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381章 (大结局)斯人若彩虹,遇上方知有

现场一片混乱,所有人七嘴八舌地吼着,娄斯年在台上完全听不明白,还是金冶把麦克风递给前排的一个观众,问他们在说什么。

观众激动得满脸通红,脆生生地说:“娄哥罪过可大了,现场10万观众,你说他渣了多少人?”

金冶:“……”

娄斯年:“……”

服气!

真服气!

想他娄斯年为人坦荡,今儿居然阴沟里翻船了。

“大家想不想知道我们准备的彩蛋是什么?”金冶神秘兮兮的问。

粉丝:“求婚!求婚!求婚!”

“你们居然都知道???”金冶一个眼神甩给娄斯年,看看你的人,你到底干了什么?他们怎么都知道?

娄斯年昂首挺胸的,一副与有荣焉的样子。

“那当然,他们可都是我的人。”

“咳,”金冶有点尬,第一次做司仪,感觉不是他们的对手,“那我们邀请娄哥的女人……们,上场!”

话音落,只见一溜儿身着旗袍的美女一个接一个地走上台前。

他们脸上戴着面具,从发型到鞋子,几乎都是一个款式,一个个手持白色羽毛扇,娇滴滴地摇来摇去。

娄斯年傻了。

现场观众也傻了。

“娄哥你要娶那么多?多我一个不多,少我一个不少!你康康我啊——”不知是谁这么喊了一声。

金冶笑呵呵地说:“反正钱影儿就在这儿,斯年你要是想抱得美人归,就凭自己的本事吧。”

娄斯年眉梢跳了跳,感觉今儿会是一场硬仗。

他朝一众美女看过去,缓缓提步,站定在其中一个身着藕荷色旗袍的女人面前,目光游移,看了看她颈子,又品了品身材,连脚的大小都留意了一下。

台上众人心中不禁咯噔一下:卧槽,不会这么厉害吧?这还蒙着面,他居然一下就猜中了?这要不是真爱他们都不信。

可是娄斯年微微勾唇笑了笑,转身走开。

众人总算松了口气,钱影儿绷紧的肩膀也垮下来,她的心脏跳得快要蹦出来了,她松开捏着扇子的手,不着痕迹地擦了擦手心的汗。

这货真的……吓死个人。

娄斯年在一个身材高挑的人面前停下,轻轻启唇:“钱檀。”

钱檀一把掀了面具:“你赶紧告诉我你怎么知道是我的?是不是因为我魅力无边,你被我的美色所迷惑?”

娄斯年淡淡地瞥了她一眼,说:“身高太高,身材……”他往钱檀一马平川的身材溜了一圈儿,那眼神,要多嫌弃有多嫌弃。

钱檀气炸了:“老娄我跟你说,你结婚别想收到我的份子钱。”

伤害性不高,侮辱性极强啊有没有?

娄斯年站到一个身材体型和自己差不多的“美人”跟前,挺郁闷的说:“朗哥,我求婚啊,你来凑什么热闹啊?”

被淘汰掉的辛英朗咕哝道:“我这不还没嫁过人呢嘛?提前感受感受。”

粉丝叫破音:“朗哥看我——”

钱影儿垂着头,差点儿就笑了,还是一旁的林晗扯了扯她胳膊,这才没穿帮。

然后娄斯年走到经纪人身边:“师洁姐。”

“桑绮。”

……

“倪雅姐。”

一指一个准。

“牛逼!娄哥牛逼!娄哥666!”

现场都快嗷嗷嗷地叫疯了。

同样被淘汰掉的訾小雨大叫:“你丫的不会是有透视眼吧?你早就认出来了对不对,你根本就是在玩我们,太过分了!”

只剩下一个人了。

娄斯年抿着唇,只是笑,他心情很好地站定在他第一个驻足的女人身前,轻轻牵住那人被汗湿的手。

钱影儿大气不敢喘,傻愣愣地任他将她拉至最前面,面具被揭开,他耀眼而夺目的脸就这么闯进她的视线,印入她心底。

大千世界,姹紫嫣红,在这一片美丽浩瀚的灯海中,他的眼中却只藏着她一人。

他说:“影儿,人在沉迷黑暗的时候,总忍不住向往阳光,你在我漆黑一片的生命中,点亮了一盏灯,从此以后,你指引我前行。”

“你可能不知道你对我来说意味着什么,我最初遇见你时,我不明白人活着为什么要这么累?明明什么回报都没有,甚至有可能遭遇更凄惨的结局,你却还在坚持自我,做自己认为对的事。”

“我一直都很任性,长这么大,我就只做了一件事,那就是和音乐有关的事,它是我的爱好,陪伴我长大的东西,甚至往后余生,它都会与我并肩前行。”

“可是曾几何时,我并不认为我的音乐需要得到世人理解,我觉得,它只要属于我就好,别人怎么想,怎么看,我都无所谓。”

“直到遇见了你,你努力上进,认准目标决不妥协,就算粉身碎骨也没关系,这种精神震撼了我,那时候我觉得自己是这样的渺小,你一直是你,是我永远触碰不了,也追求不到的精神状态。”

“你可能不会相信,那么多个难熬的午夜梦回,‘钱影儿’三个字,成了我的信仰。”

“《剪刀手爱德华》里面说,我爱你,不是因为你是谁,而是因为,在你面前,我可以是谁。”

“钱影儿,只有在你面前,我才可以做自己,随心所欲。”

“在你离开后的那段时间,我一度陷入创作恐慌,内心焦躁无比,所有人都在期待我拿出一个全新的,让人耳目一新的作品。”

“可是我一个旋律都写不出来,我害怕这些俗世,我心有杂念,我想的是火,想的是迎合,我钻进了死胡同里,写不出让自己满意的东西。”

“那时候的我就像一个困兽,怕自己一旦做不好便万劫不复,我更怕……怕你看到这样懦弱无能的我。”

“但我最怕的,是自己就此陨落,你再也看不见我……”

“年年……”钱影儿已经泣不成声,她又何尝不是呢?

离了娄斯年之后,她才发现自己什么都做不好,她只能一个人偷偷地躲在暗处,独自舔祇伤口。

她会找来娄斯年的歌,一遍遍地单曲循环,来消除内心的焦躁。

她甚至会去买他时常抽的那个牌子的烟,抽一口,呛得涕泪横流,她不喜欢那味道,索性收进柜子里,每每路过烟草店,总会忍不住进去买上一包,但她不抽,那烟就那样一包包地放在抽屉里堆积成山。

偶尔,她会拿出一根,放在鼻尖轻轻地嗅,仿佛他还在身边。

钱影儿之所以哭,不是因为娄斯年怀着和她同样的心情,而是因为,他们俩明明那么相爱,却还是蹉跎了这么多岁月。

明明只要当初勇敢一点,对彼此更加信任一点,对自己更自信一点,过程不会那么坎坷。

因为在乎,所以忐忑。

因为害怕失去,所以患得患失。

一切的根源,只是因为太爱,太在乎对方了,才会容不得一粒沙子。

幸好,没有错过。

“斯人若彩虹,遇上方知有……”这时候不知是谁起了一句头,现场观众自发唱起娄斯年和钱影儿的定情曲。

如同那年世纪广场大合唱,所有人不约而同地唱着《斯人彩虹》。

娄斯年掏出事先准备好的戒指,镜头对准戒指,所有人都忍不住吸了口气。

那钻石很大,大得离谱,比褚文轩当初对她求婚时的那枚还要大,不仔细看还以为是玻璃珠做的。

他披星戴月,带着所有人的祝福,单膝跪地。

他说:“钱影儿,我爱你,很爱很爱。”

“逝去的岁月我无法弥补,我只希望在有生之年,能照顾你到我死去的那一刻。”

“所以,你愿意答应我的求婚吗?”

他的求婚誓词没有多华丽,那么的平淡无奇,却是无比的戳动她心弦。

就像她第一眼看到他的样子,干净纯粹,没有过多的修饰,却是那样的真实。

时光转瞬即逝,还好有你,愿意在路的尽头等我。

她在眼泪迷蒙中点头,她在璀璨星海中颔首。

像是响应彼此的心情,也像是纪念这极具意义的时刻,钱影儿肚子里的宝宝,在这一刻,居然动了一下。

这是钱影儿第一次深刻感受到生命的奇妙。

作为两人血脉的延续,他们的宝宝也在欣喜。

钱影儿泪眼模糊,喜极而泣:“我愿意。”

娄斯年终于松了口气,他握住戒指,托住钱影儿的手,缓缓将戒指套上去。

神圣而庄重。

就像那次他和钱影儿一起走过Noah和苏华月的红毯。

他紧张极了,连呼吸都是小心翼翼的。

辛英朗不合时宜地来了一句:“老娄的手居然在抖!瞧他那没出息的样儿!”

娄斯年狠狠地瞪回去:“闭嘴,我等着看你单身一辈子。”

话闭,他继续托着戒指,很慢很慢。

颤巍巍的,手心全是汗。

直到将她套牢,他才舒了口气。

拔了麦,他用只有两个人能听见的声音说:“影儿,戴上戒指的这一刻,所有人都会知道,你,是我的了。”

钱影儿粲然一笑,春暖花开。

她说:“求之不得。”

“余生请多指教,老婆。”

“余生请多指教,老公。”

话落,满城烟火。

十万人的见证。

斯人若彩虹,遇上方知有。

愿邪恶终将被光明所照耀。

愿所有有情人终成眷属。

End.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追妻无门:女boss不好惹追妻无门:女boss不好惹叶琼雨|现言青涩蜕变,如今她是能独当一面的女boss,爱了冷泽聿七年,也同样花了七年时间去忘记他。 以为是陌路,他突然向他表白,扬言要娶她,她只当他是脑子抽风,他的殷勤她也全都无视。 他帮她查她父母的死因,赶走身边情敌,解释当初拒绝她的告别,和故意对她冷漠都是无奈之举。 突然爆出她父母的死居然和冷家有丝毫联系,还莫名跳出个公爵未婚夫,扬言要与她履行婚约。 峰回路转,破镜还能重圆吗? PS:我又开新文了,每逢假期必书荒,新文《有你的世界遇到爱》,喜欢我的文的朋友可以来看看,这是重生类现言,对这个题材感兴趣的一定要收藏起来。
  • 我的魔鬼暴君我的魔鬼暴君迎丛|现言一觉睡醒,歌坛新星云许发现自己跳楼死了。她想不明白,自己活得好好的干嘛要想不开? 真相只有一个,但肯定被那个男人吃了! “我要知道我的死因!”云许来势汹汹质问神秘男人。 付凛诡异一笑:“知道那个干嘛?既不想死,那你就重生好了。” 于是,云许不(半)情(推)不(半)愿(就)地走上了重生这条不归路。 但她没想到,别人重生不过是眼睛一闭一睁的事,到了她这儿,却遭尽了罪。 男人给的坑爹系统一点儿都不靠谱,各种bug层出不穷,为了给它收集数据完成重生。 云许开始每日早出晚归,可勤勤勉勉工作了大半年,一个女人的出现却让她动摇了重生的想法。 地下室里沉睡着的神秘女尸是谁?神出鬼没的绿头精灵为何频频对她下杀手?还有那个长得与浮凛别无二致的男子又有着怎样的来历? 付凛,他要利用她的重生做什么? 从前,云许总觉得,如果他喜欢自己,他就会主动。倘若真的和他错过,那便是两个人心照不宣的选择。 后来,她才发现,自己根本放不下,无时无刻,脑子里想的只有他,想去找他,想去见他,心照不宣彻底沦为一厢情愿。 ~~~ 她问系统:“你老板为什么非要让我复活?” 系统:他爱你呗!哪有那么多为什么…… 他补充说明:此爱翻山海,时光流转,不论生死亦如初。
  • 荒原指挥官荒原指挥官一潭潋滟|现言(本书已弃坑完结,慎入!)荒原最高指挥官重生在一个L国少女身上,从此开启了奇妙人生。 欺她者,打回去;骂她者,打回去;恋她者,惹不起逃得起...... 看着面前打滚卖萌撒娇的男人,倾莫真想一巴掌呼过去! “老婆,手下留情” 倾莫理智的大脑:我男人是不是有病,天天都想要我欺负他。可是明明都是欺负我! 大猪蹄子:“唉,都是月亮惹的祸......”
  • 总裁的蜜桃小娇妻总裁的蜜桃小娇妻小爱芽|现言她,许桃儿,性格懦弱,长相平凡,却被迫嫁给珠宝界的撒旦。一年婚约,她华丽蜕变,也渐渐迷失了自己的心。他,上官肆,A城第一珠宝财团执行长兼首席设计师,撒旦般的男人。他的身份,永远是猜不透的谜团。两年前,他被迫娶了无比平凡的她。当他对她动情时,却发现她早已不是清白之身。竟有人敢染指他的娇妻?他发誓,一定要把那个奸夫找出来!
  • 天价萌妻:帝少的心尖宠天价萌妻:帝少的心尖宠白鹿萝莉|现言“少爷,夫人看上了海边的别墅。”“买!”“少爷,夫人看上了上市的公司。”“买!她要什么买什么!”“少爷,夫人看上了一个小鲜肉。”“买……买回来打死!”
  • 独宠俏妈咪独宠俏妈咪傾君之時|现言太阳西挂,一个瘦弱的背影一蹦一跳的串过闹市区,向一个居民小区跑去,身边的人物倒也在她的衬托下都显得沉寂。 只见一头飘逸的短发随意的撒盖在她光亮的额头上,不是很大却显得很狭长的眼睛散发着璀璨的光芒,一个小鼻子和粉红娇嫩的朱唇像按照脸部的比例画上去的一般标志,虽然不是时下流行的大眼美女却也显得五官精致,楚楚动人。 越离近小区的时候。嘴角的笑意越浓,就连从来没有修改过的细长眉毛也受到……
  • 前夫滚前夫滚流着水的眼|现言“我们离婚吧!因为我爱上了别的女人。” 结婚三年的丈夫无情的丢给她一张离婚协议书。 “离婚?”她不齿地轻笑,潇洒地在协议书上签下大名,从此丈夫成为前夫。 谁知,她的潇洒,换来的是他无理的强暴! 他的纠缠与无理。 害得她失控的怒吼:“前夫,滚!” ……… 哪里来的黑马王子,多金,多情,又帅气,竟然在她最需要的时候出现在她的眼前。 感动之余,她却不敢动,因为他的女人实在太多,她招架不住。 ……… 哪里来的清纯男子,他的身份像个迷,是乞丐还是王子,一下上演生死时速,一下又是英雄救美的。 还要陪他亡命天涯,最后只跟她说了一句:“如果爱情无法用语言表达,那我愿用生命来证明!” ……… 只是,当她又面对深情回头的前夫时,她的爱又将何去何从。 ……… 只是不知道,故事的最终何人才可以缝补好她这颗早已破碎的心? 各位亲,会员晓情帮偶做的视频。: 《前夫,滚!》上下部一定要连起来看哦: 上部:?pstyle=1 下部: 眼泪女儿国圈子,http://m.pgsk.com/欢迎各位亲的加入。 ----------------------------------------- 强力推荐好友文文: 热奶茶:《《勾引》 傲人:《天才宝贝霸情爹》 草莓菋:《刁蛮皇后的东成西就》 羽瞳:《乱世-红颜殇》 各位亲:请看眼泪的新文: 《三戏酷郎君》地址: 《哑巴皇后要训夫》地址: 《别动我妈咪》地址: 总之一句话:收藏,留言,投票,一步到位,一个都不能少哦!
  • 回眸尽独你回眸尽独你奇迹大叔|现言【1V1,双洁,各种高能cp,走过路过不要错过】
  • 正经市民正经市民祁灿袋|现言你相信这世界上会有‘有求必应’? 有些事必须果断! 我守在这里十八年,我也只是看透这十八年,亦真亦假。 17岁的小金遇到等他36年的纪零,可他等了一辈子却再也遇不到18岁的纪零。 选错一次,我就是错了。 因为她说在这里很幸福,所以我要为她捍卫这里。 - 那么正经市民餐厅现在开始营业 欢迎光临
  • 末世之养儿不易末世之养儿不易妗妗子衿|现言金兰在幼儿园上班,好不容易等到儿子上幼儿园了,突然发现整个世界都变了。你看金兰如何带着家人在末世里走出一条康庄大道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