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91章

“谁?”宓晨曦侧过脸。

伏羲古怪看他一眼,道:“慕容卿言,那次封锁阁。”

“哦,那次啊。”

那次他们打了一架,在他仙看着惊天动地都将封锁阁给毁了,其实,那只是虚表,在那个黑暗的封锁阁中,他们单击肉搏,打了近一个时辰都未分出胜负。

他那时是知道的,对面这个人身体虚弱,若是健壮,也会分出个胜负。

他们平手后,累得躺在里面冰凉的石面上,虽然未用仙法,但却比以往更出气。

慕容卿言……对他问了他三个问题,说了三句话。

——上神有没有体会过封锁阁中暗无天日的感受?

——你有没有最美好的回忆?

——你确定是真心?

他不知道慕容卿言为什么这么问。

慕容卿言又说:

——你不喜欢小妖。

——我给你指条明路,去雷鸟那儿接一劈。

——你该好好静一静。

然后,慕容卿言带他去了一个地方,黑暗中摸索着,是几个字:不忘,喜欢,慕容卿言。

再然后,他就被说服了,他就去接了雷鸟一劈,他清醒了,他就放下了。

“那次……”宓晨曦想了想,道:“他赢了。”

伏羲没接话,转动手腕,望着殿外朵朵桃花,风一来,吹跑了些许。

抓不住吧,留不住吧,那就放了吧,成全吧。

只是,慕容卿言,还是……

鸳鸯城,月老邀司命下棋,下着下着,月老给鸳鸯一个脸色,打了司命一个耳光。

司命面色不改。

鸳鸯又打了一个耳光。

司命淡淡的目光半字不吐。

鸳鸯叹了口气,再难下手。

司命垂下眼帘,下完棋的最后一步,起身离开。

走出数米,司命道:“四千年。”天空闷雷轰隆隆而来,司命瞥了一眼,固执己见,快速道:“木烷妖奈何桥上等四千年慕容卿言会回……”

“轰——!”

一道雷准确无误的劈在司命身上,司命沉默了一会儿,补了个字:“来。”

鸳鸯惊呆,见司命若无其事地拍了拍脸,腾云朝翻滚雷云飞去。

鸳鸯拿了一条红线,去了一趟三生界,见到了满月。

“你将红线交于她,告诉她,倘若她不愿等四千年,就将红线解下来,换上这一条。”

这绿色眼眸男子冷漠的看她,接过红线,绑在了自己腰上,然后送客。

“慢走。”

鸳鸯只得离去,在远处回首望时,见到那名绿眸男子咕嘟咕嘟的喝了三四碗酒,然后向桥上的木烷妖走了去。

鸳鸯瞬间明白了什么,飞身会月老树,吵着要看姻缘薄,翻了又翻,找到了满月这个名字,下对却空白。

鸳鸯叹了口气,随意翻了起来,偶然看到宓晨曦,下对也是空白。

“四千年……”

她喃喃,点了点头,对满月挥手。然后站在奈何桥上一动不动,继续望着那多血莲,望了半晌,满月回眸刹那,见她灿烂笑了。

“满月,他真的会回来……”她语气终于有了温度,眉眼终于舒展,她雀跃的心情,令满月也解脱一层压力。

满月垂头,道:“恭喜主君。”

“其实,主君,我也喜欢你。”

他暗暗,对自己说。

时光易逝,浮华流年,繁梦淡味,韶华不复。

九千年,眨眼也不过指尖流沙;九千年,敌不过执念牵挂……

满月在暗处日日以酒度过,日日遥望这奈何桥上的女子,这样他便已然满足。

他与她始终都是陌路人,倘若他没有跟着萤鬼走,他也许不会错过她。他与她的身份,只能蓝颜为止,她将他护在身后,他比她大了几岁。

他腰间独缠了一条线,为她。他知道,她永远不会放弃那个男子,她就是这般,除非别人放弃她。

被她喜欢,该有多幸福啊……永生被她喜欢,变都不会变……

喜欢……

他喜欢她,很喜欢她。

世上就是这般,很喜欢一个人,可以包容一切,就是包容不了结局。

他的结局,就是——很喜欢,很喜欢,很喜欢她……私底下。

一道白色入目,穿过奈何桥,满月细看,竟是圣物白泽。

满月忽然惊醒,九千年,早已过了两个四千年。

她站在奈何桥上,一身白色令过往的鬼差与凡人魂魄侧目,一脸面无表情,直勾勾的目光呆滞而空洞,血眸深不见底,就那么幽幽的看着忘川河畔的一朵朵曼珠沙华,好似陷入了冥想。

过往的一名鬼差认出了她,上前讨话,却被冷漠风声支开,只好当做自讨没趣,带一名男子的魂魄悻悻离开。

“那女子得了相思病?”男子魂魄指着满头白发的她,招来鬼差当头一棒。

“胡说八道!小心抽了你巴掌你就老实了!”

“那么她在做什么?”男子魂魄哎呦一声,连忙捂着头,吃痛的摸着头上被砸出的坑,“难道是想寻死?”

“放屁!”鬼差怒喝一声,抬高了拳头作势又打,男子魂魄这一次精明的抱头,却被踢了下体,疼得直吸凉气。

鬼差看着男子气的直哼哼,拖远了魂魄,方才威胁对其说道:“她是这儿的主儿,可容不得你胡扯!否则投的是不是短命,哼,自己自求多福!”

“而且,”鬼差忽然做鬼兮兮的模样,看起来极为猥琐,“我们主儿可是引发过神魔大战的!地位至尊!”

“哦,”男子魂魄不以为然,显然不知神魔大战有个屁用,“那她多少岁了?站着多久了?”

“这个嘛……”鬼差故作一副高深莫测,一手托着下巴琢磨,“今个日子算来,主儿有一万一千多岁了……”

“这么老成,怪不得白发苍苍!”男子魂魄啧啧道,见鬼差变了脸色,连忙后退一步,躲开了鬼差的拳头。

鬼差舞拳,怒目圆睁,“你知道个屁!我们主儿一动不动站那儿都七千多年了!”

“站那么久?她干啥?”

“啧啧,这说来话长…你且听我慢慢道来:我记得九千多年前,主儿爱上了一个男子,啧,后来男子为了主儿死了,说是四千年后也许会路过奈何桥回来,主就提前了那么一千年,站这儿就开始等,”鬼差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唉,天若有情天亦老,这么算算,六千年过得也慢也快。”

“那男子还能回来不?”

“这个……”鬼差的目光开始飘忽不定,孟婆在前送着孟婆汤,“唉,总有一日能轮回着吧,继续等下去,这也就是命吧……”

男子魂魄似懂非懂的点头,沉默不语了,到头,接了孟婆一碗汤。

沉思了一会儿,男子魂魄抬头看孟婆慵懒的模样,一本正经的说:“孟婆,你说你们主儿的男人长啥样?”

孟婆略有诧异看了一眼鬼差,又半转头看着奈何桥上的白衣身影,懒懒开口,“尔等凡人倒是俗,鬼差,你的官帽想丢了不成?”

鬼差自是被男子一句吓得差不点没了身,连忙恭恭敬敬拜孟婆,“小的错了……”

“也罢,”孟婆反而笑了,看着那道身影,“那男子啊,是个妖孽,男人缘极好,女人缘也不赖,只是,偏偏看中了这个呆木的魔女……”眼前突然被一袭玄红挡住视线,孟婆以为又是新婚死的小两口,便随手盛了一碗汤,递过去,转个角度看桥上女子,却心有灵犀的也同引来女子轻描淡写的一瞥。

这一瞥方要过,却又深深顿住,移不开视线。

孟婆愣了一瞬,就听眼前玄袍人说:“九千多年不见,你见我还是给这酸味汤,我喝腻了,能否换个口味?”

孟婆赫然抬头,满目震惊,三生界阴冷,却见这如画男子笑的温暖。

男子墨发柔顺倾泻,金眸摄魂,深深地看着孟婆,仿佛可以直视灵魂,脸色虽是苍白却般般入画,修长玉手抬起放在唇边,噙着不羁,玄纹袖袍宽大而懒散,放荡不拘。

“嘘……好不容易回来了,待我给她一个惊喜……”

奈何桥,存留过往的记忆,她看着孟婆前那道身影,潸然泪下。

依稀初见。

谁伫立三界之间,弹指画方圆。

谁高临九重宫阙,桃花种七夜。

谁品茶七缘宝阁,抬眸望世间。

谁身受人间悲苦,抿唇不说一句怨言。

谁狠心熟视无睹,悔恨千年却无休年。

究竟是谁的重生,铸就了谁的夙愿。

究竟是谁的降临,成全了谁的思念。

那日她踏进了尘前,无意间连连奉献。

他日她迈进了七缘,转瞬间不负心愿。

想那千年日夜,度如年。

过这十几百天,何眷恋。

万丈红尘再现,却已不是初见。

高山流水合音,因你引魂那眼。

弹指间,风云已变。

上一章第190章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宁小闲御神录宁小闲御神录风行水云间|幻情(新书《保卫国师大人》连载中。宁小闲漫画、电视剧和游戏改编ing,敬请期待。) 天道:撼天神君被困神魔狱,你去救他。 宁小闲:好,我救! ===== 天道:不世妖孽祸乱人间,你去治他。 宁小闲:好,我治! ===== 天道:蛮族重返南赡部洲,欲取我代之,你去除之…… 宁小闲不语。 天道(松口气):“你要什么?” 宁小闲:“我要的是……”
  • 禁忌玫瑰禁忌玫瑰第七音符|幻情在世界尽头的某处有一座从神话时代就一直存在着的城堡,那座城堡名曰‘不朽黄昏’。在‘不朽黄昏’中又有一个种着黑、绿、紫、蓝、白、黄、红七种玫瑰的玫瑰园,玫瑰园中种着世界上唯一一支真正的七色玫瑰。传说那支七色玫瑰生而三千年不死,死而三千年不倒,倒而三千年不朽,它是超越一切存在的存在。只要有人摘下七色玫瑰许愿,它便可以实现那个人的任何愿望。不过愿望只能许一个,愿望许下后七色玫瑰便会立即腐朽。因为即便你许下毁灭世界这样邪恶的愿望也会被它理所当然的实现,所以人们也将那支真正的七色玫瑰称作——【禁忌玫瑰】……
  • 人鬼恋:前生我是你的妾人鬼恋:前生我是你的妾薄荷微依|幻情前世的爱恋,今生的纠缠。她,林颜落,一个普普通通的上班族。一次意外,让她从小带到大的玉镯破裂。从此,便恶梦缠身。而她的生活也变得不可思议了起来。一个是前世的王爷相公,另一个是今生的捉鬼大师,她该如何选择?恐怖的是后面还追随着她前世的情敌——芸王妃!
  • 狐狸“弟弟”不好惹狐狸“弟弟”不好惹李子雪|幻情◆【已完结】 女主从弱小到强大,从平凡到惊艳,一身男装行遍天下。 前世她诡计多端,卑鄙至极,啸傲妖界。 今生她韬光养晦,聪慧睿智,俯瞰异世。 本书群号:141216520。 ◆ 上官影,狐狸一族的霸主。 一朝得意,遭受仇人陷害,死后重生为人。 明明是直系后代,天之骄子,身负神秘而强大的力量,却被人当做废物来对待。 这叫什么?是可忍孰不可忍,叔能忍婶也不能忍! 从此,废物不再,绝世天才强横出世! 且看她在这异世里,如何化险为夷,傲视天下!
  • 妃奸帝盗:一品特工妃妃奸帝盗:一品特工妃房地产老总|幻情她身为一品特工却穿越而来成为亡国之奴. 他是大烟帝国第一世子,一生杀伐决断,掠夺城池. 灭了她的国,杀了她的亲,这丫头竟然跟他谈合作?! 渣男,恶女,史上最凶恶组合。
  • 心欲成妖心欲成妖陋室孤人|幻情她天生一双阴阳眼,却因为这双眼失去双亲。她颠沛流离,周旋于魑魅魍魉、人妖仙鬼之间。 离奇的红绳之下又悬着什么样的故事,古船的背后又生活着怎样一群异族。 她本不欲踏足,奈何命运牵扯,深陷其中…… 她孤苦无依,直到遇见他…… 架空+玄幻··
  • 绝世商女:蛇蝎美人骨绝世商女:蛇蝎美人骨相思雨|幻情一句“既然你心如蛇蝎,就去和毒蛇相伴吧”就彻底把她打入了绝望的枯井。无论身心都饱受煎熬,她的一生,都太过轻信于人。以至于最后葬身于蛇窝枯井,扫过周围丝丝缠绕的毒蛇,她缓缓伸出了双手,发誓:“今日你们喝了我的血,吃了我的肉,如有来世,我真希望可以跟你们一样,变得剧毒无比,无人敢欺。” 黑暗之中她破魂重生回到四年前,面对这个她人生最大的转折点。她游刃有余的化解了一个个危机,笑看庶出的妹妹以及姨娘们演的一出出戏。 那一双深邃的眼眸,迷乱了众人,那一身绝对的风华,只为她而更加耀眼。 在万蛇护航之下,且看他与她如何在这风云变幻中找到属于自己的那一抹柔情。
  • 野望——涅磐之凤翔野望——涅磐之凤翔晓月听风|幻情人的野心究竟有多大? **** 老天爷给了我超凡的头脑,代价是我的生命和活力。 曾经,我的希望是能够用自己的双脚走向世界,亲身去感受天地的脉搏, 然而当这一切成为现实,我却开始奢望着更多,更多…… 人的野心,究竟有多大? ====================================================================================== 野望,亦可译作欲望,这是一个关于欲望的故事,男人的欲望、女人的欲望。 涅磐,是死而复生的代名词,这是一个重生的灵魂,寻求自我的故事。 凤翔,凤凰的展翅,一飞冲天,无可抵挡!这是一只浴火凤凰的腾飞故事。 从一无所有到权倾天下,她凭借的是什么? 在重生的世界,她要留下自己曾经存在的印记。然而在这过程中,她得到了什么?又失去了什么?
  • 重生之狂傲仙医重生之狂傲仙医冷漠的天蝎|幻情蓝非雪,玄天大陆历史上最年轻的丹皇,只差一步就可问鼎丹仙,却被师妹背叛,含冤而死! 夜非雪,青云城三大家族之一,夜家的五小姐,天生体弱,无法修炼,是青云城有名的废材小姐,一朝身死,残破的身体迎来了全新的灵魂,从此,玄天大陆多了一个全新的妖孽! 十年一次的族比大赛在即,她被逼参加,却毫无修为,参加就是送死? 两大家族觊觎她的家族,家族处境危险,很有可能灭亡,她该何去何从? 身世另有隐情,她是该去寻找真相,还是顺其自然? 在前进的道路上,她契神兽,保家族,养势利,和她的伙伴一起,重临巅峰,俯瞰天下! 天生体弱?尼玛,那明明是中毒!不过不怕,本小姐是丹皇,这点小毒,手到擒来! 废材之体?我擦,万年难遇的仙魔之体也算废材?果然,没文化真可怕! 死很可怕?落到本小姐手里,本小姐让你知道,死,其实是一件很奢侈的事情! ** 精彩片段 片段一: 擂台上,夜非雪一袭白衣,纤尘不染,脚下是一身狼狈、深负重伤的黄连雨。 “怎么样?是不是没想到你会有今天的结局?是不是很不甘心?我猜,你一定想着黄家会为你报仇的是不是?本小姐可以很负责任地告诉你,你和黄家,一个都逃不掉买!” 她的声音很轻,唇角甚至带着一丝淡笑,但吐出的话语,却让躺在地上的黄连雨瞪大了眼睛,猛地吐出了一口鲜血,而后便晕了过去。 她厌恶地看了一眼黄连雨,转身,面无表情地离开了擂台。 片段二: “我救了你,你准备怎么报答我?”某女眼睛发光的看着床上霸气侧漏的男子,一脸的兴致勃勃,“我要的不多,你就随便给我个十万金币就行。” “我身上没有金币。”只有晶卡。 “啊?”某女眼底的光芒立刻变得暗淡,不过很快又亮了起来,只见她仔细地打量了一下男子,而后忽然凑进他,“要不,你以身相许吧。”有个美男陪着似乎也不错。 男子沉默,就在某女以为他不会同意的时候的时候,中午开口。 “好!” 推荐天蝎旧文: 《凤耀异世》: 《凤非烟》:
  • 仙尊在上:拐个萌徒当娘子仙尊在上:拐个萌徒当娘子九栀c|幻情前世,她是世间最古老的神,却在生命陨落时留下最后一丝魂魄守在他身边。 那时,他刚修的仙身。 一梦千年,温景过迁。 今生,她成了世间最古老的神留下守在他身边的一丝魂魄。 而他,成了众仙之首,成了最让人可望而不可急的存在。 他收她为徒,只是为了弥补遗憾还是另有所图? 前世遇上今生。 为了唤醒最古老的神,一时的迷途,让他入了魔。 当尊敬的人由仙变成了魔,最爱的人一心想杀了她。她负着天下的己任,却始终逃不过宿命的蹉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