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580章 山海有相逢,只与君同归

萧承景看了宁陌笙良久,点了点头。

又是三月,宛太后的病经过调理,早就好了大半,而南都的太子妃萧映菀也比从前温顺恭良了许多,这些时日也曾和南都太子一起入宫觐见,语气都是谦恭无比的。

而萧承景登基之后,第一次微服私访。

这些时日,元丰愈发盛景非凡,国泰民安,边境安和,百姓安居乐业,对皇上和皇后自然也再无微词。

曾经在话本中看到的人物得了美满,萧承景和宁陌笙的故事倒是让不少人津津乐道,很多年轻人也开始念叨起“一生一代一双人”的好处来。

宁陌笙和萧承景手挽着手走在街上,宁陌笙就忍不住微微笑了:“我倒是没想到,还有机会能和你这样在街上走。”

萧承景的心底满是歉意:“从前这些事情并非难事,只是因为你成了皇后……”

“萧少怎么又胡说八道了?”宁陌笙含笑打断了他。

萧承景浑身微微一颤,意味深长地侧头看向宁陌笙。

萧少……

这个词从宁陌笙的口中叫出来,明明知道是为了伪装,却还是让萧承景有种压抑不住的冲动。

想要就地办了她。

宁陌笙显然看出了萧承景眼底的情绪,她弯唇笑了笑,十分自然地上前去买糖葫芦。

卖糖葫芦的是一对老者,两人相当恩爱,一个人在旁边还做着糖人,宁陌笙看着欢喜,忍不住笑道:“这个多少银子一个?”

“这个啊,是两小无猜的寓意,这位姑娘可曾婚……”那老奶奶话说到一半,抬眼看到宁陌笙,眼前顿时蒙上一层水雾:“老爷子,老爷子!”

“哎……”老爷爷也跟了过来,看了宁陌笙一眼,登时就怔住了。

“这个送给姑娘,这是寓意和和美美,家室平安的。”老爷爷摸了摸下巴,这才选了一个最好看的递给宁陌笙。

宁陌笙看了两人良久,弯唇笑了:“谢谢。”

那老爷爷几乎老泪纵横,低声道:“是我对不住……”

“老爷子,别说了。”老奶奶哑声劝道,伸手去拉老爷子。

宁陌笙没再说下去,只是扬了扬手中的小糖人,笑道:“这个真的很好看,谢谢您。只是……我也该往前走了,也祝您二老身体健康,万事顺意,凡事向前看吧,往后的时日还长着呢。”

那两人怔了怔,下意识地看向宁陌笙,只是宁陌笙已经笑吟吟地离开了。

萧承景站在不远处静静看着,待宁陌笙回来,便笑道:“喜欢这个?”

“你是故意带我过来这里的?”宁陌笙笑着反问。

“觉得怎么样,像吗?”

“恩。”宁陌笙笑着将小糖人递过去:“厉害吧,捏了一对呢。”

昔日烟雨楼双雄在此处捏糖人做糖葫芦,纵使有人真的看到了,又有几人会相信呢?

萧承景握住了宁陌笙的手,轻笑道:“喜欢就好。”

“喜欢,”宁陌笙轻声道:“我刚刚给他们留了银票的,虽然我没说。”

萧承景笑出声:“我知道你的性子。”

“恩,”宁陌笙握紧了萧承景的手,哑声道:“我真的很高兴。”

“那就好。”萧承景温柔地亲了亲宁陌笙的额头,道:“你高兴,朕也就心满意足了。”

“你是萧少,要牢记自己的身份。”宁陌笙跳开,顺便将小糖人给萧承景也喂了一口。

萧承景莞尔,将宁陌笙的手顺势含住。

“哎呀你这个人……”

明朗和明焕跟在后面,安安静静地看着前面的两人。

“陛下要什么时候才肯上马车?”

“估计不肯了。”明朗打了个哈欠。

“不过前面不远就是行宫了。”明朗小声道。

“只是……陛下也不一定要去住行宫的。”

宁陌笙看向萧承景,轻声道:“我有个地方想去看看。”

“恩,去吧,在何处?”萧承景问道。

宁陌笙眨眨眼,摇头:“我也不确定,只是……”

那是一个山谷,四季如春,风景秀丽。

也是曾经特种兵训练的地方,宁陌笙在地图上翻了半天,最终还是明朗敲定了一个点——

“应当是此处吧。”

“差不多。”宁陌笙努力回忆了一下旁边山脉绵延的形状,点头应了。

“那好,现在出发,差不多傍晚刚好赶得及。”萧承景一锤定音。

宁陌笙心情复杂地笑着应了。

那是一切开始的地方,她前世没能回去,只能今生再去追寻一下前世的过往。

依然是岩壁陡峭,萧承景一路随着宁陌笙,倒是让宁陌笙省去了不少功夫。

很快,她便到了幽谷的狭口。

宁陌笙静静走进去,一线天的设计让这里易守难攻,果然是曾经的所在。

然而下一秒,宁陌笙顿住了脚步。

她看到了里面的人,里面的人也站住了,却是并没有回头。

宁陌笙走在最前面,萧承景见人停住,便蹙蹙眉开口:“笙儿?”

他下意识伸手,想要将宁陌笙揽住,然而宁陌笙只是笑了笑,道:“没关系,我们回去吧。”

萧承景微微一怔,点头应了:“好。”

里面依然风景娟秀,美不胜收。

甚至连曾经的石屋都如出一辙。

只是让宁陌笙没有想到的是……

记得这一切的,不仅仅是她。

原来这么多年,风城已经准备好了要留在这里。

回去的路上,宁陌笙靠在萧承景的肩膀,笑意微微地把玩着萧承景的手指:“承景,等你老了禅位了,我们也去寻个幽谷住下吧。”

“你若是喜欢,自然都依你。”

“只要和你一起,我都喜欢。”宁陌笙认真想了想,笑道。

天下之大,无论是江湖还是朝堂,只要有你,就都是归处。

萧承景心底一动,将旁边的小女人拥入怀中。

“那好,”他的吻落在宁陌笙的唇畔:“以后朕都听你的。”

“你从前也是都听我的。”宁陌笙笑吟吟开口。

她的眸中仿佛落了万千星光,美不胜收。

萧承景莞尔,反握住宁陌笙的手,十指相扣,宛如两心相依。

这盛世天下,有你,才是最好的年华。

山海有相逢,只与君同归。

同类热门
  • 宠冠天下宠冠天下杨哆哆|古言宠冠天下,在劫难逃。可以爱得深情,却不能爱得失去了自我。可以爱得不主动,却不能爱得没有激情。万千宠爱在身,便任性一回又何妨?
  • 重生嫡女:指腹为婚重生嫡女:指腹为婚夕枫|古言上一世,她是不谙世事的学士府嫡女,轻信她人;落得被姐妹陷害,相公背叛,众人欺辱!最后和自己的骨肉被沉塘而死……这一世,卷土重来,将一切汹涌暗潮尽收眼底。将一切异己,一网打尽,将一切恩仇,一次算清!弃渣男,觅良婿,许自己一世情深……
  • 冷血魔君的废柴妃冷血魔君的废柴妃颜倾天下|古言她是轻冉大陆里赫赫有名的白痴废物花痴。所有听到她颜倾城的名字无不惊恐地抖三抖,只要是男的都怕被她黏上。她是二十一世纪风华绝代的女赛车手!全世界中拥有漂移驾照唯一一个女赛车手,倾城容貌绝代风华。一次意外,一朝穿越,她成为了她。“搞什么?白痴废物?这是说我?”颜倾城指着自己的鼻子惊讶地问道。“你娘亲有没有告诉你不礼貌是要被打的?!”“我要变强!废物白痴这两个词永远都不是属于我的,我颜倾城只能是风华绝代的天之骄子!”【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和亲王妃和亲王妃薰儿|古言和亲,向来都是国家用来停止战事的最好的方法,而被用来和亲的女子往往都是选自王公大臣之家,在冠以公主的封号遣送入别国。这些女子的命运最后会如何却是不得而知。或许她们会在战事再起时被当作替死鬼先杀之而后快,或许她们会被送入军营成为军妓,和亲女子的命运向来都是悲惨的。
  • 和亲王妃和亲王妃薰儿|古言和亲,向来都是国家用来停止战事的最好的方法,而被用来和亲的女子往往都是选自王公大臣之家,在冠以公主的封号遣送入别国。这些女子的命运最后会如何却是不得而知。或许她们会在战事再起时被当作替死鬼先杀之而后快,或许她们会被送入军营成为军妓,和亲女子的命运向来都是悲惨的。
  • 霸王别姬之风华正茂霸王别姬之风华正茂易水尤寒|古言天哪,她怎么就这么倒霉啊!穿越成新娘也就算了,还是个哑女?最最关键的是花轿半路被劫,她竟被邪魅男子凌辱了?遭遇退婚不说,居然还被活人装棺!侥幸逃脱,她华丽蜕变,成为一代女奸商,更招惹美男无数,命运开始翻转咯!--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锦桐锦桐闲听落花|古言李桐重生了,也清醒了,原来,他从来没爱过她惜过她…… 姜焕璋逆天而回,这一回,他要更上一层楼,他要做那真正的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宁远千里而来:姜焕璋,小爷我专业毁人不倦…… 新书《暖君》连载中!
  • 皇夫上位:凤栖花朝皇夫上位:凤栖花朝红叶沾襟|古言因为一场负心,凤国第五位君主姬葵打破祖制,建起女皇统治的风云王朝。 因为一场痴心,凤国第十四位君主姬妧放下自己的权杖,拱手河山,也要赎回那个拿命护她周全的人。 然而,这世间所有痴心喜欢过的东西,到最后是否都要让人最失望。 是情深不寿。情不自禁,仇深似海,任世上哪一条路,都不允许他和她一起。 是命比纸薄。哪怕俊逸如仙的人,无所不能的人,还有从这茫茫尘世间灰飞烟灭的那天,还有求不得和爱别离的痛苦。 荣华谢后,凤倾天下。 终是为君,踏碎这一场盛世繁华。
  • 情定三生:帝君追妻囧记情定三生:帝君追妻囧记从今夜白|古言第一世,她是花神,他是帝君,郎才女貌,可惜缘分未到;第二世,她是凡人,他仍是帝君,金玉良缘,可惜情深意浅;第三世,她说,我再也不想遇见你了,他却说,梨纤陌,就算到了下世,你仍是我的人。历经三生三世,每一世,她都被他伤的体无完肤,剜心失忆,痛苦不堪。每一世,他都追她,她竟然也乖乖上了他的当,历经数个情劫后,她崛起,终于将他践踏在脚下,将前几世所受的伤全还给了他。“白若尘,我要你尝一下比剜心更痛的滋味。”三生三世,世世皆伤,唯最后一世,她大仇得报,可她问自已,这就是她想要的吗?
  • 弃妇翻身:腹黑狼君俏佳人弃妇翻身:腹黑狼君俏佳人二货阿夕|古言那一年,她笑看夫君提笔写下一纸休书。那一年,她听到自己的妹妹对她说:你若被休,我必要你性命。世人都说,世家繁华,可是谁看到了锦绣满地的背后,那些无奈和悲苦身为世家的女儿,她身不由己,婚姻大事,全凭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身为世家的男儿,他遵从父命,任凭声名斐然,也无法决定自己的命运。小小的一方宅院,埋葬了多少世家辛秘。“独孤云梦,为什么你要我写下一纸休书?”“因为,你的心中,从未有我的一席之地……”