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297章 真正的重生

“你这个女人,本王给你自由你不要,非要这么可怜兮兮的活着吗?”墨北王爷背对着云舒,连看都不愿意看她一眼。

“王爷,一日夫妻百日恩,念在我们夫妻一场,念在我照顾过你的那些时日,让我继续留在你的身边好吗?”云舒苦苦的哀求道。

“本王实在不想再跟你纠缠不清了,我要娶的人从头至尾都不是你,我再说一遍,我要娶纳兰沉浮为妻!”

云舒自小骨子里就有一股傲气,一直以来都是众人追捧的对象,什么时候纳兰沉浮取代了她的位置,她哪里能够忍受在纳兰沉浮面前受这种耻辱,加上刚回来看到纳兰沉浮对家里做的这一切,云舒心里恨极了沉浮。

“好啊,你们不仁也休怪我不义!”云舒边说边掏出藏在衣服里的匕首对着纳兰沉浮使劲的刺去。

说时迟那时快,匕尖眼看着就要插入沉浮的后背,突然王爷一个转身护住了她并伸出手掌将纳兰云舒推开,自己被匕首所伤,幸亏反应及时,只是受了点皮外伤并无大碍。

“纳兰云舒,本王给你机会只是休了你还你自由,本是仁至义尽,可你居然不知好歹反过来对沉浮下毒手,你是要自毁你那无比清高的名声吗?”墨北王爷冷笑着说。

“纳兰沉浮,你给我听着,你毁了我的家,现在还想尽法子羞辱我,看我这样你的心里很是得意吧?我不会让你得逞的,我死都不会放过你。”说完云舒拾起掉在地上的匕首自尽而亡。

沉浮想阻止可是太晚了,她是一直恨着这个妹妹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当她真的死了,她的心里却像是空了一块难受的厉害。一切都发生的太突然,墨北王爷看着此刻的沉浮,安慰她说道:“罢了,她做了那么多伤天害理的事,现在活着也是苟且偷生,现在这样反而解脱了,你就看开点吧。”

“她对我做过那么残忍的事,我以为我恨她入骨,这一世我活着就是为了报复她,可是现在她走了,我的心里却空荡荡的,不知一直以来机关算尽是为了什么,要说她良心被狗吃了,我自己恐怕也是丧心病狂好不到哪去吧!”沉浮的眼睛里失去了往日的光彩。

“我知道一直以来你都活的很累,我是真心心疼你,所以才一直在背后保护你。你的心事太多我本不想过问,只想护你周全。可是事到如今事情发展成这个样子,你还想继续下去吗?如果你相信我,就把自己交给我,什么都不要想,我会娶你为妻,待你生下腹中胎儿,我们一起隐居山林过神仙眷侣般的生活,你愿意吗?”墨北王爷拥住沉浮。

沉浮抬头看向王爷,一脸茫然:“花洛,这样的我,你真的能接受吗?”

“本王爱的是你的人,无论你做过些什么,我都不在乎,过去的都过去了,只要你愿意,我们就远离这一切开始过新的生活,我定会予你幸福。”

沉浮感觉到原本空了一块的心在这时候都充满了,天空一下子变得晴朗,或许这才是真正的重生!

(全文完)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悍妇重生之宰相狠嚣张悍妇重生之宰相狠嚣张南柯一椽|古言传闻工部侍郎秦家的二小姐,恶毒泼辣,目无尊长。 ——嫡母听了微微一笑,笑得嘲讽。 听闻她嚣张跋扈,冷血无情。 ——嫡女听了欲言又止,一副顾念手足的善良模样。 据说她不讲道理,横行无忌, ——庶女听了频频点头,横眉控诉。 耳闻她无才无品无德无良。 ——嫡子听了双眉倒竖,以她为耻。 听说她…… ——秦侍郎拂袖而走,我秦家没有此人! 谣言猛于虎,本是一个风姿不凡,飘然若仙的女子竟令世人曲解如此,顺理成章,她出众容貌遭人妒,被毁容;惊世才情惹人忌,被断手;豁出性命讨公道,落到一个被家族遗弃,被世人唾弃的境地,只得到两字:活该! 可怜秦家二小姐,受不了命运的不公,投井自尽,弄死了自己,因缘际会,穿来了秦臻容,壳子还是那个壳子,里子却不是那个里子了! 有些话说出了口,就不是那么容易收得回咯,不弄得你鸡飞狗跳,尖声高叫,怎么配得上各位苦苦在外散播的美名,怎么能全方位立体式向诸位诠释纨绔二字。 琴棋书画看不懂,德言工容皆为空,坑蒙拐骗样样通,百无一用纨绔女,世人皆笑,嘲笑,耻笑,轻蔑地笑。秦臻容淡淡一笑,依旧纨绔到底,纨绔出高度深度新天地,在众人讶异中破旧例,登朝堂,立功业,成为大齐开国以来第一位女官,并且官运亨通,前程锦绣,无人可挡。 秦臻容混得风生水起,谁想背后中箭,政敌暗算,被逼成亲誓要将她赶出朝堂,本该如花的夫君,竟变作了京城第一废少!京城废少封忻平,世人鄙视,卖国求荣,不知廉耻,除了好事,什么都干。 是可忍孰不可忍,废少是吧,要你变阉鸡! 小剪刀已经备好,只待废少,废少却摇身一变,丰神俊朗,绝美无双,还捧着一颗真心,将今生许她。 她,她下不了手了。罢了罢了,既然你不嫌弃我貌丑断手,就这样过吧。 怎么,还有事? 啊,你有血海深仇? 秦臻容剔剔牙,淡淡道,恩恩,知道了,知道了,不要靠过来,一辈子那么长,帮你就是。不用不好意思,更不用以身相许! 风云变幻朝堂,诡异难测世间,且看纨绔女子如何一步步走向权力巅峰,逆天下,创传奇! 女主成长文,本文一对一,欢迎入坑~
  • 爬上墙头当红杏爬上墙头当红杏裝無才|古言【全文三十万字,半价促销,某才首度尝试架空历史类小说,决定颠覆女尊架空潮流,走男强女弱风,轻松爆笑之余,来点温馨小浪漫,将言情俗套剧情演绎得另类绝伦!】 ★-----☆-----★ 某花蓬头垢面、满身淤泥、头顶大肿包,非常狼狈地出现在段萧竹面前,杏眼泛着层层委屈的晶莹。 “头儿,你说他家戒备森严、机关重重,不可打草惊蛇,取地下之道才是明智之选,于是我非常听话地照办了。” “然后呢?” “可你没说他家地底下都是花岗石啊!” “…” ☆ 某花衣衫不整、发丝凌乱、手持两块大小不一的石块出现在段萧竹面前,杏眼瞪圆,始终维持高度紧张状态。 “头儿,你说他武功盖世、出手不凡,如若撞见,不可轻举妄动,吞下「矣漓」便可假死一时辰,于是我再次非常听话地照办了。” “然后呢?” “可你没说他还留有一狠招--关、门、放、狗!” “…” ☆ 某花裹紧夜行衣,鼻间系个歪斜的蝴蝶结,此时很没形象地挂在后墙上蠕动着,并未发现身后多了一道身影。 “墙太高了?” “废话,没看见我翻得这么辛苦吗?真是的,没事把墙砌这么高干嘛,难不成他怕他家娘子红杏出墙?” “…” “我看八成就是,他那么残忍、那么腹黑、又那么变态,娘子红杏出墙是迟早的事!” “残忍?腹黑?变态?” “不止不止,还有冷血、心机重、语障、面瘫等等等等。” “…” “兄台,改天再聊,我得赶紧溜了,要是被他抓到,我又得被残害了。噢,对了,你看我这一直都回不了头,也瞧不见你长相,敢问兄台大名,明儿个好找你。” “乔楚翎!” “啪!”地上腾起一层朦胧的灰尘,它们在这种充满杀气的氛围里活跃地蹿上蹿下,有点太过明显的幸灾乐祸吧? ☆ “你们谁打得过…他,我白花花就嫁给谁!”某花抬手指向靠在圆柱上一脸悠闲的北漠,摆出一副等着看好戏的架势,杏眼贼溜溜地与台下人海中的某个黑影传递着暗号。 “要是没人打得过我呢?”北漠凤眼一眯,嘴角扬起一丝戏虐。 “谁赢我就嫁谁呗!”最好来个全败俱伤,这样我就可以趁乱逃跑了。 ☆ “花儿,你终于可以嫁人了!” “爹,我不要嫁!” “啊?为何?这不是你自己定的规矩么?谁赢你嫁谁!我看这女婿挺好的,又有银子又有气魄,武功又高,最重要的啊,就是肯为你拼死拼活。” “他这么拼是为了把我娶回去好天天把我吊起来抽,不给饭吃,不给床睡,好活活虐死我然后站在一边叉腰仰天大笑…爹,你忍心看你女儿被那种禽兽不如的家伙残害致死吗?” “…可是…” “别可是了,他娶我绝对没安好心,所以我决定了,我要游走江湖,远离那个谁谁谁,然后寻找我的亲亲良人!”杏眼泛着桃心。 “…岳父,这婚事我已经打理好了,今晚便可成亲。” 某花顿感背脊一阵凉风袭过。 ☆ 成亲当晚,某花挂在高墙上泪洒成亲豪言壮志。 “士可杀不可辱,我白花花定要爬上墙头当红杏!” “拿着。” “什么?” “红杏!” “干嘛?” “让你爬上墙头当红杏!” “…” ★-----☆-----★ 欲知这株红杏后事如何,莫急莫急,待某才慢慢道来,若卿看后嘴角轻扬,不妨行个方便,来个【推荐】+【收藏】+【留言】一步到位! 【推荐一些精品】 《冷凝眉》: 《孽世情殇》: 《绝爱冷妃》: 《蛇姬娃娃》: 《相公不嫌多》: 《玩 弄》:(很好看的现代都市虐文,某才一直在追!) 【顺便推荐一下某才的完结拙作】 现代都市虐恋文《霸夺》: 搞笑乌龙穿越文《淳于芷水惹世乱》: 【某才的交流群:92968809】
  • 神偷国舅不安乐神偷国舅不安乐冬天里的雪|古言吃喝嫖赌抽,坑蒙拐骗偷。 当鼎鼎大名的怪盗‘一枝花’阴错阳差的成为历史上臭名昭著的二世祖——庞昱,看她如何戏众男,玩朝堂,乱江湖! 她忙时,鱼肉百姓,强抢民男;闲时,自偷自乐,屡破奇案。 她既不求功名利禄,也不愿报效国家,一心只想把二世祖的威名传遍大江南北,力争做到“国舅出游行人避,一声安乐止儿啼。” 片段一 卧房内,某男正打算沐浴,欲借此洗去连日来的风尘。可他刚褪下官袍,外面突然一阵鸡飞狗跳。只见某女风风火火的闯进屋内,跑得是上气不接下气。她先奔到桌旁倒了杯凉茶,一饮而尽,随后注意到身着白色里衣的某男,嘿嘿一笑,反客为主:“不必管我,你继续,继续哈。”末了,某女还不忘做个请的手势,宛若她才是这个房间的主人。 “不知小侯爷深夜来访所为何事?”某男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礼,但话中却隐隐透着一丝不悦。 “你先洗,待你沐浴更衣完毕,本侯再与你详谈。”尽管某女嘴上说的一本正经,可整个人却如老僧坐定一般,丝毫没有避嫌之意。 “下官不敢劳小侯爷大驾,倘若小侯爷有要事相商,下官定全力配合。”某男的眼皮抖了抖,试图尽快赶走这尊不请自来的“大神”。 “无碍,此事需从长计议,不急于一时。何况,大家同为男人,即便你洗,我在一旁看着,又有何不妥?”某女目光如炬,脸不红耳不热的说着大言不惭的话。 不顾某男抽搐的嘴角,某女随手添了一杯茶,翘着二郎腿,坐等她的美男沐浴图。。。。。。 片段二 宫门外。 “你是谁,为何堵住本王的去路?”某男挑了挑眉,狐疑地打量着挡在他面前的瘦小男子。 “本侯乃当朝国舅,奉命迎契丹太子入宫,得罪之处,望太子见谅。”某女微微施礼,一番话下来是不卑不亢。然而,她那低垂的眼眸却闪过一丝狡黠,稍纵即逝。 出于礼节,某男客气的回了句:“侯爷言重了。” 某女睁着一双炯炯有神的大眼睛,盯着男子那堪比雕塑一样完美的伟岸身材,咽了咽口水,信口胡诌道:“启禀太子,我大宋素来有一规矩,但凡出入宫门的异邦人,必须经专人搜身后,方可入内。” “哦,这本王倒是头一次听闻。”某男单手托着下巴,饶有兴味的勾起嘴角。 “我大宋规章制度繁多,并经常增减,难怪太子不知。”某女淡淡一笑,竟堂而皇之的说:“考虑到太子的尊贵身份,恐侍卫有所不周。搜身由本侯亲自执行,以示我大宋对契丹的诚意。” 推荐自己滴文 《重生之绝世无双》(1V1已完结) 特别注意: 1.学术严谨,尊重历史者慎入,免得误伤你纯洁的心灵,本文仅是一篇为繁忙生活中博取一笑轻松的YY文。 2.本文天雷,女扮男装,秉承‘YY无极限,WS无下限’的原则,进场请自带避雷针; 3.此文的口号是“破案,美男,搞怪,一个都不能少!”(男女主干净,可以放心跳坑)当然,收藏也是必不可少滴,(*^__^*)嘻嘻……
  • 一品悍妃之皇上请滚一品悍妃之皇上请滚狐狸美人|古言她记得母亲说过,男人的爱是最飘渺的。她以前就爱过一个叫王生的男人,那个男人对她又柔又怜,可最后知道她是妖后竟然就要杀了她…… 她说:“红妆,你可千万不能轻易把心交出去!” 红烛乱,芙蓉帐,那个大雨漂泊的夜晚,她就守在婚房外,听着屋内鸳鸯倒凤,心麻木了。 他说:“你去选秀,我娶丞相之女,万事自有担待。” 野心的前朝太子,篡位将军之子还不够,欲要复国谋天下。 她初进宫,天子翩若惊鸿,他说:“你笑,我为你坐拥江山,你哭,我为你倾尽性命。” 烽火戏诸侯,他宠她捧上了天,可偏偏有人言:皇后非女儿身,天子榻侧竟然同又欠,究竟被胁迫还是示威天子…… 深宫,一段段阴谋在黑夜的掩护下进行,江山美人,他与他如何选,他与她又如何选。 冥冥之中,红妆似乎又见到那日的穆青为博她一笑,亲自点燃烽火台,她笑! 忽又听宫人喊:“不好啦!镇南王造反了!”
  • 娘子,我们洞房吧娘子,我们洞房吧言微微|古言话说,师者,传道授业解惑也。 话说,妻者,做牛做马暖床也。 话说,两者合二为一,天地万物化为灰烬也。 明着:一张纯真的脸,无辜的眼神,哝软的声声呼唤:老师, 背着,狂野肆意,将她一次次扑倒在床榻之上,攻身掠心 他是皇上,九五之尊,有着征霸天下的野心,十年隐忍,终成极品妖孽 她是帝师,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绝艳无比才气纵横,手中权势滔天又擅阴谋诡计。 一朝毒酒误了性命,再醒来,她不再是她。 他为救她,生死悬于一线,她动了情,动了心,为他甘愿入后宫。 偏偏,烟花烂漫春花灿烂,她含笑而对,他温文而笑,手中却是一把染血的刀。 他决然追来,立于她前:“放开,除非朕死。” 她挥剑而下,鲜血凄艳若梅,龙袍染血,自此之后再无瓜葛。 笑问一句,江山与美人,孰轻孰重?
  • 孤女宅斗手札孤女宅斗手札公子缎|古言被大房算计产业,被三房算计嫁妆,被王爷看上,被太后嫌弃:这是青蕴出嫁前。被小妾使绊子,被宫里人来回折腾,被丈夫宠上了天:这是青蕴出嫁后。孤女——王妃——国夫人,这是青蕴的一生。
  • 王爷霸情王爷霸情淇儿|古言她是现代冷血杀手,无心无性,以傀儡之姿在暗无天日的深渊中无尽畅游。当生命中第一缕阳光映射进她的心,还没来得及体认何为情爱,他就被死神招了去。随即,她又在墓地被莫名的力量带到古代,行穿越之实,在这里,她不再是杀手,而是女人,一个普普通通的女人。以为,这会是她生命的转折,不意,逃脱了禁锢的她又一次被命运的枷锁套牢,这一次,她不是冷情杀手,而是他的玩物 推荐新文:《王爷囚妾》同为王爷系列,给亲全新的视角,与众不同的故事。
  • 一品御厨:厨梦奇缘一品御厨:厨梦奇缘奚沫|古言【已完结】五夜缠绵悱恻的梦。一朝穿越陌生的时空,竟然发现未婚先孕?这到底是谁的孩子?偶然机会,学得一手好厨艺,带着刚出生的宝宝开了一间酒楼,成了人人羡慕的老板娘。可是好景不长,喜欢游山玩的她,哪里有热闹都有她的份。这不,京城美食大赛即将开始,她决定前去参赛。而她与宝宝的奇妙之旅才刚刚拉开帷幕。
  • 重生嫡妻斗宅门重生嫡妻斗宅门失落的喧嚣|古言(本文宅斗家斗,种田,复仇,弃妇重生) 前世她太过信任他人,被一直以来的好妹妹和夫君连手欺骗,她的好妹妹不仅早就和她的夫君苟合,她以为亲生的孩子也是他们的孽种。 “好姐姐,该喝药了,好好上路,以后我会好好照顾夫君还有宁儿,下一辈子别这么傻了!” 缠绵病榻之际,她才知道。 她伤心欲绝,却换来妹妹冷声嘲讽: “像你这样的木头,软弱无能,夫君怎么会喜欢!夫君一直以来爱的是我,不过是看你可怜才瞒着你,只有我才配站在夫君身边,忘了告诉你宁儿也是我和相公的孩子,你当初生的孩子早就死了。” 她不相信,她的好妹妹却告诉她: “夫君已经答应娶我为继室,你不是听到了?我们一家三口终于在一起了。” “不——” 怨恨不甘,沦为孤魂她方才知道自己的好妹妹是所谓的穿越庶女,还带着空间法宝。 她本以为自己会一直这样下去,没想到一夜之间她重生为了产后死去的宁王王妃,发现自己也拥有了空间法宝,只是这重生的身体才刚死就有人来打她的娃,惦记她的老公! 跟她一样的命苦,岂有此理,孰可忍,孰不可忍! 而她的庶妹此时已经成了“前夫”的继室,温柔和善,人人称颂,前生的自己却已成了不识大体、心肠狠毒的前妻! 欺负死人不会说话? 看她如何撕下那对“璧人”伪善的面纱!如何斗倒小三。 不是只有穿越女才能混得风声水起,本土女也一样可以!
  • 农家懒妻农家懒妻风紫凝|古言简介; 穿越?村姑? 本以为一切都已经结束,却没有想到自己还能再次睁开眼睛,还面对另一个人的人生,懒得生虫泼辣彪悍是她的代名词,相公一枚却是最熟悉的陌生人,小豆丁一颗,跟留守儿童无异,婆婆拿她当贼防,这样的人生是怎样的‘精彩’。 家徒四壁的屋子,摇摇欲坠的桌子,外面下大雨,里面下小雨的茅草屋顶,真想双眼一闭永不再醒来。 愿望是美好的,现实是骨感的,既然死不了那就好好活,吃饱穿暖是首要,良田千亩是必要,相公可要可不要,只是为什么这个男人身上总有让她一探究竟的神秘感?还有他为毛总是望自己身边凑? 这是一个穿越女和一个不平凡相公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