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426章 陌上心 ( 11 )

“林将军有话不妨直说。”待简单的寒暄过后,左寅主动说道。

林北颇为尴尬地拿起手边的茶盏微微喝了一口:“让前辈见笑了,晚辈前来确实是有事相商。”

“但说无妨。”他的到来在左寅的预料之中,或者说其实自己也一直在等他。

“听闻阿风近来和南疆那边来往涉密,不知晚辈是否该要将此事放在心上?”林北委婉地问道,此番南疆一再的暗中相助不得不让他深思。

果然是为此事而来,左寅抬起眼帘对上他的目光:“我曾在南疆游历过。”

“那儿确实是个好地方,是晚辈多心了。”林北一点都不意外他的回答:“如今既然这边事情已了,前辈您看我们是不是该将返程之事提上日程了。”

左寅笑问:“你想何时启程?”

“越快越好。”无论传闻真假,林北担忧再待下去恐生变:“其实我是不急的,主要是瑶儿来信问了好几次,前辈您是不知道,这次要不是家父下了死令,估摸着她早就跟过来了。”

“幸好有老将军在。”左寅相信那丫头是做得出这事:“这事我回头跟阿风提提,不过你也知道有些藏匿在暗处的隐患想要彻底解决还是需要些时间的。”

这一点林北不容置否:“晚辈明白,但人多口杂,那嫣羽楼阿风还是少去为妙,若是被有心人拿来做文章可就不好了。”

“风儿能有你这么个关心他的长辈是他的福气。”可想而知私下的传闻多有离谱才能让他来说这话,左寅想着该和风儿好好聊聊了,毕竟这猜忌亦如流言蜚语一般能杀人不见血。

该探听的,想要提醒的都已说完,林北起身告别。

“他人呢?”待人离开后,左寅的脸色沉了下来。

候在暗处的影卫出声道:“少爷早前出府了。”

“让凌阁立马过来。”不用问左寅都能猜到叶风去了何处,林北的到访给他提了个醒,看来事情比自己所预料的还要严重,现在的他不得不出手了。

“是。”

……

南疆蓝府别院

“珠儿…”

一直守在床边的珠儿见床上之人朝自己虚弱地叫了声,连忙抹掉脸上的泪水大声吩咐候在门外的丫鬟赶紧去禀告蓝可风。

被搀扶起的蓝欣瞧着她那红肿的双眼时心下一叹:“我昏迷了多久?”

“今天是第三天了。”见她低眉看向手腕,珠儿连忙将放在床边案几上的锦盒打开:“我知道太子妃醒来肯定想看见这个,所以一直在旁放着。”

蓝欣沉默地看着被她放在手心上的玉镯,三天了,她昏迷的时间一次比一次长,下一次又会是多久呢?

“西域近来可好?”

望着她那骨瘦如柴的双手珠儿暗暗地抹去溢出眼角的泪水:“太子妃放心,风少爷一切都好,虽说受了点伤但都是无碍的。”

“是真的,这话是花错告诉奴婢的。”怕她不相信,珠儿连忙又补充道。

“我就知道他是不会有事的,他这人狡猾着呢。”得到他无碍的消息蓝欣顿时轻松了不少:“只是可惜呀,我是看不见他大仇得报的那一天了。”

听见这话,珠儿的眼眶霎时红了起来:“有老爷在,太子妃你一定会好起来的。”

瞧着她那源源不断向下落的眼泪,蓝欣伸出手拉着她在自己身边坐下:“你还记得我交待过你的事吗?”

珠儿边哭边点着头,虽说不想承认但她明白这一天迟早都是回来的:“奴婢一定会尽心尽力将老爷照顾好。”

“还有呢?”蓝欣问道。

“还有…还…还有不要将你离世的消息告知马少爷他们,更不能让风少爷知晓。”珠儿泣不成声道:“奴婢不明白,你受了这么些苦为何不能让风少爷知道?”

蓝欣轻柔地抹去她脸上的泪水:“何苦因为我这个将死之人而毁了他的生活呢,我希望他能健健康康开开心心过完这一生,懂吗?”

虽然心有不愿但珠儿还是点头应承:“奴婢知道了。”

“醒了。”接到消息疾步赶来的蓝可风适时打断了这场谈话:“感觉怎么样?可还难受?”

“除了有些饿之外其余一切都好。”蓝欣下意识地将玉镯压在枕头下。

珠儿这才惊觉只顾着说话忘记这茬了,连忙问道:“太子妃可有想吃的?”

“熬点白粥就行。”蓝可风吩咐道:“快去吧,顺便将药给煎上。”

“是。”

扫了一眼快速离去的珠儿,蓝欣冲着迎面走来的蓝可风道:“徒儿不孝,又要让师傅操心了。”

见她主动将手伸出,在床边坐下蓝可风心下一沉,神色凝重地替她把起脉来,自己早该猜到的不是吗?

……

“查得如何?”靠坐在椅中的叶风闭目养神道。

按着他双肩的三娘轻声道:“什么也查不到,想来他们得到的命令只是在暗中给予帮助,如今任务完成也就没有留下来的必要。”

只是如此吗?叶风虽存有疑惑但也未再深究:“阴山可有下落?”

“一点踪迹都查不到。”三娘心虚地回道,派了那么多人出去结果一点消息都没有。

叶风并不意外这个回答:“他若是有心藏匿,你们岂会是他的对手,他可是鬼医的师弟呢。”

“你说阴山是鬼医的师弟?”凌阁应声走了进来,这事他怎么不知道:“我说那老狗怎么全身都是毒药,原来是有这出处,不过这消息你们从何知晓的?”

见叶风没有搭腔的意思,三娘唯有替他解答:“是之前鬼刹告诉我们的,那解毒丹也是他带来的。”

凌阁的右眼皮咻地跳了数下,直到现在他也摸不清言莫非的用意,不过也幸好是有他的出手,否则他们想要擒住哈图尔还得费不小的工夫。

“你是想用哈图尔将那老狗吊出来?如今这儿都是我们的人,你确定他会动手?”

三娘接话道:“地牢我已加派了人手,定叫他有来无回。”

“他不会来的。”叶风拿起手边的茶盏低头喝着:“我猜他应该会选在我们回程的路上动手。”

“既如此,那所幸咱们将哈图儿杀了算了。”凌阁道。

叶风没有应答反而是挥手示意三娘离开:“你找我何事?”

“近来城中对你不利的传闻添了不少,我已派人去查了,但众口铄金,这事是阻断不了的。”凌阁隐晦地将白日里左寅的交待说了出来。

叶风哦了一声:“我的传闻?说出来我听听。”

“你少在这儿装傻,这嫣羽楼背后的主人是谁你真当所有人不知道是吗?”凌阁白了他一眼:

“我劝你离那个叫美罗的女人远一点,这要是有心人在这上面做文章,你就是有十张嘴也说不清。”

“还有,今儿个林北都向师傅去求证了,你想想看,要是事情不严重的话他会这般旁敲侧击吗?也幸好师傅早年间在南疆游历过,否则还真难替你遮掩过去。”

“你们很怕我和南疆有联系?”叶风抓住他话中的歧义。

坐在他对面的凌阁下意识地避开他的视线:“我是怕到时说不清。”

“过几日我打算去南疆一趟。”叶风讥笑着将手上的茶盏放在一旁。

“什么?你要去南疆?”凌阁的音量不自觉地大了起来:“你去哪儿干嘛呀?云城的事都还没完结呢,而且你刚刚不是还说阴山那老狗还筹划着将哈图尔劫走吗?这些你都不管了?”

叶风摩挲着左手无名指上戴着的戒指:“凌阁,你知道我这人最不喜的就是被人欺瞒,即便是兄弟也不行。所以,你有话要对我说吗?”

从见着他手指上的那枚戒指时凌阁就知道这一天迟早会来,虽然他一直都在自欺欺人告诉自己不过有这一天,难道这就是言莫非派人过来的目的?

“南疆确实是一个山清水秀的好地方,待所有事情了结后,我陪你前去游玩一番。”

是啊,还有什么比得过眼前之事呢?叶风说不清自己究竟在追寻什么也不知道自己想要听见何种回答,但不急,他有的是时间去弄清这一切。

“准备一下吧,后天咱们启程回去,到时美罗会与我们同行。”

凌阁原以为要费一番口舌才能将这话题给忽悠过去没想到他反倒自己终止了,至于那个女人,同行就同行吧,只要能打消这大少爷想去南疆的念头就行。

“那哈图尔呢?你有何打算?”

叶风无声地笑了笑,这可是份大礼,他当然要亲手奉上了…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俏皮小书童俏皮小书童牟元尊|古言一个月色怡人的夜晚,长安城的大街上已经没有了行人,百姓们也都已安然入睡,只不过再城中某处的大宅院里,却是人来人往很是热闹。情节虚构,切勿模仿
  • 重梦似故人重梦似故人静十四|古言前世和相爱之人一同死去的顾蓁蓁重生了!在最好的年华,肯定要和相爱的人在一起。只是追夫之路太过艰难,渣男三番四次阻扰,大将军莫名其妙的示好。这让周思彦觉得,她撩完就跑实属正常,还是把她看牢,留在身边比较安心。
  • 宫女复仇记:御前尚义掌凤印宫女复仇记:御前尚义掌凤印此生未离|古言【本文情节纯属虚构,请忽模仿】她是现代品学兼优初中生,受虐至死,穿越却成罪臣之女,全家满门抄斩之迹,只有她一人幸免!背负满身仇恨,她入宫为婢。他是高高在上的皇子,也是她仇人之子。他爱她,她却已心有所属;她爱他,她全家却因他而死。在爱恨交织的感情里,小小一名宫女,如何平步青云,成为他御前最高女官——御前尚义。御前从三品女官,如何掌持着后宫凤印……
  • 爆笑王妃萌萌哒爆笑王妃萌萌哒千淳果果|古言她本是惊才绝艳的天下才女,却被利欲熏心的父亲送进那虎狼之地的后宫之中,在那场尔虞我诈中,纵然是她谨小慎微步步小心,但依然落的个斩断双足乱棍打死的悲惨下场; 而她再次醒来,?那原本如履薄冰的惊恐眼眸,忽的浮出凌厉而又很决的目光,那些曾经要将她至于死地的人会是怎样的反应? 而在那一场腥风血雨中,那个为了江山对她玩弄于股掌的暴君,她又会是怎样的血债血尝?
  • 呆萌公主俏王妃呆萌公主俏王妃碧玲|古言穿成了公主,不仅失忆受伤,还斗奸妃、惩皇子、反太后应接不暇;灵贵妃使计让慕妤公主和亲,怂后力保,她却自告奋勇,帅气王子如可应付这鬼主意层出不穷,萌翻天下的太子妃?
  • 田园娇媳田园娇媳尚偌源雅|古言一次有意的谋杀,竟然错误的使她重生另一个时代…… 极品亲戚一大堆,各种刁钻,各种陷害…… 这也就算了,居然还附带萌丫一枚,傻相公一个?可是,我现代还没有结过婚,来到这里居然成了娘? “咋滴,你想干嘛?”女主瑟瑟发抖的看着他 “媳妇儿,你离我近一点”男主讨好的看着她…… 幸亏有幸得之空间一枚,看我如何带着相公萌丫如何逗极品,看这田园满春光……
  • 农门悍妇农门悍妇爱吃肉的小肉球|古言林月娘是个悍妇,无论是前世还是穿越后。所谓武力值爆表,加上比泼妇更凶猛的彪悍,简直是言情界的一朵奇葩。和离回家后,挣挣钱,致致富,顺手捡个忠犬来养养。可是自己认定的憨子,咋突然变的这么会宠媳妇了呢?【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重生渔家女重生渔家女懒玫瑰|古言小鱼觉得,穿越不可怕,重生不可怕,可怕的是一穷二白,随时担心会饿死。她重生在渔村,家中亲戚一大堆,穷的穷,抠的抠,最厉害的不是赚银子,而是嘴刻薄,让人哭笑不得,都是穷给闹的。渔船落后,地少人多,穷的还真没话说。看她一个渔家女,怎么翻手赚钱子,覆手抢银子。--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问卿何天下问卿何天下秦来|古言傅深×褒嬛 王爷和相府嫡女太太太平的爱情小故事 文笔稚嫩,练手用文章。 “我站在悬崖前并不是想要威胁你或者逼你,而是想告诉你,嬛儿,你是我即使背对危险也依旧会把你抱入怀中的人。” 傅深这辈子没对谁动过心,老早就把自己心房的钥匙交到心上人手里了,锁得死死的。 那年碰见了褒嬛,即使再见,还是会心动。 已完结,HE,双洁。
  • 狂妃驯冷王狂妃驯冷王素歌|古言现代令人称羡的天才女,医学、动物学双博士后学位,有与动物沟通的超异能,却在一次地震中穿越到莫名王朝,附身于浩瀚大漠可汗的废材三公主身上。 辽旦大国欲与大漠和亲,三公主赫连素心主动请缨,力战群公主获得了和亲资格。 和亲路上她乔扮丫鬟,碰山贼、遇色狼,还有阴魂不散的冷面怪人,一路历经波折最终却未能嫁给年幼小皇帝,而是让她嫁给了当朝摄政王临王爷,大喜之日她才悲催的发现,新郎倌竟然是…… 看天才女如何在临王府风生水起,先替临王爷医治‘不举之症’,再替其他侧妃牵线搭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