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37章 别骗我

“他们是你的仇家。”予安的一双水眸定看着下方,很肯定的说。

“你怎么知道?“慕容铄的两眼也定在脚跟处不动。

黑乎乎的蒙面人,将这里围了个紧实。打扰了他和小家伙相处,甚是可恶。

“我自认不会纵虎归山,更不会轻饶了我的敌人,所以这些人一定是冲着你来的。”她哪像他这么好心,不但不杀战俘,还会在把战俘劝降后收揽至自己的旗下,然后再来找自己的麻烦。

慕容铄一脸歉疚,“抱歉,都是我连累了你。

“我一直在想……”她还是相当难以理解,“他们为何要这样对你穷追不舍?”像谷底那种湍急的渠道,连他们的救兵都不敢妄自下来搭救,可是这些追兵却一个个不怕死的追上来。

他咧出一抹笑,“那是因为,他们以为我的身上有他们想要的东西。”还好他事先预料到这点,先把东西交给别人来保管。

“什么东西?”

“自然是我的帅印。”慕容铄笑咪咪地蹲在一名看呆了眼的追兵面前,愉快地对他眨眨眼,“我说的对不对?

“对……”被慕容铄无双的面容所影响,而觉得整个人晕陶陶的男子,神智恍惚地点点头。

“不准这么看她!”予安很不是滋味地赏他一拳,把他被慕容铄迷走的心神打了回来。

“说吧,是谁派你们来的?”慕容铄收起了笑脸,一掌紧紧擒住其中一名男子的咽喉,力道之大,令那名男子的脸庞立刻涨得红紫。

周围其他人见状,纷纷举起了手中的武器,予安顺势待发一副要拼死搏斗的模样,但慕容铄却不为所动。

“我警告你,这回我可不会让你们又来个自尽好死无对证,你若是想说的话可要要趁早。”

“王,王爷饶命……”无法喘息的男子忙不迭地求饶。

“你倒是很清楚我的身分。”果然是熟人所派来的。

予安比他更没耐性,“别吞吞吐吐了,快说是谁。”赶快问到答案后,她就要把这些垂涎慕容铄美色的男人给打发走。

“是……是西内的人。“慕容铄的指间更是用上力道,“西内的哪个人?”他要知道到底是哪个人这么想置他于死地。

“是欧阳大人。”他赶在被掐死前吐出了实话

“是他?”慕容铄有些意外地扬眉,而后冷哼了口气,“怎么,欧阳桀是想从我这拿走我的兵符,好去助长慕容曜的势力?”为了私利,就要他赔上整支大军的性命,那些人为何总是那么爱玩权势斗争的游戏?

黑衣人困难地喘息,“属下不知……”

“当真不知道?”慕容铄并不相信,眼眸也渐渐变得无情阴冷。

“属下只知道这件事是欧阳大人背着乾王,在暗地里偷偷进行的。”受不了痛楚,他又招出另一件内幕。

“为何要瞒着慕容曜?”聆听着他的话,慕容铄的心不预期地急跳了起米,他的呼吸也变得紧张急促。

“因为……”在身旁同伴频频以眼神示意他不能说时,慕容铄干脆腾出一掌击晕旁人,阻止他在别人的压力下不吐实。

“说!”

“因为乾王不准任何人动你。”

怎么可能?慕容铄的眼眸很空洞,带着理不清的心情和迷惑,一种深怀着希望又带点酸楚的感觉将他包拢。

他从不曾想像过,那个在他成长过程中,从不曾对他付出过真心,也不曾好好待过他的慕容曜,竟如此在乎他。他这个好兄弟不是一直都嫌他累赘、并以他为耻吗?那么,为何慕容曜又在他所不知之处,做出这种类似保护他的举动?

近来,他觉得自己走向慕容曜的脚步,是愈来愈快,也愈来愈靠近了,可是就在他靠近时,他却发现他比从前更看不清慕容曜,也更捉他不住,而心中的阴影渐渐化为层又一层的迷雾,让他走不出来。

“南夏的粮草也是你们奉命烧的?”眼看慕容铄问不下去了,予安适时地出声,也顺道为自己一解心中的疑惑。

黑衣人不断摇头否认,“不,那是另外一群人干的。

“是谁?”还有别人?为什么会先后有两波人马来烧粮?这绝不可能会是凑巧。

“我也不知道,但那件事与欧阳大人无关。”

“滚!”恍然恢复神智的慕容铄,将地上的男子一把拉起,在解开穴道后扔开他。

在摆平了一波追兵,并借由他们所走下来的秘道,再度回到地面上重见天日。

但予安想起了他曾扬言要一统天下的话。在心底反覆琢磨,她都忘了,慕容铄也是新朝的人,也是那些斗争之中的一员,他的野心并不会比那个欧阳桀或是其他皇子来得小,他也是个侵略者。

可能是因为他常在脸上挂着笑,所以,她偶尔会忘却了他的身份,她忘了,他们是敌,不是友。

打发走那群人后,慕容铄拍净手中的沙尘,看着怔怔发愣的她。

他伸手在她的面前轻挥,“你怎么了,可是身子有什么不适?”

予安茫然的低问:“我问你,政途与感情,孰重孰轻?”在他的心目中,她也只是个敌人吗?他会不会不择手段地击垮南夏,好为他的前途铺条康庄大道?

“怎么会突然问这个?”慕容铄抚摸着的小脸,两眼紧盯着她游移的眸子。

予安握住他的手,“我想知道。

“我不知道。”他的神情显得很悠远,“现在的我,比你更迷惑,也比你更想知道这个答案。”有些他深信不移的东西,已在岁月中变了质、换了样,他这双眼所看到的一切,并非是全然真实的,因为人心一直在变,所以答案也一直在变,而他,很想亲自去找出那些关于慕容铄的答案来。

予安静静地凝视着他的面容,不放个一丝一毫,在他的脸上,刚毅的线条取代了柔和的表相,读着他的眼,予安发现自己在他的眼中找不到些许儿女之情,他的心只是在亲情和政权里打转而已,在他的眼里,她看不到自己的身影,或许,她只是一个路人罢了。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凤动九天:一等皇妃倾天下凤动九天:一等皇妃倾天下慕容缺|古言世人说她一出生便克死生母,什么王府千金,左右不过是个庶出丑女!仇恨、阴谋、生存,让她步步为营,心机深沉!她只要她恨着的人生不如死,只是,这半路杀出腹黑妖男是怎么回事儿!这难道就是她凤倾天下路上的归属?
  • 神医挂帅神医挂帅拾貮|古言见过会打架的神医吗? 据说小侯爷身边有个姑娘特别不好惹哦! 宫绫说:“人生在于吃喝玩乐,打打杀杀的太吓人。” 温子玉:“那你提着剑做什么?” 有人说,那历经苦难却依旧温柔对待世界的花,一定会是盛放到最后的那一朵。 宫绫:“我的前一半人生遍布荆棘,当我好不容易见到阳光,却发现这光……亮瞎了我的眼!”
  • 吾家娘子美如画吾家娘子美如画阿锦姑娘|古言(落魄为农女的公主vs地主家灾星废柴四少爷。) 一朝昔年旧案曝光,姜翎从华京来到乡下,面对着一家子奇葩不说,还要去土地主家做个放牛娃? 地主家有个小少爷顾无邪,容貌惊艳却是村里出名的灾星废物,姜翎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会被嫁给这废物冲喜! 就冲这小少爷瞧不上自己的拽样,姜翎暗暗发誓调教其跪地唱征服,怎料自家夫君非但不是废物,还一直在扮猪吃虎。 姜翎:“夫君你屌炸了” 顾无邪:“……能换个词么?” 姜翎怎么也没想到,她这夫君将她再一次宠成了公主。 只是某恶夫腹黑造作还爱欺负娘子的性格该如何改造?姜翎表示,路漫漫其修远兮……
  • 捡个娘子会修仙捡个娘子会修仙不夏的州|古言人主秦羽偌穿到了一个小山村,被一个猎户所救。为了报恩,秦羽偌成了猎户的小娘子。秦羽偌原本以为可以过上理想中的小田园生活。可是,有鸟可以长到这么大吗,还可以喷火,变异了吧。原本老实羞涩的小相公怎么变了。让来自21世纪的自己都招架不住。这和我想的不一样。能让我在穿一次吗?黑化后的相公微微一笑:“娘子,相公在这,你还想穿去哪。”
  • 最强穿越:霸道王爷深深爱最强穿越:霸道王爷深深爱流雨欣|古言她,云家七少爷,自小女扮男装,却受人欺凌,亦是无情,终是一日她杀了他们,可也了结自己的性命,一朝重生异世,异世的一切都是崭新的让有了她活下去的念头,相同的都是女扮男装,不同的有了父母的爱和一个男人的宠爱。他,夜国三王爷,除皇帝外最为尊贵的人,自从遇见她,一朝失心,在发现她真实性别时,日日宠爱不断,直到相厮相守(1V1身心干净)
  • 寒江笛声梅映雪寒江笛声梅映雪小女巫77|古言少女安筱蕤一心想要进入温家画坊,寻找一幅早已绝迹于江湖的画。传说,拥有它的人将能实现无尽的富贵。 润江春景图上有一名女子翩然若仙,却独独不见眉眼。这其中是否有什么不为人知的隐秘? 她怎么也不曾想到,竟遇见了他。相识、相疑、相知、相爱,却不经意间揭露了约百年前一桩惊天阴谋。 从此,便只能相思了吗?
  • 启禀王爷,王妃会捉鬼启禀王爷,王妃会捉鬼籽漓|古言一不小心穿越成了王妃,王爷还下落不明,莫宁王妃真的很难当…… 王爷好不容易回来了,本以为甜甜的恋爱要开始,反派还搞什么谋反,王妃表示我只想谈一个甜甜的恋爱…… 好不容易平反叛乱了,一不小心又成了皇后,天噜啦,女主表示我不想要升职了…… 本文1v1男女主双洁,古言偏玄幻向,入坑慎重。
  • 山河运山河运孟白河|古言混战政权,不曾止息。 风卷狂沙,兵临城下。 气贯长虹,金戈铁马。 本以为报仇雪恨是她一生的目标, 一路前行后才发现,这拱手山河,天下浩荡。 目前第一部哟,第二部尽情期待
  • 捡个娘子会修仙捡个娘子会修仙不夏的州|古言人主秦羽偌穿到了一个小山村,被一个猎户所救。为了报恩,秦羽偌成了猎户的小娘子。秦羽偌原本以为可以过上理想中的小田园生活。可是,有鸟可以长到这么大吗,还可以喷火,变异了吧。原本老实羞涩的小相公怎么变了。让来自21世纪的自己都招架不住。这和我想的不一样。能让我在穿一次吗?黑化后的相公微微一笑:“娘子,相公在这,你还想穿去哪。”
  • 残雪乱残雪乱九v九|古言十年前,丘国赐她“长岁永康,倾福永泰”;十年后她为丘国殓衾,踏血而归。 “可否告知本王公子名讳?”这是九王爷第二次问到她的名字了。 “喻长衾。”她用茶水在桌上写下了自己的名字。 “衾?”九王爷仿佛触到了她眸子里深不见底的黑暗,冰冷而又熟悉,“好名字。” …… “你想要这天下吗?”喻长衾不知问过多少人,也被多少人问起过。 “这天下要来又有何用呢?” 喻长衾看着满城的积雪,再也看不出丘国本来的样子。 时过境迁,这天下早已物是人非。 “我想要的只不过是他们的命罢了。” …… 风云暗涌,残雪纷乱,以汝之血,祭他乡之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