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18章 大结局下

神医李修明终于如愿娶得美绣娘。婚后的生活幸福又美满,只是美绣娘似乎不甘愿只做神医背后的女人。

上京城开起了锦绣坊的第一家分号。某位年轻公子,带着某位将军大驾光临,让这本不是太轰动的绣坊开业,顿时变得轰动全城。

那位蒙面的挽髻女子,究竟是谁?原来是第一绣娘!

哦,有人恍然大悟,原来她就是那位第一绣娘啊!听说她嫁给了神医李大夫,怎么还要出来开绣坊呢?难道不怕被婆家责罚说她不守体面?

这你就不懂了,有那位公子和裴将军为她保驾护航,哪个婆家敢说她?而且你看看绣坊那些络绎不绝的客人,就知道绣坊的生意有多好了。

有这么会赚钱的媳妇,我看没有哪个婆家肯惹她不高兴的。

是啊,是啊!

高苇儿的锦绣坊在上京城名声大噪,第一绣娘声名远播。神医李大夫从此又多了一个名号——第一绣娘的相公!

明华院,书房内。高苇儿手眼不停的翻看着账本,一旁的李大夫犹如一位被抛弃的丧家犬,垂头丧气的翻着一本医书。

“娘子,这已经是你看的第三本账册了,你不是答应为夫,要同我下三局围棋的吗?为夫的书都已经翻烂了,可是你还没有忙完!”

被冷落已久的李修明,讨好的来到高苇儿身后,体贴的为她捏着肩膀,故意把嘴凑在她的耳边,呼出一口又一口的热气。

即使结婚已经过了三个月,高苇儿还是经不起李修明故意的挑~逗。耳边的热气让她的心思不得不离开账册,忍住心中的悸动。

转身拉下李修明的手。

“说好,我们只下三局围棋,没有其他的。”

“李修明一下抱起高苇儿,口中说到:“你的棋艺还有待精进,为夫只要一炷香的时间就足矣。不如在开棋之前,我们再做点别的事!”

然后李修明为自己的先见之明佩服的五体投地,他当初想到在书房放一张睡榻是一件多么明智的决定。

谁说在书房放睡榻就是晚上被夫人赶出来,无处可去的应付之地?他明华院的书房就是一个世外福地。哈哈,不多说了,他还有正事要做呢!

最近的李修明陷入了一个痛苦的死循环无法自拔。一边是李夫人催促着要他们赶紧造人,一面又是造人成功,他就面临着好长一段时间只能停止某项运动的享受。

到底是听娘的还是听自己的感觉呢?李修明蹙着眉头,就没有想出一个好办法来。

李夫人又一次把李修明叫到了她的院子。

“儿子,如今你也不小了。苇儿嫁进李家也快半年的时间,可是她的肚子还没有一点动静,你是大夫,有空给她看看,怎么这么久还没有消息呢?”

“苇儿身体很好,这点娘不用操心。”

“可是身体好,怎么就一直没有动静呢?静娴那丫头听说已经有喜了,可是你这边还没有个信儿,你让娘如何能不操心?”

“您如果真想抱孙子,可以去找大哥,他已经结婚快三年了。”

李修斌比李修明长了两岁,也更早结婚,可是嫂子王氏却一直没有喜信传来。在李府,因为她出声官家,对普通出生的高苇儿更是处处挤兑。

李修明冷冷看在眼里,虽未明言,却对明华院的一众人吩咐,不得让王氏靠近高苇儿,否则由他们试问。

如今李夫人追高苇儿生孩子,他自然不能让王氏也闲着,当然也要李夫人给他们也施加一些压力。

李夫人叹了口气:“她那个身子,你又不是不知道。也不知道吃了多少药,也不见肚子有点起色,你大哥现在也不管,天天呆在那个侍妾房里,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有个孩子。我们李家有后,也就指望你了!”

“我看大嫂的身体不错,精神头也很足。林氏前几日不是来说她娘家母亲病危吗?娘亲准她回家照顾母亲三个月,说不定大哥、大嫂就能有喜讯了!”

李夫人一拍手,是啊,她怎么没有想到这个办法呢?

躲过了李夫人的催生,李修明的心情终于又得到一阵的缓解。

可是高苇儿的绣坊生意越加忙碌,李修明无法,只能自己出手,从自己的药号里拨出俩个得力的助手,减轻高苇儿的负担,如此她才能空出时间来陪自己。

“明日不是要进宫给宫里的皇上妃子好平安脉吗?今晚还不早睡?”

高苇儿双手撑着李修明又要压下来的胸膛,这个人,看着一副纤瘦的样子,可实际呢?她却不好意思说出口。

高睿大婚前一晚叫给她的红布包,被李修明发现了去。然后她就被李修明哄骗着把那整本书都学了一遍。

也不知道李修明到底用了什么办法,反正从三朝回门以后,她就免了去月华院和上房请安的规矩,然后就被迫在明华院实践各种学习成果。

三天都躺在床上休息的结果,就是明华院的小厮和竹青、黛紫等人见了她都不在只是喊小姐了。

而是二少夫人,二少夫人的喊得十分顺口,且眼神暧昧。一脸冷酷的李修明在她的面前彻底没了下限。

她觉得自己似乎是上了贼船了!

新年了,在庆祝新年到来之时,李府大房终于传来了好消息,王氏怀孕了。正当王氏耀武扬威的坐在家宴上,颐指气使的让丫鬟给她添这样菜,舀那样汤时。

李修明夹了一块鱼在高苇儿碗里,然后——

然后就不好了,高苇儿侧头捂着嘴连声干呕。李修明一愣,把手搭在高苇儿脉上,脸色顿时变得一会红一会白。

李夫人焦急的问:“怎么了?是不是吃错了什么东西?”

高苇儿用水漱了漱口,擦干净嘴,也抬起头来望着他。李修明呆愣了许久,才缓缓开口:“苇儿有了,已经一个多月了!”

“什么?”

高苇儿还没有反应过来,那厢李夫人已经惊喜的站了起来,口中吩咐着下人,准备各种软垫和火炉,又让人把会让孕妇作呕的腥味食物撤开。

“苇儿有了,你怎么现在才知道呢?亏你还是个大夫,怎么在当人家相公的?”

李夫人一边斥责李修明,一边又关心的问高苇儿:“苇儿,你有没有什么想吃的?喜欢吃酸的还是吃辣的,娘让人去准备。

那凳子硬,娘让人拿了软垫来,你垫着坐就不会硬了。天气冷,我让人在上个火炉来,免得冻着。明华院的丫鬟、婆子够用吗?我再给你派几个过去……”

关心的话说了一大堆,人也指派了一大堆,对比起王氏来,李夫人对高苇儿的孩子明显更加关心。

王氏在一旁气的直跺脚,恨恨的喊了一声:“娘,我这边凳子也很硬!我院子里的丫鬟、婆子也不够使!”

“你的凳子也硬?哦,那你们也顺便给大少夫人准备一个垫子吧。我记得文华院的丫鬟前段时间才加了两个吧?哪会不够使,可能是丫鬟偷懒了。”

李夫人不管大儿媳妇的控诉,现在她的眼里只有高苇儿,和她肚子里的孩子。

高苇儿不好意思的说:“娘,我没事。你不用担心。”

“那怎么行?你肚子里的可是李家的骨肉,我怎么不担心。以后你就在府里住着,哪里都别去了,锦绣坊的生意自然有修明帮你打理,你就只管好好养胎就行。”

“娘——”

“别说这么多。还有修明,从今天开始,你就搬出来住到书房去,我记得你的书房有现成的床。别想着不停,我会派个婆子跟着你们,要是让我发现你不守规矩,我就让苇儿搬到芳华院来,跟我一起住!”

什么?这对李修明来说,就犹如惊天霹雳。李夫人这是要活生生拆散一对鸳鸯啊!这个时候维护自己权力的时刻到了。

“娘,我跟苇儿房里的事情你就不要管了。你只要照顾好苇儿的吃食就好了。”

“怎么能不管,你是大夫,还不知道这怀胎前三个月是很重要的吗?”

李修明难得的温颜细语:“正因为我是大夫,所以我比您更懂怎么照顾苇儿,所以娘,你也就不用太操心了。”

“不成,你虽是大夫,可你毕竟没有生过孩子。照顾苇儿的事情还是要听我的。”

李夫人这一句话可谓经典,李修明心想,我如果能生孩子,我就不会让苇儿手这份苦了。

然后一把抱起高苇儿:“娘,我们还是先回院子了,大嫂也怀着孩子呢?你也多照顾照顾大嫂,您没看见她的脸都绿了吗?”

李修明一路公主抱把高苇儿抱回明华院,也不理路人的眼光,进了明华院以后,一声令下,以后谁要进来明华院,没有我的吩咐,一律禁止。

可怜的高苇儿因为一个小包子的到来,成为了府里的最高关注对象。不止李修明、李夫人。连一向甚少关心后院家务事的李承杰,也开始派人送来各式玩意儿和补品,时不时要过问高苇儿的身体情况。

高苇儿只觉得生活又失去了自由!

生产时,高苇儿在李修明出产房时紧紧抓住他的手:“你想要儿子还是女儿?”

李修明说:“只要你生的,我都想要。”

“想要可以,等孩子出生以后,你要带我到天朝各处去游山玩水,不然我就带着孩子回西淀!”

“好,你想去哪里,我就陪你去哪里!万水千山我只陪你一人踏足!”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祸水要休夫祸水要休夫莫惜梦|古言前世的剩女,穿越之后的祸水,下水道的重生竟然出嫁了?可有比嫁出去更让人兴奋的事情嘛!可还没兴奋够呢!成婚的当天,好端端地被人当街劫了车盖,呃?乱世吗?也有人好这一口?没拜堂,没洞房的,晚间还收到了一件更悲剧的“礼物”。竟然还发现是被当成礼品给送过来的,还是个令人讨厌的礼品?
  • 重生之公侯正妻重生之公侯正妻瑜玥|古言重生空间女PK现代穿越女 她是定伯侯的嫡长孙女儿,圣上亲封的丹阳郡主,为心爱之人倾尽所有,却换来声名狼藉,被迫休弃!冲冠一怒,她亲手解决了那个男人的命根。点燃烈火自化灰尘,从此生无所恋,死无所惜! 再睁眼,她重回少女时期,却发现自己拥有一个逆天的空间法宝!再次站在人生的转折点上,携着浓浓悔恨的她,能否改写她前世悲惨命运? 且看她如何转朱阁,低绮户,素手轻挥,撕破她身边那些居心叵测之人的伪善面纱。再为自己缔造一段锦绣良缘。 不是只有穿越女才能混的风生水起,本土女王也能顶起一片天! 推荐文文:《重生之贵女无嫡》 她,名门贵女,成亲八载,却因无子,终以悲剧收场。 只听新人笑,那闻旧人哭! 一边是相守相扶的丈夫,一边是同气连枝的姐妹, 一碗掺了剧毒的敬茶,让她毫无设防的命丧那对新人的毒手。直到此刻方知,陪她一起命赴黄泉的还有那期盼已久,却姗姗来迟的孩儿…… 在意识消失的最后一刻,沈梦初咬牙,一字一句的发誓道:“日月在上,鬼神在下,我,沈梦初,愿坠阿鼻地狱,永不投生,只换那些负我之人,永世不得安宁!” 再一次睁眼,重回十一岁,那一年她还顶着‘克亲’的名头,即将被人接回本家; 她,本是21世纪的都市丽人,却因家中瓦斯中毒,而魂穿到这妻妾成群的古代; 当重生的灵魂,遇到穿越的灵魂,同居一具身子,又该由谁主导谁? 是东风压倒了西风?还是西风覆盖了东风? 沈梦初:“喂喂喂,你是谁啊,干嘛占用我的躯体?” 顾清影:“哎呀呀,从此之后,咱们就是基友了,不要那么小气嘛!” 两条灵魂暗暗较劲儿,只为占有这具身子主导权! 终于,历尽千帆,魂穿压倒了重生,可是,这这这……,谁能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原来,两个来自不同地域的灵魂叠合一起,她成了她,她成了她! 灵魂融合,记忆融和! 这一生且看她有仇报仇,有怨抱怨,翻手云,覆手雨,灭了那些居心叵测的禽兽,走出一条自己的康王大道!
  • 逼良为夫逼良为夫荇菜|古言他是皇帝身边的精英卫,因,年幼时被狗咬而哄动一时。 据闻,此男俊美如仙,有倾国倾城之容,武功高强,破案神速而名满京城。 * 一朝穿越,她非要被打扮成男儿身,还硬要吊个布包,装成被狗咬伤,并以五两百黄金之高价卖入宫中,加入精英卫……
  • 傲娇帝君是神坑傲娇帝君是神坑梵缺|古言为了逃避追杀,贺兰玖躲入水底,一不小心看见了某妖孽果体。 她嘴贱说:“哥哥,你……没啥看头?” 一句话引发血案,她被妖孽重伤! 这下梁子结大了! 等妖孽落难了,她又狠阴了他一把。 妖孽反击:“那……我们就凑成对吧。” “!!!……” (妖孽宣言:本王可以欺负你,但,别人不行!)
  • 魅惑冷君:郡主很抢手魅惑冷君:郡主很抢手黄欣|古言只不过是遇到个地震,她居然穿越了!真是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这地球也忒危险了……好吧,既然从初生重新来过,身体虽换,爱财不改。吃喝玩乐,全不错过!总之,她要努力朝新生活迈进。因为:前进,钱进进!身为当朝外姓王爷安亲王黄震天之嫡孙女黄今,皇上史开先例亲封的今悦郡主,她怎能不给力些?于是乎,爬出府、玩失踪、串国度、与郡主干架、推姐夫下河;更有甚者,偷偷跟上战场、悄悄去找白马王子、玩得不亦乐乎。她当初只不过是咬了他一口嘛,难道还要赔上终身不成?他有什么了不起的,不就是个太子么?她认识的皇子和官家子弟还很多呢,她想怎么玩就怎么玩!只是,只是,她想不明白,怎么把自己也给玩进去了。【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酷妃掠夫酷妃掠夫絮絮风|古言新文《错爱残婚》 月夜,断崖边—— 亲人的鲜血染红她的衣衫,她绽开一个凄美绝伦的笑容,挥剑斩情丝,三千青丝零落成风中飘絮。 她道:“发断,情断!我夜曼殊今日以此断发起誓,再见之日,必取你心头之血。” 她转身,跳下山崖。 “不!”他飞扑过去,却只抓住了零落在风中的缕缕断发…… 这一转身,便是天涯! 这一转身,便成陌路! 夜曼殊—— 镇东将军之女,年方十八,尚无一人上门提亲。 传言她相貌丑陋,面如夜叉; 传言她疯野成性,刁蛮无理; 传言她目无尊长,枉顾礼教; 传言将军为了嫁女,不惜倒贴千金! 然而,一切皆只是传言…… 凌御寒—— 曼殊,告诉我,错过了一时,便真要错过你一世吗?是不是这一生,我都失去了牵住你手的机会? 凤千烨—— 我憎恶这森然的命运!为何要在我放弃所有,失去挚爱之后,才告诉我,这所有的一切,不过是镜花水月一场空,而我的人生,亦不过是一场可悲的笑话…… 风逸轩—— 你若前行,我为你劈开道路上的荆棘,填平道路中的泥泞;你若后退,我的怀抱永远在你的后方为你敞开;你若想飞,我为你插上自由翱翔于天空中的翅膀;若有一日,你倦了,我陪你泛舟江湖,看天边云卷云舒…… 萧陌狄—— 我可以给你万千宠爱,给你一生荣耀,却惟独给不了你要的自由。但我还是想自私的把你禁锢在我的身边,直至生命的终极。 他们之间的爱恨情仇,恩怨纠葛,注定要在这泱泱乱世上演。待到最后,谁是谁的劫,谁是谁的殇,谁又是最终和谁相伴一生之人?
  • 腹黑邪王盛宠:神医六小姐腹黑邪王盛宠:神医六小姐晚一|古言他是晋王府的毒王世子,邪魅不羁,腹黑无情,玩毒出神入化,还有绝世洁癖,不许女人触碰。却唯独对她上下其手,吃干抹尽,还摆出一副勉强入口的样子。 绝世医术,神秘武功秘籍,指点江山,身披万丈光芒,身边美男无数,昔日的废物六小姐,转眼之间成为众星捧月的夜明珠。 他步步紧逼,为她设下重重魔障。她从容应对,举一反三全数击回。当腹黑撞上更强大的腹黑,会碰撞出什么样的火花。 十万禁军逼迫将军府来对她逼婚,小女子可怜兮兮:“景大神,平时欺负欺负也就算了,娶回家欺负就显得太不厚道了啊!而且一点也不彰显男儿本色。” 景大神:“彰显夫君本色。”
  • 商门庶女:前朝公主今朝妃商门庶女:前朝公主今朝妃小雪|古言一夜之间,赫连沁儿从一名现代女性变成了赫连府的二小姐,不过也只不过是个庶女而已。她披着全国首富庶女的身份,实则却坐拥江南第一商业“世纪”。一次艳舞,一道封妃圣旨,让她的命运发生了天翻地覆的改变。各种内幕逐渐显露,原来她还有个身份“前朝公主”。与姐姐共侍一夫,没想到姐姐却一步步陷害自己,两人因为一个男人而反目成仇。前朝仇恨,让她和他步履维艰。她岂会甘愿让自己的命运被别人掌控,岂会在这深墙高闱甘愿被别人设计,被爱的人欺瞒。他杀了她的全家,她却甘愿为了他忍受骂名,他甘愿为了她弃江山于不顾,坐拥美人!所有仇恨在爱面前终究薄弱……国危之际,城墙一见,而后,却独留他...【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淑慈传淑慈传花暖|古言她只是一个卑微的六品官员之女,自从五岁来到这个时代只想安稳地过日子。可皇后的一场算计,让她嫁于不学无术行事荒诞的三皇子为嫡妃。婆婆的百般挑剔,旁人的轻视不屑。就连自己的夫君在大婚当日都在青楼过夜。但那又如何,既然卷入这张纷争,那最后的赢家就只能是她!若来人挡路,必除之!她只相信,我命由我,不由天!
  • 狂妃逆世:妖娆御兽师狂妃逆世:妖娆御兽师露小鱼|古言凤凰浴火,异世重生!她本生性淡泊,却被迫走上复国之路!凌厉狠绝,纵横颠覆!龙心隐忍,乱世纷战!他一心称霸,却故意隐藏光芒,只为一击必胜,称雄为傲!当命运的枷锁让两人相对,无法逃离的相守,谁将会成为这操控一切的强者巅峰对决,谁比谁更沉的住气,谁又比谁更胜一筹? 冰与火相遇,是折磨还是燃烧!且看异世重生女如何称霸四方,乱世为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