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77章 大结局

端木篁心事重重地回到王府,先是到书房,召集幕僚紧接商议,做好了三日后出征的准备:既然无法避免,那就只有好好面对了!

等他安排好一切,回到内宅的时候,已经是金乌西坠,玉轮东升了。

远远的,刚走到院门口,就听见几个孩子的笑闹声,其中尤其以阿扬的声音最为响亮。端木篁心里一热,急忙快步走了过去。

刚挑开门帘,就听阿扬说道:“油油,吃肉肉。”

端木篁闪到门背后,循着声音望过去,只见阿扬手里拿着一片牛肉,正往悠悠的嘴里塞;而悠悠呢,居然张大嘴巴往里咬——

美珠急了:“阿扬,妹妹还小,不能吃肉!”

可阿扬看大妹吃进去了一块,很是高兴,立即又拿了一块往她嘴里塞。

这时,柔柔不干了,居然小声又特别清晰地叫:“二哥,柔柔要。”

阿扬一听,就捏捏悠悠的鼻子道:“油油,你先慢慢吃;二哥喂肉肉吃肉肉。”

阿展一听,急忙纠正道:“阿扬,是柔柔,不是肉肉。”

阿扬却瞥了哥哥一眼道:“阿站,再胡说让你站墙角,罚你两天不能吃肉!”

阿展却二话不说,一把拉起阿扬,径直把他拖到墙角道:“小羊,你不听话,还是罚你乖乖地站墙角吧!”

阿扬不服气,伸手就想抓哥哥的衣服,阿展却一闪身,轻巧地躲开了;回头还拿着肉碗,对阿扬笑道:“小羊,你要乖,不然,我就把你晚上……的事给说出去!”

阿扬一听,气得小脸都绿了,却还是不情不愿地站在了墙角;低头,用脚尖不停地画圈。

美珠见阿展制服了弟弟,也没有多说,只是拍拍他的肩膀道:“阿展,阿扬叫你阿站是他不对,可你叫他小羊就对了吗?”

阿展立刻委屈地低下头去:“娘……”

美珠知道他心里不服气,可其实她心里挺吃惊的,没想到平时都是阿扬嚣张跋扈,结果却是阿展把他吃得死死的。

她眼珠一转,就笑着抱了阿展一下,小声在他耳边说道:“娘知道你是为了教弟弟对妹妹好;只不过呢,以后也不要让人抓住把柄的好。”

阿展听了,似懂非懂地点点头。

之后,美珠又招手叫阿扬过来,不料,阿扬却用那对聪慧狡黠的眼睛瞟向哥哥,见哥哥暗暗对他点头,才迈着两条小短腿,飞快地跑过来,扑进美珠怀里道:“娘,哥哥欺负我,你可不能光帮他一个啊!”

“放心,娘也会帮你的!”美珠偷偷地跟他咬耳朵道。

阿扬一听,乐了;不料下一秒,美珠就拎起他的耳朵道:“只不过,柔柔是柔柔,不是肉肉;还有,妹妹们还不到一岁,不可以吃牛肉的,听懂了吗?”

“听、听懂了!”阿扬苦着脸,可怜兮兮地道。

正在这时,端木篁故意让门一响,大踏步地走了进来:“你们娘几个在吃什么呀,怎么不叫上本王?”

他刚走到近前,阿扬立即乖乖站好,而后甜笑着,把肉碗递过去道:“父王,吃牛肉,可好吃了!”

端木篁捏捏次子的嘟嘟脸道:“阿扬乖,过两天父王就要带兵出去打仗了,你要听你娘和哥哥的话,好好地照顾两个妹妹,知不知道?”

“阿扬知道,父王放心就是!”阿扬居然拔起小胸膛,很是铿锵有力地答。

“嗯,我一定会管好阿扬,照顾好娘和妹妹们的!”没等端木篁问自己,阿展已经拉着父王的胳膊,认真地保证道。

“好孩子,真是好样的!”端木篁摸摸他的头,为孩子的懂事,忽然觉得眼睛有些莫名的潮湿。

转过头去,却发现美珠正呆呆地拿着一个汤匙,里面是一点炖鸡蛋,看样子,是在出神。

“怎么了,珠儿,是不是不高兴?”端木篁急忙走到妻子身边坐下,顺便吩咐奶娘把孩子们都带下去。

不料,柔柔却伸着小手道:“父王,抱;父王,抱。”

本来正低头的悠悠也抬起头:“父,父……”

端木篁一看,才发现悠悠嘴里还塞满肉呢,急忙把肉给她掏出来道:“悠悠乖,现在你还咬不动肉,等以后再吃,好不好?”

“哇,不要,油油吃肉,油油吃肉!”不料,悠悠居然发声大哭起来。

美珠无奈,就让人把肉做成肉松,而后叫人拌了开水,一点一点地吃下去。

悠悠开心了,才乖乖地让人抱出去。

柔柔见姐姐出去了,也跟着要出去。

屋子里总算清静了。

端木篁转过身来,却发现美珠正大眼睛定定地瞅着自己:“王爷,方才你说后天就要带兵出征,这是怎么回事?”

端木篁就把事情的前因后果给讲了一遍。

美珠一听,摸着脸颊沉吟道:“很明显,太子这是有意坑王爷呢;听说父皇病重,他这一调你出去,还不知道父皇他……”

“父皇他的病情,只怕已是回天乏力;本来,我也不打算眼睁睁跳进别人挖好的坑里,可是听说太子已经做好了万全的准备,我唯有将计就计……你过来,我有话交代你!”

端木篁说着,揽紧美珠,两人咬起耳朵来。

两天后,端木篁披上亮银甲胄,在京城百姓的列队欢送中,宛如天神下凡一般,威风凛凛,带着三万兵马,径直出发,赶往二百里外的宇通赈济灾民与平定叛乱。

等他出发以后,太子让人带兵,悄悄包围王府;不过据说小郡主柔柔又生病了,而且是水痘,因此昨夜就被送到了郊外的庄子上。而三个姊妹因为刚和她接触过,保险起见,也转移出去,并且隔离了。

不过,兵士们看得清楚,九王妃还好好地在府里主持着呢。

太子听说,大发了一顿脾气,可也无可奈何:他本来想扣留端木篁的家眷,这下计划却落了空;由此可见端木篁早有防范。只不过,嘿嘿……

转眼半个多月过去了。这一天,有一个商人装扮的人想往九王府送信,结果被太子的人给拦了下来。

太子拿到信,立即拆开,匆匆一扫,只见上面大致是这样的内容:

珠儿,为夫在宇通赈济灾民的事已基本办妥,只是那些山贼太过凶顽狡诈,本来已设连环计抓住了他们的首领,不料一个夜晚又被他逃脱。

不过,为夫向你保证,最多七天,我就会把那股悍匪消灭或招安,你就在府里等我的好消息吧。

太子一看,暗自动容:这老九果然厉害,半个多月就搞定赈灾的事,而那股悍匪,居然再有七天就会被他拿下!想到这里,太子不禁有些着急:父皇的病虽说日益沉重,却看样子还能拖个十天半月的;这样的话,如果老九及时赶回,没准就会给自己抢王位——不行,一定要按原定计划,让这个讨厌又可恶的庶子死在外面;这样的话,父皇就别无选择了。

想到此节,太子立即命人快马去传达最新的命令:务必要让九王爷发生“意外”,再没有回京城的可能!

还好,这天傍晚,宫中的太医就给太子传来密报,说是皇上突然大口吐血,看样子最多再挨个两三天就不行了。

太子大喜,装模做样地进宫探看一番后,就回到自己的别院,招来四个美姬,与自己饮酒作乐。那几个美姬听说皇上病重,都纷纷跪拜太子,口称:“吾皇万岁万万岁!”

太子一听大喜,直喝得酩酊大醉,犹不肯罢休,挑了其中两个最美貌又最善挑弄的,到帐帷之间厮混。中间因为心有余而力不足,还在美人的劝说下吃了点药,于是抖擞精神,大展神威。不料太子正猛烈厮杀,突然就一头栽倒。

半个时辰后,太医匆匆赶到,可太子已绝气身亡。

消息最先传到皇后耳朵里,皇后惊痛交加,奈何儿子已逝,只好又另一妃子合谋,打算给皇上吃点药,而后扶持那个妃子的儿子登上皇位。

不料两人发动宫变的时候,暂接御林军统领一职的十一皇子早有防备,很快就制服了他们。

消息传到皇上耳朵里,他先是激动地吐了一口血,而后就面色红润,似是恢复了一些气力;只见他一把抓住十一皇子的手道:“儿啊,你和篁儿,本是一母同胞,父皇一向看好你,你九哥也全力,支持你,继位;如今,父皇,不行了……这是我事先拟好的,继位诏书,你,好生拿着……”

“父皇,儿臣自知年幼,又资质鲁钝,还是让九哥继承皇位吧;您放心,我们是亲兄弟,九哥也一向最照顾我,我一定会好好辅佐他的!”十一皇子大吃一惊,急忙哭着拜倒在地道。

“好孩子,你还不知道自己的兄长,是什么性子……倘若,你继承大统后,老九,不想在朝,也,由他去吧!”皇上说着,扬起的手臂缓缓垂下;同时,眼睛也慢慢地合上了,再也没有睁开。

“父皇,父皇……来人呐,父皇殡天了!”

由于端木篁临出征前已找十一皇子密室谋划过,他们在朝中也素有不少人支持,因此皇上驾崩,十一皇子也没有太过惊讶。匆匆见过母亲谈贵妃后,就在一帮大臣的簇拥下,拿出继位诏书,匆匆登上了皇位。

之后,但有皇子稍有异动,不是被疾速挫败,就是被秘密暗杀,一时人人自危:新帝年龄虽小,可是个狠角色啊!

这一天,新帝让皇后亲自到九王府,请九王妃到宫中赴宴庆贺,不料皇后到了王府,却发现九王妃已不知所踪。再仔细一看,似乎金银细软和一些值钱的东西都没了,只在床头找到了一封信,是写给皇帝的。

新帝拆开信,不敢相信地连读了几遍,最后长叹一声:“九哥啊九哥,明明你已帮兄弟铺好了路,为何却不肯和兄弟共享富贵,也好帮兄弟坐稳皇位啊!”

但是想到先皇的嘱托,他明白兄长这是决心一下,要真的陪着九王妃浪迹天涯、逍遥四海了。

也罢,其实九哥如果真的回来,将来还真的……

新帝嘴边露出了一丝苦笑:最是无情帝王家啊;还好,九哥明智!

也不知今生,还有没有再会之日。

很快,新帝就把伤感抛在了后面,开始了紧急处理政事的节奏。别说,他年龄虽不大,却少年老成,胸有谋略,后面又有精明的太后和聪慧的皇后的辅佐,因此很快就稳定了局面。

半年后,在离宇通很远、离京城更远的一座人迹罕至、风光秀美的小山上,一座不大不小的山庄初步完工,开始正式迎来了它的主人们:

跑在最前面的,是两个大约三岁的男娃,长得就像银娃娃一般,一个俊美沉静,一个俊秀活泼;就跟在后面的,是一对年轻夫妇,男的俊美邪魅,气度不凡,怀里抱着一个娇憨活泼的女娃,大概有一岁多,左手抓着一个鸡腿,右手一个鸭脖,正左右开弓,吃得不亦乐乎;而女的娇美动人,手里也抱着一个女娃,看起来稍小一点,却更为精致秀美,睫毛长长的,手里拿着一个画书,正撒娇让娘亲给她讲故事呢。

自然,他们的身后,还跟了一些仆从,以及好些辆马车。

快走到大门后的时候,女子开口叫到:“王爷,妾身抱不动了!”

“来,给我吧。”男子说着,回身把小女儿也接到手里,同时逗她道:“柔柔,给爹爹和姐姐讲故事好不好?”

“好,从前有一个王爷,脸冷得像冰块,人冷得像冰山;可是后来,他遇到了一个小姐,长得不算很美,可是很爱吃,很可爱;于是,王爷就娶她做了王妃,后来,后来,我忘了!”柔柔抓抓鬓发,害羞地把头偎进爹爹的怀里去。

“后来呀,他们生了两个儿子,又生了两个女儿——就是咱们和哥哥,对不对?”在一旁终于啃完鸡腿的悠悠转过脸来,一边舔手指,一边笑呵呵地说。

“对,对。”柔柔乐得小脸笑开了花。

“那这个故事叫什么名字啊?”端木篁意味深长地回头看了采花的妻子一眼,而后又回头逗女儿。

“《冷面邪王与吃货王妃》。”两个小女娃异口同声、奶声奶气地说。

“噗……”端木篁终于笑喷了,过了好一会才摇着头,大声叹道:“唉,我总算知道你们的娘为什么给你们起名叫悠悠、柔柔,而给你们的哥哥起名叫展和扬,原来,是斩羊有肉啊!”

“嘻嘻,这笨蛋原来才明白啊!”远处的美珠偷笑着,把几朵槐花塞到了口中,“嗯,这山里的槐花就是香,等安顿好以后,就让她们蒸点槐花,再包点槐花饺子吧!”

——全文完——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漓宫挽歌·药引皇妃(出版)漓宫挽歌·药引皇妃(出版)吉祥夜|古言当今圣上病危,急需童男童女各一千名作为药引,与丹砂一起同焚丹炉,以炼制灵丹妙药...... 作为药引童女的殷雪漓一进宫便……。殷雪漓遂被打入天牢。 而当她再一次跪在皇上驾前,始发现,竟然就是他...... ☆★★☆ 殷雪漓:权利巅峰,世事纷纭,谁爱我最深,我又伤谁最重? 殷雪翼:漓儿,原谅我颠倒红尘,你可知我一肩担了爱,一肩担了恨...... 轩辕夜:漓儿,黑暗中你我能走多远?纵然爱得辛苦,却也幸福...... 司宸墨:漓儿,满目山河,江山瑰丽,若我失去所有,是否还能拥有你?...... 吉祥的古代文将会是一个系列:歌三阙 第一阙:《漓宫挽歌:药引皇妃》(已完结) 第二阙:《前世离歌:克夫新娘》(完结) 第三阙:《雪銮清歌:王妃吉祥》(完结) 吉祥群:39317029喜欢吉祥文的朋友加,敲门砖,故事人物。
  • 夫君你被休了夫君你被休了轻舞|古言有谁比她更倒霉的?新婚夜竟惨遭独守空房。听说她的夫君可是个绝色美男哦,为了一窥真假,她偷上房梁,却不想竟遇到一个奇怪的男人。“你放心吧,我不会歧视你的。”咦,奇怪,为什么她明明是好意安慰,美男子的脸色却越来越臭了?
  • 双凤孽·姐妹乱后宫(大结局)双凤孽·姐妹乱后宫(大结局)sxcztj103sxw|古言美丽可爱的穿越侠女,风流倜傥的少年天子,谁比谁聪明?谁能玩过谁? 我没有一个好爹关我什么事,干吗都冲着我来,好吧,看咱们谁先哭。没有你关照,我一样衣食无忧。 宫里没感觉,那就出宫喽,我有才貌双全的好姐妹助阵,有一身绝世武功天下无双,谁能抢过我? 智慧无双的绝代丫鬟,玩世不恭的丞相大人,又有怎样的奇妙姻缘? 你身边佳丽无数又怎样?我好歹也是凤耀三大才女之首。不管不管,我就是嫁定了,我要风风光光的嫁进丞相府,我要让你们心服口服。 来吧,本姑娘不怕! (这里说一个VIP收费的问题。很早就加V了,收费一直以来也很担心,担心被亲骂。大概不是作者很难体会到自己两个月来码字的辛苦,经常写字写到深夜。现在开学了,需要抽出时间来写作,就更困难了。不知不觉都已发表了30多万字了。 希望亲们能理解。只是几分钱的问题,却是对我的极大的鼓励! 如果亲们能继续关注《双凤孽·姐妹乱后宫》,因为里面有最纯真的友谊和好看的后宫故事都是我用心码出来的。希望你们能继续支持我。如果因为收费问题,你不愿意再支持我,也没有关系,但请不要放弃收藏,解禁以后还可以看。感谢亲们的关注!) 这是编辑说的啊。茶想讲明一点,宫斗嘛,茶不是很在行,所以还是轻松一点的为主的
  • 漠上烟罗漠上烟罗花向皖|古言他说:“你必须成为我的妻子,我才能为你救他。”她说:“若有来世,我仍愿死在你的剑下,带着你的余温,和我的长发。”她是医者,也是刺客,为了救好友,甘心嫁他,失身失心。他是异国王族,虽深爱她,却因不同民族,注定与她为敌!一场国仇家恨,一段儿女情长,一段大漠传奇!
  • 嫡女谋之一品商女嫡女谋之一品商女凤琳琳|古言本文一对一,男强女强,男女主身心干净。 【穿越+宅斗++宠文+女强】喜欢请收藏! 潘岳,字安仁,俗称潘安,中国十大美男之首,少年是就显露文学天赋,被乡里称为神童… 这样一个美男,就算看一眼也是好的,可是他却被女主嫌弃了~ 初次相遇,他十二,她十岁,然后是晴天霹雳,订婚! 被雷的里焦外嫩的,这么小的孩子,竟然就订婚,真是天理不容啊! 因着婚事,庶妹陷害,姨娘动杀心,当她是好欺负的吗? 她只是想享受这一世难得的清闲,这也不可以吗? 既然如此,那就别怪她了,惩庶妹,斗姨娘,其乐无穷! 女扮男装,遇强盗?还不知道是谁劫谁! 她就不相信她这个现代的特工,混不过这个古人!
  • 天团皇妃驾到:朕的皇后太刁蛮天团皇妃驾到:朕的皇后太刁蛮孤魂冥渡|古言江湖传言武林盟主家的女儿南宫瑾儿精通诗词,貌美如花。 江湖传言谁若娶了南宫瑾儿,南宫老爷就将武林盟主之位让给他。 可是江湖还传言,南宫瑾儿曾说,将来会娶上一房美相公和数房夫妾。 虽然这些只是传言,却足以让世上的男人闻南宫瑾儿而丧胆,若娶了她那不就意味着以后会……去你的貌美如花,头上的帽子可要紧,千万不能让它变成绿色的。 可是这世上就是有些不怕死的,而这些人中还有个是高高在上的九五之尊,当今的皇帝,他胁迫南宫老爷娶了南宫瑾儿,还立她为了皇后。 只是为什么这个皇后行为如此乖张,就连皇帝都不放在眼里?
  • 妖王抢妃:废材魂师要逆天妖王抢妃:废材魂师要逆天葵九|古言她是一名异能者,拥有杀伤力极强的雷电,却落到被人解剖做实验的地步!一场爆炸,她成为逐月皇朝的“天才”。十年没有长进,痴痴傻傻,分家小姐处处刁难,皇宫的凶杀谜案……竟然全都将凶手指向她!她,该如何在这个帝国立足? 一次意外激发魂力,她不再是软柿子。金尊魂师?NO,NO,NO,她是九星元素师!浑身雷光,所向无敌,御兽斗智,不在话下! 谁知半路杀出了一个妖孽美男硬要立她为妃,靠,赶紧跑啊!美男奸笑:跑不过我,就从了我吧。某腹黑女瞥眉:早告诉你了,本姑娘不是你的菜!某男妖孽一笑:我的小名就叫菜菜。某女一听,晕阙过去…… 【读者群:﹏葵花殿堂°548738502;微信公众号:kuiqi77】
  • 我家徒儿萌萌哒我家徒儿萌萌哒竹归|古言一朝穿越在乱葬岗,却被一身白衣的‘某鬼’吓晕,钱馍馍表示好忧伤。生活所迫当了妖孽美男的贴身丫鬟。可是,为甚美男这么暴力?好不容易拜得一良家男子为师,可是,这个师父……以前的以前,钱馍馍总想着如何把自家师父拐到手,后来的后来,钱馍馍总是目含热泪,仰天长啸:“师父,你为老不尊。”
  • 与君歌:倾定天下与君歌:倾定天下沫之离|古言那是昔日的俊朗将军,追随她不离不弃,却始终进不了她的心。那是爱演戏的狡猾狐狸,有着深邃若海的眸子和温暖的手心,融化了她所有的执念。楚北捷对她道:姑娘,我当真比不上他?她摇摇头,不知该如何解释。兰辉夜对她笑的浅浅,倾儿,我这一生不过只爱过一人,你以为那是谁?
  • 皇后大翻身:凤凰劫皇后大翻身:凤凰劫孤魂冥渡|古言本该是足不出户养尊处优的千金小姐,命运的驱使曾一度堕入风尘,女扮男装逃离了火坑又落入叛军的军营成了一名微不足道的小兵。终于等到苦尽甘来,就在她即将要登上皇后的宝座之时却遭人掳走。 眼睁睁的看着爱人惨死后,她沦为他的阶下之囚,成为了这皇宫中最卑贱的宫女,今生的命运她还能够改变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