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53章 执子之手

风轻月等人日夜赶路,大半月功夫终于到了边塞城池,马匹撑不住已经换了好几批。

“歇歇吧。”风轻月回头看着跟着的几个人开口。众人这才点点头长舒了一口气。风轻月和他们一直赶路,他们都已经快撑不住了,可是风轻月就像是机械的一样,一个弱女子不怎么吃东西也不怎么睡觉,他们实在佩服风轻月的毅力。

风轻月看着边塞的方向,紧紧攥着手里的药方子,不知道闻辰景还能不能撑住,已经半月了,不过还好,这些天没有听到边塞和奥西国传来任何关于闻辰景的消息,没有消息便是好消息。

几个人看着风轻月着急的模样,忍不住开口道“小姐,咱们接着赶路吧。”

“你们撑得住吗?”风轻月有些担心的看着几个人,那几人开口道“可以的,在月阁这么多年,这点路还是能赶的。”

风轻月点点头,“上马吧,回去之后重重有赏。”

“驾!”一群人趁着夜色加快步伐,到达边塞城池的时候天刚蒙蒙亮,城门重兵把守,却没有多少人往来,看来大家已经被这鼠疫吓坏了。

风轻月等人吃下苏锦给的药丸便朝城门走去。

“站住!”城门把守的官兵看着风轻月一行人开口阻拦道。

风轻月下马看着几个人,问道“怎么了官爷?”

带头的人开口道,“现在边塞和奥西国鼠疫肆虐,这城门只可出不可进,懂吗?”

风轻月点点头,“知道。”

“既然知道,你一个女流之辈出城干什么,那边可是奥西国的地盘了。”

风轻月笑着回答道“官爷放心,我是去找人的,我只是去找人的。”

这时候另外一个官兵凶神恶煞的走上前开口嚷道“干什么的,把身份证件掏出来,这个时候哪里有什么平民百姓往城外走。”

风轻月从怀里掏出闻辰景的玉佩递到众人面前,“确实不是平民百姓,我是去奥西国送鼠疫药方子的。”

众人看见风轻月手里的玉佩皆是一愣,虽然只是驻扎在边塞的守卫,但是对于皇室的物件他们却是很熟悉的,迅速跪下来高喊“辰王殿下千岁千岁千千岁。”

风轻月拉起刚才回话的官兵,接着问道,“你知道,我们的军队驻扎在什么地方吗?”

“属下知道,只是那里鼠疫太严重了,属下……”那个官兵不敢往下说,风轻月却知道他心里是什么想法,要命的东西,害怕是必然的,她也不打算为难一个小小的守卫,只是接着开口说道“我不需要你为我带路,你只要告诉我往哪里走就可以了。”

那守卫松了一口气回答道“出了城门往北区去,不出一个时辰就到奥西国境内了,我们的军队也驻扎在那里。”

风轻月点点头,想着闻辰景现在的情况,便上马往城外跑去,剩下的人忙跟上,不出一个时辰,风轻月便看见了驻扎大营的闻国战旗,她加快速度往军营跑去。

“什么人!”还没有到大营门口,便有一批官兵竖着长枪长矛对准了风轻月等人。

“等等!”风轻月猛地一拉缰绳,从怀里掏出那块玉佩,大声喊到“我要见你们主帅!”

看见风轻月手里的玉佩,众人这才放下兵器,带头的人回道“姑娘稍等!我派人去回禀一下!”

风轻月点点头,便有人往大营跑去。

主帅营中。

“这几日按兵不动,加上散播出去的风声已经降低了敌军心中的防线。明日一早便将他们一网打尽。”闻辰景指着战略图说道,风焱和安鲁都点点头,之前只是对闻辰景的带兵之神耳闻,这些日子下来,他们对于闻辰景的能力十分叹服,也十分信服,闻辰景刚准备说话,却听见主帅营外面有士兵通报。

“将军,外面有一个女子求见。”

风焱有些疑惑的问道“这个地方哪里来什么女子求见?”

闻辰景却问了句“什么样的女子?”

“回辰王殿下,一个带着面纱的女子,拿着的是您的玉佩。”

听到这句话闻辰景已经像一阵风一样的施展轻功出了大营。

走到大营门口便看见风轻月站在那里,没有精致的妆容,没有好看的服饰,连面纱上都似乎蒙了一层灰。可是这样的风轻月却让闻辰景心中怜爱之情泛滥。

“月儿。”听到闻辰景的喊声风轻月猛地抬头,眼泪一下流了出来,一下扑到闻辰景的怀里。

“辰景,你有没有事情?”风轻月看着闻辰景站在她面前她心中的担心便消失了许多。

“这里这么危险,你来干什么?”闻辰景担心的责怪道。

风轻月只是笑笑“我的未婚夫在别国生死不明,我不来,你难道想让我守活寡吗?”

听着风轻月的话,闻辰景惊喜的看着她,“你都想起来了?”

风轻月点点头。

“我没事,药方确实没有研制出来,但是我感染鼠疫的消息只是为了放出去迷惑敌人的,放心。”听着闻辰景这话,风轻月的心终于完全放了下来。

从怀里掏出药方,“这是苏锦给的药方,去让御医们配吧。”

说完脚下一软,闻辰景一把把风轻月抱起来,急切的问道“怎么了?”

“太累了,我就想睡会儿。”

说完风轻月就闭上了眼睛。风焱这时候也从营里赶了出来,看见闻辰景怀里的人吓了一跳,“轻月?”

闻辰景看了一眼他,对身后的人吩咐到“带这几位兄弟去歇歇,药方送去给御医,明日计划不变。”说完便抱着风轻月往自己的帐篷走去。

“辰王殿下,这样不合适吧?”风焱看着闻辰景似乎要带着风轻月去他的帐篷,开口阻止道,一个女儿家来了军营还和一个男子住在一起,实在是有失体统。

“她是我的未婚妻,就算是定远侯府老太君只怕也会同意的。”说完便甩下众人回帐了。风焱脸上青一阵白一阵,也是,他哪里还有资格管她呢。

看着闻辰景和风轻月离开的背影,安鲁也不由得佩服,大概只有这样勇敢不惧世俗的女子才能和这样有旷世奇才的王爷才是绝配,他心里的那一个倩影总算是放下了。

几日后,闻国大胜,奥西国公主随着军队一起回了闻国,准备联姻之事。风家原来的嫡女风轻月拼死送去了鼠疫药方救了无数边塞百姓,已然成了一段佳话。

只是当事人……

“这是哪里啊?”风轻月从床上起来,迷迷糊糊的看见闻辰景坐在桌边,看见她醒来,笑着坐到床边,用手轻轻刮了下风轻月的鼻子,“小懒虫,你可知道这一觉你睡了多久?”

风轻月有些疑惑的看了看周围的环境,明明是客栈模样,“怎么不在边塞了?”

“仗打完了,留在那里干什么?”闻辰景一脸宠溺的看着这个小迷糊。

风轻月疑惑的啊了一声。

“你睡了三天了,我便带着你从军队里回来了。”

风轻月点点头,“原来是这样,那你打算带我去哪里?”

“你想去哪里便去哪里。”闻辰景回答道。

风轻月不由得轻笑,“你一个王爷这样的事情还能自己做主?”

“我现在便不是王爷了,只是你一个人的。”

看着闻辰景的模样不像是开玩笑,风轻月不禁正了正脸色,“为什么?”

闻辰景把她从床上扶起来,替她穿好鞋,“我说过,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风轻月轻笑,靠在闻辰景怀里,软声问道“那我们去哪里啊?”

“你想去哪里我们便去哪里。”

从此以后再也不分开了。

另一边,江南。

“风一。”彩依轻声唤着,风一出现在屋内,问道“怎么了,彩依姑娘?”

彩依把手里的信递给风一“这里面是周边各国我们埋藏的眼线,你送去太子府,就当是,我送他的新婚礼物。”

风一心中叹了口气,接过信件便出了门。

从此以后,便都忘了吧。

外面起风了,海棠树在沙沙作响,没有开花,却生机勃勃,一切都像是重新活过来一样。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南桐司相南桐司相不躁易安|古言大家好!我是南桐的作者,其实我有很多很多的话想要告诉大家,我为什么会想写南桐,这个是在我初中的时候就开始酝酿的小说,在这期间,我给它改过无数个开头,无数名字,并且在这期间我也在无数次的想着南桐的情节,结尾等,而我写南桐的初衷,是因为我所明白的古人的世界,女子大多为社会地位卑微,然后我想着可不可以有这个一个女子,反抗着这个社会,最终……
  • 刁蛮小娇妃:误惹腹黑邪王刁蛮小娇妃:误惹腹黑邪王君逸然|古言新书《撩宠成瘾:皇叔,来呀》已发布,求大家收藏投票票哦! 霸道王爷宠妻有道: 濯日王朝从里到外,从上到下,王妃说了算! 问曰:皇上怎么办? 王爷答:王妃说了算! 王妃问:床上怎么办? 王爷搂着怀中娇俏的人儿,邪魅一笑:这件事,本王说了算! 春宵苦短日高起,从此王爷不早朝—— 王妃人前风光,人后哭嚎:魂淡啊啊啊啊!老娘腰好痛…… 逸然读者粉丝群号:367884290
  • 清殿清殿邻家小阔爱|古言一个本可以京动都帝的帝国长公主,却因命中煞星,被迫寄人篱下,可还是难逃命运,对生生挖去双眼,险些葬身火海,但容貌却被灼伤的体无完肤,却也因一场火灾,命运的齿轮发生了改变,见证了一系列光怪陆离的事后,以当今丞相娇弱嫡长女的身份重返帝都,晓看帝国长公主如何浴火重生? 本书女主前期腹黑小可爱,后期病娇大Boss 男主从头到尾鬼畜妖孽。 书中参入玄幻,但不以此为中心。 希望能喜欢我的文。
  • 农门俏神医农门俏神医禅猫儿|古言她,一个生在华夏中医世家、医术精湛的美女女医生 他,一个大邕王朝的擎天之柱、令敌国闻风丧胆的冷血战神 她,一个因背叛而意外穿越的现代女,面对着蓬门荜户的新家选择了勇敢面对,靠着自己的双手让同样宠爱着自己的家人过上了富足的生活 他,一个为了国家浴血征战的将军,面对着功高盖主的尴尬境地选择了诈死脱身、归隐田园,却是不成想在那个偏远的小山村遇上了精灵古怪的她,从一开始的好奇到后来被深深吸引 这是一个身处在不同地点、不同时空、本不该有着任何交集的两人从陌生到相识,从被彼此吸引到相知,从互生情愫到彼此相爱相守的故事。
  • 三嫁之王妃三嫁之王妃封惜别|古言嫁人,什么鬼?还三次.... 哎,那个谁,我觉得吧!我只要好好发展我的事业就可以,结婚生子什么的还是免了吧! 哎哎哎我----
  • 捡个娘子会修仙捡个娘子会修仙不夏的州|古言人主秦羽偌穿到了一个小山村,被一个猎户所救。为了报恩,秦羽偌成了猎户的小娘子。秦羽偌原本以为可以过上理想中的小田园生活。可是,有鸟可以长到这么大吗,还可以喷火,变异了吧。原本老实羞涩的小相公怎么变了。让来自21世纪的自己都招架不住。这和我想的不一样。能让我在穿一次吗?黑化后的相公微微一笑:“娘子,相公在这,你还想穿去哪。”
  • 倾城小毒妃:至尊独宠倾城小毒妃:至尊独宠晓扶苏|古言他摘下面具,邪恶的眼神,妖孽般的脸似笑非笑的道:“我看你很是眼熟,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如琴弦播动般好听的声音里全是戏虐的语气。 她忐忑不安,半刻,才开口:“眼熟,当然眼熟啊,只要是帅哥我看着都很眼熟,”说完,趁他不备,消失在冷夜中, “至尊,要把她抓回来么?” 他看着她消失的地方,嘴角轻扬:“你觉得她在我的手掌心上游荡,能走多远”
  • 谁话尘烟绮年事谁话尘烟绮年事诗黛嫣|古言梨花飘香春初始,梨花雨落春阑珊。 落红入土魂依然,奈何无人觉土香。 谁话尘烟绮年事,半生风雪孰知否。 独倚窗阑忆曾经,泪湿双袖唯风知。
  • 皇商太子妃皇商太子妃云沐晴|古言【全剧终】短简介:【上抠皇帝老,下扣无良商,抠来扣去,成富婆!】 出生就是个悲剧的夏侯霏,在经历母逝哥亡后,秦王当朝退婚,‘投湖自尽’ 再次醒来,灵魂被商业天才琴瑟占据,在忍受继母整整四十八鞭后,举刀自卫 从此,人人都知道相府出了个弑母的毒辣嫡女,声名狼藉,名震京师 这时,一道圣旨将她赐入太子府,做了有史以来第一个虽为侧,实为正的极品娇妃 蔺沧溟怎么也没想到名满京城的极品女居然敢在大婚之日放他鸽子 望着空无一人的花轿,如雕刻般的俊美脸孔瞬间冰冻三尺 不过半个时辰,一封通缉令传遍京城,三日,晓谕天下 一个月,那个本该逍遥天下的人老老实实的出现在蔺沧溟面前 从此以后,某个女人呕血抓墙,人外有夏侯霏,天外有蔺沧溟,她算不过他,完败!
  • 道友今天吃什么道友今天吃什么阿狸换酒钱|古言资深吃货兼道士,一朝穿越灶下婢。翻身做主两步走,赎身之后再创业! 傅清欢只想经营好饭馆,结果来吃饭的不是桃花妖,就是狐狸精? 长陵都城众妖精:听说不来光顾就会被超度,瑟瑟发抖.jpg 对此,小厨娘只想说—— 这位帅得不像话的大人请听我解释,小店没有强买强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