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235章 拜个早年

一周后,霍司霆去了趟美国,作为安娜唯一的亲属,把安娜的东西都领了出来,以起诉的方式解除了美国公民和安娜的婚约。

……

又一周后,霍司霆和苏笙找出了安娜藏起来的钥匙,带回了霍家。

……

时间过的很快,到了六月份的时候,天气已经很热了。

莫菲菲被苏笙和霍少司摆了一道,再不敢跟苏笙作对,也不敢再打扰霍少司和顾颖的生活,她怕哪天她再中计,霍家人的手段让人防不胜防。

顺理成章的,联姻的事情降到了下一代。

霍建安再不反对顾颖和霍少司的感情,顾颖无名无分的住在霍家老宅也不是事,霍建安便让顾颖跟顾父说一声,两家人什么时候吃个饭,将婚期订下。

顾颖家关系复杂,顾父对顾颖的态度一直不冷不热,后来顾颖又未婚生子,顾父直接把她赶到了顾屿那里,如今就算是要商量结婚了,他也只是冷淡的让顾颖去找顾屿。

八卦一下顾家的情况。

顾父生来优秀,本就生在官宦世家,自然也要娶个门当户对的妻子,最后也就是顾屿的母亲,但他并不喜欢顾屿的母亲,即使和她生了顾屿也不喜欢,他更喜欢风尘出身的凌如兰。

凌如兰虽是风尘出身,却也只是挂了个名,沦落风尘的第一晚就被顾父给看见了,顾父就把她养了起来。

他深爱凌如兰,却不为她离婚,只把凌如兰当情妇养着。

凌如兰生来温顺,凡事逆来顺受,顾父对她来说是恩人,她心甘情愿做顾父的地下情人,不会去找正室闹,也从不想转正,一句怨言都不会有。

树欲静而风不止,顾屿母亲查到了凌如兰,屡次逼迫凌如兰离开。

那时顾屿母亲说,如果凌如兰继续在顾父身边待着,对顾父有害无益,顾父本就是官员,若是传出去他知法犯法会是要吃牢饭的。

因此,凌如兰屡次想带着顾颖走。

顾父对顾颖的母亲有种执念,他不会为了凌如兰放弃什么,但死也不会让凌如兰离开,最后顾屿的母亲承受不了,才跳了楼。

真正逼死顾屿母亲的人不是凌如兰,是她的枕边人,是她的爱人。

顾父只对凌如兰有感情,对顾颖没多少感情,因为顾颖本来就是意外。

而顾屿,当时他年少,将母亲之死都算到了凌如兰和顾颖身上,凌如兰带着顾颖进了顾家门后,没少吃他的苦。

后来,凌如兰又给顾父生了个儿子。

当然儿子也是个意外。

因为儿子也是个意外,顾父无心教导,便活成了第二个顾颖,整日狐朋狗友不着家,很少办正事。

不过,当初顾颖是跟着霍少司混不着家,顾良是被女的跟着不着家的。

顾良年纪轻轻,最喜欢的是泡吧泡妹,最崇拜的人是霍少司,可见霍少司在他们那个圈子里有多出名。

顾全知道顾颖和霍少司的事情后,很是惋惜,因为他的偶像已经变成了一个:整天只知道围着老婆孩子转的妻管严。

树大招风,顾良浪荡了几年,被顾父丢去了军校,过的暗无天日。

……

商量婚期那天,苏笙再次见到了顾屿,内心已经没什么变化,笑意盈盈的跟他打了招呼。

顾屿像当初一样,笑的温润有风度。

霍司霆拿着两杯红酒过来,不着痕迹的把苏笙揽到身后,分他一杯。

两人碰杯,一饮而尽,却只字未言。

……

顾颖和霍少司的婚期定在农历七月七。

结婚的前一天,回头的浪子很紧张,紧张的半夜睡不着,大半夜的敲开苏笙和霍司霆的房门,让两人陪着他一起兴奋。

苏笙只想杀人。

顾颖回了顾家,小果果不适合她带着,便交给了苏笙,苏笙刚把小果果哄睡,正要跟着睡的时候霍少司找来,怎能让她不气。

最后,霍司霆心疼老婆,温柔的拍拍霍少司的肩膀说带他出去吹风。

被结婚的喜悦冲昏了头脑的霍少司,完全没有想起来他哥跟他说完这些话,迎接他的会是什么,兴冲冲的点头,主动勾上他哥的肩膀,一起出门。

出门时,苏笙叮嘱了霍司霆一声:“别打他脸,明天还得结婚来着!”

话音落下,外面便传来霍少司的惨叫声。

苏笙:“……”

……

某热带国度,树叶纷纷落下,路边都是红色枫叶,街边长椅上坐着一位穿长裙的温柔女人,女人手中拿着一本书,仔细翻阅着,唇边带着温柔清浅的弧度。

一片叶子飘飘落落,终于还是落到了她的书上。

女人将叶子拿起来对着阳光,拖过光明看到了叶子上的纹路,轻笑一声将她夹进了书中。

做个标本不错。

“瑶瑶!”

穿着休闲的男人骑着自行车到来,停在女人身边,刹车发出了轻微的响声,他下车将车把上的女士外套拿下,大步走向女人。

“说了你多少次,身体本来就不好,出门也不记得穿外套。”秦子奕摊开外套抖了抖,披到了莫子瑶的身上。

莫子瑶温柔一笑,语调清浅:“今天一点都不冷。”

“哥是医生,听哥的。”秦子奕轻柔的拍了拍她的肩膀,在她身边坐下,“过段时间我回国办事,有没有需要的。”

莫子瑶顿了下,眼底深处传出一抹微颤。

她摇头:“没有。”

“前不久,那个人联系了我。”秦子奕说。

莫子瑶自然知道他说的那个人是谁,心口传出一阵轻微的疼痛,即使伤口愈合了很久,摸起来也是有感觉的。

她勾唇柔柔一笑,“哥,我还有课,你送我回学校吧。”

“好。”秦子奕干脆应下。

自行车的后边有踏板,莫子瑶站上去后,拍了拍秦子奕的肩膀,秦子奕朗声叮嘱了她一声:“坐好了,走了!”

莫子瑶点头‘嗯’了声。

有时候放下就好,既然走了,就永远不要回头了。

那段青葱岁月固然好,只可惜人已老,心已变,再回不去从前。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染指成婚:总裁,生个娃吧染指成婚:总裁,生个娃吧南小意|现言隔天,她就被总裁绑架到面前,一纸婚书丢到她的面前,“签了它,想要街我都给你买!” 为了人生高端目标,励志少女的她拼了!可是事先说好的楚河汉界要分明,某人怎么主动夜复一夜要求靠近?从此厉大总裁宠妻不低调!携手奶奶一起坑妻之路。
  • 重生甜妻不好惹重生甜妻不好惹未岚|现言前世她被继妹所害,一生穷困潦倒。重生后,她攀上战少的高枝。一路虐渣男惩贱女,走上人生巅峰。
  • 九零空间小神医九零空间小神医一抹冰绿|现言安夏的糊涂止步于前世,重生后她自带医药宝藏,救外婆、查真相!
  • 我不相信你了我不相信你了安晚辞|现言被人陷害进监狱遭折磨,出监狱被司夜折磨,英年早逝的苏醒醒的一生。 【前期虐女主,后期虐男主】
  • 盛世隐婚:总裁大人心尖宠盛世隐婚:总裁大人心尖宠潇容儿|现言外表是个工作狂,冷漠女,晚上回到家里是这样的。 “老公,我好饿” 眼睛闪着泪滴,一张可怜的小脸,如同乞丐一般盯着对面坐着吃饭的男人。 宫景:“不是正在吃饭吗?” 夏柠:“我没有力气吃饭” 宫景:…… 那你还在说话呢! 夏柠:“老公要你喂?” 宫景:“你多大了” 夏柠:“我五岁……” 宫景:“……” 前世意外失身于宫景,被爷爷逼得嫁给宫景,因嫌弃宫景出身。 随之爱上温柔的陆煦,却不料温柔的人变得如野兽一般,爷爷去世,公司落入他人手里,夏柠恨。 重生回来混娱乐圈,护爷爷,护公司,护老公,护宝宝…… 最后升级国民女神。
  • 余生只剩初夏余生只剩初夏薇薇懿|现言【宠文,爽文,1V1身心干净,放心入坑】(新书《娇妻超大牌:司少,生个崽!》已经发布,追书的小朋友可以加到书架,放心入坑,很甜很爽的女强文)明明是假结婚,新婚之夜,他却把她抵在墙角,狠狠的疼……“厉瑾琛,你给我放尊重点,赶紧给我滚开!”“老婆,我很尊重你呀,我一直跪着和你说话,你还要我怎样?”“你明明说我们结婚后,井水不犯河水,你现在是什么意思?”“老婆,井水是谁?河水又是谁?”“……”都说厉瑾琛冷血无情,凉薄淡凉,高冷矜贵,全都是假象,乔初夏深深的怀疑晚上的厉瑾琛会不会被别人灵魂穿越了?老公太粘人,占有欲太强怎么破?
  • 爱你,万劫不复爱你,万劫不复古菲儿|现言分娩当天,表妹拿出多年前的“艳.照”陷我于水火,我被逼净身出户,走投无路之际,一位陌生男子忽然出现。他教我反击,教我强大,教我心狠手辣……明知这场走肾的交易不能走心,我却偏偏沉迷于他的柔情,动了情。他是世上最有情的男人,将我从万丈深渊拉回。也是世上最无情的男人,将我推向万劫不复的地狱--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重生之首席纨绔妻重生之首席纨绔妻谨啄米|现言【一对一爽文!】 唐浅,前世她恪守本分,却惨遭丈夫出轨,闺蜜背叛,朋友陷害。 而今世,回到十五岁的她,突获异能,从此绝代风华! 她重情重义却又瑕疵必报!在亲友眼里,她是绝世乖宝;在敌人眼里,她是午夜修罗! 听闻她,缔造了无数神话的商界奇迹; 听闻她,是世界最凶残最狠毒的杀手; 听闻她,是最难捉摸的黑道幕后王者; 听闻她,是最变态最狡猾的古武天才; 。。。。。。 其实,她只是一名品学兼优的好学生而已。---------------------此乃坑爹的分割线------------------------ 同桌说,“你抄我的,为何你第一,我第五!你也太不是人了吧!” “嗯,我不是人。” 朋友说,“阴险狡诈,能做到你这份上,也真是极品了。” “嗯,正在去往极品的路上。” 伙伴说,“这辈子最痛快的是,就是和老大你一起杀人放火,烧杀抢掠!” “嗯,痛并快乐着。” 对手说,“遇到你是我的劫,我认输!请给我一个悲壮又不太惨烈的死法!” “嗯,我会给你一个圆润的死法。” 萌兽说,“你这女人,要胸没胸,要料没料,本大爷真是委屈。不过,女人你若来抱我下,本大爷会试着喜欢你哦!” 。。。。 众人兽:吐血ing 本文涉及青春校园,商界,赌石,黑白两道,古武修炼等,若感兴趣,尽可收藏!你们的鼓励是我前进的动力! P:本故事纯属虚构,大家娱乐娱乐就好,请勿当真。认真,你就输了~
  • 重生女主路重生女主路十六加一|现言作为吃喝不愁父母疼爱的小公主,钟灵以为她真的可以当一辈子的公主。却忘记了她家还有那三个极品亲戚——一个爱装白莲花,一个喜当绿茶婊,还有一个破罐子破摔,直接不装了。都说三个女人一台戏,三个凑一块,直接把她家害得家破人亡。如果可以重活一回,钟灵一定不会让这些悲剧再次上演。没想到,钟灵真的重生了。
  • 猎宠:天价小狂妻猎宠:天价小狂妻杯具的囡|现言他是高高在上的帝王,权势滔天。她不过是卑微到骨子里的女人,为了复仇什么都肯干。事成,就要溜之大吉。容琛大手一揽,眼眸微眯:想去哪?我准了吗?--情节虚构,请勿模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