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25章

慕含章摇了摇头,看着景韶不复往日神采的俊脸,上面满是胡茬,一双美目如今也暗淡无光。这些天关在一起,看着他从起初的疯狂,到后来的慢慢放弃,见过二皇子之后的懊悔,再到现在的满目颓唐,这些年积累的怨恨竟奇异的消散了不少,说到底,景韶也是个不幸的人。

“王爷,你看看那是什么。”慕含章抬手,指了指房顶的一处。

这座牢房全是由石头砌成,连房顶也不例外,景韶顺着他的手看去,就见到房顶的一处石缝里,竟露出了一丝月光。在火把的掩映下十分微弱,但在慕含章那个位置却能清晰地看到一点点星空。

景韶惊喜地看着那处,为了看清楚,不停地朝慕含章的位置挪动,直至与他贴在了一起。

深宝石蓝色的天空从那小小的缝隙里漏出来,仿佛包含了无限的美景,景韶目不转睛地看着那处,贪婪地舍不得眨眼:“这么漂亮的夜空,比得上我在大漠见到的那般了。”

“大漠是什么样的?”靠过来的身体十分温暖,缓解了身体的抽痛,慕含章便没有挪动,靠在青砖墙上看着那处。

“大漠一望无际,走上几百里都可能没有人烟,”景韶回忆着年轻时的情形,禁不住勾起唇,“我那时候去追杀匈奴的首领,带着三千轻骑连夜追赶,整个大漠只有马蹄声……”

“那时候王爷心中定然是什么都不怕的。”慕含章看着他露出精光的双目。

“是啊,那时候年纪小,根本不知道怕,就知道冲!哪怕我只有三千骑兵,对上匈奴的五万大军也不怕……”景韶说着说着顿住了,静静地看着他,“你是不是想说什么?”

慕含章仰头去看那小小的一片星空,“王爷年幼时尚且无所畏惧,如今两手空空,还有什么好担忧的。”

景韶愣怔片刻,第一次认真审视自己的这个男妃,纵然被关久了,形容有些狼狈,仍掩不住那份文人的傲骨,如同一根柔韧的青竹,竟似比他这个驰骋沙场的人还要坚强。

“咳咳咳……”慕含章没等到身边的人回答,就又忍不住咳了起来,寒气入肺,咳得整个身体都跟着微微颤抖。

景韶看着那单薄的身体倚在冰冷的墙壁上蜷缩成一团,突然觉得有些心疼,鬼使神差地伸出手,将那咳个不停的人抱进了怀里:“我给你暖暖。”

怀中的身体很是单薄,抱着有些硌手,捂在唇边的那只手瘦得几乎是皮包骨头,青色的筋脉在苍白的皮肤下面蜿蜒,看起来有些丑陋,景韶忍不住蹙眉,“你怎么瘦成这般?”

不待慕含章答话,空旷的牢房里突然传来了细碎的声响,应当是带着钥匙的狱卒在走动。大半夜的,若是没什么紧要的事,狱卒是不会带着钥匙乱晃的。景韶立时抱着怀中人躺倒在草堆里,将自己的脸埋在他的长发中,悄悄地观察门外的情形。

拿着火把的狱卒身后带着两个黑衣人,走到他们的这间牢房前停住了脚步,见里面的两人还在熟睡,便互相对了个眼色。狱卒敲了敲铁牢门,语带讽刺道:“成王殿下,刑部来了两位大人,要问些话。”

“皇亲国戚在牢中不得半夜提审,王爷小心。”被他按在怀中的慕含章悄声道。

景韶蹙眉,坐起身来,却没有放开怀里的人,冷声道:“狗东西,本王还要睡觉,有事明日再说!”

“这可由不得王爷,”狱卒打开牢门,放那两人进来,“王爷一直不肯认罪,不若今日就问问王妃。”

黑衣人步履沉稳,一看就知武功不弱,景韶本能的感觉到危险,迅速站起身来,把怀中人护在身后:“要审本王或是王妃,都要父皇的手谕。”

那狱卒阴阴一笑,也不多言,等两人进来,便迅速退了出去,三两下将牢门锁住,快步离开,那两人二话不说,在袖中抽出两把短刀就冲了过来。

火光电石之间,景韶瞳孔骤缩,抬腿将一人踢开,躬身躲过迎面而来的刀,以一敌二,却苦于手中没有兵刃,应付起来颇为吃力。

慕含章缩到角落里,以免给景韶添麻烦。

景韶夺过一把刀,旋身一脚将那人踹到铁门上,咣当一声发出巨响,反手朝那人胸口刺去,忽而觉得背后一凉,当是兵刃破空而来的寒气,猛地转身,却接住了一具温热的身体。

“含章!”景韶目眦尽裂地看着那把短刀刺进了慕含章的身体,鲜血喷涌!他已经失去的所有,慕含章就是他最后拥有的,如今竟也要给人夺去了,怎么可以,怎么可以!

“啊——”景韶怒吼一声,狠狠地把那人踹到墙角,凌空跃起,重重地把手中的刀戳进黑衣人的胸口,一刀不够,再补一刀,只杀得满目猩红。

“含章,含章,你这又是何苦……”景韶抱住疼得脸色蜡黄的人,这人是为了替他挡刀子,他这般不负责任的丈夫有什么值得他这般付出的,转头对着门外怒吼,“来人啊!来人!”

“不……不!”景韶猛地坐起身,大口大口地喘气。

“怎么了?”慕含章被惊醒,迷迷糊糊爬起来,看到景韶脸色很是不对,立时清醒过来,伸手扶住他,“小勺,你怎么了?”

景韶愣怔半晌,缓缓地回头,定定地看着眼前的人,肤色莹润,因为刚睡醒而泛着健康的红润,周遭是暖色的帐幔,身下是柔软的床铺。

“小勺……”慕含章看他脸色不对,伸手把他抱进怀里,轻轻地拍了拍,“做恶梦了?”

温暖的身体贴着自己,才真正把他从噩梦中拉回来,景韶缓缓伸手,抱住自家王妃,慢慢收紧,只想把他融到骨髓里。

慕含章发现他出了一身的冷汗,不由得心疼不已,给他顺了顺脊背:“梦到什么了?”以自家王爷那天不怕地不怕的性子,到底什么会让他吓成这样?

景韶沉默着不肯开口,只是把脸埋在那温暖的颈窝里,贪婪地吮吸着那干爽温暖的气息。

慕含章见他不答,也不肯放开,无奈地笑了笑,他们已经成婚快十年了,这家伙还是跟个小孩子一样,便放软了声音道:“方才我也做了个奇怪的梦,我梦到咱们俩在一个牢房里,你还抓了只老鼠……”

“君清!”景韶猛地拉开怀中人,瞪大眼睛看着他。

方才的梦境太过真实,那种即将失去所有的痛苦差点将他淹没——眼前的不是梦,他与君清都好好地活着,他把君清照顾得很好,他们过得很幸福……

景韶紧紧抱着怀中昏睡过去的人,轻轻在那泛红的眼角落下一个吻。

往事已成黄粱梦,嗟叹无用。

这世间能有几次重来的机会?莫待失去眼前人,方知富贵荣华一场空,悔恨重重……

上一章第124章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反派女配又作妖了反派女配又作妖了寒末 |古言她是盛世骄阳,盛气凌人,恶毒狠毒,邪魅艳冶!她是恶毒女配,不停地刷女主,害男主!她是奸臣,不停地害忠良,夺权势!她谋朝篡位,通敌叛国,陷害女主,杀害男主! 恶毒男配,他们骄傲自负,歹毒,邪恶,仗势欺人。 炮灰表示:珍爱生命,远离女主。 恶毒女配表示:打败男主,战胜女主! 主角骄阳非穿越,非重生,她是彻彻底底的恶毒女配,大反派,阴狠毒辣,不择手段。 (纯属虚构,切勿模仿)
  • 倾世凤歌之谋世倾世凤歌之谋世独飞的鸟|古言神问:江山与美人只取一样,你选谁? 凤止看着身旁俊雅的男子,挥开扇子风流一笑:“美人难寻,可惜我看这秀丽河山也挺好,就江山吧。” 那白衣男子含笑看着凤止,语气温柔道: “好巧,我也如此。” 神一脸无奈的看着下面的两人。 看多了痴男怨女,这两位这还真是凭本事单身! ———— 这是一场事关天下的谋算,有笑有泪有情有恨终成一人霸业……
  • 盛宠之嫡妻归来盛宠之嫡妻归来失落的喧嚣|古言临死前,她才知道自己这一生活得多荒唐。 身为郡主,京中明珠,被人哄骗,嫁人后,为了和爱的男人相守,害死了自己腹中的孩子。 更是害死疼爱自己的父王,整个郡王府被抄家。 最后才知道那个男人爱的是她的好友被誉为天下第一才女的秦王妃。 对方的一句话。 她被他亲手扼杀在病榻之上。 只因她太碍了人眼。 死去后,再睁眼,她离奇重生回到自己未嫁之时。 萧菁菁眼中带着嗜血的恨。 这一世,她不会再那么痴傻,相信那些贱人,被那些贱人哄骗,那些欠她的,她欠的,她都会一一还回去! 她要血债血偿! 誓要让所有害过她的人身败名裂。 醒来后的第一件事,就是逃出渣男的算计。 撕开天下第一才女那一层美人皮。 让天下人都知道所谓美好如仙子的天下第一才女伪善恶毒的真面目。 不经易转身。 才发现有一个人站在她的身后,护着风雨。 “为什么娶我?” “傻丫头,我心悦你。” “让我宠你可好?你想对付谁,我帮你!”他眼带宠溺。 “不觉得我恶毒?”她微昂头。 “不。”他只心疼没有早点护着她。 “好,你负责赚钱养家,我负责美貌如花!”她高昂头,骄傲一笑。 推荐新文《盛宠之嫡妃归来》请大大多多收藏评论,喧嚣感谢大家,这本新文会更精彩的......
  • 堡主的外来妻堡主的外来妻乱世饫儿|古言﹡﹡﹡﹡﹡﹡﹡﹡﹡﹡﹡﹡﹡﹡﹡﹡﹡﹡﹡﹡﹡﹡﹡﹡﹡﹡ 她,梅乐儿,为了报答养父下海做陪酒女; 喝酒过多的她死于肝癌,死后被人误说为是娼妓; 骨灰沦落油瓶顺水飘; 也许是老天和她开玩笑,她的魂魄来古代找到了肉体复生,却是一位被卖到妓院以死抵抗的身体; 谁来救救她,她该抵抗?还是顺从? ﹡﹡﹡﹡﹡﹡﹡﹡﹡﹡﹡﹡﹡﹡﹡﹡﹡﹡﹡﹡﹡﹡﹡﹡ 他,欧阳俊赫,五岁的时候,父亲乱刀砍死母亲和那个男人; 自己也自杀在那房间,现场极为血腥; 五岁的他由老管家欧阳景抚养长大; 十七岁时被想做堡主夫人的表妹林佳容下药,事后要求娶她; 他负起责任的娶了表妹,表妹怀孕期间更是百依百顺; 可没有想到他外出期间表妹派人刺杀他; 目的是为了名正言顺的得到峰天堡与心上人厮守; 气极回来之时正好碰到表妹分娩; 丫鬟惊慌的跑来告诉他表妹死于产后血崩; 从此就传言着是他买通产婆对表妹下的手.他也不再相信女人. ﹡﹡﹡﹡﹡﹡﹡﹡﹡﹡﹡﹡﹡﹡﹡﹡﹡﹡﹡ 如今的他是经商界的巨人,他冷酷无情就连他那9岁的女儿都害怕他。欧阳景居然给他买了个妓女为他传宗接代,也好,妓女用钱好打发的。 为他生下孩子的梅乐儿,他会留恋吗? ----------------------------------------------------------------------------- 饫儿其他的文: 前世咒——姐妹争皇后: 对总裁下手: 弃妃泪: 妃媚: 恶魔老公,拜拜: 夜欲: 公子嫁到: ------------------------------------------------------------------------ 视频: ----------------------------------------------------------------------------
  • 御天神凰御天神凰迷之萌物|古言人人喊打喊杀的大煞星,一不小心把万民敬仰爱慕的妖孽大人给睡了。 说好的吃干抹净不负责,为什么变成了离床三尺要申请? 大煞星恸哭:谁才是真正的煞星? …… 本文主角有强大外挂,不是纯古言,文文带有神秘的玄幻色彩
  • 在游戏里谈个恋爱在游戏里谈个恋爱邢修|古言【女主一撩易推倒冰山美人x男主吃醋狂魔无敌宠妻大丞相。】 一朝穿越,堂堂杀手,成了郑家丑逼小废物? 高颜值杀手邢修表示不存在的。 让你们见识见识,什么才叫废物逆袭! 小丑逼改头换面成为优雅白天鹅! 改个名换个姓完全就不是事儿! 考科举状元分分钟手到擒来! 只是,某日高深莫测的丞相大人为何来找她认亲做兄弟? 某人:做兄弟?比起那个,我更想做、了、你。 —— 邢修:“萧泊,我想骑马,你带我?” 萧泊不屑一顾:“骑什么马,不如骑我!” —— 萧泊:“我有心脏病,只有你能治。” 邢修:“脱光了,我帮你。” 萧泊:“好像……更不行?”
  • 凰诀天下凰诀天下晓云|古言“他在窗外,你还可选择……”帝王薄唇辗转,寒意呢喃;她无声浅笑,勾缠继续;灭九族,毁身心,魂飞魄散前,她变成另一女子,立毒誓,惑人心,算计离间,她成为祸国凤凰,谁又知道,狠绝如她,只为还他一世情缘,半壁江山……
  • 妃成勿咬妃成勿咬粗枝大叶|古言选秀当天,偏偏冤家路窄!想得美,占用她一辈子,门儿都没有!“你是我的!”强势的帅哥眼神,看得她有些花痴。“别咬我,滚开!”这家伙是谁?太难缠了!郁闷女从此命犯桃花!
  • 逆世狂妃之绝世废柴三小姐逆世狂妃之绝世废柴三小姐霜霏玥|古言她,现代令人闻风丧胆杀手,精通医术,一手出神入化的银针,令许多杀手望而生畏。可谁曾想到,伙伴的出卖竟让她朝夕之间穿越到一个废物身上;他,深不可测,行事诡异,分明无人可挡,却甘心一次次的轮回,守护一个国家上千年,是等待,还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当她遇到他,究竟会发生什么令人惊诧的事情,是废物的逆袭,还是妖孽的强势崛起,这一切不得而知…… 一朝穿越,看她如何扭转乾坤,教训渣男,打压恶女,降服一座万年冰山……
  • 穿至古代遇见爱穿至古代遇见爱独倚仓竹泣凡尘|古言赛个车,漂个移,就穿越到古代了,另外怎么还会穿到皇宫里去呢。--情节虚构,请勿模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