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404章 我愿为你,飞蛾扑火81

可能是乔洵因为惊讶而显得面部表情太过丰富了些,以至箫晋墨看着不禁发笑,笑过之后,又把户口簿小心翼翼的摆放到她柔软的手心,而后连同她的手还有小小的本子,一齐被他握住,沉声:“是你的。”

“……我……我的?”

乔洵结巴,直接反应无能的愣看着面前的男人:“你偷的?”

“当然是你父母给我的,我上哪儿偷去?”箫晋墨略无语。

“那你刚刚什么表情?害我还以为我父母给你难堪了。”乔洵忽而灿笑,跪坐在沙发上,尤为珍惜的翻看着那个小本。

她本来以为,这个东西得她自己回到穗城后,亲口向父亲索取,她甚至都做好了心理准备,该怎样用迂回战术跟父亲商谈。

现在倒好,都省了她再费心思。

乔洵反身看旁边的男人,用眼神示意他往下说,而他则是挠了挠眼皮,坦言:“我站在你父亲面前,足足被他训了四个钟。他嫌弃我绯闻太多,嫌弃B市太远,不愿让你远嫁,怪我让你未婚先孕,斥我让你伤痕累累。他觉得我没有担当,求婚还要一个女人来主动开口。”

“你知道吗,即便这些年在商界中游转,我懂得无数谈判技巧,在那个过程中,我却始终说不出一句话为自己辩解。”

“跟你父母见面,是我早在你出院的时候,请求乔谦从中穿线。我甚至做好了心理准备,如果一次不成功,那就两次,如果两次不行,那就三次。”

“我要娶你,得光明正大,更得征求过你父母的意见,我是个男人,不可能所有的事都让你来当头。我找你父亲,想要祈求他的原谅和信任,也想在他面前承诺,以后的年月,我都不会再放开你的手。”

“他训我时是从头到脚都不顺眼,就我这张脸,也是让他火冒三丈,说生来就是爱招惹桃花的。可是……”

箫晋墨说到这里,顿住了声,笑弧飞扬:“我没想到,最后他却是满脸怒容却又郑重无比的把户口簿交给了我。还有你母亲,一直在给我说好话。”

“乔洵,你的家里人全都那么好,这让我更加自行惭秽。如果你父亲再多刁难我几次,或许我心里还会好受些,毕竟,之前的我太混蛋……”

乔洵抬手,捂住他的唇,翻身坐到他的大腿:“以后好好待我不就行了。”

就着那样的姿势,箫晋墨性感温热的唇,轻轻触了触她的掌心,无比认真的神色盯着乔洵,喃声:“我会的。”

她轻咳了声:“那个……我想回趟穗城。”

箫晋墨微微凝眸:“什么?”

“我之前走的时候,什么都没交代,得回去把属于我的工作好好整理下,哪怕要辞职,也得交接好。”

箫晋墨点头:“那你等我两天,我跟你一起走。”

“那你公司怎么办?”

“都已经移交的差不多了,趁着我爸现在还管得动公司,我想趁这机会,出国接受治疗,乔乔,你陪我,好吗?”

箫晋墨执起她的手,眸中带着恳求。

乔洵微笑:“当然。那我这次回去就跟领导辞职,不过,在出去之前,我们得先把结婚证领了。婚礼什么的,你欠着,等哪天我们回来了,再好好补给我。”

箫晋墨甚为满足,满腔的情绪,在那一刻,竟无言以表。

之后的一天,乔洵随着箫晋墨去了箫家,见过他的父母,并且表明了他们的计划。箫仲航自是万分支持,面对乔洵的时候,即便话不多,但眸中全是感激。

乔洵第一次见箫夫人,那个即便在病中却依然得体分明的妇人,以着慈爱的母性,将她纳入怀中,口齿不清的跟她道着谢谢。

乔洵不免感动,她觉得,他们没必要跟她道谢。爱上箫晋墨,决定跟他携手与共,是她自己选择的人生路,她不觉得辛苦,也不可能是布施,没有他,她的生命,也会失了色彩。

他们之间,是彼此的需求,谁离了谁,都会变得不完整。

乔洵的意思,是跟箫晋墨在B市把结婚证给领了,可箫晋墨的意思,却是要随着她过去穗城领证。

其实在哪都无所谓,最重要的是,他们在一起,再不分离。风风雨雨的路上,有你有我,总不会再孤单。

回到穗城后的乔洵,第二天就去了电视台,台里的领导在最初的训话之后,见乔洵认错态度乖顺无比,也无法再道出更多的话。

她去上班,箫晋墨就呆在她锦尚华庭的公寓里边消遣时光。期间,乔洵见过回到穗城的纪唯宁,看着她满脸春光,幸福含笑的容颜,忍不住就憧憬起了自己的未来。

她跟箫晋墨去领了证,没有知会任何好友,悄无声息的。在这之前,他们都跟双方父母表态过,先领证,择期再筹备婚礼,两个人都走到了这个阶段,长辈们自然没再有任何意见。

问过好姐妹纪唯宁的婚期后,乔洵才让箫晋墨去定出国机票。自己的父母有哥哥乔谦照顾,对乔洵来说,此番没有归期的行程,唯一惦挂的就是纪唯宁。

婚礼上她作为姐妹团中的一员,近距离的目睹了徐暮川与纪唯宁这对苦尽甘来,幸福美满的每一个画面。

或许是被当时的氛围感染,她止不住有些微微伤感,不知道何时,她跟箫晋墨也可以拥有这样一场完美的婚礼。

纪唯宁的婚期定下来的时候,乔洵问箫晋墨,要不要一起参加。

箫晋墨说不去了。

乔洵不解,依他跟徐暮川的关系,这场婚礼他没有不参加的理由。

哪知,他却笑声洋洋,玩味出声:“我能去么?万一在席上喝些酒,万一在席上发了作,那多给人丢脸?是不?我也得防着,不能让我岳父岳母知道这回事,要不然,到手的老婆飞了怎么办?”

这样的话,乔洵一贯是不爱听的。

可是不知为何,此刻看着他带着淡淡玩味的笑,不甚在意的揭着自己的短,她忽然觉得有哪里不一样了。

乔洵想了许久,才想明白,原来,是他的心态不一样了。

以前他说那样的话时,是颓废的,是没有神采的,而现在,他的眸色已然光彩渐起,犹如那时候她初识他时,风光无限。

对那些过去,他不再忌讳不再谈及色变,他已经能够淡定的,拿这个事情跟她开玩笑。乔洵暗自欣喜,对于箫晋墨来说,这又是一个进步,而对于她来说,便是更明朗的希望。

临走之前,乔洵把纪唯宁约了出来,告诉她自己即将要出国的打算,也连带着把她跟箫晋墨之间的事情说了出来。

一直想说却又未说出来的话,在阿宁面前悉数倾诉,是前所未有的轻松,说到底,她还是想要得到阿宁的支持。

并不是她自己勇气不够,一步步跟着箫晋墨走到如今,再没有什么会阻拦她继续往前的脚步。告诉阿宁,或许只是想着,在未来没有确切方向的日子里,她还能找到一个人来指点迷津。

阿宁怀了孕,或许是怕触及到她曾经的伤,问起孩子的情况,她只是三言两句带过,不愿深谈。可即便她再怎样注意,她那双亮晶晶的眸子里,满是母性的光辉,以及她行走间下意识对腹部的保护,还是没有逃开乔洵的眼。

到底是怀过孩子的女人,即便最终没办法做成母亲,却还是对这方面的事极为敏感。心底微微扎疼,想到那个未成形却已先离去的孩子,她至今还是酸楚往上灌着。

孩子这个话题,是她和箫晋墨之间唯一禁谈的。并没有刻意做约定,两人之间像是有默契,谁都不愿多提。

和箫晋墨之间,总免不了情动的时候,最近一周,两个人或多或少有了亲密互动。而箫晋墨特别的小心翼翼,甚至有时候,因为过于小心而显得紧张,总是在感觉才开始来的时候,他就倏然退离。尽管,他们在开始之前,已经做好了足够保障的措施。

三番几次后,乔洵被箫晋墨搞的也开始神经兮兮,总是不能集中精神,以至,每回都不能尽兴。

乔洵没辙,只得找了份挂历,照着自己的生理期,把安全期危险期最容易受孕期都用不同颜色的笔标了出来。箫晋墨有不安,她粗蛮的把他推到挂历前,让他看个明白,而后,挑好了时间,该做的时候尽情做。

乔洵知道,箫晋墨虽然从未说出口,可那个孩子对他来说,同样是深沉的痛。只不过他是男人,如果他表露的太多,只会牵引出她更多的伤感情绪。

两个人没有留在国内过春节,他们去往的国度叫新西兰。那里气候极好,生活悠闲,适合养身和养心,最重要的是,箫晋墨在国内军医院的主治医生帮他联系了那里的权威专家。

其实以前箫仲航也为他联系过国外的专业医院,然而,却是在所有手续都办妥,临上飞机前被截了下来。

部队的领导在箫仲航面前表示,如箫晋墨当时那样的情况,最好停留在国内治疗,组织上会为他安排最完善最先进的医疗方案。

并没有明说为何不许箫晋墨出国,然而,箫家也不是井底之蛙,何况还有同为军营将领的外家,他们也深懂,不让箫晋墨走出国门,无非是怕他在如此不稳定的情绪之下,一不小心曝露了组织的机密。

铁的纪律,无人能够违背,或许无情,却不得不从。因为,比起整个国家来说,个人得失,着实渺小。每一个走进军营的人,在他们职业初始阶段,就无比清晰的认识到这一点,并心甘情愿的服从。

箫仲航不是不懂,只是当时遇到自己孩子出了这样的事,他是明知不合规矩,也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暗自张罗。

那时候,褪去恒信执掌人的身份,褪去妻子娘家的地位,他不过是个父亲。作为父亲,他只希望他的孩子能够安好。

所幸,现在已经解了禁,因为,箫晋墨如今的情况,比起十年前,已然好了太多太多。

两个人从穗城出发,在那之前,箫仲航夫妇特意从B市赶到穗城来,为他们送行。箫仲航赶过来乔洵不意外,她意外的是,坐在轮椅上的箫夫人竟然也出现在他们面前。

所谓的天下父母心,乔洵也是在后来怀了那个孩子以后,才略有体会。

那天晚上,两家人一起聚在穗城乔家,乔洵帮着自己的母亲亲手做了一桌子菜,算是两家人提前吃的团圆饭,也算是为他们两个人践行。

之于乔家父母来说,只以为箫晋墨是要到国外去发展事业,女儿是夫唱妇随,加上乔庆生跟箫仲航以及乔谦,都是有话题的人,这顿饭,算是和乐融融。

而对于箫家父母来说,却更为百感交集。尤其是箫夫人,把一切都看在眼里,苦于表达不够清晰流利,这样的情况下,她只得在桌下,用自己尚不能完全行动自如的手,颤巍巍的握住乔洵。

尽管她用了自己所能用尽的力气,却还是握不住乔洵的手,可她的碰触以及她眸中想要表达的意思,乔洵却能够懂。

那是一个母亲,对他们这对即将要远行的孩子的祝福,以及道不尽的担忧。那样的情况下,乔洵只能无言反握住她,她用自己的方式,向这个母亲承诺,好好陪着箫晋墨,与他共同进退。

那种感觉,就好像一切尽在不言中,她们用特别的方式,默契的沟通着。

整顿饭下来,最为寡言的便是箫晋墨。自己父亲跟岳父之间的热络话题他没有兴趣参与,相比起他们的相谈甚欢,他跟乔谦的角落,略微安静。

他全程关注的,都只是自己的母亲和乔洵,这两个他此生最爱的女人,此刻的万千情绪涌动,都只为他。

而他觉得,此生能够拥有如此温暖的家,如此纯粹却刻骨的爱情,便是上天对他最大的眷顾,前路即便再如何渺茫,都不再有畏惧和冰冷。

吃到一半,乔庆生率先举杯,以长辈的身份,祝福这对新人。箫晋墨素日里不太喝酒,但岳父端起的酒杯,他不敢不喝。

乔洵知道他的身体不宜喝酒,暗暗拦住他的酒杯,想出声跟乔庆生敷衍,然,却是被箫晋墨不动声色的挡了下来,细声耳语:“一点点,没关系的。”

举杯推盏间,不知谁不小心碰翻了桌沿汤碗,碗中的汤汁悉数倒在箫夫人腿上,幸而不烫。乔洵要陪婆婆去洗手间清理,才开始动作,却看见公公箫仲航已然起身。

餐桌上不过三个年轻人,除却箫晋墨和乔洵,唯剩下乔谦。现在乔洵终于有了着落,乔妈妈的心思,总会放到乔谦身上多一点,许是因为喝了些酒,也许是因为箫家父母不在席上从而没有了顾忌,也不管乔谦乐不乐意,非逼着他明天开始相亲。

乔谦充耳不闻,乔妈妈伤心念叨,一个三十四岁的男人,每天只想着赚钱,就算不需要人嘘寒问暖,也得有个人需求吧。

乔洵被自己母亲的豪言壮语雷的里嫩外焦,偷眼瞄箫晋墨,但见他促狭微笑。

倒是乔谦,兀自淡定:“妈,你也太老土了。现在的男人,要解决个人需求,可以有很多种方式,不必非得走娶妻这条路。”

乔妈妈还想再说话,却是被乔庆生冷眼一瞪:“当着女婿的面乱说话,像样?”

父亲一斥,母亲倏然噤了声,而乔洵,却是抑制不住的爆笑开。

每对夫妻,总会有属于他们自己的相处方式,那是独一无二,无人可以模仿,比如父母的欢喜斗,也比如公公婆婆的相敬如宾。

她在憧憬,不知未来,她跟箫晋墨的婚姻生活又会是怎样的一种局面。旁边的男人似有感应,回过头来看她,轻言:“这一辈子,你都是我掌心的宝。”

乔洵明媚绽笑,喉咙深处,涌出些微酸涩。再多的财富名利,再多的甜言蜜语,皆不如这一句简洁浓缩的情话,暖暖的,裹住了她整个心房。

那些年她独身一人四处出差寻找访谈对象的日子里,穗城机场的白天夜晚,她都亲临过无数次,可却没有哪一次如今夜这般,即便天空漆黑无边,却依然觉得兴奋至极。

他们并肩而行,十指交握,他的温热,她的微凉,彼此融合,演变成了最适合的温度,温暖着彼此的人生。

他们在闸口停下脚步,不约而同的侧头,相视一笑,眼底波光流转,专注且情深,倒影的,皆是彼此眼中的他和她。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非重点爱情非重点爱情叮咛|现言一辈子也不想结婚,只想要宝宝的漂亮妈妈。一辈子也懒得结婚,高干出身的温柔爸爸。喧哗的都市之中本来是毫不相干的两个人却因为两颗小小的种子联系到了一起。她自强又独立,立志不做菟丝子。他温柔却腹黑,牢牢主宰着一切爱情好似拉力战,死撑硬磨把你待。对待爱情,他们的口号是:“谁先服软谁先死,都不服软大家一起死!”
  • 狂爱重生嚣张妻狂爱重生嚣张妻爱吃肉的肥猪|现言她是楚家大小姐,她也是京都嚣张跋扈、目中无人的第一女纨绔。 前世虽然声名狼藉,但却痴迷一人,敬重后母,怜爱继妹。 一朝梦碎,一场欺骗,让她彻底清醒。 从此,只有她算计别人的份,但……谁能告诉她,那个可怜兮兮和小粉包子一起卖萌的高贵男人,是怎么回事。! 片段一: 午后的咖啡店,宋奕望着眼前明媚贵气的女子,满心激动道:“萱儿,我爱你。” 楚萱强压下心中的恶心,刚打算说话,一个穿着西装、贵气天成的男子,正拉着一小粉包子极速跑来,嘴里还不停的叨叨:”老婆,你这是不要我俩了吗?呜呜,我可怎么活啊。“ 那萌萌的表情外加湿漉漉的眼神,和那尊贵形象半毛钱不挂边,而旁边的小粉包子一脸嫌弃看了一眼那个强制拉自己过来的男子,心想:完了,今天回家又得挨家训了。 果不其然,楚萱额际冒出三条黑线,还没使坏就被自己人拆台了咬牙切齿道:”给我滚回家去。“ 【成王败寇,人生只不过一场厮杀】 楚萱:我的男人,只能我欺负,别人靠边。 卓耀:我的老婆,是用来宠的,没有最宠,只有更宠。时光之里,山南水北,你我之间,人山人海,但是,萱儿,你只需要在原地就好,跋山涉水,踏步归来,只为伊人。 她学技能,开公司,爱儿子,护老公,瞬间完虐喳喳,殊不知,为她保驾护航的,竟是她那萌萌哒无耻的丈夫。成王败寇,看女主今生如何叱咤风云。 本文绝对宠文,男女一对一,女主嚣张坚强,男主腹黑萌萌哒,外加萌宝和腹黑宝。没事虐虐渣渣,秀秀恩爱,别名《妻奴一蹴而就》记。
  • 冷情总裁的小妻子冷情总裁的小妻子浅夏漓玥|现言路阳和王逸是无话不谈,从小到大的好朋友,曾经的他们是这样的:在一个寒冷的夜晚,离别前夕,他把她拥在怀里,帮她取暖,那时并没有其他的想法。也没有尴尬,只有温暖围绕着彼此。他们的感情也许是介于友情之上恋人未满的那种,只是时间不对吧。所以才会变成了从最亲密到最熟悉的陌生人。 片断:王逸:“你出去几年怎么变得更小了呢,怎么不往性感方向发展啊。” 路阳白了他一眼:“我知道你们男人就喜欢那种大波浪胸也大的女人。啧啧。” 王逸看着她那嫌弃他的样:“这是常识好不,就像你看到帅哥跟丑男是两种心情是一样的好不,我们男人会这样,你们女人也是一样的,谁也别说谁。” “哼”拽过那个公仔就要走。王逸抓她回来拥抱了下说:“明天一路顺风,要好好的。” 可是因为误会,他们成了这样: 王逸:“小阳,你怎么变成了这样?你知道这是一个生命吗?你怎么那么恶毒,以前那个坦率、纯真的小阳哪去了?” 路阳听到他的质问,心里有什么声音慢慢裂了,可是她还是想解释:“不是这样的,这是个意外,是她自己放掉我的手的。我没有想伤害…”路阳慌乱的解释着。 “够了,没想到你现在连敢作敢当的勇气也没了,那我问你,这两个人是怎么回事,你怎么能用下三滥的手段对待一个怀孕的女人。我真是对你太失望了。” 他不相信自己,路阳不想解释了,相信的人不用解释都会相信,不相信的人解释也没用。她想,原来感情就是这么脆弱的不堪一击,心碎了要怎么复原? 面对亲情的背叛,她觉得人心太复杂。 面对爱情,她一步也不让:传说中只会在电视上看到过的场景,竟然狗血的发生在现实中,听说是秦逸枫的老妈,嗯,是挺高贵的。美人一个,可是眼睛长在头顶上了,看自己像看个蝼蚁一般。扔下一张支票,路阳看着后面这么多个零,不由得兴奋起来。哇,她也偶像剧一把。 路阳觉得最好的爱情就是,你在闹他在笑,不管你优秀与否,他爱你并纵容着你的一切,在他心中,你就是最优秀的。 路阳:“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我什么都没有,也不优秀。” 秦逸枫:“我不需要找一个女版的自己,你没有的我都有。喜欢一个人就是喜欢她的全部,优秀的人很多,可是我只对你动心了,所以你在我心中就是最优秀的,做你自己就好了。” 对于他们之间的误会,路阳:我相信他,他在我最绝望的时候给了我救赎,我的命也是他救的,所以只要他没亲口说不爱我了,我就不会相信。我对于他不仅仅是爱情,还有感激,我无条件信任他,我相信爱我的人不会伤害我。
  • 非诚勿爱:总裁哥哥有点坏非诚勿爱:总裁哥哥有点坏嘟嘟小妖精|现言他,汐见浚,帅到冒泡的中日混血,身边美女不计其数,却都不屑一顾。 她,汐见滢,一个无父无母的孤儿,被汐见家收养,一跃成为了汐见家的掌上明珠。 十八岁生日那天,他夺走了她的清白,“滢儿,从今天起,你是我汐见浚的女人,只能属于我。”那时的她无力反抗。 当汐见滢知道了事情的“真相”后,“汐见浚,我恨你,我恨你一辈子,我永远都不会原谅你。也不会再傻傻地成为你报复别人的棋子。” “你以为我真的是利用你吗?我是爱你!真正想利用你的人是他!”即使再大声地喊,她也听不见了。 她消失了,在他的视线里消失地无影无踪。 再次相见,她依然如此美丽,让他心动,他的心也从来都只为她一个人跳动而已。 “汐见滢,你听好了!这一次,我再也不会让你离开我的视线!”紧紧地将她搂在怀里。 “对不起,先生,你认错人了!”说完,挣开他,转身离开。 装失忆,很好!看你能装多久? ********** 小妖QQ:286123482 小妖书友群:121808931,注明书友即可 推荐好友文文:http://m.pgsk.com/a/253648/娘子,为夫陪你爬墙 以年:http://m.pgsk.com/a/245683/总裁,孩子是你的
  • 兰少的呆萌纨绔妻兰少的呆萌纨绔妻九序|现言【八十年代背景,1V1,青梅竹马,大爱大宠,身心干净,亲妈出品!绝对宠溺得毁三观!无下限!】 萧九九,天性豁达逗比,身怀惊世天赋,成天跟在某兰身后转悠,小脸娇羞,“我要做你一世的小尾巴。” 兰仲文,所有女人都想嫁的男神,高贵,从容,闷骚,毒舌,十几年里,他只对她一人温柔,“我终于帮你实现了你说要一辈子喜欢我的愿望,开心吗?萧九九?” 【豁达逗比九VS闷骚高干蘭】 一夜,某兰求睡失败,靠在床头生闷气,“老婆,我发现你越来越不爱我了,只爱工作!” “我怎么不爱你了?” “我明天不吃饭了,去把你堂哥打一顿。” “你为什么要打我堂哥?” 他睚眦欲裂,“你果然不爱我了!你都不问我为什么不吃饭!” “你过来,我保证不打死你!” 【意乱情迷九VS温柔从容蘭】 某兰拿着吹风机给坐在沙发上的某九吹头,看见电视里播出新的西游记,恶趣从心生,“老婆你挑着担,我骑着马,我们去环游世界吧。” “……”某九无语,“为什么要我挑着担啊?” “好吧,那你骑着马挑着担吧。” “……”某九再次无语,“为什么还是我挑着担啊?” “因为你壮啊,而且东西都是你的,光化妆品就放满一个箱子了。” “……”某九暴怒,“那你就不能帮我挑着啊?” “那好吧,我骑着马挑着担,你走路。” “……”你妹!!! 收藏的都是美女哟~~
  • 恶少的小小新娘恶少的小小新娘唉呦|现言什么情况?什么年代?居然到时下还会有娃娃亲?西门莉雪惊讶的瞪大了眼睛的同时已经成为了某人的准未婚妻。不不不,这一切都不是西门莉雪的意愿,所以,离家出走就显得如此理所应当。如果对方是跟自己青梅竹马的常磊,西门莉雪又有什么好反对?偏不巧,对方是大自己十几岁的大叔。Ohmygod。
  • 总裁哥哥,别碰我总裁哥哥,别碰我宁子悠|现言她,一夜之间,从贵族千金沦为身无分文的孤儿,她发誓要为自己而活,自学成才,一举成为上流社会追捧的高级定制服装设计师。殊不知,她心里多么憎恨所谓的上流社会。 他,世界排名第一的傅氏集团总裁,帅气冷酷邪魅。三十而立,却依然单身一人,无数的名媛明星妄想成为傅氏的第一夫人,殊不知,他只要她。 当邪魅哥哥遇上腹黑妹妹, 当冷酷总裁遇上傲气设计师, 当三十大叔遇上二十萝莉, 命运又该如何转动! 他等了她七年,她又怨了他七年。再次相遇之时,她却对他丝毫没有记忆,且看邪魅的他如何一步步唤回她的记忆,让腹黑的她重回自己的怀抱。 【精彩花絮】 “报告总裁,程心蕊甩了傅小姐一巴掌。” “十倍还回去,彻底封杀她。” “总裁,傅小姐又去吃大排档了。” “把整条街包下来,用我们自己的厨师。” “总裁,楼下商场的导购不愿卖dreamlink给傅小姐。” “开除,永不录用。” “总裁,傅小姐店里的水晶不够用了。” “让施华洛世奇空运一百万颗过来。” “总裁,傅小姐说要来集团上班,我们该留给她什么位置呢?” “我的位置给她。” 林特助有种想倒地不起的感觉,总裁也太大方了吧。 “我的就是她的,谁坐这个位置都一样。” 外送两枚好男人~\(≧▽≦)/~啦啦啦 卓群:舍身救安若然于车祸之中,悉心照料,却从来不求回报。当知道安若然的梦想是成为一名优秀的服装设计师时,他的梦想也随之而变成了成为一名职业模特。仅仅只是为了能穿上安若然亲手设计的衣服,只是为了能成为安若然的专属模特。这样,即便她爱的不是他,他也成为她的另一个唯一。 何言:何以为安?只愿卿安!他把自己的毕生所学所得全数奉献给了安若然。异地他乡,相陪相伴近三年。重回故地,他懂得她的所有苦楚,亦能体会她的所有喜悦。而他的心里再也容不下其他的女人,唯有她!也许,这一世,他不能祈求安若然能再多看他一眼,那么,下一世呢,下下世呢?他绝不放手! 温馨+浪漫+女强+男强+腹黑+宠文,欢迎跳坑。宁氏坑品保障。 亲,收一个哦~~o(∩_∩)o 推荐好友宠文:《无双风华:毒医宠妃》 推荐好文军婚文:《先婚后爱:盛世军宠》
  • 饿狼老公,轻点扑饿狼老公,轻点扑蓝小丫|现言如你所想,这里有个豪门男人,高富帅是他的代名词,魅力杀手是他的别称。 出人意料,这里没有沉鱼落雁的西施,也没有闭月羞花的貂蝉,这里只有一个超‘无敌丑女’。“无敌妹”便是她的标签。 他,金边眼镜里包含着博学与斯文。斯文否?NO!一双锐利如刀的眼眸时刻嗖嗖地释放冷气,让人不寒而栗。他漠视天下所有的女人。 她,超大黑框眼镜,两条超级无敌辫,宽松得过分的休闲装,完全无法让人窥见她是否有女人该有的曲线,看一眼便觉得大煞风景,再看一眼仍无法让任何男人产生联想。呃,你以为她是没本钱露点那啥?NO,她要的就是这种效果!她漠视豪门所有男人。 没错,他是人中之龙,可惜,她不是人中之凤,她活脱脱就是几年前湖南电视台热播剧《丑女无敌》中的林无敌跳出银屏。 当这样的优秀男人遇到这样的粗俗山野村姑,他们的故事该是怎样的惨烈呢? …… 【一脚定老公】 “嘭……”易拉罐发出一声脆响,何菲儿抬头,傻眼了。她果然腿功了得,一脚正中“球门”——迈巴赫的车窗。 隔天,何菲儿歇斯底里:“我要离婚!”老天太忽悠她了吧,一脚踢出个老公来? 【宠爱无疆】 “老大,海天的何总把我们看的那块地抢去了……”魏然报告。“查,她还对哪里感兴趣,赶紧标下来送给她!” “噗……”魏然内伤呕血了。 “老大,今天何总去看了衣服和项链。” “查!凡是她看超过两秒的衣服和项链,全给我买下来送过去!”男人的声音无比坚定。“噗……”魏然差点口吐白沫而亡。 【赶狼大战】 女人对着那个四眼田鸡有说有笑,四眼田鸡握住了女人柔若无骨的手,“噗……”男人内伤喷了一口,敢碰他的女人?敢给他戴绿帽?高举苍蝇拍,冲了过去……拍开了野狼,然后,抓她回家狠狠爱…… 呜呜呜……简介实在有些苍白无力啊!更多的戏码,期待亲们的爱抚……男主女主绝对深情一对一,小虐怡情,调剂剧情,大虐伤神就此忽略。偶保证,坑品绝对高尚,只要亲不离,偶就不弃!路过的亲们敬请试读几章,谨慎错过冰渣帅男与无敌拽女!
  • 重生金凤凰重生金凤凰悠仔岁岁|现言谁说当了村姑就一辈子走不出山窝窝,看她这山窝窝里的土鸡,重生发家致富努力成为金凤凰!
  • 宝贝妖精:无敌校草别想跑宝贝妖精:无敌校草别想跑梦幻妖姬|现言倩如倚在杜浩胸膛娇滴滴地问:你是我的唯一吗?杜浩深情的望着我,倩如,我是,是的,我会照顾你一辈子。我听着他富有磁性的声音,我这个一直以来玩弄感情,不相信男人的妖精,终于被杜浩的只言片语收拢了。我深深的沉醉于其中了,抛开一切,追随真切的感觉而去。向着所谓的爱情,所谓的幸福,前进着,最后发展为同居。如果说同居是两个人真正进入爱情角色的最好状态,那么同居之后。--情节虚构,请勿模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