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求书
联名卡

第298章 番外

(一)狐狸一家

一天。

“狐狸?”

“来啦!来啦!”稚嫩的声音伴随着蹒跚的小跑,一个小小的身影就到了玄关处。

“这个给小狐狸。这个给你。”

“我要的是巧克力,不是拼图,不是拼图,不是拼图!”洛宸睿秉着重要的事说三遍的原则,重点给索念筠强调,自己对他送的礼物很不满意!

“臭小子!牙齿不要了?”索念筠在洛宸睿头上拨弄了两下,又在儿子的脸上亲了亲,“别忘了跟小狐狸说我爱她。”

洛宸睿嫌弃的看一眼索念筠,天天这样在他一个小孩子面前秀恩爱真的好嘛?!

“快去。”索念筠又扒拉了一下洛宸睿的头发,小声说,“听话,明天偷偷给你买巧克力,绝对不叫小狐狸知道。”

“这个可以有!成交!”聪明的洛宸睿立马无怨无悔的去给索念筠当小跑腿了。

索念筠站起来换鞋,眼神跟随洛宸睿小小的身影移动,老婆孩子热炕头的滋味原来这样好啊!

“小狐狸!小狐狸!”洛宸睿迈着小短腿冲进厨房,将一大束玫瑰花举到洛沐歆眼前,“老狐狸给你的!他说让我别忘了说他爱我!”

正在做菜的洛沐歆赶紧擦了擦手,接过花束,笑着对洛宸睿说:“老狐狸应该是说他爱我吧?”

“不是!不是!”洛宸睿小手飞快的摆着,一本正经,十分肯定的说,“老狐狸说他爱我!他爱的是我!”

洛沐歆咧着嘴笑,传话筒也不好使,总是会传错话!

“狐狸,告诉老狐狸,我很喜欢他的花。”她蹲下来,捏了捏洛宸睿的小脸蛋。

“老狐狸说他听见了。”索念筠的头忽然伸进厨房里来,搂着洛沐歆亲了亲她的唇角,“怎么又进厨房了?不是有保姆,不用难道要我白发工资给他们?”

“宸睿喜欢吃我做的菜。”洛沐歆笑着说,索念筠每天下班回来一束花,从结婚到现在从未间断过,也真是难为他有心了。

“我也喜欢。”索念筠表示自己已经吃醋了。

“知道了。出去等吧。我炒好这个菜,烧个汤就吃饭。”洛沐歆推着索念筠出去。

索念筠心满意足的出去了,顺带抱走了他跟洛沐歆的狐狸。

洛沐歆一边炒菜一边笑,不知道什么时间,索念筠竟然知道她暗地里总是叫他老狐狸来着,所以他就‘报复’似的叫她小狐狸,还给儿子取了个昵称叫狐狸,他们还真真的是狐狸一家了!

又一天。

洛沐歆在阳台捣鼓她的多肉植物。

洛宸睿手里那么一张纸兴冲冲的跑过来,“妈妈,看!”

“那是什么?”洛沐歆随便看了一眼洛宸睿手中花花绿绿的纸张,自从儿子会说话、走跑之后,他总是会充满好奇的拿着各种东西来跟她炫耀。

“是情书!”洛宸睿激动的说,“肯定是瑶瑶写好让爸爸带回家给我的!可是爸爸居然藏起来了!不过,哼哼,还是被我找到了!”

洛沐歆轻轻地放下手中的小花盆,好笑的看着洛宸睿,不知道这孩子的自信是哪里来的——那个叫瑶瑶的小姑娘是同事的女儿,小小年纪不过三岁,却是告诉大家她喜欢贾斯汀比伯,长大要嫁给人家。可是洛宸睿呢却偏偏喜欢人家喜欢的要命,只要去公司,见到人家小姑娘就立马变身跟屁虫了。

“妈妈,你快帮我看看,瑶瑶在情书上写了什么?她一定说她很喜欢我吧?”洛宸睿举着纸张要洛沐歆给他读读上面写得内容。

洛沐歆无语,这孩子这么早熟,都怪老狐狸!老狐狸成天不管孩子的感受,就知道说些有的没的,孩子耳濡目染就学会了!看来,她真的很有必要跟索念筠谈谈孩子的教育问题了。

“妈妈,写了什么呀?”洛宸睿急切的问。

“让我先看看。”洛沐歆拆开折叠着的纸张看了看,却是问洛宸睿,“老狐狸呢?”

“楼下院子里喝茶。”

“老狐狸!”洛沐歆低骂一声,拿着纸张就往外去找索念筠。

“妈妈,我的情书!”洛宸睿追着喊,洛沐歆罔若未闻。

楼下院子里。

索念筠悠闲地喝着茶,晒着太阳,享受难得不忙碌的周末时光。

“老狐狸,你不是说小学生才用这种幼稚的信纸写情书吗?”洛沐歆将信纸重重的拍到桌面上,低头逼视索念筠,“这是什么?”

索念筠一看那信,嘴角动了动,问:“哪里找到的?”

“问你儿子。”

洛宸睿自觉地回答:“是抽屉里。那是瑶瑶写给我的情书。”

“臭小子。”索念筠将洛宸睿一把抱到怀里,“那是你爸写给你妈的情书。”

“……”洛宸睿一脸茫然,内心戏:那不是瑶瑶写给我的么,怎么变成老狐狸写给小狐狸的了?一定是老狐狸在骗我吧?

洛沐歆在一旁坐下,喝了一口茶,“你写了干嘛不寄给我?”

索念筠一笑,“我中断写信之后,你还去门口等过我的信?”

“嗯。”洛沐歆点头,当初在陆园收到莫名其妙的情书,后来又突然消失,她是挺好奇的,还专门到门口去等,看写信的人会不会再来信。“你人消失了就罢了,怎么信也不来了?”

“我怕你最后还是不会爱我。”索念筠说,“有时候,半途而废能让人刻骨铭心。”

洛沐歆抿抿嘴,半途而废能让人刻骨铭心……好像还真的是,至少她就记住了生命里有那么一个人曾给她写过情书,纵然不曾谋面,纵然一无所知,但她就是记住了他。 (二)321

“你猜妈妈会准备什么水果拼盘?”陆宸萏手里拿着画笔,一边涂鸦,一边问身边坐在地毯上才刚开始学说话的陆晨曦。

“西……瓜……”陆晨曦咬字不真,慢慢的发出两个字音。

陆宸萏哈哈一笑,拿画笔轻轻的敲了敲陆晨曦的头,“你果然聪明!”

在一旁盯着电脑工作的陆璟赫头也不抬的对陆宸萏说:“不要打弟弟的头。”

陆宸萏看一眼陆璟赫,偷偷撇嘴,“爸爸你是有特异功能吗?不看就知道我打了弟弟。”

“因为你是惯犯。”陆璟赫毫不留情的说。

“呃……”陆宸萏又撇撇嘴,“那还不是因为我喜欢弟弟。”

“你喜欢弟弟就要打他的头?”陆璟赫依旧头也不抬的问,反正他已经习惯了周末他在书房工作,两个孩子在一旁玩耍,顾言笑照顾他们三人。

“对呀!不然咧?”陆宸萏一副理所应当的样子。

这时候,顾言笑端着果盘进来了,对屋里的人喊道:“大家都来吃西瓜了。”

陆璟赫这才抬起头来,看着顾言笑说:“女儿跟你一样爱扯歪理。以后谁敢娶她?”

“怕什么?总有一个人跟你一样眼拙。”顾言笑不以为意的回答。

“……”陆璟赫竟然无言以对。

顾言笑分开切好的西瓜,将中间的两片分别给了陆宸萏跟陆晨曦,而两头的带着瓜碗的则留给了自己跟陆璟赫。

她跟陆璟赫一人一个瓜碗,一人一个勺子,吃的十分带劲。

陆宸萏看看自己手中薄薄的一片西瓜,一脸委屈的望着同样只有一片西瓜的陆晨曦,“弟弟,我们一定不是娘亲生的!”

不懂事的陆晨曦只要有一块西瓜吃,还管他是不是娘亲生的,也不管陆宸萏说了什么,只管点点头,胡乱答应说:“嗯嗯嗯。”

“我们简直太可怜了。”陆宸萏抱住陆晨曦继续装可怜。

顾言笑淡淡的看了爱演戏的陆宸萏一眼,“宸萏,不要弄脏了弟弟的衣服。”

陆宸萏额上瞬间冒出三根黑线,她要突出的重点是老妈很偏心,就知道跟老爸秀恩爱,吃西瓜从来不给她瓜碗好吗?为何老妈就是不懂她的心思,总是关心弟弟的衣服!

“别看了。瓜碗只能是我跟你妈妈的。”陆璟赫对着盯着他跟顾言笑看的陆宸萏说道,“你弟弟就很明智。”

陆宸萏扭头看陆晨曦,这小毛孩,竟然吃的不亦乐乎,都不觉得委屈吗?!

“我数三声,再不吃就分给你弟弟吃。”陆璟赫‘警告’陆宸萏。

陆宸萏立马低头在西瓜上狠狠地大大的咬了一口,以显示自己的严重不满。

陆璟赫对她的此类幼稚行为熟视无睹,只管数数,“3——2——1——”

三声之后,陆宸萏顺利的解决掉了手中的西瓜,其实她的西瓜分量真的很小,因为顾言笑怕她多吃了闹肚子。

“爸爸——”陆宸萏一边擦嘴,一边问陆璟赫,“为什么你数数总是倒着数?幼儿园的老师都是数123的。”

“问你妈去。”陆璟赫说。

陆宸萏又望向顾言笑,“妈妈,为什么啊?”

顾言笑一脸茫然,表示自己不知情,“不知道。”

陆璟赫擦了手,挑眉看着顾言笑,“你不知道?”

“嗯。”顾言笑点头,“难道我应该知道吗?”

“顾言笑!”陆璟赫腾一下站起来,打横抱着顾言笑就往卧室走去,“看来我们需要好好谈谈了。”

顾言笑抓着陆璟赫的胳膊,好怕自己会摔下去。

“小子跟你姐姐不要过来!”陆璟赫回头对打算追顾言笑的陆晨曦说道。

陆宸萏急忙拉住陆晨曦,对着陆璟赫大喊:“不要太激烈哦!”

顾言笑满脸黑线,“陆璟赫,你都给孩子们教了什么东西?”

“谁知道。”陆璟赫踢开卧室门,将顾言笑扔到被单上。

许久之后。

顾言笑俨然精疲力竭,而陆璟赫还精力充沛。

“自己看。”陆璟赫将顾言笑的日记本扔给她看。

顾言笑打开一看,这是之前写的日记,好多内容她都不记得了,不过其中有的地方却被折叠打了记号。

她仔细的看着打了记号的地方,忽然抬头激动的望着陆璟赫:“原来是因为这个?”

陆璟赫点头,在顾言笑唇角啄了一下,“居然都忘了!活该被惩罚。”

顾言笑脸红,刚刚那个惩罚……真是叫人心跳加速!

“那枚戒指呢?”她问。

“这里。”陆璟赫手掌心松开,一条项链吊了下来,下面的吊坠可不就是她在渥太华买给他们的情侣戒指么?

“321——深爱你!”陆璟赫搂着顾言笑,在她耳畔低语,“为何不早点告诉我?”

“我自己都忘记了。”顾言笑感动的笑着,怪不得之前突然有一天陆璟赫将所有的密码都改成了她的生日 321,原来他是知道了这个!

“笑笑。”

“嗯?”

“说你爱我。”

“我爱你。”

“爱要付诸于行动!”

“喂!陆璟赫,孩子还在书房……”

(三)多多少少

家人聚会,大家将麻将桌凑了起来打发时间。

舒飒爽看着手中的牌,无奈的摇摇头,这牌不好,八成又要输了。

“赢了算你的。输了算我的。放心的打,只要你开心就好。”坐在椅子扶手上搂着舒飒爽肩膀的关佟奕大气的说道。

舒飒爽抬头看了关佟奕一眼,“可是我今天已经输了好多了。”

“不怕。你输多少,我给你补偿多少就是。”关佟奕宠溺的说。

舒飒爽点点头,打了手中的牌出去。

“胡了!”关母笑呵呵的喊道,跟儿女一起玩玩牌还是蛮开心的,“掏钱了。掏钱了啊。”

舒飒爽数着钱,忽然一弯腰,皱起眉头,“佟奕,我肚子好疼。”

“肚子疼?”关佟奕吓了一跳,立马弯腰查看,舒飒爽肚子里那可还有他们的宝贝呢,不可掉以轻心!

“是不是要生了?赶紧送医院!”见多识广的关母急忙提醒大家。

关佟奕听了关母的话,哪里还能镇定,直接抱起舒飒爽就往外冲。

“你慢些跑!小心点!”关母可是吓坏了,关佟奕这样跑,舒飒爽能吃的消么?

一路匆匆,终于到了医院。

“要生了。都开到四指了。”医生接诊后就叫助理送舒飒爽进产房。

舒飒爽肚子痛的离开,她脸上、身上都出了汗,汗水连头发都打湿了。

“飒爽,别怕。我陪你进去。”关佟奕握着舒飒爽的手,如果可以,他真想替她受痛。

产房里。

医生不断的告诉舒飒爽用力、用力、再用力。

舒飒爽真是牟足了劲,她大口的喘着气,摇摇头,“不行了。我没有力气了。”

“马上就好了。在用点力气。来,深呼一口气,用劲!”医生对舒飒爽说。

舒飒爽满脸是汗,真的是一点力气都使不上来了。

顾言笑心疼的看着舒飒爽,他的手都被她抓破了,可是手上的疼却不及她的百分之一。

“飒爽,再用点力气,听医生的话,我们的宝宝马上就要出来与我们见面了。你真的很伟大,很棒。”他给舒飒爽擦拭着脸上的汗水,一边鼓励她。

过了些时间。

“哇……”

随着一声清脆响亮的哭声,孩子终于生出来了。

“是个儿子。”护士对舒飒爽说道。

“好像还有一个。”医生这时候又说。

而舒飒爽也感觉到肚子又开始疼起来,她喘着气,听医生的话又开始用力。

“怎么还有一个?产检的时候不是说只有一个?”关佟奕激动的同时,不免好奇的问道。

“产检只是个参考,又不是绝对的。”医生对关佟奕说完,低头看了看第二个出来的孩子,“还是个儿子。不过明显体重要比第一个轻一些。”

精疲力尽的舒飒爽看着护士手中的两个儿子,无力的笑了笑,“刚好。大的体重比小的要多,这样就方便我区分了。”

“对对对!”关佟奕连连点头,觉得舒飒爽说的十分有道理,然后他灵机一闪,又道,“飒爽,我们的儿子,一个叫多多,一个叫少少吧。”

舒飒爽说:“好啊。”

护士跟医生大眼瞪小眼,见过随便给孩子取名的,没见过这么随便给孩子取名的!

多多?少少?

为何不叫重重、轻轻?!

舒飒爽坐月子结束,关家也请了亲朋好友来玩。

陆璟赫他们都来了,就是少了洛沐歆跟索念筠一家。

虽然洛沐歆的人没回来,但是礼物却是没有少——直接快递了一张卡回来,留言道:“给双胞胎侄子的零花钱。”

“洛洛好大方!这零花钱未免也太多了吧?”顾言笑看了卡上的数额之后说道。

“洛洛向来大方。”关佟奕也不客气,直接收了礼物,却不知道这礼物其实是索念筠以洛沐歆的口吻发的。

“多多、少少,好可爱啊!”顾言笑逗着刚满月的双胞胎玩。

“你小子运气不错。”陆璟赫对关佟奕道,“恭喜,终于完满了。”

“那可不是!”关佟奕一脸得瑟,“不过,我真是不敢相信医院的产检水平,明明两个孩子,检查出来却是一个。一个就罢了,连性别也弄错了。”

“孩子健康就好。”舒飒爽瞧了一眼关佟奕,“该给孩子喂奶了。”

“我这就去奶孩子!”关佟奕拿着奶瓶熟练的去冲奶粉。

陆璟赫等人齐齐看着给孩子喂奶的关佟奕,不知怎的,忽然就想到了……奶牛……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带上儿子做特工带上儿子做特工乱鸦|现言七岁的苏小念利落地潜进目标的酒店套房,三秒打开了保险箱。 小念扬起纯真无比的小脸看向身后的苏染尘:“妈咪,你又慢了二十秒。” 主卧室传来暧昧的声吟,苏染尘一把捂住了小念的眼睛,低声说道:“小孩子不准偷看,妈咪进去宰了目标,小念在这等着。” “妈咪,你先别走.你忘了给枪装上销声器。” “呃……” “小念,你留在这,这回行动很危险,你去了妈咪会分心。” “妈咪,你忘了带红外爆破器。” “呃……” “小念,完成任务,我们撤退。” “妈咪,你忘了擦掉指纹。” “呃……” 终于有一天,天才儿子正式上升为迷糊特工妈咪的上司。 小念盯着任务袋中的照片,憨憨地抬起头看着苏染尘:“妈咪,这次K计划的目标长得和我好像哦。” 苏染尘接过资料:“李慕凡,天和娱乐公司总裁,国际安全部暗警,军要部0328号。这人身份还真多,的确和小念好像哦,看着有些眼熟。” “妈咪,小念帅还是他比较帅。” “当然是小念帅来,青出于蓝胜于蓝嘛.呃?我为什么要说这句话呢?” K计划长时间未完成,从未失过手的母子特工组合在栽在了这个男人手中N+1次后。 苏小念可怜西西地看着苏染尘:“妈咪,昨天晚上在他电脑上盗出的武器资料是假的!” 苏染尘深吸了一口气。 “李慕凡!你故意让我们盗取假信息,有什么目的!” 七岁的苏小念无邪的脸上第一次出现了挫败的表情,拉了拉苏染尘的袖子:“妈咪,你这样就等于暴露了身份!” 那个英俊无比的男人诧异着一张脸,坏笑道:“啊?难道你看过我的电脑?” 注意:女主不是万能,也不是白痴。她有缺点,有脾气,会犯错,也有强悍的时候。(想看全能女主的==还是饶了我吧) 【注意!】此文进入VIP半价销售,即一次性订阅全,只须花原来价格的一半! 【注意】:推荐小乱的文 《藩王的宠妃》 <九岁庶女> 《特工帝后风九少》 《黑道豪门主母》
  • 婚不离情:前夫,求不约婚不离情:前夫,求不约诸葛龙虾|现言她还爱他时,他不屑一顾,冷漠残忍,无视她的真心:“我爱的人只有安馨,你不配。”她骤然离开,只剩下坟墓上的照片,他才猛然发现,心脏空缺的地方,住了一个叫季婉的女子。再遇相似的容颜,他穷追不舍,不愿放手,她却决绝冷笑,冰冷的眼神似乎斩断了所有过往——“段承宁,你欠我一条命。”“从今以后,用我的命,还你余生幸福。”
  • 千金宠妻千金宠妻辣条女神|现言她,是最拙劣的间谍、无情拜金女,被“恩人”卖了,还搭上清白替人数钱;他,是腹黑霸道首席,被“拜金女”吸引,还被她骗去感情。有仇不报?No,这绝非总裁大人作风!就算她逃到天涯海角,他也势必将她抓回来。背叛他的下场就是:被他囚禁一辈子!
  • 冲喜新娘:不嫁坏心大少爷冲喜新娘:不嫁坏心大少爷墨珞丫头|现言她有未婚夫?!以至于她即将奔三了还没有交到半个男朋友.每次在她要不顾一切拉个男人跳进恋爱的火炕时,总是有人能让她悬崖勒马,恋爱未遂。 当年,爸爸为报恩而答应她成为了某个病秧子大少爷的冲喜新娘,从此,她就开始老老实实做寒窑18年的怨女。原以为那个家伙多年没消息,应该早已经暴尸在某处,而终于,她重获自由的时候,他妈妈告诉她一个‘好’消息,他要回来,并且希望他们马上结婚,并生儿育女。 OMG!那绝对比天打五雷轰,比下地狱,比五马分尸,比死一百次还要难过,生出来的,一定也是一只会喷火的暴龙宝宝。 她记得,当年他们短短的相识,对她来说根本就是噩梦一场!那个病的随时可能断气的却坏脾气大少爷,就是恶魔跟撒旦的化身。 所以,她绝对绝对不要跟他结婚! 哦?这个呆女人主动说不要嫁给他?有意思! 她甘心前功尽弃?毕竟,这么多年,她一直没嫁,图的是什么? “嫁给那个随时会死掉的病秧子?我才不想当寡妇!那个家伙,为什么就没死在外边!”她对她的朋友这么说。 好,很好……
  • 摩羯座恋人摩羯座恋人婷ire|现言摩羯座女孩郑琪樱在一次假面舞会上,认识了有着血族纯正血统的池爵勋,展开了一段奇特的人生之旅。--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豪门密爱:明星娇妻很酷帅豪门密爱:明星娇妻很酷帅小习习|现言几年的纠缠,以家破人亡收场。 四年后的再次相遇,使夏米米陷入了窘境。他是大集团总裁,她是九流小明星,一次偶然,参加了由他集团所投资的真人秀综艺节目。 发布会上,总裁的暧昧语言,使媒体捕风捉影,逼的夏米米走投无路,不幸又惨遭歹徒绑架。 因祸得福,岂料试出了凌浩的真心。 凌浩与夏米米重归于好,发誓从前的一切一笔勾销。 媒体此时突然介入,一段视频在互联网上迅速传播,将娱乐圈搅的天翻地覆。 这时,夏米米的综艺节目悄然开播…… 一句话:四年后重逢,凌浩冷静睿智,狡诈贪婪,给小娇妻连续挖了一个一个坑,终于得偿所愿抱回娇妻的故事
  • 鬼眼阴阳师鬼眼阴阳师涂斤斤|现言木流星原本是一个毕业两年都找不到工作的待业大学生。因为姐姐的离奇去世,不得不接下家族千百年来的一个担子。 为鬼怪圆梦。 而家族世世代代做的这些都是为了解除祖上的冤孽。 然后,木流星就凭着家族与生俱来能与鬼怪交流的能力和祖上传下来的经验从待业大学生变成了一位守着家族事业的阴阳师。 还遇上了一个跟自己抢生意的怪男人,每次自己的生意都要来插上一脚,做个搅屎棍! 片段一: “你他么的又来干嘛?” 流星看着这个阴魂不散的家伙,在A城和自己抢生意也就算了!自己为了一单生意,不远万里得到了这个破地方,他怎么还跟着来? “这是为了妇唱夫随!” 男人不要脸的贴上流星的身子,双手还不安分的摸上了蛮腰。 不过很快,流星的一个过肩摔,男人躺在地上哀嚎。 “去你妹的妇唱夫随!” 然后扬长而去。 某男人:扑街!!! 片段二: 某夜,某巷子。 “你来我这里吧!我这里顾客至上,而且质量有保证,最后还能有售后服务!品质一流,考不考虑呢?” 某女人伸手壁咚,被壁咚的小鬼看着女人的笑容,不由得冒起冷汗。 “喂喂喂!本店三年大酬宾,买一送一!只要你来我这里,你还可以再介绍一个人,额,不对,是鬼!过来!免费!” 某男人贴在女人的身后,仗着自己手长也跟着壁咚。 小鬼吓得立马遁地逃开! 谁能告诉他,他不过就是上来透透气,怎么就碰上了这两个奇怪的人?他的鬼心肝都要吓飞了! 顺着风还能听见那两人吵架的声音。 “你找打是不是?” “流星,我这是正当的商场手段,你可不能使用暴力!” “怎么了?我就爱用暴力!你有胆子就以暴制暴啊!” 一阵哀嚎。 某男人:继续扑街!!!!!!
  • 刁蛮小妻不好惹刁蛮小妻不好惹无茗壹|现言她,一个命运崎岖的女人,出身在富豪之家,却受到非人的待遇。他,一个天之骄子,从小出身在优越的环境之中,受到万人的宠爱。一个高高在上,一个弱小平凡,两个人在错误的时间错误的地点中却是奇妙的结识。从最初的陌生,相识,到最后的相爱,这一条路走起来居然是那样的漫长。原本以为两人将会相守到最后,但却没有料到家族的压力,身份背景,第三者的插入。各种的因素影响着他们,原本美好的爱情顷刻崩塌。为了爱,他决定放手一拼。而她,犹豫不前。最终的结果,他们还能否在一起呢?
  • 别惹复仇冷女:同学请靠边别惹复仇冷女:同学请靠边安池一鱼|现言她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少女,身世惊人!入顶尖高校开启复仇之旅!人前,她是少言寡语的薄情冷女;人后,她是嗜血腹黑的阴谋家。复仇的半路偏杀出几个极品同学,将她的生活彻底搅乱。绝处逢生之时,爱情亦轰烈而至。
  • 总裁专宠老婆大人总裁专宠老婆大人卿本素颜|现言【柒冉】 在柒冉的人生记忆中,二十岁的那年夏天是她人生的一个分割点,只是代价太过于承重。 她失去了她的初恋,失去了她的闺蜜,失去了一位对她无微不至的温暖的男孩。 那一年的生命中也多了一个意外的小生命。 【凌肃】 凌肃一直记得初次见到她的那种好奇心。本以为也只是众多过路人中的一枚,只是没想到同一天又接二连三的看到她。心中异样的情绪也慢慢升起。 那年他二十四岁,人生中的第二个本命年,那个夏天刚刚退伍。 如果知道自己的一时冲动,让他转瞬就失去了她,他宁愿只是永远的默默关注着她。 【苏羽】 在他二十一岁那一年,从病逝的母亲口中得知他还有一个双胞胎弟弟。只是当他回到那个他出生的地方时,才知道那未见过面的弟弟因为一个女人而死去,从心底,他恨透了那个女人,那个已经死掉的女人。 【欧阳依依】 她们是从小的青梅和青梅,没有任何人和事能将她们分开,甚至还被误以为是LACE,但她们都只是一笑而过的去面对。 直到遇见他,那一年她十九岁。她知道他喜欢的是自己的好闺蜜,但是她只求能远远的注视着他就好。 ************************************** 【七年前】 那个叫雷婷的女人从小和她就是死对头,她有的东西,她也一定要有,哪怕是耍着手段也要得到。 既然她这么喜欢来抢夺她的东西,而她柒冉也不是那种任由欺负的主。正好她的身边有一样东西她看中了,是不是也意味着她也可以去抢。 “男人,我看上你了。”她看中的就是在她身边的这个男人,正好是她喜欢的类型。 如果,那时候的柒冉知道因为自己一时的好胜心理,让他们为她失去了生命,是否,她的选择还会是这样? ************************************** 【七年后】 当柒冉顺着大哥所示意的方向看过去时,眼睛猛地微缩了一下。 是那个男人,那个为她儿子的出生提供了一颗精子的男人——WATTING集团的总裁。 “想合作?我们何必偷偷摸摸呢?”男人端起盛着红酒的高脚杯摇晃着,嘴角勾起一抹算计的笑容。 “哦?你有好主意?”女人同样的端起酒杯微泯了一口,脸上的笑容优雅而宁静,仿佛只是在回答着:“今天的天气真的很好”一般。 男人看着女人故作淡定的表情,眼里一闪而逝的心痛快的难以让人捕捉,剩下的只有温柔的腻死人的眼光,只是低着头的女人一直都没瞧见。 “同住一个屋檐下,那样不是更有利于我们的计划。”男人换了一个腿翘起,手中的红酒一直没有停止的晃动着,微眯起双眼,遮盖住眼里一闪而过的精光。 “你的意思是?”女人终于抬起来头,微微有些惊讶的看着眼前那个让人捉摸不定的男人。 “对,正如你所想。”男人很满意,和聪明的女人说话就是不用多费脑子,就能让对方理解自己所要表达的。 ************************************** 只是,当一切都尘埃落定了之后,柒冉才发现,原来他们之间早已不像最初那般只是为了合作,事情的发展也远没有了那般的单纯,他们该何去何从,是否还应该继续纠缠不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