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636章 番外结局保险箱的秘密

苏开心说:“人们经常说,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可是现在我倒是觉得可恨之人必有可怜之处,燕京昊生活在那样的环境里面,一定很压抑,我一直问他,为什么当初明知道自己并不是燕家的人,还是要离开养父母留在那里,他说过是因为一个人,我曾经想过那个人是谁呢?我甚至怀疑过自己,但是我明白了,那个人是燕存西,我想当初燕家人将他带回燕家的时候,他和燕存西之间一定发生过什么,但是现在,已经无法知晓了。”

熟睡的孩子在穆沐的怀里翻了一个身,婴宁一声。

苏开心看着那个孩子,眉眼突然舒展开来:“我原谅他了,穆沐,真的,我现在一点都不会恨燕京昊了,我觉得这只是一场梦而已,我现在记得的,只剩下我们同年的时候在后山摘枇杷的场景,我摔下来,他却哭的比我还厉害。”

苏开心从茶餐厅走出来的时候,已经是夜晚九点。

容念青靠在车子旁边。

今天的他一身黑色的风衣,安安静静的拿着自己的手机翻着什么。

他眉眼英俊,经过这几年的沉淀,更是多了几分味道。

苏开心忽然想到上学的时候,大家都说他是漫画里面走出来的王子。

苏开心抿嘴一笑。

自己成为了他的公主,这是多么幸运的事情。

容念青已经看到苏开心走了出来,走了过去。

自然的牵住她的手就放入自己的手袋之中,说:“在里面手怎么还这么凉?”

“是你的手暖。”

容念青虽然性子清冷,很多人都视他为冰山,但是他的手确实常年干燥温暖。

容念青牵着她的手:“回去吗?”

“元宝,带我去一个地方。”

苏开心和容念青驱车来到了燕家的海边别墅。

这是她曾经和燕存西住过的地方。

索性苏开心还记得大门的密码。

进去之后,苏开心才发现,这个地方已经荒芜很久了。

院子里面的草木枯黄,埋上了薄薄的一层雪。

进屋也是密码锁。

苏开心的运气不错,所有的密码都没有改。

家里的一切布置和摆设都没有变。

苏开心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突然来到这里。

或许只是来寻找一个答案。

苏开心径直去了卧室。

卧室里面早已经蒙上了一层灰。

但是意外的当年苏开心在阳台上养的那几盆绿色的文竹,竟然还活着,已经节节攀升,缠绕成好大的一团。

容念青四处看了一下:“这就是你以前和燕存西的新房?”

苏开心正在抽屉里面找钥匙,听到他醋意横生的话回过头瞪了他一眼:“这是我的房间,燕存西的房间在隔壁。”

容念青点点头:“这还差不多。”

苏开心又笑了笑:“不过我同他的房间是相同的。喏――”

苏开心现场的手指指了一扇门:“看,从那道门直接过去就是燕存西的房间。”

果然容念青的脸又冷了下来。

苏开心已经找到了钥匙,走过去,在容念青的嘴唇上轻啄了一下:“不过那道门从来没开过。”

容念青皱眉:“逗我很好玩吗?”

苏开心郑重其事的点头:“很好玩。

容念青的眼中出现一种宠溺的无奈,像是不与她计较似得,只是问:“要找的东西找到了吗?”

苏开心低头,将掌心摊开:“找到了。”

躺在苏开心掌心里面的是一把钥匙,冰凉如水,在灯光下闪烁着光。

“这是什么?”

“跟我来,你就知道了。”

这是一把保险箱的钥匙。

燕存西曾经叫苏开心去开家里的保险箱,说是送给她的礼物。

那时候燕存西身体不好。

苏开心存着一个念想,等到燕存西动完手术,身体好了以后亲自送给她。

谁也没有想到,时隔两年多,她现在才有机会去看看当初燕存西想要送给她的是一些什么。

原本苏开心并不想过来。

但是今天见了穆沐,穆沐说燕存西失忆了。

燕存西已经将过去的一切,将她也一并忘记了。

苏开心觉得这样的结局很好,或许自己也该和过去彻底的告别。

终究有些放不下的东西,所以苏开心想回来看看。

偶尔还惦记着当年燕存西让她去打开保险箱。

或许那里有一些鲜为人知的秘密。

保险箱很快就打开了。

苏开心将里面的东西拿了出来。

是一个褐色的牛皮文件档案袋。

苏开心打开。

竟然是Greece家族的神秘资料。

里面包括Greece母亲一些足以治罪的经济犯罪手段,里面的资料很详细,甚至详细调查了Greece,甚至包括一些Greece在商业上一些法律漏洞举措。

这明显是威胁的筹码。

苏开心有些不明所以,为什么会是这些东西。

又翻了翻,突然发现里面有一张薄薄的字条。

开心:

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证明我已经命不久矣,别难过,其实我很高兴,在我生命的最后的日子里,有你的陪伴,足矣。

但是,我不能那么自私,我知道你心里的那个人是容念青,回到他的身边吧,我知道当初你离开他是因为受到Greece母亲的钳制,而这里,是一些她母亲违法的证据,原谅我的卑鄙,以恶治恶,这些足矣让Greece和她的母亲知难而退,我只希望能够帮到你。”

开心,若是我真的去世,京昊一定很难过,还请麻烦好好照顾他,别让他做傻事,他有时候就是孩子气。”

最后,真的谢谢你这两年的陪伴,你曾经说过,等我的病好了,陪我花一辈子的时间去旅游,余生皆假期,太美了的字眼,只是恐怕无法兑现诺言,但我希望从此以后陪在你身边的,是你爱和爱你的那个人,而并非将就,祝你幸福。

燕存西

是燕存西的字迹。

苏开心并不知道燕存西什么时候写下这封信,两年之后,一切都已经成为过去,但是苏开心还是觉得心里一阵一阵的发酸。

苏开心说:“难怪后来他就失踪,燕存西一旦决定的事情,就一定会做到,我说过他可能是世界上最温柔的人,但是有时候却舍得对自己残忍。”

容念青揽住她的肩膀:“这些都是陈年旧事了。”

苏开心叹了一口气:“是啊,都过去了。”

但是苏开心又随意翻了翻那些资料,她是学金融的,倒是对这方面的事情特别敏感。

忽然觉得哪里不对。

看了一会儿,忽然惊诧的出声:“原来,这些年来,燕存西了解燕京昊所有的手段和计划。”

苏开心说:“我看过燕京昊密码箱里那些掏空燕宸时候和Greece合作的那些商业计划,包括燕宸购买的那份空壳基金,虽然这里面可以将燕京昊那部分隐藏,但是仔细研究还是可以看的出来,天哪,其实燕京昊所做的一切,燕存西通通都知道,可是,为什么,他放任他去毁灭燕宸?”

容念青说:“这两兄弟,总有一些让人看不透的地方,相比于燕京昊的心机,燕存西恐怕更加深不可测,算了,别计较了,现在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

苏开心将那些文件带走了。

容念青说得对,事到如今,这些早已经没有了任何意义。

而真正有意义的,是活着的人要努力幸福的活下去。

往事随风,过去的,权当梦一场吧……

婚礼在紧张的筹备之中。

巧合的是宋御和温小雅的婚礼同他们是同一天。

这两个人,亦是兜兜转转很多年。

于是两家人,索性打算将婚礼一起办。

同一家酒店,相邻的宴会场厅。

婚礼前一天,因为商量婚礼细节的事情,宋家人都在容家,人人闹闹的一起聚餐。

腊月严寒。

但是屋子里面却非常暖和。

餐厅里面壁炉的火熊熊的燃烧着。

一顿晚饭吃的热热闹闹。

空气里弥漫着食物的香气和红酒的芬芳。

宋御和容念青邻座。

宋御喝的有点多,脸颊绯红,拿着酒杯搂着容念青的肩膀硬要同他碰杯:“元宝,来,庆祝我们都娶到媳妇儿了,干杯。”

温小雅在旁边拉着宋御的衣袖:“你喝的太多了,少喝一点。”

宋御立刻像只猫一样往温小雅的身上粘过去:“笨鸭子,你也喝一杯。”

旁边的宋贝贝撇了一眼:“嫂子,就我哥这样的,你看上他什么了。”

宋御倾过身子就给了对面丫头一个爆栗:“什么叫就你哥这样的,你哥哥我英俊潇洒,风流倜傥,玉树临风,迷倒万千少女,每天都把自己帅醒的人,怎么也比你那个智商两百,情商负数的男朋友好多了。”

宋贝贝嗤之以鼻:“哥,你老了,您将近28岁高龄才娶老婆,有什么值得高兴的。”

“宋贝贝!”宋御被气的半死。

苏开心在旁边哈哈的笑:“过两天奈良弟弟也快过来了吧。”

宋贝贝点头,脸上一抹掩饰不住的高兴:“明早就到。”

宋御愤愤不平:“养个妹妹有什么用,从小宠着疼着,一长大还不就被臭小子给勾走了,一点都不懂矜持。”

宋贝贝调皮的冲他吐了吐舌头:“不跟你说了,我要跟我们家天才打电话去了。”

说着,就跑了没影了。

苏开心说:“我记得贝贝以前和奈良就是一对冤家,见面恨不能打架的那种,怎么现在就变了一个人似得。”

“爱情的力量呗。”宋御满不在乎的说了一句

是啊,爱情的力量。

夜晚风凉。

四个人却又兴致在露台上喝酒聊天。

宋御看着后山覆盖着一层薄雪的燕子兰忽然感慨:“还记得十年前,还记得我们的五年之约吗?”

五年之约?

可却已经十年。

好像已经被埋藏在心里的最深处。

宋御笑了笑:“你们还记得当时交换秘密的时候,写的是什么吗?”

宋御的秘密给了温小雅,温小雅的秘密给了苏开心,苏开心的秘密给了容念青,而容念青的秘密给了宋御。苏开心笑了笑:“小雅写的什么你不是早就知道了,我想元宝写的什么你也早就偷偷看了吧。”

宋御说:“我早就看过了,我出这个主意不就是为了偷看元宝的秘密。”

苏开心凑过去:“元宝写的什么?快点告诉我。”

说道这个宋御倒是一脸气愤的说:“里面只有四个字“偷看违约”,你说气不气人。”

容念青一副清清淡淡的表情:“你的那点把戏,自然一眼就能看穿。”

宋御挑了挑眉:“果果,你当年写的是什么?”

宋御不怀好意的笑了笑:“是不是写了一封告白书啊。”

苏开心笑了笑,她记得当时最想说的一句话:希望余生有你指教。

年少旖旎的梦,很美。

却也变成了现实。

温小雅突然说:“写告白书的应该是你吧。”

宋御立刻皱眉:“笨鸭子,你也偷看我写的东西了?”

温小雅的气势立刻弱了一些,说:“我……我不是故意的。”

“你就是故意的,丑小鸭,你还鬼鬼祟祟的做了什么事,比如我上学的时候作业本老是不见,是不是你偷偷收藏的,是不是你?”

宋御故意逗她似得,温小雅却还是条件反射的缩了缩脖子。

苏开心笑:“宋御,你要欺负小雅欺负到什么时候啊。”

宋御笑:“就欺负一辈子。”

容念青开口:“小雅现在可是你的上司,你这样不怕她炒你鱿鱼?”

“她敢?”宋御说:“你以为我愿意在她开的那个破律师事务所当助理啊,还不是怕她胆小懦弱,被人欺负?”

苏开心说:“这个世界上恐怕也只有你能欺负她了,在其他人面前,小雅从来不胆小怕事。”

温小雅也笑了笑:“算了,你们就别再说我了,对了我听说念青跟你求婚的时候颇费了一番心思,到底是怎么回事?”

苏开心眉眼含笑:“他给我抓了一百只萤火虫。”

温小雅的脸上也露出了惊讶的表情:“真的还是假的,念青这么浪漫?”

苏开心心满意足的说:“因为十年之前我就开玩笑的说过,谁给我抓一百只萤火虫,我就嫁给他,谁知道他还当真了,在奥卡拉国家森林的时候,他真的亲手给我抓了一百只萤火虫,装在一个瓶子里,我永远忘不了那种场景。”

容念青难得开口:“我可被蚊子叮惨了。”

温小雅一脸艳羡的表情:“太浪漫了。”

宋御则嗤之以鼻:“年纪都一大把了,还玩小孩子的把戏,幼不幼稚。”

苏开心说:“那也比你求婚的方式好,还好意思说。”

说道这个宋御倒是来了劲儿似得。

一把揽住温小雅的肩头:“我求婚求的多有创意啊,直接开跑车将她往山路上一带,开到一百二十码的时候,就问这鸭子愿不愿意嫁给我,不答应的话我就一直踩油门,结果还不到一百六十码,这笨鸭子就怂了。”

温小雅瞪了她一眼。

苏开心扑哧一笑:“宋御,你哪里是在求婚,你这分明就是在逼婚。”

“反正都一样,总之第二天我们就去领证了。总算把这笨鸭子给捉住了,想飞都飞不了了。”

说罢,宋御还忍不住亲了一下正瞪着她的温小雅,威胁似得口吻:“再瞪试试,今天晚上就把你吃了。”

温小雅的脸立刻红了起来。

苏开心和容念青都笑了。

真好啊!

眼前白茫茫一片。

月光的清辉洒下一片温柔。

就好比他们之间的爱情,轰轰烈烈以后终究归于平凡的幸福。

这也是最真实的幸福。

苏开心醒来之后,问过容念青一个问题:“为什么始终没有放弃我,离开的那两年,变成植物人昏睡的那六个月,我不能给你任何回应,如果我真的一辈子醒不过来,怎么办?”

容念青说:“你和燕存西离开的那两年,那段日子真的很难熬,我觉得像是过了很多年,又或者一辈子那样长,可是你知道吗?当我两年之后再次看到你,你的头发长了,你冲着我笑,我又傻了,我就怀疑我只是出去买了一瓶水,一切都没有改变。你昏迷的那六个月,我觉得其实很幸福,你只能乖乖的呆在我的身边,你一天不醒,我就守着你一天,你一辈子不醒,我就守着你一辈子。”

这是苏开心听过最动人的情话。

Greece也问过他:“为什么会是她?为什么从来没有改变过?”

容念青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爱她呢?就像我无法描述空气是什么味道一样,但我知道我需要她,就像我需要空气一样。”

这大抵就是爱情吧……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女人,跟我回家女人,跟我回家幻楹|现言她只是单纯的找他帮忙“开个房” 她只是单纯的叫他一声“爸爸” 她只是单纯的想感谢他,顺便拐个保镖陪她大游夜上海! 但是,他开始不单纯了!他岂能放走这个惹人心动的“小东西”? 所以只好连骗带哄的把她拐回美国老家,好好收藏起来,不让人窥视。 至此,他们之间便被紧紧的系在了一起,难割难舍更难分。 当一切都像他想的那般顺利, 只是人算不如天算,原以为会一帆风顺的他,因为一些小小的误会,被半路杀出来的某男给硬生生的比了下去!更让人气愤的是,那小子竟敢跟他抢女人?混账至极!!! 【片段一】 偌大的客厅内,雅安低头垂眸无声抽泣着, 路易见到露比转身正准备离开,拽住了欲走的她。 “露比,冷静些,我有话……”蓦地露比做出了噤声的手势。 “尹雅安,我只能说……我对你真的很失望。”冷笑。 倾心的对待,换来的是背叛,好朋友又如何? “露比,对不起,我真的很爱路易,对不起。”她喃喃道。 “女人,你为什么就那么固执?” 对于尹雅安,他真的是束手无策,一口拒绝依然没用。 “路易,什么都不要说了……” 她的天真,一去不复返。 即使她爱的人没有背叛,她还是决定重新考虑他们之间的未来。 【片段二】 “先生,露比她是我的女伴,你可以不要那么靠近她吗?” 一把将露比揽进了怀中,眼中却闪着并不是那么友善的目光。 “露比,跟我回家。”他隐忍着怒气,紧盯着露比道。 “这位先生,很面熟啊!我们在哪里见过吗?” 捂着嘴,她笑的分外的迷人。 “我们不止见过,还一起睡过!”路易一反常态,语出惊人。 “那我还真是不记得了,不好意思。” 语毕,她挽着帅气迷人的男伴转身离开。 【片段三】 “宝贝,回来吧。”他深情的望着露比。 “回来再看某些人怎么勾引你?”她冷哼一声,撇过头去。 “你知道我从来都只有你一个,以前是,现在是,以后也是!” “啧……你什么时候会花言巧语了?” 露比不可思议的上下打量了一番。 “你又什么时候变的那么铁石心肠了?” “有吗?我怎么不知道?”狐疑的望了眼他,不信。 “跟我回家吧,亲爱的。”他再次恳求道。 “唔,我考虑考虑。”…… ------------------------- 亲们,想看男主是如何将女主收入囊中的吗? 想看女主是如何从直率天真,转变成吃硬不吃软的小女人的吗? 想看男主是如何再次将女主收的服服帖帖的吗? 那就请关注《女人,跟我回家》吧!~\(≧▽≦)/~ ╭(╯3╰)╮看官们,喜欢记得收藏 本文【不虐】【很宠】【温馨】【结局+番外生活】 ---------------------------------------------------------------------------- --------以下是阿饭推荐的文文------------------------------ 小沫的《圈宠姐妻》链接:(个人觉得十分的精彩!) 弥灰的《军官大人求包养》诙谐幽默都市玄幻链接: 染染的《傲颜凌天》玄幻文链接:
  • 弃夫弃夫银色月光|现言推荐新文《这男人欠揍》 婚姻里或许有爱情! 豪门的婚姻里或许或许有爱情! 廖凝的豪门婚姻却充满了交易,身体与利益的交易! **** 爱情!从廖凝站在墨云办公室提出用她来换取廖氏平安的一瞬间,就已经离她远去了。一切都是交易!她清楚的记得墨云的话,“你认为你值那么多钱吗?” “值不值要你说了算!” “好!名牌大学毕业,家世清白,长相嘛……还看得过去。我也需要这样一个妻子装点门面,省得老有女人痴心妄想。不过你记住,不要对我奢望什么。我不会为了你做任何的改变,我的一切你都没有权利干涉,包括我的女人!”墨云在说这番话的时候一脸的放荡不羁。 廖凝的第一反应是安心了,濒临破产的廖氏有救了!至于婚姻,她没有任何的期待和奢望。 “我知道自己的身份,你的女人只要不睡在我的床上就好了!”廖凝一脸的平静。 婚姻真得能这样风轻云淡吗?从什么时候起一切都脱轨了呢? 推荐群内好友的文 《寒毒王妃》筱如君 《不嫁妖孽王爷》甜味白开水 强力推荐好玩的宫廷游戏:《宫廷计》http://m.pgsk.com/
  • 前夫,后会无妻前夫,后会无妻爱吃肉的妖菁|现言泠于晨在苏凉的生命里留下的印记太多,多到每一个角落都有属于他的身影。她越是想要逃避,过去的记忆便越是排山倒海而来。 与裴聿的相遇纯属意外,而他也是在事后才发现,自己就这样毁在了她的手上。 …… 爱尔兰,禁止离婚的国家----只有死亡才能将彼此分开。 怀特佛莱尔教堂里,一纸一百年的爱情契约。 她决意抛弃过去,全心全意跟裴聿厮守终生,却不曾想过,裴聿的心里竟藏着一朵圣洁的白莲花。 她从正牌裴太太变成了善妒口恶的毒妇,即使旁人怎样指责她,她也依然愿意相信那个与她许下一百年誓言的男人不会背叛她。 但是,直到最后,苏凉才不得不承认,无论自己再怎么深爱,终究还是敌不过那个鸠占鹊巢的“白莲花”。 …… 当爱情也面临穷途末路,有些抉择,早已覆水难收。 ****** 五年的时间足够她练成百毒不侵的金刚身了。然而,当她睁开双眼,看见那张熟悉的脸孔,当即险些咬到了自己的舌头。 “苏凉,你不知道我们的婚是不能离的么?” 可裴聿不知,苏凉的心早就在那一年的冬天,被他亲手埋在了层层雪海里。
  • 难以放手难以放手夜蔓|现言冷西一直不明白自己是哪里招惹了高子群,他步步相逼。直到很多年后,她终于明白遇见高子群是她一辈子的劫。
  • 完美爱人:扑倒酷总裁完美爱人:扑倒酷总裁落叶花|现言她是冷氏集团的少女总裁,她清丽绝俗,冷艳妩媚。 他是唐氏企业的现任董事,他完美邪恶,俊魅狂傲。 酒吧相遇,她要橙汁,他却霸道的给她点了杯[惑焰] 嘲笑她不敢喝,她生气不服气的喝了之后,他们两去酒店发生了一夜情。 清晨醒来,她当他是酒吧情男,离去前给了他一张百万现金支票,以为,彼此不再有纠葛。 他要找她,无奈她如人间蒸发了般。 某天下班,他遭到绑架,而她是主谋? 她想要个孩子,而他是第一候选人,于是她绑架了他当她孩子的爹地。 七天的肌肤相亲,他都始终被绑着手绑着脚,蒙着脸。 七天后他的户头,多了一千万RMB,真是极致的侮辱。 一场交易,一场绑架,一场情人的爱恋正式展开,谁赢谁输? ◇筱筱作品◇ 〈酷总裁的偷孕妻〉 〈宝宝的笨蛋妈咪〉
  • 重生之复仇千金重生之复仇千金听夏|现言“娶你,只是为了你的家产!”大婚前夕,相恋多年的未婚夫露出獠牙,名门千金含冤暴毙。再醒来,灵魂重生到另一个女人的身上,她发誓,夺她家产害她惨死者,统统要血债血偿!!【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才女爱上冰山男才女爱上冰山男幽诺☆|现言她和他遇见本来是那么的不和,为什么到最后他们爱了却又不在一起?她和他遇见本来就是缘分,为什么到最后他们又受了什么激将法选择了面对。她和他遇见本来就是一见钟情,又为什么她要面对的选择会如此艰难……俩个人相爱本来就不容易,为什么命运一而再,再而三的将他们分离?难道这是天意吗?他们会迎接、面对他们的爱情吗?
  • 护短老公护短老公李丫儿|现言初始,她与他相遇于昏黄路灯下的小区公园,便注定了她以后的生活与这个失忆的男子有着最亲密的联系。 害怕,逃避,彷徨,最终,是温暖的渴望与感情的沦陷驱使着她坚定决心与他走在一起。 纵然真心相爱,纵然曾说不会放开,无奈现实的手强硬的将他们隔开。 带着锥心的痛,带着对他刻骨的爱,她逃离了那个让她绝望的地方。 一逃离,便是三年。 带着他与她之间亲密的牵连,再次回到那个城市。 她虽怕找了他出现当年的结果,却依然是坚定的爱他。 三年,他已蜕变,不再是以前那个只能任人摆布的男子,一副眼镜遮去他眼中所有可能泄露的情绪。 他有手段,有狠心,这一切,只为当年那个淡然的女子。 那个住进他心里的女子,谁也碰不得! 再次相遇,他们已经相爱得胜过对方生命。 只是,这次命运之手是否还会伸向那个痛恨它的女子? 那些一心阻止他们的人会使出什么卑鄙的手段? 但是,她不再害怕,抓着他的手,只因这次,身边有他! 本文文风虽然写的轻松小白,但是一点也不小白。 【前期温馨,中期小虐,结局完美!】 留言,收藏,票票,是你们给我的动力! 推荐自己的新文《残君冷后》 简介: 她重生于燕国,当朝丞相的二女儿! 一心想落个清闲的她称病在家而躲避宫闱聚会,由此“病痨”之称便传遍大街小巷。 他于燕国有着尊贵的身份,却有着让人惋惜叹之的丑颜。 世人传,丑颜三皇子,性格暴躁易怒且杀人如麻! 病痨?她说,这个称呼她喜欢。 杀人如麻?他说,那就做给他们看吧。 一道圣旨,将两人相牵。 成婚当天,刚进新房的他便被拉出去平叛乱,她便开始在府中扮起闲散的,体弱多病的皇妃。 三月后,他回来。 她听下人说他要见她。 她去,迎接而来的却是一群五彩艳丽的花蝴蝶。 别人皇上说了,这是给他平叛有功的奖励,姬妾二十名,需她以姐妹相待。 他负手而立,眸中噙着点点笑意看着她无所谓的表情,他实在是很想看她会怎样安排这些要与她姐妹相伴的姬妾。 看着每天都到跟前晃悠的花蝴蝶,她不忿了,找这么多老婆也就罢了,还老怂恿着她们来找她麻烦,你还真当她是只软柿子谁想捏就捏啊! 相信丫儿,这是一篇越看越精彩的文文哦,踊跃的跳吧! 推荐友友的V文: 《神气宝贝贪财妈》【偏爱陌生人】 《误睡哥哥房》【倾曼流离】 《亿万总裁送上门》【刘小浠 * 《离婚吧我们》【闲听冷雨 《肥婆娘子》【月夜留香】 《收魂卷恶魔的温柔》【瑾昔 《公主的卖身契》【夜江】 《徘徊花魅》【灵琲】 《霸上弟媳》【暮阳初春】 《霸情姐夫》【暮阳初春】 《相公们随我回山寨》【闲闲在家】 《穿越之夫君个个很极品【糖糖可儿】 《末端弃妇》【梧桐小丫】 《弃妃采群夫》【荇莱】 *** 丫儿自己建的Q群:125899871(丫言丫语) 验证是丫儿的书中任意一角色名
  • 你像阳光照在我心上你像阳光照在我心上水绕天涯|现言八年后再相逢,他是高高在上的总裁,她在人生低谷。他一眼便认出她,她却早已将他忘记。
  • 爱你,只是妄想爱你,只是妄想秦殊然|现言她想有朝一日他会爱上她,但这一切,都只是妄想。这是一个神经病男与高冷女的故事,偏温暖向,不会大虐。谁都有些缺点,当缺点成为性格,能碰撞出什么火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