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47章 我知道,你一定出事了(3)

他才上去了不过六楼,身上的衣服就要被烧起来了,要是一直窜上去,不止人救不到,自己也得赔进去。

其实陆念川也知道这无异于是个自杀式的行为,可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儿子被烧死,他做不到,他宁愿冲进去赌一把。

风轻寒也知道这个道理,可如果他也死了,对包浅浅,对陆小衍来说,那就是同时失去了两个亲人,他要她们如何承受?

陆霄从绳索上下来的时候,包浅浅刚刚止住的眼泪又刷的落了下来。

可显然儿子并没有心情跟她来个劫后余生的抱抱,他甚至看都没看她,就站在绳索下,铁青着脸色抬头往上看。

包浅浅准备好的一大堆的感情没处送,一转身,又扑进了陆念川怀中。

陆念川很给她面子的全都收了,抱着她轻声软语的哄。

那晚一直到火被扑灭,陆霄都一动不动的站在绳索下,似是在等着什么,期间他几次三番试图要再冲进去,被一边的消防员给拦下了。

“梁爽还在里面!”他终于察觉到哪里不对劲,嗓音压抑的低吼。

话音刚落,陆念川的手机就响了,来电显示就是梁爽,她声音听起来有点嘶哑,但语调轻快:“爸爸,你不要告诉霄哥哥我出来了,让他为我担惊受怕一阵子才好!”

陆念川不赞同的皱眉:“你跑哪里去了?”

“我回家了,我妈这两天正催着我回去呢!”她在电话里嘻嘻的笑:“正好趁这机会捉弄一下霄哥哥。”

已经凌晨六点钟,天际一片大亮,火红的太阳将天边的云染红了一大片,陆念川身心俱疲,抬手捏了捏眉心:“是家里的司机送你回去的么?”

“嗯,爸爸你放心,到家后我给你打电话。”

“好,路上注意安全。”

他没心情捉弄陆霄,挂了电话就告诉他,梁爽没在酒店里,她已经回家了。

陆霄当即就变了脸,把手里的消防服往地上一摔,气急败坏的走了。

陆念川也没去管他,一转个身,就见风轻寒手里捏着一颗白灿灿的牙齿打量:“啧,都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我怎么救了人一命,反而被人打掉了一颗牙呢?”

说起这个,姬千颜曾经不止一次的提到,当初他被陆念川一圈打掉两颗牙齿的事情,虽然说得时候面无表情,但明显的对这件事情耿耿于怀。

他干咳一声,抬手拍拍他肩膀:“改天补偿你。”

平安到家好一会儿了,包浅浅还有些惊魂未定,看着他的眼神都是不安的。

陆念川倒是没怎么在意,虽说近几年过的顺风顺水,可前些年他几乎每天都生活在死亡的阴影下,对这种事情没有太大的感觉,过了就是过了。

可见她这幅模样,他只得推掉了一整天的行程安排,在她眼前晃来晃去好让她确定他是真的还好好的活着。

包浅浅足足用了好几个小时才回过神来,惊惧过后,是难以言喻的愤怒。

“你明知道进去凶多吉少还要进去,摆明了是没把我们母子放在心上!难道你进去的时候就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吗?”

“考虑过。”他给自己倒了杯酒,慢条斯理的啜了一口:“就因为考虑了,才进去的。”

包浅浅不敢置信的瞪大了眼睛:“什么?”

陆念川似笑非笑的看我一眼:“我想,要是我眼睁睁的看着儿子被困里面,却什么都不做,你知道后一定会恨我的吧?”

她张了张嘴似乎想要反驳,又想了想,才嗫嚅着缩了缩脖子:“那、那是当然……”

“所以了,我进去救,你会恨我,我不进去救,你还是会恨我的。”他漫不经心的做出总结。

包浅浅被他说的哑口无言,郁闷了一会儿,突然重重叹口气的缩了回去:“也给我倒杯酒。”

陆念川没有听话的给她倒酒,而是顺势将自己手里的那杯凑到了她唇边。

“一小口,这酒很烈。”

他薄唇贴着她耳畔,低声叮嘱,呼吸间带出浓郁的酒香,包浅浅看他一眼,表情很严肃:“这位先生,如果我喝醉了,你应该不会趁机对我做什么吧?”

陆念川表情比她还严肃:“这位夫人,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我是那种趁人之危的人么?”

包浅浅就信了,低头喝了一口,真辣。

“再喝点儿,喝多了,就不那么紧张了。”他暗哑的嗓音在耳畔响起,带着一丝蛊惑人心的魔力,她舔了舔唇角,就真的又喝了一口。

陆念川哄着把半杯威士忌都喂给了她。

她情绪果然放松了许多,没什么力气的窝在他怀里,安静了很长时间,才突然开口:“陆念川,我突然理解那次你为什么要那么做了。”

她没有说哪次,但陆念川却很清楚她指的哪一次。

当初她拿自己的命跟炼血赌,刀尖差点刺破颈动脉,他吓的三魂没了七魄,得知她安全之后,便是巨大的愤怒。

他问她在对自己下手之前,有没有哪怕一秒钟想过他们父子,她结结巴巴半晌,一句话都没说出来。

他仍旧清楚的记得当时的愤怒,无奈,伤心,绝望。

他一手抱着她,一手晃着水晶酒杯,敛眉看着里面明黄的液体,良久,才淡声道:“我们不一样,你当初是为了一个朋友就抛弃了我们父子,但我是为了我们的儿子,我因为知道如果你失去小包会有多心痛,才想拿自己的命赌一把的。”

为了不让她伤心,他愿意拿自己的命去赌那么百分之一的希望。

包浅浅眼眶有些湿热,她闭着眼睛平息了一下情绪,忽然一个翻身面对面的坐到了他腿上,双手捧着他的脸,一本正经的开口:“陆念川,我觉得我喝醉了。”

“……所以?”他挑眉。

“人们都说,酒后乱性,我觉得这个词其实挺好的……女人醉酒,方便男人趁机做坏事。”她红着脸,循循善诱的暗示他。

陆念川深邃的眼底看不出情绪来,脸上却仍旧一派正人君子的模样:“这位夫人,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我是那种人么?”

包浅浅隔着衣服揪他的那一点,有些恼羞成怒了:“到底做不做?!”

陆念川被她揪的嘶的倒吸一口气,忍过那一阵疼,又恢复了一派闲适的模样:“可是我现在很累,你也知道,做这种事情男人很耗费体力的……”

“不做算了!”她气急,翻身从他身上下来。

“要是你愿意主动的话……我想我也是可以勉为其难的满足你的。”他忙抓住她的胳膊,以防她一怒之下跑出去。

“不要。”她甩手想要甩开他,没料到男人却突然用力,她一个不防备,姿势很不雅观的扑到了他怀里。

陆念川笑的邪恶而放肆:“啧,这位夫人,你这么如狼似虎,我都有点怕了……”

“陆念川!”她气急,挣扎着要爬起来,被他单手一扣一压,又狼狈的趴了下去,红唇正好贴在了他的脸颊上。

陆念川眼底一暗,没了继续戏弄她的心情,单手环住她一个翻身,便轻轻松松将她压在了身下。

门却在这时候砰的一声被推开了。

陆小衍左手拿着半根粗火腿,右手拿着半片烤面包,一脸迷茫的看着他们:“你们在干什么呀?”

包浅浅脸一红,忙不迭的推开身上的男人爬起来:“没干什么,闹着玩呢!”

“哦……”

陆小衍顿了顿,不出声了,咬了一口面包又咬了一口火腿后,才像是突然想起来似的:“对了,我的气球破了,我能不能再拿一个呀?”

“气球?”包浅浅疑惑:“哪里来的气球?”

陆小衍把最后一口面包放嘴里,走进去拉开床头柜的抽屉,从里面拿出来一个四四方方的小东西晃了晃:“这个呀,这个气球可结实啦,我吹了好多,家里的每个人都送了一个哦,回头也给你们每人一个。”

包浅浅瞪大眼,被雷劈了似的僵在原地,死死的瞪着他手里拿着的套。

“你……你你你听到他说什么了吗?”

一口气缓上来,她抖着手指着笑眯眯的陆小衍,脸色青一阵白一阵:“他说家里每个人都送了一个!你听到了吗?!听到了吗——”

最后一句话,几乎是尖叫出声的。

这让家里的女佣们怎么看她!

陆念川眼疾手快的抱起陆小衍就出去了,一眼看到陆霄拖着行李箱往楼下走,凝眉问:“怎么了?”

“离家出走!”陆霄头也不回的开口。

“带上你弟弟。”他把陆小衍往他身边一推,神色严肃:“不带走他,你妈一会儿就要打死他了。”

陆霄摇头:“不!”

陆小衍也摇头:“哥哥好凶,我不要跟着哥哥。”

陆念川俯下身来,一边抬头观察着楼上,一边快速的哄他:“乖,你又做错事情了,妈妈会打你的,跟着哥哥,等你妈妈消气了再回来好不好?哥哥会给你买很多好吃的,你每天想吃多少冰淇淋都可以。”

在家里他吃东西都是要被约束的,包浅浅怕他吃多了会变成一个大胖子。

陆小衍一听这个,眼睛就亮了,屁颠儿屁颠儿的跟着陆霄:“哥哥哥哥,我们走吧,天涯海角我都跟着你。”

陆霄拖着行李箱往外走,看也不看他一眼:“你别跟着我!我又不是保姆。”

“哥哥你会给我买肯德基吗?”

“不会。”

“那我给你买吧,你把钱给我,我给你买。”

“滚。”

“哥哥……”

“……”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总裁的弃妇新娘总裁的弃妇新娘失落的喧嚣|现言简介: 冷雨夜 灰色的大厅,火热的激情,女人的娇媚合着男人的勇猛在她眼前活生生上演! 那么丑陋,那么恶心! 她站在他们不远处,一直瞪着。 看他们换着不同的方式jiao合,撞击声声回荡。 她好想笑,又想哭,目不转晴的看着,看着男人女人放浪行骇的一面,看着她的老公正躺在别的女人身上..... 在她们结婚四周年这一晚..... 她站到他们完事,她站到失去知觉,冷笑,转身。 ———— 她从未想过她以为的幸福的婚姻会出现‘第三者’。 而这个第三者不是别人,竟是她最亲最爱的妹妹。 她亲眼看着她的亲妹妹和自己的老公纠缠。 那放浪的声音,她心碎了一地。 ———— 她——卫婉,一个二十四岁的家庭主妇。 在二十四岁那年,失了婚姻,失了爱情,失了一切! 六年相爱,四年相守 原来终抵不过所谓的迟来的‘真爱!’ 既然爱情没了,婚姻脏了,那么她卫婉便不要了。 她要,就要全部,不要,亦全都抛掉。 ———— “我们离婚吧。”她看着她的丈夫轻轻的说,眼晴没有错过那衬衣领里一点朱红,她知道那不是她的颜色。 “离婚?”他皱了皱眉。 “好!”他定定的注视她一秒,点头“是你先提出的,你不要后悔!你那天说要给我说什么?” “没有了。”她小心的摸着肚子,不再关这个男人的事,那是她一个人的。 她永不会后悔! ———— 然后,她离婚了,成了弃妇! 一个人,四年的家庭生活封闭了她的视线,她一步步爬上总裁秘书,再到摇身一变成为时装界竞相追捧的神秘设计师,身价数百万的她,周围围绕着各色的男子。 有邪魅的集团CEO——齐风 有冷酷的公司总裁——卫寒 有狂野的国际明星——斯罗 有温润的.他他他,还有她的前夫——秦天,面对他们越加强势的攻势,她避之如蛇蝎,只是为何她的心越来越乱,平静的心又开始痛了? ———— 而当她好不容易重拾碎掉的心,选择所爱时,那个恶梦又再度袭来。 她的好妹妹又再次笑得天真甜蜜的站在她的面前。 (此文系一个遭遇背叛离婚重新获得真爱的故事,构思是现实中的触发。) 亲们可以先收,养肥了再看——先谢谢了..... 亲们如觉得不错的话,收藏,票票,鲜花哟!请给我一点动力,谢谢!) 喧嚣读者群: 50784221 (喜欢本文的亲可加入,敲门砖,书中任一角色名) ————————————————————————————————— 推荐V完结现代总裁文《总裁的替身儿媳》 简介: 一夜酒后街头的相遇,一眼,她为他心动 ———— 再见时,她成了他儿子的女朋友,他是她未来的公公 他三十二岁,她十七 他莫氏集团的总裁,莫远,邪妄冷酷,无情风流,一个眼神,便能俘尽各色美人。 她,陈柔止,孤儿出身,一个容貌普通平凡的高中生,平凡得落尽尘埃也黯淡无色。 ———— 一场空难 她欠下了债. 他邪妄的圈禁她,残忍的折磨她,强势的掠夺她的一切,衣装整齐,高高在上,步步紧逼“下贱的女人,你以为一次就够了?简直是妄想,你以为紧守着,我就没办法了?“ 水花闪动,她倔强的别开头,凄声求着“不要这样对我,不要这样.不要这样.” "不要?凭什么,你永远没有说‘不’的权利,这是你欠下的,一辈子你都逃不掉!“勾唇,他一把拔开她紧抱的双手,血红的光闪过,拉起她的身子就势压下。 “不!”凄凉的泪滑落. 沉沦 禁忌 在黑色的夜里开出妖娆堕落的花,滋生出彼此纠缠不清的孽! ———— 片段一: “远,我有宝宝了!”电话接通,她高兴的,满脸是幸福的光彩,急急的对着话筒道 “打掉!”彼端,男人冷冷的声音毫不留情的传来,夹杂着一道女人撒娇娇呼的喘息,低呤“我在忙,就这样。” 电话断,原来,他在忙.忙着和别的女人. 呵呵.原来这就是他的回答? ...... ————————————————————————————————— 下面推荐自已的完结V文:《恶魔的宠物》民国架空文 烽火乱世,军阀割据 夜色曲都 灯红酒绿,纸醉金迷,歌舞升平,醇酒美人, 纠缠出一段段缠绵悱恻的爱恋. 云若,淡定漠然的女子:“不爱亦不爱” 严容,冷酷傲然的男子:“天下具是我的,你能逃往何处?” 纪璿,阴鸷深沉的男子:“我得不到的,宁可毁之!“ 云熙,温柔美好的女子:“我听到花开的声音” 裴风,美好直率的男子:“若若,请许我一个来世!” 裴天,温柔敦厚的男子:“只要能远远看着你,我愿足矣!” 这样的几人相遇,会谱出怎样一曲? ————————————————————————————————— 云若淡漠的站在玻璃窗前,眸中晦暗不明. 玻璃反射出冰冷无情的光,似那人冰冷无情的眼眸。 “宝贝,你真美,尤其是这双清透漠然的眸子,让人忍不住想看看它染上欲望后会是什么样子?会不会更美?嗯.....”冰冷的吻伴着邪肆冰冷的声音 “你是我的!”霸道的宣言 “宝贝,怎么办,我好像越来越离不开你了!”低沉的喃喃 “你竟想离开!”愤怒的嘶吼! “你竟敢背叛我!”血红如魔般的眼。 那充满欲望,占有,毁灭的气息吹抚,犹在耳边.那日日夜夜无休无止的纠缠,疯狂犹在眼前。 云若昂起头,闭上眼,......三年了!遗忘在心底的恶魔又开始慢慢张开翅膀...... 自己的连载修仙文: 《妖狂》 自已的完结文: 《泪殒情殇》 律儿的:《恶魔哥哥的傀儡娇妻》 文若曦的:《索欢》 喧嚣友友的文,好看哦: 叔叔请你放了我 《我的滥情老公》娇笑的总裁文 《得意风流》朋友的好文,女强 《总裁的十夜欢》飘雪的好文哦,也是现代总裁。 《强势纠缠》乱鸦 《狂后》 《妖女三夜》 《有婚无色》 《禁囚》 《夫君多多多》 《调教夫君》 《妖孽王爷别过来》咱家胖胖的好文,很好看哦。 《姑父求你抱紧我》喧嚣的文《总裁之不育前妻》已完结新V文 推荐喧嚣的新文《总裁的过期情人》(喧嚣的新文,已正式更新,亲们可以先收,养肥了看,么么——)
  • 总裁跪安,爱妻是老大总裁跪安,爱妻是老大凤兮轻烟|现言一场叛乱,一场失踪,萧氏一族一夜之间消失不见,留给世人只是一个辉煌的背影。她,人前,她清纯高贵,宛如神圣不可侵犯的仙女。人后,她邪恶腹黑,有些刁蛮有些小聪明。他,冷漠淡然,俊美的外表人人追逐。唯独面对她···女人,当好你的少奶奶,别把自己当回事!”他讥笑挑起她的下巴。他,总是不自主宠溺她,只对她尽显温柔。他,与她只不过见了两面,就为她遮风挡雨...“女人,我不会爱上你的,你就死心吧!”某男冷冷看着某女。某人淡然一笑。“女人,我给你五百万,我们离婚吧!”某女一笑而过。“女人,当我女人吧!”某女终于不淡定了,甩下围裙,甩门而去。真是受够了,靠,当本小姐什么人,姐不干了,我们over了。当伊人消失,才发现自己心里都是她的笑容...五年后,再次相遇,擦肩而过,已形同路人。“女人,你敢红杏出墙!”某男阴鸷着脸。某女无辜扬起精致的小脸,“先生,我认识你吗?”好你个女人,别得瑟,等我把你追到手,看你...只是...那个小鬼是谁,三番五次阻挡他追老婆 新文推荐《暴宠,小妻不乖》甜蜜宠文,绝对不容错过哦
  • 种田种出幸福来种田种出幸福来琉舞轻殇|现言楼梦汐,一边看着自己喜欢的随身空间文,一边做梦;没有想到惊喜就这样出现了,而且还不是一个,想要知道緈諨是怎样种出来的,就进来看看吧。
  • 冷面总裁宠娇妻冷面总裁宠娇妻龙霏霏|现言他回头,看到拉着他的是她。 “不要走,我不要一个人在这里。” 她呓语着,睁开了朦胧的眼睛,美眸中泛着泪花和迷离之色,她的眼睛很漂亮,但此时却像是受惊的小鹿般看着他依赖着他。 “我必须走,你还小,若我不走,你会被人说闲话。” 男人乍看之下是个妖冶的美男,可此时却不妖冶,俊美的脸上挂着一丝关切。 “不要,我不怕被人说闲话,留下来陪我好不好?” ……
  • 盛夏的爱恋:触不到的幸福盛夏的爱恋:触不到的幸福泪血痕馨1|现言因为偶滴文名涉及到了敏感词,馨不得不改名,希望亲们不要因为偶改了文名就不看文了。 粘人滴无赖老公,腹黑的拜金女主,两人华丽丽滴耍浪漫! 只是谁也想不到,那个抵死缠着她的男人居然是商业界的神话,是一个极具危险的男人。 “你不是喜欢有钱人吗?而我不正是现成的吗,我的资产远远比那些男人多的多,难道不足以让你来勾引我吗?”池翼冰冷的脸上挂着不屑,含满了痛苦的双眸夹杂着淡淡的失望。 “我是喜欢有钱人,可是你不配,你再有钱也不配!” “我不配?原本我以为你的爱慕虚荣只是表面的,我以为你的不要脸只是为了伪装,原来这些都是你的本性!你这样的女人我根本连碰一下都觉得恶心!”他说完,从口袋总掏出支票本。 “八千万够不够!以后你就是我养的一只猫!即使我看你一眼都觉得恶心,可我也不会放过你!....” 这个男人为什么突然会变成了商业界的神话,他不是只是一个三流的八卦记者吗?之前他还无赖的缠着她。 他不是曾经山盟海誓的说要爱她守护她的吗?不是说要保护她的吗? 本文基本是轻松滴,也蛮感人浪漫滴! 亲们多多投票,多多收藏,多多留言哦!
  • 豪门佳妻豪门佳妻枫舞思风|现言她——是娇生惯养的大小姐,为了他,从零开始,白手起步……在这个到处都勾心斗角的社会,她与他能走到一起,终成眷属吗?
  • 特工重生之都市新农民特工重生之都市新农民月怨纱|现言【种田+后宫+异能】 她是退役特工,却依旧改变不了被暗杀的命运,而且还是来自自己同伴的暗杀。 重生之后的她,是一名在校初中生。 家中长辈建在,上有高堂下有弟弟,家里虽然不至于揭不开锅,但是却也穷得令人同情。 家住贫困县,她该怎么带领家人致富,带领村人致富,发展事业,令这个贫困县成为数一数二的富裕县城? 重生附带异能,类似于精灵魔法的异能,能够使植物生长,催生植物,也能够控制植物。 既然上天能够让生命重来,让她拥有这么单纯的背景,她就不能够辜负上天的美意,好好的恣意快活这一生。 第一桶金,咱是赌石来的,有木有? 承包水库,发展新旅游业——咳咳,农家乐有木有? 拜个师傅,是隐世门派掌门有木有? 错!大错特错! 伦家门派之所以隐世,是因为木有一个能够带领门派崛起的人物,现在,这个牛人来了,就即将在“江湖”上掀起一阵腥风血雨。 一手自然系异能操控自如,一手诡异中医术出神入化,再加上门派流传千年信物秘密开启的绝密空间—— 槽!姐儿不在江湖上留下姐儿的大名儿,姐儿都对不起姐儿“叶静优”这个名字! 喂喂,这位先生,还有那位先生,请问你现在是怎样?老子还没有到谈婚论嫁的时候嗷~~~~ 无医门——鬼手天下,无医胜有医! 【第一卷是农村事业发展史,第二卷是都市纵横史】 现代背景,种田,学院,包你满意!
  • 傲娇总裁暖暖爱傲娇总裁暖暖爱弦清|现言原本以为,她的深爱,会换来他的回首。却不想,她们的婚姻只不过是因为利益而结合的幌子。终究他左右逢源于各种名模之间……她的梦破碎,等到她想要放手,却不想他爱如暖阳,又包裹着她。而她却不敢在相信……
  • 豪门弃爱,傲娇萌妻别想逃豪门弃爱,傲娇萌妻别想逃七夜妖妖|现言十八岁那年,在一个雨天里,欧阳宝儿遇见了二十岁的冷漠男子慕容睿。那一刻,他们都触动了对方早已冰冷的心,重新感受到了心跳的节奏。那一年,他向她表明心意,因为心里的那些秘密,她不想和他有太多的接触,可却舍不得他带给她的温暖。他以为他们会永远在一起,因为他爱她,她也爱他!她以为她们会永远在一起,因为她爱他,他也爱她!可是当她的秘密被揭开时,他才知道原来他爱上的人竟然是……而她早就知道他们有着无法跨越的鸿沟。他问自己,心还会再跳吗? “就当我慕容睿瞎了眼,遇上了你,爱上了你。以后只当我不曾认识过你。你是我一生中最大的败笔!”
  • 首席前夫,求放过首席前夫,求放过幽曳雨|现言——推荐旧文《桃色情劫,大叔滚远点!》 四年前,她毫无征兆的向他提出离婚。 四年后,再相遇,他是高高在上的集团总裁,而她却是送外卖的小贩,他将她束缚在身边,在她面前和妻子大秀恩爱,甚至要求她做代理孕母…… 目的只有一个——羞辱。 为了救自己的女儿,她不得已舍弃‘他们’的孩子…… “苏然,你害死了我的孩子,我要让你的女儿偿命!” 从此,她再也找不到她的女儿…… 一张死亡证明出现在她的面前,她隐忍着眼泪,勾唇一笑—— “陆铭煜,你知道吗,郁郁不光是我的女儿,她也是你的女儿。” * 他指着站在她身旁貌若潘安的男子,满目痛楚的看着她:“你一定非要嫁给他?” “是。”她回答的笃定肯定加坚定。 “他可是个傻子!”他急切的提醒道。 她笑的极具讽刺:“你作为他妹夫,就这样称呼你的大舅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