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8章 无动于衷伤,口绽放的梦(1)

接下来的日子都过得很忙碌,介于柏飞扬一心忙着金都财务方面的事,所以工程师那边就一直由堇辞自己跟进,好在柏飞扬细心安排,不出一个星期,堇辞便拿到了一大叠资料,包含了十年间关于建筑成本材料的方方面面,评估房屋的重置价值终于有了依据。

这样一来,要正确做好资产评估,就只差良氏内部资料了。趁吃饭的空挡,堇辞拨通了何楚清的电话,对方却告之自己正出差外地,并且她想要的资料属于企业的成本问题,涉及到商业机密,所以最核心的东西都掌握在良总手里,只有跟良总汇报了后才能去拿。

想到时间不多,拿资料刻不容缓,堇辞只好向他要来良辰的号码,自己试着拨打过去。

电话响了几声后,一个好听的女声传来:“喂,哪位?”

“你好,请问良总在吗?”堇辞按捺住内心的惊慌。

“你哪位?”对方继续问。

“我是会计师事务所的堇辞,我有公事想和良总谈。”堇辞公式化说。

那边沉默半响,答:“您稍等,良总正在开会,待会儿我请示他后回您。”

挂掉电话,堇辞舒了口气,原来不是他贴身手机,刚才还以为是他未婚妻接的电话呢。

没隔多久,手机响了,接听后,听筒里传来一个低沉的声音:“你好,我是良辰。”

“你好良总,我是堇辞。”自报家门后,堇辞直奔主题,“关于项目的评估问题,我需要到您那里拿点资料。”

“好的,你约个时间。”对方很客气。

“今天下午行吗?”

“四点我会在办公室。”

“那到时候见。”

“再见。”

合上手机,堇辞不禁忐忑,她对上次在他车上睡着的事仍心存芥蒂,不知他是不是也一样?

事务所与良品集团的距离差不多需要横跨整个城市,堇辞匆忙吃完中饭后就坐上了公交车,几经周转,终于在三点半赶到目的地。

大企业就是不同,整整二十八层,大厦外貌充满了时代气息,难怪只要提起本市的标志建筑,人们都会说出“良品集团”四个字。

经过层层询问,保安的层层检查,堇辞终于站到了“总经理”办公室门口。

“你就是堇小姐吧?”秘书友好的上前询问。

“是的,请问良总在吗?”堇辞记得她的声音,和打电话时接通的一样。

秘书指着门口左侧的沙发,“良总跟您约好的是四点,现在是三点五十,还有十分钟,您先坐坐吧。”

堇辞汗颜,有钱人果然时间观念强,一分钟都计算得清清楚楚。

四点整,不多不少,良辰果然准时出现了。

两人相互打了招呼,堇辞便随他进了办公室。

办公室比想象中还大,硕大的落地窗占了整面墙,温暖的阳光从窗外照进来,洒在木质地板上一层碎金。光与影的合作,将他英俊的脸庞勾勒都更加轮廓有致,一双墨黑如漆的眼瞳,在阳光的映衬下闪着耀眼的金芒。他就那么随意的坐着,却自带一种尊贵的神态。

堇辞有那么一瞬间的失神。

“坐吧。”他点头。

堇辞回过神,在他对面坐下。

“我已经跟财务部打过招呼,待会儿你去那里就可以拿到想要的资料了。”他玩弄着手上的钢笔,仿佛在克制内心的躁动。

“谢谢,那我没什么事了。”堇辞微微一笑,起身就要走。

“等等。”他叫住了她。

堇辞疑惑,“良总还有什么吩咐?”

“堇小姐专程过来找我,就是为了拿资料?”

堇辞感到莫名其妙,出于礼貌,还是面带微笑:“是的,我只是拿资料而已。”

他斜身靠在椅背上,整了整蓝色衬衫上的领带,表情不悦,“我以为你过来,会告诉我关于你跟我儿子的那个承诺。”

堇辞一楞,最近太忙,倒是忘记了这档子事。

“西晰每天都很期待你实现承诺。”

“你知道了我们的小秘密?”

“知道一半,西晰很聪明,很难从他嘴里套出东西。”

“那麻烦你告诉他,我会实现我诺言的,只是最近比较忙,可能要多等几日。”

“假如我让事务所放你几天假呢?”

听到他这话,她有些恼火:“良总,我知道像您这样的大人物,做任何事都轻而易举,甚至叫事务所解雇我都易如反掌。但我希望您明白,我有个人自由的权利。如果我不高兴,我也会请假休息,谁也不会强制我做什么。同样,如果我高兴,谁也没权利让我休息。”

他表情郑重的说:“我有监护我儿子的权利,更有保护我儿子健康的理由,他最近每天都很晚才睡,有违医生的嘱咐,对身体有害。”

堇辞怔了怔,平息了怒火,“我不知道,原来他对那个承诺这么上心。”

“堇小姐,我希望你能抽个空,跟我儿子联系一下,至少,让他不要每天都这么惦记。”

“我会的,不过我需要一天时间整理好资料。”

“希望你能兑现你的诺言。”

“我不是个失信的人。”堇辞转身向门口走去。

“对了,堇小姐。”他再次叫住她。

“良总还有什么指教?”她没好气的再次转身。

“没什么。”他顿了顿,“只是想问问,如果你心情不好,会去做什么?”

见他态度平和,她软下语气,“我运动神经不发达,压力大的时候,我通常选择下厨,做顿丰盛的给自己吃,然后心情就好了。”

他愣了愣,说:“不错的提议。”

堇辞扯嘴一笑,替他关上门,徒步下一层楼,来到财务部。如他所讲,里面的人早就准备好资料,见她来后就连忙双手奉上,她答了声谢,便径直拐到电梯口,按下标志。

“叮”的一声,电梯门打开,里面站着个儒雅温和的男人,她走进去,在对视他的一刹那,一道轻声的惊呼从他嘴里喊出,“堇辞?”

堇辞愣,“请问你哪位?”

他眉头一皱,神色复杂,“我们不是说好了吗,就算分手也是朋友,不要装着不认识。”

“分手?你的意思是。”堇辞挑眉。

“叫出我的名字就这么困难吗?”他沮丧的说。

“不好意思,我不认识你。”

“都这么久了你还放不下?而且,当初是你要分手的。”

堇辞无奈:“先生你一定是认错人了,我不认识你,更不记得我有个男朋友。”

“不记得?”男人掏出手机,打开里面一张图片,“那这张照片里的人是谁?”

堇辞瞥眼他手机,立即傻了眼,照片上的两个人甜蜜的依偎在一起,男的固然是面前这个人,而女的,正是跟她长得一模一样。

“这年头,怎么跟我长得像的人这么多。”她嘀咕。

他还要辩驳,只听“叮”的一声,电梯门打开,原来已经到了一楼。

堇辞回过神,走出电梯,在看见准备插身而过的人时,脚不由得顿住。

“良总。”还在电梯里的男人从她身后殷勤的喊了一句。

堇辞趁机往前走,依稀听见良辰和那男人在客套。

时间已经五点半,又是下班高峰,在这个时间这种路段要搭上公交车不是件容易事。出了大门,堇辞微蹙眉头,正盘算着是坐公交还是打的,一辆车突然在她身后鸣喇叭。

回头一看,原来是带着五个8的黑色宝马。

车窗降了下来,良辰探出头,“到哪儿去,我送你。”

“不用了,我打的。”她拒绝。

“这个时间是的士交接班的时候,没有人会愿意载你。公交车站台也很远,等你走到了,也不一定能赶上最后一班。”

他把话说到这份上,她自然也没有了推脱的借口,只好拉开后座车门,不大情愿的坐了进去。

两人坐在车里,他身上总散发出淡淡的薄荷味,像极了夏天的味道,她不由自主的深吸几口。

“刚才那人,你认识?”他忽然开口。

“不认识。”她摇头,“不过他似乎认识我。”

他别有意味的看她一眼。

“能不能告诉我他叫什么名字?”

“他叫温之瑞,是市公安经侦局处长。”他没多问,如实说。

得到答案,她并未欣喜,反而叹口气,她只知四年前车祸醒来后,她失去了很多记忆。她的养母也突然因病去世,并没来得及告诉她,在她的生命中还有哪些重要的人。幸好她还记得曾经学过的知识,更记得自己刚考上高级会计师的头衔,若不是靠着这项技能进入事务所,她恐怕早就饿死街头了。

本以为养母就是世上唯一的亲人,她也早已习惯一个人,却没想到四年过去了,突然之间竟冒出一个前任男朋友,关键是她对他毫无印象,一时间叫她如何接受。

“想好到哪儿去没?”他问。

“你呢?”她心乱如麻,一时也不知该去哪儿。

“我去采纳你的建议。”

“下厨?”

“嗯。”

堇辞困惑,“这条路的方向好像没有别墅。”

“我不是回家。”他一手握着方向盘,一手指了指前方的“雅致”饭店,“我到那儿去做。”

“为什么不在家里?”她惊讶。

他没回答,专心开车。

“把我放到前面的路口就行了。”他不说,她便不再问。

过了红绿灯,车在路口停下。

“谢了。”堇辞拎包下车。

没走几步,他从车窗里探出头来,“你去哪儿?”

她耸耸肩,“暂时还不想回家,到处逛逛吧。”

他顿了顿,说:“不知道你愿不愿意抽个空,当一下我的美食专家?”

她垂眸。

“你不愿意也没关系。”他有些失望。

她想了想,莞尔一笑,“好吧。”

他欣喜起来。

两人一起走进“雅致”,因为是后门,所以并没有热情的门童前来招呼。堇辞正诧异为什么要走后面,一个戴着厨师帽子的中年男人及时迎了上来,脸上堆满笑容,“怎么来也不提前打个电话。”

“临时决定的。”良辰淡淡的说,“那个小厨房,今天有空吗?”

“你良大总裁来了,就是没空也得有空啊。”男人调侃道,眼睛瞥到他身后的堇辞时,惊讶的叫起来,“哟,还带了个美女来!”

“只是朋友。”良辰解释,为堇辞介绍起来,“堇小姐,这是赵大厨师,这里的主厨。”

“堇小姐今天有口福了,我跟良总认识四年,你还是第一个被他领过来的。”赵厨笑眯眯的看着她,神色略有意味。

“早就听说‘雅致’的口味好,没想到今天能见到这里的主厨,真是我的荣幸。”堇辞客套道。

“堇小姐可真会说话,难怪。”话到一半,赵厨望了眼后面的良辰,还是把话咽了下去,笑嘻嘻的说,“食材早就准备好了,二位跟我来吧。”

平时饭店吃得不少,但进入厨房参观还是第一次。

堇辞一路好奇的往里走,高级饭店就是不一样,连厨房都大得夸张,穿过一个又一个玄关,经过一个又一个橱柜,终于在饭店最深处的一个小房间门口停下。

打开房门,赵厨一脸骄傲,“这就是我的私人厨房,不过良总喜欢,我就忍痛让给他啦!”

堇辞欣喜的率先进去,这里虽然不大,但麻雀虽小却五脏俱全,只要做饭时能想到的,这里都应有尽有。房里的装修也极其简约,绿白相间,窗台上还有几盆小盆栽,是她喜欢的风格。

赵厨不知什么时候已出去。

良辰眯着眸子,露出浅浅的笑容。

“窗外也很漂亮!”堇辞兴奋的跑到窗前,眼前豁然开朗。

外面是个四四方方的小院子,种满了开得正艳的腊梅,黄色花瓣透明润滑,在寒风中轻轻摇曳,散发出阵阵清香,令人心旷神怡。

腊梅中间只留一条小径,从院门口一直通往尽头,想来是供人行走的。

“喜欢吗?”他在她身后轻轻的问。

她高兴的猛烈点头,“这里简直就是人间仙境。”

“看来我没白种。”

“你种的?”她惊诧。

“西晰的妈妈很喜欢腊梅,虽然她有花粉过敏症,可偏偏对腊梅不会过敏。”

“她真幸福。”

“可惜她还没见到这片腊梅园就走了。”良辰神色黯淡,仿佛忆起了不愉快的往事。堇辞不再多说,静静的看着窗外。

好半天,他回过神,缓缓开口,“你先坐会儿,我来下厨。”

“好。”她笑笑,看着他脱下大衣,围上围裙,在菜篮里挑拣菜,像居家男般,让人完全没有距离感。

“其实在办公室我问你喜好时,你的回答让我很诧异。”他切着菜说。

“为什么?”她明知故问。

“因为竟然跟我的喜好一样。”他自嘲的笑,“不过我是后天培养的,以前西晰的妈妈总怪我对他不上心,为了照顾她,我就学下厨哄她开心。”

“后来你就不知不觉喜欢上下厨了。”她替他说。

“嗯,下厨能让我乐在其中,暂时忘记烦恼。”他不痛不痒的说。

暮色降临,天上缀着稀疏的星光,因为离市中心较远,所以这一带并没有繁华的灯红酒绿,只有隔山差五的高楼亮着孤独的霓虹灯。街道是清冷了些,但难得的是多了份远离尘嚣的宁静。

在良辰的带领下,堇辞进了另一房间,不同于厨房的装修,这里古香古色,红木家具,连窗户都设计成花雕小轩窗,颇有中式古典的味道,坐在这种环境里品尝美食,有着说不出的韵味。

况且,小木桌上摆设的菜肴,色香味俱全,十分映衬这里的环境。

“没想到你的厨艺这么了得。”堇辞不住夸赞,“好多大厨都比不上你。”

“希望你不会觉得来这里是浪费时间。”

“当然不会,你不知道我有多荣幸!”

“如果你喜欢,下次我再带你来。”他说。

“我不明白,既然你这么会做菜,为什么不愿意自己做给自己吃呢?”她突然想起他说过,平时除了应酬就是吃方便面。

他坦然:“厨艺好又怎么样,没有人品尝不是更寂寞?我不开心的时候在这里下厨,做完后就走人,几乎不吃。”

“怪不得你这么苗条。”堇辞说笑,“哪像我,做完饭菜后就拼命吃,吃得现在连腰都快看不见了。”

她摸着腰做个夸张的动作,竟惹来他的梨涡浅笑,一双幽深的眸子,就这样定定的看着她。

她感觉脸滚烫起来,连忙低头,吃着碗里的菜。

“可以问你个问题吗?”他突然问。

“好。”她抬起头。

“你有没有男朋友?”

“没有。”

他笑了,她却不依,“那我也要问你个问题。”

“可以。”

“你为什么还不结婚?”

“为什么这么问。”

她伸出四个手指头,“外界传闻你和叶家千金的婚事都足足四年了。”

他答不对题,“所以你希望我快点结婚?”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孽凰:皇后善谋孽凰:皇后善谋云哲|青春苏慕晴战场受伤后,穿越成南岳王朝皇后。面对骄横跋扈的宠妃,密谋篡位的权臣、虎视眈眈的敌国,身为弃后的她,要如何扭转乾坤?靠着无双智计,苏慕晴步步为营,一点点扭转劣势;与南岳皇帝北堂风的感情,也在守望相助共抗敌人的过程中,逐渐萌生。然而战火初熄,局势方定,后宫突然走出一位与慕晴一模一样的女子,她说:“我才是真正的皇后苏慕晴。”面对扑朔迷离的这一切,苏慕晴,究竟是要孤身远走,从此江湖逍遥,还是涅槃重生,成为冲天而飞的“孽凰”!
  • 许你晚风凉许你晚风凉谢宁远|青春盲人男孩许和风与游泳队的自卑少女齐小夏,是两座彼此陪伴的小孤岛,见证对方全部青涩美好的岁月。他们原本平静的高中岁月因为古惑仔少年孙江宁的蓄意介入而掀起千层浪,先是和风假装眼盲十年的秘密被一朝戳穿,再是小夏放弃泳池梦想,奋不顾身地紧追和风漂洋过海到东京,开始日夜辛苦地打工留学。短短两三年,三个人的生活都面目全非,在一环接一环的欺骗与裂痕之后,和风再一次鼓起勇气找回小夏,给她北海道的漫天大雪,给她轮船上的烛火之夜,谁知就在小夏陷入徘徊时,年轻的和风也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困境,家族破产,暴食症,孙江宁的干扰与威胁……
  • 校草大人的ACE女佣校草大人的ACE女佣错错儿|青春纳尼,她啥也没干啊,为啥一夜之间成了学校的风云人物?惹上了最难缠的人物,还被神秘的外国王子盯上。不要啊,小声滴说,她可是有未婚夫滴哦~~~她那个冰冷倨傲娃娃亲的校草大人未婚夫,可是会吃醋的哦~~~~校草大人一吃醋,她的人生就悲剧了~~~~变身女佣各种各种啥啥你懂得~~~呜呜
  • 有些人,等着等着就忘了有些人,等着等着就忘了小人物的微笑|青春成长的寂寥,走过的孤独,从来不奢望能够地久天长,但,见你匆匆的来过,又匆匆的离开,心还是会寂寞。……幻想只要粉碎便好了,可心情该如何重归自由呢?
  • 学院:拽校花VS王牌校草学院:拽校花VS王牌校草公子苏倾|青春她到底是谁。是他全心守护的妹妹?是他总爱调戏的少年?是他寻找已久的至亲?亦或是与他有着契约诅咒关系的恋人?她的身上到底有什么秘密【本文美男多多,精彩多多。】
  • 茗倾天下茗倾天下辛云熙|青春她,叶家大小姐叶茗儿。天生七窍玲珑心,智计百出。二九年华独挑摇摇欲坠的家业族业。打丫鬟,灭渣男,贪心婶婶黑心叔伯……统统来过招,招招不落空。宅斗商战,手到擒来,鬼魅魍魉尽逃不出她纤纤掌心。谁说心机宅斗不上台面,只能是茶杯里的风暴?什么皇族皇子、天下第一才子、南疆赫赫毒司……各种美男为我折腰。巧手煮一杯清茶倾天下英豪,看我江山为杯,权谋为茶,绕指缠绵为水,泡出堂堂盛世天下。
  • 匆匆那年旧情重燃:初恋爱匆匆那年旧情重燃:初恋爱九夜茴|青春《匆匆那年》旧情重燃,《初恋爱》再度夺目上阵。初恋、暗恋、虐恋……在情感的小径交叉的花园里,当谜底在最后一刻揭开时,永失我爱的绝望,与时光不再的虚妄会让你对现实重生怜情悯意。 九夜茴迄今为止最成熟、最催泪、结构最完美的作品。在二十多家影视机构竞争中,最终被神秘买家以过2000万天价购得电影改编权,同名电影2015贺岁档隆重献映。
  • 浮游叙浮游叙蓝宫调|青春《浮游叙》不像是一本书,更像是一场华丽的冒险。在蓝老师的笔触下,我们跟着姚小双一起冒险,从月光城堡到小人国,遇到了各种各样的人,与他们经历各种传奇。
  • 是日夏茗是日夏茗夏茗悠|青春有那么一个人,被你伤害以后,能继续爱你胜过一切;有那么一个人,为了证明他喜欢你,在索然寡味的路上走了很远很远;有那么一个人,陪着你度过云淡风轻的每一天,日子过得又美又缓。
  • 一霎风雨我爱过你一霎风雨我爱过你晴空蓝兮|青春晴空蓝兮继《良辰讵可待》后又一力作!离开后才知道,原来我根本放不下你……她是新出道的小歌星,他是风流不羁的天之骄子。他们的纠缠唯有“爱”字可解!一次偶然邂逅,他们均是带着心伤的沦落人。繁华都市的再度相逢,她是新出道的小歌星,他是风流不羁的天之骄子。他们选择以地下情的方式继续,只要身体的温度,不要情感的慰藉。感情的戏,是谁最有演技?是谁先要求起“唯一”?她不曾意识到,他的心如那颗藏在俄罗斯娃娃最深处的钻石,需要去一层层打开,才能收获那美丽的璀璨。究竟什么时候,他们之间的纠缠,变得唯有那个“爱”字可解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