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25章 你看着我

封墨寒只当她身体不舒服,或者不想让他看到她这副狼狈的样子,清润的嗓音又柔和了几分透着疼惜,“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医生马上过来。”

说着,他又朝她伸出了手。

然而他的手还没伸到她面前,就被言秋“啪”得一下打开。

“我说了让你走!”

这次言秋声音大了许多,却也暴露了她嗓音里极力压抑的颤抖。

封墨寒的脸色也一点一点的沉了下来。

中午收到消息说言秋被送到了王家,他就急的快要疯了。王发财在帝都的房产十几处,他怕一个一个找耽误时间,直接冲到人家老巢,把人家一家老小都绑了。

暴力逼问了他家人,才打听到王发财平时最爱去的两处,知道了她所在的地方。

他那么大费周章的把他救出来,没听到一句谢谢就算了,现在还对他这幅态度。

封墨寒的火也噌噌上来了。

他堂堂封家的太子爷,何时这样温声细语的哄过一个人。

这女人就是不识抬举!

一肚子火气的封慕寒,冷着脸转身就要离开,却在刚刚侧过身的瞬间,听到chuang上的女人闷哼了一声,小脸皱成了一团,看起来极其痛苦。

封墨寒微怔,像是反应过来了什么,嘴角勾起一抹冷笑,直接坐在了chuang沿上,掰过言秋的肩膀,逼迫她看向自己。

“言秋,你看着我。”

言秋额前的碎发被汗水打湿,牙关紧咬,“不看!”

封墨寒脸上恶劣的笑容加大,“你为什么不敢看我?”

他的话就像一把火,噌的一下将言秋彻底点燃。

封墨寒说得没错,她现在看到他的那张俊脸,听到他低沉磁性的声音,就很难受。

她需要拼尽全力才能将其压制下去。

不行!当初说好了结束,就不能再一而再再而三的有所关联。

否则最后又会恢复成以前那样的状态。

千钧一发之际,门口传来了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门外传来了王管家的声音,“先生!许医生来了!”

流失的理智迅速回笼。

言秋美眸瞪大,伸手一把将人推开,结果因为用力过猛,扯到了自己左臂的伤口,疼得颤抖。

被打断好事,封墨寒眉头不悦的拧起,看小女人疼成这副样子,快步走到门前,将门拉开。

“为什么这么慢?”封墨寒声音冰凌凌。

原本在家悠闲泡澡的许琛,一接到某人的电话,连头发都没擦干,就急匆匆赶过来了,竟然还被吐槽慢。

许琛温润的脸庞上一派委屈无辜。

封墨寒斜他一眼,“还杵在那干什么?难道还要我请你进来吗?”

许琛:“……”

现在推翻友谊的小船还来得及吗?

许琛一进门就看到躺在大chuang上的女人,身为医者,他立马就明白过来。

他吸了口气,扯了扯身旁封墨寒的衣服,小声嘀咕,“玩脱了?”

这两年来,除了每月给封墨寒进行定期体检之外,来封家基本上都是帮言秋看病。

有次封墨寒深夜打电话过来,语气极其凝重,他当时以为出了多大的事儿,穿着睡衣就赶了过来,结果过来才知道是言秋发烧了。

他身为旁观者,知道他这兄弟对这女人的感情恐怕没那么简单,只是某人自己现在可能还不清楚而已。

不过今天这个情况又是怎么一回事?

封墨寒闻言,一个眼刀子过去,带着周围的空气都冷冽了几分,“闭上你的嘴,过去检查。”

许琛对嘴巴做了一个拉拉链的动作,他走到chuang边先是检查了一下言秋胳膊上的伤口,随即准备将盖在言秋身上的西服掀开。

然而他的手指还没碰到西服角的边边,就被横插过来的一只大手拽住了手腕。

他微微一愣,抬头就对上封墨寒那张阴气沉沉虎视眈眈的俊脸,后者刚毅的下颚动了动,低沉磁性的嗓音隐含着警告的味道,“就这么检查。”

许琛无言。

这醋劲未免也太大了吧,在他们医生的眼里,这也不过就是一具凡人的肉体罢了!

许琛哼哼着,却还是依封墨寒所言,没有再动西装。

检查过程中,言秋的脸色越来越难看,葱白的小手紧紧揪着西服,甚至有些痛苦。

立在一旁的封墨寒英气的眉宇之间也积压了一层厚厚的阴云,隐隐有焦灼的暴躁倾泻而出。

“你行不行?”封墨寒不耐烦的催促,目光担忧的落在女孩越来越红的脸上。

许琛白皙的额头也有细密的汗水渗出。

“不行,她究竟喝了什么?她现在这个状态恐怕连洗胃都不行,只能物理降温,或者……”

许琛看了封墨寒一眼,意思明确。

封墨寒凝眉,薄唇抿成了一条直线。

而此刻,chuang上的小女人似乎清醒了片刻,揪着chuang单,痛苦的呢喃着什么。

封墨寒立马将许琛推开,俯下身子,将耳朵贴到女人的嘴边,低声问:“你说什么?”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追妻无门:女boss不好惹追妻无门:女boss不好惹叶琼雨|现言青涩蜕变,如今她是能独当一面的女boss,爱了冷泽聿七年,也同样花了七年时间去忘记他。 以为是陌路,他突然向他表白,扬言要娶她,她只当他是脑子抽风,他的殷勤她也全都无视。 他帮她查她父母的死因,赶走身边情敌,解释当初拒绝她的告别,和故意对她冷漠都是无奈之举。 突然爆出她父母的死居然和冷家有丝毫联系,还莫名跳出个公爵未婚夫,扬言要与她履行婚约。 峰回路转,破镜还能重圆吗? PS:我又开新文了,每逢假期必书荒,新文《有你的世界遇到爱》,喜欢我的文的朋友可以来看看,这是重生类现言,对这个题材感兴趣的一定要收藏起来。
  • 梦琂梦琂安宁生|现言宁端盯着面前的人,说,“阿琂先生,你喜欢我对不对?” 他说,“是的,阿端,可我只能在背后护着你。” 她说,“谢谢你,阿琂先生,可我已经嫁人了,我不会再在意了。” 他面色苍白,一如初见模样。 后来,连怨恨乔琂的乔偐都说她残忍。
  • 天降一相公天降一相公如玉般通透|现言五年的用心经营,最后,那爱情还是泡了汤。 为了忘记过去重新开始,叶零星辞职准备回家陪爷爷三个月,然而却意外的捡到一个绝色王爷… 反正无事可做,帮助一个人融入社会便是举手之劳,她并不吝啬自己的善良。 【王爷在农村】 见过王爷骑摩托车吗?见过王爷滑旱冰吗?见过王爷收割稻谷吗?见过王爷用扁担吗? 【王爷在都市】 连小学文凭都木有的绝代王爷能找什么样的工作?情敌来袭,王爷会作何反应? … 【叶零星的血泪史】 捡个王爷不容易,养个王爷更不容易!不仅要当妈——嘘寒问暖全面照顾;要当老师——从小学教到大学;要当厨娘——做饭;要当丫头——穿衣洗衣,好吧,如果是朋友,其实这些都能做到,只是——要她暖床?很好!交出工钱还清债务,到别处住去吧! 求留言、求评论、求收藏! 没事可以去看看通透另外的文嗷~ 通透的群:220407978,感兴趣的亲可以加着玩~
  • 少年狂少年狂梨花白|现言归元星是茫茫宇宙中一颗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修真星球。半山派,在归元星里更是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修真门派。晚舟,姓晚名舟,是半山派里一个辈分有点高,境界有点低的普通修真者。晚舟修真三百余年,只因嗜酒,修真进境慢得离奇。若不是捡着了那个名为轩辕狂的婴儿,晚舟觉得自己普通的人生绝不会发生这么大的变化!
  • 残叶不曾染雪霜残叶不曾染雪霜萌龙龙|现言每个人的青春里都有这么一个人,她默默无闻地在你的时光中出现,又走得悄然无声。这是多年以后林耀含泪打下的一行字,他知道那个女孩就这样永远消失在世界了。“笨蛋婳啊,这么久过去了你还是那么笨。”微凉的秋风吹落枝头的残叶,林耀目光忧伤而宠溺的望着墓碑前照片上的少女,温柔拂去落在坟墓上的叶,“连叶子掉在自己头上了也不懂打理。”是啊,她就是这样一个不懂爱惜自己的女生,才会永远地离开他……楚婳原以为她的生命中出现了一个拯救她的少年,她如此喜欢他,只是因为他刚好出现在自己最窘迫难堪的那段时光而已。青春中循环上演着那么多悲欢离合,不是在证明人的天真和幼稚,而是在强化着时间的无情,每个人不是输给了自己,而是时间。
  • 一错过已错过一错过已错过庄生的蝴蝶梦|现言雨中,男人全身已经湿透,抬头看着已经关掉灯的房间,懊恼的伸手抓了抓金色的头发,上了车,大力的敲打着方向盘,“我他妈真的该死!”
  • 入目八分入目八分狸迷|现言其实你们看了就会知道,这也不用多说什么东西。
  • 我星常明我星常明雨夏歌月|现言庞安元做梦也没有想到会和自己的便宜侄子周杨佳有交集,等她反应过来,为时已晚。既来之则安之,可真的会如愿吗?
  • 今生依旧爱你今生依旧爱你风清影|现言前世的他,为了保护她,替她挡下了致命一箭,失去了生命。 今生的她,逆天而行,保存前世的记忆,只为再与他相遇,一续前缘。 可是,这一世的他却选择了忘记。 寻寻觅觅,当她终于寻到他的时候,又会是什么结局?他又是否会原则继续爱下去? …… 某男:你非要保存记忆来找我,如今我想起来了,你却要跑路,你觉得有门吗? 某女:嗯?没门,我可以爬窗的!(戳手指) 某男:一伸手,关上了窗,上锁。 ps:这个故事很精彩,很感人哦!
  • 大人物的小辣妻大人物的小辣妻欣玫|现言“梦洁,听话,这不是闹着玩的,先让开。”秦致远充满磁性的声音,看着拦在门口撒泼的女人,眼中满是无奈。 “致远,今天,你只要踏出这个门口一步,我就立刻死在你的面前。” 高梦洁看向眼前的男人,她清楚的记得,这次男人的离开,是一切噩梦的开始,有些事情,她知道,却不能说出来,眼看着拦不住,她拿出一把水果刀,放在脖子上。 上辈子死也要离婚的男人,最终不但害了自己,还害了唯一将她放在心底的男人。 重生的高梦洁,只有一个想法,努力的活着,骄傲的活着,她只想用自己的方法阻止噩梦的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