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8章 莫待无花空折枝

和风袭来,吹醒了沉在旧梦中的陆游,他望着唐婉远去的身影,遥见唐婉与夫君正在池中水榭上用餐。这一似曾相识的场景,让陆游的心都碎了。旧日的一幕,今日的痴怨尽绕心头,于是提笔在粉壁上抒写一阙《钗头凤·红酥手》:

红酥手,黄藤酒,满城春色宫墙柳。东风恶,欢情薄,一杯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

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悒鲛绡透。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莫,莫,莫!

第二年春天,抱着一种莫名的憧憬,唐婉再次来到沈园,徘徊在曲径回廊之间,忽然瞥见陆游的题词。反复吟诵,想起往日二人的情景,不由泪流满面,不知不觉中和了一阙词,题在陆游的词后《钗头凤·世情薄》。

世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易落。晓风干,泪痕残,欲笺人事,独语斜栏。难!难!难!

人成各,今非昨,病魂长似秋千索。角声寒,夜栏珊,怕人寻问,咽泪妆欢,瞒!瞒!瞒!

毕竟是极重情义的女子,与陆游的爱情本是完美的结合,无奈世俗风雨毁于一旦。毕竟曾经沧海难为水,丈夫的抚慰仍然不能消却她心中的痛楚,毕竟,内心深处有那一份刻骨铭心的情缘。自从看到了陆游的题词,她的心就难以平静。追忆似水的往昔、叹惜无奈的世事,她抑郁成疾,在秋意萧瑟的时节悄然逝去。“长歌当哭,情何以堪!爱已成往事,情永存心怀。”陆游浪迹天涯数十年,企图借此忘却他与唐婉的凄婉往事,然而唐婉的影子始终萦绕心头。追忆脑海中那惊鸿一瞥的一幕,他留下了一组“沈园怀旧”。

此后,陆游北上抗金,又转入蜀中任职,几十年的风雨生涯,依然无法排遣他对唐婉的眷恋,六十七岁的时候,重游沈园,看到当年题《钗头凤》的半面破壁,竟泪落沾襟,写一首诗以记此事,在诗中哀悼唐婉:“泉路凭谁说断肠?断云幽梦事茫茫。”后陆游七十五岁,住在沈园的附近,“每入城,必登寺眺望,不能胜情”,写下绝句《沈园》:“梦断香消四十年,沈园柳老不吹绵,此自行作稽土上,尤吊遗踪一泫然”,就在陆游去世的前一年,他还在写诗怀念:“沈家园里花如锦,半是当年识放翁,也信美人终作土,不堪幽梦太匆匆!”

这是一种深挚的,窒息的爱情,令人垂泪。而垂泪之余,竟有些嫉妒唐婉了,毕竟,能在死后数年中仍然不断被人真心悼念,实在是一种幸福了!

“死生契阔,与子成悦;执子之手,与子偕老”这是一首悲哀的诗,然而它的人生态度又是何等的肯定。人们常说“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不相识”。三世的缘分,前生错过了,今生我们再次相遇。

而缘分又有很多种,有一种叫做彼岸:我站在河岸的这边,你站河岸的对面。两个人瞬间的观望,是一种缘。或许有一天大家都想过河到对岸,于是你从这个桥跑过来,我从那边桥跑过去。最终,还是彼岸的缘。于是应该相视一笑。我们永远隔这一条河,但却可以看到彼岸,这也是一种缘。没有任何遗憾。

茫茫人海中两人相遇,相识,相知,或是相亲相爱,这就是一种缘分,缘分真的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吗?只知道,很多时候缘分要自己去把握,缘和分不一样,缘是天注定,分是在人为。缘分其实就是这么简单!“悄悄的我走了,正如我悄悄的来,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彩云……”世间事不是每段缘都能成真,不是每个美丽的开始都有美丽丰满的结局。这既无道理可言,也无结局可言,所以人生就有了那么多的痛与悲,苦与伤。

回忆永远是惆怅的!愉快的使人惋惜它的短暂;不愉快的,想起来还是伤心。

追忆似水年华

有那样一首歌,简单到只需要一两句话,经过高明的作曲家配上优美的曲调,反复重唱,不觉空乏,却风韵动人。而《金缕衣》,诗意单纯,却不单调,反反复复,变幻莫测。所谓,一中有多见,多中有一见。

杜秋娘是中唐名噪一时的歌舞姬。江南女子的秀丽与才情在她那里体现得淋漓尽致,她不满足于表演别人编好的节目,而暗自思量,自写自谱了一曲《金缕衣》。当她在高官李锜的家宴上声情并茂地演唱后,得到了高官李锜的青睐,当即将她纳为侍妾。于是,这样一对老夫少妻,度过了很长一段甜蜜醉人的时光。直到唐德宗驾崩,李诵继位顺宗,八个月后,又因病体不支而将王位传给了儿子李纯,庙号宪宗。可惜,年轻气盛的唐宪宗刚刚登基便想扭转局势,致使身为节度使的李锜大为不满,于是举兵反叛朝廷,终因势单力薄,丧生于战乱之中。

苟活者在淡红的酒色中,可以依稀看见微茫的希望;真的爱情,将更奋然前行。四周喧闹,渴望宁静的天堂;寂寞独处,却又向往喧嚣的尘世。耐不住寂寞的侵蚀,却又承受不了躁乱的世俗。一个落寞的身影,一张熟悉的面容,恍惚间看到了秋娘的身影。我们的愿望其实很简单,看遍天上的彩云,踏遍每一条小路,游遍每一处绿水。可惜,好难……孤苦伶仃的秋娘,被作为罪臣家眷送入后宫为奴,仍旧充当歌舞姬。当然,秋娘不是等闲之辈,她选好时机,在为唐宪宗表演的时候,再一次演绎了《金缕衣》:

劝君莫惜金缕衣,劝君惜取少年时。花开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

曲中激烈、热切的情趣,深深打动了青春年少的唐宪宗,而秋娘的明艳雅洁,在众佳丽中更是独高一格,更何况此曲还是由她亲自创作的,这不由让唐宪宗大为动心。很快,杜秋娘便被封为秋妃。

不得不佩服秋娘,她是在演绎自己的人生;而女人的一生,究竟又有几次刻骨铭心的爱情呢?

在时间的河流里,又有多少波动等待我们细细体会……世俗的人总是喜欢攻击单纯的角色,不懂真相的人径自对别人妄加评论;可笑的是,流言总是跑在真实的前面。而每一个女人,其实只想做最单纯的自己。

成为秋妃的杜秋娘,备受宪宗的宠爱,她的一颦一笑,一举一动,都牵动着年轻气盛的宪宗的心,并为之沉醉。春暖花开时,他们双双徜徉于山涧水崖;午窗人寂时,他们一起调教鹦鹉学念宫诗;秋月皎洁时,又泛舟高歌于太液池中;冷雨凄凄的夜晚,同坐灯下对弈直至夜半。期间情深意挚,颇似当年杨贵妃与唐玄宗的翻版。然而,比起纵情放荡的杨贵妃,杜秋娘又技高一筹,她在与宪宗同享人间欢乐之际,总会不留痕迹地参与一些军国大事,用她的才智,为皇夫分忧解愁。

唐宪宗执政之初,由于锋芒凌厉,对藩镇采取强压手段,引起藩镇大为不满。但是后来,番邦犬戎侵犯大唐边境,宪宗对藩镇施以宽柔政策,不但抵御了外侮,还取得了本土的安定,使唐室得到中兴。宪宗之所以有如此大的转变,除了大臣的建议,更重要的,是秋娘细雨的吹拂,她以一颗女性的柔情之意,感化了锋芒毕露的唐宪宗。

国家太平之后,大臣劝谏唐宪宗用严刑厉法治理天下,但秋娘则说:“王者之政,尚德不尚刑,岂可舍成康文景,而效秦始皇父子?”见识深远,入情入理,唐宪宗不得不信服,以德政治天下。

秋娘不但是唐宪宗的爱妃、玩伴,更是机要秘书。这样一个有才情的女子,几乎占据了宪宗的整个身心,使宪宗对其他佳丽无以复顾。国家逐渐平定昌盛之后,宰相李吉甫曾好意相劝唐宪宗,可再选天下美女充实后宫,他说:“天下已平,陛下宜为乐。”此时不到三十岁的唐宪宗,竟自得地说:“我有一秋妃足矣!李元膺有‘十忆诗’,历述佳人的行、坐、饮、歌、书、博、颦、笑、眠、妆之美态,而秋妃身上一一可见,我还求什么呢?”幸而秋妃是一个深明大义的女子,虽然拴住了宪宗的心,但并没使他沉溺于享乐而忘却国事,相反还潜移默化地帮着他治国安邦。这种夫唱妇随、同心协力的日子,又岂是一般的“折花”之乐?

幸福只在自己手里。一生错失多少良机?一生又为多少错失而空叹?年轻气盛的时候,看到电视里的男男女女,为了一份简单的爱情折腾得死去活来,心里不免有些失落。当男女主角悔恨自己没能珍惜爱人的时候,总觉得有些颓废,有些堕落。心想:若换作是我,决不会轻易地与爱人大吵大闹,更不会随便和自己喜欢的人说分手,而会好好珍惜所拥有的爱人。

人生的感叹与惆怅多来自压力,而对于时间压力的感悟,从古至今,从中到外一直都是人们共同探讨的话题。从孔子临江发出“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的慨叹,到亚里士多德“濯足急流,抽足再入,已非前水”的哲学话题,无一不是时间稍纵即逝、不容轻掷的警语。再回头看这一句“花开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花”是什么呢?是生命中所有珍贵的事物:生命中的感情、时光、理想、自由、精力、健康、金钱……这一切可都是你满手盈握的宝藏。

《圣经》中有这样一段话:“爱是恒久的忍耐,爱是不嫉妒,不自夸,不张狂。不做自惭之事,不谋一己之利。不轻易发怒,不计他人之恶。远不义,近真理。凡事包容,凡事信任,凡事企盼,凡事忍耐。”这是对爱的最完美的诠释,也是我们构筑真爱的基石。

作家史铁生曾写道:“生病的经验是一步步懂得满足。发烧了,才知道不发烧的日子多么清爽。咳嗽了,才体会不咳嗽的嗓子多么安详。刚坐上轮椅时,我总想,不能直立行走岂不是把人的特点丢掉了,于是觉得天昏地暗。等又生出褥疮,一连数日只能歪七扭八地躺着,才看见端坐的日子其实多么晴朗。后来又患尿毒症,经常昏昏然不能思想,就更加怀恋起往日时光。终于醒悟:其实每时每刻我们都是幸运的,在任何灾难前面都有可能再加上一个‘更’字。”

从心底说出这些话的人,一定吃尽了“疾病”或者“便宜”的苦头,所以才把自己的“幸福底线”定得如此之低。但是,当他们意识到什么是真正的幸福时,生命留给他们享受幸福的时间已经少得不能再少了。许多人一生在茫茫红尘中奔走,陷在名与利的泥潭里不能自拔,蓦然回首,才发现真正的幸福恰恰就在出发的原点,而当初他们却坚信它在更远的地方。

人生一世,太短,太仓促,一次次的爱,一次次的错过。现在,用力去爱吧!大声喊出:“花开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

武则天曾写出《如意娘》这样一首抒情诗:看朱成碧思纷纷,憔悴支离为忆君。

不信此来常下泪,开箱验取石榴裙。

如此一个强悍的女人,却有最柔情的一面,难怪李氏天下会被弄得“镇日里情思睡昏昏”的。定是在感业寺的青灯下,失意的武媚娘将思绪交融于此诗,“开箱验取石榴裙”,明知再无相见的理由,仍痴痴地等待。弱者的泪水,女人的温柔,美人的示弱,终于淹没了高宗的理智,将先皇的女人定为自己的皇后,“石榴裙下死,做鬼也风流”。难怪明代钟惺要说:“‘看朱成碧’四字本奇,然尤觉‘思纷纷’三字愤乱颠倒无可奈何,老狐甚媚。”

“老狐”生前为皇位不惜杀女嫁祸于王皇后,废中宗、睿宗而自号“周”。在中国历史上,第一次真正实现了“凤居高处,玉龙失意。”千载而下,后人在乾陵仍能感觉到女皇的赫赫声威。乾陵所在的梁山,远望犹如一位美人。

选定这样的风水与丈夫高宗合葬,分明是想压倒李氏男子而自立。女皇在位时,对李唐宗室进行无情虐杀,连亲生儿子也不放过,死后照例要儿子中宗为之立碑。对这个亲生母亲、夺李氏江山的仇人、给他王位又废他王位的女皇,该诋毁还是该颂扬?进退两难之中,惟有选择在碑石上留下空白,是为“无字碑”。

唐时的开放,给了女人一个新的天地:她们可以吟诗,可以踢足球,甚至可以参政议事,影响历史。唐朝的男人都在梦想着“大鹏一日随风起,扶摇直上九万里”,梦想着有朝一日能“直挂云帆济沧海”。那个时代,“大道如青天”,男人有的是建功立业的机会,有的是出人头地的地方,对女人也就表现出中国男人难有的大度和宽容!

可惜,自古女子的命运多掌握在别人的手中,出身卑微的杜秋娘,敢于凭借自己的才智向命运挑战,然而世事弄人。元和十五年新春刚过,唐宪宗就突然驾崩于中和殿上。当时宦官在朝中势力庞大,无人胆敢往下追究。于是,二十四岁的太子李恒在宦官马潭等人拥戴下嗣位为唐穆宗,改元长庆。

此时,进宫十二年,已是三十开外的杜秋娘,在宫廷中颇有声望,朝中重臣对她相当敬服。皇帝的更迭,政治的风暴,丝毫没有影响到她的地位,在某些军国大事上,唐穆宗还经常听取她的意见。

后来,杜秋娘成为穆宗之子李凑的保母,负责教养皇子。杜秋娘没有孩子,便将一腔慈母之爱倾注到李凑身上。

然而唐穆宗李恒好色荒淫,即位后,很快沉迷于声色游乐之中,藩镇相继发生叛乱,河朔三镇再度失守,他不闻不问。已作保母的杜秋娘,这一次只在一边冷眼旁观。

长庆四年,不满三十岁的唐穆宗竟又不知为何地一命呜呼;年方十五的太子李湛继位为唐敬宗,改元宝历。然而敬宗童心未泯,生性贪玩,尤其喜欢在深夜里捕猎狐狸,天天带着一班官臣东游西荡,根本不谈国事。

宝历二年腊月冬寒,唐敬宗夜猎回宫后,又与宦官在大殿上酣饮。夜深酒醉,唐敬宗入室更衣,殿上灯火忽然被一阵狂风吹灭,待再点亮时,小小年纪的唐敬宗被弑于内室。

紧接着,唐敬宗的弟弟江王李昂入宫,成为唐文宗。因文宗年幼不更人事,朝廷大权实际落在一帮大臣和宦官手中。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瓦尔登湖瓦尔登湖(美)梭罗|文学梭罗远离尘嚣,他想在自然的安谧中寻找一种本真的生存状态,寻求一种更诗意的生活。《瓦尔登湖》一书,详细地记录了作家在长达两年的时间里的日常生活状态以及所思所想,他在小木屋旁开荒种地,春种秋收,自给自足。他是一个自然之子,他崇尚自然,与自然交朋友,与湖水、森林和飞鸟对话,在林中观察动物和植物,在船上吹笛,在湖边钓鱼,晚上,在小木屋中记下自己的观察和思考。他追求精神生活,关注灵魂的成长,他骄傲地宣称:“每个人都是自己王国的国王,与这个王国相比,沙皇帝国也不过是一个卑微小国,犹如冰天雪地中的小雪团。”
  • 感悟心灵:温暖一生的125个记忆感悟心灵:温暖一生的125个记忆张洪彬编著|文学一首老歌,一段时光的印记。不再着意去找的老歌,如同抛在身后的似水流年。歌总是会唱几支,可偏就唱不全的那首让人心痒,一句半句的随风落在耳朵里,惊鸿一瞥,却又生了根似的,挥之不去。
  • 素怀诗草素怀诗草徐高升|文学我与高升同志相识已经多年。最初,他给我的感觉是气质儒雅、为人谦和,后因工作关系接触多了,感到他勤于思考干事练达。近日有幸读到他的诗作,让我对他又有了新的认识,感到他才思敏锐、心存高远,大气荡然。这部《素怀诗草》小诗集,是他发自心底对学习、工作、生活的深刻思考和感知感悟。内容涉及较广,既有从政从经的体会、对当代人情世故的诠释,也有对世事国事家事的观察和理解。特别是对改革开放以来家乡变化的讴歌和赞叹,表达了对祖国、对事业、对家乡及对朋友的深厚情感。
  • 遛脑遛脑田炳信|文学本书是一部微博形态的获奖散文集,它文本简短、智慧、锋利,对当下生活进行了入木三分的介入,几乎撕开了生活的各个层面、现象,生动而令人吃惊。 独特的视角,极具概括性的语言,让阅读者快速进入深度阅读的状态,进行真正“用脑”的阅读和思考。这本书将有可能改变读者的阅读习惯、写作习惯,开启走心微阅读的时代。
  • 莎士比亚悲剧集莎士比亚悲剧集(英)莎士比亚|文学《莎士比亚悲剧集》收录了莎士比亚四部悲剧代表作,包括《罗密欧与朱丽叶》(1595)、《哈姆莱特》(1601)、《奥瑟罗》(1604)、《麦克白》(1606)等。在这四部作品中,《罗密欧与朱丽叶》虽然以悲剧告终,却因其喜剧气氛使得剧本里“处处是青春和春天”;《哈姆莱特》中体现的浪漫主义色彩越来越少,现实主义描写越来越突出;《奥瑟罗》则对现实社会中的邪恶势力做了深刻有力的批判;《麦克白》等作品中,理想光辉的正面人物形象不再出现,莎士比亚的人文主义理想也日趋破灭。这些作品无不深刻地揭露了当时存在的社会问题与人性的悲剧,代表了莎士比亚最杰出的成就。
  • 梦回“诗唐”:唐诗经典品鉴梦回“诗唐”:唐诗经典品鉴潘裕民|文学唐代是中国古典诗歌的鼎盛时期,诗歌数量之多、质量之高、普及之广泛是空前绝后的。作者宏观分析了唐诗的总体成就,精选几十首经典唐诗佳作,从时代背景、思想内涵、艺术技巧等各个角度品评鉴赏,深入浅出,别具韵味。
  • 赤都心史:瞿秋白作品精选赤都心史:瞿秋白作品精选萧枫主编|文学诗集。收诗一百十九首。分上中两卷。上卷大多反映旧中国的社会现实,揭露豪富对劳苦大众的压迫和剥削;中卷主要表现国外的社会生活,揭露西方世界的腐朽、黑暗和战后欧洲经济的凋敝。
  • 中国文化名人谈亲情中国文化名人谈亲情邓九平主编|文学本书是《中国文化名人书系》丛书之一,是中国当代散文作品集,其主要是对亲情的谈论。书中分别选入鲁迅、周作人、郭沫若、叶圣陶等120多位作家的多篇散文作品,如:《风筝》、《做了父亲》、《一个人在途上》、《屠敬山先生》、《望断天涯儿不归》、《白舅舅》、《心上的暗影》、《怎么爱人也不够》、《三姐夫沈二哥》、《长情默默》、《陌生的儿子》、《家累》等150篇作品,真实记录了作者最华美的语言文字,从中读者可以了解到每位作家在亲情方面的创作风貌。
  • 痴爱:萧红情书集痴爱:萧红情书集萧红|文学本书收入萧红写给萧军的42封书信。其中,35封是萧红于1936至1937年间,由日本东京寄回上海和青岛给萧军的,7封是她回国后又去北京,由北京寄到上海给萧军的。记录了女作家萧红与萧军于20世纪30年代的一段过往心态和对历史往事的追忆。另外还收录了萧红致黄源、高原、胡风、许广平、白朗、华岗的11封书信。
  • 闲情偶寄 窥词管见闲情偶寄 窥词管见李渔|文学本书将李渔这两部著作编在一起,据国家图书馆藏康熙翼圣堂本与雍正八年芥子园本、以及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藏康熙翼圣堂本,作了认真校勘,是一个比较可靠的本子,可供研究者使用;对个别难懂的字句,尤其是典故、术语、人名和地名等等,校勘者尽量详细地作了注释,可作研究生、大学生、文化工作者、艺术工作者、演艺人员以及中等以上文化程度的读者之良好读物。书末所附(《笠翁对韵》,是训练写诗、填词、作对子,掌握声韵格律的通俗读物,广泛流传,今天仍有重要参考价值;里面充满丰富的典故和各种文化知识,经过注释,一般读者易于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