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99章 完结

刚吃完烧饼她还是没饱。

拿了几块糕点吃了起来,吃到一半她就放心自己不能动了!?

“帝白辞,你干嘛?不就吃了几块糕点嘛,至于这样吗?”

帝白辞淡淡的瞥了一眼,“吃了我的东西就要还。”

这家伙,终于肯跟她说话了。

“你先松开我啊?我把自己给你怎么样?”千云笙看帝白辞这么假正经,心里就起了想逗逗他的念头。

不想,某人当真了。

“好,我现在就让清风,弄影去你家提亲。”帝白辞说着,起身就往外走。

千云笙:“......”

她就开个玩笑,大哥你别当真啊!!!

此时,千家。

看着眼前一大堆聘礼,千阳瞬间黑了脸。

这是搞哪出?他女儿现在生死未卜,这送过来一大堆聘礼是想表示什么?

顾倾城也是一脸懵。

这是什么情况?

她女儿都没找到,这...还有人上门提亲?

清风摸了摸鼻子,这气氛有些不对。

弄影微微鞠躬,让清风把信送过来,“千老爷,千夫人,这是我们尊上让我等所送过来的聘礼。

这是千小姐写您的一封信,我等还有要事要处理,就先不打扰两位了。”

弄影示意清风赶紧走,这气氛再待下去是真的受不住。

“给我看看。”顾倾城从千阳手里拿过信,一打开,里面的字迹确实是她女儿的。

顾倾城看完之后,眼泪汪汪的把信丢给千阳,“呜呜呜,我可怜的女儿啊,居然经历了这么多,怪不得我们找了这么久都没找到。

而且女儿所提到的世界,是真的存在吗?如果是真的存在,我也想去玩玩。”

顾倾城擦了擦眼泪,眼睛瞬间亮晶晶的,“老头,你说,女儿所提到的世界是不是真的?”

这要是真的,她也想去看看,美食比这里的还要好吃,她不去尝尝看怎么行?

千阳把信折好放入袖口,叹了口气,“世界之大,无奇不有,但要想去女儿所说的世界,谈何容易?”

虽然他也挺心动,不过,这几率不大。

“女儿也真是的,回来了都不回来看看我们,找了个如意郎君也不带回来看看。”顾倾城撇撇嘴,看了一眼那些聘礼,她走过去挨个打开,“这东西......女婿还真是舍得,你看看这些,这些东西就算是有钱也买不到,啧啧啧,女儿看上的人果然不同寻常。”

千阳拿起一个檀木盒子,打开一看,是一个玉板戒,握在手中千阳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灵气,盒底还有一张小纸条。

滴血认主。

玉石芥川。

千阳犹豫了一下,还是选择划破手指滴了一滴血在板戒上,刹那间,那滴血瞬间融入板戒之内,千阳还没来得及看清,下一秒就进入了另一个空间。

“这是......”

“这里是主人的空间哦~”

一道空灵的声音在空间响起,千阳有片刻的愣神。

“主人,我是这个空间的戒灵,现在由我来为你简单的介绍一下空间的使用方法。”

千阳:“......”

这辈子都没见过空间戒灵,想不到他居然能在有生之年能拥有。

戒灵介绍完空间使用方法后,千阳试了一下,下一秒他就从空间出来了。

顾倾城:“......”

大变活人?

“你刚刚去哪里了?”顾倾城一脸懵。

千阳把板戒戴上食指,“刚刚不小心进到这个戒指空间里面了,女儿选的人,看来不简单。”

顾倾城拿起千阳的手看了看,“这板戒还挺漂亮的,是个好东西。

你不用担心云笙,她这么大的人了,肯定知道自己该怎么做,我们只要知道,我们的女儿回来了就好。”

千阳:“......果然是亲生的,人都没见到,凭一封信就确定女儿回来了,还不担心她的安全。”

顾倾城眉毛一挑,浅笑,“彼此彼此,你不也是?”

千阳假意咳了几声,让人过来把聘礼搬到他们的房间。

...

千云笙是非常不赞同帝白辞的做法的,不为别的,只因她没回家。

她回来都没来得及回去看看她父亲母亲,就被帝白辞扣在这里了,太过分了!

“帝白辞,我要回家!”

千云笙气冲冲地来到帝白辞的书房,对方却很悠闲地在练书法。

千云笙可怜巴巴的看着帝白辞,“帝白辞,让我回家看看吧,我都回来一个多月了,都没回过家,你就忍心让我在这里受思念之苦吗?”

“你父母亲很放心让你在这里待,这是他们给你的信。”帝白辞从抽屉里拿出一封信递给千云笙。

千云笙拿过一打开一看......

我勒个去!

果然是亲生的!!

有了好东西就忘了亲生女儿了。

呜呜呜,默默地抹一把辛酸泪。

“走吧,带你去玩。”帝白辞把手里的毛笔一放,牵着千云笙的手往外走。

“去哪里啊?”

“天涯海角,吃遍天下美食,看遍天下美景。”

全剧终。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妖娆帝后要逆袭妖娆帝后要逆袭残韫|幻情想她天赋过人,身姿妖娆,还比不上未婚夫宠爱的那个长得跟豆芽菜一样的少女。洛舒表示不服。 “阿舒,最好看了!“喂,这货是谁啊?洛舒表示姐姐心好累,还没解决好未婚夫问题,又来了个大尾巴狼
  • 唐家有女初修仙唐家有女初修仙千千嫣梦|幻情她是异种人,母亲是实验体,因为身怀九阴天离体的灵根被吸血鬼拿来做实验,从而怀上了她。 母亲怀上她后,为了逃避追捕,逃到一个小县城嫁给了一个赌鬼做继室。 为了逃避追杀,她隐藏异人血性做一个普通的人类。 继父好赌成性,不务正业, 母亲善良软弱,并把继父的一儿一女托大,还为他生了一个儿子,她同母异父的弟弟。 本以为她会这样碌碌无为的过一生。 直到…… 好赌成性的继父死了。 母亲和弟弟也死了。 被找来的吸血鬼杀死。 临死前她爆发了体内的潜能与敌人同归于尽,醒来时,发现自己回到了七岁时…… 意外得到了母亲家族的传承,空间在手,这一世,她不打算平平庸庸的度过。 母亲的九阴天离体算什么,她的先天圣体更加妖孽。 妈妈那么美,不应该操劳憔悴,拐来跟她一起修仙,长生不老,永驻容貌。 没钱了不怕不怕,成为县城首富不在话下,一不小心,成了首富的首富。 敌人寻来了,不用战战兢兢的躲藏,挥挥手,把敌人的老窝端了。 妈妈宠爱,兄弟姐妹崇拜,唯一缺少了个修仙伴侣。 咦,这个帅哥怎么老挡路啊? 本文【一V一】+【小女成长】+【空间】+【修仙】+【身心干净哦】+【一爽到底】
  • 烈女无心烈女无心南栀北辰|幻情无邪表示,她这一辈子做的最伟大也最憋屈的事,莫过于封印魔王。为什么呢?因为若是没有封印魔王,她就不会捡到宝宝,没有捡到宝宝,她就不会被他吃得死死的,甚至到了最后,连怎么被吃干抹净都不知道。不过,哪位养过孩子的妈可以告诉我,为什么宝宝一天一个样,一个月就比她还高了呢?这让身为抚养人的无邪怎么破?
  • 邪帝郡主不好惹邪帝郡主不好惹无望少女|幻情一个无权无势的废材郡主死了,一个自带系统武力值报表,酷爱研究符咒的腹黑小姐穿越而来。 什么自带光芒的幽派光明少主,什么白莲花,姐一脚踹你十几米,来一个揍一个,来一双揍一双! 什么神王什么邪魔歪道纷纷给姐让路,是谁说唯有正道才是修炼之法?通通打脸回回去! 姐今天就告诉你们什么叫一符定天下。 可是不知道从哪冒出来一个长相绝美的男人,一开口就是要和她生娃. “要生你自己生,缠着我做什么?” “可是我只想和你生”《1V1超燃爽文》
  • 修仙界的小新人修仙界的小新人颜筱蛮|幻情被封印三千年,一招解封,已是沧海桑田世事变迁,幸好,曾经的仇人们基本还在。 可惜,修为清空,穷途末路,一切还需重头再来。 没关系,谁还不是从新人开始的?
  • 霜雪如剑霜雪如剑半盏春无忧|幻情那一日,她冲破暗无天日的囚牢,雪域惨白的光照在她的脸上、剑上。 面临着的,是千军万马,曾经挚友。
  • 捡只兔子很神奇捡只兔子很神奇七武海晴哥|幻情打雷下雨捡只兔子,竟然是蓝色的眼珠。~~~~(>_<)~~~~. 半夜睡觉竟然被咬一脸血,终于见识到传说中的兔子急了也咬人。 ......什么,你是上古神兽,明明就是只兔子。....... 莫名被卷入异世界,变成什么神女。 某失忆猛兔变忠犬:我会保护你 等恢复之后,某兔翻脸不认人:我要杀了你! 想杀我,没那么容易。 呔!看我收了你这只妖孽!!! [收藏推荐票票打赏的大大地求哦(* ̄3)(ε ̄*)。]
  • 神葬忘川神葬忘川殊之|幻情以吾之血躯,奉为牺牲,三生三世永坠阎罗,只为情,故虽死不悔. 三生挚言,以我悔碎之,红衣血夜绽尽刹那芳华. 忘川彻响黄泉,冥门开,百鬼怒,血尽十里,将以冤魂代之. 吾乃黄泉之神,司世界万物之命,生老病死亦不过弹指一瞬. 但仍逃不过那含眸一笑. 三生碎,银铃殇,屠世间之万物,却只为一人身死……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柒月甜|幻情“他”,北宫离夜,天生废材,生性纨绔,只因是天龙国第一高手的“孙子”,处处横行霸道,却被人讥笑嘲讽。 她,离夜,腹黑轻狂,霸道一世,无论何时,她都站在巅峰之顶叱咤风云,不管何人,在她面前注定要卑躬屈膝。 然而当废物变成天才,纨绔变成轻狂,曾经世人眼中不堪的“少爷”,展现出万丈光芒! 嘲笑她?欺负她? 揍揍揍!统统揍回去,让你亲娘都认不出你! 打她北宫家的主意? 太简单了,黑你,黑你全家,黑死黑死你和你全家! 说她狂妄嚣张? 她就是狂妄,就是嚣张,怎么了,她天生就有着那资本!就是把天拽下来,谁能把我怎么着!? 说她纨绔? “仗势欺人,飞扬跋扈”,被她发挥的淋漓尽致,昏天黑地! 骂她废物? 当惊天的天赋尽显于人前,绝色的锋芒,让山河骤然失色! 在这个灵力才是王道,玄兽横走的世界,她左手灵诀,右手丹药,傲世天下,俯瞰苍生! 本文女扮男装走天下,腹黑加无耻,一对一,男女身心干净,无误会,男强女强,强强联手! 小片段: 某男指了指高高的围墙,无奈问道:“夜儿,为何每次你都是翻墙而入?” “这样方便。”离夜拍了拍双手的灰尘,露出一个完美的弧度。 某男眼角一抽,眼中划过一丝狡黠。 是夜,白衣男人踏月而来,翻墙而入,某女顿时满头黑线。 “院子有门,用不着翻墙。” 男人露出完美的笑容,不急不缓吐出四个字,“这样方便。” 某女顿时阵阵凌乱…… 他大摇大摆走进北宫家,然后从她院子外翻墙进来,这样真的方便!?
  • 琉璃心醉琉璃心醉阿汇|幻情她叫白浅瑶,有着世间最最宝贵的琉璃作为心脏,因此她可以轻易地吸收天地间的灵力为己用,所向披靡,但是看样子却只知道吃喝玩乐。 她初遇他时,只知道他是皇上的儿子,到后来又知道了他跟自己前世也有很多的纠葛,又或者不止于此。她与他的碰撞——琉璃心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