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495章 爱你是最浪漫的事

上官轩烨从霍明生手里接过了穆玉柔,也是接过了照顾她的重任。

上官轩烨对霍明生说:“您放心,我一定会好好照顾她,用我的生命去保护她。”

霍明生对他的承诺很满意,其实这些年来上官轩烨对穆玉柔的照顾他都是看在眼里的,就是因为认可所以才舍得将穆玉柔交付与他。上官轩烨牵着穆玉柔的手,然后带着她往主台走去。

后来的一切上官轩烨的印象都不是很深刻了,他们在司仪的引导下宣誓,交换戒指,许下了相守一生的承诺,其实这一切早在今天之前他们就已经走过了,而今天的仪式只是他想世人宣布自己和穆玉柔的关系,也是宣告了他对穆玉柔的爱。

而后来当穆玉柔回想起这场婚礼时的场景,那些盛大,那些热闹都记得不是很清楚了,她只记得上官轩烨的眼睛,两人对望着,若无旁人地眉目传情,有些事情已经不需要说出来了,一个眼神就能明白彼此的心意。

婚礼仪式结束后,上官轩烨和穆玉柔还得招待宾客,他们去换了一套衣服然后出来敬酒,其实就是走个过场,毕竟真的需要上官轩烨敬酒的人并不多,更多的是要朝上官轩烨敬酒的。

不过今天是上官轩烨的好日子,他的心情也变得很好,对于大家的热情他几乎是来来者不拒,也幸好他的酒量足够好,才没在这车轮战中倒下。

婚宴一直闹腾到了午夜,当然还有下半场,今天整个酒店就只是为了他们的婚礼服务,宾客们想怎么样都可以。

不过在上半场结束之后,上官轩烨却偷偷带着穆玉柔离开了酒店,当穆玉柔看到他要去开车的时候赶紧拦了一下:“你喝了那么多酒,让司机来开吧。”

上官轩烨不太情愿,现在他并不想有第二个人出现在他们之间,他只想和穆玉柔单独待在一起,穆玉柔看懂了他的意思,于是接过车钥匙:“那我来开吧,你要带我去哪里?”

上官轩烨上车,报了一个地址,是临近郊区的一片空地,也是上官集团下半年房产开发的一个重点区域,不过现在还是一片荒地,穆玉柔也想不通上官轩烨要带她去那里做什么?难不成他还在那里给她藏了什么东西?

带着疑问,穆玉柔开车顺着上官轩烨的指引来到了这一片区域。

看起来很平常啊,穆玉柔想,她问身边的上官轩烨道:“你带我来这做什么?”还神神秘秘的。

“下车。”上官轩烨说。

然后两人下了车,穆玉柔还特意环视了一圈,发现真的没有什么特比的啊,而上官轩烨却在此时打开了车的后备箱,这下子穆玉柔按此恍然大悟,原来东西是在后备箱里。然后上官轩烨从后备箱里搬出了一个箱子。

礼花?穆玉柔看出来了。

上官轩烨说:“在城里不能放,现在我单独放给你看。”

穆玉柔终于明白了,上官家不管多么的有权有势,在城市里确实还是不能够随意地燃放烟花爆竹,不过在这远郊的荒地上,还是自己的地,那当然是比较随意的。

上官轩烨也曾经在庄园里为她和宸宸放过一场烟花,不过那一次是策划好的,他们只需要观赏就好,但是今天穆玉柔看上官轩烨的动作似乎是想自己放?

穆玉柔赶紧上前去:“你要自己放吗?你会吗?小心啊。”不是穆玉柔不相信上官轩烨,而是她据地上官轩烨应该没有近距离地接触过这些东西,他想看只要吩咐一声就好了,又何必亲自动手。

但是上官轩烨却叫住了穆玉柔,他说:“你站在那里不要动,也别靠近。”

“你小心啊。”穆玉柔还是很担心。

“没事的。”

然后上官轩烨就把各个烟花按照位置摆好了,然后他远远地问了穆玉柔一声:“你准备好了吗?”

“好了,你小心,放完了就跑。”

上官轩烨当然是不会跑的,虽然他没有亲自试验过,但是一些理论知识他还是掌握得很扎实的,然后上官轩烨就拿着打火器,不疾不徐地按顺序把所有的话都点燃了。

起初穆玉柔还没发现有什么特别的,就是觉得礼花特别漂亮,但是慢慢地她终于发现上官轩烨的礼花并不是毫无目的地燃放,他是有规律的,而这些礼花最后汇成的图案,是一颗爱心。

这并不算是什么有创意的招数,但是穆玉柔却很感动,因为这是上官轩烨的心意,最重要的是,这是上官轩烨新手为她燃放的,等于是亲手将这颗心捧到了她的面前。

上官轩烨放完烟花之后便回到了穆玉柔的面前,他看着穆玉柔:“喜欢吗?”

“嗯,喜欢。”穆玉柔点头。

她喜欢的东西太多了,每一样都是上官轩烨精心碰到她面前的,都是他想要给她的最好的一切,而穆玉柔也接收到了上官轩烨的这份真心,她也一定会用等量的爱去回报他。

上官轩烨搂着穆玉柔的腰:“当年第一次见你的时候,我真的没有想到会有今天这一切。”

“你当年的形象可没有多好。”穆玉柔笑道,她对第一次见到上官轩烨的场景也是记忆犹新。

“但你还是爱上我了。”

“对,我还是爱上你了。”不管是否合适,爱了就是爱了,爱情向来是没有道理可将了,而这一爱就是这么多年,他们结婚了,有了儿子有了女儿,所有的苦难都经历过了,而未来迎接他们的将是崭新的幸福生活。

“爱情是最没有道理可讲的,曾经有一段时间我因为我失去了你,可是后来我把你找回来了,你又回到了我的身边,还带来了宸宸和依依两个小天使,我真的很感谢上天,也很感谢你。”

“谢谢你在发生了那么多的事情之后还愿意爱我。”

“穆玉柔,”上官轩烨轻声唤她,“我忘了我有没有告诉过你,爱你是我做过的最浪漫的事。”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吃货,快到碗里来!吃货,快到碗里来!慕之山|现言这是一个二货女主,没心没肺没眼色,缺钱缺爱缺调教;这是一个腹黑暖男,暖男是表象,腹黑是本质。不就是“敲诈”了一顿肯德基嘛,至于穷追不舍么?什么?还要写下欠条,要还的却远远不止一顿肯德基?真是一逞口腹之欲,却成为了别人嘴里的食物? 冤家,快到碗里来! 本着再见不相识的想法,基于不吃白不吃的原则,一时没忍住,吃了一顿便宜快餐,却把自己赔了进去。看着好欺负的人,怎么最后露出大灰狼的面目?两个冤家斗法,最终收获幸福。 幸好,能再相逢;幸好,得此良缘。
  • 高冷漓殿狠腹黑高冷漓殿狠腹黑夜飞轻|现言【男主林言,女主风漓】 女扮男装√双强双洁√爽文√宠文√ 风漓,异界星球万人敬仰的风家家主。 再次睁眼,却成为了外人眼中的风家弃少。 说她内向阴沉?可那温润笑意撩人于无形。 说她靠脸吃饭?可那无双才华却惊艳众人。 商业圈?近半的经济股份资料坐拥在手。 娱乐圈?当红影帝也要为她让出席位。 上流圈?贵族们见了她都要喊声风少。 恢复天赋异能,制造幻境,控制空间。 当某漓的小马甲被某位大爷发现之后, 某男:(冷眸微眯)原来你是女的? 某漓:(微微一笑,面庞妖孽)是又怎样? 某男:(拥她入怀)以后待在我身边,每一天。
  • 霸道老公神棍妻霸道老公神棍妻小子无畏|现言当一个天师因为心灰意冷,选择同归于尽的灭杀却发现自己不但没有死,反倒是到了一个奇怪的地方,更为诡异的是自己竟然还变成了一个伪男人,心理的震撼和阴影面积简直不可估量......
  • 娇妻好孕:冷酷BOSS送上门娇妻好孕:冷酷BOSS送上门懒小猫|现言一朝家破人亡,冷酷总裁送上门报恩。“求我,我考虑救你们。”“三个月,也就顶那辆报废的车。”“只有一个选择,嫁给我。”这是送上门报恩吗?简直是恶霸!某BOSS邪笑:“嫁我,保你好孕连连!”--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燃爱燃爱周家奕|现言★豪门、禁忌恋★ 他和她、是同父异母,她和他、是同母异父.无论他和她,还是她和他,都有实实在在的血缘关系 ^^^ 她,韩透,帝国集团的公主,人人呵护的宝贝。 他,韩彻,帝国集团的唯一法定继承人。阴狠毒辣、对敌人从不手软。他的势力横跨商、政、黑三界,早已超过帝国集团今日的地位。然而这样一个阴毒狠戾的男人却无可救药的爱上了那个同父异母的妹妹。他说: “韩透,你只能属于我,管他什么道德廉耻,就算下地狱,我也要拉着你一起!” ^^^ 他,游烨,商界后起之秀中的翘楚,沉稳干练。支持他的信念就是要足够强大,然后带着母亲和妹妹永远摆脱帝国。然而,他成功了,却来不及带走心爱的她,为了爱她,甚至连性命都不要。他说: “透透,不爱你我做不到,在禁忌之门开启之时,我就沉沦了!” ^^^ 他,蓝玉,蓝欧跨国集团的皇太子,身家外貌无以匹敌的他,却只为她生,只为她死。他活着的信念就是爱她,给她幸福。他说: “透透,你是我的女王,你可以主宰我的一切,包括我的命,只求你,把爱分给我一点!” 【强推完结文】:《狂情哥哥》 《哥哥求你放了我》 强推新文: 《妆·嗜宠》(稳定更新)
  • 深度试爱深度试爱雪天吃雪糕|现言敢一见面就跟她谈潜规则?敢装不认识她?还敢顶着别人未婚夫的身份,要她做小的?好!姓陈的,你拽!这也就算了,她去跟前辈搭档外景,他居然让他的助理千里迢迢过来嘱咐她,离男的远一点,不然你明天就见不到他了!他未婚妻来挑衅,她要反击,他却淡漠地说,斯文一点儿,怎么说,你也是当过名媛的人。她要收拾东西离开,他却直接将她甩上床,语气阴冷,要走,我还没有同意呢。特么的,她是跟他有仇还是跟他有仇啊?
  • 仿若春风拂过耳仿若春风拂过耳梅开|现言“乖。”男人的声音低沉暗哑,带着某种诱人的魔力。 他是跺一跺脚国内就要晃三晃的人物,多少名媛对他趋之若鹜。 只是一个意外,就让她缠上了他,最后让他不想放手。 “总裁,夫人把影后打了!”“让保镖动手,别把她手打疼了。” “总裁,夫人把名媛推下水了。”“爬上来了吗?爬上来了就把她再推下去。” “总裁,您夫人这么任性您不管管吗?”“我纵着宠着的,有意见?” 【甜宠无虐】【双洁1V1】【娱乐圈一切纯属虚构,架得很空,不与现实挂钩】
  • 宁少的医神萌妻宁少的医神萌妻月倚西窗|现言送豪宅名车奢侈品包包,这是日常宠。 陪她作天作地虐渣渣,这是基本宠。 重生前,她被欺、被骗、被换人生,深爱他却不敢表白,凄惨而死。 重生后,她逆袭、报仇、发家致富,专心爱他,从此走上人生颠峰。 她说:“宁先生,今生有你足矣!”
  • 遇上纯情:豪门千金的逆袭遇上纯情:豪门千金的逆袭春日迟迟|现言她虽是豪门千金,却也是小三的女儿,出身是原罪,努力在家人之间维持着平衡,可惜两边不讨好,最终落入有心人的圈套,被所有亲人抛弃。重生而来,她有了第二次选择的机会,她决定要逆袭,给那些欺她负她的人一个刻骨铭心的教训!
  • 难言情深难言情深七月不相思|现言秦楚记得,多年以前,有一个少年,他孤僻,桀骜,不善言辞。 他有漆黑的眸,淡漠的眼神,唯独在看着她的时候,眼神比月光还温柔。 后来,秦楚嫁给了一个男人,他叫陆江河,这个男人冷酷,优雅,言辞犀利。 他也有一双漆黑的眸和淡漠的眼神,只是看着她的时候,眼神薄凉仿若千年玄冰,不会融化。 有人说,爱情是囚徒的有期徒刑,所以她走进牢里的时候,他刚好出来。 她笑,笑中有泪,不置可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