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13章 强劲的敌人

“放肆!你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臭小子,竟敢对我家主人评头论足,今天就算是大罗神仙来了也救不了你了!”

黑衣人怒气冲天,见不得别人说自家主人半句坏话,无以伦比的气势从他的体内散发,激荡八方,强悍的元力贴地而起,带起剧烈的劲风,除了泣无声以外,黑衣人周身五丈范围内的人尽数被震退。

这还仅仅只是黑衣人雄浑元力爆发所产生的冲击力,不知道神秘人出手时究竟会有多强!

泣无声天不怕地不怕,既然已经翻脸,那就彻底撕破脸皮!因为像黑衣人这种心狠手辣的人一旦要你的命,你就算讨好求饶一样不能改变对方的想法。

“你如此袒护你的主人,说不定你家主人待你如同对待你的部下一般,早就在你不知不觉间喂你吃下了控心药!否则你又为什么会发这么大的怒火!”泣无声不断的激怒黑衣人,也许对方的实力比你强,但是如果攻破敌人的心理防线,让他乱了阵脚,那么自己的胜算就能大一分,这就是泣无声现在心里的盘算!

“你!罪不可恕!”

黑衣人猛然一只手腕甩出,看似轻飘飘的一挥,却是蕴含着让泣无声心悸的力量,瞬间掀翻了大敌,无以伦比的气劲携带这翻天而起的巨大土块向着泣无声怒砸而去!

泣无声心中震撼于上三境的强大,嘴上却依然在讽刺,他身形一闪再闪,一急速往后边飘退一边嘲讽道:“哼!被我说中了吗?不然你又为什么不淡定了!你为你家主人做牛做马,或许葬花客根本不在乎你的死活,所以才派你来对付我们,因为我们杀你易如反掌!”

“不准你直呼主人的姓名!你不会真的以为凭你能杀掉我吧!”黑衣人感觉自己这辈子积攒的怒火都在此刻尽数爆发了出来,虽然看不到他的真面目,但是从他那双杀意弥漫的双眼中,不难想象黑衣人现在的脸色有多么的阴沉,他的脸缓缓低沉下去,慑人的双眼隐在了斗篷的帽子之下。

本来,虽然黑衣人的这道掌劲虽然有种难以抵挡的雄浑之感,但毕竟是盛怒之下的随意一击,凭借泣无声的速度还是能勉强的躲过去。但就在这时,泣无声看见那黑色斗篷之下隐隐约约的眼睛忽然泛起一道寒芒,让泣无声的心也跟着一凉,一种危机感从心底腾起。

“咚!”果不其然!无声无息间,一道气墙毫无预兆的出现在泣无声的身后,让泣无声急速闪退的身子猛然撞在那面气墙之上!

由于泣无声的速度实在太快,气墙出现的又太过突然,这一下撞的实实在在,后背骨骼一阵脆响,泣无声只感觉体内一阵震荡,好在泣无声究竟不同常人,强行压制了体内翻涌的气血。

但是!更大的危机瞬间来临了,那排山倒海般的气劲卷着层层高大的土块当头砸来!因为气墙的阻挡,让泣无声失去了躲避的机会,唯有正面迎击!

巨大的石块遮蔽了日光,如同巨人站立在泣无声的面前,长长的阴影将他渺小的身子笼罩在其中,磅礴的巨力倾泄而下,沉如石压山叠快似火闪电光!

一切发生的是那么的快,根本来不及思考,眼见巨型土山即将压来,泣无声本能的取出孤影剑,转眼使出他能最快的剑法。

“无声一百零八剑!”

虚云剑道瞬间开启到最大程度,泣无声的身形瞬间消失在了原地,激射向巨型土块。银光飞快的闪烁,众人远远望去,只见一道银光上下翻飞,眨眼间,已过三十六剑!

三十六剑尽数攻击土层的一个点,一重接着一重的锐利剑意不断的攻击,直到第三十六重,巨大的土块中间炸裂开一个洞,泣无声瞬间捕捉到了这个逃生洞,身形纵起,如同鲤鱼跃门般穿过洞口。

谁知在那土块后方,竟还有一块巨大的土墙,对着泣无声迎面砸来。

泣无声心思何等敏锐,无声一百零八剑接着施展开来,加上之前的三十六剑,这次一百零八剑施展到七十二剑,巨型土块再次被轰出一道口子,被泣无声钻了过去。

这次泣无声心有警惕,定睛一看,果不其然,竟真的还有第三层土墙!泣无声如法炮制,一百零八剑尽数施展完毕,瞬间穿过土墙上的洞口。

然而这不算完,更大危机是黑衣人的掌劲,这才是真正属于黑衣人的力量,这股力量到底有多强呢!

“嗡!”掌中的孤影剑瞬间分成两把,一手一个,被泣无声紧握在手中。

他穿过土墙的前冲之势还在继续,人还停留在半空中,但见他忽然一声大喝,声震战场之上。

“孤影成双,分宵破妄!”

这一招,泣无声曾经用在叶沐白的身上,只不过当时泣无声把自己的境界压制在阵境上阶,当时这一剑的气势就已经非常强大了。

虽然泣无声承认在剑法的玄妙之上,自己输给了叶沐白了,但他并没有说的是,这一招起码要到斗之境才能发挥出应有的威力,而眼下则是最好的证明!

只见风度翩翩的银色身形凭空升高三丈,双剑交叉,泣无声忽然激射而出,划过一道银色的轨迹,一往无前!

“铛!”

由于气劲太过雄浑,孤影剑斩在气劲上发出的声音和气墙没什么两样。下一刻,空气中突兀的出现了几道裂缝,裂缝接口参差不齐,忽然!强悍的剑气自气墙内部爆发,轰然一声脆响,裂缝猛然扩大,最后炸裂开来,无数碎片激射,泣无声趁此机会再次阅处,终于完全的躲过了这可怕的一击!

“好险!”泣无声暗自抹了一把汗。

“你高兴的还太早了!”

一声森然冷喝,刚才还在面前的黑衣人瞬间消失不见了,泣无声大惊之下连忙张望。

忽然,后背之上传来一股如山巨力,骨骼炸响,泣无声消瘦的身体无力的飞了出去,一口鲜红在风中飘洒了许久,才随着泣无声的身体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千年调千年调辞意|仙侠一曲情长久搁置了千年终成千年调,九重天外的雪山夜夜冰霜消了飞雪淡了颜色,远人未归。一株承载着上古之神魂魄的九转莲花,一位是九重天上桃夭殿的上神冥夜,她的救命之恩,她的师傅,她伴其百年心生爱意,不知是谁不懂不识爱意还是姻缘簿上无二人姓名,终究是聚少离多情深缘浅。以世间情爱之力,聚这世间痴情怨换那姻缘簿上一双姓名生生世世。眉间的一点朱砂痣,遗落的心头血,恩义情仇,爱恨茫然,尽化作一曲千年调,奏起世间痴情人。 黄泉有一块三生石,可知前世今生未来,凡人可以在哪里求的姻缘,神可不可以?神若想要姻缘可不可以去求这块三生石? 不能吗?凡人若想要求得姻缘都可去三生石上刻那一双姓名。 神,若想要一桩姻缘又该去求谁? 今日起,你便是我冥夜的徒弟了。 弟子汐诺见过师傅,汐儿定会铭记师傅进入的教诲不愧于天不愧于地。 不愧于师傅,汐诺在心中默默加了一句。 师傅,你千万别不要汐儿,惜儿会听话的。 我从来没说过不要你。 师傅,你说的是真的吗? 为师从不妄言。 师傅,你一定要记得,你说过不会不要汐儿的。 师傅,你可知道在凡间替女子绾发是何意? 这是九重天上,凡间之事无需过多在意。 到底是不知道的吗? 放好冥夜,扑通一声,汐诺直直的跪在子夜面前,连磕三个响头,神色哀戚的说:求天帝救救师傅,汐诺什么都愿意做,只要你救救师傅。 九转莲心便是自己的心脉,心脏,在百年前这颗心已经给了师傅,现在只不过是将这颗心拿出来,这颗满是师傅的心。 汐儿,傻站在那里做些什么,快来见过你师叔。 你是何人? 汐诺身子一颤,望着坐在首位熟悉的身影,缓缓说道:我叫汐诺。 碧落湖畔的玉兰花开得很美。 下次不许再接近这里。 但那句不允许,那冷漠疏离的声音,却生生撕扯着汐诺的心。
  • 棋仙棋仙棋仙|仙侠已经数不清这是第几次被学校开除了,拿着退学通知书走在路上,陈华龙突然想起来父母已经不在了,回家以后再也没有人骂自己了,他终于流下了眼泪!不谙世事的陈华龙除了下棋好像什么都不会,他不知道接下来自己该怎么办!他还能活在这个世界上吗?老天爷还是很垂怜他的,天玄冰镯把自己带到了虚拟的世界。更是有幸进入了奇丽棋校,虽然吃尽了苦头,可是在这个以棋力定高低的世界陈华龙终于可以大显身手了,在这里他从一个窝囊废蜕变成一代棋仙,不过这可不是每个人都可以做到的!
  • 幻梦仙宇幻梦仙宇风神浪子|仙侠世人知道:修仙成神,是为了自由和永生。可是——如果时空是交迭纵横的。那么你眼前的这个世界,倒底是真是幻?“天”倒底为何物?我能为“天”吗!“名利情,生与死,悲欢离合,血染长空......”请看风神一脉传人,“姜小仙”的创世传奇!
  • 洪荒逍遥侯洪荒逍遥侯辛统|仙侠就算穿越成狗,我也要做一个无心无愧的狗。 就算被人说三道四,我也要做一只逍遥的狗。 不一样的洪荒,不一样的修士,不一样的梦想。 不为一切,只为本心!
  • 为龙之道为龙之道君子如龙|仙侠(起点三组签约作品) 当洪荒早已破碎,封神已经完结; 来自未来的灵魂,穿越到了古代一条拥有龙族血脉的灵蛇的身上,会为这个世界带来什么样的变化、揭开怎样的秘密呢?他,又该如何寻找属于自己的道呢? 为什么灵脉又叫龙脉,人皇又叫真龙天子,为什么龙会成为后世的图腾,真正的龙,到底是什么?一切的一切,精彩尽在《为龙之道》 本书的书友群:111341449(欢迎加入)
  • 修真门派掌门路修真门派掌门路齐可休|仙侠本命由天授,同参伴我行 逍遥两相对,一道诵黄庭 在一个由灵根、本命、同参三者合一修行的无垠世界里, 主角齐休偶然得到掌门之位,带领弱小的门派奋斗挣扎。 从一位练气底层的而立中年,到如神般俯瞰众生的睿智老者。 门派在他手中发展、壮大,写下如梦如电,波澜壮阔的一生。
  • 大唐仙凡传大唐仙凡传秦时明|仙侠轩衣。生身父亲乃是魔界一带赫赫有名的魔圣。千年之前的一场仙魔大战,改变轩衣的命运,只得由仙广子抱给不周山的不周老者领养。 千年之间,弹指一瞬即过,不周老者就让他下界,寻得了救命恩人牡丹花神,却又能解开生身父亲魔衣是否死在冥海的谜团……
  • 惊天惊天十年残梦|仙侠历经风雨,身死道消,一缕残魂回归少年,重沓仙路 我是天才,对不起,天才是拿来被踩! 我有神兽,不好意思,我家的神兽多的可以打酱油。 我家学渊博,财富如海,嘿嘿,龙王迷藏,道祖宝藏,三清神藏,好像都到手了吧,至于小毛神的,想去了就去,总不能都给扫荡光了吧。 人生的茶几上,总是摆满杯具,不同是的,前世的是自己,今生的是别人。 无量天尊,别人倒霉,总比自己倒霉了好。
  • 红袭衣红袭衣安珺翊|仙侠都说道士绝情,可他却… 都说白狐痴情,可她却… 当恒山生灵涂炭,当天地化为乌有,他负手站在她面前,她依旧一袭红衣,依旧笑得动人心魄,“你赢了。”他说道。 当大仇得以想报,当真相浮出水面,她持剑站在他面前,他依旧一袭白袍,依旧温文尔雅,“你输了。”她念道。 千百年后, “师父,你说鱼儿为什么总是舔我脚啊?” … “师父,你说月亮会冷吗” 男子身后一个娇小的身影问道,见男子未减脚步,跺脚疾步赶了上去,“师父…” 男子依旧一袭白袍,女子依旧一袭红衣。
  • 绝代魔女绝代魔女雨木林枫|仙侠她柳意绝只因生在邪门魔派,一出生便注定冠上了魔女称号,遇上他,沈洛心,名门世家的翩翩贵公子,嬉笑怒骂间竟互生情素,江湖是否能容得下他们的爱情。在仇恨面前,她如何选择;在正义面前,他又如何决择。--情节虚构,请勿模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