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45章 灵异照片(12)

咿呀一声,似乎有人推开了外面的大门。

赵青云微微一惊,停止了胡思乱想。

妻子卫松雨出门时,故意没有锁上大门,只是将大门虚掩上,目的只是为防万一。

如果有什么紧急情况,丈夫可以大声向外面呼救。若将大门锁上,就算有人听见了丈夫的声音,也没法进屋来帮助他。

当然,这种办法在城里是行不通的。因为城里的人太复杂了。

要是有个坏人见某家的大门没有关好,偷进屋来,发现家里只有一个瘫痪在床的活死人,可能会肆无忌惮地偷东西。

但这里是农村,民风还是要敦厚一些,乡里乡亲的,谁家是个什么情况,都知根知底,所以不用担心有什么坏人闯进屋来。

就算别人进屋来,帮不了什么忙,但只要他愿意进屋来坐坐,愿意进屋来陪丈夫聊会天话,也总比将丈夫一个人关在屋里要好得多。

所以,每次卫松雨有事不在家时,都不会锁上大门。

是谁进屋子了?

赵青云本来想出声问询,但他感到有些不对,所以没有出声。

因为外面的大门虽然好象被人推开了,却没有别的声音传进屋来。

难道是风将大门吹开了吗?

他竖耳倾听了一会,虽然没有听见任何声音,但他总感觉外面屋里有什么东西。

“是谁?”

赵青云终于问了一句,声音明显有些颤抖。

没有回应。

他正忐忑不安,疑神疑鬼,忽见一只黑猫,像个幽灵一样,出现在卧室的门口。

看见那只黑猫,赵青云的心里不禁一缩。

这只黑猫,他经常看见,并对它很熟悉。

虽然它只是一只无人饲养的野猫,但赵青云每次看见它,都会找一些好吃的东西喂它。

甚至,有时这只黑猫并没有来他家里,他也会在一只盘子里,放上一些美味的食物。就象是专门在等待它的到来一样。

妻子卫松雨虽然不明白他为什么对那只黑猫那样好,但也没有管他。

她以为丈夫只是单纯地有点喜欢那只黑猫而已。

其实卫松雨不知道,丈夫心里一直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

他总觉得那只黑猫可能是自己死去的小儿子赵长河变成的。

或者,那只黑猫的身体里,附着赵长河的灵魂。

之所以会产生这样奇怪的感觉,是因为这只黑猫出现的时间,与儿子赵长河死去的时间太接近。

这只黑猫究竟是什么时候出现在这个村子里的,他已回忆不起,只是依稀记得,赵长河死后没多久,这只来历不明的黑猫就出现在了村子里。

更让他感到异样的是,这只黑猫好象有点喜欢来他的家里。有几次他从外面回来时,无意间发现黑猫不但在自己家里趴着,而且还抬起它的圆圆的脑袋,盯着墙壁上面的相框在看。

他怀疑黑猫可能看的是照片里的赵长河。

有一次,妻子在屋子外面打扫卫生时,他见黑猫又静静地趴在地上,与他一起看电视,他忍不住试探性地问了它一句很奇怪的话:“黑猫,你是赵长河变的吗?”

黑猫当然不能回答,也似乎对他的问话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

虽然他也认为自己对这只黑猫的感情,可能只是一种臆想,但他仍对黑猫有一种很特别的感情。

每次看见黑猫,他的眼神都变得有些特别,好象在看自己的儿子一样。

现在,这只黑猫又来了。

不过,这一次黑猫的出现,并没有让他生出一种莫明的疼爱和负疚之情,而是生出一种说不出的恐怖感。

因为黑猫这一次出现,神情似乎有些异样。

黑猫进屋后,既没有看电视,也没有像以前那样,安静地趴在屋角睡觉,而是静静地蹲在门口,静静地注视着他!

以前黑猫从来没有用这样奇怪的眼神盯着自己。

它甚至很少看他。

就算他有点讨好地一边对它说话,一边用手指着那只专门为黑猫盛放食物的盘子,示意黑猫去吃东西时,黑猫也很少看他一眼。

但现在,黑猫却在静静地注视着他!

一人一猫,目不转睛地对视了好一会后,他才有些不安地避开了黑猫那双有点古怪的猫眼。

“你是赵长河变的吧?”他颤声问道。

黑猫没有回应,只是盯着他。

“你今天为什么变得有点古怪?你……你吃东西了没有?”

黑猫终于没有再看他。只见它轻轻一纵,跳过了门槛,消失在屋外的黑暗中。

黑猫离开了吗?

他正不安地猜想,忽然黑猫又像幽灵一样,跑了进来,嘴里还含着一个东西。

那是什么东西?

不像是老鼠或者别的食物,而像是一个不能吃的东西。

那个东西很脏,有一点毛茸茸的感觉。

难道真的是什么死动物吗?

他正感到奇怪,那只黑猫忽然将嘴里含着的那个东西吐在了地上。

他这才看清楚了那个东西——天哪,那不是一个黑板擦吗?

它为什么会把这个东西带到他的家里来?

这个黑板擦不会是吴中雪老师以前使用过的黑板擦吧?

“混蛋,你把这个东西带来干什么?快……快把黑板擦给我叼出去!”

不知是因为想到了吴中雪,还是自己预感到了什么,他吓得毛骨悚然,全身瑟瑟发抖,并第一次对黑猫怒吼起来。

但黑猫好象不明白他的意思一样,只是默默地低着脑袋。

它的样子好象是一个做了错事的孩子一样,显得有些可怜。

“畜生,快给我滚出去,快出去!”

他继续色厉内荏地命令黑猫。

黑猫没有听令,只是抬起眼睛看他。

不知是心理作用,还是事实如此,他感觉黑猫的两只眼睛里明显带有一股杀气!

“你……你想要干什么?”

黑猫没有回答。但它用行动回答了他——

只见它突然向他飞扑过来!

他吓得心胆俱裂,还没惊叫出声,喉咙便被黑猫一口咬断了!

《驴友物语》(又名《灵异照片》)完

“鬼扯”系列又名“怪谈吧”系列。该系列共分九个故事,除了以上三个故事外,《沉默的照片》、《电梯惊魂》、《鬼扯》、《海妖》、《回煞》、《记忆中的那条腿》这六个故事因一些原因,处于被屏蔽状态。读者如有兴趣,可到别处搜索和阅读,特此说明。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盗墓笔记之秦皇陵2盗墓笔记之秦皇陵2幻想天敌|悬疑故宫博物馆发生了一起惊天大案,被盗了一件很重要的文物。黄金手杖。李浩天在从泰安回来以后,被曹明直接拉上,追寻着黄金手杖来到了新疆沙漠之中。在这里,李浩天重逢了大学同学李伟。在沙漠之中很多人都会迷路,但是李伟在十多年前就来过这片沙漠。沙漠之下的黄金,风干的尸体,痛苦离别的亲情……
  • 吸血鬼:罂粟邪王的甜点(全本)吸血鬼:罂粟邪王的甜点(全本)珂蓝玥|悬疑500年前,苏黎世古宅初遇,他从血族人獠牙下救下五岁的她,并在她的脖颈上印下一朵蓝色罂粟。 小小的她如脆弱的花朵般易碎,脖子上刺痛的烙痕让她疑惑。 “有这个印记,他们不会再咬你。”他温和的声音犹如天籁。 她无惧地伸着小手抚摸他唇角的獠牙,“你是什么?为什么会有尖牙?” 他嗅到她肌肤下的甜美,“我当然也是人,只是牙略长了点。” …… 500年后 他坐拥整个血族,已是暗夜之王,也早已将那个乳臭未干的小丫头抛诸脑后。 她正值花样妙龄,眼神里溢满沧桑与仇恨,且气势汹汹找上门,要置他于死地! 他冷观她的放肆与阴谋,为她灭狼族,吞灵族,废弃两位王后,波澜暗涌,他们早已难舍难分,他却从不开口说爱。 “可知道你脖子上的罂粟意味着什么吗?” “一个害我家破人亡万劫不复的印记罢了!” “它只象征,你是我的甜点!” *************吸血鬼唯美爱情小说************** http://m.pgsk.com/a/133042/《吸血鬼:蔷薇男爵之吻》【全本】 http://m.pgsk.com/a/182217/《吸血鬼:蝶面公爵的情人》【全本】 http://m.pgsk.com/a/192804/《吸血鬼:魅王的约会》【全本】 http://m.pgsk.com/a/238834/《吸血鬼:罂粟邪王的甜点》【全本】 http://m.pgsk.com/a/210382/《穿越:花妖陛下来敲门》【全本】 http://m.pgsk.com/a/260248/《代嫁:王的辣手皇妃》【全本】 http://m.pgsk.com/a/293173/《误入魔掌:狼王欺人太甚》【全本】 http://m.pgsk.com/a/426260/《孕妃来袭,请王接驾》【新坑】
  • 判官法则判官法则书香公子|悬疑叶冰,北城市EDC负责人,一个专门破获悬案、特案的组织。越狱狂魔案、苗疆蛊术案、无头尸体案、金光佛教案,带你走进人性的最邪恶深处……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
  • 白派阴阳先生白派阴阳先生圣卿|悬疑先生一词常常出现于葬礼之中,人们如要是家里出了人命,或者非自然死时,往往都会求那些先生,来为死者祈祷安葬。保佑子孙满堂,世代荣华富贵。但是当今社会里,这些被称之为先生的白派先生可是越来越少,相反。这些骗钱从不手软,吃别人的从不嘴软的黑派先生可是越来越多。可偏偏让我这到了八辈子霉的骚年无意中成为了一个白派先生,真是命运弄人啊!
  • 都市终极至尊都市终极至尊冲天雨|悬疑(新书:贫道许仙道门至尊,已发布,求兄弟们助攻!)身披金甲圣衣,脚踏黄金追云靴,试问苍茫宇宙谁最牛逼?都市终极第一! ps:本书纯属虚构。 ps:粉丝群216536066
  • 潇洒小道士潇洒小道士枫公子|悬疑妹子快放开我,我是个小道士~红尘里我依然逍遥。
  • 圣陵妖尸圣陵妖尸快乐的左瞳|悬疑这是一个围绕着渤海古国最后一代国王千年后复活传说而展开的巨大历史迷踪。清风谷的神秘守陵人,骇人听闻的渤海鬼妃,渤海古国神圣的圣陵妖尸,而古老的妖师也将会揭开他们神秘的面纱!且让我们跟随着张寻灵的足迹一起揭开圣陵妖尸的终极秘密!
  • 我和兄弟们不想提起的事我和兄弟们不想提起的事最成功的小三|悬疑一个千年的秘密,揭开了一个又长生不老的秘密。我和我的兄弟们陷入了一次阴谋之中,我当我们面对比我们强大无数倍的敌人我们要怎么应对?是逃避?还是殊死一搏?
  • 洗冤师洗冤师藏镜人|悬疑人有冤,抱恨终生;鬼有冤,难下九泉。我是一名洗冤师,专替冤鬼还愿,送亡者上路。我的诡异经历接连不断。鬼玺、蛙人、双鬼拍门、公鸡下蛋、人面狗,总之是举头三尺有冤魂。别喘气,别瞪眼,跟我走进那个神秘诡谲的地方。
  • 半夜发丘半夜发丘油条变色|悬疑刑侦悬疑、轻松娱乐、奇境探险、洪荒修行,穿插在现实世界与太古发丘之间。 一切的分流与演变,在奇异的太古时纪重新汇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