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求书
联名卡

第470章 这一生的热爱,回头太难2

他知道这跟谈心密不可分,也跟那个梦境密不可分。

他知道自己在这么多年里面亏欠谈心的实在是太多了,他想要挽回,却不知道该怎么挽回。

他也看到了谈心跟薄恒在一起的时候,很高兴,他觉得自己跟薄恒之间,是没有可比性的。

凌乔南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面都是非常自卑的,倒不是因为自己家庭近乎贫困的缘故,而是他觉得自己不能够给自己的家庭带来更多的美好和财富,这一点让他很自卑,纵然他现在已经做得非常好了。

跟他同一时期毕业的,就属他现在的事业最好,而且是处于稳定上升的阶段。

当然这一切都跟遇到了傅其深密不可分。

如果凌乔南是千里马的话,那么傅其深便是伯乐。

凌乔南深吸了一口气,笑着扯了扯嘴角,极度自嘲和讽刺。

他仰头将杯子中的酒一饮而尽,眼泪一下子不争气地全部都掉了下来。凌乔南很少哭,所有的男人都觉得哭是一件非常丢脸的事情,凌乔南也是这么认为的。

他深吸了一口气之后,直接拿起了酒瓶,开始灌醉自己,否则的话根本难以入睡。

半个月后……从傅其深和温思凉那边,传来了谈心要结婚的消息。当凌乔南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整个人先是愣了几秒钟,之后的反应却是和温思凉想象中的一模一样。

他几乎是没有反应,直接回到自己的岗位上去工作了。

唉,温思凉看了一眼身旁的傅其深,叹气说道:“凌乔南就是太冷静太清冷了,他这个样子,我要是谈心,我也不敢爱他了……你看,到了谈心要结婚的时候,他竟然还能够做到这么冷静,真的是可怕。”

这件事情要是换一个角色,换成是温思凉和傅其深的话,傅其深估计要把婚礼都给掀了。

但是凌乔南却出奇地冷静,让温思凉看着都忧心。

而此时,在卓家,薄恒今天提着礼物来了,谈心最终还是接受了薄恒的求婚,并不是她觉得自己结婚的年纪到了,而是她觉得,这个人刚好合适了。

谈心并不是会把自己随便交托给别人的女人,否则的话那九年的时间她早就另觅他欢了。答应薄恒,是她深思熟虑的结果。

刚好卓家人又非常地喜欢薄恒这个人,因为薄恒非常地稳重,对谈心的好大家也都是看在眼里的。

用卓邵北的话说,这个人才是最适合谈心的。

谈心这个人太顽劣了,她的爱情不能够是卑微的,而应该是被人宠着惯着的,这样她爱着才不会太累。

这句话真的是一语中的,完全说中了一切。

晚饭过后,薄家父母也一起来到了卓家,大家伙一起开始商量起了一周后婚礼的事情。

谈心跟薄恒算得上是闪婚了,但是谈心却一点局促不安的感觉都没有。她反而是觉得非常地心安,薄恒总是能够让她心安。

一周后,婚礼订在了维多利亚酒店的二楼宴会厅,谈心没有给凌乔南发过去请柬,这样的事情她真的是做不出来。

婚礼一切从简,是谈心要求的,她是二婚了,况且离上一次离婚还不到一年的时间,所以她想要一切都简简单单地才好。

上一次跟凌乔南结婚的时候,他甚至连一场婚礼都没有给她。

谈心在化妆室里面,看着镜子中的自己,一时间觉得有些陌生。

这个女人,马上就要属于薄恒了,她的心底,必须在今天彻彻底底地把凌乔南这三个字给抹干净。

谈心深吸了一口气,伸出一只手触碰到了自己心脏的位置,只觉得自己的心跳动地非常非常快。

不仅仅是紧张,更是痛苦。

因为谈心在心底不断地告诉自己,这一场婚姻不单单只是嫁给薄恒,更是让自己跟从前撇开一切关系!

谈心咬紧了牙关闭上了眼睛,但是就在这个时候,身旁正在替她补妆的化妆师却是忽然之间开口:“先生,这里不能够进来哦,这是新娘的化妆室。”

这句话一说出口,谈心几乎是不需要转过身去看身后打开门进来的人是谁,因为她已经感觉到了。

就算她不给他请柬,他大概也会来的吧……

这也是谈心的猜测,但是没有想到,凌乔南最终还真的是来了。

谈心抿了抿嘴唇,最终睁开了眼睛,她从镜子当中看到了凌乔南的身影,他已经走到了她的身后,也从镜子里面在看着她。

化妆师觉得两人有点奇怪,便用胳膊肘顶了一下身旁的另外一个化妆师,另一个化妆师便也开口:“先生,麻烦您出去一下。”

但是凌乔南仍旧站在原地表示无动于衷。

此时的谈心深吸了一口气,对视着镜子中凌乔南的眼睛,眼眶已经微微地有些泛红了。

“哎呀新娘怎么哭了啊,不能哭啊!待会妆花了就不好看啦。”化妆师有些紧张地想要替谈心擦掉眼泪,但是却被谈心阻止了。

“两位可以先出去一下吗?我有些事情要做。”谈心耐着性子开口,但是开口的声音却已经是颤抖的了。

这两个化妆师也看出来了这个男人跟新娘之间似乎不同寻常,知道不应该多说话了,于是便连忙放下了手中的工具离开了化妆室。

化妆室内,只剩下了谈心跟凌乔南两个人。

她不知道两个人这样单独地留在室内是多久之前的事情了,好像,很久很久了……

谈心的眼眶泛着红,她始终都没有开口说话,她在等着身后的男人说话,然而身后的男人却也始终紧抿着薄唇,一句话也不说……

然而下一秒,凌乔南却从身后紧紧地抱住了谈心的肩膀。

在那么一瞬间,谈心在整个人瞬间都愣住了!

她只觉得肩膀上面传来的力量仿佛要将她整个人箍断掉了。

然而谈心却自始至终都没有转过头去想要去看凌乔南的眼睛,而只是透过玻璃在观察着他。

“我没有记错的话,我没有给你发请柬。”

谈心的声音非常地冷静,她忽然之间觉得这样的场景真的是残忍。

她的婚礼,他却是没有任何身份地进来的。

呵,真是讽刺。

“我来带你走。”凌乔南的声音低沉而好听,这是他计划了很长一段时间的事情。

其实早在傅其深和温思凉告知他关于谈心的婚讯之前,他便已经做好了足够的心理准备了,他知道谈心肯定是会嫁给薄恒的,这一点毋庸置疑。

所以,今天的一切,都是他早就计划好的,但是他却是一点把握都没有,甚至说是半点都没有。

因为他已经不知道谈心对他的感觉怎么样了。或许一星半点都没有了。

“带我走?”谈心的笑里面带着显而易见的讽刺,扯了扯嘴角的时候仿佛是在告诉凌乔南,她很不屑,“凌乔南,你拿什么带我走?”

谈心的眼眶已经红地厉害,她原本还担心自己这样子的状态该怎么去参加婚礼,但是现在已经完全不想去顾及了……

还有什么需要顾及的?她现在只想要了结掉跟凌乔南的这件事情。

“凌乔南,晚了。就算我们现在还没离婚,你也没有办法挽留我带走我了。因为我已经把你从我的心底玩掉了,虽然很痛,但是很值得。”谈心说这话的时候,伸手敲了敲自己的心口,力道非常重,都听得见捶打的声音。

她的心像是撕裂一般,一场婚礼,他们两个人都没有缺席,但是她要嫁的人却不是他。

“我上次做了一个梦。”凌乔南的声音开始变得温柔了起来,仿佛如水一般,他的话里面呆着浓浓的眷恋和回忆,让谈心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接受,也不知道该怎么抵触。

“我梦见了我高考毕业的时候,你陪在我的身边,每天像是照顾一个傻子一样照顾我,我当时真的是愚蠢地可以,在自己恢复地差不多了之后,竟然扔下你自己回到了J市。我觉得自己真不是东西,但是谈心,我真的很后悔……”

字里行间,谈心其实都能够感受到凌乔南的后悔,她也知道他是真的在忏悔,这一段时间不仅仅是她不好过,凌乔南也是一样的。

但是,现实就是现实……

“你知道吗?我上次也做了一个梦。”谈心说话的时候声音带着一点哽咽,“凌乔南你真的很讨厌,为什么总是要入我的梦。我梦见了很多我们之间的回忆,从高中到大学到毕业再到索马里,最后……到我们离婚,事无巨细每天都梦到了,真的很可怕,回想起来我真的不知道我那九年的时间是怎么过来的。你知道吗?其实我当时是知道你为了把我从你身边赶走所以才推荐我去索马里的,我知道的……但是我装疯卖傻地好像很高兴的样子,其实我独立能力非常差,从小卓爸爸卓妈妈都把我当做孩子一样惯着,我都不知道自己去索马里能不能自己生存下去。但是为了你,为了让你高兴点,我就去了,一去就是两年……”

谈心的声音显得有些不平静,她看着镜子中的凌乔南,开始哭泣,眼泪已经把妆容全部都弄花了,但是她一点都不在乎。

“你不知道的事情还有很多很多……”

“这些,都让我来弥补你。用余生,好不好?”凌乔南打断了谈心还没有说完的话,因为他真的一时之间听不下去了。

谈心扯了扯嘴角,摇头:“不要,我的余生,已经有人要了。”

这句话落地,门忽然被打开,是化妆师来催促了:“谈小姐,婚礼还有五分钟就要开始了!”

当化妆师进门看到谈心的妆容的时候,真的是快要吐血了。

但是谈心却仍旧是非常镇定地推开了此时抱着她的凌乔南,起身站在他的面前,与他面对面开口。

“或许……你是我的一场美梦吧?永远也不能够真的拥有,也仅仅只是梦。凌乔南,我没有那么恶毒,我还是希望你没有我的余生,能够幸福。”

谈心说完之后,没有再看凌乔南一眼,转过身去走出了化妆室。

而凌乔南则被一个人扔在了这空荡荡的化妆室,一时间脸色近乎于惨白的状态。

他准备好了一切,钻戒,另一场精心准备的等待着她的婚宴,还有他自己,但是她都没来得及看,也不屑看,就转身走了。

她的态度极其坚定,因为她自己说了,他只是她的一场梦,一场南方的美梦。

婚宴上,谈心的妆全部都花了,她只能够戴上了一层薄薄的面纱上台,台上的时候,大家起哄让两人接吻。

薄恒掀开了谈心面前的薄纱,在看到她糊掉了的妆容的时候,不禁发笑,低下头去在她的耳边低声呢喃。

“你哭成这样,我会觉得你是因为嫁给我太高兴了,喜极而泣。”薄恒其实是知道谈心刚才发生的事情的。

但是却闭口不提。

谈心抿了抿唇,含笑露出了幸福的微笑。

她踮起了脚尖,伸出双臂勾住了薄恒的脖子:“我爱你。”话落,她吻上了薄恒。

这一生的热爱,回头太难。这世间哪有这么多执念,只不过,都是情有不甘。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独家占爱,总裁结婚吧!独家占爱,总裁结婚吧!殷千城|现言四年前,他决绝转身,将她远送出国。 四年后,她为调查父亲的死因,重回故土。人海中,她一避再避,却还是冷不防撞入他的视线。 “你是?”公众前,她巧笑倩兮,佯装不识,优雅地伸手和他相握。 他却陡然用力将她拉近,圈着惊慌失措的她,低凉附耳:“晚上关了灯认不出来也就算了,大白天的,你也不认识?” 她急忙退却,和他亲昵的姿态却已印在公众眼底。迎着无数狗血又八卦的目光,他玩味地轻扬唇角,慢条斯理地宣布关系:“我们关系亲密。” 他强势霸占她的生活——锦衣玉食,出行相伴,羡煞旁人。 圈子里的人都说,他宠她至极。 只有她知道,他囚她至深。 一场她密谋的逃亡,她在翌日消失得无影无踪——他的惶恐的表现和盛怒的寻找,她通通看不见…… *** 冬日午后,她晒着暖阳翻着一本八卦杂志—— 传闻他四年前回归家族,是商界奇才,称霸A市; 传闻他四年来吸金无数,富可敌国; 传闻他女色不近,金屋藏娇,独宠一人…… 她自嘲而笑:四年前的一场意外,他人格突变,从王子化身撒旦。奇才是真的!富是真的!宠却是…… “妈咪,你在看什么?”被她雪藏许久的宝贝儿子依偎过来,小脸上满满都是好奇。 她淡然微笑:“看混蛋。” ------------------------------------------------------ 推荐我的新文:《旧爱晚成,宝贝别闹了!》 地址:http://m.pgsk.com/a/867531/
  • 我为君狂我为君狂王雅云|现言撞上救命恩人,尤其他还是帅得无法无天的高大上男神,该怎么做? 答案当然是以爱相博。 耍浪漫,装可爱,卖萌无极限,只为狠狠抱住男神的大腿! 当男神终于被她拿下,江小蝶才发现,自己的婚姻生活原来是场历险记。 九死一生,撕心裂肺。沧海桑田的她,最后是否能够逆袭,寻得真爱?
  • 坏坏酷少爷pk甜美小女佣坏坏酷少爷pk甜美小女佣观海之鱼|现言聚尚嘴角慢慢扬起一丝诡异的笑容,指着夏芹:“很好,那就由你来,把这些菜‘统统再炒一遍’,只要能炒到我觉得美味,他们就可以不必被‘统统炒掉’,如何?”这家伙绝对是超级大魔王!竟然顺着自己歪曲的话!夏芹咬咬嘴唇,坚定地端起银盘接受挑战:“那请你好好期待吧,挑食大少爷!”
  • 小凰不是仙小凰不是仙蜀客|现言开天辟地古往今来哪只凤凰比她更倒霉?开场便是凤落天海被鸡欺,幸而遇见雅量高致俯瞰众生的凤王朝华君,进入神界过上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好日子,之后无意中救下落难的仙界太子关河月微,更因祸得福吃了风神内丹,化为人形,以为否极泰来,与凤王情愫渐生,谁料变数突生。 杀神转世的虚天魔帝,上古神威,睥睨六界,无人能制,天界流传着一个重新封印他的预言…… 在亲眼目睹朝华君与旧情人重逢时,小凰田真赌气外出,正巧遇上睥睨六界无人能制的魔帝,是该“弃明投暗”,还是“忠贞不屈”?三界的命运,竞因她这只小凰而颠覆,冥冥之中,似有一段天意。
  • 朝婚暮爱朝婚暮爱记忆七秒|现言感情到了结束的时候再迁强就是矫情-----题记 苏小莫真正地赞同闺蜜是用来背叛的这句话时,是亲眼看到她的丈夫和白姗去她那里做产检的时候,两个她最爱的人同时背叛了她,不为别的,只因为她产后身材没有恢复. 苏小莫当即立断做了离婚的决定. 再婚那天前夫和曾经的闺蜜去嘲笑她,她也觉得无所谓. ** 世界上最痛苦的事不是我爱你,你不知道,而是明明知道他恨你,却还是爱了. 陈逸南是那个最不可能爱苏小莫的人,因为他恨她. 苏小莫在陈逸南面前觉得有负罪感,在父母面前觉得有愧疚,在图图面前她觉得欠他的太多,她活到二十岁的时候经历了爱情,离婚,还有背判,这一切让她很累,也让她成了成熟的人. 【四海阁,爱是天时地利的迷信。】
  • G弦之歌G弦之歌微醺点点|现言你听过巴哈的G弦之歌吗?听起来似乎是哀伤的,可是背后却是感动的。安以贝一个看似普通却背负着身世秘密。很小的时候眼睁睁看着自己母亲死在自己面前,却不知道父亲是谁。从小生活在育幼院,却没有丧失爱人的本能,院长爸爸对她像自己的女儿,可是,上帝最后还是让她独自面对外边的世界。悲伤地咏叹调。交织着,爱情,亲情。至少,在这里是的。--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重生之晓晓重生之晓晓夜雨怜|现言谁说的穿白衬衣的男人就是王子?她被他该占的便宜都占了,却成了传说中的第三者。她作为老爹的女儿,还怕行情不好?踹开这混球就是!五年后华丽转身,在酒店和小时候的“小霸王”相遇,英雄救美什么滴后……那个,大哥,我真不是你女朋友啊?不要乱摸乱啃啊!
  • 婆媳拼图婆媳拼图仇若涵|现言南方城里的小媳妇和北方的农村婆婆怎么能住到一块? 但是江小雪的公公死了,为了挣小儿子的大学生活费从工地的高楼上摔下来死了。这些生活费原本是由江小雪的老公出的,因为江小雪坚决反对,才导致了悲剧的发生。 在老家孤苦无依的婆婆只能来投靠他们,带着满腔的怨恨和伤心。 婆婆的怨恨,老公的为难,生活的压力,一系列的问题导致婆媳矛盾重重,两人争吵了许久,才发现彼此,都是在为这个家奋斗,最后冰释前嫌,婆媳一家亲。
  • 我的淘气小老公我的淘气小老公纹上狐狸|现言我的淘气小老公,又名我的老公十八岁 ===========故事的起因==================== 活了二十六年长相一般偏下,生活平淡无味,极其单调保守的老处女梁茹,被前男友无情抛弃第一次走进舞厅邂逅未成年男孩李楠,展开了她非常无可奈何又不一般的人生。 【前男友:经过介绍相处觉得还不错,谈了半年恋爱手不让拉,肩不让碰,吻没接过,更别说爱爱了,我也是个男人,正常的男人,我认为我们不合适分手吧!】 【神秘男生:姐姐你好美,身上的味道很迷人,跟你相处的一夜很美好,只是没想到你是第一次我会记住的,拜拜!】 就这样甩了,第一谈恋爱的结果就无知的被甩了。 就这样没了,我守了二十六年视为命的第一次没了。 就这样我平静的人生结束了。 ==========另类的开始================= 每天除了工作外就是无边无际无结果的相亲, 星期一:对不起我同事家着火了,我先走了! 星期二:对不起我爸住院了,改天联系啊! 星期三:小姐,你长得很委婉啊!是我妈喜欢的类型。 星期四:对不起,我有女朋友了,相亲是我家里逼得,你也不是我喜欢的菜。 星期五:对不起…我说:停,我朋友脚受伤,我先走了… 就这样就这样我快疯了,我爸妈把我生的这样普通,害的我嫁不出去了。 老妈:你今年嫁不出去就去当尼姑算了,长的也不知道像谁… 老爸:挣点气,爸爸相信你,我家小茹不是不能嫁而是不想嫁。 我心虚的点点头。 ==========人生的奇遇================== 小弟已经上高三了,最后的一次家长会改变了我一生的路线。 “姐姐,我们先去布置,你先玩会,我一会儿找你。 “好,去吧!”就这样我遇到了他,我的未来小老公。 “姐姐还认识我吗?”一个长得很可爱很清秀的孩子对我说。 “你是?是浩浩的同学吗?” 那孩子低下头贴在我的耳边对我说“姐姐的第一次可是给我的啊!我可是很想姐姐的,怎么可以把我忘记呢!” 我的脸从白变黑变红,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记忆回到一年前“呵呵,弟弟你认错人了”说完我就消失了,拿起手机打给浩浩“浩浩,姐姐还有事情不能给你开家长会,我会找人来你别急奥” 故事由此展开...... 爱情篇 男: 难道你想让我放手吗?爱情会因为年龄而止步吗?就算止住了我的脚步也止不住我的心,所以别在拒绝我了,爱你的那颗心已经被你填的满满的了再也装不下任何多余的伤心,求求你,看我一眼好吗?我就在你的身后等待着你…… 女:我从来没想到我会得到上天的眷恋,遇见你是我一生最美的意外,深陷在你建造的城堡里,我愿意用我的青春与未来在你身上赌幸福….. 婚姻篇 男:我从没变,我还是那个只为你活的男孩子,只是,只是我最害怕的就是不能让你幸福,我要证明选择我你永不会后悔,可是我还是让你失望了对吗?……. 女:越来越看不到方向,看着舞台上耀眼的你我常会想你真的是我的吗?答案不是,你的心你的梦你的耀眼我无法收藏,也许是我自私,也许是我胆怯,所以我选择放手…… 最终我们把幸福交给了老天爷,却被老天爷玩弄在手掌……. 大老婆小老公的不平凡人生会发生多少有趣与感人的事,敬请期待,还有可爱小女儿的友情客串...... 【简介无能,只能大致开头,剧情请看正文】 狐狸新文【小小娘子很抢手】
  • 转身说爱你转身说爱你听风|现言生活中,有时候总是会有那么些奇遇。而当我遇见她,一切,似乎都开始转变……一个转身,一个微笑……然后,一辈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