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32章 南海怪兽系轩辕

“灵犀领命!”

玄冥朝她招手,“你过来。”

灵犀只得行过去。

寒风灌进她黑袍里,令她打了个冷颤!

玄冥右手掌心蓄满灵力,修长手指点向她额心,灵犀只觉霎时间一股治愈之力穿行在经络与皮肉之间,面部手臂已经枯死的皮肉像是枯木逢春,贪婪地汲取那股强势霸道的灵力,以期恢复新生!

小半盏茶的时间,玄冥收回手,面色一丝波澜不起,只淡淡道了句:“既去见他,便好好的去见。”

灵犀颤抖着手抚摸向脸庞,知道自己已经恢复了烧毁的容貌,身上烧毁的皮肉也已痊愈。

漆黑面纱垂落于地,但见女子容貌美好惊艳,一双饱含热泪的眼透着掩藏不住的秀雅灵气。

灵犀缓缓跪在冰凉的地上,“谢王。”

“带他回来,本王为你们赐婚。”

灵犀已是不可置信,惊愕原地。

灵犀自正宫出来,便点了一队军士乘夜出发,直往南海奔去。昏暗大殿内,玄冥的话依旧在她脑海晕绕……

“……神族也在寻他,你要在此之前将他带回来,否则你们两个都有危险。你要带多少人,自己去挑,只尽量隐藏踪迹,以你的推演之力,你也该知晓了。”

“臣近日见西天寒水君星有偏移和阴霾……”

她没想到他早有打算,在经历过那样的背叛之后,他真的能全然原谅他?还是唤他回来继续为玄族卖命?

至于神族在知道寒尘的身份后,采取行动,追捕猎杀,是意料之中。只是这些年,所有人都以为玄界寒尘已死。可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他们终于是知道了。

无论如何,寒尘回来,已是必然。

为国为家,是为义,现在他失忆可置身事外,但有朝一日家国灭亡,他现今的置身事外,待恢复记忆后,将是永远不可痊愈的痛;为他自己,神族势力实力不同往日,他在外也着实危险重重。

灵犀想着,那便带他回来吧?

“寒君记忆?”

“逝去的记忆,要不要想起,在于他自己,本王也无法。”

“是。”

殿内倏忽静下来,玄冥望向窗外漂飞坠落的雪花,眼睛漆黑如墨。若是平时,他是会叫她走的,但彼时他没有挥手,只是默然望着窗外,神情冷然,似有话说,却又默然。

灵犀头脑飞转着,不知近日发生何事能令他如此,除了……风媱和天君要于明年三月三大婚。

是心头肉?

还是心上人?

到底都不是无关紧要且可任自生灭的吧?

可是……

灵犀轻轻叹息。可是未来之事,谁能全然知晓预测?当年的父亲不行,而今的雪峰和自己也不行。那女子是王的福抑或劫,还不可知。

灵犀静默伫立。对于玄冥,她存有心结。纵使他愿成全她同寒尘,可老父之死,已是不可逆转。这是他们此生不可消除的隔阂,她无法若无其事地同他产生任何情感,哪怕是君臣之义。她如今一切隐忍,只是为了寒尘。

而玄冥想的,却是另一件事。

当日君梵约他见面,道是若想两族和平,他的条件是他和寒尘须殒没大化之中!

呵,如此狂妄。

那么。

“我的条件,是你神族的覆灭。”

他这是来当面同他宣战!可是,有必要吗?

……

夜如墨,雪如毛。

君梵望着香甜酣睡的风媱,满眼是柔情和满足。

她和他的缘分,是因缘转合命定的,是九幽灵石刻下的天意。此生此世,一见倾心,相知相爱,她已经全然属于自己,他从不祈求什么,但这次,他祈求,祈求往后万万年,他能与她相守,永永远远……

夜深如墨,雪又下得如此厚重,君梵的心亦冰冷而沉重。

他摊开一张空白的帛书,提起的笔却久未蘸墨。

他该回去了,回去,还有很多事情等着他去处理。可是心又满怀内疚,不是对天下苍生的内疚,是对风媱的内疚。

玄族,必灭!

玄冥,必亡!

君梵望向罗幔里熟睡的人儿,“对不起,阿媱……”

答应许你一个平和,此事可成,却是以另一种方式来成。

紫豪蘸墨,落笔下帛,字字句句,这句是温情脉脉,那句是惜别离,后句是盼与卿早日重聚。

轻丝罗幔里酣睡的人儿,睡梦中呢喃着“君梵”、“君梵”、“君梵”。

君梵眼眸猩红,提笔的手微微发颤……

人间南海。

白冰选了一小船出海,元玉找来钓钩,两人有模有样的出海钓鱼去了。

海水平静异常,白冰自顾喝酒,元玉握着钓竿垂钓。夕阳很快接近海岸线,金光闪闪的波浪甚是迷人。

白冰觑眼毫无惧色的女子,“你不怕?”

“有你在,有什么怕的?”

“我倒是怕得很,万一被海怪吃了,以后就喝不到这人间佳酿了。”

元玉放下钓竿,面色紧绷,望着海岸线道:“若你因此事死了,下辈子,我给你为奴为婢,报答你的恩情。”

“哈哈……”白冰大笑,“你赢了,我没吓到你,你倒是把我给吓着了。”

元玉紧绷的面庞这才放松下来,他这是很有把握吗?

她忽然将他一把环住,“如果我们活着离开,我要嫁给你!”

便于此时,小船被自海底窜上来的一股力量举上半空,白冰反拥住元玉飞起,那小船瞬时炸成碎末。

白冰笑道:“这家伙倒有几分修为,难怪你们敌不过它。”

元玉见此情景,却更惊叹于白冰竟然会悬浮空中之术,难道,他当真是天神?还有方才的话,他应是未听见吧?

不待他们多言,但见破海而出一只硕大无比的似龙非龙的巨兽,全身黑青色,背着一对巨翅,头上一对长硬虬曲的兽角,长身之下六条健硕锋锐的利爪。

白冰笑道:“竟然是一头大角轩辕!”

元玉已经惨白了脸色,觉得自己必定是要死在这里了,“大角轩辕是什么?”

“大角轩辕是兽类始祖毛犊的后代,观其灵泽,此兽修为不少于八九万年,灵力足可匹敌修为八万年以下的灵族!”

元玉听的一头雾水,全然不知他在说些什么,只觉得更是死定了!一时除了死死抱住白冰的力气,什么都思考不了、也做不了什么。

“我们要死了吗?”

“那倒不会,有我在,你会长命百岁的。”

那兽活了这么久自然能听懂人语,见面前这灵族不止一眼看穿了它,且毫无惧色,一时只是于他四周盘旋环绕,凶恶嘶吼,不敢贸然攻击。

白冰右手凭空化剑,剑锋光芒却异常耀眼,“孽畜,你今日愿为坐骑,我便饶你不死!”

同类热门
  • 妖娆召唤师:嗜血邪凤妖娆召唤师:嗜血邪凤金铂铂|仙侠月影,绰号影魔。她要避,无影无痕,她要杀,如影噬骨。一场意外她魂穿异世,化身落魄娇小姐。影魔岂是盘中菜,任人鱼肉?六系妖孽召唤师横空出世,以杀止杀,掀起热血沸腾的废材铁血传奇。弱肉强食,任我纵横,亦正亦邪,黑白本无常。召唤世界,月影独尊!【本情节纯属虚构,请勿模仿】
  • 风碎虚空风碎虚空雪云飘|仙侠大道三千,我只取一道,仗此一道,纵横万千世界。破虚空,断轮回,恒古留名。
  • 归元诀归元诀穆棱|仙侠抱恨终生?碌碌无为?这是被废天才徐洪应该做的?不!偶然间得到的归元诀,让他重新成为天才!天地万物,皆可炼化;万千法诀,皆为我用!境界飞速提升,凭借霸气、不羁、和归元诀的妙用,徐洪纵横修真界无人可挡!肆无忌惮的他却没有感觉到黑暗中的危险,面临重重困难,他能否登临绝巅,开辟属于自己的时代?
  • 武陵幻世录武陵幻世录一苍一|仙侠江湖路,恨连绵,蓦然回首,负尽狂名二十年!侠者总问,何为江湖?英豪总说,何为天下?而在这尘世飘零的我,追求的是江湖还是天下?
  • 诸仙之怒诸仙之怒天口之冬|仙侠拥有万年底蕴的落剑宗一夜之间被屠尽的一干二净。 帝国最强者剑仙一夜之间被废仙脉,修为。 是谁?为何要这样做? ………… 多少年了! 白衣少年东山再起! 强大的实力征服了所有人! 那把剑,那半块玉佩,还有他! 究竟藏了多少秘密?
  • 恐死症的剑修路恐死症的剑修路青玉印|仙侠作为一只恐死症患者,穿到修仙界真是鸭梨山大。穿到一个信奉强者为尊、全民热衷战斗悟道的修真界更是鸭梨山大。更别说自己的师父是当世顶顶大名的剑修者、战斗狂人,鸭梨山简直就是孙猴子的五指山啊!【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醉里梦中多少事醉里梦中多少事灵山礼佛|仙侠大唐末年,星图变幻,天下大乱!乱世带来不仅是兵戈与战祸,也带来了寻常无法触及的仙魔世界。都说修真者,盛世归隐,乱世下山。那正走在求道寻仙路上的少年们,面对滚滚的洪流,是否能够在乱世中历劫证道?
  • 摘仙令摘仙令潭子|仙侠人在道中,道在人心!锁一方气运,绝一方灵气,道归时,人何在? (简单一句话,我家祖宗有些多。┏┛墓┗┓...(((m-__-)m)
  • 风碎虚空风碎虚空雪云飘|仙侠大道三千,我只取一道,仗此一道,纵横万千世界。破虚空,断轮回,恒古留名。
  • 风碎虚空风碎虚空雪云飘|仙侠大道三千,我只取一道,仗此一道,纵横万千世界。破虚空,断轮回,恒古留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