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17章

“二贝勒有令,先登城者赏一个前程,汉军直接抬旗并赏银千两!!!”

骑马绕城的传令兵将阿敏颁布的赏赐大着嗓门喊了出去,刺激的本就士气满满的满汉士兵更加的膨胀,一个个佐领额真之类的军官更是眼睛发红的冲上了最前方,钢刀嘴里一咬便攀着梯子开始往上爬。

基层军官的带头冲锋更是一种激励,一时间杀声震天。

已经更名为毛永诗的孔有德神色凝重的站在城楼前,望着城下士气高涨发起排山倒海攻击的后金士兵内心暗自担忧。

“永诗,此地情况如何了?”

凝神间一员将领带着两个亲兵疾步跑了过来,正是其兄孔有性。这一战毛永诗负责的是北门,而阿敏的主攻方向也是北门,因此孔有性在布置好西门的防御之后便急忙带着家丁亲兵跑了过来查看情况。

“大哥。”毛永诗略一拱手接着回答到:“这建奴看来是要拼命了,照这个势头下去险山堡这剩下的五千多人最多再撑两天就不行了,现在我们连滚木都得拆民房了。”

“唉,汤站丢了,险山就很被动了。但是有云兄弟久经杀阵,麾下三千儿郎都是我东江一等一的精锐,还有五百披甲,怎么一夜之间就全军覆没了呢。”孔有性说到此处也是一阵气结。

“谁能想到那可是三千精锐五百披甲啊,除非建奴有内应。”

“内应?”孔有性微微一愣:“建奴虽然诡计多端,但是我东江军可不是辽西军那般鹌鹑。”

自从林文龙被升为辽镇总兵之后朝廷和东江军便开始以辽南军辽西军来区别辽南半岛和关宁军了,虽然东江军的战绩比起辽南来说失色不少,但是却比历史上的东江军更强,就更别说是忙于修城的关宁军了,因此整个东江上上下下在提起辽南的时候绝对会竖起大拇指夸一声辽南好样的,提起关宁军则是满满的不屑。

“李大力带上你的人顶上去,快。”毛永诗急声催促道。

说话间已经有一个后金军官跃上的城墙,手中大刀狠狠的一劈,借力而下便将垛口旁边的一个明军士兵连人带枪劈成了两半。

作为久经沙场的宿将,毛永诗一眼就看出了这个敌军军官的悍勇和此刻的危机。

李大力抱拳躬身匆匆一礼便带着麾下一个什的部下冲了上去,他本是毛永诗的亲卫,但是险山堡激战三日基层军官阵亡了不少,因此毛永诗孔有性在大肆提拔表现不错的士兵的同时也把自己的亲卫家丁陆陆续续的放出去开始历练。

早年的李大力也是一个亡命之徒,常年醉心于破坏绿化,精于道路破坏工程,擅长与过往客商进行不对等的沟通,也是个嗜杀的主儿,后来在一次反围剿的战斗中失败被抓发配到了辽东,成了一个大头兵。

靠着一身勇武李大力混着也还满足,可是没过多久辽沈失陷,对他关照有加的把总也战死,不愿意投降立志为把总报仇的李大力便成了众多溃兵中的一员,东躲西藏,偶尔跑到后金控制下的村子里干干老本行。

旅顺光复之后李大力曾想跑到旅顺去,但是距离遥远加上不认识路让他走了好些时日都没离开多远反而阴差阳错的遇到了刚刚打下镇江的毛文龙。

孔有德拜毛文龙为义父之后李大力便被划到孔有德麾下,其悍勇很快便进入了孔有德的视线,也有意提拔,因此不到一年的时间李大力便外放成了伍长,这几日又因斩首升为什长,成了一个小军官。

此刻跃上城墙的后金军官也看到了冲过来的李大力,多年的厮杀养成的警觉本能的告诉他即将冲过来的这个明军军官挺棘手,不得不慎重。

看着像毒蛇一样盯着自己做好准备的建奴李大力乐了,有点本事才好,只有多砍头才能报仇才能升官。眼下只有这么一个地方被突破,不断的有零星的建奴跳上来,虽然有不少直接被击杀,但是幸存下来的都是精锐,此刻正不断的视图汇聚在一起形成一个小阵地。

李大力很清楚,自家长官的眼睛此刻一定盯着这里,因此更是卖力,大吼一声,手中的大砍刀一扬,瞬间便厮杀在了一起。

没有多余的语言多余的动作,双方刀刀攻往要害,招招致命,都是从厮杀堆里出来的主,阎王殿前的常客,经验老到,一时之间竟是打了个不相上下。

身旁的明军士兵仗着人多又有精锐的生力军加入,在短短时间内便将好不容易冲上城头的几个后金士兵变成了尸体然后当作滚木扔到了城下。

阿布凯喘着粗气死死的盯着对面的明军军官,冲上来的部下都成了亡魂,此时他已经成了孤军被团团包围。

身为一个在战场上摸爬滚打十几年的白甲精锐阿布凯还从来没有遇到如此棘手的情况,毕竟镶蓝旗更多的是对付蒙古人和关宁军,只是最近两年开始和东江军进行没完没了的交流,一直都没有机会对上辽南那种一板一眼却让两红旗无可奈何的枪阵。

看着周边跃跃欲试的明军阿布凯决定死中求活,这是他多年得来得经验,只有拼死冲杀方有一丝生得希望,于是阿布凯再次提起力气大吼一声,手中得厚背大刀舞起白晃晃得刀花冲了上去,就像他在辽阳城在蒙古草原上得那般。

几声大刀入肉的声响过后。

“呸,就这?”李大力不屑得朝着地上得尸体吐口唾沫,顺便踢了两脚:“这点本事还学狗急跳墙,还特娘得是劳什子白甲精锐?”

身边得部下腰间摸出一把短刀熟练得割下了阿布凯得首级献宝似的递上来:“还是头厉害,这鞑子刚才杀了咱们七八个兄弟,伤了的也有四个,但是怎样,还不是成了咱爷们手里的赏银么?”

李大力听的开心,他刚才偷偷扫了一眼,毛永诗和孔有性的目光果然一直集中在这里,李大力正好扫到毛永诗欣慰的点头,当下心中更是大定。

战斗依旧继续,有那么一会儿后金的鼓声变得很激励,但是当阿布凯的无头尸体被扔下去之后有了略微的停顿,城上的明军虽然面对着****的攻击,但是依旧士气满满,牢牢的控制着局面。

孔有性已经离开了北门,虽然其他方向并不是主攻,但是建奴兵力众多,谁也不敢保证他负责的西门可能会出现什么意外。

不断有零星的几个后金士兵跃上城头,但是也很快被集火打了下去,偶尔李大力也会带着十来个部下冲上去一顿乱砍,现在李大力的腰间已经有四个首级了,好不神气的站在毛永诗的身后,把鼻孔高高的对着天。

城下的阿敏眉头紧锁,他有种感觉,连东江军都越来越难打了,那被两红旗吹上天的辽南明军又该有多难打。

汤站靠着内应一鼓而下,但是镇江却没有这样的机会,险山堡也没有,明军都加强了戒备,有限的几个内应根本无法动手,昨天夜里好不容易发动了一次但是却被明军很快察觉,阿敏带着大军满怀期望的盯着远处的城楼,看着身后的两万大军想到即将拿下险山,然后便可直逼义州,最多再分点人把镇江拿下,想想就激动。

喊杀声很突兀也很激烈,阿敏当机立断便派了十五个牛录押了上去牵制明军,但是还没等十五个牛录扛着梯子冲到城墙下城内的喊杀声便停了,很快二十多具尸体被扔了下来。

带头的是一个甲剌,不甘心的冲了上去。

不可否认的后金士兵都很勇猛,但是早有准备的明军无情的带走了大金勇士的生命,阿敏无奈之下只能作罢。

时过正午,但是除了零星的几次攻上城头之外可以说毫无进展,攻城器械倒是被损坏了不少,而明军的士气却依旧高涨。

阿敏看着不断被抬下来的伤兵心情十分郁闷,已经三天了,光八旗兵的伤亡便已经超过五百,汉军更是超过两千之数,这样的损失让阿敏觉得很肉疼。

明军看起来依旧游刃有余,毛文龙为了稳固险山堡一带的防线,仅仅在险山堡便集中了七千余人,虽然三天下来伤亡也达到了两千多人,但是仅东江军身后便是三十余万军民,东江军不怕牺牲,但是后金根本没有这个实力做交换。

营地内的炊烟已经飘了好一阵了,后金的进攻也开始显得有些乏力,带队的军官即使身先士卒也无法挽回渐渐不利的局面。

军官策马环绕在阿敏身旁,一个个神色阴郁的可怕。

一番眼神交流之后一个甲剌额真大着胆子说道:“主子,儿郎们打了半天了,是不是该撤下来吃过饭再做打算?”

阿敏不为所动,这让说话的甲剌额真进也不是退也不是,一时间喧嚣的战争在他的耳中都便的异常安静起来。

握着鞭子的左手紧了又紧,目光所及的地方后金士兵依旧在悍不畏死的冲锋,,不少弓手已经换过两轮正不断的甩着发酸的胳膊,新派出去的士兵分成一队一队,举着盾牌,急速而又谨慎的靠近城墙,一些军官一手举着藤牌。一手招呼着部下往上冲,偶尔跃上城的士兵就像落入雪堆中的水滴很快便丧失了所有的动能,被卑鄙的明军当作木头一样狠狠的砸了下来,在砸之前还会细心的把首级给割了下来,甚至还有辅兵贴心的把衣甲扒的干干净净的。

阿敏气喘如牛,一座七千人的堡垒居然让他感觉比沈阳还难打。

“主子,三思啊!”说话的甲剌额真对着身后的几个同僚使了使眼色然后便一咬牙豁了出去,翻身下马跪在阿敏的马前痛呼道:“儿郎们真的尽力了,咱们已经死了五百多人了啊!”

身后的后金军官也加入了请愿的行列,让随行的汉军将官和蒙古头领分外的尴尬,五百人指的并不是汉军和蒙古人。

阿敏不甘的望着对面的城堡,仿佛能看到对面的明军将领是在如何的嘲讽他,但是阿敏期待的事情并没有出现。

“我八旗勇士长于野战而短于攻城啊,撤吧。”

“大帅,险山安然无恙!”

毛文龙率领的两万大军已经抵达了铁山附近,此刻正与陈继盛张攀等一众将领议事。

“嗯。”毛文龙挥挥手示意哨骑退下,坐在了帅位上。

帐中诸将也长呼一口气,显得放松起来。

陈继盛作为东江军的二把手自然更是清楚险山堡在这一战中的重要性。

“大帅,我军可以放手施为了。”

毛文龙也很是高兴,原本因为汤站陷落而带来的危机被稳住了,现在可以好好的和镶蓝旗掰掰腕子了。

“不错,虽然阿敏有四万多人,但是始终是只有一个旗,披甲兵绝对不可能过万,战兵估计能有两万多人,眼下被永诗牵制了大部分兵力,这对于我们来说是个不错的机会。即便不能彻底的击溃镶蓝旗击败也是绰绰有余的,只要赢了那我东江所面临的局面将大有好转。”

毛文龙站起身疾步走向地图,帐中诸将也跟着聚拢过来盯着早已烂熟于胸的阵线。

“张攀!”

毛文龙突然一声大喝,张攀听到之后立马躬身待命。

“末将在。”

“本帅拨你五百披甲,两千精锐。再让李果木和牛德柱听从你调遣,务必要在三天之内重新夺回汤站!拿下汤站之后速报!”

“末将领命,三天之内必定拿下汤站!”

毛文龙扶起躬身的张攀微微有些动情:“汤站有建奴三个牛录,披甲兵三百有余,但是汤站涉及到整个左翼布局,只要汤站险山安全那么镇江义州等地就不会受到威胁,我东江军的粮道便无虞,你明白么?”

张攀感受着肩上浓浓的责任更是斗志满满,当下单膝跪地沉声说道:“末将愿立军令状,三日之内必定拿下汤站,恳请大帅敬候佳音!”

“好好好!”汤站的人选确定下之后毛文龙长呼一口气,一连三个好字,张攀从广宁开始便追随他转战千里,对于这个年轻的过分的部下毛文龙很是放心。

“刘步芳!”

“末将在!”又一员大将转步而出。

“你率本部东出,本帅再予你六百披甲,两千战兵。绕过长奠,拿下新安、镇夷,切断建奴退路,不能放一兵一卒过去,也不能放一兵一卒过来!”

“末将领命!”

“其余人等随本帅直赴险山堡,就让险山成为建奴镶蓝旗的覆灭之地!”

“末将等谨遵大帅军令!!!”在一众年轻的将官的铿锵声中杀气弥漫直上尘宵。

上一章第116章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三国之铁骑无双三国之铁骑无双斗蛐蛐|历史铁血三国,战骑无双,颖川陈玉,生于世家,从傻X成为绝顶聪明之人,收猛将,得谋士,娶美人,一揽众美在三国,建至强骑兵,铁骑所向,扬威无敌!
  • 历史不忍细看:超值白金版历史不忍细看:超值白金版邢群麟|历史人类仅仅知道一门唯一的科学,即历史科学。当我们重新斟酌历史深处隐藏的一切时,会发现,它是在一个个怪圈中循环演进,无论是一个时代,还是一段争逐史,又或是一处半壁残垣、古墓深山,都浸染了既显多情又显残忍的史家定律。然而,正是让人惊叹的历史内幕和演进规则,让我们有了在史海中畅游和挖掘的欲望,体验破解真相的快感,感受灵魂深处的酣畅。《历史不忍细看大全集(超值白金版2)》涉猎范围广泛,内容深浅合宜,情节充满轶趣,语言生动活泼,可以帮助读者掌握研究历史和探求真相的方法,从中获得探索发现的规律,引发深层次的解读思考,扩大视野,重塑历史观念。
  • 穿越晚明之不朽帝国穿越晚明之不朽帝国博陵先生|历史特种兵精英朱杰穿越到了1642年,成为了大明将军,我欲只手回天,奈何却守着一大群猪队友,闹不玩的党争,打不跑的鞑子,填不满的贵族欲望,杀不绝的贪官污吏,扶不起的笨蛋皇帝! 朱杰手握屠刀,发誓要流尽异族的血,流尽权奸的血,流尽勋贵的血,流尽叛臣的血为一万万炎黄子孙杀出一个朗朗乾坤,杀出一个不朽帝国! 博陵新书《我的丹田住条龙》发布,欢迎大家关注,敬请支持! 博陵读者群:859642955,以文会友,欢迎大家加入。
  • 调教武周调教武周染指水墨|历史此文三伤,伤人心,伤人肺,伤人目。 作者三无,无文化,无节操,无下限。 诸君三思,慎入坑,慎当真,慎精读。 ------------------------- 寄语: 半卷宫帘半掩门,碾冰为土玉为盆。 偷来诗经捻作尘,借得桃花一缕魂。
  • 带着工业革命系统回明朝带着工业革命系统回明朝大汉校尉|历史17世纪欧洲的船队在世界各处海洋上寻找新的贸易路线时,遥远的远东地区,伴随着轰鸣的机器声响起,一车车煤炭运往工厂,无数的工业产品向各地倾销,线列步兵整装待发,冰冷的大炮发出怒吼……这是一个铁与血的时代。 新书:《带着工业系统回南明》、《大明蒸汽帝国》
  • 霸帝霸帝黑夜在临|历史意外穿越到三国,创下神之奇迹!桃园结义插一腿,过人胆识收小弟!勾心斗角,尔虞我诈,逐鹿中原,饮马天涯。征讨倭岛,扬我华夏。英雄,美人,阴谋,爱情,且看我如何春风独立……
  • 考古发现之谜总集(求知探索系列丛书)考古发现之谜总集(求知探索系列丛书)胡不为|历史本书共分七章,包括神秘远古起源考古大搜集、考古探险之谜、黄金国都的神秘、古地图及宝藏考古的传奇、探索古遗迹之谜、神秘消失的古遗迹、纳粹把“琥珀屋”藏在哪里。
  • 三国之辽东铁骑三国之辽东铁骑布衣米豆腐|历史历史新书《回到南宋搞事情》已发布!求收藏,求票票! 前世特种兵穿越回汉末,成为博陆侯霍光的后人,破黄巾封辽东太守,战乌恒、战鲜卑,征三韩,讨伐高句丽,收名臣,泡美女,以辽东为根基征战天下。 欢迎加入三国之辽东铁骑书友群,群号码:182637671。
  • 我的伟大的卫国战争我的伟大的卫国战争重生的杨桃|历史卷入苏联的卫国战争,流落进茫茫沼泽,在困境中坚持不懈,在抗争中证明自我。 爱好和平的人民不曾放弃希望,为了和平的未来,他们失去很多,终于拥有胜利,也拥有了和平。
  • 寒门状元寒门状元天子|历史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的艰苦营生。 本书讲述的是穿越大明落魄寒门的沈溪,在这个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的年代,用他的努力一步步改变命运,终于走上人生巅峰! 天子2016历史巨献,值得您拥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