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30章 见未来君若无心我便休(1)

这样一想,不禁朝他看了一眼,却见他淡淡的目光似乎也正从她身上掠过。

璇玑不觉微窘,别开了头,却撞上另一道目光,紫宁王爷龙立煜。

那眸里的火热,像要把她生吞活剥了一般。

想起在柳湖畔,他嘴唇在她肌肤上蠕动的感觉,那股心寒又涌了上来。心里叹了口气,她实在想不明白她到底是哪一点教他看上了,若要美人,这位王爷只怕多的是,她和他的交集,似乎只是——她打过他,难不成这龙立煜真是个受虐狂?

年璇玑……龙立煜看璇玑低下头,心下冷笑,紧握住拳。他又往皇帝的方向看去,隐约中,他只觉龙非离有意无意瞥了他一眼。

在龙立煜身旁的龙梓锦却一直注视着太后背后的如意。

如意微微看了侧首的吉祥一下,吉祥眸光掠过皇帝,又在璇玑身上顿了顿,嘴角噙起抹若有若无的笑意,有点冷,有抹嘲弄。

如意苦笑,却被灼灼的视线掘住,抬头便见龙梓锦深深凝着她。

这些辗转间的复杂,蝶风却并没有注意,她只关心一个人——安瑾。她原先在如意手下做事,只是如意这人似乎从不立党结派,对每个人和善,她待蝶风甚好,但蝶风却也算不得她的心腹。

后来如意派遣她去服侍璇玑,她跟了璇玑,便一心向着这位年嫔娘娘。

安瑾自璇玑进来就冷冷盯着她,那眼神里的诡谲,蝶风又怒又惊,只怕她对璇玑不利。

这时,一道银铃般清脆的声音却从内屋里传来,“娘娘们都很漂亮哦。”

数个婢女簇拥着,一位周身罗翠的娇走了出来。

“你这不懂礼数的丫头,大家都在等着你呢。”太后笑斥道。

“母后,九哥不怪罪便成。”来人正是玉致公主,她走到龙非离面前,福了一福,甜美的眸子凝着龙非离溜溜转。

夏桑就站在龙非离背后,他看了玉致一眼,又轻轻侧过头。

龙非离笑道:“玉致,过来见过朕的皇后。”

坐在他身旁的郁弥秀闻言,娇羞一笑。

朕的皇后。璇玑心里一涩,随即想,这里涩闷的又岂止是自己。不觉扯了个笑。

龙非离七岁即位,十四岁上下太后便为他了妃嫔,但后位与四宫的妃位却一直悬着,直到先前的大婚。玉致离宫数年,对他的几名新妃却是不认识的。

“皇后嫂嫂好。”她飞快冲皇后喊了声。

郁弥秀正想回话,哪知这小公主已经走了下去和龙非离几位新妃打起招呼来。

她一愕,龙非离伸手握住她的手,笑道:“玉致自小便教母后和三哥惯成这性子,皇后别见怪才好。”

太后笑骂道:“皇上这话可怨死哀家了。这儿最惯她的还不是你。”

郁弥秀虽不喜玉致礼数不周,但很早之前便听说过这玉致公主比真正的金枝玉叶更金贵,先皇皇帝太后都对她娇宠之极,加之现在皇帝又对温声细语,她甜喜上眉梢,心里哪还顾得上去管玉致。

“华姐姐好,不对,现在是华妃嫂嫂了。”玉致走到华妃面前,笑道。

华妃娇叱道:“小丫头,乱嚼什么舌根子。”

华敏是太后的侄女,在成为皇帝的妃子前也进过宫多次,是以和玉致算是旧识。

玉致眼珠一转,道:“你不愿意我叫你嫂嫂,这里可是很多人抢着要呢。”

华妃嗔怒,只不去理她。

玉致哈哈一笑,又走去与龙非离其他几位新妃打招呼。见过慧妃和安瑾以后,她在璇玑面前站好,蹙眉看了她好一阵子,“你是年嫔嫂嫂?咱们是不是在哪儿见过?”

璇玑黑线,挤出个笑,道:“想来是公主认错了。”

玉致走出来的当口,璇玑也早已认出,这小公主就是当日在储秀殿门外遇到的那名管她要衣服的少女。

她当然不会白目到承认自己就是骗她猪在天上飞的人,再说那天她在储秀殿的事也不能让人知道。

玉致又狐疑地瞅了她好阵子,才回到太后身旁坐下了。

这时,太后却道:“年嫔啊,哀家日前听宫中几个外事女官谈起,才知道你母亲病了,是吗?”

璇玑心里一咯噔,怎么又绕到她头上来了?

她突然想起年相那信笺,这时一个激灵,他让她回去,是不是想从她嘴里知道些什么?原来的璇玑是不是和年相有什么约定?

这连串想起来,那日在储秀殿听到的……与匈奴开战在即,龙非离移交兵权的事——她越想越心惊。

太后是有意还是无意提起?

突然又有个想法冒上来——那小札预言龙非离会携她一起去找大将军王的后人,可是,如果说已经预见了未来呢,那未来可以改变吗?

她绝对不会把龙非离的事情告诉年相,但如果她借此提出回家省亲,是不是这次就能藉机从年府逃跑呢?

退一步来说,既使这次她逃不掉,她是不是可以借此查探一下逃跑路线?

太后这样问到底安的是什么心思,这女人一直想要她的命——如果自己回答是,即是说自己和外家一直互通消息。她想了想,倒不如不正面回答。

压住心里的颤抖,离了座,到皇帝,太后面前跪下,道:“皇上,太后娘娘,臣妾惶恐,知道万万不该提这请求,只是母亲病重,臣妾实在忧思难安,恳请出宫一趟,看看母亲。”

太后神色微凝道:“哀家还预备让皇后备些礼品和宫中好药,让宫中几个医女走一趟的,虽说后妃不可轻易离宫,现在,你这样说,倒也无可厚非,这——皇上,你拿个主意吧。”

龙非离道:“年相对西凉功劳至大,又是朕的丈人,现在年夫人病重,朕也好生惦念,这样吧,朕明日与年嫔到年府走一趟。”

皇帝的话一出,所有人都是吃惊艳羡却又嫉妒。

月前,皇后父亲染病,皇帝也只是派了太医过去。凭什么她年嫔就得到圣眷,皇帝为她罢了早朝还不够,现在还要携她回家省亲!这等荣耀,即使是皇后也还没有过。

璇玑低着头,看不到龙非离的神色,他的声音低沉,但也不愠不洌,她却突然有种心悸的感觉,强烈的不安战栗把她压得透不过去气来。

席间,她想看看龙非离,但不知为什么,却一直不敢看他。

后来的宴食,她也食不知瀡,其实说是家宴,也不过是每人前面放了小榻分开吃食。

宴罢,她领着蝶风走出华音宫,那些妃嫔虽一个个笑得花儿般,但暗里看她的眼光,便似要把她戳穿一般。

璇玑怔怔仲仲走到御花园,突然一声娇笑在背后响起。

“小太监。”

她一怔,蝶风众婢也愣住,一个人从后面转了出来。

却是那玉致公主。

“年嫔嫂嫂,小太监。”她眼珠碌碌,黠笑道。

璇玑知道她认出来了,讪笑一声。

玉致倒没为难她,并没追问那天她到底为什么要乔装太监,只道:“你那天是不是掉了东西?”

她这话一出,璇玑大吃一惊,失声道:“那本小札在你那里?”

“哈哈,果然是你的哦。”玉致抚掌大笑,又问:“很重要的东西么?”

其实她看璇玑神色,已猜到七八分。

璇玑焦灼,急道:“你是不是已经看过了?”

玉致点点头,又蹙眉道:“可是里面什么东西也没有啊。”

璇玑又喜又疑,那就是说那些要命的札文玉致还没有看到,是札文显现后又消失了吗?不管怎样,先把这小札拿回再说!

“公主,那是璇玑很重要的东西,请把她还给璇玑好吗?”

玉致眨眨眼,道:“年嫂嫂,你拿东西跟玉致换吧。”

“公主想要什么啊?”璇玑好声好气笑问,心里直想把这欠扁的死丫头掐死!

“你把九哥给玉致,玉致就把那本本还给你。”玉致一本正经道。

蝶风等人都倒抽口气,这玉致公主说话还真是肆无忌惮。

璇玑黑线,你九哥是我的吗?

她忍着伸手到玉致颈子的欲望,深吸了口气,扯了个笑,道:“行行行,你拿去吧,甭客气!”

“哇!”玉致大笑,向旁边的人道:“九哥,你是玉致的了哦。”

璇玑吃了一惊,却听到蝶风等人惶恐下跪:“奴婢叩见皇上。”

她彻底呆掉——又战兢地往旁边看去,御花园里,龙非离正冷冷看着她,后面跟了徐熹,夏桑和清风等人,还有……龙梓锦,安瑾,吉祥也在?

这都是什么组合?不过,呃……人很齐啊!

“臣妾见过皇上。”她垂了眸,头皮发麻——这刚刚她说了什么啊,把皇帝给别人?

龙非离一脸不善,应该不是为她说的话生气吧?

良久,没有声音。

眼角余光是蝶风等人还惊颤着跪在地上。她心里七上八下,这时,玉致又附嘴到她耳边道:“估计九哥玉致是拿不了了,玉致好好想想,看嫂嫂你能拿什么跟玉致交换,想到再来找你哦!”

玉致说完,吹着口哨,蹦跳着便走得老远。

这下,璇玑的小宇宙终于忍不住爆发,抬眸喊道:“死丫头,东西给老娘拿回来!”

当然,璇玑没追着玉致,不久之后,还答应了玉致的交换条件,两人去做了些荒唐事,惹了很大的危险,龙非离知道后大怒,一气之下要把玉致嫁给外姓藩王,璇玑死活求情,却被龙非离禁足在储秀殿,准确说是——在储秀殿的龙帷内,足足折腾了三天,龙非离才赦了玉致的“嫁”祸。

只是,那是从年府回来不久以后的后话了。

现在,她莲步方移,手却教一只温热的掌捉住。

她咬唇看去,龙非离一脸寒霜。

现在,她莲步方移,手却教一只温热的掌捉住。

她咬唇看去,龙非离一脸寒霜。

她不敢再捻龙须,只能恨恨用眼神秒杀玉致跑得速度的欢快背影,估计是最后那句“老娘”比较通俗,众人一脸惊愣地看着她。

“臣妾——”她也愣愣着和龙非离交握的手,把脑袋搜刮净,想说句什么,奈何无话。

龙非离拉过她,冷冷往前走。

头脑发热只是暂时,虽然现在胆惊心战,璇玑总算还是个尽责的主子,看着跪了一地的凤鹫宫的宫人,低声道:“皇上,能不能让他们先起来?”

龙非离回头朝夏桑淡淡道:“夏桑,他们的主子什么时候回来,就让他们什么时候起来。”

“奴才遵旨。”

龙梓锦看着夏桑那颇言不由衷的应答,笑道:“夏桑,本王能猜到你在想什么。”

夏桑翻翻白眼。

“为什么做这苦差事的又是你而非徐熹?”

“王爷,你下回能不能换个新鲜点的说法?”

“那本王支持你把徐熹拉下来,你坐了他的位子,就不必如此苦恼了。”龙梓锦笑得璀璨,一口白牙闪亮。

如果龙梓锦并非皇帝的兄弟,夏桑发誓会把他敲晕,然后扔到前面的湖里喂鱼。

徐熹面无表情道:“王爷,你下次能不能待老奴不在了,再唆摆夏桑?”

龙梓锦扬声大笑。

很快又噤了声——龙非离瞟了他一眼。

有感龙非离现在心情恶劣,见不得别人欢颜……他自小便对这位九哥又敬又怕。

“徐熹,你带吉祥到库房,另外,待会派人把那串西海碧华珠拿过来给朕。”龙非离搁了话,便拉着璇玑隐进了前面的兰林花荫。

吉祥眉梢淡漠,只冷笑道:“徐总管,咱们走吧。”

“吉祥姑姑请随老奴走。”

龙梓锦朝夏桑一笑,也离开了。

凝着那两抹消失了的背影,安瑾咬牙,拂袖领了双婢和一班内侍便走。

“夏桑恭送娘娘。”背后,夏桑淡淡道。

安瑾越走越怒,眼泪蕴在眶里,昨天在凤鹫宫,他就让她这样跪在门口,到后来出来让夏桑传膳才让众人起喀,却不曾对她说一句话,便又进了去。

今日宴散,看到他和陵瑞王爷,玉致公主一起走出来,她跟了过来,想与他说上几句话,才与他见了礼,焉知那玉致公主却发现了年嫔,他便也跟了上来,现在,虽说为那贱人的口不择言惩罚了凤鹫宫的奴才,却又在众目睽睽下领着那女人走了。

那她到底算什么?

年璇玑……眸倏地冷了。

夏桑索性在附近的亭子寻了一张石桌坐下,眉梢一动,把不远处走过的两名小太监招了过来,道:“给爷沏两碗茶过来。”

又对一直默不作声的清风道:“老怪,过来坐吧。”

清风坐下,眸光微微掠过那片兰林。

“老怪,多年朋友,夏桑只想说一句,如果你现在担忧的不是皇上,其他的人你最好不要多想。不管皇上怎么想,她毕竟是皇上的女人。”夏桑抿了口茶,懒懒道。

清风一凛,随即冷笑道:“你在胡说什么?”

夏桑却站了起来,扬声笑喊:“蝶风姑娘,你们喝茶不?”

跪在地上的蝶风与众婢互望几眼,哭笑不得,还指不定皇上怎么惩罚她们的主子呢——这茶哪喝得下?

和柳林麒园一样,兰林前面也有一抹小湖,湖面光洁,可照物可鉴人。

璇玑被龙非离带到这里,便被冷落在一边,男子负手而立,神色冷漠地望着那片湖,不知道在想什么。

璇玑本来就为他要带她回府省亲的事烦恼,一来,有他在,她根本没可能逃,二来,确实说不上为什么,但她一直介怀着他在华音宫跟太后说的话。

——朕明日与年嫔到年府走一趟。

是他一贯说话的语气,但她没来由的害怕。

看他不吱声,心里忐忑,陪他站了一阵子,看他没有什么惩戒自己的意思,胆子也大了些,四处瞟了一下,自发到后面一张石椅坐下。

龙非离突然道:“你有什么东西落在玉致手上了?”

璇玑一凛,那东西可不能让你知道,皱了皱眉,刚想回答,他却冷笑道:“谎话准备好了?”

璇玑笑了笑,轻声道:“我没打算说谎,我只是想说,我并不打算告诉你那是什么东西。”

龙非离脸色微变,并没料到她会这样回答,他是皇帝,从来没有人这样跟他说过话。

璇玑笑了笑,轻声道:“我没打算说谎,我只是想说,我并不打算告诉你那是什么东西。”

龙非离脸色微变,并没料到她会这样回答,他是皇帝,从来没有人这样跟他说过话。

璇玑话出了口,也有点后怕。龙非离变了的眉色,她是看到的。

不禁微微垂了眸,却看到他明黄镶银的鞋子渐渐移近。

那每一步,都像走在她的心上。

偏生,他走得如此之……慢,他绝对是故意的,狡猾的心理战术。

她心里的沉凝越来越重。

一言不合,继而动武……脑袋鸡冻得只剩下这八个大字。

终于,忍不住左右看看——哪个方向逃跑起来会比较没那么容易被捉。

貌似是都行不通,他会武功轻功,那身手还似乎非一般的彪悍。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你好,久违的爱你好,久违的爱文艺|青春被深爱的夺走了一切,你还会相信爱情吗?如果上帝再给你一次机会,你会选择再爱一次,还是狠狠报复来讥笑上帝的安排呢?三年前,简常睿初遇甘霖,以为邂逅了世上最美好的初恋,却不过是命运的捉弄。背叛、谎言、抛弃、消失……被深爱的人狠心伤害,他以为这辈子都不会再爱了。三年后,一场“蓄意”为之的交通事故,让简常睿遇见了商凝,本是两个毫不相干的人,却因为商凝与甘霖长得一模一样,命运从此纠缠不清。为抵债,她不得不答应做他的替身女友,只为了帮他查明真相,却没想到一步步沦陷,身不由己。难道我只能是她的影子?难道你始终爱的人还是她?如何才是我爱你,是三年前残留的记忆,还是三年后甘愿被你利用?
  • 迟暮迟暮葛许越|青春上个礼拜,在我身上发生了一件怪事,而这件怪事的开端与所有过程都源于一面至今仍挂在我卧室里的镜子。这面镜子,与其说奇特,不如说是诡异。那面镜子好似一个梦,我看见我的身躯正在逐渐消逝,一点一滴融化在镜面的宽阔透亮中,为之牵动,为之痴迷,如同无数根扎实的线,操纵着我傀儡般的身体,一步一步迈向深渊巨口。它是我生命中的一场灾难。
  • 七情记七情记七日晴|青春平凡的女高中生陆佳宜,因为不小心打破祖传的天青茶碗,引出了陆家祖灵——茶圣陆羽。风度翩然的茶仙竟然就此缠上她,使得平静的生活一去不复返……一杯七情古茶,饮尽人间的悲欢和爱恨;七段时空异旅,看遍盛世的繁华与衰灭。到最后,是谁成为了谁的过客,是谁颠覆了谁的人生?
  • 你是我最倔强的决定你是我最倔强的决定天爱|青春谢小北十三岁那年,生活中突然多了一个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哥哥谢斯南,同时还带来了另外一个妹妹宋宜冰。宜冰和斯南的到来为这个家带来一些冲击,谢小北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谢小北以自己的坚持温暖了谢斯南,却不知道宋宜冰对谢家愤恨已深。这时候,早知道对方和自己没有血缘关系的谢小北一点点喜欢上了谢斯南,但是由于害怕让妈妈容雪失望,一直隐瞒。两个人任性出走,加上宜冰间接怂恿,容雪死于一场突发的心脏病,从此两人的感情更难以坚持,他们究竟何去何从。
  • 捡到一条龙捡到一条龙侧侧轻寒|青春十七岁少女元音,某一天在又一次为热爱研究异种生物的姐姐寻找会发声的蚯蚓、会长角的蛇、会长鳞片的毛毛虫的路上,偶然捡到了一条蚯蚓。不想它却是一条会说话的龙,还能变身为英俊美少年!而元音莫名其妙被这条龙认定为终身依靠,然后就有一大群一个比一个美型但都奇奇怪怪的龙族亲戚纷纷跑来考察,于是一系列神奇搞笑又无奈的故事便发生了……这是一本写给少年们的青春书,是一部记述17岁时光的幻想录,是一段发生在绚烂盛夏的故事,是一场火星少女与龙族少年们的奇妙遇见,是一次忽如其来又甘愿承受的爱情,是一位王者倾尽天命的成全,是一条龙全部的人生意义,是一个女孩所能求的唯一选择。
  • 爱情离我三厘米爱情离我三厘米鲁奇|青春本书里面那个可爱的女生李薇拉和可爱的男生宁不悔是多么令人忍俊不禁的一对同桌,不仅让每个人都会不由的回想起自己曾经和他(她)的同桌时光,也是如此这般的美好有趣,或亦欢欣雀跃。这本书中有很多悬疑的地方,作者总是在适当的时候丢些疑问,让人越看越爱看,一步一步细致的看下去,欲罢不能。
  • 你是此生最美的风景你是此生最美的风景墨九|青春一个是才华横溢的大天才青年画家,一个是拥有惊人品鉴天赋的孤女。她和他邂逅于一场游戏,却开启了一段不一样的爱情风景。沈小兔一直想忘记过去,为让自己幸福,把自己塑造成一个一无是处的小白胖妞。她只想守着自己的伤过完这残余的人生,忘记自己始终只剩一个人。慕新砚一直只活在自己臆想的孤城里,肆意地挥霍着,游戏着活下去,让自己不去动画笔,忘记自己身为候选继承人的职责。你是此生最美的风景,让我心碎却如此着迷,就算世界动荡,再绝望也有微笑的勇气。你是此生最美的风景,才令我至今一再想起,这样爱过一个人,是多幸福的事情。
  • 双廊:我的客栈我的爱双廊:我的客栈我的爱吴建清|青春相爱七年,到最后却要面对一百万买断爱情,夏安在愤怒之下跑到双廊,没想到心中对这个地方出满了渴望,怜惜夏安的上帝还安排了王子到她身边守护,这一切让夏安感觉被幸福紧紧的抱住了。
  • 封鬼封鬼胡伟红|青春离家出走的怕鬼少女×来历神秘的失忆少年×嗜吃蔬果的怪癖白猫=超诡异的「猫人组合」,在人类和魔物混杂的荒诞之界,为各自心中的坚持,大步迈向布满荆棘和未知的危险世界!在命运的叩门下,他们经历人生至苦的“八劫”顿悟,令人震撼的真相也随之浮出水面:当亲情、爱情和使命彼此激烈冲突的重要时刻,三个同伴纷纷陷入空前绝后的两难绝境,可是又毫不犹豫地做出各自的抉择……
  • 豪门婢女豪门婢女贺享雍|青春兰府主人蓝洪恩,婚后多年无子,为使兰府续个香火,在老夫人、太太周密的策划下,导演了一出封建社会的悲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