽火戏诸侯|青春烽火戏诸侯开创奇幻武侠新世界,持续热销,再创高峰!北凉草包世子横空逆袭,一刀将这世俗捅了个透!奇异人物,奇幻场景,颠覆传统,荡气回肠,组成不一样的鲜活历史,不一样的瑰丽江湖!妖刀烽火颠覆传统用鬼斧般的文字创造了一个奇特而神秘的世界。这里有牵瘦马缺门牙见着歹人跑得比主子还快却是传说中的高手的老黄,有整日摇摇晃晃不求道却能一剑开天门,倒骑青牛的年轻道士,有刚出世便跌入武评第八,一声剑响成了陆地神仙敢叫天下第二劈海相送的断臂抠脚的老剑神,还有骑熊猫扛向日葵不太冷的少女杀手……
  • 以疼痛之名以疼痛之名祺小朵|青春朴树的歌声干净而透明,容易让人跌进无尽绵长的回忆中去,在香烟氤氲的烟雾中,我仿佛看到了曾经的她们,看到了我们的年少轻狂。微带着疲倦笑容的美丽的茹颜,倔强的面无表情的娃娃,流着泪的微微颤抖的安冉。这些影像都像放电影般在我脑海里盘旋不去。那个遥远的浙江,那个遥远的培烁,那里有我所有的爱与不爱。甚至,我甚至怀念那个男孩子,那个叫刀疤的,与我势不两立的男孩子。他曾是那样地为爱付出,又同样地被爱所伤,六年前,我们都还只是孩子,固执地一直往前跑而不愿回头张望的孩子。而四年之后,我坐在这松软的沙发上,回想起这些风吹的往事,心里除了无比的怀念与自责,更多的,则是怅惘。
  • 迷失在悲伤里的青春迷失在悲伤里的青春刘小备|青春水,有人说大学的生活热烈得像阳光,都是那么干净,却又刺痛自己……青暖和楚路——儿时的青梅竹马,青暖和娟离——学校里最好的姐妹,青春岁月的懵懂爱情便在他们之间悄然上演。高中伊始,青暖认识了娟离,她确定她们会成为知己,青暖也一直觉得自己和楚路是好兄弟。因此,她觉得自己是最幸福的人,也在那段年华里他们一起恋爱了。当发现爱情经不起岁月风蚀,友情出现裂痕的时候,曾一度认为自己很喜欢的男生在他们的生活里巡演一圈又归为零的时候,她们的爱情在高中毕业的那一刻又不知道该如何选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