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203章 (205)爸爸来了

临近中午休息的时间,阳光正好,上海的天气也渐渐变热起来。

公司的冷气开的很足,轻轻凉凉,根本感受不到室外的温度,透过走廊的玻璃窗,只觉得艳阳高照,有着彩虹色的光。

张欣茹从卫生间走出来,不禁看向窗外,被大楼外清澈的天空吸引着。她高高扎起的麻花辫,捆着彩色的丝带,卡其色的背带裤,雪白的T恤,还有一双小白鞋,像个高中生的模样,青春而充满活力,可是看向天空的眼神渐渐变得空洞,又把脑袋耷拉了下来。

背后一阵风急促而来,紧接着辫子被人用力拽了一下,她吓了一跳,叫出了声,回头一看,那个身影已经跑远了,还传来得逞的嬉笑声。

“小黑——!”

张欣茹摸了摸自己松掉的辫子,生气地追出去。

小黑绕道大厅,从正门逃了出去,大家知道小黑嬉皮笑脸的性子,也就是好奇看看。

小黑在大厅外停下来,弯下身子撑着大腿喘着粗气,看着紧随其后,一路撒丫子追出来的张欣茹,又露出得意的笑容来。

还不待他站直身子,张欣茹已经窜出来,摸到他头发就是一通乱挠,把小黑一早做得精致发型,瞬间搞成了鸡窝头。

“喂!我就轻轻拽了一下你的辫子好嘛!”小黑赶紧拿出手机看看自己的发型,长长叹了一口气,“我这惊世的容颜竟毁在你手里……”

“谁叫你弄我头发了!”

张欣茹气鼓鼓地看着他。

“得了!我大人不记小人过。”小黑用手顺了顺自己的发型,“是吴凡叫我来接你的。”

看着自己无法挽救的发型,小黑又对张欣茹吼了一句:“不然我才不来接你呢!”

“谁稀罕!”张欣茹说着转身就要走。

说时迟那时快,小黑立马又拽住她的麻花辫,“不许走呀!他说给你准备了惊喜!”

“你又拽我辫子!”张欣茹一转身、化作上蹿下跳的猴子,再一次弄乱了小黑顺了半天的发型,小黑立马成了沮丧的拾荒者,失去了斗志。

“好了吧,你满意了吧?!”

“哼!”张欣茹双手环抱,侧向一边,本来活力十足的高马尾麻花辫,这会也耷拉下来,彩色丝带也凌乱地垂挂在头发上。

上海某高档小区,有一处吴凡买的住宅。他在厨房忙前忙后,给他打下手是张伟。张伟带张爸张妈要来看张欣茹,但是张欣茹的经纪人大雁并没有第一时间通知张欣茹反而是最先告知了吴凡。

“叮咚”几声门铃响,在客厅的张妈第一时间,小跑到门边打开了房门。

两个头发凌乱的年轻人出现在她面前。不过也来不及多思考什么,张妈看见张欣茹,眼睛里闪着泪光,一把过去抱住了女儿。

“你个死丫头哦,在外面发生了这么多事情怎么不和妈妈说。”

张妈拍着张欣茹的背,但是难过的只有她,张欣茹呆了呆,而后瞧见爸爸也向他走了过来,沉着脸但是并没有生气的样子。

张欣茹缓缓挣脱开张妈的怀抱,安慰她说:“妈~我没事,你怎么还哭了。”

说着话,张欣茹用手擦了擦张妈眼角的泪水。

小黑在一旁,见大家堵在门口,便说:“叔叔,咱们到里边坐吧。”

张爸看了看小黑,没说话。但是在张妈背后偷偷拽了下她衣角,低声说了句:“在外面呢,哭什么!”

这时张妈也有些不好意思,破涕为笑,拉着张欣茹的手,就到沙发上坐了下来。

“让我来看看你,你这头发怎么乱糟糟的?”张妈说着就帮着张欣茹从新整理起辫子来。

“被小狗挠的!”张欣茹瞟了一眼小黑。

小黑瞪大了眼睛看向张欣茹,但是张爸就在旁边坐着,他也不敢表现很明显,便灰溜溜地跑去厨房找吴凡去。

待小黑走后,张爸阴沉着脸对张欣茹说道:“你都这么大姑娘了,怎么还跟人家打架,再说男女授受不清你不知道吗!”

“你在说什么呀!”张欣茹嚷嚷着。

张妈重新帮张欣茹编好头发,也提醒张欣茹说:“你爸爸虽然思想落后,但是女孩子家还是要注意的。”

“知道啦!你们为什么不直接去我那边,跑来吴凡这干嘛!天天说我,那你们不觉得会给我朋友添麻烦吗?”张欣茹抱怨着。

吴凡系着围裙端着一盘菜从厨房走出来,放到餐桌上,对客厅坐着的张欣茹说:“添什么麻烦!叔叔阿姨能到我这边来,我开心还来不及呢。”

“阿姨来,你看你忙得!”张妈迎过去,“你把围裙给我,这一到家,你就没停手,我和你叔叔确实太不好意思了。”

“没事!没事!”吴凡赶紧摆摆手,“阿姨,我跟大哥那边都忙完了!”

“叔叔!您也过来吃饭吧!”吴凡招呼张爸也过来。

张爸脸上堆满笑容,揪着张欣茹起身,“你快去搭把手,坐着干嘛!”

“哦!”张欣茹应着,几个年轻人陆陆续续把一道道精致的菜肴端上桌。

大家都入座后,吴凡先开口说道:“我旁边这位呢,也是我们乐队的成员,我们都叫他小黑,叔叔阿姨你们叫他小黑就行。”

“叔叔阿姨好!”小黑尴尬不失礼貌的应声道。

“妈,你知道他为什么叫小黑吗?”说着张欣茹偷着乐起来。

张爸突然咳了声,又阴着脸看向张欣茹:“食不言寝不语,你不知道吗!”

张欣茹收起笑容不再说话。

吴凡见气氛有点尴尬,招呼张爸说:“叔叔您尝尝我今天做的菜,看看合不合您的胃口。”

“就是!就是!大老远来的发什么火呀!”张伟给张爸倒了一盅酒。

“大家动筷子吧,来来来!”张爸转脸不再生气,笑呵呵对着吴凡说:“你多吃点,看你这孩子,肯定小时候营养没跟上。”

小黑扑哧一声笑了,心想张爸在笑吴凡的身高,但是见大家都看向他,他正色掩饰道:“哦,我忽然想起来一件有趣的事情。不如,我给大家讲个笑话吧。”

“不用了,不好笑,请不要讲了。”张欣茹果断拒绝道。

“你这丫头怎么说话呢。”张妈赶紧拦着张欣茹,尴尬对小黑笑了笑说:“欣茹不太懂事,你别在意呀,她开玩笑的。”

“笑话还是别讲了,吃饭的时候讲什么笑话。”张爸补充着,但是也没有生气的模样。

“对对对,先吃饭。”吴凡应和着。

小黑点点头表示认可,大口大口吃起饭菜来。

这时张欣茹看了看一桌子的美味,随便尝了尝一块手边的黄瓜拌牛肉片,不禁赞叹:“可以呀!吴凡,我都不知道你厨艺这么好的呀!”说着张欣茹对他竖起了大拇指。

“你喜欢吃的话,就多吃点!”吴凡见张欣茹爱吃,掩饰不住的开心挂在脸上。

小黑帮腔说道:“欣茹,你真的是太不了解凡哥了,他厨艺可是我们哥几个里面最牛的!”

“那你下次可以多跟人家学学。”张爸看向张欣茹,顺着小黑的话说道。

“我才不呢!”张欣茹一点不顺着张爸的意思,自顾自的解释说:“做饭多麻烦,各式各样的菜,根本学不完。”

“张欣茹,哥要说你两句,这以后过日子,还是要下下厨房的,知道吧。”

“哼!你怎么不跟我嫂子说?”

“你嫂子她只是做的少,不是不会做好吗!”

“那我也会做一两道菜好吗!”

“你会做什么?”

“我会……”张欣茹思索片刻,“蛋炒饭呀,下面条呀,还有……”

“这也叫会呀!”小黑插话道,“那我也算会做菜了,我也会下面条。”

“就是!下面条也好意思讲。”张伟越发觉得这个妹妹有点娇气了,但是现在妹妹正风生水起的时候,他又不好多说什么,只觉得自家这妹妹是人傻福多,遇到还都是绝世好男人。

“你们就看我哪都不顺眼。”张欣茹嘟囔着,闷声吃起饭来。

“现在女孩子不会做菜很正常的,况且很多男的都会做饭的,不影响的。”吴凡见张欣茹耷拉着脑袋,故意帮她打着圆场。

“这叫什么话!”

张爸不同意这样的观点,又严声厉色对蔫着的张欣茹说:“坐好了吃饭!”

张欣茹挪了挪屁股坐直身子。

“我跟你妈到上海来,就是来纠正你的不良作风的!”

小黑差点又笑出声,但是还是忍住了。

张爸没管他继续教育张欣茹说:“叫你妈教你做菜!什么时候学好了,什么时候把身上的坏毛病改掉了,我跟你妈再回南京。”

“你们这次过来常住呀?”张欣茹随口一问。

“你这说的什么话,我跟你妈还不能来找你了,我跟你妈还赖上你了?!”

“你看看,又生气!我可没说!”张欣茹看着张爸就知道他会钻牛角尖。

“要不我给你们在上海再买套房子吧。”张欣茹轻飘飘一句话出口。

张爸筷子一摔:“你能耐了!钱多了飘得!我跟你妈就住你那,哪都不去!”

“好好好!你住!你住!你想住多久就住多久!”说着张欣茹站起身,完全没了食欲,“我吃饱了,你们慢慢吃。”说完气鼓鼓地到客厅坐着去了。

一场原本可以其乐融融的午餐,在父女两的争执声中不欢而散,但是丝毫没影响到小黑的食欲,不过经过这么一茬,倒是发现了镇压张欣茹的神器,那就是张爸。

同类热门
  • 女主是个狠角色女主是个狠角色黯奴|现言搞舟桥工程的李冬阳做梦也想不到有一天自己会被逼着完成一本书。 别人的书都是写出来的,而她的书是过出来的。 身份在变故事在变,不变的是她那颗坚韧赤诚的心以及永远也逃不掉的那个男人。 《婚恋宝典》:机会都给你们了,能不能成全看造化。 男女主:感谢《宝典》教我们谈恋爱。
  • 萌妻有毒:天价兼职少夫人萌妻有毒:天价兼职少夫人凤清绝|现言他花天价雇佣了一个兼职老婆,说好五年之后各走各的路。 她重生归来,步步为营,为了复仇,甘愿牺牲自己五年的青春。 五年之后,他无赖地笑道:“老婆,你是打算从兼职变成全职呢?还是打算还钱呢?” “……” “对了,如果想要还钱的话,我愿意牺牲一下,接受你卖身还债。” 他是商场的帝王,他说他可以给她依靠,可她却不愿再当浑浑噩噩的公主,她要做掌控自己命运的女王。
  • 和竹马假结婚成真了和竹马假结婚成真了许亦情|现言一纸婚书,两本结婚证重新将某男女捆绑。 “赫先生,我对你没感觉,我只是应了父母之命!” 赫岁动了个委曲求全的念头,把颜静好娶回了家,哪想这个婚前说不爱的傲娇女人完全赖上了他。 “赫先生,太太……她和人家打赌花巨资买下了两个大型商场……” “这小女人还知道帮我花钱?挺好的!”赫岁挑了挑眉。
  • 娶个老婆回家供着娶个老婆回家供着丁晓橙|现言【女主痞气邪魅双人格,男主霸气神秘双身份】厉少说,“我老婆温柔贤惠,是名媛淑女,平常不拍戏的时候,就爱在家弹琴下棋画国画。” 众人默,所以,那个一夜挑了京城十三少的机车女王,是谁家媳妇? 厉少还说,“我老婆单纯善良,还富有爱心,平常连一只蚂蚁都不忍踩死。” 众人再默,所以,那个在片场徒手灭了一窝毒蛇的女侠,又是谁家媳妇? 月黑风高夜,厉少抱着枕头走进卧室,望向正在认真看剧本的某影后,“老婆,今晚求宠爱!” 这时,被窝里钻出一只软萌的小奶包,“不行不行!今晚妈咪是本宝宝的!”
  • 重生之影帝的隐婚日记重生之影帝的隐婚日记风过姑娘|现言上辈子作天作地的大小姐终于把自己给作死了,本打算翘着二郎腿去会会传说中的阎王爷时,却猛然惊醒在十八岁的病床上,盛摇光:excuseme? 既然重活一世,那自然不能混的像上辈子那么惨了,背靠家里雄厚的资金人脉,盛大小姐表示:空降综艺、买个热搜、投资一部电视剧……那都不是事~ 可是,这位顶级流量大佬,上辈子您不是靠着艰苦奋斗才走上人生巅峰的么?这辈子怎么堕落到要……入赘豪门? 总之,这是一个重生的千金大小姐与她的忠犬男神花式秀恩爱的日常~
  • 霸宠甜妻:高冷男神吃不够霸宠甜妻:高冷男神吃不够宋佳音|现言“先生,结婚证领错了,能不能……”某日,宋佳音一脸谄笑。腹黑霸道的大总裁摸了摸自己的俊脸:“领错证没关系,嫁对了人就行!”他发誓:“嫁给我,做我的女人,你学习,我认真教,你考试,我给你放水。“但是,不许看别的男人,不许有肢体接触,不许有眼神接触。”宋佳音怒吼:“宫亦琛,你痒了吧?”“老婆,我真痒了!”--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喂!你的爱来了喂!你的爱来了袁伟|现言一个大龄姑娘的平凡爱情故事,简单之中略有些温馨。
  • 北极光北极光妖妖、妖怪|现言林澈从小就喜欢和爷爷玩耍,可是后来爷爷的身体越来越严重,连一向吵架的爸爸妈妈也开始和睦起来了,可是真的有那么平静吗,爷爷去世后,林澈终于知道了,爸爸妈妈和好是假,为了爷爷的产业才是真,爸爸妈妈在打闹之中失去了生命,林澈也进入了孤儿院,直到十三岁才去了舅舅家,林澈按照遗嘱背负了许多人都眼红的财产,阴谋越来越多,林澈遇到了一个叫韩子澈的人,还有林书翰,在无数的分分合合后,林澈身穿白色婚纱出现在了众人面前。
  • 前路有坑:校草殿下请优先前路有坑:校草殿下请优先旷野游荡的猫|现言又名《人鱼传说之不老梦》 【悬疑+灵异+甜宠+校园+都市】 非校园文,边打怪边谈恋爱,男主已满级,不需要升级。
  • 靠卖萌征服高冷男神靠卖萌征服高冷男神宝米米|现言“我唐淼淼就算是饿死,死外面,从这跳下去,也不会去求景榑宸!” “真香,真好吃,景爸爸真好!!!” 景榑宸摸摸她毛茸茸的小脑袋,“乖乖听话,能让你吃更好的。” 唐淼淼竖耳朵两眼放光——更好的?!嗷嗷~ 然而后半夜,知道真相的唐淼淼眼泪都快掉下来…… 哼,还说是全球女人最想嫁的帝国太子爷,怎么抠门成这样嘛? 不就想吃他几条鱼,她还没填饱肚子呢,怎么反倒被他吃干抹净,这波太吃亏了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