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285章

想到那一抹被时间之神眷恋的倩影,他不仅苦笑的摇摇头。不是没想过放弃,然而心之所至,哪怕只是在背后默默的守候,也是甘之如饴。

背过家人关爱的眼睛,小恒儿深深的郁闷着。

关于爹爹的问题,不是没有过疑问。为什么别人家都有爹有娘,自己家却从没见过爹爹呢?

以前自己也曾问过爹爹的事情。但是每个人的反应都不一样,让小恒儿深深的迷惑了。

问娘,娘抱着他,只说,恒儿有爹爹,只是有很重要很重要的事情要做,暂时不能回家。之后,半晌无语。娘将他抱得紧紧的,紧紧的,他看不到娘的表情,但是却突然感觉有点难过。

问沈叔叔,沈叔叔的声音有点咬牙切齿,他说,恒儿有爹爹,他是个……是个……唉,总之他肯定是很爱小恒儿的,只是有些事还看不透。

看不透什么?小恒儿不懂,大概是有事情回不来的意思吧。

问琴姨,琴姨说,小恒儿有爹爹,他英明神武,像个天神一样。只不过因为很多原因,不能和小恒儿住在一起。

于是,小恒儿顿悟了。

小恒恒儿有爹爹。

爹爹很爱小恒儿,只不过有很重要的事情……就像沈叔叔每隔一段时间就不得不去处理的“蜈蚣”(公务)……爹爹才不能回来。

暂时还没想到。

是什么事那么重要呢?对了,小伙伴豆豆的爹爹也总是不在家,豆豆说她爹爹是进城做工了,为了赚好多好多钱给豆豆买好吃的好玩的。爹爹那么爱自己,肯定也想给自己买好多好东西。所以爹爹是不是也在城里做工呢?因为想赚好多好多钱所以才一直没有时间回来。

绝对是这样的!小恒儿深深的觉得自己真相了。

于是乎,我们聪明勇敢的小恒儿为自己订立了一个伟大的目标:进城,找爹爹!

城里在哪里呢?

困惑的歪歪头,正好看到小白学着自己的样子,迷迷糊糊的也歪着小脑袋。

对了,娘说小白就是在城里从猎人手里买的,小白一定知道进城的路!

于是,这天一大早,聪明的小恒儿假称去找小伙伴玩,裹好小短袄,背好小背包,兴冲冲的出发了。

“小白!”小恒儿威风凛凛发布指令。“我现在是大将军,命你做开路先锋,给我带路!”

小白困惑的歪歪头,黑豆一样的小眼睛滴溜溜一转,好像听懂了一样沿着一条山路蹦蹦跳跳的窜了出去。于是,小恒儿的找爹大作战……开始了。

太阳渐渐升高。和煦的阳光透过刚刚吐芽的枝条,倾泻在小恒儿微微汗湿的额头上。

小恒儿有点走不动了。他一屁股坐在路边的石头上,支着下巴小口的喘气。

小白回头看看它,蹦蹦跳跳的折了回来,挤进小恒儿怀里窝成一团。

小恒儿轻轻抚摸着它蓬松的身体,问到:“小白,还要走多久啊?我从来没走过这么远的路。你说,爹爹会在城里等着我吗?”

小白用脊背蹭蹭他的小胖手,舒服的昏昏欲睡。

突然,小白警觉的瞪大了眼睛,直起身子,警告的向着前面呲牙直叫。

小恒儿感到了危险。猛一抬头,一头陌生动物出现在不远处。它长得很像李大牛家的大狗阿呆。但阿呆是憨厚可爱的,小恒儿敏锐的感觉到对面生物的不怀好意。

如果是娘在身边,她会告诉小恒儿。这是一只年老离群的孤狼。铤而走险的在白天出来觅食。你看他绿油油的眼睛,看起来可怕,却也是他亟待隐藏的弱点。看清娘的动作,然后用最简单流畅的动作给予孤狼致命的一击。

如果是沈博凌在身边,他会笑眯眯的对小恒儿说,哎呀天气真好,那边的花开得真是漂亮,小恒儿过去给叔叔摘一朵好不好。然后等小恒儿回来就发现自己前面除了笑眯眯的沈叔叔什么都没有,仿佛一切只是幻觉。

但是现在小恒儿身边只有未成年的小白狐。虽然拼命想要保护主人却毫无威慑力。

小恒儿摸摸身边,悄悄的把一截枯枝攥在手里。虽然害怕的双腿打颤,然而他本能的意识到,一旦流露出一点怯懦的样子,对面那个不怀好意的大家伙将毫不犹豫的冲上来。

老狼贪婪的目光激起了小恒儿心底的烈性。回忆着娘和沈叔叔教过的招式,小恒儿那袭自父亲的浓眉立起,一双熠熠生辉的眸子仿佛燃烧起来。

对面的老狼瞪着浑浊的绿色眼睛,困惑的退了一步。然而饥饿让它别无选择。它试探的微微前倾,喉咙中呜呜的震动着。

汗水顺着小恒儿的额头滑下。只有他自己知道,他紧紧握着枯枝的小手因为用力已经泛白,几乎失去了知觉。

时间仿佛静止,暴躁的老狼失去了耐性。

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一只羽箭破空而来。老狼本能的感到了危险。然而不待它反应过来,精铁制成的箭头已经牢牢的插进了他的后腿。老狼嘶鸣一声,转身欲逃。另一只羽箭已经紧跟其后射进了它的心脏。

面对突生的变故,小恒儿显然还没有反映过来。他呆呆的看到一小队人从树林中走了出来,为首的人身着玄色衣服,领口处隐隐可见金丝纹路。眉如浓墨,眸若冷电,不怒自威。

他将手里的弓箭随意向后一抛,自有仆从稳稳接住。

“好个了不起的小娃娃。”醇厚的声音在小恒儿耳边响起。“你怎么一个人,家里大人呢?”

小恒儿还没有从生死一瞬的紧张中缓过来。小白几下窜上他的肩膀,两双圆圆的黑眼睛呆呆的瞪着玄衣人。

“怎么,吓傻了?”

“哇……”乌溜溜的眼睛迅速积满了泪水,小恒儿后知后觉的大哭起来。

玄衣男子顿时手足无措。虽然自己也有个儿子,但从不敢在自己面前有失礼之举。其他孩子更是惧怕他的威严。这还是他头一次面对一个哇哇大哭的孩子。

对面的孩子有趣极了。面对饿狼时明明是目光灼灼,毫不怯懦的样子。这会儿却一把扑进他的怀里,似要把眼泪都哭干。

他一定是吓坏了。这么可爱的孩子,幼小稚嫩,还不及自己的腿高。男子心里顿时涌起一股从未有过的柔情,笨拙的将那柔软的小身子拦进怀里,轻轻的拍打着安慰。

此时要是有别人在,定能够看到一个滑稽无比的画面。一个玄衣华服的男子紧张兮兮的揽着个幼小的孩子,威严的眉眼间溢满温柔,任他将鼻涕眼泪抹了一身。而男子身后的一干随从却像被雷劈了一样,完全不敢相信一向威严冷酷的主子竟然也有这样温柔的表情,顿时下巴掉了一地。

宽厚温暖的怀抱格外让人眷恋。终于哭够了的小恒儿依依不舍的把小脸儿抬了起来。

“终于哭够了?”戏谑的声音在头顶响起。

小恒儿向上望去,撞进了一双饱含笑意的深沉眼眸中。

他这才发现,自己一直抓着擦鼻涕的“手绢”是别人的衣服。

“叔叔对不起。”刚刚降温的小脸又臊得通红。

“小娃娃,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楚卓恒。大家都叫我小恒儿。”

楚……玄衣男子不禁心中纳罕。

身后的一个仆从不淡定了,奇怪的问道。“楚是国姓。皇……公子,这荒山野岭莫非也有皇室流落么?”

“小恒儿,你家住在哪里,家里还有什么人?”玄衣男子,也就是当今天子楚恒清,心中突然升起一股莫名的期待,不禁急急问道。

“我家就在半山的林子里。家里有娘,有沈叔叔,琴姨,小恒儿,还有小白!”

不忘把毛茸茸的小白举到黑衣叔叔面前。

一脸黑线的小白心里腹诽:小主人你怎么就这么把家里事情全告诉给别人啦!

楚恒清心中一动,不禁急切的问道:“你娘是不是叫祝冰凌?”

“唉?叔叔认识娘吗?”

“恒儿!”一代天子第一次知道自己引以为傲的自制力原来是那么脆弱。是她,真的是她,苦苦的寻觅,漫漫的等待,一次次的失望,一次次的寻找,皇天不负有心人,终于有了她的踪迹!那么,这个孩子……

“小恒儿,你……多大了。”

“我快五岁了!还有……”小恒儿掰掰手指头,“四个月!”

楚恒清再也无法抑制满腔的激动,将楚卓恒紧紧的搂在怀里,仿佛搂住了一件失而复得的珍宝。

“叔叔。”小恒儿推推他,问道:“你认识我娘,那你认识我爹爹吗?”

楚恒清觉得自己的心化成了水,问道:“恒儿想见爹爹?”

“嗯。”小恒儿蔫蔫的点点头,“他们笑我没爹爹。”

心脏一下子揪紧。忍不住把那个小小的孤单身影往怀了又紧了紧。楚恒清用自己从未有过的轻柔嗓音劝哄:“恒儿带我去见你娘,我就告诉你你爹爹是谁,好不好?”

“真的?叔叔不骗人?”

“真的,叔叔怎么会骗你?”

“太好了!”小恒儿兴冲冲的搂住楚恒清的脖子。明亮的眼睛笑眯眯的弯成一对弯月牙。

小白似乎也感觉到了小恒儿的心情,兴奋的在小恒儿肩膀上蹦来蹦去。

阳光正艳,小恒儿拉着楚恒清的手,蹦蹦跳跳的走在前面。一干仆从远远的缀在后面。

脚下的路蜿蜒而绵长。孩子快乐的笑声如银铃不断,伴着男子醇厚嗓音的应和,在午后和缓的阳光中,动人的仿佛一首歌。

刀光剑影里走出的年轻帝王,经历过风霜雪雨,享受过高床暖枕,心却从未像此刻那么充实,温暖。

小院儿门口伫立着一道窈窕的身影,看到小恒儿小小的身影,神情焦虑的明丽女子终于放下心来。

然而,下一刻,那个梦中曾经响过了不知道多少回的声音再次回旋在她的耳边,熟悉的低沉,带着运筹帷幄的自信风采。

她猛地定住了,面上一阵热意,这才惊觉自己竟然泪盈于面了,她低头擦去,新的泪却又涌了出来,和着被山风浸润得冰凉的双颊,这泪滚烫得直直熨进了她的心肠。

她定定立着,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由远及近,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人并肩走来,小手牵着大手,完美的像一幅画。

四目相对,他们的目光交织在了一起,时间仿佛在这一刻静止。直到小恒儿儿惊讶又心疼地朝她伸出了手,要给她擦去脸颊上的泪水,楚恒清把儿子一手抱住,另只手轻轻抚擦着她的泪痕。

散去狼烟,拂去铅华,本以为日子久了,时间会冲淡一切的旖旎情思。然而,浓烈的爱恋却犹如窖藏的美酒,越久越醇,越存越香。

那一抹窈窕倩影,映入眼帘,其实早已刻在心底。

那一双坚定双眸,想要忘记,却常常浮现在梦里。

凌儿,你可知道。历尽繁华,倾尽富贵,才知道,六宫粉黛不及你婉转一笑,权倾天下不过是孤家寡人,高处不胜寒。

凌儿,你可愿再给我一个机会。追回我的幸福?

一双痴人,千言万语都付与执手泪眼。而屋檐下的阴影里,温润男子怅然长叹。落花有意,流水无情,一颗痴心终是无着无落……

若干年后。

天妒英才,大楚帝国戎马帝王楚恒清壮年因恶疾辞世,传位太子。一时间全城戴孝,举国哀悼。

而千里之外,山林间的清雅小院里却是一片截然不同的欢快氛围。

“爹爹,你回来了!”稚嫩的孩子已长高不少,正是淘气的时候。不过出去小半天,早上穿得整整齐齐的衣服就布满了灰尘,头顶的两个总角半散不散,还插着几根枯草。

楚恒清一转身,看到的就是这么个小泥孩儿。不禁板下脸教训:“看你一身衣冠不整,像什么样子!”

“爹爹老古董!”楚卓恒做了个鬼脸:“娘说这叫”童年“,沈叔叔也说我就该活泼些,不要像山下李夫子那样掉书袋。”楚卓恒边说边捋着不存在的山羊胡子,摇头晃脑的学到“土豆咸乎?咸哉!”

“恒儿聪明机敏,活泼好动。劝你少拿你那些迂腐规矩约束他。”随后进门的青衫男子笑得温和,话里话外却毫不客气的挤兑某个过期帝王。

“玉不琢不成器,娇惯他才会害了他。”楚恒清立刻反唇相讥。

“你那是揠苗助长!”

“你才是误人子弟!”

小恒儿黑线的发现爹爹和沈叔叔又开始了无意义的争吵,真是比自己还幼稚。

“好了!”小恒儿挡在两人人中间。“沈叔叔你不是答应我叫我骑马吗?我们快去。”

“干嘛要他教,爹爹也能教你!”楚恒清瞬间不平衡了。

“以前都是沈叔叔教的啊!”小恒儿如实回答。

沈博然得意的冲楚恒清挑挑眉,被小恒儿拉着出了门。

楚恒清陷入了深深的危机之中,只能怪自己这几年贪恋权势,缺席了小恒儿最初的日子。

“爹爹,你不来吗?”小恒儿突然转头,期盼的望了他一眼。

楚恒清舒展了眉宇。自己已经回来了不是吗,一切可以从现在从新开始。

灿烂的阳光透过层层树荫,投下斑驳的光影。在明丽的山水间,又一场的欢喜故事开始了……

上一章第284章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侧妃“避”宠侧妃“避”宠小楼飞花|古言柳红雨,十六岁为替父亲铺路,一纸婚约嫁进镇南王府,从此,柳父官途平步上青云! 五年后,她这颗棋子作废,失去了价值,她的夫君恋上新欢,一计“红杏出墙”将她从正妃贬为低贱的小妾,从此,天坍了,她寻死觅活,只为得到夫君一眼垂怜,却、、葬了自己的小命! 她是跨国集团执行女总裁,九岁起,斗死老爸的一奶,二奶,二十岁把家族生意经营的风声水起,二十八岁,践踏所有阴谋者的自尊,成为亚州执行董事! 但,天有不测风云,色性不改惨遭腹黑男算计,穿到陌生的古代,灵魂附身在这个窝囊废王妃的身上! 面对层层危机,陷害,她含眸冷笑,亲自证明了何为最毒妇人心! 精彩片段: 夫君大喜,她一门心思害人,本以为神不知,鬼不觉,将这帮尖酸苛薄女一窝端,却被夫君一纸休书踢回娘家! 柳府水深,两位妹妹冷嘲热讽,她连环毒计,反间情深姐妹,一脚踹! 当局朝政风云变,三王府中斗群妾,她勾勾手指,放马来! 当所有美人都争相上位,她却偏偏玩着“避宠”游戏! 美男个个腹黑狡诈,却最终败在她的杨柳裙下! 精彩片段: 镇南王府,她精心制造一场天火,毁了那冰冷的小院,从他的手中领了一纸休书扬长而去! 再见,她双眸灿如星辰,一紫紫深冷艳性感,震惊了他的心房,伸手想再抓住她,她却已作他人妻! 皇家竞技场,他无情的将她推了出去,寒眸冷笑:“比赛最刺激的地方,在于筹码,雨儿最爱惊险刺激,不如,就请她来做我方代表!” 她被蒙了双眸,捆了双手,吊在寒风冷例中,给这帮皇亲贵候当玩偶!充当人肉箭把! 一只铁箭插在她的珠钗上,乱了她的发! 一只木箭偏了手,钉了她的衣裳! 一只木箭擦过她秀美的,划出一窜艳丽的血珠! 一人先择放弃! 正牌夫君凌九凤冷漠的扣住她的下额,扬言:“给你一年的时间,若还不爱上本王,本王便强要了你,再将你送进青楼,受万人骑压!” 她勾唇得意的笑:“一年之内,王爷若谴散王府所有的女人,专心一意的宠爱我,我没有理由不爱上你!” 前夫凌锦轩含着残酷的笑:“不用尽手段逼着他休了你,本王就没有机会再得到你了,你放心,他休了你,我一定会再娶你!” 她不屑的鄙视:“我一直觉得我柳红雨是最可怜的人,想不到,王爷比我还可怜,丢弃最珍贵的东西,想再捡回去,代价就大了!除非,你凌迟了你府上那个恶女人,再来与我谈情说爱吧!” 孤傲如梅墨琅月:“你接二连三的玩弄我的感情,也该给我一个交待了,还是,你打算就这样与我玩一辈子?” “本小姐就喜欢若既若离,玩一辈子的暧昧,你若不奉陪,那我们就不玩了,只是,拜托你看我的眼睛不要那么深情,我会误会你已经爱上我了!”柳红雨无情无意的挑眉! “从来只当你是恶女人,却不知道你坏的如此美丽,让我这个不该有奢望的人,也对你多上了两份心,只是,怎么办?我没有二哥的权,没有三哥的势,我有什么资格得到你?”凌昭扬高不可一世的脸上终于染了情愫! “既没有资格,你跟我表白什么?你明知道我这么坏,就不怕我让世人嘲笑你?”她慵懒的如猫儿,眨着凤眸对他冷冷讥嘲! 推好友文文: 妖娆小桃精彩现代文,〈重生一豪门傻千金〉 纤小小精彩宠文:《庶女十三妾》 痕儿的火红宠文:《“伪善”下堂妻》 在移动手机阅读平台上使用的名称为《王爷伤神:娶个侧妃不争宠!》
  • 妖面皇后乱世妃妖面皇后乱世妃卿心|古言也许是听到了声音,那半陷入昏迷之中的男子,挣扎了一下,微微睁开了双眸,灵璃儿顿时觉得天地万物都不存在了,她眼里就只剩下了这双眼睛!
  • 千金难逑千金难逑馨馨蓝|古言穿越之后,她是云家小七,默默无闻,传闻即将病逝的千金小姐;她也是云轻狂,年少轻狂,秉承着前世的性子,嚣张轻狂。两个角色,一人分饰,她演得不亦乐乎…宫中争斗,她笑看风云。朝廷乱世,她旁观高坐。江湖又怎样,她照样搅得天翻地覆。
  • 时空转换之搬家至南冥时空转换之搬家至南冥染七SEVEN|古言由于一个决定我将家搬到了古代。命中注定,我遇见了他。他——堂堂的太子殿下,却愿意为我付出一切。奇——永远温柔的对我笑,只希望我过得好。他愿意为我做任何事情。煌——自称我的哥哥,我却只能一笑置之。只有我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事情。而我只想回家,但却......--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田园巧妇田园巧妇香椿芽|古言貌似七仙女,赛过西施,气死貂蝉,羞死杨贵妃,窘坏了林黛玉的一位农大高才生,辣辣的小女子,在某个农研所极度地不受待见,被驱赶着开了一辆即将报废的大卡车,给农业大户送种子。 遭逢意外来到一个未知的世界,顶替了一个受气媳妇,捡了一个被人遗弃的孤儿,成了被虐对象。 有幸得到了一个修真空间,有了良田,有了饱饭充饥,有动物世界援助收拾恶人。 现实可比想的美,飘飘然到了一个没人知道的世界,理想实现的她大喜过望,美夫围着转,孝子绕膝前,馋得嫦娥下了凡,织女气得拆鹊桥,七仙女要把董郎换,人间天上都羡慕。 这样的生活都想要,唯有她一个人能得到。
  • 春闺玉堂春闺玉堂莫风流|古言十二岁的方幼清,从姑母家重头再来。 谁害父流放,谁夺她性命,谁让她一生努力化为乌有?她誓要查清这一切缘由,再不让今生重蹈上世覆辙。 然上有姑父朝堂大员,一家之主;中有婶母虎视眈眈,机关算计;下有姐妹心机叵测,手段层出;另有仆妇丫鬟迎高踩低,狐假虎威。 她这位表小姐,无依无靠,无权无势,如何从寄人篱下中拼搏而出? 春闺褴褛,玉堂锦绣。 圆上一世的遗憾,补这一生的美满。
  • 凤浴火凤浴火子玉文君|古言*古言一对一,女强男强,身心皆干净,欢迎跳坑。 她,顶级杀手,掌控暗杀之术,冷酷无情,行事霸道。一朝穿越,家族却惨遭灭门,随后,她更是被当作牺牲品,替身远嫁。 ——嫁给谁?东离国三皇子是也! 据说三皇子终年以银色面具示人,神秘邪魅,鬼神莫近。 整个东离国盛传,他乃妖魔转世,爱好搜罗女童,不做别用,专门生吃,更有传言,有人见过他的真容,却被勾魂夺魄,至今仍未清醒……一时间,他的府邸宛如地狱,人人避而远之。 那年,她成为了他的王妃。 四国鼎立,当烽烟起时,谁能沉浮?一代妖妃,横空出世,她,同样可以尽展荣华,凤欲火,倾天下。 * 狂傲、霸道、冷酷……是她。 腹黑、邪魅、妖孽……是他。 时空穿梭,两者命运交汇。 是她降服了他,掌控一切…还是他蛊惑了她,占据所有。 * 她说:我这一生,半生戎马,势力滔天,倾覆天下,要男人又有何用?我不愿自己的短处就此暴露。 他说:我这一世,遗世独立,韬光养晦,肆意风流,要女人似乎也没用?我不想自己的长处为此葬送。 长处?短处?似乎可以互补…到底有没有用? ————试过才知道!! ★☆★☆★☆ (PS:三皇子到底做了什么,大家不妨猜猜,呵呵。)
  • 男2请留步男2请留步蜜糕|古言在你现在看的小说中,有一个完美的男2号。男2锁定目标:女主,女主,还是女主。男2必备技能:深情,深情,再深情。故事起源于一名苦逼的读者,她倒霉地穿进这本宅斗剧,由痴呆女摇身一变成美貌小萝莉。虽说将军府包吃包住包解决未来岗位问题,但谁能想到她是炮灰她妹?罗慕玉强词夺理:喂,那个男2,你被剩和我没关系!文中所提作品为作者虚构。
  • 风云皇后风云皇后倾城殇|古言一把AK47,他用他的命洗涤了她的怨。 同一把AK47,她毫不犹豫扣下扳机,子弹穿心而过。 你不在,我生何欢? * 天佑二百八十三年,紫光普照盛京。 同日,定安王喜得千金。天降奇观,皇帝认定此女绝非池中物,故赐名倾城。 【片段一】 声乐阵阵,喜气冲天。 他笑迎新妃入宫,却将大婚不足三日的皇后抛诸脑后。 凤和殿内,沐倾城双目紧闭,面色如金,整个身子虚弱的靠在雕花大床的 一角,若有似无的气息,仿若随时都会随风逝去 整整一夜,她无法入眠! 喜乐何其刺耳?纵然相隔甚远,她亦尽收于心。 伊凡,你可知我此时心痛? 【片段二】 朝堂上,她翻手即为云雨。天佑尽知,当朝沐皇后倾城绝世,治国更不 落圣帝之下风。 衡阳蝗灾,百姓食不果腹,终掀叛乱之祸,朝堂一时间束手无策。 然沐皇后雷霆出手,半月即平暴乱,朝野震惊! 方此时,他对她另眼相待。 然“女子干政,大逆不道”,群臣阴谋险佞,更有后宫诡谲,走错一步便是万劫不复! 只为他,她无悔。 【片段三】 “孽种是谁的?” 一句质问,打破了她所有的希冀。 一碗藏红花,斩尽她残余的眷恋。 他下旨:“皇后无德,残害皇室血脉,心机深沉,赐藏红花一碗,让其自食恶果。” 她笑:“欠你的,我已还清!” 【美男排排站】 萧莫白,飞云山庄少主,拥有苍澜大陆近半数的财富,却只对她爱痴狂。 他说:老大,我只习惯听你的指挥办事。所以这辈子,别想甩开我。 沐涵越,九岁被她收养,十年后成为了名震朝野的武林盟主,却一直以静默的方式守护着她,永世不变。 他说:姐姐,我别无所求,只想永远留在你身边。 慕容逸,天佑大将军,风流狡黠,采花无数,却最终栽在她的罗裙下。 他说:小城城,我错了,应该换你来采老子的…… 司空无垠,司空山庄主人,庞大的暗势力幕后主手,却甘愿以性命护佑她。 他说:城儿,为了你,便是死上千次又有何妨? 褚易南,圣域山庄庄主,圣手医术绝天下,却为她一而再再而三破了山庄百年不换的规矩。 他说:倾倾,无论你想做什么,我都陪着你。 推荐倾城完结文: 《邪颜》 推荐老婆凤晗精彩都市美文: 《极品总裁的嚣张秘书》 《俏丽老妈混血儿》 推荐情人珠珠精彩美文: 《无敌女夫子》 推荐好友文: 《母后乖乖让朕爱》天蝎女 《黑道总裁的伪善妻》莲子 《傲世狂宠》紫音 《王妃十岁》蛋蛋 《邪帝冷妻》图图 《邪皇后》安安 《丑娘八夫》桃花 《邪魅小师叔》飞花《囄婚》简思 《绝色锋芒》宝宝 《恶魔的禁锢》桃花 《色母女闹古代》楚云 《霸妻》巫巫 《恶女夫郎个个强》风幻漓 《巾帼英雌》乱世饫儿 《乞丐王爷跋扈妃》苡潆枫 《罗刹哑妻》淑蓝 《末世凤狂》流风回雪 《暖心主母》金思贝 《带球老婆别想跑》岚晴 *********** 特别推荐四星大神淡漠的紫色文《绝色尤物》
  • 千年王妃千年王妃南湖微风|古言﹡﹡﹡ “啪!”一个清脆的耳光,她光滑白嫩的脸上出现了清晰的掌印。 “你这个贱人,居然敢害我的孩子!”他的目光凶狠如狼,阴鹫的扫向她。 她的心,瞬间碎成千万遍,脸上浮起的却是绝美的笑容。 她听见自己用轻柔的声音问道:“你相信这一切是我做的吗?你,相信吗?” 男人的眼睛里闪过一丝狐疑,怀里的女人瑟瑟发抖,低低的啜泣扰乱了他的心。 心痛的摩挲怀中女子的背,回答她的是僵硬而冰冷的话语:“除了你,还有谁敢害她?又有谁有本事害她?” 质问的话,字字淬毒,准确而锋利地射向她,她几乎站不稳,强忍住内心的疼痛,几不可闻的说道:“你会后悔的。” ﹡﹡﹡ “不,悦儿,求求你,再给我一次机会,相信我。”他低下了高贵的头颅,一步一步颤抖着靠近。 她的嘴角挂着讥讽的微笑,声音冰冷如刀:“相信你?凭什么?我渴盼你相信我的时候你在干什么?今生今世,我再也不会相信你,更加不会原谅你!” 男人靠近的脚步硬生生地顿住,心,痛得快要窒息了。这一刻,他终于体会到了当时她该有多痛。 明白了又如何,有些人,有些事,一旦错过,就永远的错过了。 ﹡﹡﹡ 欢迎喜欢的亲阅读,欢迎喜欢的亲收藏,欢迎喜欢的亲投票,谢谢大家了O(∩_∩)O~ 推荐好友文文: 清浅似蓝《葬婚》 金利宝贝《穿越之大宫女》 蝴蝶吻花香《相公多多追着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