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30章 此生无悔(2)

“找,一定要赶在那些人之前把她给我找到!”

萧景澜阴沉着脸,挥袖直接离开。

夜色渐深,空山寂静。

慕容薇不知道睡了几个时辰,迷迷糊糊睁开眼睛,只觉得周遭十分温暖,浑身疲乏,根本一动也不想动。

她睡得很香,这一觉仿佛还是在她慕容家温暖的大床里。

只是,耳边那震动的心跳声,还是让她明白过来,她还是在紫薇山深山的山林中。

抬起头,萧明睿睡得很沉,慕容薇伸手探了探,他额头的温度已经恢复正常了。

外面似传来鸟雀的叽喳声,篝火缓缓燃烧着,绿儿忽然进来了。

看到慕容薇醒了,她低声道:“小姐,奴婢瞧着天还黑着的,可能也快到卯末时分了。”

慕容薇顿时想到自己现在还躺在洛王怀里,连忙要起来,这一动就让萧明睿跟着醒了过来。

“吵醒你了,我瞧着快天亮了。”慕容薇说着。

萧明睿看了眼绿儿,伸手到腰间,找了个荷包出来,打开一看,却是一个精致的赤金祥龙纹怀表。

慕容薇看了一眼,西洋人传过来的怀表。

他打开看了看,慕容薇一瞧,现在的时间正是凌晨四点多。

天色虽黑,但很快就会亮起来了。

想必该得到消息来救援的人绝对不少。

慕容薇才从他怀里起来,失去了温暖,她顿时觉得浑身有些冷。

萧明睿淡淡道:“再睡会吧,我想到了白天,早晚会有人找来的。”

“不用了,我烧些茶喝。”慕容薇脸色微红,昨晚睡在他怀里已经是十分暧昧的事了。

现在怎么好当着丫鬟的面再睡。

香桃这时候也迷糊着醒了过来,绿儿数落了她一顿。

香桃红着脸,她也没想到自己昨晚怎的就吓得昏过去了,真是太丢人了。

“王爷!”吴景扶着门进来了,虽然脸色苍白,但看到洛王安然无恙,顿时松了口气。

“吴校尉,此次本王可是多亏了你拼死相救,本王心中感激。”萧明睿目光柔和,看得出他很重视这个侍卫。

吴景愧疚道:“王爷说什么呢,属下以前就陪着您在塞北,职责就是保护您,可是这回却还是让您受了重伤……”

“此次不怪你,只是当初陪我一道去塞北的人,如今只剩几个了……”萧明睿似有些感伤。

吴景在亲王府任职,是朝廷的武官,但同样也受命于洛王,早就被洛王收服了,自然对他也是忠心耿耿。这次如果不是他,洛王还真的是凶多吉少。

“奴婢听着外面似乎有什么动静。”绿儿忽然紧张地说。

众人都是一震。

吴景听着这话,连忙急着走到门前,透过石门的缝隙朝外看去。

只是此刻看着外面天色还黑着,但他仍然瞧见了远处有举着火把的一群黑衣人在搜寻着。

他心中咯噔一下,回头道:“王爷,是那群瓦剌人!”

萧明睿脸色沉了下来,“先把火熄灭了,他们未必能发现我们在此处。”

慕容薇也是赶紧熄灭了火堆,众人大气不敢出,实在让他们没想到这些瓦剌人居然能找到这里。

石室里顿时暗了下来,黑暗中只看到萧明睿坐了起来,慕容薇连忙上前扶住他。

萧明睿轻声说道:“别怕,不管如何,一切有我。”

慕容薇一颗不安的心陡然安定下来。

她不知道自己的命运会如何,可是,哪怕真的会死,能跟他在一起,她也觉得这辈子算是没白活了。

就算死了,天知道她会不会又穿越了。

只是再一次,还能不能遇到他呢?

慕容薇心中黯然。

今生相逢即是缘,她又怎能忘记这一切呢。

众人一时沉寂起来。

而外面那些围着周围打转的瓦剌人中,那托森很快发现了踪迹:“下过雨后这里的地面泥泞,可同样也留下了脚印。这里可有不少脚印,我看过附近的脚印就都在这里聚集了。定是在这附近没错。那洛王应该就在此处。”

大首领松了口气,“快点速战速决,我看山上出现了不少人,山下还有不少士兵搜山,我们如果不能尽快离开,早晚被逮住。”

二首领也是点头:“对,他身上带着……咱们,还是快些。”

说罢了这些人立刻分散开来,在这边一寸寸搜寻起来。

没过多久,就有人发现了隐秘石洞的存在。

慕容薇暗自叹息,听到人在撞击石门的声音,便知道万事休矣。

她忽然低头打起火折子,点燃了火把插在石洞里。

“看来,今天是逃不走了。”

她忽然笑了起来。

“王爷,待会我拖着他们,您和慕容小姐先走吧!我们可以先拖延些时间,说不准救兵就到了。”吴景紧张地说着。

萧明睿摇头:“没用的,我和她两人是逃不走的,现在他们一时半会还打不开这石门,能拖得一时是一时吧,真拖不了也无妨。”

他神色平静:“大不了舍了这一身便是!”

慕容薇深深地凝视着他,目光带着几分眷恋和温柔坚定。

“我陪着你。”

萧明睿回眸,嘴角扬起,眼底都是笑意:“好。”

不需要再说什么,在隆隆的撞击门的声音中,他们却如此安然。

时间似乎过得很快,又似乎过得很慢。

那石门终究抵挡不住几个大汉的攻击,眼看要倒了。

萧明睿拿起了自己的剑,站了起来。

“你——你身上还有伤,还是别动了。”慕容薇担心地说。

他摇摇头,神色似温柔,似怜惜:“你们主仆三人留在这里面不要出声,我和吴景在外面,待会出去迎敌,这样,他们应该是不会发现你们的。他们要抓的是我,我不想再连累了你。”

说罢,他大步走到了外室,银光一闪,宝剑出鞘。

此刻,他仿佛换了一个人般,从之前躺着虚弱无力,温柔笑语的翩翩美男子,变成了一个顶天立地的伟丈夫,高大的身躯似潜藏着无穷的力量,霸气英武,杀气腾腾,目光凌厉。光是一个眼神已经让人胆战心惊。

像一把绝世宝剑沉寂万年,一朝宝剑出鞘,龙吟九天,光芒万丈。

直到此刻,慕容薇才真正意识到他是个曾经驰骋沙场的将军,是个曾经浴血奋战过,宝剑染血,冷酷无情的塞北雄鹰。

这一刻,他不是写诗送她的那个洛王,也不是跟她谈笑风生,吻了她的那个男人,他只是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儿,为了保护自己所要保护的人而不惜一切的伟丈夫!

慕容薇心中震撼,她从没有如此的心弦震动过。

这一刻,他在她眼中仿佛成了擎天巨柱,可以抵挡无数危险,让她心中生起一股浓浓的安全感。

她知道,有这个男人在,谁也别想伤害她。

“我萧明睿,岂可束手就擒,便是死也要死得光明正大!”他看向吴景:“拿剑,跟本王出去迎敌!”

“王爷!”吴景眼中含悲:“属下遵命!”

慕容薇但觉心中疼痛得无以复加,她怎能做这种苟且偷生的事,“等等!”

她走到他面前,胸中有一股不顾一切的勇气,目光明亮而坚决地看着他:“若真要死,我陪你一道赴死!”

萧明睿目光一震,紧紧地望着面前的人儿,她小小的身躯似也有无限力量,明眸此刻坚决而执着,那样的目光让他心中一暖。

有一个女人愿意这样为了他赴死,夫复何求?

“傻瓜,我明白你的心意,只是我不想让你为我白白送死。”

慕容薇摇头:“殿下虽然是好意,可是难道您以为抓住您之后,那些人就不会进来搜查了吗?我们还是逃不掉。既然如此,何不拼力一搏?死了一个够本,死了两个赚了!”

萧明睿被她这话说得笑了起来。

他知道她说的情况可能发生,也知道很可能还没救到她,反而同样会害了她。

“你应该知道,跟我出去面对的是什么,你可想清楚了,我不希望你后悔。”萧明睿深深地望着她,眸光复杂。

慕容薇摇头,“我早就想清楚了,我绝不后悔!”

“好!”他握住她的手,看向那被撞开的石门轰然倒地,震得大地烟尘四起。

慕容薇伸手拔出了火把,和他并肩而立。

萧明睿回眸望着她,这一刻,他们之间无需多言。

他心中没有悲伤和不安,只有浓浓的斗志和温暖满足。

他终于找到了一个可以和他并肩而立的女子,这个女子同样在他心底留下了深深的印记。

就算时光荏苒,他也永远不会忘记,曾经有那么一个女子,在这样的夜晚,同生共死。

绿儿和香桃已经眼眶湿润,哭了起来。

她们也知道现在不是你死就是我活,各自找了木棍防身,如临大敌地围在了慕容薇身边。

短暂的地面震动之后,那些瓦剌人终于看清了里面的人。

本来他们是以为里面的人会恐惧害怕,可此刻他们却只看到几个一脸杀气,满脸赴死之意的人。

还未及说话,几个石子陡然飞至,碰的一声扫飞了洞前的几个人。

萧明睿并着吴景冲出了石洞,慕容薇和几个丫鬟也一道出来了。

火把的光芒之下,众人都清晰可见。

眼前的瓦剌之人约有数十人,这些人只是其中一部分。

另外有一些朝别的方向去找了。

大首领哼了一声,用蹩脚的大秦话说着:“没想到你们居然都在?有意思,这个是你的女人?待会杀了你,咱们一并把她带走回去给大王献礼!”

萧明睿神色阴冷:“那要看你们有没有这个能耐了!战场上打不过,就玩阴的搞起刺杀来了,你们以为自己能逃出去吗?山上恐怕已来了不少大秦士兵了吧?”

大首领正被他说中了心事,他现在的确最担心的事情就是被官兵发现。

“哼,我不跟你费口舌,来人,动手!”

“既如此,那便无话可说了。若是你们一定要冒着逃不出去的风险也要杀了本王,那本王今日也鱼死网破,叫你们什么也得不到!”

萧明睿剑光一闪,如龙入大海,剑光闪动间便是一人倒下,若非因为受伤,他的速度和武艺更为惊人。

吴景也冲上去拼杀起来,慕容薇三人其实是最危险的,一人拿着一根火把。

那些瓦剌人这时只把注意力放在洛王身上,但见洛王和侍卫居然受了伤还杀了好些人,顿时恼羞成怒。

“去,把那几个女人给抓住!”

立刻就有人手持刀剑朝慕容薇三人抓去。

萧明睿瞧得心急,却被人给缠住一时脱不开身,刚刚争斗间他身上的伤口再度裂开了,胸口早就被鲜血染红,再这么下去,他不被敌人抓住,自己也要失血过多而亡。

慕容薇举着火把朝那些来人捣去,他们不想被火烧,一时近不得身来。

恰在此时吴景保护着萧明睿,那二首领看得生气,挥手夺过一把刀,扬手就朝慕容薇射去。

“小心!”

众人的惊叫声传来,还未等慕容薇躲开,忽然半空中一道飞箭破空而来,当的一声撞飞了刀,再数箭射向了周遭围攻着慕容薇的瓦剌人。

树上似藏了十几个黑衣人,当中为首的男子戴着面具,此刻正手握一把强弓,连发数箭。

“公子,人没事!”

萧景澜提到嗓子眼的心才松了下来,刚准备上前救人,忽然山下火光熊熊,一群士兵急匆匆地赶了过来,瞬间便已经将瓦剌全都包围。

吴景大喜过望:“是援兵来了!”

大首领脸色大变,眼见大势已去,立刻大声道:“走!”

一群瓦剌人刚夺路而逃,却被大秦士兵追了上去。

此刻前来的士兵却是越来越多,慕容薇上前扶住萧明睿,见他胸前被血染红了,脸色难看:“快扶他进山洞,我要给他马上处理伤口——”

萧明睿脸色苍白,却低头冲她笑了:“别担心,本王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不会有事的。”

慕容薇眼眶红了起来:“当然不会有事。”

萧景澜藏在松树上,此刻众人都忙着去追瓦剌人了,根本没有人注意到他们。

他眼见着火光之中,慕容薇担忧焦急地望着洛王,神色阴霾。

他心中百转千回,此刻却恨得想冲上去。

这个女人恐怕到现在还没有想过一个问题,可他却已经想明白了。

那种深恐大势已去,无力挽回的愤怒让萧景澜双手紧握,眸露寒光。

那深厚的煞气让身边的属下个个胆战心惊。

“我不会输的。”他不信无可挽回,不信他就输得彻底!

此刻一员武将身披青色罩甲,头戴盔帽,急匆匆大步而来,见到洛王连忙行礼:“禁卫军统领胡万深拜见洛王殿下,臣救驾来迟……”

“胡统领请起。”

胡万深刚刚起来,见到萧明睿似深受重伤,吃了一惊,等看到他身边衣着不俗好似大家闺秀的慕容薇以及两个丫鬟打扮的女子,更是心中诧异。

“胡统领,殿下受了重伤,我们先扶他进去治伤!”

吴景心急火燎地扶着洛王进了石洞,慕容薇拿出金创药,正要给他上药,萧明睿却摇了摇头,让她两个丫鬟帮忙。

慕容薇一怔,被绿儿拉开到了外间。

胡万深和几个亲兵也进来了,后面还跟着一位御前侍卫和几个身着飞鱼服,佩绣春刀的通政司衙门中人。

看到慕容薇他们也很是诧异,盯着她看了很久。

那御前侍卫似乎想起了什么,刚要问慕容薇,那边吴景过来了:“王爷伤得不轻,你们可带了肩舆来,有没有大夫?”

那御前侍卫忙道:“快把肩舆和大夫请来,来之前为以防万一,都带来了。”

很快大夫便请来了,众人忙着进去看洛王,也没人关心慕容薇到底是谁了。

慕容薇站在门前望着里面的洛王,那大夫眉头紧皱:“王爷胸口被利刃所伤,失血过多,但因为伤口处理及时,好像又喝了些药,是以情况还算可以。只是方才又伤口裂开了,却是有些麻烦。现在怕是不能乘马车路上颠簸。”

“那就去皇觉寺吧,把王爷暂时安置在那里,等情况好些再回王府。”吴景说道。

萧明睿点点头,“就去皇觉寺吧。”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如果你曾奋不顾身爱上一个人如果你曾奋不顾身爱上一个人苏小懒|青春少女别琼被失败的初恋深深伤害,工作后却意外与初恋情人温沈锐相逢,她挣扎、质疑、愤怒,然而温沈锐却从容自若,与别琼达成和解后,以朋友身份出现在她身边,帮助她解决种种难题。迷雾渐渐拨开,别琼发现自己的生命中,原来一直有一个温柔沉默的守护者,可就在这个时候,她才遭遇到一生中最惨痛的离别……
  • 冬暖冬暖海鸥飞飞|青春孤单而又渴望温暖的15岁高中生程莫言,因为一场意外改变了她的命运,失语,并且诊断出自闭症,亲情友情都变得冷漠不堪,仅仅能与通过网络认识的一个名叫“消夏”的女孩子沟通。经历家庭的变故之后搬家开始新的生活,原本想平淡度过高中生活的程莫言遇见了同年级的风云人物秦歌,在接触中秦歌被程莫言的才华横溢和善良所打动,而另一个男孩韩放却因为很多年前的仇恨有预谋地接近程莫言……
  • 不悟不悟则慕|青春初相见他是人人欺负的落魄皇子,而她也只是洗衣局里小小的宫女。二十年的相伴,她只为他痴狂,为他双手沾满鲜血,助他君临天下纵使他爱的不是她,娶的人也不是她,她也要陪在他身边,成为他身边第一个站在朝堂上的女人和他后宫里唯一的女人,即使受尽天下人谩骂可那个自己最爱的人,为了他做尽所有荒唐事的人,却想置她于死地。“可若还有来世,我要你自幼便要爱慕我,崇敬我,为我扫除一切障碍,却要眼睁睁看着我,爱着一个,娶了另一个,两个却都不是你。你要爱我爱到痴狂爱到人尽皆知,却始终得不到我的全心全意,你要被我无数次的误会,伤害,为我流这一生仅有的几次眼泪,最后还要为我而死,死后也不得安宁这样,方才不负我这一生。”
  • 冷酷殿下的睡美人冷酷殿下的睡美人皆无艾尔|青春凌霄是国王指定的继承人,以修行的借口离开岛屿,只是想要在被重任禁锢之前赠自己一段自由。欧阳萌萌坦言内心疑问:“你爱羽音尔公主吗?还有,她爱你吗?”凌霄顿了三秒:“羽音尔公主曾说她欣赏我的音乐才华。”喂,那到底爱不爱啊!?政治婚姻要说爱,好有难度啊!
  • 夫如一夜春风来夫如一夜春风来乐玺|青春东羽国国舅宋意天因风流多情而备受这个国家的女人倾慕,外号国民相公。东羽国才女上官想因为一个意外与宋意天传绯闻传的沸沸扬扬。皇帝为了解决掉宋意天这个行走着的四处勾人烂桃花,于是一纸婚书让两个画风完全不一致的冤家成了一家。婚后,宋意天为完成救国就民的英雄大业,抛家弃妻,闯荡江湖,上官想为了完成宋家指标传宗接代,顶风作案,夫唱妇随,从帝京追他到了益州。上官想也因此结识了宋意天的师父,名门剑派的庄主章玦,身兼数职多重身份的江湖游侠夏游,流镜派美女掌门风涵秀,强盗联盟女当家余瑛则。
  • 九重宫阙(上)九重宫阙(上)云思遥|青春意外入宫,深陷其中,步步为营,机磁算尽,却无法控制自己的心意爱上一个本不该爱的人。为人淡然,不喜争夺,却被逼步入高位,这营中本就无真正的姐妹与敌人,但即使身处高位,却也高处不胜寒,奈何她却无回头之路……
  • 温暖的弦(张翰、张钧甯主演)温暖的弦(张翰、张钧甯主演)安宁|青春国民票选五十大经典言情,与《何以笙萧默》并称“破镜重圆”两大神作,千万读者流泪推荐,一代男神占南弦爱情史。 即便前方是充满荆棘的迷宫,但只要你在,我就会前行。因为你的心,是我去到世界尽头还想再回来的地方。追爱十年,愿所有等待终不被辜负。年少时稚嫩却深刻的爱情,没有因残忍的分手消亡,却让两个人在各自天涯的十年里,将那个禁忌的名字,养成了一道伤。谁比谁更熬不住相思?是终于归来的温暖,还是用了十年时间布阵设局,诱她归来的占南弦?男女之间的爱情,直似一场战争。不见硝烟弥漫,只需一记眼神、一抹微笑、一个亲吻、一句告白,便杀得她丢盔弃甲,举手投降。然而他却立刻宣布结婚,与别的女人。 这是一个温暖的故事,收藏一段失而复得的感情。愿你相信,即使披荆斩棘,即使岁月漫漫,那个你守候的人,终将为你而来。
  • 萌神要退货:独占男神250天萌神要退货:独占男神250天二孖|青春“号外!号外!比冰山还要更冰山的大少爷养了一条狗!还是一条名为夏晚安的哈巴狗!”这条消息不仅震惊了整个学院,更是惹火了夏晚安本人,于是,“啪——”的把报纸甩到正淡定玩着游戏机的某人面前,火气十足地质问道:“面瘫男,你几个意思!你说谁是狗了!”某人连眸都没抬起,冷冷开口道:“你知道三点水,加王字读什么?”“汪啊!”“乖!”夏晚安呆愣几秒,随即抓狂而去,泪流满面的对着天空握起小拳头,愤愤起誓道:“面瘫男!终有一天,我要你在我面前摇尾乞怜!”
  • 狼骑竹马来狼骑竹马来风非扬|青春小时候的青梅竹马出现,这似乎是一场顺理成章的爱情。可最后的最后太才发现,竹马是有目的的,竹马是一匹狼。狼和狐狸的较量。谁输谁赢,爱情里,谁能说得清楚。
  • 情到刻骨,原来如此情到刻骨,原来如此丁潇潇|青春他是江北司令,凶悍魁梧,狠毒霸道。她是江南闺秀,清丽温婉,貌美柔柔。他说,你到底想要什么?哪怕要这个天下,我也会为你去打!她望着眼前的男人。一字一顿,无比清晰地说,我只想要你去死!一次次的逃离,一次次的禁锢,他为她甘愿舍弃一切,却不曾换她看他一眼。而他,梨花树下那抹微笑,却是他此生心底最美的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