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387章 你又是什么

看着自己往日最喜欢的姐妹被打的面颊红肿,永菱的脸上没有浮现任何怜惜,有的只是恨铁不成钢的愤怒:“我才要问你,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我刚刚明明没有说错话,殿下她忽然撂脸子,摆明了是她心情不好迁怒咱们下人嘛,这有什么不好说的,我就是说了一句实话,永菱姐姐你也要打我来给殿下扬威吗?”

永菱肃容觑她:“我且问你,咱们跟在殿下多少年了?”

永韵错开脸,气呼呼地道:“我不记得了!”

“十年了。”永菱冷冰冰地告诉她:“十年里,衣物珠宝、绫罗绸缎、金贵的吃食、生病时的药材,殿下何曾短过我们什么?你想要什么,到殿下面前撒撒娇,殿下二话不说就给了你,你说错话,在外面得罪了人,殿下至多训你两句,何曾给过你难堪?殿下什么时候会因为自己不高兴就迁怒过旁人?永韵啊永韵,殿下对你如何,你当真就一点都不清楚吗?若是让殿下听到你方才这句话,当真要叫你寒了心肠!”

“我……”永韵想起这些年云清对她的照顾,一时有些说不出话来。

“我从前只当你年纪小不知事,所以你做错了什么我都在心里安慰自己,等你以后经历的事情多了就好了,直到现在我才发现是我错了。”

永菱侧过身不去看永韵呆滞的面容,她想起往日里总是口无遮拦的永韵妹妹,想到隔三差五就要惹祸找殿下帮忙收拾烂摊子的宫女永韵,有些无力地摇了摇头,沉下声音道:“浣娘是很多年前就被派去平国的暗探,大俞在平国安插的暗探之中,大多数人以她为首,这么多年来传送回大俞的密信里,有一半都是她的功劳。她为大俞立下了这么多的功勋,连殿下都称她是大俞的功臣,怎么到你口中就变成了一个无能无为的青楼老鸨?”她嗤地一声笑出来:“永韵,如果浣娘无能,那这些年只会给殿下惹麻烦的你又算是什么?”

永韵低下头,垂下眼帘抿起唇角:“永菱姐姐,是我说错话了。”

“永韵,你要记住咱们只是奴才,殿下对咱们好是殿下宽仁,你再有今天这样僭越的言辞,连我都救不了你。”

永韵红着眼睛使劲点了点头。

……

浣娘的动作很快,第二天就传回了阿莲的消息。

“也是巧了,阿莲被抓之后被送到了城外一处废弃的庄子,那庄子周围是一个大户人家的别院,如玉楼里有姑娘随客人去那里游玩,曾经撞见过阿莲两次,说是有几个壮汉看守着,吃食倒是不缺。”

云清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废弃的庄子?”

擎云忍住笑意:“是殿下早些年买下的一个庄子,乾元十年闹饥荒时殿下用那里收容过流浪的京郊的难民,事后庄子太乱,加上确实没什么用处,就渐渐废弃了。若不是属下看着眼熟特意让人查了查,无论如何都想不到那里竟然是殿下您的产业。”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捡个娘子会修仙捡个娘子会修仙不夏的州|古言人主秦羽偌穿到了一个小山村,被一个猎户所救。为了报恩,秦羽偌成了猎户的小娘子。秦羽偌原本以为可以过上理想中的小田园生活。可是,有鸟可以长到这么大吗,还可以喷火,变异了吧。原本老实羞涩的小相公怎么变了。让来自21世纪的自己都招架不住。这和我想的不一样。能让我在穿一次吗?黑化后的相公微微一笑:“娘子,相公在这,你还想穿去哪。”
  • 凡花蚀锦凡花蚀锦许晏君|古言丧母,流浪,复仇。阮祺萱的童年经历注定了她不会是凡尘中碌碌无为之辈。拜师,寻亲,入宫。恩人不代表观念相同,血亲不表示一脉相承。遇险,遭叛,濒死。究竟世间谁人可信,谁人可靠?过尽千帆,她是会浴火重生,还是看破凡尘,常伴青灯。--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这个王爷有点傲娇这个王爷有点傲娇叁太爷|古言南半笙是京安城里七个王爷中最花心放荡的五王爷,他从不娶正妃,只娶妾。他娶进王府的妾不多,也就三百。他娶妾的要求不高,好看就行。 仝夏麻是京安城里最不懂礼数,最没有学识,长得最丑的女子。 醉酒后的五王爷抽疯,竟要娶仝夏麻当正妃。
  • 娇女不红妆娇女不红妆简鄲|古言云火行大运,一朝醒来就穿越, 方知宦官当政,王道不兴, 云火扶额:“时运不济啊!” 遂苦思:“谁说女子不如男?” 从此江湖上就多了一个人见人爱的—— 鬼见愁! 柔时手持玄琴,音律通鬼, 一琴一曲,闻者断魂; 刚时仗剑天地,豪放不羁, 提壶饮酒大口吃包子,邪魅一笑撩妹于无形; 不久后, 突然有人说:“云火整天出入花楼,夜不归宿。” 云火:“……” 又有人说:”云火拐跑了当今公主,使得驸马买醉。” 云火:“……” 更有人说:”这次更离谱,云火拐跑了我们的战神王爷。“ 云火:”这还差不多。“
  • 爆笑萌妃王爷很腹黑爆笑萌妃王爷很腹黑南光年|古言“唔,我要去逛青楼”说完便抬脚施施然的走出王府“王爷,王妃说她要去青楼”侍卫边说就觉得气压低了许多内心是泪奔的“去把青楼给我踏平了把王妃绑回来”某男黑着脸说 “王爷,青楼已经没了!王妃还是不回来” “这女人!”咬牙切齿的侍卫偷偷看了王爷一眼好像脸更黑了 一把抓住她一手,一言不发的拉着她“诶,你干嘛呢”一把甩开他的手却没甩开“你怎么了嘛”偷偷看了他一眼一脸阴霾“你是不是忘了什么”看着他这副要吃人一样子“忘了什么?没有啊”“你忘记了,你看过我的身体你要对我负责”
  • 盛世妖女:误惹煞桃花盛世妖女:误惹煞桃花南陌花闲|古言【那日她拜师……】“你可愿意做我的徒弟?”话音落下,少女眼前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个人,她没有抬头,就看着那个人的衣角随着风轻轻摆动。【那日她成魔……】一名少女双眼通红,秀发飞舞,撕心裂肺地厉吼着:“为什么我不是仙!为什么我是魔…师傅。”【那日她成神……】一道道冰刺在他身上透过,他摸了摸胸膛上的伤,眼神里没有波动,可他的心却那么的痛。一名中年男子愤怒地惊呼出声说:“他可是你师尊!”少女眼神冰冷,面无表情,直视着面前一身白衣成血衣的仙界至尊,麻木没有丝毫感情的声音一字不差的传到那人中:“他还算是我的师尊吗?”
  • 侯门嫡女之我家王爷有点二侯门嫡女之我家王爷有点二疯丫丫|古言沐棉因救人而死,于是胆小懦弱的沐府三小姐迎来了一道全新的灵魂。 爹不疼,娘不爱,姐妹嫌,阴谋诡计,陷害出卖,这人生整一悲剧有木有? 赶着投胎的见了多了,赶着送死的倒不多见,既然你们想,她岂有不成全之意 某人:“沐棉?棉花?这么难听的名字还真是配你。” 靠,谁特么让你给老娘乱改名字的。 沐棉一冲动,把郁十三套上麻袋胖揍一顿 哪知这货脑回路清奇的令人发指,明明恨牙痒痒,偏嚷嚷着要娶她…… 原因:娶回家好折磨,这样才能解气…… ◆ “呜呜,花花,他们欺负爷,爷幼小的心灵受到了严重的创伤。” “所以呢?” “求安慰,求抱抱!” “说重点。” “花花,七星龙渊剑居然出现在了琳琅阁里,你不觉得只有爷如此尊贵的身份才能拥有它么?“ “价格?” “花花,爷就知道你爽快,不多,十万两……黄金……”郁瑾脸上的表情越发的灿烂,几乎快笑成了一朵花。 “卧草,郁瑾你个败家的玩意儿……” ****** 丫丫新文,求收藏,求支持喔!
  • 乐清天下乐清天下问残月|古言开心赴约却发现交往多年男友劈腿,她和另一位苦主同时成为感情局外人,这场约会也成了黄泉会。 再度睁眼,人已身处元庆王朝,肩付血海深仇。 拜个师,便宜师父有感情恩怨待报。 交个友,冰山友人有家庭纠纷欲除。 敢情这年头,谁身上没几个仇就无法在江湖混? 人的一生不外乎爱、恨、情、仇、生与死, 平乐发誓这一次不再活得如此窝囊, 要有怨報怨,有仇報仇,要放縱恣意,天下遨遊, 再也不為另一個人傷心難過,再也不對其它人投入感情。 “什麼?你居然是.......。”
  • 错嫁错嫁依林雪子|古言“无论今生是贫是富,都要入赘王府。人在世,不背诺啊!”齐博看着一脸悲痛的母亲,想着大着肚子的落雪。他该怎么办?他能怎么办?新婚之夜,郡主。望着齐博好久,才轻轻而又认真地说:“如果她果真怀了你的孩子,那么她的孩子也是我的孩子!我不介意你这么快就纳妾……”“我没要纳妾!”
  • 骗嫁之权臣有喜骗嫁之权臣有喜笑无语|古言当奸臣,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她没想到,重活一世,会成为一位卑鄙无耻丧尽天良的‘奸臣’,当朝一品左相。 听说:奸臣顾相,残害忠良,迷惑君王,丧心病狂。 权势在手、美人绕膝,金山银山,人人羡煞。可随之而来的还有:半朝文武的憎恨、冷酷暴君的猜忌,隔三差五的暗杀、美男美女的纠缠。 她扶额叹息—— 权臣难当。 划重点:女扮男装,女强VS男强;一对一双洁,绝无狗血出轨剧情;来吧跳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