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8章 上卷:唐五代词(5)

长命女[1]

春日宴,绿酒[2]一杯歌一遍,再拜陈三愿:一愿郎君千岁,二愿妾身常健,三愿如同梁上燕,岁岁长相见。

[1]《能改斋漫录》卷十七:“南唐宰相冯延巳有乐府一章名《长命女》云云。其后有以其词意改为《雨中花》云:‘我有五重深深愿:第一愿且图久远;二愿恰如雕梁双燕,岁岁得长相见;三愿薄情相顾恋;第四愿永不分散;五愿奴哥收因结果,做个大客院。’味冯公之词,典雅丰容。虽置在古乐府,可以无愧。一遭俗子窜易,不惟句意重复,而鄙恶甚矣。”按白居易《赠梦得》:“为我尽一杯,与君发三愿:一愿世清平,二愿身强健,三愿临老头,数与君相见。”冯作似本此。

[2]古所谓“绿”,有时近乎黄色,绿酒亦是那样。白居易《问刘十九》:“绿蚁新醅酒。”

李璟(二首)

李璟(916—961),字伯玉,徐州人,李升长子。九四三年嗣位称帝,后改称国主,史称南唐中主。今存词四首。

山花子

手卷真珠[1]上玉钩,依前春恨锁重楼。风里落花谁是主,思悠悠。青鸟不传云外信[2],丁香空结雨中愁[3]。回首绿波三峡[4]暮,接天流。

[1]《花庵词选》作“珠帘”。《苕溪渔隐丛话》前集卷五十九引《漫叟诗话》:“……余谓词曲亦然。李璟有曲,‘手卷真珠上玉钩’,或改为‘珠帘’,非所谓遇知音。”《笺注草堂诗余》前集卷下在本句之下引李白诗:“真珠高卷对帘钩。”这里用太白句,却省略“帘”字,似不合一般的文法,但古诗中每有此等词例。

[2]“信”,使者。《山海经·海内北经》:“其南有三青鸟,为西王母取食。”后来小说《汉武故事》也有三青鸟,却分成两起,一个先来,两个跟着王母来。李商隐《汉宫词》:“青雀西飞竟未回”,即咏这个故事。本句和下“丁香”句又都用李义山诗句。

[3]丁香子黑色,一名鸡舌香,作香料用,可含之口中。李商隐《代赠》:“芭蕉不展丁香结,同向春风各自愁。”这里亦借丁香枝条的柔弱纠结来形容心绪郁结不舒的状态。杜甫《江头五咏》之一:“丁香体柔弱,乱结枝犹垫。”

[4]“三峡”,从《花庵词选》、《草堂诗余》本。长江下流,回望上游,巫山云雨,在想象中,故下云“接天流”,与后主词“一江春水向东流”意境相似。一本作“三楚”,谓南楚、东楚、西楚。

菡萏香销翠叶残,西风愁起绿波间[1]。还与韶光共憔悴,不堪看。细雨梦回鸡塞[2]远,小楼吹彻玉笙寒[3]。多少泪珠何限恨,倚[4]阑干。

[1]西风从绿波之间起来。以花叶凋零,故曰“愁起”。

[2]《汉书·匈奴传》:“送单于出朔方鸡鹿塞。”颜师古注:“在朔方窳浑县西北。”(今陕西横山县西)《后汉书·和帝纪》:“窦宪出鸡鹿塞”,简称鸡塞。亦作鸡禄山。《花间集》卷八孙光宪《定西番》:“鸡禄山前游骑。”这里泛指边塞。

[3]“彻”,大曲中的最后一遍。“吹彻”意谓吹到最后一曲。笙以吹久而含润,故云“寒”。元稹《连昌宫词》:“逡巡大遍凉州彻”,“大遍”有几十段。后主《玉楼春》:“重按霓裳歌遍彻”,可以参证。

[4]明吕远本作“寄”,《读词偶得》曾采用之。但“寄”字虽好,文义比较晦,今仍从《花庵词选》与通行本作“倚”。

李煜(十二首)

李煜(937—978),初名从嘉,字重光,璟第六子,九六一年嗣位,史称南唐后主。九七五年,宋曹彬破金陵,煜降宋,封违命侯,改封陇西郡公。太平兴国三年七月卒。据宋人王铚《默记》,盖为宋太宗赐牵机药所毒毙。煜善为诗词,著作甚多,惟已散逸。后人辑存,仅诗词数十篇而已。

长相思

云一[1],玉一梭,淡淡衫儿薄薄罗,轻颦双黛螺[2]。秋风多,雨如和[3],帘外芭蕉三两窠[4],夜长人奈何。

[1]《说文》:“绶青紫色”,音锅。这里比喻头发。“玉一梭”,指玉簪。

[2]螺子黛出波斯国。借称妇女的画眉为螺黛,亦称黛螺。《释名》卷四:“黛,代也。灭眉毛去之,以此画代其处也。”

[3]“如和”,仿佛相应和。

[4]“窠”,丛。植物一根多茎曰一窠,犹言一丛。字亦作“科”。

捣练子令[1]

深院静,小庭空,断续寒砧[2]断续风。无奈夜长人不寐,数声和月到帘栊。

[1]《尊前集》题作冯延巳。

[2]“砧”,捣帛石。用来捣帛的棍子叫杵,合称“砧杵”。

望江南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还似旧时游上苑,车如流水马如龙[1],花月正春风。

[1]此句与唐苏《夜宴安乐公主新宅》七绝首句相同。俱本《后汉书·皇后纪》马后诏:“车如流水,马如游龙。”

相见欢

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无奈朝来寒雨晚来风。胭脂泪,相留醉,几时重,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1]。

[1]本词从杜甫《曲江对雨》“林花著雨燕脂湿”变化,却将一语演作上下两片。“春红”“寒雨”已为下片“胭脂泪”伏脉。主意咏别情,“几时重”犹言“何时再”,“重”,平声。

又[1]

无言独上西楼,月如钩,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剪不断,理还乱,是离愁,别是一般滋味在心头[2]。

[1]这篇在《花庵词选》有“凄惋哀思”的评语。虽上片写景,下片抒情,凄凉的气氛,却融会全篇。如起笔“无言独上西楼”一句,已摄尽凄惋的神情。

[2]“别是一般滋味”也是离愁。剪不断,理还乱,还可形状,这却说不出,是更深一层的写法。

菩萨蛮

人生愁恨何能免,消魂独我情无限。故国梦重归,觉来双泪垂。高楼谁与上,长记秋晴望。往事已成空,还如一梦中。

清平乐

别来春半,触目愁肠断。砌下落梅如雪乱[1],拂了一身还满。雁来音信无凭,路遥归梦难成[2]。离恨却如春草,更行更远还生[3]。

[1]指白梅花,开较迟,故春半还有落梅。

[2]梦的成否原不在乎路的远近,却说路远以致归梦难成,语婉而意悲。

[3]上片“拂了一身还满”,分为四、二,一句两折。这里二字一折,一句三折。古诗“青青河边草,绵绵思远道”,白居易《赋得古原草送别》“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远芳侵古道,晴翠接荒城”等句,均与本句意近。

浪淘沙

帘外雨潺潺,春意阑珊。罗衾不耐[1]五更寒。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独自暮凭阑[2],无限江山,别时容易见时难[3]。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4]。

[1]明刊本作“不暖”,“不耐”出语更自然,今从《全唐诗》及通行本。

[2]各本多作“莫”,“莫”字原为“暮”的本字。故有两解:一读入声,解为勿;一读去声,解为黄昏。各家说亦不同。我前在《读词偶得》里读为入声,作否定语讲,并引后主另词“高楼谁与上”来作比较。一人两作固不必全同,说亦未必是。下片从“凭阑”生出,略点晚景,“无限江山”以下,转入沉思境界,作“暮”字自好。今从《全唐诗》写作“暮”。

[3]《颜氏家训·风操》:“别易会难。”《苕溪渔隐丛话》后集卷三十九引《复斋漫录》以为李后主盖用此语。古诗中类此者正多,如曹丕《燕歌行》:“别日何易会日难”;戴叔伦《织女词》:“难得相逢容易别。”但这里是人人心中的一句普通话,即便相同,也不必看作用典。

[4]有春归何处的意思。“天上人间”极言其阻隔遥远且无定。《花间集》卷四张泌《浣溪沙》:“天上人间何处去,旧欢新梦觉来时”,意思就很明白了。

往事只堪哀,对景难排。秋风庭院藓侵阶。一桁[1]珠帘闲不卷,终日谁来。金剑[2]已沉埋,壮气[3]蒿莱[4]。晚凉天净月华开,想得玉楼瑶殿影,空照秦淮。

[1]“桁”,通作“行”,读仄声。“一桁”,一带、一列。

[2]《史记·吴太伯世家》裴骃《集解》引《越绝书》:“阖庐冢在吴县昌门外,扁诸之剑三千,方员之口三千,槃郢鱼肠之剑在焉。”这里借古事说自己亡国的痛苦。

[3]“壮气”与上“金剑”连,暗用丰城剑气,见《晋书·张华传》。

[4]“蒿莱”,野草,犹言蓬蒿。阮籍《咏怀》:“贤者处蒿莱。”

虞美人

风回小院庭芜绿,柳眼春相续[1]。凭阑半日独无言,依旧竹声新月似当年[2]。笙歌未散尊罍在,池面冰初解。烛明香暗画楼深,满鬓清霜残雪思难任。

[1]柳芽初舒曰“柳眼”。元稹《寄浙西李大夫》四首之一:“柳眼梅心渐欲春。”李商隐《二月二日》:“花须柳眼各无赖。”庭草先绿,稚柳继黄,是春光相续。犹前录冯延巳词“河畔青芜堤上柳”也。此眼前之景。

[2]“当年”引下片回忆境界,早春光景。实景与所忆不必同,借“竹声新月”逗入,是变幻处。

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雕阑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1]。

[1]王国维《人间词话》谓此句可作后主词的评语。

蝶恋花[1]

遥夜[2]亭皋[3]闲信步,才过清明,渐觉伤春暮。数点雨声风约[4]住,朦胧淡月云来去。桃李依依春暗度。谁在秋千,笑里轻轻语[5]。一片芳心千万绪,人间没个安排处。

[1]杨元素《本事曲》以为山东李冠作。冠,北宋时人。今从《尊前集》入后主词。

[2]“遥夜”犹言长夜。宋玉《九辩》:“靓杪秋之遥夜兮。”

[3]司马相如《上林赋》:“亭皋千里,靡不被筑。”颜师古注:“为亭候于皋隰之中,千里相接,皆筑令平也。”柳恽《捣衣诗》:“亭皋木叶下。”“亭皋”一般可作平原低湿地解。

[4]“约”,约束。《诗词曲语辞汇释》卷五:“言拦住雨声也。”

[5]依调逗句。九字当连读。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三种向度三种向度马笑泉|文学本书诗歌作品集。作品分三部分,以“时代镜像”“灵魂的呼啸与细语”“隐秘柔情”三个篇名辑录了诗人的87首诗歌作品。诗歌文字优美,语言流畅,诗所表达的意思和意境,有比较深的意向性思维,给人作法味不尽的想像空间。
  • 在追求梦想的路上,我们都一样在追求梦想的路上,我们都一样何亚娟|文学这个世界,在你没有成功之前,没有人愿意听你的故事。而我要讲的,恰恰是很多人成功之前最想分享却又最不愿启齿的故事。感谢这些朋友的信任,把这些故事讲给我听。同样,也感谢打开这本书的每一个你。在追求梦想的路上,我们都一样。而你总会不一样。我不是你的心灵鸡汤,我是你的梦想同路人。
  • 关爱·时光里的那些老师们关爱·时光里的那些老师们张海君|文学关爱,是黑暗中的一道光,照亮你要走的路;关爱,是冰冻世界的一把火,温暖你冰凉的心;关爱,是沙漠里的一汪清泉,滋润你干涸的喉咙。正是因为有关爱,世界才会五彩缤纷,才会充满爱的颜色。也正是因为有关爱,生命才会有活力与希望。《青少年成才励志馆·关爱:时光里的那些老师们》中的小故事,会与你一起去探寻关爱之旅,当你认真地读完这些小故事,你的心定会为之所感动。而书中的小哲理同时会为你的感动升华。众所周知,关爱他人之心的培养在一个人的成长过程中起着不可估量的作用。
  • 阅世新语阅世新语张光全|文学季羡林先生是著名学者、国学大师、同时它还是著名的散文大家。他襟怀坦荡、学贯中西,读他的散文是一种享受,开怀释卷,典雅清丽的文字拂面而来,纯朴而不乏味,情浓而不矫作,庄重而不板滞,典雅而不雕琢。无论记人、状物或摹事,笔下流淌的是炙热的人文情怀,充满着趣味和韵味。本书收录了季羡林先生关于人生、治学、生活等方面的文章,从中可以窥见国学大师的生活态度,耄耋老人的人生感悟、对于人生意义与价值的追寻、缘分与命运、做人与处世、容忍、成功、知足、朋友、毁誉、压力、长寿之道、伦理道德等方面。是学术大家季羡林先生结合自己九十多年的生活体验,对于人生和世事的感悟的集大成之作。
  • 围炉夜话(中华国学经典)围炉夜话(中华国学经典)袁堂欣 谢志强主编|文学《围炉夜话》是一本通俗格言集。不以严密的思辩见长,而是以简短精粹的格言取胜,三言两语,却蕴含着深刻的人生哲理,不但使自己清醒,也能使别人警醒。
  • 走进大美黑河走进大美黑河苏世杰|文学众多作家到当地采风,参观了黑河瑷珲历史陈列馆、知青博物馆、旅俄华侨纪念馆、新生鄂伦春民族风情乡、五大连池风景区等处。创作出了一批反映黑河风土人情和人文地理的散文作品,结集为本书。
  • 死城漫游指南死城漫游指南张晓舟|文学本书是张晓舟多年来的文化评论随笔首度精选结集,加西亚·马尔克斯一再解释过,所谓“魔幻现实主义”不是杜撰的,就是活生生的现实。同样,当我们用穿越、玄幻、盗墓这样的词来形容现实,那也一点都不虚,说的就是当今的中国现实。姑苏城外伦敦塔,琉璃厂的饭岛爱。少林钢琴,爱国粽子,心灵鳖汤。手拿一个爱疯死,一代人去那儿相互撒娇。信仰在空洞中飘扬,金山与神山对峙,一切是多么安闲地从那桩苦难转过脸。时代,就像硅胶一样在每个人的胸前鼓了起来,令你再也无法一手掌握。如何才能去爱?我看见了你的坏笑。一部盛世中国的荒诞书,当代中国社会与文化景观的素描簿。
  • 半个苹果的爱半个苹果的爱吴琼|文学本书收录作者近年来创作的散文随笔80多篇。是从作者心灵深处涌动出来的文字。在作者的word文档里有一个名为“心灵呓语”的文件夹,保存在这个文件夹里的文章不是小说,也不是传奇,它是作者内心的独白,是我夜深人静时作者对这个世界发出的真实的声音,饱含作者对父母的爱、对儿女的爱,对朋友的爱。
  • 胡适:做最好的学问胡适:做最好的学问胡适|文学本书选取了胡适著作中关于读书、治学、教育等方面的篇章,既有轻松的读书趣味,也有科学的治学方法,同时也包括对经典名著的点评,考注等,对青年人读书做学问有很好的引导作用。胡适的名言“你的最大责任是把你这块材料铸造成器”在这里得到充分阐释;他的“学问便是铸器的工具,抛弃了学问便是毁了你们自己”,在今天依然振聋发聩。
  • 一个人的故乡一个人的故乡罗大佺|文学散文集《一个人的故乡》不仅为我们讲述了一系列关于故乡的话题,贯穿着作者全部的故乡情结和人生际遇,还让我们领略了关于故乡那份悠远的情感、那份炽热的情怀、那份纯情的寄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