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30章 窃听阴谋

“当”的一声,令狐燕觉得声音有异,缓缓睁开眼睛,见铁戟砍在一块大石头上,而东方桐则被方鹤翎抱起,站在数丈之外,紧接着匡志雄挥刀杀死两个小喽啰,救下了令狐燕。

这一下令李舵主大为吃惊,说道:“匡二爷,这是什么意思?”匡志雄冷哼一声,说道:“你们想要老子的命,只怕没那么容易。”随即冲那些小喽啰叫道:“北山帮的兄弟们听着,若还认我这个二当家的,就宰了这个姓李的,否则莫怪老子刀下无情!”众人面面相觑,一时难以决断。

那晚,方鹤翎从客栈牵马回来,不见东方桐与令狐燕,心下好生着急,四处寻觅却哪有半点踪迹,正在烦恼之际,忽听脚步声响,似有二人走来,方鹤翎心想:“这二人的脚步沉稳,可落地之声极轻,不知是何方神圣,我还是先回避为好,省得多事。”于是将马缰松开,放其自去,随后纵身跃上一棵大树,藏在枝叶间屏息观察。

只见两人缓步走来,由于他们都身披宽大的黑斗篷,方鹤翎瞧不清对方样貌,一人说道:“龙大哥,现在一切都在我们的掌控之中,你还在担心什么?”

那人答道:“我不是担心,而是在想这么长时间过去了,我们进展缓慢,真不知何年何月才能完成大业。”

“何必自寻烦恼呢?你不是常说‘千里之行,始于足下’嘛,只要这次三大世家互相争斗,咱们就算前进了一大步。”

“哼!我越想越是生气,银面那个蠢货,半路弄丢了玉铜录,害得我精心策划数年的计划毁于一旦,玉铜录更是下落不明,你知道的,没有玉铜录,一切都是空谈。”

“龙大哥,事在人为嘛,只要整个武林握在咱们手里,还怕找不到玉铜录吗?”

“先不说这些了,你那边进展如何?”

“令狐奎那个老东西,想吃鱼还怕腥,说什么四大世家的先辈互有交情,行事总要留点余地,日后也好相见,他不想想不消灭另外三家,他能独霸中原武道一途吗?”

“北山帮那怎么说?”

“我已经和匡志杰谈好了,事成之后,关外仍归他,山西、河北与令狐世家平分秋色。他倒是肯合作,只是他那个弟弟贪财,弄得黄沙帮很不高兴。”

“不过是个小脚色,除掉就是。”

“嗯,我已经买通了他身边的随从,准备伺机下手,前日接到消息,匡志雄在路上遇到个穷小子,说是救过他的命,听说身手不凡,因此他们不敢贸然行动,算起来他们今夜应该已到壶口关,只要有了落脚的地方,不怕杀不了他。”

两人正说间,忽有一只信鸽飞来,那人抬起左臂让鸽子落下,从信筒中取出一张小纸条,骂道:“真是个废物!”

“怎么,失手了?”

“不,我说的是令狐奎的孙子,贪恋美色,坏了我的大事。”

“哦,难道是那个幽州新秀二少爷吗?”

“就是他!他迷恋东方延的侄女,其实他们的婚姻不过是一场交易罢了,可这小子鬼迷心窍,非要这个臭丫头,为此没少挨他爹的训斥。”

“小孩子嘛,不都这样?今夜不成再找机会就是。”

“要不然我亲自走一遭?”

“哈哈哈哈,对付那样的人,用得着名震妖族的孤狼出手吗?也太大材小用了。”

伴随着笑声,两人已走得远了,方鹤翎无法再听得后面的言语,想要悄悄地跟上去,又怕他们察觉,便蹲在树上,琢磨他们的话,心想:“妖族的孤狼?我怎么从来没听说过,唉……要是还在山上,兴许老伯知道,可惜……不好!他们一击不中,定会再行加害,我得去救匡志雄。”刚想动身,转念道:“救他做甚?这个恶徒早就该死,若不是为了他,我怎会被赶下山?哼!不去。”

方鹤翎就这样左思右想,犹豫不决,眼看天边泛白,一轮红日冉冉升起,方鹤翎终于打定主意去搭救匡志雄,“不管怎么说,他也算这个阴谋的关键人物,兴许我能从他的身上得到些有用的东西,救下更多无辜的人。”

于是方鹤翎施展神行法,回到客栈,此时令狐润等人已经离去,整个客栈空无一人,方鹤翎只好向附近的人打听匡志雄的去向,谁知一无所获,他哪曾想到他们深夜相斗,又有谁敢近前呢?

方鹤翎在附近寻觅数次不见,暗想:“看来他命该如此,这可怪不着我,我还是去打听打听芷瑶的下落。”便施展神行法,半日间来到一座城下,此处城高墙厚,热闹繁华,上写着“长安”二字,但见:民丰物阜,市井安闲;做买做卖,和容悦色,来往行人,谦让尊卑。真是“秦汉隋唐十朝都,丝绸之路第一镇”。

方鹤翎赏玩多时,行至一座酒楼,抬头望见三个镀金大字“迎客楼”,便向内走去。店小二笑着迎上前问道:“容官,您几位?”方鹤翎道:“一位,有雅座吗”店小二道:“有,您楼上请。”

方鹤翎相随来到楼上一个雅间坐下,要了一斤白干,两斤牛肉,四盘果碟,正自享用,忽听隔壁有人窃窃私语,方鹤翎初时不以为然,后听说到“做干净点儿”,便心生疑虑,侧耳倾听,一人道:“老魏,事情进展得怎么样了?”

另一人道:“放心,一切顺利,只是……”

“只是什么?”

“好歹我是看着他长大的,实在不忍心看他,不如放他一马?”

那人冷笑道:“老魏,你要明白在西域,帮主让谁三更死,他就绝活不过五更”

“但这是在长安城,还有龙吟门下属的白虎堂,未免太冒险了吧?”

“帮主的命令,你也敢违抗吗?”

老魏沉默不语,半晌不见动静。

“好了,明日会面之事可安排妥当了?”

“嗯,明日未时,城南树林相见。”

那人长舒一口气,说声“好”字,便不再言语。

方鹤翎听出来是魏管家和李舵主二人,暗忖道:“这二人怎会出现在此?不知他们要去见谁,又要谁的命,我还是赶去看看。”

次日午后,方鹤翎便来到城南树林,寻一隐蔽处藏身,待到未时,果见一人,黑布遮面,身穿褐色长袍而来,不一会儿,又来一人,披一领黑色银边斗篷,二人相见叙礼毕,黑衣人道:“李舵主,你要见我所为何事?”

褐衣人道:“西门大公子,帮主命你……”

“住口!”黑衣人道,“他是你的帮主,不是我的。”

李舵主陪笑道:“嘿嘿,在下失言了,忘了咱们是合作关系,是我疏忽了。”

黑衣人冷哼一声,“少说这些个没用的话,说吧,这次杀谁?”

李舵主笑着,从怀中摸出一张字条,递与黑衣人,说道:“这是行动计划。”

“什么!你们疯了,要杀她们?”

“废话少说,一句话干还是不干?”

“不干”

“好,那你做的事可就瞒不住了,你想想会有什么下场。”

“你……”黑衣人指着李舵主恨道,“你敢威胁我。”

“哎哟,我怎么敢呢?我只是想让西门大公子明白,合作,对你我都好,反之就难说了,想要坐上庄主的位子,就要抓住这个绝好的机会。”

“绝好的机会?”

“正是,这两个人的份量想必你也清楚,如果让她们死在此处,东方、令狐两家会罢休吗?”

“你是想让我西门世家给黄沙帮做挡箭牌?”

“非也,是让金乌帮做我们的挡箭牌,凭你二叔与金乌帮的关系,你想想他会怎么办呢?”

黑衣人苦笑一声,“亏得你们想出这等阴损的法子。”

“‘兵者,诡道也’,帮主有言,事成之后,保你做西门世家掌门人。”

“但愿你们言而有信。”二人说完,各自散去。

直到此时,方鹤翎终于明白了,李、魏二人所谓的计划,其实是为了让令狐世家,黄沙帮铲除异己,借此引发江湖纷争的阴谋,而包括北山帮在内的所有人不过是枚想丢就丢的棋子罢了,真正的博弈者是那个龙姓神秘人和妖族的孤狼,方鹤翎断定这个孤狼与令狐世家之间存在某种特殊的关系,想要将他挖出,就必须先救下东方桐和令狐燕。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摘天摘天孤有泪|仙侠世界本为一花树,神魔皆是一花果,蒂落不成苍天树,道果便作护花泥。张宝儿说:“天,也是一果,我要摘了它。”
  • 妖娆毒仙妖娆毒仙傲月暖颜|仙侠灵药仙符,仙丹灵兽,她苏媚情通通都要,开启刷宝模式,大道路上从头再来,风生水起! 曾经的她,是个妖媚至极的狂妄妖女。绝世容颜,惊世才情,却没有得到与之匹配的爱情,反而被众人唾弃,万夫所指。 现在的她,浅笑嫣然,冷心冷情,莲花般沉静如水的面容下却是如寒冰入骨般的决然!不再追逐那虚无缥缈的感情,只为求道!此时,细嫩的芊芊食指悠然一指,那些亏欠于她的,又怎么能不一一讨还呢!
  • 东来紫气东来紫气艳风神|仙侠他是一个普通人,但是注定今生无法普通!游走于修真的世界,做着生与死的抉择!且看仙族惊天秘闻,如何在他手中一一显现!这里有“决不放弃”的豪情!这里有“永不怯懦”的壮志!这里有“金戈铁马”的杀伐!这里有“偷天换日”的阴谋!日出东方,紫气破晓,且看《东来紫气》!
  • 芫花曲芫花曲成淇|仙侠唐末年间,纷争不休。梁国边陲胡小小白月峰上椒天下修士幽芜的隐居之处,而莫裳正是师尊幽芜最小的弟子。在天下风起云涌之际,莫裳与“好哥们”五师兄莫云一起被师尊幽芜派下山去给远在蓬莱岛的蓬莱主人送剑。一路上,险象环生。莫裳与莫云的感情也在渐渐升温。直到到了蓬莱岛这个地方,他们发现这里阴谋重重,随之而揭开的是一个个惊人的真相。。。。。。
  • 梦里有个修真界梦里有个修真界仙帝天道|仙侠你说,世上有仙么? 主角尘缘不是穿越众,不是重生党,但离奇的是,主角身处两个世界:梦里的修真界,和现实中的华夏社会。 这梦与现实之间,究竟有什么样的隐秘? 尘缘看似一介凡人,为何会有魂禁在身? 梦?尘缘说,这不是梦。 自那日,神秘老者紫岚为尘缘解开魂禁,他便展开了不一样的故事,不一样的体验。
  • 修行界灵魂人物修行界灵魂人物二次元布丁|仙侠意外穿越修仙界,成为一方天才御守四方,却是受控的棋子,面对异族掀起的道统纷争,旷世大战,罗奇又将何去何从?是任人摆布,还是独闯天涯?
  • 血莲烙血莲烙千羽凌|仙侠轮回之后的再度相遇,一切早已逝去不再唯一能够忆起的便是那名女子此生所绽放的最后一抹笑靥,人生如此,浮生若斯仙妖终有情,一朵莲花缘何能引发一场弥天大祸?佛曰:你虽为嗜血之莲,然有朝一日,仍能变作陌上之花,可缓缓而归。
  • 血莲烙血莲烙千羽凌|仙侠轮回之后的再度相遇,一切早已逝去不再唯一能够忆起的便是那名女子此生所绽放的最后一抹笑靥,人生如此,浮生若斯仙妖终有情,一朵莲花缘何能引发一场弥天大祸?佛曰:你虽为嗜血之莲,然有朝一日,仍能变作陌上之花,可缓缓而归。
  • 风碎虚空风碎虚空雪云飘|仙侠大道三千,我只取一道,仗此一道,纵横万千世界。破虚空,断轮回,恒古留名。
  • 凡尘一梦入天河凡尘一梦入天河初雪照残阳|仙侠她天帝幼女,天界唯一的金翅凤凰,唯一一位拥有寒冰之心的寒霜仙子,他是万年天河冰川之心的寒冰珠孕育的凡人,唯一拥有玲珑心的凡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