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13章 娘子,我来接你回家了

“小姐,花轿已经来了。”在苏一安的思绪还在游神中,若兰清甜透彻的嗓音冉冉从房间的门口处传入坐在铜镜前的苏一安。

那颜色浅浅黄铜镜前坐在的女子闻声向着这道声音的源头处凌然看去。

是若兰来了。

她来是告诉自己那来接自己的花轿已经到了,远站在门口处的一身淡黄色衣裙,头顶上梳着可爱的似入云蛇形双鬓,那张平凡的五官上一眼看去便知这主人的用心,那张小脸上可见的是精心打扮过。

毕竟谁叫今日是她家小姐的大喜日子呢!

她要是都不稍微打扮一下,可是说不过去呢。

若兰向着那坐在铜镜前的苏一安走去,到了她的身旁后,若兰面上挂笑的对她家小姐柔声的提醒道:“小姐,花轿来了,我扶着你走吧,以免待会儿不小心给摔了。”

“嗯。”

闻言,苏一安微微的冲身边已然搀扶好自己了的若兰微微点了点头,示意是认可。

最后在身旁若兰的搀扶下,头盖透明红色轻纱,一袭盛装红衣的苏一安连同在一群脸面喜悦色彩的丫鬟等人的拥护下,缓缓的来到了苏府的大门口处。

此刻的苏府大门口处,满是人山人海的人群。

但是大多数在场的人都不是来祝贺这对新人幸福的,反而都是来看这对新婚夫妇的笑话。

一个在府内不受宠的嫡出大小姐出嫁给一个傻子一样的王爷,这……不论怎么样看,都是天大的笑话。

在一袭盛装红衣的苏一安出现之际,那聚集在苏府大门口处的人群也是随之新娘的出现而冉冉的响起了窃窃地私语,其人群发出的声音无一不是在说,真是可惜了这苏府的大小姐了,虽然是不太受宠的一位小姐,可却也是一个不折不扣少见的美人儿。

唉!

却要下嫁给一个傻子王爷!

真的是太可惜了!

这样要是嫁给他们该有多好啊———

周围发生这样评价的声音,那站在君七泽身侧一边的君墨迹当即之下那张盈盈俊脸上的笑容忽地消失不见,转而在他脸上浮现的是一片的阴霾之色。

如不是今日是他四哥的大婚之日,他一定将身后这些乱嚼舌根的人统统拉出去杀了。

“四哥,那便是你的娘子了,快去将我四嫂抱上花轿。”一扫吸心底间的阴霾,君墨迹推了推站在他前面同苏一安一样一身红衣长袍的君七泽。

“嗯嗯,好!”

闻言,一身红衣的君七泽立即走上前。

他将那放落在苏一安身边若兰手里的小手牵了过来,紧紧握在自己宽大温热地掌心内,幸福笑容溢满整张俊脸,他声音听起来有一些憨憨傻傻地紧张:“娘子,我我来了接你回家了....…”

穿一身似火鲜艳红衣的君七泽,他身后的墨发皆被一根玉簪尽数给束挽起,脸庞上的五官就犹如系那个是那西方上帝精心雕刻出来的一般,精致分明的可怕,那似入鬓的剑眉下的一双黢黑眼眸,乌亮的好似能照进人的心底深间一样,清澈得能一眼望进底部深处。

只不过在这一切绝美下的,却被红衣男子脸上露出的那一份憨笑给破坏的彻彻底底。

在男子靠近自己的那一瞬间,专属于他身上一股不似兰花也一样的香味盈盈穿过苏一安头顶上盖着的透明红纱向她鼻间闯来。

透明红纱下的苏一安透过红纱看着自己眼前这个颀长的身影,她朱唇内淡淡地轻应了一声:“嗯。”

这样一身妖艳红衣,容颜风华绝代的君七泽就像是从镜内走出来的妖孽一般,俊美逆天得勾人心魄,他一出现,在场的很多女子纵然都知道他是个傻子,且智力只有七八岁。

但都还是被这样俊绝的男子瞬间给迷住了!

差点都疯狂大叫了起来!

而就在这时,周围的清风,顿时间吹拂了起来,风穿过人群来到君七泽的身上,他身上的红衣被拂过身边的清风直直扬起,一眼看去似有一种从天而降之感,红色衣衫的衣襟决然成火红色。

红衣男字额间垂下的墨发亦是如此,被清风吹得飞扬肆意。

好不惊艳的一个场景。

顿时间,人群里满是抽气声。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素月清秋素月清秋一厢执笔|古言一眼定情,一遇终生,一纸婚书,一世长情。沈夙感叹人生:真是自作孽,不可活啊。
  • 腹黑蛇女不厚道:误娶猥琐妃腹黑蛇女不厚道:误娶猥琐妃菠菜菜|古言“你叫什么名字?”男人看着她吓得惨白的小脸,出声问道,嗓音低沉而厚重,不冷不热。他便是龙泽,本体是少有的五爪金龙,龙族的新任龙皇!眼前这小女孩,他从未见过,有着如清泉一般的眼,如远山之黛的眉,更有一对鲜嫩异常的红唇,小小年纪便可一窥她今后的绝世美貌。她近距离看到了他的脸,突地绽放出一个天真可爱的笑容,忍不住伸出嫩嫩胖胖的小手,在他的脸上,自额头到鼻翼,再到嘴唇,勾出一个性感俊逸的弧线,那嫩嫩的小手传来的触感,让他的心莫名的软了。
  • 女扮男装之冷情帝相女扮男装之冷情帝相洛璃千钰|古言穿越前“老师,我喜欢你” “啊?” 穿越后“老师哥哥本王好像断袖了,你得负责。” “什么” 穿越前她身为女子被女人表白。穿越后,她为省去麻烦,决定女扮男装,一生默默无闻 可惜有一个好胜的父亲,无奈只能稍稍发挥一下,准备考个青衣,可谁知一考就考上了宰相。 哎,无奈之下只能申请去给皇子公主授课。 可穿越成了悲剧,再度上演,她…… (极度宠文,咱是亲妈,不虐女主)
  • 穿越之我为正室穿越之我为正室mockangle|古言俆明薇,是这一世她的名字。身为大家族的嫡女,一辈子的命运从出生就开始被定下了。受家族的教养长大,嫁给一个门当户对的男人做他的嫡妻,为他生儿育女,为他管好后院的妾。这些,对受着正妻教育的俆明薇来说,不过是信手就能拈来。平平淡淡,再回首她和傅恒已经成婚五年了,有了一对可爱的儿女,也有了一屋子的莺莺燕燕。感情这种东西,她从一开始就没有奢望过。没想到,她的丈夫,忽然问她要起这个来了。没有的东西,她又怎么给的了呢?
  • 若君心愿我心若君心愿我心虞三九|古言一见钟情,不不不,那只是见色起意,女追男,隔层纱?我差点就信了邪,我为什么犹如隔山呢? 日久生情?不不不,那只是权衡利弊,喂,说爱我,我爱你。我差点就信了邪,为什么如漆似胶呢? 风情月意?不不不,那只是貌合神离,你以为嫁给了我,我就会爱你?我差点信了邪,为什么一厢情愿?
  • 欢喜田园二月春欢喜田园二月春破九霄|古言莫笑农家腊酒浑,丰年留客足鸡豚。穿越后的沈石榴为了自己那点“鸡豚”,很是努力,勤勤恳恳的成为了全村最上进的“胖子”!面对一贫如洗的穷家,沈石榴拿起镰刀,抄起锅勺。为了房车,为了生活,胖子也能翻出天!
  • 邪王心尖宠:妖娆甜妃邪王心尖宠:妖娆甜妃汐梦青春|古言“萧墨羽,你敢碰我,我就毒的你七窍流血八孔生烟.....唔.....”沈甜甜的话还没有说完,小嘴就被某人堵住。一场意外,受害者居然成了别人的专属医师,明明是他夺走了她的清白,却要让她负责到底……于是,孽缘开始了。越宠越惯,越惯越犯,呆萌女王VS腹黑相公欢乐的生活。
  • 王爷戏太多了王爷戏太多了与你挽月色|古言世人皆知尚书府嫡女心智痴傻,是个人人都可拿捏的软柿子。 一朝醒来,凤凰涅槃。 说她痴傻?分分钟算计到你怀疑人生。 说她是软柿子?本姑娘是钢筋混凝土做的柿子好吗。 一道圣旨,皇上将她指婚给安定王。 听闻安定王性格乖张,阴晴不定。 安定王,又怎样。 只要你乖,给你买条gai,要是你不乖,给你个眼神自己体会。 一日下人撞见王爷跪在门外,问道:“王爷,您怎么了?” 王爷摸着腿,面不改色:“腿疾又犯了。” 谈论间,屋内传来一道女声:“罚跪还有心思聊天,再跪半个时辰。” 又一日下人又见王爷跪在门外,问道:“王爷,您又被王妃罚跪了吗?” 某王爷一脸淡然:“你哪只眼睛见本王罚跪了?” 罚就罚了,王爷罚个跪戏也这么多吗 [戏精作死王爷X腹黑怼人王妃] 本书又名[王爷又双叒下跪了][总有白莲花想害我][暴躁王妃在线怼人]
  • 难忘昭难忘昭千鹤安|古言“鹤楼含四堂,四堂衍八派,其下门徒并行于遍地江湖。楼规第一条:侠骨铮铮荡尘乱,锐气浩浩平庙堂。昭儿,你可曾记牢了?” 被唤作“昭儿”的小姑娘,着一袭浅红襦裙跟在一位绝色少女之后,一言不发的点点头。她记着的——“鹤楼”,江湖风云榜上首位的组织,楼规第一条便是要肃清庙堂,纵横江湖。但是,江湖在哪儿呢? 路上,小姑娘不疾不徐的咬住手里刚刚要得的糖人,脸上没什么表情,心里想着每次吃糖人都要想的问题,“第一次吃到这个的时候,是一个小男孩,把他自己的那份塞给我的。为什么那个糖人是我吃过最甜的呢?”小姑娘似乎还没弄明白什么是江湖,就已经匆匆踏上去往江湖的路途,也奔赴向一段爱恨匆匆的旅程。 江湖在哪呢? 不若,其实有人存在的地方便是了罢。
  • 我的蠢萌夫君我的蠢萌夫君柳言蹊|古言传闻江州城的四大纨绔子弟之首陆一鸣身中奇毒活不二十岁;传闻江州城陆一鸣喜怒无常,横行霸道;传闻陆一鸣毫无孝心,不敬长辈…… 某一个风和丽日的下午,梁未如偶然之间将陆一鸣“捡了”回去。 什么救命之恩就当以身相许。陆一鸣表示这个女人就是个笨蛋,江州城的女子都对他避之不及,她却还上杆子粘着他,图谋的竟然不是他的才华,而是他的脸。 梁未如表示原来你这么讨人厌,没关系以后你就是我夫君了,我不避着你。以后有我喜欢你,你就不会可怜了。 陆一鸣炸毛,谁要你可怜了。他可坏人,坏人你懂吗?坏人需要人同情吗?不需要! 勾心斗角中长大陆一鸣,生命中全是苦味。温馨欢乐中长大的梁未如,生命中全是甜味。原本是两个世界的人,因为一次意外而交织在一起。 当甜味与苦味交织,孰能更胜一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