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91章 我叫白天没有黑夜的白天

问道萧沐两人的关系,裴雨晴神色复杂。

她早就应该想到的不是么?

他们长得那么像,姓还是一样的,她竟然没有去想为什么。

“萧林?”

“嗯。”

“两年前那场刺杀就是他主使的。”萧沐对于这一点并没有隐瞒。

他这样说也是让裴雨晴有个准备。

让他知道这个萧林是个什么样子的人。

免得什么时候吃亏了自己还不知道。

“萧沐,如果我说……如果我说我和萧林有仇你会怎么办?”裴雨晴低头,让人看不清她的神态。

“他派人暗杀我,你觉得我们关系怎么样?

你们认识?”萧沐用手指敲打着玻璃桌面。

盯着裴雨晴的脑袋,脑中闪过沉思。

“我有些不舒服,我们回去吧。”裴雨晴站起身往外走。

“买单。”

“您好,一共消费五百元。”

萧沐买完单,裴雨晴已经到了楼下,正看着远处的一对情侣发呆。

当初他们也是这般。

可是结果却是阴阳两隔。

他可真的是为了目的不择手段。

萧沐来到裴雨晴身前,把裴雨晴揽进了怀里。

“萧林和慕氏是什么关系?”裴雨晴想到了抗癌育苗。

“你很关注他。”

“我们有仇。”裴雨晴一字一句的道。

“慕小天他爸和萧林关系不错。”

萧林与慕氏有关系,也与冷氏有关系,这么说来慕氏与冷氏合资研究抗癌育苗这件事就说得通了。

但是为什么不用萧家?

萧沐能进无名饭店,可见财力势力都不一般。

萧林作为萧家人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把好好的一块蛋糕,分给别人?

“晴晴,我有些事要先走了。”在裴雨晴皱眉想事情的时候,萧沐接了一个电话。

“嗯。”裴雨晴心不在焉的点头。

“我今天晚点回家。”

“嗯。”

“一会让叶北来接你。”

“嗯。”

萧沐见裴雨晴如此心不在焉,心中叹气。

“我等你把秘密告诉我的那天。”萧沐说完,转身离开。

看来不止是他有事情瞒着裴雨晴。

这裴雨晴也有事情瞒着他。

不过最让他奇怪的是,裴雨晴是怎么认识萧林的?

而且还有仇怨。

他查到的资料里,可没有裴雨晴与萧林认识这一点。

想到这,萧沐给季浩瀚打了一个电话。

“喂,怎么有时间给我打电话了?不去陪你的小妻子了?”

电话刚接通,里面就传来了季浩瀚欠揍的声音。

“我要与萧林有接触的所有人女人的资料。”

“你一打电话准没好事。”季浩瀚无语。

“沈青的资料怎么样了?”萧沐无视季浩瀚的牢骚。

“查到了,滨海高中的高三学生。小嫂子追了他三年。

可惜人家一个正眼都没给小嫂子。

这人算是个人才,超过分数线十分的成绩考上了B大。

哦对了,小嫂子也是B大,两人还是同一个专业。”

季浩瀚的语气有些幸灾乐祸。

“什么专业?”

“计算机。”

“嗯。”

季浩瀚看着挂断的电话无语。

他还想请两天假呢,挂这么快电话干嘛?

裴雨晴见萧沐走了,就找了个地方坐下。

整个人发起了呆。

她发现她每天都过得很浑噩。

脑子里面的思想乱七八糟。

明明就告诉自己,不去在意,结果呢,因为萧沐这神秘的身份而去在意。

明明就恨那个人恨得要死,结果呢,却发现没那么恨了。

“大姐姐,买一束花吧。”在裴雨晴郁结之际,一个可爱的娃娃音在耳边响起。

抬头一看。

原来是一个七八岁的小女孩,手里拿着一大束花再卖。

“好。”裴雨晴笑着点头,买了一束。

“谢谢大姐姐,你人真好,好人一定会有好报的。”小姑娘甜甜的说道,然后蹦蹦跳跳的去其他人面前卖花。

看着手中火红色的玫瑰花,裴雨晴失笑。

她买来干嘛?

“小姐,花很漂亮,只是可惜了。”一道男声响起。

“为何?”裴雨晴抬头看向来人。

一张雌雄莫辨的脸,多一分显得女气,少一分显得不协调。

总之就是这张脸长得恰到好处。

很俊美,唯一的缺点就是皮肤过于苍白了一些。

而且声音也很好听,不过听起来却有着虚弱。

看年龄应该是20多岁。

“这么美的花不应该折下来,应该让它尽情的享受阳光,尽情的开放。”

“有花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裴雨晴文艺了一把。

“可是那样多可惜?”男人一脸的可惜。

“鲜花送美人,送你吧。”裴雨晴把手中的花递向男人。

“真的要送给我么?”男人面漏惊讶,脸上起了一层不自然的朝红。

“嗯,这个应该是自家种植的,而且是刚采摘的,你回去好好弄一弄,也许能长出根来。”不知怎么的,见男人一脸的可惜,裴雨晴就不自觉的心软了起来。

“那太好了,我一定要把它养活,这是我收到的第一个礼物,谢谢你。”男人脸上布满了笑意。

纯净的笑容,让裴雨晴的心情好了起来。

她想那么多干什么?

今朝有酒今朝醉。

明日之事明日想。

今天过得开心就行。

“我也谢谢你,是你让我心情好了很多。”

“我能加你的微信么?”男人说出这句话时。有些小心翼翼的。

“好啊。”裴雨晴点头,报出了自己的微信。

“加上了,我叫白天,没有黑夜的白天,我得走了。”

“嗯,拜拜。”裴雨晴摆了摆手。

这人的名字好奇怪,不过也并没有多想。

对于她来说,这个男人只是一个过客而已。

点开微信,看了一眼白天的微信。

头像是一只可爱的小猪,微信名就是他的名字。

至于朋友圈一片空白,什么都没有。

个性签名上到是有一句话。

我是白天没有黑夜的白天。

这人生怕别人不认识他。

把手机放进衣兜里,裴雨晴站起身,脸上重拾笑容。

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都去见鬼吧。

她裴雨晴什么都不怕。

她要把眼前的坎坷都当做生活的调味剂。

站起身,打了个车,准备回家。

到了家之后,发现这十多天没回来,里面一点样子都没变。

躺在沙发上,就给裴母打了一个电话。

“妈,爸和二舅舅醒了么?”

“没呢,叶北找人帮忙抬上车的。现在到公寓了。”

“缺什么不?缺的话我给你带过去。”

“不用了,这公寓里面的东西太齐全了。什么都有。

对了晴晴,这个公寓真的是买给你姥姥他们的?”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美女娱记:撞爱霸道总裁美女娱记:撞爱霸道总裁陌清浅|现言他与她见了三次。第一次,天蓝海蓝,风清云淡。她华丽丽的撞了他满怀。第二次,夏日炎炎,骄阳似火。她闯入了他的人生。第三次,他将她错认她人。接触而来的闪光灯疯狂的将她华丽丽的冠上了横刀夺爱的小三。她出手阻止媒体拍照,却误伤了一线女星。她被扣押在了警察局,然后他又将她捞出警察局,用受害者的诉讼书威胁她做他的假未婚妻。从此,他与她的爱恨纠葛张牙舞爪的开始了。
  • 闪婚总裁别太坏闪婚总裁别太坏橙小奔|现言他,多金,霸道,行事阴狠,又极爱面子,在他眼中没有用钱解决不了的事情,如果有,那就是钱还不够多。她,性格独立大方,又要强精干,知世故而不世故,可是却被赌棍父亲连累,走投无路下只得向他低头。他在鄙视她的同时,却不由自主深陷爱情的漩涡。
  • 重生之暖玉温凉重生之暖玉温凉微晓微|现言世上有种女子,不笑,则不知倾城与倾国。 没有人知道十年对于一个十七岁的女孩来说意味着什么。 那是塑梦最初的年华,能够生出无限的希望。可以结婚生子,可以事业有成,就是不可能如温良一样,一成不变到令人咋舌的地步。 十年前,孑然一身,两手空空的住进这幢奢华的大别墅里,从此人生定格,温谦恭顺,一心一意的爱着那个包养她的男人,劳心劳力的拉扯着他年仅两岁的儿子。好日如流水,一晃十年,除却眼角渐增的皱纹,和那孩子日益拔高的个头,一切和往年一摸一样。 是啊。一模一样。 他朝九晚五的生活,他隔三差五的情人,照着往常的模样画。每一笔,都在她心上狠狠割上血淋淋的一刀。然而,她有什么资格呢。 她和那些女子相比,不过是新卒和老卒的区别而已。倒是难得他能留她这早该是朵昨日黄花的东西到如今了。 或许是实在需要个保姆来照看孩子吧。毕竟孩子是她一手带大的,同她亲厚。 不,没有或许。 十年的相处,十年的爱,他每一个动作,他每一个表情,她都清清楚楚的记着,明镜一样置在心间,于是足够了解他。 那样的金字塔顶的家世,那样俊美精致的相貌,又是那样唯我独尊的性格,怎么会懂一个爱字,怎么写?她用十年的青春光阴和梦想,终于换来了这样的答案,内里痛彻心扉,唇上温柔菀笑。
  • 佐迪亚克寄存店佐迪亚克寄存店兰桂姬|现言这个世界上是否有你想丢掉却难以丢掉的东西?如果有那么就请拿到我们的寄存店吧
  • 错惹豪门大少爷错惹豪门大少爷悦杨|现言第一次见面,他将她的全身弄得面目全非,惹笑路人;第二次见面,他给她冠上一个骗子名号,顺手撒下人民币叫她走人;第三次见面,他把她吃干抹净;遇上他,倒霉的事一波紧接一波。为了生存,她决定远离瘟神……谁知请神容易送神难。
  • 左情右爱,竹马总裁别来无恙左情右爱,竹马总裁别来无恙潇冉|现言大学毕业旅行时,顾苏和冷沛深在了一起,珠胎暗结。结婚后,顾苏一直都知道冷沛深不爱她,但顾苏觉得他们会这样生活一辈子,直到他的白月光回来,他甩给她一张离婚协议书。复复折折,她终于明白有些人不是没有心,而是心不愿意给她。儿子在进手术室前想见他,她颤抖着把电话打过去听到的却是他陪在那个女人身边的消息。当她终于同意离婚时,冷沛深却成了那个不愿意离婚的人。冷沛深将离婚协议书撕碎,一把抓住顾苏的肩膀,“顾苏,婚是你说要结的,但离婚不是你想离就离的。”顾苏:我从来怕的不是你不爱,而是你没心。冷沛深:顾苏,以前是你追我逃,现在我不许你逃,你退九十九步,我会向你走一百步。
  • 重生之娇妻刚成年重生之娇妻刚成年幕晚溪|现言她前世豪门大族小姐,因为男友劈腿,发生争吵,被雷给劈死了。 她今生重生为一个小奶娃子,势必要报当年被雷劈之仇!奈何报仇之路何其漫长,仇还没报完,就已经被某只豺狼给困进狼窝了… 片段一: 麦倾倾三岁,乖宝宝一枚,但只要到安家做客,就鸡飞狗跳… “安叔叔,被雷劈死了是什么样啊”小娃娃明亮的大眼好奇的发问着。 对面的俊雅男子一愣,随后尴尬笑道“倾倾还小,不懂。” “那安叔叔什么时候被雷劈死啊。到时候安阿姨一听要通知倾倾。” 麦倾倾六岁天才小宝宝 “闻人逸,我太聪明了,真懊恼啊!看吧,你从垃圾箱里捡了个宝吧。”小女娃得意洋洋的说完,就被冷漠的男子从床上给拎出去。 “闻人倾,警告你乖点,要是再给我惹麻烦,从哪来,就滚回哪去!” 这个调皮蛋就知道闯祸,前天一条假蛇,把安太太吓的流产,问题还没解决,她又不安分了… 无视某人的警告,小女娃嘴里咋吧的啃着棒棒糖,大摇大摆的离去。 麦倾倾十八岁终于修成正果,被拐进婚姻的殿堂 “倾倾,不要嫁给他,不要,你们这是乱伦!”教堂外面男人毫无形象的嘶吼着,眼底是一片悲凉。 “安叔叔,难不成你想老牛啃嫩草?” “倾倾,我爱你,求你别嫁他!” “安谦,可我不爱你了。”错过就是错过… 漂亮的新娘子俏皮一笑,旁边的新郎满脸阴霾,开口道“都是有身晕的人了,还不老实!” 看着调皮老婆恶作剧的模样,新郎头疼…,这个老婆是活生生的被他养大的,却养出一个麻烦精… 推荐溪的旧文: 总裁的笨笨小娇妻 憨憨小老婆
  • 蛇蝎美人蛇蝎美人薄汗轻衣透|现言一次结婚前,李宿白死乞白赖地缠着她。第二次结婚前,换她死乞白赖的缠着他。两人被绑在小黑屋里,她开始展开攻势:“你爱我吗?”“你不配。”“……那你干嘛要冒着生命危险来救我,犯贱?”良久,他冰冷的“呵呵”了一声。她接话:“其实我也贱,要不,咱们再结一次?”他笑得她浑身发毛:“你要不怕死就来试试。”事实证明,她其实不怕死。
  • 恶魔小小妻恶魔小小妻彼岸香|现言她是自己一手养大的心尖宝贝!可没想到,十八岁成人的那天,她竟敢设计睡了他!重点是还不负责任的跑了……原本以为她只是闹别扭,害羞不敢出现。哪知道一跑就是6年!还带着两个娃……很好,很好!这笔账他得好好跟她算一算!--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帝少请出戏帝少请出戏清风入我怀|现言〈半本免费+重生+娱乐圈+宠文〉 “南沅就是我顾北辙的命,谁若动了我的命,我就跟他拼命!”男人的话铿锵有力,炸响在南沅的脑海里。 重活一世,她携恨而归,只想护她所爱,刃她所恨,圆她所梦,就连与他结婚也只是权宜之计。 谁料婚后百般照料不说,一次意外,她才明白,她的一帆风顺不过是他的一路保驾护航。 “为……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因为是你。”男人的眸光深如寒潭,几乎要将她溺毙。 <南辕北辙,兜兜转转,幸好最后还是你。> [欢迎小可爱加入读者群号码.956-760-4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