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356章 我爱的人

我爱的人叫南柯。

在那一刻,会场里没有一个人在大声喘气,一根针掉到地上的声音都可以听到。

关梦霖接着说:“我爱她。发自内心的爱。爱是自私的,我也没有多余的爱分给别的女人了。原谅我之前的荒唐,更原谅我那个时候的放纵。之所以那样,只是因为你没有出现。或许,有的人会对我说,南柯已经死了。自杀了。或者是告诉我,是被欧阳倩楠推下了悬崖。”

关梦霖的头低了下去,稍顷,他又抬了起来。

“但是!”他忽然加重语气,“我告诉你们,她没有死。她真的没有死。她是我爱的女人,我不允许他死!”

在这一刻,关梦霖似乎又回归到了那个霸道总裁的狂放气质。

他的眼睛越发明亮,视线在会场里扫来扫去。

“我知道她就在这里,我爱的人只需要和我目光交错,我就知道她在那。即便只露出一双眼睛,但我也永远记得。”

关梦霖缓步走下来,慢慢地走向了人群。

会场里有好几百人,在这里寻找一个人无异于大海捞针。

然而,对于关梦霖来说,并不是这样。 他笔直地走过去,直到一个带着面纱的女人的面前。他牵起了那个女人的手。

“南柯,是你吗?”关梦霖温柔的笑着,“是啊,我还问这些干什么,就是你啊。”

他抬起手,轻轻地解开了南柯脸上的面纱,此时此刻,南柯已经泪流满面。

“我的脸好难看吧。”南柯略微低下了头。

关梦霖的声音依然很温暖:“只要是你就好了。”

顾潇潇忽然跑过来,对南柯说:“南柯,还有件事,我必须和你说明白。你的亲生父亲——那奇,不是你失手杀的。是他,是林宇在你昏迷后,把还没死的那奇再次推下了楼梯。就是他!”

顾潇潇伸手指着林宇,林宇却笑了。

“是啊,就是我,怎么了,没错,就是我干的。我把他推下去的。我这都要死的人了。不在乎再多承认一条人命。就是我啊。哈哈!弄死一个够本,弄死两个就赚了。我想,我是赚了。哈哈,这辈子没白活啊。”

南柯听着他的话,内心里毫无波澜。

不要和疯子计较,否则,你也是疯子。

林宇笑了好久,这才不笑了。

警察来了,给林宇戴上手铐,押着他们就要走。林宇却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对警察说:“等下,我要和他们说几句话。”

他扭过头,对南柯和关梦霖说:“你们还在这个干什么,想甜蜜回家甜蜜去,你们要是不去追欧阳倩楠,你们的孩子估计就要被他带走了。”

“孩子?!”南柯一下子紧张起来,“你说什么孩子?!谁的孩子?!”

她走过来,一把抓住林宇的衣服。

林宇撇撇嘴,那张脸没有血色,看起来像打了一层蜡。

“谁的孩子?!当然是你的啊,你的孩子早产,但是没死。是欧阳倩楠买通了医院,让他们告诉你孩子死了。哈哈,你还不知道吧。你当然不知道,谁会告诉你呢。”

南柯急了,手都在抖:“那你,你告诉我啊,你告诉好不好?欧阳倩楠在哪?我的孩子在哪?”

这么一问,林宇反而不说。

“我?哈哈,你想让我告诉你,你想……”

话没说完,关梦霖一拳头打过去,正中林宇的肚子。林宇的那张脸瞬间由白变绿,不由自主地弯下腰,哇哇呕吐起来,吐出来都是恶心的绿色液体。

关梦霖说:“告诉我,我的孩子在哪里,否则,不让你活着到警察局。”

“我……你们想知道,你们……”

正说着,林宇的毒瘾就犯了,他的身体蜷缩成一团,瑟瑟发抖。

“我……我好冷,我……我……给我一点……好吗……”

关梦霖一把抓住他胸口的衣服,眼神中散射着凛冽的寒光。

现在关梦霖还好有多事情没想起来,但他已经恢复了当初的自信。况且,为了自己的孩子,任何一个父亲都会变成凶神恶煞。

“告诉我!她在哪里?!说了,我会让你舒服点,不说!我弄死你!”

关梦霖的每一个字都好像冰冷钉子打进了林宇的脑袋里。

“好,我告诉你。我说……”

林宇终于屈服。

申海一角的一家高档医院。在这里的最高层,欧阳倩楠怀里抱着一个婴儿。婴儿很可爱,看起来,大约半岁左右。是个女孩,长得眉眼非常好看,一看就是个美人胚子。

“小风,小风……”欧阳倩楠逗弄着这个孩子,她很喜欢这个孩子,也知道,关梦霖给她起的名字叫小风。所以,继续用了这个名字。

欧阳倩楠不知道自己这辈子会不会有孩子,她也不想有。她的童年过得并不愉快。她的父母对她也毫不关心。真正走进她的内心,给她无微不至关怀的,无非就是沈文浩那个人。

然而,就算是沈文浩,最后也背叛了她。

从那以后,她的脾气就变得偏激,做事也不择手段。

或者,这一切从她出生在那个家庭的那一刻,就已经注定好了。人生不能重来,或许,只能沉沦。

风吹过来了,把她的头发吹起来。那个样子女神范十足。她看了看脚下,空荡荡的感觉,下面是几十层楼的高度。

“小风, 告诉我,我要是跳下去,会怎么样?”

孩子当然不能回答,只是对着欧阳倩楠笑。她已经把欧阳倩楠的当成了妈妈,而欧阳倩楠也很享受这种感觉。

“小风,你还小啊,我真的希望你能叫我一声妈妈。”

当初,小风是个早产儿,医生也没有多大把握她可以活过来,然而,就好像命中注定的一样,这个孩子奇迹般地活了过来。

通向楼顶的门被撬开了,关梦霖和南柯闯了进来。

“欧阳倩楠,把我的孩子还给我。”

欧阳倩楠回头一看,竟然是南柯。她没有惊讶。

“南柯啊,你还活着啊,我觉得我这个人真是失败,总是想杀人,到头来,似乎一个人都没有被我杀死啊。真是失败啊。”

她低头看着怀里的孩子。

“小风,或许,你会是成功的一个吧。你是……你会是第二个。”

她抬起头,目光冷冷地盯着眼前的人。她后退一步,上了高台。身后就是蔚蓝的天空。

“我告诉你们,我马上就要跳下去,我不是威胁你们。我说到做到。”

她竟然笑了。

她接着又说:“还有,我还要告诉你们,别以为我不敢,我杀过人的。那是我的初恋,我一枪杀了他。呵呵,所以,别怀疑我说的话。”

“你没杀过人,从来没有,上天之所以这样安排,就是给你机会。”

一个深沉的男声自远而近的传过来。

欧阳倩楠在听到那个声音后,身躯就是一震。

她抬起头,在人群中四下寻觅。而现在她的视线已经模糊不清。

“文浩,是你吗?文浩……”

那个声音她不会忘记,那就是沈文浩。

一个男人缓步走到了她的面前,那张脸正是她魂牵梦绕无法忘记的。

沈文浩,就是他。原来应该在几年前就死掉的人,现在竟然又出现了。

欧阳倩楠上前一步,想过来,但是马上,她又退回来。

“不是,你不是文浩,文浩死了,被我杀死的。”

沈文浩解开了衣服,露出了那个伤疤。

“倩楠,你看,你是对我开了枪,但我没死。这就说明上天会给你机会大。别这样,把孩子放下,你还有机会。想想我们的过去。那个时候多么美好。”

“可是你背叛了我。”

“我没有。我当时是迫不得已,我的母亲和妹妹都病了。我为了他们不得不和你分开,所以,才会违心地说那些话。真的。所以,我从来就没有怪过你对我开枪。”

沈文浩再次上前,他张开了双臂。

欧阳倩楠满脸是泪。

“是啊,我相信。我相信你说的是真的。可是,可是……现在的我不是当初的我了。现在的我污秽不堪。我又怎么有脸面对你呢。”

她弯下腰,把孩子放下,再看了一眼面前的人,特别是沈文浩,她的目光久久停留在他的身上。

“再见。”

欧阳倩楠一转身,纵身一跃,跳了下去。

一切都结束了。

在这之后的第三天,关亦凡醒了过来。他睁开眼睛,就好像是做了一场梦一样。

“亦凡,你醒了吗?你看看我,你认识我吗?”那拉抓着他的手,紧张地盯着。

关亦凡没说话,眼神很柔和。

那拉叹口气:“估计,你也什么都不记得了。没事,我想,你和大哥一样,就算什么都不记得了。也总有一天会想起来的。”

关亦凡的手忽然慢慢地抬起来,抬到一半就动不了了。那拉抓住他的手。

“亦凡,你想要干什么?”

“我在想,八层的香槟塔是什么样子。”

在那一刻,那拉的眼泪用了出来,那是幸福的泪水。

“好,八层的香槟塔,等你好了,我们就举行婚礼。”

海边的别墅里,关震天又一次坐在了钢琴前,那双并不算是十分修长的手指在黑白琴键上来回,美妙的音符慢慢地流淌出来。

在他身边,霍思悦面带着柔和的笑容,看着他弹琴。

这是一种十分优雅的享受。

在门外,明夕和安头都在。

明夕说:“我听他们说,终于下决心要结婚了。这么说来,我们以后就是亲戚了。”

说着,她的脸上挂起了得意的笑容。

安头瞥了她一眼:“是啊,你当然高兴,你妈妈是干爷爷的老婆。我以后是不是要叫你姑姑啊。”

“好啊,过儿。听姑姑的话。”说完,她又笑了。

安头耸耸肩,也没有在意这些玩笑。

明夕忽然又说:“安头,你觉得,我要是长大了,胸会不会变大呢?”

“这是别问我。和我无关。”

“和你无关吗?哼!”明夕有些小生气。

安头扭过头盯了她一眼,说:“是我和无关,你要是做我女朋友,大不大,无关紧要了。”

明夕把脸扭过来:“你不是说喜欢大的吗?”

安头坏笑了一下:“看看当然是喜欢大的,不过,女朋友的话,那就要全面考虑了。”

“听你的意思,要求倒是高了。”

“不高,找你的标准来就好了。 ”

“呵呵,滑头。”

“我是安头。”安头自豪的说,“头就是第一名的头。我马上就要去一线队了,我永远是第一名。就是这么自信。呵呵。”

两人都笑了。

春天终于来了。和煦的暖风吹动着一切,到处都是绿意盎然。

关梦霖和南柯坐在草地上,南柯把头靠在关梦霖的肩头。两人眼含爱意地看着婴儿车里的小风,小风又长大了,还很可爱。

南柯看看关梦霖,关梦霖也扭头看看南柯,两人都不说话。

幸福不用言语,一切尽在不言中。

“沈文浩去哪里了?”关梦霖忽然问了这么一句。

“为什么关心他呢?”

“毕竟他是我同父异母的哥哥。”关梦霖叹口气,“我的那个爸爸啊,真是不负责任,到处留情。”

南柯说:“你不也是一样吗?”

关梦霖说:“所以我觉得,人生还要是负责一点。不要那么放纵自己。否则,真的会出很多事情。害人害己。”

他抬起头,看着蔚蓝色的天空,目光平静。

南柯说:“沈文浩带着欧阳倩楠的骨灰回去了。他还说,感谢你没有追究。”

“人死了,也就什么都没了,放下也是一种勇气。”关梦霖忽然笑了下,“我现在倒是想知道路畅怎么样了,这个家伙把我骂了一顿就走了,不知道现在怎么样。”

“我想,应该很幸福吧。兴许哪天就回来了。”

路畅或许会回来,但安雅兰应该不会回来,即便回来,也不会再和关梦霖见面。否则,就太尴尬了。

南柯说:“之前我去疗养院看了妈妈。”

她口中的妈妈是刘嘉慧。那是她亲生妈妈。

“嗯,改天我有空也一起去,记得提醒我。”

关梦霖用力搂了下南柯的肩膀,同时,还亲了她一口。

“知道了。”南柯笑着,“别这样,孩子在看呢。”

“孩子这么小,怎么可能明白呢。”

“那孩子也在看呢。”

“好啊,那就让小风大开眼界吧。”

说着,关梦霖把南柯搂得更紧。

(全文完)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猫爷的报恩猫爷的报恩慢饼|现言当有一个酷酷的人说他是你的人时,你什么反应?反正我们女主是......“别跟着我,我不认识你呀!” 他,来报恩,但干嘛宣誓主权?!很强词夺理哎! “听着,从今以后,我就是你的人,你也就是我的人!”
  • 总裁的弃妇新娘总裁的弃妇新娘失落的喧嚣|现言简介: 冷雨夜 灰色的大厅,火热的激情,女人的娇媚合着男人的勇猛在她眼前活生生上演! 那么丑陋,那么恶心! 她站在他们不远处,一直瞪着。 看他们换着不同的方式jiao合,撞击声声回荡。 她好想笑,又想哭,目不转晴的看着,看着男人女人放浪行骇的一面,看着她的老公正躺在别的女人身上..... 在她们结婚四周年这一晚..... 她站到他们完事,她站到失去知觉,冷笑,转身。 ———— 她从未想过她以为的幸福的婚姻会出现‘第三者’。 而这个第三者不是别人,竟是她最亲最爱的妹妹。 她亲眼看着她的亲妹妹和自己的老公纠缠。 那放浪的声音,她心碎了一地。 ———— 她——卫婉,一个二十四岁的家庭主妇。 在二十四岁那年,失了婚姻,失了爱情,失了一切! 六年相爱,四年相守 原来终抵不过所谓的迟来的‘真爱!’ 既然爱情没了,婚姻脏了,那么她卫婉便不要了。 她要,就要全部,不要,亦全都抛掉。 ———— “我们离婚吧。”她看着她的丈夫轻轻的说,眼晴没有错过那衬衣领里一点朱红,她知道那不是她的颜色。 “离婚?”他皱了皱眉。 “好!”他定定的注视她一秒,点头“是你先提出的,你不要后悔!你那天说要给我说什么?” “没有了。”她小心的摸着肚子,不再关这个男人的事,那是她一个人的。 她永不会后悔! ———— 然后,她离婚了,成了弃妇! 一个人,四年的家庭生活封闭了她的视线,她一步步爬上总裁秘书,再到摇身一变成为时装界竞相追捧的神秘设计师,身价数百万的她,周围围绕着各色的男子。 有邪魅的集团CEO——齐风 有冷酷的公司总裁——卫寒 有狂野的国际明星——斯罗 有温润的.他他他,还有她的前夫——秦天,面对他们越加强势的攻势,她避之如蛇蝎,只是为何她的心越来越乱,平静的心又开始痛了? ———— 而当她好不容易重拾碎掉的心,选择所爱时,那个恶梦又再度袭来。 她的好妹妹又再次笑得天真甜蜜的站在她的面前。 (此文系一个遭遇背叛离婚重新获得真爱的故事,构思是现实中的触发。) 亲们可以先收,养肥了再看——先谢谢了..... 亲们如觉得不错的话,收藏,票票,鲜花哟!请给我一点动力,谢谢!) 喧嚣读者群: 50784221 (喜欢本文的亲可加入,敲门砖,书中任一角色名) ————————————————————————————————— 推荐V完结现代总裁文《总裁的替身儿媳》 简介: 一夜酒后街头的相遇,一眼,她为他心动 ———— 再见时,她成了他儿子的女朋友,他是她未来的公公 他三十二岁,她十七 他莫氏集团的总裁,莫远,邪妄冷酷,无情风流,一个眼神,便能俘尽各色美人。 她,陈柔止,孤儿出身,一个容貌普通平凡的高中生,平凡得落尽尘埃也黯淡无色。 ———— 一场空难 她欠下了债. 他邪妄的圈禁她,残忍的折磨她,强势的掠夺她的一切,衣装整齐,高高在上,步步紧逼“下贱的女人,你以为一次就够了?简直是妄想,你以为紧守着,我就没办法了?“ 水花闪动,她倔强的别开头,凄声求着“不要这样对我,不要这样.不要这样.” "不要?凭什么,你永远没有说‘不’的权利,这是你欠下的,一辈子你都逃不掉!“勾唇,他一把拔开她紧抱的双手,血红的光闪过,拉起她的身子就势压下。 “不!”凄凉的泪滑落. 沉沦 禁忌 在黑色的夜里开出妖娆堕落的花,滋生出彼此纠缠不清的孽! ———— 片段一: “远,我有宝宝了!”电话接通,她高兴的,满脸是幸福的光彩,急急的对着话筒道 “打掉!”彼端,男人冷冷的声音毫不留情的传来,夹杂着一道女人撒娇娇呼的喘息,低呤“我在忙,就这样。” 电话断,原来,他在忙.忙着和别的女人. 呵呵.原来这就是他的回答? ...... ————————————————————————————————— 下面推荐自已的完结V文:《恶魔的宠物》民国架空文 烽火乱世,军阀割据 夜色曲都 灯红酒绿,纸醉金迷,歌舞升平,醇酒美人, 纠缠出一段段缠绵悱恻的爱恋. 云若,淡定漠然的女子:“不爱亦不爱” 严容,冷酷傲然的男子:“天下具是我的,你能逃往何处?” 纪璿,阴鸷深沉的男子:“我得不到的,宁可毁之!“ 云熙,温柔美好的女子:“我听到花开的声音” 裴风,美好直率的男子:“若若,请许我一个来世!” 裴天,温柔敦厚的男子:“只要能远远看着你,我愿足矣!” 这样的几人相遇,会谱出怎样一曲? ————————————————————————————————— 云若淡漠的站在玻璃窗前,眸中晦暗不明. 玻璃反射出冰冷无情的光,似那人冰冷无情的眼眸。 “宝贝,你真美,尤其是这双清透漠然的眸子,让人忍不住想看看它染上欲望后会是什么样子?会不会更美?嗯.....”冰冷的吻伴着邪肆冰冷的声音 “你是我的!”霸道的宣言 “宝贝,怎么办,我好像越来越离不开你了!”低沉的喃喃 “你竟想离开!”愤怒的嘶吼! “你竟敢背叛我!”血红如魔般的眼。 那充满欲望,占有,毁灭的气息吹抚,犹在耳边.那日日夜夜无休无止的纠缠,疯狂犹在眼前。 云若昂起头,闭上眼,......三年了!遗忘在心底的恶魔又开始慢慢张开翅膀...... 自己的连载修仙文: 《妖狂》 自已的完结文: 《泪殒情殇》 律儿的:《恶魔哥哥的傀儡娇妻》 文若曦的:《索欢》 喧嚣友友的文,好看哦: 叔叔请你放了我 《我的滥情老公》娇笑的总裁文 《得意风流》朋友的好文,女强 《总裁的十夜欢》飘雪的好文哦,也是现代总裁。 《强势纠缠》乱鸦 《狂后》 《妖女三夜》 《有婚无色》 《禁囚》 《夫君多多多》 《调教夫君》 《妖孽王爷别过来》咱家胖胖的好文,很好看哦。 《姑父求你抱紧我》喧嚣的文《总裁之不育前妻》已完结新V文 推荐喧嚣的新文《总裁的过期情人》(喧嚣的新文,已正式更新,亲们可以先收,养肥了看,么么——)
  • 完美恋人我要了完美恋人我要了知路归途|现言她和他本是两个世界的人,她是大学刚毕业的青涩女孩,他是事业有成身份尊贵的总裁,两个本来毫无交集的男女,因为两个爷爷定下的“娃娃亲”,不得不走在一起。 本来两个人约定好了:“对于这门婚事,你不愿意,我也不愿意。那我们一起演一场戏先把两位爷爷安抚好了,再想办法分开吧。”两个人和和气气,商商量量的,就这样子愉快地接受两位老爷子的安排,把彼此“绑在了一起”。 真戏假作,假戏真做。后来他们都毁约了,她爱上了他,他也爱上了。既然爱上了,那就爱吧。爱就要爱的纯粹,爱的真诚,爱的完美,爱的淋漓尽致。 她,青春活泼,聪明懂事,精明能干。 他,英俊绅士,睿智沉稳,专情完美。这是作者笔下最温馨最暖心的故事,男主温柔专情,女主聪明活泼,两人是天生的一对。一个伟大的女人的背后一定有一个温柔专情的男人,女主从一个毕业的青涩姑娘,在男主的栽培下,一步一步成长为贤惠漂亮的妻子、温柔贤良的妈妈、果敢能干的职场完美女王!
  • 你是我的白日梦你是我的白日梦宇宙第一红|现言结婚三周年纪念日,丈夫的前女友强势归来,她的婚姻以失败告终。在不得已之际,易水上门求关致延帮忙。他将她抵在栏杆上,笑着说:“我可以帮你,但是,有条件。”“什么条件都可以。”她说,“当牛做马我都会报答你的。”“那就来吧。”他贴在她耳边低语。易水本以为,遇见关致延会是新生活的开始,最后却发现,自己只不过是他棋局上的一粒棋子。得知真相的那天,她闯进医院的病房,几近崩溃地质问他:“都是你设计好的,对不对?”“对。”他轻轻巧巧一个字,彻底将她打入十八层地狱。带着一身伤痕逃离的时候,她从未想过他们还有再见面的。
  • 心里惟有喜欢你心里惟有喜欢你怀瑾小小|现言宠爱、虐恋、痛爱、爱而不能、不可言说的爱……,在这里,不同的爱恋,都可以看到。 徜徉时空,在大千世界里,邂逅不一样的爱恋,如同点点繁星,每一颗星辰每一个爱恋,都是独一无二的。 其中的某个爱恋,会是属于你。 (本文内容由多个独立的短篇小说构成,每个故事之间无关联。 请放心阅读,就差你啦)
  • 冷总独宠契约妻冷总独宠契约妻从伊|现言李雪晨,26岁,一个立志靠自己努力不花家里一分钱就要游遍全球的女孩,因为来到梦想已久的A市,误打误撞救了人,阴错阳差签了约,成了一个很拽男人的妻子。早知道,她说什么都不会来A市了。 罗明皓,30岁,父母双亡,身边几米内没有女人身影的他,因为自己的孝顺,娶了认识不到几天的女人,却发现,原来并不是所有女人都是爱慕虚荣,见钱眼开的。既然她入了自己的心,那么,就不准离开了。 部分内容: (一) “你说你是谁?”李雪晨揉揉自己的耳朵,打算要好好听听他叫什么来着。 “不要装疯卖傻,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接近我爷爷有什么目的。”罗明皓步步紧逼,直到将人逼到墙角,他双手撑在墙上,“别告诉我你不知道罗明皓这三个字代表着什么。” “你是奥巴马弟弟吗?那么拽!”李雪晨也不是小虾米,既然他拦住自己,那么,她就不会躲啊。她从某人的手臂下钻出来,人矮也不错。 “奥巴马弟弟?”罗明皓头上飞过一只只“呱呱”叫的乌鸦… (二) 罗明皓匆匆赶往家里,不是因为别的,而是放心不下某个小女人,却看见自己那间充满阳刚气的房间,到处都是蕾丝,就连窗帘也没有幸免,他咬牙切齿的问道:“这是怎么回事?谁能告诉我。” “那个,你昨晚不是说我们要同房吗?我又睡不惯这么阳刚气的房间,所以就小小做了一下修改。”某人“胆怯”的说着。 “哦…”知道她打的什么主意,“同房?这个主意不错。”伸手一把抓过某人,然后将她将扛沙包一样甩上肩,一步步往自己的床边走去。 “罗明皓,你…你要干什么?”李雪晨双手不停拍打着他的后背,双脚则是不停甩动着。 “你不是说我们同房吗?”某人完全没有将她的动作放在心上,“我只是想让晚上的事情提早发生罢了。” “罗明皓,那个…那个有些事情我们可以商量的,你…”
  • 郎骑竹马慢绕青梅郎骑竹马慢绕青梅洛溪芓|现言柏小桑终于鼓起勇气要告白 那个暗恋了十年的离自己最近的竹马。 谁知道他有了。 付逸年有新欢了。。。 柏小桑决定一门心思去暴富。 就当柏小桑从此要实现一个亿小目标的时候。 兜兜转转,两个人又在平行空间遇见了。 那些剪不断,理还乱的暧昧。 那个若有似无的撩拨。 柏小桑,觉得自己又中了某人的毒了。
  • 重生之绝世大小姐重生之绝世大小姐霄子懿|现言重生前的欧阳夏莎也曾经跟同龄人一样喜欢疯,喜欢玩,一次偶然的机会,她听到了父母心里的话,于是在愧疚的心情下,她变的中规中矩,压抑了自己的本性,安安分分的做着父母心中的乖乖女,只是不愿意看到为了她含辛茹苦的父母眼中流露出失望! 所以她学习好,考上全国第一的X大本硕连读;修养好,典型的淑女;一副好相貌,好身材;就连毕业,也直接被留任在X大!25岁之前的欧阳夏莎,一直是父母心中的骄傲,亲戚心中的自豪,众女生拿来嫉妒的对象,众男生追逐的高不可攀的女神! 所以欧阳夏莎并没有太多真正的朋友,但是好在她有付新宇,一个宠她,爱她的男人,她们算的上青梅竹马,相恋十三年,如今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还有一个沐清池,她唯一愿意谈心的好友闺蜜!她觉得她这一生已经很满足了! 如果不发生那天的事情,也许欧阳夏莎也不会跟悲剧划上等号,父母亲友一起发现了,她唯一的朋友和爱人,双双的背叛了自己!欧阳夏莎第一次感觉到了天塌了!原来她的太过优秀,伤了他的男人尊严,她的淑女气质,是所谓的没情调!… 父母压下心中的愤怒,心疼的拉着女儿回家,可是祸不单行,一辆卡车逆向行驶闯过红灯冲向他们,最后父亲母亲只能尽到最后的努力,拔动方向盘,保住了她!伤心愧疚,又发现父母的死很是蹊跷,最终她决定代着父母的那一份好好活下去,并查明父母遇害的真相,可是下定决心的欧阳夏莎,刚走出医院的大门,一辆保时捷迎面超速的撞来!… 重生后欧阳夏莎回到了十二岁,她开始改变性格的那一年,重来一次她决定只做自己!只靠自己!还要有足够的实力,保护自己所爱的家人!“这个世界上真正能靠得住的只有自己!”她一样要让父母以自己为荣,要站在更高的顶点!还有自己父母上世的仇,自己也一定要亲手去报!也许是老天看不过她前世的‘好人没好报’,重生一世居然附送一个超级无敌大空间,外加所谓的‘阴阳眼’!她就是想平凡都难! 可是为什么,打算抱着不婚主义的自己,后面追逐的桃花越来越多,前世拒绝自己的初恋,高傲的校草,渣男付新宇.为什么连那个神一样的男子,也加入了桃花的队伍,姐姐不是大叔控啊!男人太可怕!我躲还不行吗? 这是一个现代优质女,死去又活来,带着空间异能,找回本性,风生水起的故事!这是一个现代伤透心的优质女,决定远离爱情,结果却被桃花包围的故事! 好吧!子懿的简介向来无能,请君跳坑!重生前有点小虐,重生后坚决不虐女主!
  • 余生与你星辰相伴余生与你星辰相伴沫雪星辰|现言她对他一见钟情 对他的初吻势在必得 某夜,她醉酒后,叫住了与之偶遇的他,向他一步步逼近,扯住他的领带,把他壁咚在墙上,揽过他的脖子,趁他不备奉上了自己的红唇。 韩辰希望着这个在他面前放肆的小奶野猫,皱眉:他被人强吻了不算,还被嫌弃不好吃? 士可忍孰不可忍 下一秒,小野猫倒在他身上,睡着了。他无奈只好将她抱起,可这一抱,就让他动心了。 这一抱变成了一辈子不放手
  • 顾总裁,别来无恙顾总裁,别来无恙锦瑟檬檬|现言顾霆晖将慕染宠上了天,不在乎她腿上的缺陷,十年如一日的对她好,好到身边人人羡慕的地步。 而只有慕染知道,这一切,不过是因为她有个妹妹,叫做慕清子的妹妹,被顾霆晖深爱的妹妹…… “她离开五年,我便等上五年,她离开十年,我也等得下去。除了她,我真不清楚余生和谁过,会有意思……——顾霆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