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292章 大结局

“我……我并未想过让你报恩!”苏璟说道。

额……苏璟好很想翻个白眼,心下忍不住吐槽:你是没想我报恩,你就是想利用我为你做事罢了!不过这话不能说到明面儿上,她笑了笑,说道:“这是我心甘情愿的,报恩只是其中一部分,当然了,我如果不愿意,谁也不能勉强我,你说是吗?”

这话多少定了些苏璟的心,如果按他的真实想法,他是不愿意苏念倾前去和亲,但苏璟好到底替他查清了苏荷遇害一事,于情于理他都没办法将她往火坑里推,现在听她这么说,先前的想法不免有些动摇。

不过,多少还有些迟疑!

“当真不后悔?”苏璟再次确认。

“不后悔。”苏璟好回答。

苏璟沉默,目光看着苏璟好,那双眼睛散发出来的光芒清澈又坚韧,半晌过后,他叹了口气,“好,你既然同意,剩下的事情我来做。”

闻言,苏璟好站起身,端端正正的行了个礼,淡声道:“如此就有劳公子了!”

“等一下!”眼看着她就要推门离开,苏璟没忍住开口喊人。

“公子还有何事?”苏璟好转过身,问道。

以前还能开口喊一声世子哥哥,现在却是连喊都不愿意喊了,苏璟心下溢出一抹苦涩的味道,开口问道:“那边应该有你想见的人吧?”不然为何执意要去!

苏璟好笑了笑,没回答这个问题便离开了。

回竹苑的路上,锦鲤问道:“世子当真会这般轻易放我们离去?”

苏璟好淡淡的笑了笑,“他没得选。”

“苏荷没了,苏念倾是他唯一的妹妹,若是她再出什么事,他怕是一辈子都无法原谅自己。”锦鲤看着前方的路,继续说道:“小主子只是给了他一个合适的理由。”

“人嘛,有私心很正常!”苏璟好淡声道。

一个月后——

所有的事情已尘埃落定,竹苑里,苏璟好正在数距离和亲的日子还剩几天,耳边还时不时响着锦鲤的碎碎念。

“小主子听说了吗?国公府倒了,连带着查出了不少贪赃枉法的事情,偌大的府邸,如今已物是人非,流放的流放,坐牢的坐牢,哪里还有昔日的繁华景象。”

“苏世宏到底是侯爷,苏璟也不是省油的灯,两个齐心协力,速度倒也够快。”苏璟好幽幽说道。

“听说陆辰临死前要求见世子一面,却被拒绝了。”锦鲤说道。

苏璟好摆弄着刚刚采摘的花儿,缓缓说道:“苏璟恨他入骨,又怎会去见他,当年那件事,如果没有他从中周旋,陆婉没那么大的胆子,事情更不会进展的如此顺利,真要说起来,陆辰才是背后的主导者,刽子手。”

“也是。”锦鲤应了一声,又说道:“听说陆婉死在了大牢。”

苏璟好挑了下眉,似疑问似笃定的问道:“苏璟?!”

锦鲤点点头,悄声道:“和苏荷一样的死法。”

“看样子苏璟是恨极了她!”苏璟好修剪着花枝,幽幽说道:“京城之中谁人不知苏璟是个温润如玉的俊美公子哥,怕是谁都想不到他会用这等手段对付一个人,还是一个如花般娇艳的女子。”

锦鲤轻叹口气,陆婉死的的确凄惨,可一想到她曾经做的事,就觉得这人死不足惜,尤其对作为亲人的苏璟等人而言,她轻轻摇了下头,不愿意再讨论此事,无论如何,结局已定,“对了,李大人托人来信,想见见你。”

“他?”苏璟好笑了笑,“怕是临行前想奚落我一番吧!”

“李大人性情如此,不过心里到底是舍不得的。”锦鲤道。

“有聚就有散,这个道理李大人明白。”苏璟好道。

“那……见还是不见?”锦鲤疑问道。

“还是见一面吧,以后怕是没机会了。”苏璟好看着眼前的花,缓缓说道。

锦鲤没想太多,随口说道:“以后若是真的想回来看看,和王爷说一声,他肯定会同意的。”

苏璟好嘴角扬起一抹浅笑,“也是!”

又过了两日,苏璟好和锦鲤离开大理寺的时候,天气格外的好,和先前李大人的模样成了鲜明的对比。

马车上,锦鲤半分好笑,半分无奈,想说些什么的时候,话到了嘴边又咽了回去,她指尖点着额头,无奈道:“这个李大人还真是……”刚才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样子还真是半分大理寺少卿的架子都没有!

想了想这么说有些不妥,无奈道:“还真是挺可爱的!”

苏璟好正拿着手帕擦袖子上的眼泪,闻言,不甚在意的笑了笑,道:“性情中人,这也是李大人可爱的一面。”

“是啊!如今像他这样的官儿可不多了。”锦鲤叹声道。

时间又过去七日,眼看着明日就是出发的日子,苏璟好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怎么都睡不着。

锦鲤在一旁守夜,看到小主子睡不着,便问了一声。

既然睡不着,苏璟好索性不睡了,拥着被子从床上坐起来,眼巴巴的透过窗户看着亮闪闪的星空,“我太兴奋了,怎么都睡不着。”

锦鲤刚想说什么的时候,眼底闪过一道厉光,动作极其敏捷的护在苏璟好旁边,“谁?”

她拍拍锦鲤的手臂,眸光幽幽的瞥了眼屋顶,说道:“别紧张!是位老朋友。”

等把自己收拾妥当之后,才对着屋顶说道:“既然来了,便下来喝杯热茶吧!”

昏黄的光线中,似是只有一眨眼的功夫,屋中便多出了一个人。

锦鲤一看来人是宸王,心头的那份敌意便消退了许多,“王爷!”她拱手行礼。

宸王应了一声,开口说道:“料想你也睡不着,果不其然,某人兴奋的睡不着觉。”

“是啊是啊!我就是兴奋的睡不着。”苏璟好坐在软榻上,盘着双腿,幽幽道:“倒是我们这位身份尊贵的王爷,这么晚光临寒舍可是有什么要紧事?其实只要您派人来个信儿,小的立马就到,哪里轮得到您亲自过来!”

宸王像是听不出她话里的奚落之意,一撩衣摆便坐在了苏璟好对面,看着对面的人,他幽幽叹了口气,“这般没心没肺,想来去到那边也不会受委屈。”

闻言,苏璟好得意的笑了笑,“那是自然。”

“也对,倒是我多虑了。”宸王含笑说道。

烛光下,宸王的身影似乎比往日更加的清晰,气息也柔和了许多,深邃的眼眸落在苏璟好身上的时,像是一颗一颗的星星围绕在四周。

偌大的屋子,不知何时安静了起来,平日里闹腾的人不知怎么的,竟觉得有些闹腾不起来,心里的话在嘴边绕了好几圈又咽了回去。

此时此刻,她觉得说什么都不合适!

苏璟好心中暗道:干脆别说话好了。

“送给我的?”她看着递过来的东西,问道。

宸王淡淡的应了一声,道:“去了那边,仔细着自己,别一不小心把自己折腾没了。”

苏璟好也没客气,拿过来便揣进了怀里,“放心吧,倒是你,老大不小了,也该对自己的婚事上上心了。”

“又来了!”宸王无奈的道,“你不去当媒婆真是可惜了,我的事无需你操心,管好你自己。”

“好吧好吧!”苏璟好撇撇嘴。

“好了,东西送到了,本王也该走了。”宸王站起身,最后的目光是落在苏璟好身上的,“保重!”

“谢谢!”苏璟好真诚的回答。

宸王点了下头,准备离开之际听到身后响起了一道声音,他停下脚步,却没有回头。

身后只传来一道轻轻柔柔的声音,不似往日的调皮,像是承载了所有的真诚与祝福。

“王爷,以后的日子,我终归是希望你好好的。”

五年后——

五年的时间说长也长,说短也短,这期间可以发生很多事,比如朝代的更迭,家族的陨落,有人过着平淡的生活,有人为了生计奔波忙碌,有开心,有悲伤,有不公,有坏人,也有很多很多的好人,可无论命运怎么捉弄,每个人的脸上都充满了对明天的期待。

养心殿,已经成为一国之主的宸王,哦,不对,现在已经是景暘帝了,此时正在忙着批奏折。

清风照例守在身后不远的位置,他瞧着主子的模样,心下叹了口气,这五年,除了刚开始那两年不太平,局势早已稳定下来了。

可主子还是那么忙,有时候连他们都看不下去,也没少劝说,却没什么效果,再后来,他们便养成了一个习惯,每天都劝,即便说了没用也要说。

他们私下琢磨着,万一哪天主子听进去了呢?!这么一想,动力便更足了。

清风心里正想着事,便看到清澜步履匆匆,面色焦急的走了进来。

正批奏折的男人头也不抬,只幽幽说道:“清澜,朕很少见你步伐如此凌乱的时候,发生了何事?”

清澜站在下方,眼底含着一抹忧色,“那边来信了。”

捏着笔尖的手一顿,景暘帝抬头,眼底的光芒逼得清澜不敢抬头。

“拿过来!”他说道。

这三个字说的很稳,似乎没有什么情绪含在里面,可清风和清澜跟在主子身边时间这么久,还是听出来了三个字里面隐含的急切。

清澜不敢耽误,连忙把锦盒呈上去。

景暘帝放下笔,伸手接过。

打开一看,锦盒里面只有一枚当初他送给她的玉佩。

沉寂的心不知何时有了波动,一丝疼痛渐渐在胸腔弥漫开来。

清澜看着主子拿着锦盒久久无语,很是担忧的问道:“主子,您还好吧?”没有人比她清楚那个人对主子而言意味着什么。

有时候她不禁想,明明主子和那个人也没见过几面,怎么就如此放不下?

清风看着主子拿着锦盒站在窗前,所望的方向正是东边,他悄悄走到清澜身边,问道:“发生了何事?”

清澜叹口气,摇摇头,什么话都没说。

景暘帝在窗前站了许久,也望了许久,最后只留下一道叹息声消散与天地中。

“好,如你所愿!”

(完)

上一章第291章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专宠瑾妃:凤狂天下专宠瑾妃:凤狂天下单衫杏子|古言家族变故,她改名换姓,为复仇,她处心积虑,当宠妃,成毒妇,斗夙敌。她腹黑,她霸道,她狠毒,却始终敌不过他的处心积虑“你再狠毒也是我的女人,休想逃出我的手心。”她霸气一笑“逃,从来没想过!因为你注定是我的。”
  • 倾城雪:梦里繁花倾城雪:梦里繁花横渡七海的风|古言她是北唐百无一用的公主,文不行武不能。是众人眼中的废物,却是当朝天子的掌中宝。一眼一生,她将那个男子爱入骨髓,却最终以血浸染这份爱情。风云流转,她再度出现在众人面前,激起千层浪。夕阳西下,沙尘滚滚,她一身铠甲屹立前方。万箭齐发间,她抬头,嘴角挑了笑意。纯古典文~没有天马行空,只有动人心肠……
  • 倾雪之舞乱君心倾雪之舞乱君心悠悠一段香|古言他是太子,高高在上,不可一世;她是相府千金,才艺双绝,实为现代的一缕幽魂所附;他是厉国第一谋士,温润儒雅;他是少年将军,气宇凛然。&nbsp;&nbsp;&nbsp;&nbsp;&nbsp;&nbsp;<br/>孟雪卿,一朝贵为太子妃,却不知蕴藏着一个惊世秘密。&nbsp;&nbsp;&nbsp;&nbsp;&nbsp;&nbsp;<br/>君啸显:“有些人生本无心,性本凉薄。孤能做的只有更无心,更凉薄。惟有无心方才不觉心痛,惟有凉薄才能无所牵绊。”他漠然转过身,无情的丢下一句:“杀,无赦!”&nbsp;&nbsp;&nbsp;&nbsp;&nbsp;&nbsp;<br/>孟雪卿的嘴角泛起凄美的一笑,“好!斩草除根才是他的本色。”&nbsp;&nbsp;&nbsp;&nbsp;&nbsp;&nbsp;<br/>纵然爱她至情至深,江山面前,他到底还是舍弃了她。&nbsp;&nbsp;&nbsp;&nbsp;&nbsp;&nbsp;<br/>之后的每个午夜梦回,总会被坠入万丈悬崖时那幽怨的一瞥所惊醒。&nbsp;&nbsp;&nbsp;&nbsp;&nbsp;&nbsp;<br/>方才明白,遇到她之前,他的心从未装进过任何女人;&nbsp;&nbsp;&nbsp;&nbsp;&nbsp;&nbsp;<br/>遇到她之后,他的心再也装不下任何女人。&nbsp;&nbsp;&nbsp;&nbsp;&nbsp;<br/>&nbsp;&nbsp;&nbsp;&nbsp;&nbsp;<br/>五年后再见,她已记忆全无,化身翩然公子成了响冠他国的妙手神医,曾经的爱和情仇都是过眼云烟,他亦是个陌路人而已。&nbsp;&nbsp;&nbsp;&nbsp;&nbsp;&nbsp;<br/>风起云涌,潮起潮落,相爱却又不断伤害的两个人,到底能不能执子之手,共偕老呢?&nbsp;&nbsp;&nbsp;&nbsp;&nbsp;&nbsp;<br/>&nbsp;&nbsp;&nbsp;&nbsp;&nbsp;<br/>本文过程小虐,小虐怡情嘛。<br/><br/>推荐自己的新文——惑君咒:“男人”也倾城&nbsp;<br/><br/>******&nbsp;<br/><br/>看了简介觉得还不错的话,就请不要犹豫的点击收藏吧;看了内容觉得文笔不差的话,就请不要吝啬点击订阅吧;如果你已收藏和订阅,那就投票给我吧!!读者大大的支持是我创作的源泉,赐予我力量吧!<br/>&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
  • 穿书之boss都是我小弟穿书之boss都是我小弟吃怪兽|古言(穿书古言,非快穿,1V1)夏天歌以为自己穿进了一本“同人”小说里。 绑定系统后,她只想好好修炼,顺便报个小仇,撮合下男主、“女主”的姻缘……结果一不小心,拿成了“人生赢家”的剧本。 随便捡个钱袋子,就有大机缘;随便救个人,就蹭上“锦鲤”主角的好运;随便进个学校,就遇到BOSS级的老师;随便进个神秘组织,就成为——全大陆最大的反派。 后来:江湖遍地都是她小弟。 夏天歌坐在屋顶上感慨人生,得出结论:如今,她啥都不缺。 “不,你还缺我。”少年出现在她身后,认真道。
  • 情落千年之与伊人共眠情落千年之与伊人共眠一曲与醉|古言情转千年前,他与她于雪山相爱相遇,却终是缘起缘尽;她被迫害至死,他因她的死屠尽迫害她之人,什至牵及不少无辜者,最终拥她共眠于郁月墓宮中. 情转千年后,他是千川国尊贵的世子 而她是千川国丞相之女 他们因同是找寻墓宮地图而相遇更结下梁子,今生你追我赶,究竟他们能否续下前世之缘? ................................. 小情節1 “颜小姐懂曲吗?” “会一点点” “知道她在弹什么吗?” “弹古琴” --------------------------------------- 推荐之前的文:寻三生之邪后很嚣张
  • 金姝金姝杯酌清风|古言穿越到灰姑娘身上的南宫塘,没想到自己居然是披着灰姑凉外衣的国公府嫡女。 她想着,凭借上天开的这个挂,她要好好准备逆袭了。 没想到更大的挂却是,谈情说爱的就把江山取了。
  • 浮华错落叶归根浮华错落叶归根云卿箩|古言死里逃生,是救赎还是惩罚?来自深海的少女,带着什么样的目的?
  • 婉仪传婉仪传梁夜白|古言出身平凡的翰林府小姐庄婉仪,一朝被大将军岳连铮看上。成为人人羡慕的一品夫人。谁料新婚之夜他远赴战场,随后战死沙场。庄婉仪被暗恋岳连铮的四弟媳各种欺压,最后毒杀为岳连铮陪葬。死而复生的庄婉仪,下定决心不再任人欺凌。笼络,出身尊贵的嫂嫂。打脸,放肆恶毒的弟媳。与神秘的庶子结为盟友。勇夺管家大权之后,庄婉仪弃若敝履,振臂一呼——本小姐要改嫁!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极品逗娘:抓个宰相做相公极品逗娘:抓个宰相做相公弥漫的烟火|古言唱个KTV都能被穿越,这是什么神操作?“啥,打偏了,科学研究也得对事故负责吧!”科学家打了个喷嚏,淘宝女不幸中招,穿越到了丞相的后花园,经过一番据理力争,获得了淘宝穿越系统。本以为抱住了丞相的粗腿,就有了长期的饭票,没想到他却是个两袖清风,穷的家里饿死了耗子。看唯悦如何智斗烨影,碰瓷皇帝,降服宰相,振兴家门.......--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微辣嫡妇微辣嫡妇沧海一米|古言(一)你若狠厉,我自无情! 嫡母,欲毁之名声,送入寒门。 她,紧要关头,以金簪刺喉,虎口脱险! 嫡母如此狠心,她便下定决心,为自己寻一个未来! (二)你若无情,我便微辣又如何? 被抬进平国公府冲喜,相公被预测寿夭? 大婚当日,相公竟要求约法三章? 原来只是个摆设!罢了,那就看她如何打理这平国公府后院一亩三分地吧! 你既无情,莫怪我无义! (三)东边日出西边雨,道是无情却有情! 什么时候开始,他开始要黏着她了… 什么时候开始,她也离不开他了… 原来,一切都在静悄悄地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