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554章 千刀万剐(完结)

祟话音一落,双手掐诀,嘴里开始默念了起来,霎时间被人皮罩住的林无魂全身上下开始哆嗦了起来,而且幅度越来越大,到最后甚至发出了一阵低吼,也不知道人皮下边到底发生了什么,不过并没发现有鲜血什么的东西流出来!

紧接着只听嘿嘿一声,林无魂竟然睁开了眼睛,样貌和表情居然和祟一模一样,这家伙竟然好像变成了祟的一个分身似的……

紧接着林无魂突然跳了起来,一巴掌朝着身旁的一个兄弟拍了下去,就听噗嗤一声,那个兄弟直接被拍死在了那里,看林无魂的力道竟然和祟一模一样,而且狠毒程度也一模一样。

我见状大吃一惊,如果真的这样的话,那我们可要同时对付两个祟了,那对于现在的我们来说无异于雪上加霜。

不仅如此,我现在还没有恢复体力,如果现在祟向我攻击的话,虽然我有天道剑在手,可也不好说能抵挡得住。

就在这时,站在祭坛上的祟冷笑了一声,把注意力放到了我的身上,而且还朝我走了过来:“头七,流了那么多的血,几天时间是缓不过来的,你还是认命吧!”

这家伙就要上前来杀我了,我心里开始翻腾起来,我可不是怕死,可如果我被祟给杀死的话,那在场的所有兄弟都要死掉,这可不是我想要看到的。

“头七接着!”就在这时,我身旁的洛爷突然对我大声喊道。

我抬头一看,一个小巧的锦盒已经飞到了我面前,我伸手一抓把它拿在了手中,然后朝盒子里一看,顿时大喜!

“寿树果子!”我赶忙把锦盒对准我的嘴倒了一下,一口就把寿树果子给吞了下去。

象征性地嚼了几下,我就把汁水给吞下了肚子,一瞬间一股热力散布到了我的全身,让我瞬间感觉舒服极了,先前的那种无力感也消失的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竟然是一种用不完的力气!

寿树果子的效果不用再说了,刚才一着急我竟然忘了用它,还好洛爷记着,否则今天可就耽误大事儿了。

眼见着我瞬间就恢复了体力,我对面的祟马上停了下来,皱着眉头看了看我问道:“你哪里来的寿树果子?”

“哼,这种奇物自然有缘的人才会得到,像你这样的家伙,老天都不会保佑你!”我现在根本没心情搭理他,冷哼一声说道。

话音一落,我嗖的一声窜了出去,手里的天道剑直接去挑祟的小腹!

祟见我已经恢复得这么彻底了,脸色变了变,同时见我速度比先前还要快了,赶忙向后跳了两步,然后一脚朝着我的剑身横着踹了过来。

他这一脚如果踹中的话,估计这把剑我是拿不住了,这家伙的力气太大,虽然我现在恢复了过来,可还是不能和他硬碰硬。

于是我一变招儿,手上挽了一个剑花,直接去削他的脚腕子!

祟见了赶忙把脚收了回去,一闪身在我面前消失了!

他的速度太快,真要是全力涌出来我的双眼还真跟不上,于是我原地狠狠地转了一圈儿,手里的天道剑也围着我削了一整圈儿,这才朝着右边跳开。

在我跳开的一瞬间,我看到了身后被天道剑阻挡下来的祟,然后双脚一点地,嗖的一声朝着祟冲了过去,一剑横着砍了过去。

只听唰的一声,我手中一沉,好像砍中了什么东西!

紧接着我就再次失去了祟的影子,不过这次我可以肯定刚才伤到了他,所以这家伙是不会再继续攻击的,于是我停了下来,警惕地朝四周看了看,果然在右前方人影一闪,祟一个趔趄停了下来。

现在的他虽然是一副骷髅架子,可还是能看出来这家伙现在非常吃惊,看我的时候浑身上下都在哆嗦。

我赶忙在他身上找了一下,最后发现这家伙的一根小手指没了。

肯定是刚才被我用天道剑给削断的,没想到现在的天道剑威力竟然会这么强,原本难以撼动的祟的筋骨,现在竟然被我轻易地给削断了,如果被我砍中他的要害的话,他身上剩余的那两颗心脏可就要保不住了。

祟吃惊地看着我手里的天道剑,虽然他一早就认出了这宝贝,可还是对这东西的威力赶到无比震惊。

我没有管他,趁机会看了看旁边,另外一个祟已经和其他人战在了一处,虽然我们这边人多,可根本挡不住这家伙的攻击,每次出手至少有一人会死掉。

但这还不都算什么,跟让我吃惊的事儿还在后边,我不经意间朝着天道剑上看了一眼,结果瞬间冷汗就流了下来。

因为在刚才削断祟的手指的剑尖上,居然留下了一道黑色的划痕,一看就知道是被祟给污掉了,他是非常阴毒的东西,没想到连天道剑都不能完全克制他,这样看来那块儿已经变得非常钝了,再想用剑尖去攻击祟已经办不到了。

想到这里我开始紧张了起来,而对面的祟也发现了,哈哈大笑了起来:“原来如此,哈哈哈,今天我就拼着让你砍三刀又怎样,你这把破剑一样会被毁掉,到时候我还不是能灭掉你们?”

我听了他的话没有出声,现在我的脑袋在飞速地盘算着,希望可以找到一个方法把这家伙给宰掉,或者是拼着毁掉天道剑,给祟来个一剑致命。

“再试试血!”我赶忙用天道剑割破了我的胳膊,喷出来一股鲜血在天道剑已经变黑的地方。

还真没想到,我的鲜血竟然让黑色变淡了一些,可想要彻底抹掉还是不行。

这时候祟已经看不下去了,这家伙也看到了我刚才的动作,一闪身朝我冲了过去来。

没办法,我只能一边用天道剑去抵挡这家伙,一边逃走,我攻击的都是他的要害,所以一时半会儿他还不能把我怎样。

一边跑我一边找到一个被打死的兄弟,抬手用天道剑在他身上划了一下,鲜血立马沾染了剑身上的那抹黑,颜色又浅了一些。

“我明白了,这东西果然需要众志成城!”我拿定了主意,一边跑一边大声对其他人喊道:“兄弟们,我需要你们的鲜血把这把剑染红,咱们一起来灭掉祟!”

“好!”我话音一落,有几个兄弟从对的身旁躲开,跑到我面前一刀割开自己的手腕子,在我的剑身上滴了一些血,然后再冲过去换其他人来。

就这样,片刻间天道剑剑尖上的黑色就消失不见了,可是要用天道剑去灭掉祟,就需要更多的鲜血,这样就不用担心天道剑被彻底污掉了。

祟见了大喊一声冲了过来,可是我不跟他正面交锋,一边躲闪一边用两败俱伤拼命的招数把他避开,而他要是去对付我的兄弟,我就用天道剑去砍他的脑袋,一时间竟然把这小子给弄了个手忙脚乱,而我则很快就把天道剑给染了个通红!

不过这样一来也有不好的地反个,太多的兄弟失血过多都坚持不住了,一个个惨死在了两个祟的手下,我们的压力也越来越强,除了几个身手高强的老兄弟,其他的兄弟很快就所剩无几了,现在的山腹里到处都是尸体……

就在天道剑浑身通红的瞬间,只听嗡的一声,这把剑竟然突然震动了起来,剑身上发出了一道道红光,那些鲜血全都吸收进了剑身,片刻间原本红灿灿的天道剑变成了普通利剑的钢色!

“返璞归真,果然够厚重!”我看着手里的天道剑,可以从它身上感觉到一种澎湃的力量,这把剑已经和先前大不一样了,我拿在手里就好像和我的身体融为一体似的。

祟见了天道剑的样子,脸色立马难看了起来,两个祟同时撇开其他对手,朝我冲了过来。

其实其他的人也没多少了,刚才大片大片的死伤我的心都已经碎了。

我冷哼一声,并没有因为他们两个同时想我攻来而退缩,直接朝着他们冲了上去。

我看准机会,一剑朝着右边这个人皮祟看了过去,同时左手一抬,将一张银符甩了出去,轰隆一声炸成一团烈火,把左边那个祟挡了一下。

右边这个人皮祟不敢直接接天道剑,赶忙朝旁边闪开,然后全速跳了起来,瞬间我就失去了他的踪影,左边那个也是一样,看样子他们两个是想凭借速度来给我致命一击了!

“哼,既然如此的话,那我就用最拿手的本事来和你们决一死战!这个葬式你们也没见过吧!”我冷哼一声,用手里的天道剑狠狠在空中刺了两剑。

我看准机会挡住了他们两个家伙的攻击,把他们逼退,同时一甩手大把大把的纸钱甩了出去,又扔出了一百零八枚铜钱,同时还用红线将那些铜钱穿好,一瞬间好像扔出去一张红色的大网一样,这样的手法一般人跟根本没办法用出来。

因为每一个铜钱都落在了一具尸体的脑门儿上,别看铜钱只是落在上边的,被我一拉手里的红绳,那些尸体竟然全都站了起来,而那些铜钱一个落下来的都没有,还是仅仅地贴在额头上。

只听刷刷两声,连个祟停了下来,他们虽然很是强悍,也不怕打,可是在看到这些尸体这么诡异地站起来后也停了下来。

我冷哼一声,将手里的天道剑狠狠地朝着祟扔了过去!

那个祟见了大吃一惊,不明白我是什么意思,可是眼见着天道剑飞过来了,这家伙赶忙身处手去抓剑柄。

可是就在他要抓住的前一刻,突然一只手伸了过来,正好把天道剑抓在了手里,同时一丝一毫的停顿都没有,一剑朝着祟伸出的手削了过去。

那个祟见了大吃一惊,赶忙把手往回缩,可是已经晚了,只听噗的一声,天道剑直接把他的胳膊给削了下来!

“啊!”那个是祟的人皮包裹着的林无魂,虽然掉了一只胳膊,可是却没有痛觉,惨叫一声只不过是吓了他一跳。

紧接着,得手的那具尸体又一剑朝他戳了过去。

这个祟不敢再停下来了,一闪身窜了出去,落到了右边四五米远的地方。

可是他刚一落地,天道剑竟然已经飞了过来!

这是刚才攻击的那具尸体人过来的,瞬间就到了祟的身后,结果这里正好站着另外一具尸体,抓住天道剑以后狠狠地劈了下来。

结果那个祟一个躲闪不及,被天道剑直接劈在了肩膀上,瞬间连膀子带胳膊全都给劈掉了。

可以说这一剑更出乎意料,还没等祟反应过来呢,尸体的天道剑又一次扔了出去,这次到了祟的正面,站在他身前的尸体把天道剑抓住,一剑横着削在他的腰间,只听扑哧一声,直接把这个祟个腰斩了!

这下可没救了,这个祟的上半身掉在地上噗嗤了两下就没了动静,他身上的人皮也掉了下来,漏出了满脸苦笑的林无魂!

林无魂也算是彻底死了,这家伙原本想着和我一起对付祟,保住自己的性命,可没想到现在竟然死得这么惨,尤其是他脸上的苦笑,好像是无奈,也好像是对自己的嘲讽,一个人折腾了这么多年,为的就是长生不死,到最后还是不免黄泉路上走一遭……

这个人皮的祟身上有一颗心脏,也就是说现在祟的身上还有最后一一颗,只要把他杀死,这家伙也就彻底死掉了!

“头七,你坏我的分身,我杀了你!”见我把林无魂给杀死了,祟的真身大声对我喊道。

这家伙已经气急败坏了,不过他话音刚落,天道剑就到了他面前,被尸体抓住一剑朝他的脖子削了过去。

祟不敢硬挡,只能躲开,他现在可没机会来对付这些尸体,因为只要他一停下来出手,立马就会被随后而来的天道剑攻击,即便是他能破掉我布置的葬式,最后他也难免遭受致命的打击。

“你这是个什么东西,葬式不像葬式,阵法不是阵法的!”一边跑,祟一边凝眉瞪眼地问道。

“哼,这我是跟你们林家学的,名叫千刀万剐阵,专门送给你的!”我冷哼了一声说道。

听了我的话祟不再说话了,他知道再说什么也是自取其辱,于是全力开始在我的阵法里边狂奔了起来,还别说,他这么一跑我还真有点儿跟不上他的速度,好几次都差点儿被他得手,破掉我的阵势。

眼看着祟越来越快,再这么下去的话我可真要抵挡不住了,可是现在我也已经没有了别的办法,只能这样坚持下去了。

“棺头,不能被这家伙逃脱,一定要在这里没掉他,不用顾忌我们的安危,兄弟们,是时候拼命了!”这时候,一直没说过话的柳爷突然大声喊道。

“对,棺头一直以来都护着咱们,咱们也是时候出力了,其他兄弟先走一步,咱们随后就来!”其他兄弟们也开始相应了起来

我听了他的话心底一沉,这老爷子很明显是要拼命去,我赶忙大声阻止,可是已经晚了,他已经带着其他兄弟们冲上去了。

只见几乎所有兄弟全都冲进了葬式里边,开始阻挡祟的逃跑路线,祟见了大吃一惊,来一个杀一个,他的手段极其残忍,兄弟们到了他面前瞬间就会被他拍死,不过这样一来他的速度就慢了下来,被我趁机用天道剑砍中了两次,一次砍断了他两根肋骨,一次砍断了他一根肩胛骨,但这样对他来说根本不叫什么。

这家伙还是在肆无忌惮地打杀我的兄弟,还在拼命地想往外冲,想要冲到我面前来和我拼命。

可是任凭他如何冲突,最后都被兄弟们拼命拦了下来,我看着一个个死去的兄弟,心里简直在滴血,不知不觉间我的双眼都流出了血泪,再这样下去的话,太乐道的所有兄弟可真完了!

武沫熙、柳爷相继死去,刘寅柳宝柳强紧随其后,看到一个个兄弟们倒下去,我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更不知道该怎么样来表达我心里的悲苦。

我能做的就是尽量把祟给杀掉,可是最后还是没有办到,祟已经疯了,杀出了一条血路,终于冲到了我的面前,不过他也被天道剑狠狠地砍在了胸前,骨头架子都快散了,虽然是重伤,可对他来说还是能自由活动的,拼命地冲出了我布置的阵势,冲到了我的面前,一抬手朝我脑袋拍了下来!

“头七,我终于冲过来了,这次神仙也救不了你了!”祟志得意满,大笑着下了死手!

我没有说话,甚至连看都没看他一眼,我现在的心已经不再起波澜了!

我甚至已经感觉到了祟的手掌到了我的头顶!

“住手!”就在这时,突然从我身后传来了一声轻喝!

我头顶的祟微微一愣,抬头朝着我身后不远处看去,结果浑身一震!

他看到的这个人我知道,就是被我一直藏起来的林杉,她是林家的人,可以说是林家唯一的传人,所以在祟心如死灰的时候出现,她的身份就有了特殊的意义。

祟一眼就认出了她的身份,可是还没等他欣喜若狂呢,突然间他看到了自己的后背,没错,就是他自己的后背,一根根骨头,上边没有一点儿肉!

接着他看到了一把青色的剑,正从他自己的肩膀上划过,他这才明白,自己的脑袋已经掉了下来!

祟死了!

被我借助林杉给他最后的一次震撼,然后偷袭得手,这次可以说是彻底地把他给杀掉了。

可是我心里没有任何可以高兴的地方,甚至我现在比刚才还要痛苦,我多么想自己也早早的死去,就不用看着这么多的兄弟死掉了,更不用自己活下来承受这份痛苦。

我赶忙把冲进人群,把所有人身上的寿树果子都找了出来,给那些还能救活的人吃掉,可是根本没几个,因为祟出手太狠了,几乎都是一招致命!

我和林杉粗略的清点了一下,这一战下来,太乐道几乎被全灭了,活着的有洛爷、林杉、赵飞彤、红缨还有其他几个小兄弟,剩下的全都死了个干净。

我们几个坐在众位兄弟面前,谁都没说话,也没动他们。

这一切对我来说都恍若隔世,原本还很好的兄弟们,一眨眼就剩下了我们几个,让我根本就接受不了!

“头七,都结束了,林家已经不复存在了,就当从来都没发生过吧!”这时候洛爷走到我身前,拍着我的肩膀说道。

“洛爷,您说的不对,咱们还有两万多兄弟们的家眷,他们可是兄弟们的后人和亲朋,也就是他们生命的延续,有他们在太乐道就垮不了!”林杉站起来笑着对洛爷说道。

我知道她笑出来有多难,死去的兄弟中有很多是她非常好的兄弟姐妹,尤其是武沫熙,和林杉简直比亲姐妹还要好!

“恩,你说的对,头七,咱们大风大浪都走过来了,什么事情没有经历过,这次虽然很惨,可是太乐道还在,你也还在,兄弟们就还在,咱们把这里收拾一下吧!”洛爷听了林杉的话以后点点头说道。

我慢慢站起身来,长出了口气,把心里的憋闷吐了出来,说道:“兄弟们回家!”

我把死伤的兄弟一个个扛出了山洞,然后平放在空地上,将所有人火化,开车将他们的骨灰带回了太乐道总部,将总部布置成一个风水绝佳的巨大墓穴,专门来供奉这些兄弟的冤魂!

将一切处理好之后,我带着剩下的人回到了林场,说实话,我这次真的没面目去面对这些老弱妇孺,他们都是兄弟们的家眷,在听说了兄弟们的遭遇后,出乎我意料的是竟然没有一个人哭,所有人都站在那里紧握着双拳!

我知道他们的意思,他们比任何人都明白这个时候我的悲痛,也明白他们知道我为太乐道为了这些人付出了多少,所以他们不忍心看我再次伤心。

这就是我的兄弟,我的姐妹,我的儿孙,我的爹妈,这就是一如既往支持我和我并肩站在一起的人……

一年以后,太乐道重新举起大旗,招揽四方能人,但现在的太乐道和以前不一样,所有的钉坟术和那些邪术都被我封了起来,任何人都不许再学,这些害人的东西只要我活着一天,就不能再出现。

而我和红缨,也在第二年结了婚,我们的婚礼是在太乐道黑石沟总部举行的,见证人是所有已经死掉的兄弟,我们两个站在他们面前,亲耳听到了他们对我们的祝福,我们也为每个人都敬了一杯酒,聊表心意。

结婚后的第二天赵飞彤走了,走的时候没有任何人知道,也没留下任何信息,我知道她去了哪里,但是我没有去找她,因为我没有办法对她负责,这也是我唯一亏欠的一个女人吧,不过我也盼着有一天能够再见到她,当然了,红缨也一样很想她。

说起来我对不起的人还有福村的人,因为我的缘故让这里所有的村民无辜被杀,所以我最后决定把太乐道交给了洛爷搭理,而我则带着红缨还有一些家眷们重新回到了福村,又过了一段时间,这里就成了一个繁荣的小镇子,名叫长福镇。

现在我是长福镇的镇长,每天喝喝茶,溜溜鸟,没有了以前的打打杀杀,尔虞我诈,反倒是多了一份宁静和一份祥和!

到这里,我的故事就讲完了,现在我白天和家人朋友一起安享欢乐,晚上梦中和兄弟们把酒言欢,一年到头都是如此,人生如梦,不要那么多的争强好胜是好事儿,所以在这里我要劝解那些还在为了事业拼命打拼,为了钱财拼命挣扎的人们,一切都要有度,千万不要把自己的身体给毁掉,争半天到最后还能剩下什么……

有时间多看看身边的人,多想想怎样孝顺父母,多陪陪爱人和孩子,这样就能体会到人生的快乐了,至于钱……这东西够花就行,气……不要乱生……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东北狐仙东北狐仙死沉死沉的沉沉|悬疑都说世上有灵异,年少时的我对此根本不信,有灵异了不起啊,我信科学!真有灵异的有本事来害我啊。结果做人不能太装,当我被黄皮子摄去了魂魄时我才真正相信世上有灵异。幸好得到我家的保家仙狐仙的帮助,才不至于魂飞魄散,捡回了一条命。黄皮子好端端的为何要害人?幕后的幕后又是谁在操纵?为了揭开这一切,我拜了狐仙为师,从此走上一条无法回头的不归路……
  • 深夜,出现在枕旁的头颅深夜,出现在枕旁的头颅尘流涟|悬疑校园深夜,枕旁竟然出现血淋淋的头颅,同时莫名的歌谣便会在耳边吟唱。名为“双眼凝眸”的校园协会抖露出来的校园诅咒慢慢苏醒,究竟是无意识的碰触,还是轮回的抉择……歌谣,诅咒……那一席白衣的女子想要告诉的,究竟是什么……深夜,出现在枕旁的头颅,是要在耳边述说什么……
  • 洗冤师洗冤师藏镜人|悬疑人有冤,抱恨终生;鬼有冤,难下九泉。我是一名洗冤师,专替冤鬼还愿,送亡者上路。我的诡异经历接连不断。鬼玺、蛙人、双鬼拍门、公鸡下蛋、人面狗,总之是举头三尺有冤魂。别喘气,别瞪眼,跟我走进那个神秘诡谲的地方。
  • 破案高手之萧易破案高手之萧易野狼之复出|悬疑他,是一个魅力无限的男人。他,是全国最优秀的破案高手。他,是所有少女心目中的白马王子。一个普通的大学生,利用自己非凡的头脑和手段,创造属于自己的奇迹!我的人生格言很简单“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不是人!”
  • 骷髅变骷髅变快刀|悬疑快刀,喜欢神秘和富有想象力的事物,喜欢看恐怖悬疑类的东西。写作是他最重要的消遣,崇尚没有压力的自由式写作。于2006年下半年开始创作,最擅长写恐怖悬疑短篇,以快刀为笔名在多家杂志发表作品30余万字,并被多家杂志专题访问。
  • 上古伤痕上古伤痕庄秋|悬疑民国年间追踪僵尸的道士、深陷警匪迷局的警察、血腥争夺街头的黑帮、抢劫毒贩为生的悍匪——一切的一切,都源自一道自盘古开天地起就蔓延人间的恐怖“伤痕”,所有的罪恶都由它产生,所有的不幸都由它散布。相传能找到“伤痕”的人,就能控制整个中华大地的命运,但每个寻找“伤痕”的人,最终只能落下不得善终的恶果。千百年后,恩仇迭转。由一群袭击旬州城日军的僵尸,引来日本松井财团对于“伤痕”近百年的寻找,与之相应的特工、黑帮、雇佣兵等各类形形色色的人齐聚旬州城内,一场血雨腥风随即展开。
  • 都市捉妖人都市捉妖人青子|悬疑【最热门】叶少阳勇闯都市,与人斗,与狐斗,一路全收! (已完结,可放心阅读)
  • 伏藏师伏藏师飞天|悬疑2012年,神秘的西藏扎什伦布寺,五国十二寺智者群贤毕集,参悟上古卷轴《西藏镇魔图》中深藏的最大秘密。各种伏藏次第出现,身怀前世记忆的八方人物悉数登场,各路江湖人马为扎什伦布寺后尼色日山下的宝藏而蠢蠢欲动。当此山雨欲来风满楼之际,已经遭到藏王松赞干布、大唐文成公主、尼泊尔尺尊公主联手封印的罗刹魔女渐渐苏醒,即将突破大唐三千伏魔师的灵魂结界重现人间……浩劫、血火、杀戮、夙仇的大毁灭之前,大画师关文——真正的勇者横空出世,汇集天龙八部之力,斩影除魔——他真的能力挽狂澜吗?
  • E.C.心理破坏师之情感崩源E.C.心理破坏师之情感崩源蓝珑琼|悬疑“他所接手的案子,有一半以上的犯人精神崩溃甚至自杀。我们要比他更早找到犯人,不能给他跟疑犯接触的机会!”这是重案组的队长李青所接到最棘手的任务。这个叫蓝麟的男人从此成为最令他头疼的对手。罪与罚的真实,人性的黑暗与光辉。EMOTIONALCRASH——行走在善恶边际的心理诊疗师将带你走入情感崩溃的边缘!
  • 不可拯救之:惊险玩偶不可拯救之:惊险玩偶王珂|悬疑梦中我成了一个冰冷的布偶,就坐在他面前,任黑暗的死亡将他蔓延,无动于衷。我是什么,是人,还是怪物,我求乞被拯救,亦或者是被毁灭,在绝望之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