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4181章 成就造物主(大结局)

丁浩觉醒之后,实力提升了不少,可以在天空自由飞翔。

他的记忆也恢复了,过往的一点一滴,全部都清清楚楚,知道自己想要干什么。

叶空和丁浩一边飞行,一边道,“本来以为你是第1个觉醒,没想到是我!”

丁浩笑道,“要不是你唤醒我,我到现在还迷迷糊糊的!说实在的,魔尊舍利里面的那点力量,我都看不上,为什么你要千里迢迢的来找五奴那块舍利?”

叶空道,“我在寻找大哥!你知道大哥那种笨家伙,说不定这一世造物主就把他变成了一只大猩猩,所以我想来看看,能不能把他打醒!”

丁浩笑道,“你这个猜测倒也可能,只是没想到,机缘巧合,你没有找到他,却是把我给找到了!”

叶空又道,“其实在你把吸星石拿出来之前,我也不知道那东西是魔尊舍利!后来看到你拿出来,我再想起你以前跟我说过的成长故事,这才想起所谓的灵能原石,就是魔尊舍利!”

丁浩道,“如果不是你把我叫醒,可能我还会沿着上一世的老路,重新再走一遍!”

想到这里,丁浩想到了什么,又道,“大哥有没有跟你说过他的成长故事?我想从他的成长故事之中,说不定能够找到他现在的去向!”

叶空道,“大哥和我说过他的成长故事!伏羲是我华夏族的三大创始神之一,又被称为太昊伏羲氏,他人首蛇身,根据天地变化发明了占卜八卦!他喜欢研究万物之奥义,沉浸在其中,不可自拔!”

丁浩也听过这样的传说,但是根据这样的传说想要找到大哥,好像也很难!

“看来你在变异的兽类之中寻找,这不失是一个方向。”丁浩点点头。

伏羲既然是人首蛇身,这一世重新来过,走路很可能把他变成一个半人半兽的样子。

叶空道,“我现在有几个目标,既然那一只山魈不是我们要找的人,我们就继续寻找其他的目标!”

“好!”

两人很快飞行到苍茫的海上,叶空事前已经做过功课,这里有一只海底巨兽,很可能就是大哥伏羲所化!

“下去,咱们分头寻找!”

两人深入万丈深海,搅动风云,把这一只海底巨兽给激怒,出来大战300个回合,不过最后发现这个愚蠢的动物并不是大哥!

于是两人又一次改变方向,飞向下一个目标。

就这样时间飞速的流逝,转眼大半年过去了,他们也丝毫没有任何的线索。

“这世界说大不大,说小不小,要找到还没有觉醒的大哥,真的是很难!”丁浩眉头大皱,又道,“我突然有一个想法,咱们找大哥难找,但是找那一点破界之力是不是就更容易一些呢!”

要知道寻找破界之力也有一定的办法,要不然当初帝陀之子天佑也找不到他们。

虽然知道原理,但是叶空却一脸茫然,“破界之力,好像人人都在寻找,人人都想要拥有,人人都知道在我们三个人身体上!可是你要我把这种力量放出来,又或者感应出来,根本拿不出来!”

破界之力非常奇特,就连走到世界最高巅峰的丁浩他们也不明白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这东西在他们体内,不会和他们沟通也不受他们的调用,甚至他们感应都感应不到!

丁浩道,“帝魔不是在地球曾经设下一个阵法,专门感应和吸收破界之力,我们把这个阵法重新搭建起来!我们也不用这个阵法祸害无辜人,只是用来寻找大哥,应该问题不大!”

“那我们试着搭建一下!”

要搭建一个阵法并不是那么容易,丁浩和叶空虽然很强大,但是所需要的材料并不少,当下两人分头行动,通知世界各国,寻找各种材料!

作为回报,他们会向提供更多材料的修炼者和势力送上功法,不久之后,各种珍贵的材料全部汇聚而来!

一个无比庞大的阵法在太平洋的中央搭建而成,海水疯狂旋转,形成一个可怕的黑洞,四周的浊浪滔天,早已没有任何船只敢在附近停留。

丁浩和叶空飞临其上,准备同时打开阵法。

正在这时,天地震动,在华夏某一处古老山脉的深处,地面剧烈的涌动起来,9条裂痕向着不同方向延伸。

延伸到尽头有9条颜色不同的神龙冲天而起,而在神龙盘旋之时,在这山脉的地下深处有一道力量冲天而起,在那一刻,无数亿万的人见证了奇迹。

在这道力量之中,有一个是人非人是龙非龙是蛇非蛇的庞大存在,浮现了出来!

“这是我华夏祖龙!”无数人当场跪下,叩拜自己的祖先。

原先以为这些都是神话传说,但是没想到真实存在,华夏祖龙,守护这一族8000年,早已埋入地下深处。

可是当发现这世上出现可怕的阵法,很可能要毁天灭地,华夏祖龙这才临危出现,从地底深处走了出来,猛的扑向太平洋的中央。

“休要开启如此恶毒的阵法!”

“此大阵一开,整个地球都会被邪恶的力量覆盖,后果不堪设想!”

华夏祖龙飞行在半空之中,大声怒斥。

丁浩和叶空看见这家伙,顿时哈哈大笑,“大哥,你终于出现了!搞了半天,原来你躲在地下深处,让我们两人可是好找啊!”

跑来兴师问罪的华夏祖龙这才醒悟过来,无数的记忆瞬间涌上心头,他身体一变,化为人形,激动的喊出一声。

“二弟三弟!”

三人又重新聚在一起。

叶空道,“我们三兄弟又团圆了,现在我们可以走出去,把帝魔击败!如果帝陀魔陀佛陀不服,也把他们一起击败!”

“别急!”伏羲道,“他们不是那么容易击败的!我们在造物主的帮助下,才能重活一世!造物主对我们之前的表现很失望,如果我们再次失败,就永远没有了重来的机会!”

丁浩也道,“上一世我们发展的那么好,最后还是被帝魔找到机会,最后甚至被团灭!现在我们如果还是按照以往的方法,一步步的发展上去,到了最后一层还是斗不过帝魔!”

“那怎么办,难道我们输定了?”叶空咬牙切齿道。

伏羲却是皱眉思索,道,“我觉得我们要首先弄明白,造物主为什么让我们重活一世!”

“这……”丁浩和叶空都陷入思索之中。

本来他们都以为造物主让他们回到地球重新生长,只是为了让他们重生,在地球重生。但是听伏羲这一说,很可能并不是那么简单!

“你们别忘了!这三点破界之力都是在地球,而且我们身上所拥有的破界之力以外,还有一些非常细微的破界之力,同样也在地球!”丁浩忍不住提醒了一句。

“地球!”叶空注意到这个关键词!

“地球上有什么,能够让如此珍贵的东西在这里汇聚!”伏羲思索。

但是他们怎么想也想不通。

以他们三个人的实力,早就已经把地球研究得通透,哪怕是地心深处最核心的地方,他们也能够弄个清清楚楚。

整个地球,从构造和发展演变的历史来看,没有什么特殊,也不出产什么特殊的物品!

“我觉得不是物品!”叶空又道,“能不能换一个想法,破界之力能够集中在这里,不是因为地球上有着什么风水宝物,而是这里有着一些其他的东西,比如说思想和文化!”

他这一说倒是提醒了大家,伏羲道,“你们注意到没有!我们三个人不但是来自于地球,而且都是黄皮肤黑眼睛的华夏人,我更是华夏人的祖先!莫非这破界之力和我们华夏有什么关系?”

“很可能是这样!”丁浩点头道,“我们华族之人勤劳善良,又非常的团结,没有那么多的私心,为了公义甚至能够舍生忘死,这么多年出了多少仁人志士!破界之力选择我们,很可能就是这个原因!”

“但是就算如此,我们明白了原因,又能怎么做呢?”叶空皱眉道。

“我懂了!”

伏羲突然道,“我们之前失败,还是因为我们三个人分头战斗,被帝魔找到了弱点!破界之力虽然很强大,但是一分为三,力量就被削弱,于是被别人分头击破!甚至把我变成了新的帝魔!让我们自相残杀,这就是我们的弱点!造物主这回把我们同时降生在地球,就是要我们弄明白,想要胜利只有我们三个人聚在一起,把三点破界之力完全的融合,然后才能找到破局之路!”

“应该是这个意思!”丁浩和叶空也都非常的赞同。

伏羲道,“从今天开始,我们大家不要修炼各自的功法,全力以赴,集中所有的思想,创造出一门把我们三个人的肉身和精神力,都合三为一的功法!”

“这……”丁浩和叶空都有些意外。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独立自主性,哪怕是自家的兄弟也有隐私,但是现在竟然要创造一份功法,目的把三个人融合在一起。

这样一来,到时候谁的思想占主,谁的思想占辅,最后到底听谁的,融合之后又算谁?

可能自私的人永远都不愿意这样。

但是为了这场胜利,为了超越一切的束缚,三个人都点点头!那是因为他们的关系太好了,就算是互相融合,互相影响,互相指挥,从此没有自我,而是化成一个全新的人都没关系!

“那就这样来吧,或许这是我们最后一次机会!”

三人悬浮在半空,从三角形排开,开始琢磨功法,每一个人想到一段都会对面前的空间打出一段金色的文字。

这段文字越来越长,从天空一直飘落到地面,数以千亿的金色文字,最后形成一本超级庞大的功法。

他们三人又同时对这功法进行修改,最后修改成一部经文,这一部无名经文丁浩他们并不想给别人修炼。

他们已经失去了自我,却愿意给别人留下自我,他们要超脱一切,所以才放弃了一部分,他们甚至没有起名字,因为只要他们三人修炼就可以!

不知道多少年月过去,人世间再也没有了丁浩和叶空以及伏羲的传说。

某年某月,天空之中一道雪亮的光华绽放,三个小圆点汇聚成一起,那一刻它比太阳还明亮,所有人都看到了一种世界上从来没有的颜色!

而这一道颜色冲天而起,越升越高,一个世界又一个世界的突破!

小世界,中世界,大世界。

仙界,神界,神圣世界!

古洪,霆域,至高!

破界之力,名不虚传!

当来到最高层的世界,这一道奇异之光落地之后,顿时化成三个身影!

一气化三清,他们修炼了多年,最后虽然融为了一体,但是依然又可以各自独立,这是一种非常奇特的状态,无法用言语描述!

当他们升上天空,到达最顶层的世界。

当他们到达之后,帝魔和帝奴全部轰然崩塌,甚至都不用他们出手,当他们的光芒照耀之下,这些黑暗之物全部冰雪消融!

帝陀佛陀和魔陀,全部都感应到召唤,亲自降临在他们面前,匍匐在地,对他们的尊敬如同见到了造物主!

而在此刻,造物主也根本无需出现,丁浩他们已经知道了造物主的深意!

“造物主想要用这三点种子,把我们也培养成为造物主!”

“不过我们所造物的世界,到时候想必会有三个造物主!”

“那没有关系,咱们三人已经亲如一人,三人创造一个造物界也没有任何的问题!”

他们三人的力量足以破开这顶层的空间,去重新创造一个顶层世界。

但是这并不容易,更高层的混沌法则并不允许随意开创造物界,他们需要一点新的机缘!

“我懂了!”丁浩道,“你们还记得那些域外的鬼神嘛?那些鬼神拥有自己的造物空间,我们只要通过他们找到那里,到时候就能开辟一个新的顶层世界!”

“那还等什么呢?”叶空大笑一声,“那就杀过去吧!”

经过无数年的修炼,历经风风雨雨,生生死死,伏羲、叶空和丁浩终于修炼成造物主!

开辟自己的顶层世界,这个顶层世界和原先的造物世界并没有直接通道。

但是他们在离开之时,又在地球留下一丝机缘。

因为他们相信,将来还会有人从这里出发,走到巅峰,并且超越巅峰,创造更多的造物世界!

这样他们这些造物主,才不会那么孤单!

(好了,这本书终于大结局了!)

(虽然最后写的仓促了一些,但是我本来的想法也写出来了,不能算是烂尾。)

(其实我也有责任,这本书到了顶层世界本来就想完结的,可是因为某些原因,这才又拖了一段时间,这才又写了对抗帝魔成就造物主这一段,总之让大家久等了,非常抱歉!)

(也非常感谢大家的陪伴!)

(这本书从发书到今天刚好1900天,我算了一下,五年多,就在今天写下一个句号吧。)

(感谢观看,感谢订阅,感谢投票,各种感谢,谢谢大家!!!)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魔魅倾城:王爷,我来了魔魅倾城:王爷,我来了倾颜颜|仙侠她是现代杀手穿越成为南王妃,有着一个法器,皇帝要拿,继父也夺,亲爹要抢?命悬一线的东西岂能给!南司翊和他是如此的相像,勾起她曾经的记忆。是恨?还是爱?他,是一颗桃妖,默默地守护了她千年,千年的等待、千年的期盼。梦里她一身紫,一对紫红双瞳,散发着妖异鬼魅。在梦里她被人击杀,杀她的到底是谁?设计好一切的背后隐藏的什么?恩怨是非,孰对孰错?是因果循环还是前世纠缠不清?我来了,请替我看完这未完的结果!
  • 云起尘封云起尘封慕笛|仙侠李逸云幼年丧母,却也因此拜入绝世高手门下,似乎是因祸得福。但十年后,他却隐藏身份,在一家门可罗雀的客栈做起了店小二……一次次看似巧合的因缘,使他不停的陷入一个又一个谜局,并不得不竭尽全力的从中挣脱……这一切是偶然,还是有一只看不见的手在推动着一切?又或许,不止一只…… 信誉保证,保证完本,绝不灌水!
  • 仙运来仙运来精灵小优|仙侠新文《富贵闲妻》已发文,请书友们支持,小优拜谢。 修仙路,寻珠行,只为回家—— 只不过,若真的踏上了归乡路, 夕阳西下,落日余辉映出的那个狭长的身影, 她该怎样才能在心间抹刹。
  • 封神问道行封神问道行莫问初心|仙侠这是一个在封神世界成了申公豹徒弟后的故事。 —— 群:275057332,欢迎大家到来
  • 莹本惊华莹本惊华离慯|仙侠九天之上有着一位国色天香的美人,莹九九。生性活泼祸事惹尽。 同天地共主渊华帝君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亦是需追潮八百年前的一段孽缘。 渊华帝君:“莹九九,你再跑一些试试!“ 莹九上神:”我没有跑,我用走的。“ 莹九九一直认为自己是一位千杯不醉的神,结果竟着了渊华帝君的道,失了身。 莹九上神:“我好像很久以前就见过你。” 渊华帝君:“八百年前,你凡尘夫君正是本帝。” 莹九九僵了僵,微怒:“你竟骗我这么久,离婚,本上神要和你离婚。” 渊华理了理银衣:“孩子怎么办?”
  • 星幻时光星幻时光媄妙|仙侠“轩,谢谢你。我真的好喜欢喜欢你。”我躺在紫轩的怀里,眼泪流满了。心里默默的伤感,他为了我付出的太多太多。可是,我对他的爱却成了锁着他的铁链。我踮起自己的脚,轻轻的吻上了他的唇。随说泪很苦涩,但在我们心里它是那么的甜,因为这就是我们的爱,生生世世的爱。情节虚构,切勿模仿
  • 太剑太剑枇杷|仙侠徐川,一个活生生的屌丝,不知踩了什么狗屎,一觉醒来,居然莫名其妙被穿越到了一个修仙者的世界。悲催的成为了一家铸剑师的传人,铸剑技术没来得及学会,这便宜父母就双双归天了,无奈之下,扛起家传断剑剪道抢劫,没料到反而被抢……
  • 重生洪荒之三界妖尊重生洪荒之三界妖尊艺之猪|仙侠本书又名《妖尊I青帝传说》 洪荒太初,凶兽称王,各路先天大神都还处于成长期。 王浩重生太初,意外发现自己成了十二品青莲,想到自己最终被三清瓜分的命运,王浩不由仰天吼叫:“我命由我,不由天!”
  • 逆斗九霄逆斗九霄墨染初荷|仙侠意外的传承改变了杜明宇的人生,看似坦荡的道路布满荆棘,情人的背叛,未知的危险,怎奈何,凌云壮志荡心胸,逆踏云梯斗九霄。
  • 妖娆毒仙妖娆毒仙傲月暖颜|仙侠灵药仙符,仙丹灵兽,她苏媚情通通都要,开启刷宝模式,大道路上从头再来,风生水起! 曾经的她,是个妖媚至极的狂妄妖女。绝世容颜,惊世才情,却没有得到与之匹配的爱情,反而被众人唾弃,万夫所指。 现在的她,浅笑嫣然,冷心冷情,莲花般沉静如水的面容下却是如寒冰入骨般的决然!不再追逐那虚无缥缈的感情,只为求道!此时,细嫩的芊芊食指悠然一指,那些亏欠于她的,又怎么能不一一讨还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