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22章 谁找他?(1)

烛光晚餐氛围很好,虽然最初楚瑶作死的说了些莫名的话,但到底气氛还是不错的。

只不过也没有陆西泽预想中的浪漫感,但他也不在意,只要对面坐着的人是楚瑶就好。

夜色渐深,坐在别墅崭新沙发上看剧本,楚瑶有点儿心不在焉,这里的一切她都很陌生,却有种很欢喜的感觉。

如果说她的公寓是个房子,那么这里就是家,她和陆西泽的家,她曾经幻想过无数次的家。

手里还拿着剧本,楚瑶的目光也还落在剧本上,思绪却已经不知道飘到哪里去了。

她想起小时候,她也是在这样的奢华别墅中,无忧无虑的长大,虽然她的母亲不喜欢她,但她的父亲是实打实把她捧在手心里的。

她有其他女孩子没有的漂亮裙子,有无数玩具,还有……她的陆哥哥。

一直到十四岁以前,楚瑶的人生都是一帆风顺,而十四岁之后的六年,从云端跌落地狱的挫折。

这六年,她在磨砺中成长,终于明白,人生不可能一帆风顺,而现在……

楚瑶抬头看了看二楼,自从和陆西泽重逢,虽然她的心理状态有过很多跌宕起伏,曲曲折折,虽然他们两个的发展莫名其妙,匪夷所思,但不管怎么说,他们的情况其实一直都很顺。

尤其是在莫名其妙结婚之后,陆西泽对她的好,她都看在眼里,她也能感觉到陆西泽从男孩变成男人之后对她的变化。

他依旧很闷骚,可对她的放纵却丝毫不掩饰。

他说她可以无法无天,楚瑶知道,他不是哄她,他是真的这么想,就像小时候……

那时候她被同样是富家千金的一个女孩子欺负,对方故意绊了她一下,让她摔跤,那时候陆西泽怎么说的来着?

小小的脸,眉眼清俊,透着不属于他这个年纪该有的老沉和傲慢:“楚瑶,你傻吗?直接推回去不会?就像这样。”

那时候的陆西泽一边说,还一边示范,毫无绅士风度的直接把人家女孩子推倒在地上,到最后连眼神都没给人家一个。

楚瑶记得,那时候的自己还觉得她的陆哥哥这是在教她打架,教她学坏,现在才懂,那其实是他对“有我在,你可以无法无天”这句话的幼稚说法。

脑中想着这些,楚瑶的嘴角忍不住挂上笑意。

这时,身后传来动静,陆西泽洗完澡下楼,穿着白色浴袍,黑色短发湿漉漉的,一条白毛巾随意搭在脑袋上。

陆西泽一般都是衬衫西裤,有时还要套上西装外套,头发打理一丝不乱,一副严肃正经的模样,而他现在穿着浴袍,头发凌乱的样子其实不多见。

楚瑶脑中还残留着刚刚回忆的画面,一时玩性大发,合上手里的剧本,对陆西泽勾了勾手指,还眨了一下右眼:“这位小哥哥,擦头发服务要吗?”?陆西泽眼睛一眯,喉咙发紧,楚瑶的“勾引”很生涩,很刻意,可偏偏有种“楚瑶氏”可爱在里面,这个对他可是致命吸引力。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暖萌甜妻七分糖暖萌甜妻七分糖君子棠|现言跟随父母回本家过年的夏寒无意中撞见堂姐和男友分手,天地良心,她只不过是想看看从小到大样样比自己优秀的堂姐吃瘪而已,没想到被渣男拖下水当挡箭牌,“你可能不知道,夏寒才是我女朋友,我们前段时间吵架了,她不理我,我没办法,只好借你来接近她。”于是,在众人羡慕嫉妒恨的目光中,她成为苏家大少爷的“未婚妻”。
  • 病宠病宠竹梦兮|现言病宠俗称:病态宠爱! 简正阳很复杂,用医生的话来说: 他身体没病,有病的是心理 他有的不是一种病,而是几种病混合在一起 从表面上看,他除了比旁人孤僻点,偏执点,没有什么不同 他不容易动情,被他爱上的女人,是幸福的也是不幸福的 白小兔很苦恼,她明明那么爱简正阳,为什么他总是表现得没有安全感呢? 直到有一天,她知道了简正阳的病… 片断一: 从警察局里出来,白小兔气愤的抱怨简正阳:“好端端的,你打别人干什么?” 简正阳满脸阴霾:“谁让那个家伙摸你的手了。” 白小兔无语:“那你也不用把人家打得半残啊。”虽然那个混蛋该打… 片断二: 他说:“白小兔,如果我告诉你我是个魔鬼,你还敢爱我吗?” 白小兔说:“只要你不负我,我必不负你。” 半响,他笑了,他说:“白小兔,记住你今天说的话,今生今世,就是死,你也要与我死在一起。”
  • 北极光北极光妖妖、妖怪|现言林澈从小就喜欢和爷爷玩耍,可是后来爷爷的身体越来越严重,连一向吵架的爸爸妈妈也开始和睦起来了,可是真的有那么平静吗,爷爷去世后,林澈终于知道了,爸爸妈妈和好是假,为了爷爷的产业才是真,爸爸妈妈在打闹之中失去了生命,林澈也进入了孤儿院,直到十三岁才去了舅舅家,林澈按照遗嘱背负了许多人都眼红的财产,阴谋越来越多,林澈遇到了一个叫韩子澈的人,还有林书翰,在无数的分分合合后,林澈身穿白色婚纱出现在了众人面前。
  • 呆萌丫头你别跑呆萌丫头你别跑卿雨轩|现言错认她,便深深爱上,这是冥冥注定,还是执着不放手的原因。若有缘,遇见你,不愿轻易放弃
  • 甜爱N次方:颜少的绝密追妻计划甜爱N次方:颜少的绝密追妻计划沫鸢蓝|现言【全文已完结,推荐新文《偷吻男神:萌妻一毛带回家》】【这是个一见钟情的故事,一见钟情、再见倾心。】 第一次见面,他调戏了她。 第二次见面,他又调戏了她。 第三次见面,他再次调戏了她。 箫瑶掀桌!凭什么她一直是被调戏的那个?!她不服!她要调戏回来!但每一次她都反被调戏! “颜泽,我要和你谈谈。”在被调戏了N次之后,箫瑶决定认认真真的和他谈一次,但……“好啊老婆,等我去铺好床。” 为什么她觉得自己又被调戏了啊?!! (欢迎加入:225010947,一起happy~~~)
  • 愿以余生换重逢愿以余生换重逢玲珑如玉|现言我行遍世间所有的路 逆着光行走 只为今生与你邂逅
  • 替身新娘替身新娘吕颜|现言暗夜里,沉寂中可以听见水珠落在地板上的细微声响,滴答滴答,如同死神那轻微的脚步声。 风卷起了厚重的窗帘,带来一阵清晰的空气,也吹来了夹杂在空气里那淡淡的血腥味。 “为什么?”声音断续着,角落里,蜷缩的男人如同被汽车碾压过的破烂娃娃,微弱的气息下让人感觉到他离死神愈加的近了。 “为什么要杀我?”喘息着,从苍白而干涸的嘴角里终于吐露出一句完整的话。 一滴一滴的鲜血由他的双手双脚,慢……
  • 亲爱的霸王龙先生亲爱的霸王龙先生令狐小样|现言当“二”次元废材写手遇见毒舌大神主编,是一场压倒式的PK,还是一场甜蜜的逆袭?废材写手王希之找不到工作,付不起房租,还报废了仅有的固定资产,一台花光积蓄新买的笔记本电脑!更可怕的是,她遇到了远古世界的霸主,霸王龙级别的主编大人兼债主房东!
  • 老婆领个证老婆领个证枫翎鱼|现言本文纯粹宠文。 前任跟人跑了,日子还得过下去。对于江云稀来说,最想做的就是找个靠谱的男人将自己嫁了。相亲N次之后发现,靠谱的男人没遇到,所以她开始反省。 不近女子的他觉得她真是笨得可以,决定学习雷锋精神,做回好人把她拐回家。 【诱拐老婆】 她问:“我们不是说好是假结婚吗?不用去领个真的结婚证吧?” 他答:“我打电话问过办假证的了,他们说办个假证要五十元,我们领个真的,前结后离的也就十八元,省下的三十二元买苹果吃多好,干嘛要便宜那些办假证的人啊。” 陆秦风说:此生最大的成就不是把公司开到了国外,而是娶到了一个笨笨的老婆! 江云稀说:此生最大的失误就是误信了这个看似无害,实则腹黑闷骚的男人;此生最想做的事就是小白菜变成小白猫,然后时不时的伸出锋利的爪子给他几挠,让他知道她的厉害。 PS:简介无能,正文才是王道,请看正文!
  • 墨染倾城:哲少的预定新娘墨染倾城:哲少的预定新娘丙韵|现言洛雪一手丹青妙笔,因莫名的诅咒被家人遗弃,接受了萧家守墓人第29代传承。他曾经是文墨集团少主,出国时,家逢巨变,不知因何与她切断联系,强势归来后更对她恨之入骨。 “地摊哥,爆头男,大律师,你勾搭的人还真不少?别忘了你早就是我的预定新娘!” “你,不是结婚了生子了?你早就无权干涉我的生活!” “无权?很好……” 当她拖着满身的伤痛与疲惫逃出他圈禁的牢笼后,镜前的她惊恐大叫:“啊!阿哲,那一夜究竟对我做了什么?眉心的黑痣怎么会变成红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