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70章 撩锅底4

又说了一回话,一小丫头来回道:“老爷,太太,早膳准备好了,马管事的打发我来问,是在这边吃呢还是到大饭厅里去?”

欣儿道:“娘,这边小饭厅肯定坐不下,要不您带着奶奶外婆舅舅舅妈去大饭厅里吃,我们和表哥表姐们在这边吃还暖和些。”

柳氏点点头笑道:“好,那你们可好好招呼表哥表姐们,不可怠慢人家啊。”

兄妹几个连忙点头,柳氏这才领着一般人走了。

萱荣堂的小饭厅里,长条餐桌上,摆了一桌子早点,并没有弄得多精致,主要是柳家人本来就是乡下人泥腿子,乡下人饭量大,管吃饱吃好就好了。

早点只有大肉包子,油条,卷子,煎饺,糯米芝麻球,茶叶蛋,白粥,样数不多,但份量很足此外每人还有一小碗羊奶蛋羹。

也不必大家客套,这里也没有大人,大家也不拘束,上桌就开吃,欣儿只喝了羊奶蛋羹,两个煎饺和杏儿分吃了一个茶叶蛋和糯米芝麻球,和一小半碗粥,就放下了碗,那大肉包子是碰都没碰。

杏儿也吃得不多,只比欣儿多吃半根油条,黄家这边都吃得不多,但柳家兄弟们都是能吃的,一大桌子吃得精光。

俗话说半大小子吃穷老子,柳家兄弟正是长身体的时候,一个个壮得很,能吃着呢。

柳家条件其实很不错,家里有几十亩水田,而且三兄弟都有手艺,在村里也是属一属二的,就是这样也是不敢吃细粮的,十顿有八顿吃的粗粮,只偶尔改善一下伙食,吃点细粮。

饭毕,大家伙又齐聚萱荣堂大厅,家里丫鬟婆子够多,柳家人有心帮忙却插不上手,只好坐等吃酒了。

欣儿见大家无聊,提议道:“外婆,舅舅舅妈会打牌么?”

谭氏顿时来了精神:“什么牌?我只会打长牌!”

长牌在乡下都是很普及的一种娱乐,农闲时打发打发时间,家境稍好点的人家都有一副,柳家就有一副。

农闲时和过年时在家打发时间,赌点小钱,当然都是自家人,输了可以不认账。

欣儿把他们领到正房最后一间,这里被弄成了棋牌室,里面放了四张小桌子,还有两副麻将,两副扑克牌,一副围棋和象棋。

欣儿道:“长牌没有,教你们打马吊!”

在这个时代,马吊并不像现代的麻将那么普及,这时的马吊,只有有钱人家和达官贵人才能享用得起的。

欣儿从墙角三角柜上提出两盒麻将,现代工艺,麻将做的美伦美唤,拿在手里也舒服。

柳氏兄弟虽然没打过麻将,但也不是没见过,柳全是个木匠,常给富贵人家打家具,见过不少回。

柳全:“不对呀,我见过的马吊只有指甲盖那么一点大,没见过这么大的。”

方氏拿在手里端详:“这是什么材质做的呢?一面晶莹剔透,一面像白玉,而且是一整块,没有拼接的痕迹。”

欣儿教他们最简单的,方氏学的最快,基本上打了两圈就学会了,罗氏刘氏也不差三圈后也差不多了,欣儿让谭氏和三儿媳先上,让其余人旁边看,讲了轮流制,谁输了就下,让旁边的人上。

本来人多应该开两桌,可这些人都不会,只能让他们先学习学习。

柳氏这边,孙大娘几个平时跟柳氏关系好的都来了,柳氏忙把她们让到客厅里用茶。

除了孙大娘,另三个分别是,焦氏,蒋氏,这两人和孙大娘都在黄家盖房子的时候帮忙做饭的,另一个杨氏,正是狗蛋娘。

孙大娘和几个妇人眼睛都不够用了,半晌孙大娘才道:“哎哟我的乖乖,柳妹妹你家是咋弄的,神仙洞府也比不过吧!”

她旁边的焦氏也道:“我说啊连皇宫也不过如此吧。”

旁边两人纷纷点头同意,再看看柳氏,肌肤赛雪,容貌姣好,身姿阿娜,通身贵气,不知不觉的,几人都产生了自惭形秽之感,对柳氏也多了些恭敬,少了些随意。

柳氏,再不是那个可怜的女人,那个任何一个人都可以瞧不起的女人。

柳氏笑道:“孙姐姐焦姐姐说笑了,哪里就有这么夸张了,不过勉强能住罢了。”

一边说一边把人让到里间红木长椅上座了,长椅上垫着软软的垫子,椅靠上也有柔软的背垫,坐着十分舒服。

丫鬟送上茶点,柳氏忙让了,又道:“孙姐姐你们还没用早饭吧,这些点心不错的,吃些先垫垫肚子,说着每人递了一块山药枣泥糕。”

孙氏几人忙道:“吃了早饭来的,我们来是想来看看有什么需要帮忙的,有什么需要我们帮忙的只管说,别跟我们客气。”

其它三人忙附和,柳氏忙道:“谢谢,你们有心了,但真的不用了,你们看我都闲着呢,家里丫鬟婆子一大堆,宋管家能干着呢,都安排的妥妥当当的呢,你们来了就陪我坐坐,待会出去坐席就好了。”

说着又劝她们吃点心,点心精致小巧,一看就很有食欲。

狗蛋娘看着手里的山药枣泥糕,想起了天价杏仁酥,那点心她始终舍不得吃,家里平时也没有什么客人,那东西又不经放,最终都进了父子俩的嘴里,据说味道好极了。

狗蛋娘把糕点放在嘴边,一口下去,果然软糯鲜甜,入口即化,又吃了栗子糕,红豆糕果然都是极好的。

因问是哪里买的,可还是四美斋的,柳氏笑说都是自家厨娘做的。

见柳氏仍像原来那般亲切,对她们也很尊重,她们也没了刚来时的那般怯懦畏缩,几个年纪相当的妇人话起了家常。

酒席定的是午时正,但巳时初就陆陆续续来了不少乡亲们。

宋海领着小斯们请客人们入坐,又招呼丫鬟婆子上茶的上茶,又拿些瓜子花生待客。又另外指派了两个身强力壮的婆子守在宣荣堂门口,免得这些泥腿子到处跑,冲撞了主子们。

乡亲们一边喝茶瞌瓜子,一双眼睛也没闲着,到处瞟,对什么都感到新鲜。

大门口,四个身强力壮的年轻小斯,像四尊门神一样站在那里,看着这阵仗,进来的人瞬间老实了好多,有些心思不纯的,以为黄家人好拿捏的,想捞些好处的,也不得不歇了心思,老老实实做客。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王爷你的面具掉了王爷你的面具掉了安步奕奕|古言新书《穿书后我成了摄政王的心肝》已发~ 一道圣旨,家族算计,甜萌的她遇上高冷的他,成了他的小王妃,人人都道,西轩国英王丑颜骇人,冷血残暴,笑她误入虎口,性命堪危,她却笑世人一叶障目,愚昧无知,丑颜实则倾城,冷血实则柔情,她只想将他藏起来,不让人偷窥。 “大冰块,摘下面具给本王妃瞧瞧!”她撑着下巴口水直流。 “想看?”某人勾唇邪魅道,“那就先付点定金……” 这是甜萌女与腹黑男一路打敌杀怪顺带谈情说爱的绝宠搞笑热血的故事。 有完结文《请王妃赏口饭吃》《夙大招凤》,《当我家王爷不傻了》,坑品良好,作者软萌欢迎来撩~
  • 公主的宫斗指南公主的宫斗指南千金裘|古言穿成金枝玉叶的公主,还需要宫斗吗?当然要!不想谋朝篡位的公主,不是合格的富贵闲人。
  • 浮生千语浮生千语云落十二月|古言失忆?重生?哪个是自己?自己是谁?走在舜铭大陆的土地上,体味着这个时代的风起云涌,六界之争,一触即发;强者之争,她亦争锋。不断使自己变得更强,挖掘隐藏在最为黑暗之处的秘密,阴谋?宿命?她要凤凰涅磐,站在众生之巅,睥睨着当日践踏过她的人,她要成为改变空间的主宰。却……仍不懂,何为情……何为爱?
  • 倾城天下倾城天下苏水|古言她冰雪聪明,却对爱人从不用诡术阴谋;他手握天下苍生,却只想可以握住寥寥的真心。她为爱执着率性,渴望一生一世一双人的世世情深;他不许自己爱上别人,却终不敌那三世情深。她给了整日勾心斗角的皇子凌尘一片净土,让他在那男权的世界里,终于承诺:一个人的天下,独你无双。
  • 田谷田谷孤木易|古言如果回忆会哭,那就把它们叠一叠放在心底,最好再也不会被翻出来,给心里增加足够的厚度。 这样,在后来的征程里,就不那么容易碎了。 你好,陌生人。
  • 权谋论:再嫁为后权谋论:再嫁为后欢芷|古言她只愿,今生不相欠,来生不相见,无论是谁!她说:你们莫在她的坟前哭,脏了她的轮回路。她不过是一颗不能有风花雪月的棋子,棋子,没有自由身,被人掌控的棋子,那高贵的身份只是假象,她,只是棋子!他明知道,却还是对她动了心。他也知道,却也是动了情。他说:如果你愿意,你不再是棋子。她笑了,笑的沧桑苦涩,已经太迟了,一日是棋子,到死都是棋子。他说:你是我的夫人,就只能是我的夫人,只有这一个身份。她说:你错了,一开始就错了,他们的目标不是你,怪只怪,那件锦衣盖错了人,你也爱错了人!
  • 皇商太子妃皇商太子妃云沐晴|古言【全剧终】短简介:【上抠皇帝老,下扣无良商,抠来扣去,成富婆!】 出生就是个悲剧的夏侯霏,在经历母逝哥亡后,秦王当朝退婚,‘投湖自尽’ 再次醒来,灵魂被商业天才琴瑟占据,在忍受继母整整四十八鞭后,举刀自卫 从此,人人都知道相府出了个弑母的毒辣嫡女,声名狼藉,名震京师 这时,一道圣旨将她赐入太子府,做了有史以来第一个虽为侧,实为正的极品娇妃 蔺沧溟怎么也没想到名满京城的极品女居然敢在大婚之日放他鸽子 望着空无一人的花轿,如雕刻般的俊美脸孔瞬间冰冻三尺 不过半个时辰,一封通缉令传遍京城,三日,晓谕天下 一个月,那个本该逍遥天下的人老老实实的出现在蔺沧溟面前 从此以后,某个女人呕血抓墙,人外有夏侯霏,天外有蔺沧溟,她算不过他,完败!
  • 倾城天下倾城天下苏水|古言她冰雪聪明,却对爱人从不用诡术阴谋;他手握天下苍生,却只想可以握住寥寥的真心。她为爱执着率性,渴望一生一世一双人的世世情深;他不许自己爱上别人,却终不敌那三世情深。她给了整日勾心斗角的皇子凌尘一片净土,让他在那男权的世界里,终于承诺:一个人的天下,独你无双。
  • 王妃嫁到,腹黑王爷求放过王妃嫁到,腹黑王爷求放过熊雯雯|古言一场阴谋,被誉为夺魂的国际特工魂穿异世。一纸赐婚,将军之女和冷血王爷连在一起下嫁当天就被关进地牢,从此开始暗无天日的人生直到被打死,才得以解脱而当现代的特工穿到那个苦命的王妃身体时,一招催眠术就顺利离开了地牢。王妃苦命?她扶额,往后一撇,追的人太多,不知道应该选谁?
  • 田园萌妻相公心尖宠田园萌妻相公心尖宠落夕让|古言原来人的心可以这么复杂,一颗心可以掰开几瓣来用 ——殇小黎 本座的人,生是本座的,死亦是,想逃?除非本座死 ——墨辰 我以为我们是有机会的,原来从一开始我们就是两条平行线 ——沈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