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0章 窗外有窗(2)

“我男友萧子辰。”孔雀落落大方地把萧子辰介绍给希宇和洋娃娃,“坐这边,子辰。”她指了指身边的位置。这样,她和萧子辰坐了一侧,希宇与洋娃娃坐了另一侧,迟灵瞳自然落了单,感觉像站在桌边倒扎啤的店员,不懂规矩,硬挤上了桌。

“路上顺利吗?”孔雀小女人般,温柔地轻握住萧子辰的手,暂时忘记了刚才的战火交锋。

“还好。这里我和爸妈来吃过,海鲜做得不错。现在爬爬虾很新鲜,你一定要尝尝。”萧子辰向众人颔首点头,然后目光安稳落在孔雀的脸上。

服务大婶拿着几份菜单走了进来,一一递给几人。

“听你的,那我就点爬爬虾,还有梭子蟹,清蒸哦,子辰,你爱吃炒青螺,这个也点吧!”孔雀与萧子辰头挨着头,旁若无人柔声低语。

“希宇,我要吃剁椒鱼头、黄辣丁、水煮肉。”陶嫣然巧笑俏兮地向希宇扬起脸。

“记下来了吗?”希宇面无表情地问服务员。

迟灵瞳下意识地朝黑暗处侧了下脸。真想扔下一沓钱,走人好了。

“小姐,你要什么?”服务员低头问迟灵瞳。

“炒青菜。”迟灵瞳有气无力。

“你是不是心疼钱?尽管点,我来买单。”希宇像吃了火药,口气很冲。

孔雀好像和希宇杠上了:“这一桌五人,我和子辰占了五分之二,让子辰买单吧,他工资高。”

迟灵瞳是想好好地尽下地主之谊的,可此刻,她真忍耐不住了:“各位才子、佳人,本人的确是一工薪阶层,银子不算太多,但已咬牙豁出去放血一次,请成全我吧!外面海风轻拂,海浪缱绻,你们难道不想早点吃完,出去散散步、赏赏月、听听海?”

“就先点这些,不够一会再加,麻烦菜上快点。”迟灵瞳感到她可怜的胃像在痉挛。

服务大婶笑意不减,给五人加了一圈茶,带上门出去了。

“妞生气了?”孔雀抬起头。

迟灵瞳灿然一笑:“怎么会,好久不见的老同学以及他们的另一半,哪里能聚到这么巧,我高兴还来不及呢!”

“鬼话!”孔雀用唇语说道。

迟灵瞳没理睬她。

“你不吃海鲜不吃辣,一盘青菜够吗?要盘点心吧!”

迟灵瞳白了她一眼,见色忘友,马后炮,谁领你的情。

萧子辰扶扶眼镜,深深看了她一眼。“这里的砂锅鸡是乌骨鸡和山上的野菌一起做的,点一客吧!”

“在青台不吃海鲜,多亏呀!有许多人为了吃海鲜专门来青台呢!”洋娃娃一脸不能理解。

“她还不会开车,不会游泳,坐飞机会晕,坐火车也会晕!”希宇斜眼看着迟灵瞳。

“真的?”洋娃娃瞪大眼,看迟灵瞳如同看一外星来客。

“可是妞会读书,设计的房子得过大奖。”孔雀冷冷一笑,“我们之中谁有这本事?”

“大脑发达,四肢简单,也算残障人士。”希宇讲得咬牙切齿。

“如果你不以你未来孩子娘的标准来要求我,会不会发现,我其实还算正常?”士可忍,孰不可忍,迟灵瞳不管了,扬起一张笑容可掬的俏容。

风起云涌,暗潮翻动。迟灵瞳与希宇四目相对之间,已是箭拔弩张。

孔雀嘴角含笑,把玩着面前的碗碟,没有救火的打算,偶尔掠过洋娃娃的目光中隐含着嘲讽。

“希宇……”洋娃娃扯了扯希宇的衣角,想说什么,欲言又止。

“菜该上来了吧!”凝重的气氛中,萧子辰拧拧眉,开口说话,“七点之后进食对身体不好。食物积压在胃内,不宜消化。现在都六点半了。”

“我去催下。”迟灵瞳撤回视线,深吸一口气,拉开门走出房间,提醒自己今晚的身份,一定要忍耐,要包容,要礼貌。

“我陪你。”孔雀挪开椅子,跟了上去,把迟灵瞳拉到尽头的洗手间,鬼鬼崇崇朝外张望了下,把门关严。“道具!”她凑到迟灵瞳耳边说道。

“什么道具?”迟灵瞳不解。

孔雀冷然低笑:“希宇的那个未婚妻就是一道具,我猜测有可能还是个假冒伪劣的。”

迟灵瞳傻住。

“完全忽视自己的未婚妻在场,全部注意力集中在前女友身上,不奇怪吗?分手都七年了,你好与坏和他有什么关系?”

“希宇是怪胎。”所以不能用常人的思维去看待。

孔雀弹了迟灵瞳一手指:“你还真是不了解男人。最奇怪的是,他那未婚妻没有一点妒忌之色。如果子辰这样做,我的表现可不会是这样。别看她讲得那么自信,我感觉是事先对好的台词,无非是想刺激你。”

“鸟类,你别吓我。”迟灵瞳倒吸一口冷气。

“你是当局者迷,我是旁观者清。我可以肯定地告诉你,希宇对你是旧情难忘,今晚他只不过是投石问路。”

孔雀这句话,让迟灵瞳一席饭吃得极其忐忑。她之所以同意和希宇见面,是因为希宇搬出了未婚妻。她想她和他之间终于有一人奔向了幸福的彼岸,应该大度地表示祝福。

她偷瞄希宇,他脸阴沉着,一抬眼,射过来一记凌厉的眼刀,她慌忙把脸埋在碗内。

几盘海鲜放在萧子辰和孔雀面前,洋娃娃点的剁椒鱼头什么的,放在希宇和她面前。迟灵瞳面前就是一盘青菜和一锅萧子辰后来补点的鸡汤、一碟南瓜饼。

萧子辰对孔雀真的很疼爱,一晚上没怎么动筷,不是给孔雀剥虾,就是在剥蟹。孔雀心安理得地享受着他的照顾,吃得很淑女、很得意,时不时与萧子辰耳语什么,萧子辰嘴角荡起浅浅的笑意。

反观希宇与洋娃娃,迟灵瞳觉得孔雀真的是火眼金睛。两个人自顾自夹菜,连一个对视的眼神都没有。洋娃娃很能吃辣,一大块黄辣丁塞进嘴中,眉头皱都不皱一下。希宇的筷子越过几只盘落在青菜盘中,夹起一大筷青菜放进碗内,又拿起汤匙喝了几口鸡汤,收回时,带了块南瓜饼。

迟灵瞳气得牙一咬,抬起脚狠狠地踹了过去。这个讨厌的怪胎,一刻不和她对着干,他就嫌难受。他明明不爱吃甜食的。

希宇神色自若地吞下南瓜饼,可能觉得不错,伸手把整盘端到自己面前了。

迟灵瞳又是一脚。

希宇对着盘子,大块朵颐。

呃,他也学会忍术了?迟灵瞳心底暗暗吃惊,正在剥虾的萧子辰突然抬起头,对着她看了看。

迟灵瞳条件反射地低下头,看到萧子辰米色的休闲裤上清晰地印着两个脚印,整个人都不好了。

萧子辰没事人似的低下眼帘,把手中的虾肉递给孔雀。

孔雀看迟灵瞳脸上一会儿红一会儿白的,纳闷地问:“一杯啤酒,你就醉了?”

迟灵瞳心虚地挤出一丝笑:“空调温度打得太高,我有点热。”

“这个温度正适宜,不能一味贪凉,出去一走,冷热相差太大,容易感冒。”萧子辰以医者仁心的口吻说道。

“萧教授,菜还合你味口吗?”迟灵瞳抱歉地冲着他一笑。

“挺好。”萧子辰擦擦手,习惯地扶了扶眼镜。

“子辰很吝啬夸奖的哦!”孔雀看看两人,“不过,这家海鲜真的好吃。子辰,我们回滨江前,再来吃一次,好吗?”

“好的!”

不到八点,晚饭结束,迟灵瞳买好单,走出宅子,对着大海的方向,深吸一口海风,浑身的每根毛孔都舒服地一个个张开。这个时间,浴场内还是人潮涌动,海滨小道上,散步的人三五成群。

“妞,我和子辰先送你回去,然后我们想在外面走走。”孔雀说道。

迟灵瞳正要接话,陪洋娃娃去洗手间的希宇走了过来。“你们不顺路,我来送她好了。”

“不要。”迟灵瞳本能地拒绝,“我可以打车。”

“我又不会吃了你,你怕什么?”希宇不耐烦地挑挑眉。

“谁怕了?”

“不怕就好好地待着,就当我回报你这一饭之情。”他朝萧子辰和孔雀摆了摆手,“常联系!”

孔雀也没坚持,挽着萧子辰的胳膊走向一边停着的车子。萧子辰回过头看看迟灵瞳,孔雀说了句什么,他点点头。

洋娃娃对迟灵瞳真没敌意,趁希宇取车时,靠近她:“你同学是做什么工作的?”

“你做什么工作?”迟灵瞳扭过头看她。

洋娃娃耸耸肩:“我是车模,听说过这种职业吗?”

“汽车美腿小姐。是不是希宇买车时对你一见钟情?”

洋娃娃娇媚地笑笑:“他需要买车吗?”

迟灵瞳有点不明白。

“我朋友讲,他这样的人,日后是有专职司机跟着的,什么都不需要亲自动手。”

“男朋友?”

洋娃娃点点头,突然像想起了什么,吐了吐舌:“今晚的天气不错哦!”

这话转得真硬,迟灵瞳心里面冷笑。

希宇开了辆银灰色的帕萨特,迟灵瞳抢了后座。车没有沿着迟灵瞳来的路线回去,而是拐了个大弯,在一个灯光暧昧的酒吧前,洋娃娃先下了车。

“再见!”洋娃娃趴在车窗边,对着迟灵瞳挥手。

“你这样把你未婚妻丢在这充满诱惑的处所,不担心?”迟灵瞳把头转向窗外,拒绝看希宇的后脑勺。

“我的未婚妻哪是普通人能做的。上得厅堂,下得厨房,能写程式,能斗流氓。”

“你娶的是大内高手呀!”

“不过,你必须要承认,她比你漂亮吧,小鸟依人,比任何明星都不逊色。”

“确实,出场费也不低!”

希宇方向盘一滑,猛地冲向路边的一根雪松,在差五厘米处,车停了,一片片针状的树叶落在车上,两人都惊出一头的汗。

“你想谋杀我?”迟灵瞳吼道,手搁在车门上。

希宇“啪”地一下锁上车门,回过身,“你心里面现在是不是特得意?”

“得意什么?”

“你这个罪魁祸首,还装?”

迟灵瞳真给他问住了:“我是抢了你钱财还是抢了你女朋友?”

希宇打了下椅背,把椅背突然放平,他一跃越到了后座。

“你想干什么?”迟灵瞳大惊。

“你为什么不变?”希宇扳住她的双肩,逼着她看着自己,“我实话告诉你,我打看见你第一眼就很喜欢你,后来你的成绩、能力证明我的眼光没有错。同学们传咱俩闲话,我非常振奋,认为这简直就是天意。那时候你真的是明媚鲜艳、清新夺人,你的样子像把刀一直刻在我的心里。分手后,有许多女孩倒追我,可是我还是会想起你。现在,我身边真的有一个不错的女孩。七年了,每个人都在变,我以为你也不会例外。我想我见下你,死了心,然后就能和她好好开始。可是,你看看你和七年前有区别吗,连胸都没大一点,你这是在折磨我,你必须对我负责到底了。”

“关我什么事,你个大色狼。”迟灵瞳惊恐地护住胸,“我那时候是天真纯蠢,误上贼船。其实,我就没喜欢过你。”

“我们没牵过手吗?没差点接吻吗?”希宇眼眸一热,脸慢慢向迟灵瞳靠近了,“你的嘴唇还是和那时候一样红润。”

“你个变态,滚一边去。”迟灵瞳腾出一只手来捂嘴。

“你不会还没和人接吻过?”咕咚,吞咽口水的声音!

“去你的……”迟灵瞳拿出椅上的一个靠垫,匆忙隔在两人中间。

“你看你又害我遐想了。你也忘不了我吧!其实你现在就是有了男友,或结了婚,我也会想方设法勾引你的。”

“我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你是有眼不识金镶玉,我现在已经具备了其他女人所看重的一切,你不珍惜,是你的损失。”希宇摇了摇头,坐正身子,不再上前。

“那就麻烦你让我损失惨重!”

“迟灵瞳,你别太清高。在《傲慢与偏见》里,达西与伊丽莎白是一对冤家,可是最后还是好了吧!你一味排斥我,小心最后还是归了我。到了那时,我要你曾经为带给我的伤害而付出双倍的代价。”

“你大可追求你的幸福去,别太为我着想。小说来源于生活,却又凌驾于生活之上,放心,这些都不会在现实中发生。你再不送我回去,我把玻璃砸开跳窗。”

“我们去看场电影吧!”

“希宇,我讲得是外星语吗?”迟灵瞳神情已是非常不悦。

希宇叹了口气,乖乖地坐回前座,把车发动了。

迟灵瞳只肯希宇把车停在小区门口,不让他往里再开了。她怕他知道她住哪,会时不时上门来骚扰。

“不请我进去喝杯茶?”希宇倚在车门上,问。

“我请你吃过饭,你送我回家,我们两清。”

“到家后给我发条短信?”希宇沉默了一会,又说道。

“再见!”她扭头往里走去,走了一会,悄悄回过头,发现希宇还站在原地,夜色把他的身影模糊了。

她知道她对他的态度有些过分,可是她真的不敢松懈,她怕太礼貌,他顺竿爬,然后历史又将重演,有意思吗?不过,他给了她一个启发,找一个“道具”,偶尔在必须的场合客串下,可以省去不少麻烦。

都快午夜了,孔雀还没回来,迟灵瞳为她等门,困得睁不开眼,不得不趴在笔记本前和三个陌生人斗地主消磨时光。

裴迪声发了条短信过来,三个字加一个标点符号:睡了吗?

她回了两个字带一个标点符号:有事?

刚发送成功,手机就响了,她一开始以为是希宇阴魂不散,电话接通,她没好气地低吼道:“你还想怎样?”

对方没出声,深深浅浅的呼吸顺着电波传了过来。

“你不会是借机发酒疯,告诉你,我可不上当。希宇同志,再这样下去,我们可是连同学都没得做了。”

“希宇是谁?”对方出声了。

她一惊,窘得连脖颈都红了,傻笑着:“裴总,是你呀!”

“是不是在等别人的电话?”

“不是,你的电话来得刚刚好。”她慢慢地关上笔记本,躺到床上,找了个舒服的姿势。“怎么还没休息?”

“我在看图纸,有些地方想找你问问,明天该有时间了吧?”

“明天周日,有的!我也查了下资料,正好明天一块讲。”

“嗯,晚餐愉快吗?”裴迪声状似随意地问。

于是,迟灵瞳无比怨念地把吃饭时的细细末末说了一遍,然后也说了自己的创意,“我真后悔,应该也带一男朋友去的,而且不要逞能地去戳破他的谎言,这样以后他就没理由再打扰我了。”

“有没考虑下我呢?看在你为影视城出力的分上,这点小忙我可以帮的!”隔着话筒,裴迪声的声音在黑暗中低沉得有点失真。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奈良往东的来信 奈良往东的来信 木穆|青春自幼年起便被迫漂泊在外的青年阿拓某天突然接到来自日本的家书,邀他回去参加继父葬礼。在几番犹豫下,他拖着已被医生诊断无药可救的身体回到了日本家中。至此,他踏上了一段寻找的旅程——寻找自己出生的意义、母亲抛下他自杀的原因。因为幼年时一直过着提心吊胆,寄人篱下、辗转多个国家的生活,阿拓的心理出现了较为严重的问题,他悲观、厌世、厌食,对人生已无所恋,却在和没有血缘关系的继父之子直树、浩矢重逢后,因为感受到浓浓的,他一直很渴望的亲情,而对往事释怀。
  • 毓言又止毓言又止香醋|青春两个几乎平行线的人突然相交在了一起,开始的打打闹闹,相互斗嘴,怎么到了最后,反而产生了一种微妙的东西,难道这就是爱情?只是尤艳毓不明白,除却爱情之余,这各种挑剔到底是什么情况?“尤艳毓咬碎牙齿往肚子里咽,尤靖!我现在要跟你硬撑到底!”
  • 恶魔殿下别乱来恶魔殿下别乱来樱の芯|青春该死的混蛋,为了保住性命,居然夺走了我珍贵的初夜!还不要脸的说什么给我补偿费,我呸!姑奶奶有的就是钱!因为他,生平以来第一次没有完成任务,还荒唐地失了身!临走前我冷冷地警告他:“最好别再让我看到你,否则我绝对会杀了你!”可却没想到,我们的孽缘才正式开始!
  • 豪门婢女豪门婢女贺享雍|青春兰府主人蓝洪恩,婚后多年无子,为使兰府续个香火,在老夫人、太太周密的策划下,导演了一出封建社会的悲剧。
  • 归离(《醉玲珑》前传)归离(《醉玲珑》前传)十四夜|青春传奇古言小说《醉玲珑》前传,天下归一,双子不离,我用盛世换你一生欢喜。她,身世成迷的王族公主,九重深宫的妖娆绝色。他,雍朝年轻的帝王,亦是她三千日夜玄塔冥暗之中祈望的辉光。行走于血刃刀锋之上,只为昔日的一句诺言!指端染血,袖底枯荣,她所要的却不过是他的春风一笑,无恙安康。他与她,难道注定只是一场天涯相望的隔世参商?
  • 全服第二全服第二落日蔷薇|青春我要的,不是你身后的安逸,而是一个能与你并驾齐驱的机会……
  • 重生:守护天使的诺言重生:守护天使的诺言安婕儿|青春“我们分手吧。”没有理由的一句话,顿时碎了他的心,在川流不息的马路边,在纠缠中,世界顿时一片红色。“从今天开始,忘记在人间的一切,在我身边。”上帝念她善良,她成了天使,可是她仍心念着在人间的他,于是,她和上帝做了个约定,以一年为期限,来界定他们能否在一起。她认识的他,从王子变成了恶魔,没有了过往的记忆,虽然他们之间有层层阻碍,但她仍相信,只要有心,他,她,还会在一起……
  • 乌龙女侠蒙难记乌龙女侠蒙难记傲天月|青春八人携手,荡起宋朝红尘天涯,潇洒日月,纵横万里。怎奈,事与愿违,贼人当道。到底是谁袭击了阴阳教总坛?又是谁制造了青龙镖局灭门惨案?最后连玄武山寨都惨遭抄山。一系列的苗头都指向从千年后穿越而来的四个无辜者。怎奈,彼此之间的信任竞薄如蝉翼。从此,各分两边。才知道缘分有时候,竟然轻如鸿毛。
  • 老子是癞蛤蟆老子是癞蛤蟆烽火戏诸侯|青春烽火戏诸侯都市小说神作!全网点击量破亿!改编影视《我叫赵甲第》正在开拍!预计2020年上映!万千读者念念不忘的妖孽长卷!宿命邂逅的情场上,作为一只有理想、有野心、有文化、有故事的癞蛤蟆,赵甲第逐一攻破都市红颜的心房,单枪匹马打下一片大大的后宫。精彩惨烈的商场上,面对金融斗争、家族困境、父辈恩怨……赵甲第在尔虞我诈中全身而退,建立属于自己的商业帝国。从懵懂冲动到成熟担当,看豪门公子赵甲第如何在爱与现实中成长,上演一场国士无双一骑绝尘!赵甲第,一个出自顶级豪门的年轻人,他告别了衣食无忧的生活远赴上海求学,他的出现让无数人的命运都被卷入了一场看不见的漩涡,绝色红颜、各界名流和在权利顶端覆手翻云的王者……在这个充满所有可能性的都市,关于情和欲的斗争无时无刻不在上演着,这些年轻人到底藏着哪些秘密?那些金钱背后到底藏着什么交易?赵甲第能否冲破重重难关,在这片江湖找到属于自己的出路,上演一场国士无双一骑绝尘?
  • 搞鬼:废柴道士的爆笑生活2搞鬼:废柴道士的爆笑生活2轩辕小胖|青春史上最废柴的道士——马力术,是一个以贴小广告为生的“文化工作者”。他出生在一个历代都有一个有通灵能力传人的道士世家,而这一代的通灵能力又刚好遗传到了马力术身上,于是他继承了他爷爷的二叔的大爷的曾孙子留给他的一座二层小楼,开始了他的道士生活。这座二层小楼位于极阴之地,里面住着一个大舌头吊死鬼、一个男人头、一个没舌头的小鬼、一个狐狸精、一个画皮妖,还有一个神兽——貔貅,这些鬼和妖各自都有一段既纠结又爆笑的故事,请听马力术为您娓娓道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