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2章 第十五幕:在梦醒时死去

玉龙在病房里醒来。床头放着一本菁文题了字的赠书,简约的外观,清奇的风格,抚慰人心的封皮色调,可他无心阅读。

他又做了一场漫长的梦,疲惫、伤感。温煦的光从窗玻璃照进来,洒在书桌的纸笔上,夹竹桃的疏影轻抚发丝,他却心生厌烦。他早意识到,他的生死,不由自己,亦不由旁人。在醒来时,他的心瞬间死去,只有在梦境中,他的热情与勇气才得以重生。

梦境与现实,他已错乱,亦无力纠正。

他已不在乎,在思绪的一隅里蠕动的这段记忆,究竟是真是幻,因为梦醒时,那道微光湮灭,而他,随之死去。

可是紧闭的心门裂开了一道缝隙,执着地在耳边低语:那不是一场梦。

玉龙伫立在长江边,暖热的南风吹来轻柔的甜味芬芳。他擦了一把脸,擦去氤氲在眼前的水雾,迎接仲夏夜雨后初升的太阳,浅白的满月悬在天际线另一端的江浪之上。他深深吸了一口光明灿烂的空气,好像肺腑深处飘忽不定的小石块总算平静下来,总算重返人间。

他在肃立中计划着下一步的打算(此时,他很欣慰自己总算开始幻想未来,而不是逃避):拜访莺莺的外祖父,向他表达来自其外孙女的某位挚友的悲悯与怜惜,生与死并不是那么难以诀别;或着返回汉江边的母校,去感谢尽力挽救了他的潜水队长和潜水队员,在时光的林荫道间寻找久已丢失的青春与热情;也有可能,他会鼓起勇气,径直走进心理诊所,去直面萦绕不散的抑郁,敞开心扉地寻求潘医生和药剂的帮助,与巨蛛之梦彻底决裂;还有可能,他会登上浔阳码头,在缭绕着云雾的庐山脚下转乘轮渡抵达江北的故乡,循着耳熟能详的戏曲抵达那个他久已逃离的港湾,让心贴紧那块伟岸的巨磁。

泪水重又盈满他的眼眶,在朦胧的朝日之中闪烁着久已沉寂的星辰。他笑了,泪水滚落脸颊,他在笑自己的童稚依旧。这一次,他不会再纠结该往何处去,所有的可能,他决定一一品尝。

他将瓷鸟浸在水里,那是他童年时的乐器,待鸟腹注满江水,再将尾巴放进口中吹起轻巧的鸟鸣。在这孤独的哀啭之中,他看见浪潮中的白色鹭鸟,安静地把长腿插入浪花,形单影只地凝望着水波。而他,将用被拯救的余生去回忆那位动人的少女,去重新感知人间,体味人生,幻想着,直到重逢的那一天来临。

为了真实地活过,玉龙在抑郁症病房的书桌前缓缓坐起,抖落噩梦,在梦境残余的云端握起纸笔,沐浴着日光,一字一句地记述下生的回忆。

同类热门
  • 舞法天女之喂小善你人设崩了舞法天女之喂小善你人设崩了凉琼廖|短篇纯脑洞,但不会随意纂改《舞法天女》的主剧情,女主柠檬,在一次偶然魂穿成了法苏天女,在“既来之则安之”的想法中,被剧情大大成功“坑”了一道——这是一个老套的不能再老套的死法——为了守护世界和平,亲,请带上伙伴,拉着这条大黄…呸,暗黑大boss来一场愉快的自爆之旅(づ′▽`)づ 丫丫的,滚粗!还没等柠檬抒发一下被炸死的感受,她重生了!!! 重生在主剧情还没开始之前,那时,圣混大战是才刚结束还是才刚开始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柠檬成了萝莉!!! 本文爽文,超爽超爽的那种哦~
  • 师父大量吾乃小屁民师父大量吾乃小屁民简单的颜色|短篇清州,是图国最有名的商业城市。 它地处浪沧江和运河的交汇冲要之地,与吴旭国隔海相望。 因交通便利,清州物资交流频繁,经济迅速地繁荣昌盛。 全国各地的商人来此经商贸易,富商大贾,动辄数百。其中最富的当属盐商。 清州是产盐要地,盐业是高利润行业,它让清州人迅速发家致富,积累了巨额商业资本。 用“富得流油”来形容他们最为恰当不过,而其中,又以世代盐商冷月……
  • 风吹过这世间风吹过这世间邺鸢|短篇‘于千万人之中遇见你,不想在千山万水中错过你’ 本文主要写些小故事
  • 回忆录0a回忆录0a白驹R|短篇日子细水流长,曾经的那个他早已成为别人的他,人终归要向前看,向前走不可能停留在原地等任何人,我们终究错过。
  • 之子桃花之子桃花喻凰|短篇桃花无欲无求了十九年,却在见到叶墨灼的第一眼就失去了方寸,开始慌不择路地逃窜。
  • 盲弟弟盲弟弟(美)霍默·格林|短篇故事发生在19世纪末,主人公是两兄弟,14岁的哥哥和12岁的弟弟,其中,弟弟是盲人。为了让弟弟重见光明,兄弟两人去到宾夕法尼亚的一个矿井里打工……过程中发生了矿井塌方……小说的副标题是:“一个关于宾夕法尼亚州煤矿的故事”;题词是:“献给温柔关怀、无私奉献,使我拥有了一个美好童年的母亲”。
  • 记忆里的温柔记忆里的温柔流泪的玉米|短篇我怕你流够了泪水离开,你就不怕我攒够了失望转身吗?
  • 小故事杂集小故事杂集言豆伊|短篇如花的青春故事里 又包含着怎样的回忆? ~~短篇故事~~
  • 光凉光凉风色与诗|短篇我始终相信我们曾幻想的故事,就在另外一个宇宙发生着,它们或悲凉,或温暖,但请相信,光色微凉,希望正在酝酿。(作为试水作,内容可能包括悬疑青春同人等,但篇幅不会长。)
  • 画影幽魂画影幽魂鲲鳞鸿影|短篇画家夏路的女友洛瑞丝不幸丧生,当他万念俱灰准备烧毁画作为女友殉情时,洛瑞丝竟然从画中复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