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94章 匈奴购粮

弓高侯韩颓当安排宴席为郭嘉送行,酒足饭饱之后,郭嘉打算起身回轵县。

这时弓高侯的门人进来,跟弓高侯说了几句话。

门人为了保密,特意用匈奴语禀告,他以为郭嘉听不懂。

殊不知,郭嘉在匈奴生活过相当长一段时间,听得很清楚却又很糊涂。

心里疑惑:“来了两个匈奴人拜访,有啥大不了的!不想让我知道,肯定有什么秘密吧。我正要告辞,不知道也罢。究竟有什么事要瞒着我?”

正在郭嘉疑惑之间,弓高侯韩颓当命令门人去请匈奴人进来吃饭,然后对郭嘉说道:“请郭兄停留一天再回家。有两个匈奴熟人过来拜访。”

不一会儿,门人却引着三个人进来。

走最前面一位,身高约1米70厘米,穿着丝绸,脚上穿着丝履,留着山羊胡须。

后边两人身材相当,差不多1米60厘米,穿着汉人粗麻衣服,留着络腮胡子,皮肤黝黑,脸上充满沟壑,久经风霜的样子。

弓高侯韩颓当不认识第一个人,只认识后边两个匈奴人,虽然是不速之客,弓高侯韩颓当也只能行礼请三位依次坐下。

第一个人亲自给弓高侯看了自己的手帖,原来是汉朝廷执掌山海池泽税收的少府下属中侯的下属官员,特意请弓高侯保守名字的秘密。

这样,弓高侯韩颓当就不能向郭嘉介绍这三位,相着向这三位介绍郭嘉应该可以。

不过,中侯的下属官员请求秘谈,意思是让弓高侯清退在场的所有家人和客人,也即郭嘉。

于是韩颓当只能委屈郭嘉暂时到客房等候。

清场完毕,中侯下属官员让两个匈奴人说明来意。这两个人是韩頽当在匈奴时的朋友,现在担任匈奴左贤王账下左骨都侯。

因为皇帝新元二年,汉皇帝与匈奴大单于签订了和亲协约,两国罢兵,匈奴暂时不能入侵汉地抢劫粮食,只好通过和平手段购买。

他们这次前来的目的就是购买粮食,以应对年末的可能的自然灾害。

韩颓当了解了两个朋友的要求,感觉有些为难。他作为叛逃了汉朝廷韩王信的儿子,又叛逃了匈奴,投奔汉朝廷,没有斩首的功劳却被皇帝封为弓高侯,皇恩浩荡!

而且韩颓当明白和平是暂时的,匈奴正在为未来的入侵积畜力量,汉朝廷也为未来的反击厉兵秣马。

如果此时韩颓当出手帮助匈奴,可能或许必然留下私通敌国的口实。

但为何朝廷少府的中侯出面带着匈奴人买粮食呢?

韩颓当想了想,此事最好让一个大救星来处理,便对三人解释,弓高侯国领地狭小,民户稀少,没有供给左贤王十几万人口的粮食能力,但是他可以推荐一个大能人。

中侯下属问道:“是什么人?”

韩颓当回答:“河内郡轵县郭嘉。”

中侯下属说道:“若是轵县郭嘉,确实有能力,有胆量做这事。敢请君侯写一帖子,在下好去拜访。”

韩颓当说道:“郭嘉,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于是韩颓当亲自跑去客房请回郭嘉,中侯下属官员见了,赶紧作揖,说道:“请罪请罪。”

郭嘉难为情说道:“小民不敢当。”

客套几下,进入正题,匈奴人又向郭嘉讲了和新的来龙去脉,表达了购买粮食的要约。

不知不觉之中,韩颓当离开了堂屋,不知躲在了哪果。

郭嘉盘算下来,接这个单子,困难很大,如果走陆路,从巨鹿郡出发,经信都郡,到涿郡,经燕国,从渔阳郡,出右北平郡,递送给左贤王部,单个行程约七百公里,一来一回需要一个月时间。

常言道:千里不运粮。运送粮食的成本实在是太高了。

现在巨鹿郡的粮价差不多一石40钱,走陆路运送到左贤王部来回一个月时间,一马夫驾一乘车,拉二十五石粮食。

一个月,马夫吃饭消耗一石粮食,工资是四石粮食,一乘四马匹消耗十二石粮食,净支出十七石粮食,而载重只有二十五石粮食,效率只有32%。

一个月运输粮食的成本就是每石125钱。

如果路上耽搁,比如花费两个月运输,一车二十五石粮食还不够马吃的,成本接近无穷大。

而且是去匈奴,有丢掉性命名的风险,一般汉人谁敢去?或者没有100%以上的利润谁会去匈奴干活?

即使组织好车队,如何出得了右北平郡的关卡?

郭嘉将这第一层困难,告诉两个匈奴人和中侯下属。

两个匈奴人购买的粮食的意愿是非坚定,给出的价格十分惊人。

500钱1石粮食,相当于巨鹿郡当地粮价的十二倍。用黄金价格计算,一金只能买二十石。

这次匈奴人带了三千金可能买六万石粮食,总计一千八百吨,足够两万成年人吃三个月,度过寒冷的冬季。

中侯下属官员则表示能解决出关文件,只是要拿走一石一百钱,妥妥地纯利润。

郭嘉粗略计算一石粮食可以赚两百多钱,也就是200%的利润,一共可以赚一千两百金。

于是中侯下属、匈奴人与郭嘉敲定了三方协议。

可怜郭嘉改变了计划,不能回家,先完全这笔生意。

但是,但是,郭嘉低估了难度。

运输六万石粮食需要二千四百乘车,车马的成本就要接近一千金。

所以这笔生意赚的一千两百金实际上转为一千金的车马资产和二百金纯现金利润,似乎不是那么划算了。

而且六万石粮食从需要六万亩地,差不多要从一万户农民手中收购了,单靠巨鹿郡是没办法凑够的。

如果从邻近的信都郡,勃海郡,涿郡收购,不晓得还要花费多少金钱打通何人的关节!

郭嘉一夜未睡,终于想到一个更有效率的计划。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供养人供养人寒武承纪|历史这是一个关于供养人的故事。所谓供养人,即制作圣像、开凿石窟的出资人。 在纷繁如海的壁画和石窟中,每一幅壁画和窟龛背后都有它的供养人,每个供养人都有一段往事,或难放下,或难忏悔,或难救赎……千万种情感凝聚成一幅幅壁画,有的有据可查,通过廖廖几句去参阅品读当年的真实历史;有的已剥落残缺,无法细究;还有的只是空白一片,连姓名都不曾提及……只字片语也好,只字未提也罢,供养人当年的往事已通通湮没在历史长河中,留下的只有壁画和窟龛,千年后,依然震撼着我们的视觉,涤荡着我们的灵魂…… 那些绚烂夺目的壁画,美的到底是画匠的精湛技艺,还是供养人虔诚的精神世界?打动你的到底是艺术,还是信仰?
  • 大江东逝大江东逝洪阵|历史1402年6月,燕王朱棣攻入南京,皇宫突发大火,从此,建文帝朱允炆生死不明……
  • 聚宝大宋聚宝大宋轨上人生|历史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也是一个最坏的时代。如果有机会重来,你会选择哪里开始? 宋朝,一个开放的时代,一个风骚的时代,也是一个没有安全感的时代,一个头上悬着达摩利克斯之剑的时代。
  • 水浒逐鹿传水浒逐鹿传任鸟飞|历史穿越水浒,逐鹿天下! 交流群:294684407(需要粉丝认证,老新书均可)。
  • 大唐第一经纪人大唐第一经纪人浮光二白|历史数据工程师魂穿大唐同名的林烽身上; 子承父业做了牙人,不但要和土著斗智斗勇,还要应对坑爹系统。 “这辈子做过最大的生意就是买国!”
  • 隋唐君子演义隋唐君子演义晴了|历史有丰神俊逸,想要苟发育而不得的的主角杨谦 有喜欢举高高的舅父韩世谔。 有恬不知耻的程咬金,老实忠厚的牛进达。 有喜欢袖手旁观,弹弄毒舌的徐世绩。年纪轻轻就爱混江湖的罗士信。 更有雌威雄霸,视绿林草莽如无物的真*无双李娘子。 以及唐国公的犬子,李*鲁班七号*世民。 还有一位父爱如山,负重前行的帅哥父亲, 更有一位上得厅堂,下得战场的母亲。 还有一个骚出天际,总是喜欢出人意料之外的骚系统。 让主角在谦谦君子的道路上,在历史的滚滚洪流下,连滚带爬的往前窜……
  • 四剑说四剑说换血魔衣|历史江湖风起云涌,安史暴乱,谁主宰江湖?阴谋,霸图,功利,随风成空。紫电笑傲,青霜无情,龙泉低鸣,太阿高唱,谁能雄霸天下?看江湖儿女痴情断,留回忆纷飞难忘。
  • 煤老板自述30年:煤老板眼中的世道与人生煤老板自述30年:煤老板眼中的世道与人生老五 劲飞|历史煤老板老五用纸和笔记录着自己这个阶层的所思所想、大小事件、艰难险阻以及诸多段子。现在,他将这些私人档案公之于世,让我们有这次前所未有的机会了解煤老板波澜跌宕的人生。
  • 中世纪崛起中世纪崛起闲闲小知|历史魂穿中世纪,徐图再起。 中世纪、类架空、慢热型、合理爽。 从彷徨苟活的森林猎人到乱世立锥的平民小官;从充作炮灰的见习骑士到立功授勋的军事新贵;从因战恢复男爵位到由谋册封子爵衔...... 且看现代职员如何附身落魄小贵族徐徐谱写一幅别样的中世纪史卷。
  • 医将婿医将婿二爷的烟袋|历史【不想当将军的医生不是个好女婿】隋末唐初,王世充篡权夺位占领洛阳城建立郑国,朝廷内外,人心涣散,李唐大军一旦打来,洛阳城必将被困而沦为死城,遭殃的终究还是百姓。中秋夜,一位现代无国界战地医生穿越到这里,凭借医术和智谋布下了一个局,拯救了一座城。开启了‘苍生大医’的逍遥生活。(PS:洛阳,是一座饱经风霜的古城,也是丝绸之路的起点,这里有世界第一部病因证候学巨著,也开创了世界上最早的官办医学教育体系,这里还有巢元方,甄权,苏敬这些鲜为人知的中医学前辈,当然也有孙思邈的足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