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616章

苏酒醒来时浑身难忍,想找狗男人算账,对方大约知道她要秋后算账,跑得连影子都没了!

她愤愤不平地更衣梳洗,红着眼睛登上回府的马车。

市井的喧嚣把她的思绪拉了回来。

宿润墨奸险狡诈、睚眦必报,今日她搅了他的局,他肯定要报复回来。

只是不知,会是怎样的报复手段?

正寻思着,马车在雍王府外停下。

苏酒扶着白露的手下了车,看见府门前站着个小姑娘。

不过八九岁,生得雪白可爱,杏眼桃腮、唇红齿白,戴一枚金色掐花丝凤凰发冠,有种与生俱来的贵气。

小女孩儿身后站着位中年姑姑,威严地咳嗽一声,冷冷道:“见到吾皇,缘何不跪?”

吾皇……

苏酒眸光微动。

这小女孩儿,大约正是西婵女国刚继位的小皇女。

她望向小女孩儿,对方绷着小脸,非常严肃认真,俨然是在等待她行礼。

她心中好笑,朝小女孩儿行了个万福,“给女皇陛下请安。”

小女孩儿骄傲地昂起小脑袋,声音稚嫩:“免礼平身。听说琛哥哥还没回来,那你先带朕进雍王府观赏吧。”

苏酒带着小女孩进了雍王府后花园。

正是春暖花开的季节,摘星台附近种了很多奇花异草,满地芳香,引来无数蝴蝶。

小女孩儿“哇”了声,小跑着要去捉蝴蝶。

还没跑出去两步,那位看护她的大宫女咳嗽一声,“陛下!”

小女孩儿自觉失态,急忙止住步伐,用一双水灵灵的杏眼悄悄观察苏酒,生怕被她笑话。

苏酒:“陛下喜欢蝴蝶?”

小女孩儿本欲点头,瞅见大宫女冷肃的表情,又摇摇头。

苏酒笑笑,“白露,你带这位姑姑去小厨房,给女皇陛下拿些花糕。”

白露含笑作请。

大宫女犹豫了下,还是跟了去。

她一走,小女孩像是挣开丝线的风筝,立即撒丫子在花地里奔跑。

她捉到一只蝴蝶,新奇地拿来给苏酒看。

苏酒牵着她在凉亭里坐了,给她擦了擦额头的细汗,“不是不喜欢蝴蝶吗?”

小女孩脸蛋红红,“冷姑姑说,身为女皇陛下,是不可以喜欢这些软弱无力的东西的。我应该喜欢刀剑和铠甲,才对得起女皇的身份。”

说话间,捉到指间的蝴蝶一下子飞跑了。

小姑娘轻呼一声,立即难过起来。

苏酒从发髻上取下一枚八宝蝴蝶簪,“送给你。”

“哇!”小姑娘喜欢得不行,爱美地插到发髻上,“我好不好看?”

“好看的。”苏酒笑容温柔,“陛下是今日才到长安的吗?”

小姑娘点点头。

“怎么没去行宫,反而来了雍王府?”

“因为想念琛哥哥呀!在长安街头碰到一个道士,说琛哥哥娶了妃子,还说琛哥哥不喜欢奈奈了……奈奈心里着急,就赶紧来雍王府。姐姐,你就是琛哥哥娶的妃子吗?”

苏酒心下了然。

那道士必定是宿润墨,他这是在找女人给自己添堵呢。

只是……

找的“女人”,未免太小了些。

她问道:“西婵女国距离大齐这么远,你是怎么认识琛哥哥的呀?”

“唔,我外出巡游,被人拐子卖去了燕国。琛哥哥攻打燕国国都,恰好救了我。”

小姑娘说着,摇了摇苏酒的手,“姐姐,你长得真好看,说话又那么温柔,跟我的大臣和宫女完全不一样,怪不得琛哥哥愿意娶你。我想好了,等我长大,就把琛哥哥娶到西婵女国当皇夫,如果你愿意,也可以一同前往。我愿意与你情同姐妹,共同临幸琛哥哥。”

小小的姑娘,一本正经地说出这番话,模样实在可爱。

苏酒憋笑憋得十分辛苦。

她挺喜欢这位小女帝,再加上有事相求,于是温声道:“琛哥哥身中剧毒,恐怕等不到你长大了。”

“什么?!”小姑娘大怒,“谁那么大胆子,敢给琛哥哥下毒?!”

“下毒之人没法追究,但是解毒的法子却是现成的。只是,需要陛下提供一味药。”

“什么药?”

“贵国的望夫花。”

苏酒说完,注意到小姑娘表情变的犹豫。

小姑娘眨巴着杏儿眼,细瘦白净的小手指,慢慢抚上凤凰金冠,“一定要望夫花吗?”

苏酒望去,那顶凤凰金冠的中央,赫然嵌着一朵晶莹剔透的小花。

这就是望夫花?

“雍王侧妃可是在诱骗我家女帝?!”

愤怒的声音陡然响起。

那名大宫女去而复返,盯着苏酒的眼神凶狠至极。

令苏酒有一种自己在哄骗小朋友的罪恶感。

她不舍地望了眼那朵花,“只是随口问问罢了。”

“我看你分明居心叵测!望夫花只此一朵,是镶嵌在帝冠上的珍贵宝物,是我西婵女国的象征,怎能随意拱手送你?!”大宫女不悦,牵起小女帝的手,“既然雍王不在府中,我们就不多做叨扰了!陛下,咱们走!”

小女帝眼神不舍。

明显,还没玩够。

她悄悄朝苏酒挥挥小手卷,依依不舍地离开。

苏酒惆怅地坐在亭中。

她摇着金丝团扇,正寻思着拿什么东西才有可能交换那朵望夫花,一双温凉的大掌忽然蒙住她的眼睛。

苏酒:“萧廷琛,你无事可做吗?”

萧廷琛松开手,笑眯眯地翻身跃进凉亭。

他把苏酒抱到腿上,弹了弹她饱满白皙的额头,“平时又不发作,也不见有什么后遗症,妹妹费尽心思地找解药做什么?”

明天见嗷嗷嗷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捡个娘子会修仙捡个娘子会修仙不夏的州|古言人主秦羽偌穿到了一个小山村,被一个猎户所救。为了报恩,秦羽偌成了猎户的小娘子。秦羽偌原本以为可以过上理想中的小田园生活。可是,有鸟可以长到这么大吗,还可以喷火,变异了吧。原本老实羞涩的小相公怎么变了。让来自21世纪的自己都招架不住。这和我想的不一样。能让我在穿一次吗?黑化后的相公微微一笑:“娘子,相公在这,你还想穿去哪。”
  • 画心邪妃:精分王爷哪里逃画心邪妃:精分王爷哪里逃金主|古言双面身份王爷,白天冷漠如冰山,夜晚总是来爬墙,换性格如同换人设,某妃画笔直点心口:王爷你精神分裂啊? 说她走邪道,人人都想要。 说她妖妃祸国,处死谁又舍得? 说她绝情无意,谁要纳妃,准能暴毙。 说她长思专情,美男怀里,年年天天被绿。 拎着长剑,扛着菜刀,腰间挂着美酒,嘴里叼跟野草,上次睡完就跑,这次撩人到老:春风十里不如你,梦里梦外都是你,美貌王爷,我们聊聊?
  • 俏萌公主勾勾手:高冷驸马跟着走俏萌公主勾勾手:高冷驸马跟着走水灵灵|古言他是一军之帅,足智多谋、智勇双全,是朝中众多达官贵人眼里的乘龙快婿最佳人选。她是皇家最得宠的小公主,古灵精怪,萌哒可爱。两年前的一场无意邂逅到两年后的朝堂相遇,一场温馨、浪漫、多情的皇家爱情正在悄然展开……
  • 丞相掳爱之冷妻难逃丞相掳爱之冷妻难逃枫婷雪|古言她是第一杀手,清冷淡漠,她是长居冷宫公主,胆小懦弱,当她变成了她,乱世之中,她该如何自处。 乱世风云诡异,她对他忌惮如斯,他却对她深情无悔 慕璟宸:东轩国权倾朝野的丞相,容颜倾世,高贵俊逸如神坁;一身白衣如嫡仙,却心狠手辣如修罗。 “于我而言,天下,是棋盘;天下人,是棋子。所有的人尽在我掌控之中,而你,却掌控着我。” 轩辕晔:东轩国晔王,一袭绯衣优雅闲适;体弱多病不问世事,却不知隐忍只是为有朝一日滔天一击。 “二十年的隐忍,只为有朝一日登上高位,然,我今生做得最错的事,便是在没弄清自己的心时,错放你的手。” 东方琑:澜熙国凌王,风流多情,邪魅如妖,一袭红衣俊美绝伦,一双桃花眼倾尽天下女子之心。 “小玥玥,你记住,无论你的心在何方,我都在你身旁,只要转身,便能看见。” 南璃风:元启太子,冷漠霸道,凌厉气势浑然天成,如隐于墨色长袍之上的黑色曼陀罗般麻醉人心。 “本宫一生为权利而生,翻云覆雨,只为天下一统。若有你相伴,高处未必寒。” 云千寻:燕楚国辞王,君子如玉,淡看权势名利,一袭青衣飘逸如仙,一身医术心怀天下。 “行走天下多年,却从未见过像你这般的女子,明明清冷薄凉,却偏偏有种亲和力,牵动人心。” 片段一: “一身白衣潋滟,清逸卓绝却又霸气天成,如此矛盾的两种气质,却仿若为你而生。也难怪世间女子为你痴、为你狂,唯被你所惑。” “大千世界,万千女子,我想要的、想惑的,只你一人。” 片段二: 水琉玥微微歪着头,一双清澈水眸定定地看着似乎与这个冷宫格格不入的人,嘴角轻轻扬起,含笑问道:“你是人是鬼?”此时此刻,这句话问的似是恰到好处,夜凉如水,一身白衣,双脚离地,确实很容易让人联想到“鬼”这个字。 “你说呢?”慕璟宸没有错过她眼中的那抹狡黠,一向冷漠的他此时竟也很好心情的随她耍太极。 “我觉得你不是鬼。”略一停顿,“更不像人,倒像是……天上的仙”。水琉玥明丽笑容映在脸上。白衣飘飘,一身绝尘气质,确实跟电视剧神仙的形象很相符,只不过……她从不相信“神仙”。清澈的瞳眸之中极速地闪过一丝冰冷。 本文1对1
  • 夫君,请多指教夫君,请多指教萧默钥|古言苏柳和萧逸牧是夫妻,也是怨侣。前世,苏柳爱而不得,便成日里变着法的折磨萧逸牧,毁他生意,虐他小妾。她不光折磨萧逸牧,连同自己一起折磨,最终心神俱疲,早早离世。今生,她不和萧逸牧玩了。但一句不可逆天行事,硬生生把他们两人又绑在了一起。苏柳重生,患有心疾,避不开和萧逸牧纠葛的宿命。她望着当年让她倾心的人:我想放过你,老天爷不肯。我活的不如意,那你也别想在好过。--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相爷您的医妻有点毒相爷您的医妻有点毒风吹九月|古言一个医女成为一代医圣,和六国权相携手一生的风华之路。 ************** 她是流落在外十六年的丞相嫡女宋晚致,再次回归,却被堵在城门口三天而不得入。 ——我家夫人说了,什么嫡女,连老子娘都死了千八百年了,还敢上前攀亲戚?就她那没见识的样,便是我们丞相府中最下等的丫头也比她好些。不过她想要进丞相府给我家夫人洗脚,倒是可以求着夫人试试。 结果,丞相夫人被扇了一巴掌之后,亲自为她擦拭着轿子说——大小姐,请。 回归丞相府,一只玉手挑动掩藏在皇权深处的处处风波,暗地医术生杀在手。 一国太子,权贵世子,少年将军,一个个男人凑上前来,心思叵测,只为娶她。 结果,她转身嫁了回家途中遇见的一个种田农夫。 ——这便是我的夫君,请问诸位还有什么想说的? 太子:瞎眼了! 世子:没见识! 将军:走着瞧! 然而那位农夫却只一心待她,将她如珠似宝的捧在手里,不理会众人嘲讽,安然自在。 直到有一天,一位神秘男子突然到来,对他说:“你算什么人,不过是一个最下贱的农夫而已。你以为你护得了她?你以为你看到的她就是真正的她吗?她早就嫁了人,还为了一个人,灭了一座城,绝非表面那样温雅柔和,而是杀伐果断,狠辣无双,被无数人敬仰的天下凤凰。这样的女子,你配得?” 农夫微微一笑:“在下不管她曾经是谁,曾经是谁的妻子,只要她还在我身边,我便让她百岁安康。她灭一座城,我救一座城。她覆一个国,我便还这天下一个太平盛世。她的双手若有鲜血,我给她悉数洗清。” 神秘男子:你到底是谁?! 当真正的面纱揭开,谁都不知道,这位最平常的男人,竟然是传说中六国权相——苏梦忱! 十五岁,他让陈国换皇权。 十六岁,他替梁国定江山。 十七岁,他使宋国灭赵国。 十八岁,他将三国免战争。 四年风云,三年蛰伏,再次出现,他携着她手,一同平天下。 素手起,她一根银针救黎民百姓于水火。 广袖拂,他一指乾坤定天下太平于战乱。 且将这一碗红豆慢慢熬成汤,待这一生一世为你相思成疾,许一场地老天荒,共一次相濡以沫,可好? *************** 男主VS女主 1, “公子是农夫?” “……是。” “姑娘是厨娘?” “……是。” ——待将天下事了,我为你种田可好? ——待将病人医罢,我为你做饭可好? 2, ——入我相思门,知我相思苦。 法门何在? ——汝愿进? 愿剃一生无忧发,铺就相思门前红尘路; 愿卸一身富贵衣,洗尽相思门前菩提树; 愿行一世荆棘道,得见相思门前三生石。
  • 穿越法医:腹黑王爷嚣张妃穿越法医:腹黑王爷嚣张妃吉祥MM|古言(一对一,HE,还有萌宠萌娃出没) 她女扮男装,只想做个小小的仵作,验验尸,看看美男,逗逗萌娃,溜溜萌宠。 他是北辰国传闻最狠辣的指挥使,能止夜儿啼哭,却也是最不受宠的二皇子。 哪里知道,这个传闻奸宵无情的男子,早就盯上了她。 抓她入了局,白日里美其名曰陪她验尸断挖心案、拐卖案、红衣嗜血案、剥皮案…… 夜晚却化身为狼,拉她入怀,夜夜笙歌,宠她入骨! 可是夫君太生猛,她有些招架不住。 艾玛,她的腰啊!
  • 捡个娘子会修仙捡个娘子会修仙不夏的州|古言人主秦羽偌穿到了一个小山村,被一个猎户所救。为了报恩,秦羽偌成了猎户的小娘子。秦羽偌原本以为可以过上理想中的小田园生活。可是,有鸟可以长到这么大吗,还可以喷火,变异了吧。原本老实羞涩的小相公怎么变了。让来自21世纪的自己都招架不住。这和我想的不一样。能让我在穿一次吗?黑化后的相公微微一笑:“娘子,相公在这,你还想穿去哪。”
  • 寻缘三生石之倾城皇后寻缘三生石之倾城皇后颜兮染|古言纳尼?!好玩不玩玩穿越?虽然在现代没什么值得眷恋的,但是这不符合逻辑啊,拜托拜托,我只是在做梦,老天啊,你别耍我了,有没有人能告诉我回现代的方法啊。冷酷王子?这是校园小说里才会出现的情节吧,不对,貌似这个冷酷男好像不是天生就是冷酷的,既然一时半会回不去,就现在这里研究一下这个冷酷男吧。什么,居然有个神秘的老奶奶告诉我这里是我的家乡?怎么回事?难道我本来就是一个古代人?这么说,回不去了,好吧,顺其自然吧。谁知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这个该死的冷酷男干什么啊!居然把我召入宫女扮男装当乐师?告诉我,到底还会发生多少荒唐至极的事情?
  • 泪倾城之梦汐醉泪倾城之梦汐醉凌海岚|古言一梦回眸,百媚生。倾国之美,皇室公主。她爱的人弃她如草芥,爱她的人多如海水滔滔不绝。一曲长歌,昭阳公主摆驾扬州。传出消息,半个月时期至,昭阳公主作为畅欢楼的花魁,第一次登台献艺。畅欢楼人山人海,中心的台子前,她不是身着旗装的公主殿下,而是一袭轻盈的舞衣,长袖翻飞。一曲扇舞,一恋长歌。而台下并排站着两个男子,目光紧紧圈住她。她的一生将与他们牵绊在一起,或喜或悲,谁才是最终的依归?蒙古小王爷,裕亲王府贝勒爷,文渊阁大学士之子,亦或是天下第一庄庄主。都不是她心之所向。陌路相逢,相见不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