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50章 大结局。再无贤妃

贤妃殁了,可是宫里头宫外头并没有走露一丝风声,就连良妃偶尔问起德妃,德妃也是一脸凝重,以皇帝大概是有自己的顾虑。

打发了出去。

良妃是会看人眼色的人,既然德妃都如此,肯定是问不出什么了,再问下去怕是惹火烧身。

大家都以为,皇上和先飞生出这么多事情,肯定会为了贤妃停止选秀,随后就是全宫的哀悼,毕竟这是四妃之首。

谁料到选秀照常进行,也只是在新人入宫前,举行了一次小规模的丧事,依旧是没有任何消息透露出去。

大家都面面相觑,不知道皇帝的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却也没人敢提。

这一日,皇帝来到薛青渺宫中,对着画像喃喃了很久。

朕已经把你秘密送回了杭州找人安葬,那个地方据说风清水秀,鸟语花香,想来你也会喜欢。

新入宫的人,都不知道你,朕以平民的女儿下葬你,从此以后,宫中再无贤妃。

朕本来想把红袖按照你的意思,转给德妃为奴,让她继续做德妃的侍女,可是红袖已经随你而去。

朕想这样也好,不然德妃是有大宫女的,红袖去了也要受委屈,红袖没有家人,朕就让红袖随你而去了,好好好伺候你。

你走的好干净啊,一点念想都不给朕留,朕也不舍的,再让你不安心了。

朕把这些都告诉你,你放心吧。

皇帝长长的吐了一口气,随后又站了一刻钟,终于转身离去。

德妃在外面等着,皇上开口道“今日之事,不准外传,违者格杀勿论。”

伺候,薛青渺的宫殿,燃起大火,宫内干干净净,一个都没剩下。

新人入宫,这场大火虽然大,可是很快就被压了下去,随后很多新人有了位分,皇上再也没有和任何人提起贤妃。

只有德妃知道,皇上没到贤妃逝世的日子,都会去那块空地上站上好一会儿,写很多诗,只不过写了之后就烧掉了。

而后宫中也有几个女子位列新的四妃,只不过封号变了四妃之中再无贤妃,宫中也没有薛姓女子入宫。

薛青渺在这深宫中的痕迹彻彻底底的被抹去了。

若干年之后,老了的德妃旁边围着儿女,德妃开了口“我想给你们讲个故人,是我的挚友……她啊……”

可是她了半天,也没有她出个所以然,德妃发现,那些个事,真真假假的,她已经记不清了甚至开始怀疑,是不是真正发生过这件事。

德妃合眼的时候和薛青渺去世是一个季节,与薛青渺不同的是,德妃的葬礼风风光光,葬在了皇家陵园,本来,德妃私下谈过,想去杭州,可是这于理不合,德妃就再也没有提起过。

至此以后,宫中除了皇帝,没人再记得薛青渺了,就连最后一个记得薛青渺的也已经不在了。

有时候一些新人伺候皇上的时候,偶尔会听见皇上唤“渺渺。”可是皇上不提,也没人敢问。

至此,宫中再无贤妃。

——全文完。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报告太子殿下,太子妃又跑了报告太子殿下,太子妃又跑了十月喵喵|古言前世,她是安平侯府嫡出大小姐,被渣男辜负,庶妹不但取代了她正妻的位置,还夺走了她一双儿女,让她含恨而终。浴火重生,时间竟是已经过去了二十年。她重回落败后的苏家,成为了嫡亲弟弟的长女。此时安平侯府已经被庶妹的亲弟霸占,庶妹摇身一变成为了一品诰命夫人,子女风光无限,而她的一双儿女日子凄凉。她势要夺回这一切,将那个恶毒的女人狠狠踩在脚底下,将她所受痛苦百倍偿还,让一双儿女拿回属于自己的东西。一次意外,她不小心招惹上了庶妹的养子,自此某个妖孽公子缠上了她。她杀人,他递刀,她下毒,他递药,她有危险,他挡刀。“滚,我绝对不会再嫁姓顾的。”“我其实姓傅。”
  • 捡个娘子会修仙捡个娘子会修仙不夏的州|古言人主秦羽偌穿到了一个小山村,被一个猎户所救。为了报恩,秦羽偌成了猎户的小娘子。秦羽偌原本以为可以过上理想中的小田园生活。可是,有鸟可以长到这么大吗,还可以喷火,变异了吧。原本老实羞涩的小相公怎么变了。让来自21世纪的自己都招架不住。这和我想的不一样。能让我在穿一次吗?黑化后的相公微微一笑:“娘子,相公在这,你还想穿去哪。”
  • 我家皇后又坑夫了我家皇后又坑夫了王紫晓|古言突然遭遇穿越,某穿越女表示,好吧,这就是个坑爹的第二生。 突然被催嫁,对方还是至高无上的……老头皇帝,那年纪依照古代的不准确换算,估计能当她曾爷爷? 某穿越女表示,好吧,这就是个坑爹的人生。 某天,老皇帝猝死,她突然就成了无儿无女的皇太后,还是年方二八的皇太后。 某穿越女表示,得,她就知道这是个坑爹的人生。 闲太后不太好做,本以为就一直要这么闲下去了,却又突然被迫远嫁他国为妃,某国皇帝还是个与她有仇怨的人。 某穿越女表示,坑爹的人生已经不能再坑了好么? 某宝看看自家亲娘,又看看自家亲爹。 表示:这爹确实是被坑的相当相当的……坑啊!
  • 捡个娘子会修仙捡个娘子会修仙不夏的州|古言人主秦羽偌穿到了一个小山村,被一个猎户所救。为了报恩,秦羽偌成了猎户的小娘子。秦羽偌原本以为可以过上理想中的小田园生活。可是,有鸟可以长到这么大吗,还可以喷火,变异了吧。原本老实羞涩的小相公怎么变了。让来自21世纪的自己都招架不住。这和我想的不一样。能让我在穿一次吗?黑化后的相公微微一笑:“娘子,相公在这,你还想穿去哪。”
  • 千金为引千金为引秋骊歌|古言一个是江湖门派之女,一个是侯门嫡子,本没有任何干系, 一场梦魇本以为不过是梦,却真真实实是以血为引救了他的性命,一切的缘由皆是以此开始, 一道圣旨赐婚从天而降,将二人,从此牵引在一起,生死荣辱皆成了一体… 梦魇惊魂,奈何,以血为引竟是缘由;圣旨赐婚,然则,陌路之人确是相守;前尘往事,唏嘘,牵扯前人爱恨纠葛;自始至终,他的眼里,千娇百媚,玉貌花容,不及你明眸闪耀唇边浅笑;情深意重,她的心里,相思蛊毒,噬骨痛髓,不及你眉间轻点情意绵绵……
  • 嫡女狂妃嫡女狂妃喵星人|古言阳春三月,太阳懒懒的挂在空中,和煦的春风吹入山谷,抚平了草地,吹在湖面,泛起点点波纹。位于岚临皇朝西边的碧波湖,一身赤色的女子皱着脸蹲在那儿……【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农女种甜农女种甜漪繁瑾|古言车祸醒来的徐锦儿悲催地发现她得了穿越标配,渣爹软娘,小萝卜头弟妹一箩筐,外加极品亲戚一大堆。 没事,咱们发家金手指,各种各样现代糖果一出,分分钟发家致富奔小康。 只是,镇国将军府的小公子,你是怎么回事?不是说好了,欠你的钱,一定还,天天跟在屁股后面,跟蜜蜂看到糖一般,算怎么回事啊?
  • 亿万身家:农家小商女亿万身家:农家小商女赤月猫|古言现代宅女穿越到贫苦农家,偏偏还赶上了没吃没喝的灾年;莫慌,看她如何利用手中的逆天系统,从穷丫头变成富可敌国的大金主!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我不是男主而是女主我不是男主而是女主傀戏姨太|古言兰溪棹歌,歌生平。公子,在这红尘深处,您说您爱我,您,不嫌脏么。 这文官朝服上织的是禽,这武官朝服上绣的是兽,在这朝堂之上,试问大人,哪个不是衣冠禽兽? 您的翻云覆雨,刀起刀落间就是一族的命运,修罗战场、官场现形上,小女子一介贱民怎可高攀. 魑魅魍魉,鬼魅传说,歌舞升平,迷乱红尘中,转眼间已经过去了这么多年。我还记得,你我在怡红院中的惊鸿一瞥。 对啊,这么多年了,你就不能回头看看我吗,我还站在原地等你啊。我无法忘记你。一直以来我深夜未央,遥望明月,我心中一直想着你啊。
  • 将门狂妃,傻王戏妻成瘾将门狂妃,傻王戏妻成瘾暖光点点|古言前世,她欺他,辱他,笑他,轻他,贱他,恶他,骗他,讥讽他,为了另—个他,诡计用尽,背叛痴爱她的他,最后却换得心爱男人—碗堕胎药和阴毒庶妹囚禁凌辱百般折磨。 生死之间,那个几次三翻差点死在自已手上的傻子夫君却紧紧护着她,挡下了飞向她的无数只利箭······ 一朝重生,她感激上苍!既给她—次重来的机会,那她必定要将前世的帐算清,定要让恶人有那恶报,护他傻夫君一世周全! 只是,谁能告诉她,眼前这货真的就是痴傻爱她,纯洁无害,善良小白的前世夫吗? 这货是傻,傻的肚里阴险狡诈,行事高调猖狂,十足街头小恶霸。 这货是痴,痴到除他外任何男子敢靠近她三步以内便明里秒残了人,暗里直‘废’了人。 这货是单纯,可以着一双纯洁无害的善良小眼神诱/惑她。 这货也真的很小白,因为他在她面前的自称一直是小白······ *** 点点新文,男强女强,重生爽文,旧文完结会来填坑,喜欢的朋友可以先点个收藏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